發新話題
打印

黑客大會 hacker

訂攻擊目標名單 授權可先發制人
奧巴馬密令網絡諜戰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30609/18290442

癱瘓伊朗核電站 美網戰有前科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30609/18290445
努爾哈赤

TOP

努爾哈赤

TOP

斯諾登曝光美國侵入中港網絡引熱議
http://www.bbc.co.uk/zhongwen/trad/china/2013/06/130613_china_weibo_snowden.shtml

爆料者指稱美國監控香港中文大學等目標
http://www.bbc.co.uk/zhongwen/trad/china/2013/06/130612_hongkong_snowden.shtml

斯諾登事件:港中大否認電腦遭入侵
http://www.bbc.co.uk/zhongwen/trad/china/2013/06/130613_hongkong_snowden_cuhk.shtml

美國安局長指斯諾登技術高超
http://news.now.com/home/international/player?newsId=70511
最新民調顯示,近半數受訪美國人在部分情況下,認為國安局監控通訊紀錄的做法可以接受,只有百分之六人認為完全不能接受。另一項民調,五成八人不同意監控計劃,但五成九人認為政府已作出合適的平衡。

斯諾登:非叛國者 亦非英雄
http://www.etnet.com.hk/www/tc/news/topic_news_detail.php?category=global&newsid=1133

斯諾登稱美國入侵中國網絡多年
http://news.wenweipo.com/2013/06/13/IN1306130025.htm

[ 本帖最後由 羅覺新愛 於 2013-6-13 21:09 編輯 ]
努爾哈赤

TOP

中情局香港站在做什麼?
http://www.chinareviewnews.com/doc/1025/7/7/8/102577889.html?coluid=7&kindid=0&docid=102577889&mdate=0612151227


【稜鏡行動】斯諾登:美國政府入侵中港電腦多年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international/20130613/51476149

蘋論:斯諾登是中國五毛愛不起的英雄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30613/18295812

美國中情局前技術人員愛德華.斯諾登(Edward Snowden)是英雄,還是叛國者?這種爭議不只出現在美國,也出現在中國。只不過,斯諾登能獲得西方輿論、美國部份民眾支持,是因為他「不想活在一言一行都被記錄的世界」,是因為他被視為維護公民自由的英雄。但是,中國五毛黨呼籲當局保護斯諾登時,是視他為批判美國式民主、背叛美國的英雄,是視他為支持中國封殺網絡自由的重要證人,恰恰與斯諾登的志向背道而馳。
斯諾登踢爆美國政府監控民眾電話及上網紀錄,還逃到香港以求保護自身安全,在令美國政府尷尬之餘,也削弱美歐支持中國網絡自由的道德力量。但同樣引人矚目的是,為甚麼美國國會共和、民主兩黨與白宮對此案罕見地步調一致,共和黨籍的眾議院議長博納也指摘斯諾登是叛國者?為甚麼美國民調顯示逾半民眾覺得政府監聽可接受?可以說,當局在處理通訊監控、網絡監控涉及的國家利益與公民私隱平衡問題的機制是關鍵。
中國五毛黨盛讚斯諾登的英雄義舉,並不是因斯諾登為維護公民自由而捨得一身剮,而是因他們認為斯諾登「把美國邪惡的一面真實地告訴全世界人」、因為他們認為「當今世界很需要斯諾登這樣有勇氣背叛美國的人」、因為他們可以藉此批評中國公共知識分子和美國政府對中國妨礙網絡自由持雙重標準。在他們的邏輯裏,誰背叛了美國中情局,誰就是受中國歡迎的英雄,只要能證明美國也在實施網絡監控,就能為中國的網絡監控找到合理化理由。  

其實,中國網絡監控的「防火長城」之所以臭名昭著,至少在監控手段、約束機制、監控目標等方面都有異於美國。其一,中國無論是屏蔽海外網站,還是搜尋網站、微博等設立敏感詞屏蔽,都是為着阻撓民眾取得公開的政治訊息,如此妨礙資訊流通自由,完全無關反恐等公眾利益。如果美歐的網絡監控出現這類情況,毋須斯諾登踢爆內幕,主政者早已被轟落台。
其二,中國通訊監控、網絡監控缺乏法律和公眾制衡機制。國安、公安等專政機構,甚至主管網絡的宣傳部門,都可以隨意截取網民資料、上網紀錄,毋須經過法庭批准,連接受人大或政協等所謂民意機構的監察都欠奉,毫無忌憚地侵犯人權。而博納之所以在斯諾登事件上力撐奧巴馬,是因為國會早已得到通報,相關監控得到國會批准與限制。
其三,中國網絡監控屢屢犯下以言入罪的惡行,截取網民批評當局的言論,作為檢控網民顛覆國家罪或煽動顛覆國家罪的證據。湖南《當代商報》編輯師濤被判囚十年、江蘇副教授郭泉被判囚十年、湖北作家杜導斌被判囚三年,都只因為在網上發表異議文章。
由此可見,中國網絡五毛黨再如何讚賞斯諾登背叛中情局、再如何以泥漿戰術拖美國落水,也改變不了中國濫用網絡監控以侵犯人權、為一黨專政服務的事實,也堆砌不出中國繼續毫不受制衡地濫用網絡監控的理論依據。無論斯諾登最終會否被引渡回美國、最終會否被定罪,但他始終會是眾多輿論與民眾支持的勇於維護公眾私隱的理想主義英雄,始終會觸動西方國家更慎重地平衡國家利益與公民自由,始終是中國五毛黨愛不起的英雄,除非五毛黨為英雄斯諾登歡呼時,是在呼喚中國的斯諾登式英雄的誕生
努爾哈赤

