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國際 - 大陸孕婦搶佔香港婦產科床位

國際 - 大陸孕婦搶佔香港婦產科床位

http://news.pchome.com.tw/intern ... 29822973418011.html


2010-08-17 16:16:22 中央社台北17日電  
  

  

香港人口成長率創新高,新生兒大增,近半是中國大陸產婦所生,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產婦更比5年前倍增,有私人醫院分娩預約「爆滿」,到明年3、4月才有床位。

香港文匯報今天以「嬰兒潮再現,產房又迫爆」為題,報導香港特區政府統計處昨天公佈今年中期人口統計的上述發現。

統計顯示,今年年中香港人口達706.1萬,年增5萬7500人,成長率為0.8%,創歷史新高;而去年中至今年中期間,出生人數為8萬4700人,其中3萬8600人為大陸產婦所生,佔總數45.6%,總出生人數較去年全年8.2萬人為高。

香港婦產科專科醫生靳嘉仁表示,不少產婦來自北京及上海等大城市,受過高等教育,比5年前倍增。他說,大部分私人醫院的分娩預約排至明年,其中浸會及仁安醫院已預約至明年1、2月,港島區如養和及嘉勒撒醫院更預約至明年3、4月。

港人口增至706萬 外來產子多147%
http://www.hkdailynews.com.hk/news.php?id=116865
【新報訊】本港人口增至706萬,與去年中人口相比,增加5.75萬人;以非香港居民所生嬰兒為主的新生人口,以及持單程證由內地來港人士,是本港人口增長重要元素,分別與整體人口增長的比率為147%及85%。
統計處昨日發表2010年年中香港人口數字,共有7,061,200人,數字與2009年中比較,增加5.75萬人,增長0.8%。

香港706萬人 大陸移民不少
中央社 (2010-08-16 18:50)
http://news.sina.com.tw/article/20100816/3642168.html

(中央社記者王曼娜香港16日電)隨著中國大陸居民到香港定居及生孩子人數不斷增加,帶動香港人口持續上升。香港政府今天公布,到今年年中,香港人口為706萬1200人,較去年同期增加5萬7500人,增長0.8%。

  港府統計處公布,以出生人數的8萬4700人減去死亡人數的4萬1200人,2009年年中至2010年年中的人口自然增長為4萬3500人。

  同期內,香港整體人口增加5萬7500人,人口自然增長4萬3500人,淨移入1萬4000人(即移入減移出)。

  港府表示,出生及中國大陸持單程證來港定居人士都是整體人口增長的重要元素。

去年年中至今年年中的出生人數8萬4700人(包括港人和大陸孕婦所生的活產嬰兒),與整體人口增長的比率為147%。持單程證來港定居的大陸新移民有4萬8800 人,與整體人口增長的比率為85%。

  同期內,死亡人數為4萬1200人,與整體人口增長的比率為72%。撇除大陸新移民數目後,香港淨移出人數為3萬4700人,與整體人口增長的比率為60%。

到今年6月底,香港常住居民有685萬6900人,而流動居民有204萬300人(不包括在港旅客)。990816



TOP

港爆嬰兒潮 近半歸功大陸產婦
   

中時電子報╱李道成/綜合報導 2010-08-18 02:39
http://n.yam.com/chinatimes/china/201008/20100818252759.html   中國時報【李道成/綜合報導】

台灣人口將提前進入負成長時代,比台灣城市化比率更高的香港卻出現新一波嬰兒潮,截至今年中為止,人口成長率竟然創下歷史新高。不過這個紀錄的創造有玄機,其中有接近五成是來自大陸產婦所貢獻,按此趨勢發展,往後來自大陸的「香港之子」將會愈來愈多。

據香港文匯報引述香港特區政府統計處公布的人口數據顯示,截至今年中為止,香港的人口已有七○六.一萬,年增五.七五萬人,增長率為○.八%,寫下新的歷史紀錄。據香港統計處指出,出生及單程證持有人移入香港,都是當地人口增長的重要因素。

去年年中到今年年中出生的人口共有八.四七萬人,然而其中有三.八六萬人是由大陸的產婦所生,占總數的四五.六%。由於十年前開始,香港修改法令後,大陸人在港產子,都能擁有香港居留權,亦即這些新的香港之子,未來都將是合格的香港居民。

由於大陸產婦蜂擁到香港生產,導致了當地婦產科醫院一床難求。即使是幾家收費較高的私立醫院,都要提前半年,甚至八個月預約才有床位。

香港仁安醫院發言人就表示,該院婦產科病房平均維持六三○到六五○人輪流等候床位,有許多預約還因此被拒絕。大陸產婦要想在香港生產,就必須要在懷孕三個月內就要預訂,否則別想到香港產子。

據了解,大陸產婦到香港生產之所以快速增長,一方面是香港的醫療水準高,另外香港居民的身份也吸引了不少大陸人,離鄉背井到他鄉生產。

雖然大陸民眾對香港的人口增長,還有新生嬰兒數貢獻很大,並且讓香港能夠持續的享受「人口紅利」;然而網路上仍有許多香港居民對此表達不滿。很高比率的香港網民呼籲,大陸人到香港生產就能取得居留權的法令應修改,否則陸人所生子女將人滿為患。