TOP

揭露美國「揭露美國政府秘密監控計畫」CIA前僱員藏身香港
http://www.forum4hk.com/viewthread.php?tid=30305&pid=121880&page=1&extra=page%3D1#pid121880

竊華機密15年美駭客兵團曝光
http://www.chinapress.com.my/node/430430


竊華機密15年 美黑客兵團曝光
http://news.mingpao.com/20130612/gak1.htm

斯諾登揭露美國政府暗中嚴密監控網絡,正值中美兩國就黑客問題展開外交博弈之際,美國《外交政策》雜誌引述國家安全局(NSA)前官員的消息報道,NSA屬下設有專責電子竊聽、竊密的高度機密組織,已出動頂尖黑客兵團深入中國電腦系統及通訊設備接近15年,掌握了中方部分最重要、最可靠的機密情報。

料掌握中方最重要密報


《外交政策》引述NSA多名前官員稱,美國黑客兵團所屬的「特定入侵行動辦公室」(Office of Tailored Access Operations, TAO),自1997年成立以來,為美國情報機構蒐集中國政府的情報、外國政府間諜活動、全球大殺傷力武器資料、各國政經及軍力發展,以至海外恐怖組織的情報。


據報道,TAO自4月起由NSA前高層喬伊斯(Robert Joyce)統領,屬下有逾千名軍方及民間黑客、情報分析員、電子工程師、軟件及硬件設計師等,是NSA龐大的「信號情報局」(signals intelligence, SIGINT)內最大、最重要部門。


消息人士稱,TAO約有600名自稱「電腦網絡刺探」(computer network exploitation,CNE)作業員的黑客,全天候24小時輪班工作。另有最少600人負責破解密碼,攻破目標的電腦防禦系統。黑客兵團一旦確定目標,就利用TAO工程師設計的軟件,入侵目標電腦系統,盜取數據,並植入電腦蠕蟲等,讓TAO全天候監控對方通訊。


TAO逾千黑客全天候出擊


此外,TAO亦會負責蒐集資料,應用於總統授權的網絡攻擊,但負責攻擊的是網戰司令部(CYBERCOM),它由NSA局長亞歷山大(Keith Alexander)擔任司令,專責摧或破壞外國電腦及通訊系統。


最高機密 僅少數人可接觸


只有極少數NSA官員可接觸TAO內部資料,一切TAO的消息都被列為最高機密。當傳媒問及TAO,高層情報官員都警告記者不可報道它的特殊任務,以免影響部門運作。


據報道,中方顯然已察覺TAO的活動,中國國家互聯網應急中心主任黃澄清早前稱,當局有「大量數據」顯示,美方對中方作廣泛黑客入侵。今年1至5月,美國有4062台木馬或殭屍網絡控制的伺服器,控制了中國境內近291萬台主機。


《外交政策》稱,由於中方已知道美方底牌,美方在黑客問題難再向中方施壓。中國外交消息人士稱,當白宮上月未通報中方,單方面表示將在習奧會要求中方關注中國黑客問題,中方即勃然大怒,反斥美方虛偽,暗中大搞網絡諜戰。《外交政策》稱,白宮一直對中方指控不置可否,也沒有美國傳媒有興趣向白宮求證,但斯諾登泄密為中方的指控提供了理據。
努爾哈赤

TOP

神秘部門TAO 入閘掃描視網膜
http://news.mingpao.com/20130612/gak2.htm


《外交政策》引述消息人士稱,TAO這重要部門隱藏於馬里蘭州米德堡陸軍基地的NSA總部內,卻與其他NSA部門隔離,對大部分NSA官員來說,TAO都是一個神秘部門。





該雜誌稱,要進入TAO被稱為「遙控行動中心」(Remote Operations Center, ROC)的辦公室需「特別保安許可證」,其入口更由荷槍實彈警衛把守,要打開它的鋼閘,必須輸入正確6位數密碼,再通過視網膜掃描,確保只有指定人物能進入TAO範圍。


「要升職就要調入TAO」


自奧巴馬於2009年初上台後,TAO更成為情報界的天之驕子,運作規模及重要性與日俱增。部分TAO運作已由米德堡的NSA總部,擴展至NSA部分重要的情報崗位,例如SIGINT在夏威夷、喬治亞州、得州等地的截取中心,也設有TAO行動組。一名NSA前官員稱:「TAO可入侵的目標、獲取的情報,在情報界無人能及。」


《外交政策》指出,NSA官員有這樣的講法,若想獲得晉升,就要設法調入TAO。目前SIGINT負責人謝伊(Teresa Shea)獲現時的高職,很大程度歸功於她在「九一一」襲擊後,領導TAO成績斐然。


為《外交政策》撰文的艾德(Matthew Aid)曾是NSA和美國空軍的俄語語言學家,如今是知名情報史學家,花了20年研究NSA,著有《秘密哨兵》(The Secret Sentry)闡述NSA的歷史,常為《紐約時報》及《金融時報》等寫評論。
努爾哈赤

TOP

努爾哈赤

TOP

努爾哈赤

TOP

努爾哈赤

TOP

火車未到站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