也有不少香港產婦表示,因病房有限,他們在醫院生產後,要不是院方請他們盡早出院,就是病床被迫移往走廊;但不少大陸產婦卻因為及早預訂,或是願意自費住院,反而都有病房與病床。

香港這波新的大陸新生嬰兒潮,據當地婦產科醫生透露,其實有很高的比重都是來自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產婦都受過高等教育。

TOP

兩萬元就能變香港人 內地孕婦赴港產子引爭議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7-07-29  http://big5.china.com.cn/info/txt/2007-07/29/content_8594196.htm
 去年6月,一個深港兩地聯動、專門聯繫內地孕婦赴香港生子的地下團夥,在本報暗訪下曝光。該團夥吸引內地孕婦前往香港生小孩,並幫助這些新生兒獲得香港永久居留權。

本報報道在香港掀起軒然大波,50名香港孕婦上街遊行,學術界反思香港人口政策。香港政府隨即調查內地孕婦赴港生子問題,香港入境處和醫管局出臺政策限制內地孕婦赴港。曾蔭權去年年底赴北京述職時,專門就內地孕婦生子問題與公安部領導磋商。

2006年6月24日,在深圳婦幼保健院派發卡片的施小姐,被警方設計抓獲。施小姐手中的卡片,揭示的是一個活躍在深港兩地、為內地孕婦赴港生產提供“一條龍”服務的地下團夥。剛剛過去的2006年,內地孕婦赴港生產的數字已經突破兩萬人次,面對深圳河對面潮水般湧來的內地孕婦,香港孕婦走上街頭示威,抗議內地孕婦佔用她們的醫療資源,搶奪香港社會福利。在香港市民和媒體“內地孕婦攻港”的陣陣抗議下,香港政府有關限制內地孕婦赴港的措施接連出臺,這道洞開數年之久的鐵閘,已經慢慢拉下。

一個自我暴露的團夥

收兩萬元仲介費,讓你的孩子變成香港人

施小姐和她身後的孕婦輸港鏈條,在深圳和香港已經經營了兩年時間。但在去年5月,施小姐自己暴露了自己。她將手頭的卡片,隨手發到了記者的手中。施小姐在卡片上宣傳說,她可以為內地孕婦提供赴港生子的全套服務,包括替內地孕婦聯繫香港醫院,照顧月子等。其中最關鍵的是,他們可以幫助新生兒獲得香港身份證。也就是說,孕婦在香港生下來的嬰兒,在他們幫助下,可以成為香港人。

“仲介費用兩萬,不能少。”施小姐自稱,這個是他們的“家族產業”,她和弟弟在深圳接收孕婦,她的妹妹則在香港租了一套三房一廳的房間。孕婦在預產期前一週過香港,入住她們在香港的接待點。等孕婦要生產時,香港站點就會將孕婦送入他們聯繫好的香港私家醫院,安排孕婦剖腹產。為了贏得“客戶”的信任,施小姐還將設在香港接待站的地址和電話告訴記者,並稱歡迎前去考察。

其香港接待站,設在港島某小區28層頂樓的三居室簡陋住宅,惟一能看出這裡特殊的,是每間小房墻頭上,張貼的胖娃娃照片。廣州來的孕婦阿雪和她老公,正在這裡等待生產時間的到來。阿雪說,仲介已經給她安排了生產醫院,只等排期一到,她就會前去醫院剖腹產。

施小姐說,香港的醫療資源非常緊張,醫生都很忙,相較耗時很長的自然生產方式,那裏的醫生多半會實施快捷的剖腹產。據了解,內地孕婦到達香港後,仲介會帶領孕婦前去診所檢查,醫生算好哪一天是孕婦的預產期,就肯定會在那一天做剖腹產。

手戴帝舵名錶的阿雪老公,顯然對6萬元左右的生育費用不放在眼裏,“錢不是問題,這邊生的孩子是香港戶口,計劃生育也管不到。”

在為阿雪提供接生服務的私家診所裏,一名福建來的孕婦還親身展現了香港製度的“優越性”:這位離預產期還有些日子的福建孕婦,是來香港檢測胎兒性別的。這名福建女人,在福建老家已經生了好幾胎,但都是女兒,“老人家喜歡男孩,如果這次還是女孩,我就打掉。”“內地不準檢測胎兒性別,但香港可以。”施小姐說,最近來香港檢測胎兒性別的內地孕婦也在增多。

一組引發軒然大波的數字

2005年赴港生子內地孕婦達19538人比2001年多2.5倍

“施小姐”團夥在深圳被搗毀前,他們每隔一天就會從深圳接來一名內地孕婦赴港生產。據了解,這類兩地聯動的接生團夥,在粵港兩地數量不在少數。

內地孕婦被安排前往香港生子內幕被揭後,深圳市政府加大了查處力度,香港媒體也相繼展開報道。在輿論壓力下,香港立法會議員隨即數次召喚港府各職能部門“一哥”,詢問有關情況對香港所帶來的影響,而就在此間,官方掌握的內地孕婦赴港生子的總人數也被曝光。

這是一組足以讓香港掀起軒然大波的數字:去年10月,香港保安局局長李少光代表政府公佈,2005年赴港生子的內地孕婦人數達19538人,比2001年的7810人多出2.5倍。這個數字在去年仍在大幅攀升中,已經突破了2萬大關。

一個月後,50名香港孕婦集結上街,一路遊行至香港政府總部,抗議內地孕婦佔用香港醫療資源,讓本地孕婦生育輪候時間加長。

而香港各大醫院也大吐苦水,內地孕婦佔用醫院床位,令婦產科醫生疲於應付。

攻港!香港媒體在新一輪報道中,用“攻港”二字來形容內地孕婦涌入香港。

一道正在拉緊的“鐵閘”

香港提高收費標準限制孕婦入港,並向中央反映

“如果想在香港生小孩就要趕快,這個政策說不定哪天就沒有了,以後可能管得嚴了。”內地孕婦阿雪老公半年前對記者暗訪時所作出的預測,在年底看來,竟然如此的準確。

面對社會各界的強大壓力,香港政府在去年年底開始出臺應對之策。香港醫管局宣佈,把內地孕婦赴港生子的住院費由此前的2萬港元提高到5萬元。香港保安局局長李少光也表示,香港入境處將採取盤問等措施,阻止非旅遊目的的內地孕婦入境香港。

香港特別行政區特首曾蔭權去年12月赴北京述職時,也特別將內地孕婦赴港生子問題帶上北京。曾蔭權在北京與國家公安部領導會晤後說,公安部對香港解決孕婦來港產子問題,有很正面的響應,並會做出多方面的配合。但曾蔭權當時沒有透露他向中央提出的具體建議。曾蔭權表示,香港入境處此前也與內地相關部門有接觸,而政務司司長主持的跨部門會議也會研究如何在入境措施上展開配合。

5年前,新生兒莊豐源家人的一紙訴狀,撕開了香港限制內地人赴港生子的鐵閘。香港醫管局在今年5月13日公佈的最新數據顯示,新措施實施後,內地孕婦平均赴港生子的數字已經明顯下降。今年5月,平均每日經過急診室入院產子的非本地孕婦數目已經由去年同期的23人減低為3人。5年後的今天,面對蜂擁而至的內地孕婦,這道敞開數年之久的鐵閘,似乎又在慢慢拉緊。



文章來源: 南方都市報 責任編輯: 晴元

TOP

8萬“港產內地嬰”去向追蹤

http://www.baumag.com.hk/big5/channel3/0904/0402.html
    香港 | 劉?韜   

    2001年7月20日判決的“莊豐原案”,確認父母均為內地居民,而在港出生的嬰兒,屬於香港身份,人們稱之為“港產內地嬰”。

    2001年,港產內地嬰兒還只有620人,2002年1,250;2003年2,070;2004年4,102;2005年9,273;2006年16,044;2007年18,816;2008年25,268。8年間已達77,443人,連同2001年之前的數字,大約有8萬人。在香港出生率低的現實下,特區政府教育、社會福利、醫療、房屋等相關部門正制定因應此新課題之道,吸引他們及早“回流”上學、生活、就業。


    港產內地嬰緩解“殺園”、“殺校”壓力


    4歲的小芸芸在深圳住,在香港上幼兒園。每天早上8點,深圳羅湖的黃女士都會送女兒芸芸到小區門口,保姆車接上後送到羅湖口岸,由保姆車公司阿姨陪同過關,再搭載往返幼兒園和口岸的小巴,能趕上9點15分上課。芸芸下午4點鐘放學,5點多回家。


    黃女士和丈夫都是內地人,丈夫經常去香港出差,他們2005年去香港醫院生下女兒,芸芸因此有了香港出生紙。“我們小區有很多港人,大部分都是娶了內地太太,家就安在深圳。從他們那裡知道,去香港生小孩可以拿香港身份。”


    芸芸入讀新界上水的幼兒園也是香港鄰居的建議。黃女士說,起初沒有想這麼遠,只是覺得女兒有了香港身份,生活在內地,長大後能多一條選擇。“因為他們都讓小孩回去香港讀幼兒園、小學,也會經常跟我說那邊的情況,加上保姆車也算安全和方便,芸芸也有伴,不會孤獨,我就接受了他們的建議。”

    經過1年多的“實踐”,黃女士對當初的選擇非常滿意,認為在英語語言環境和教學方式上,香港幼兒園的優勢很明顯,而這點對小孩將來的成長至關重要。“芸芸很懂事,慢慢也能理解我們的做法,她每天奔波很辛苦,但好在幼兒園很有吸引力,她很喜歡上學。”


    每天到香港上課,放學後返回深圳居住生活的學童被稱為“跨境學童”。從1990年起,已有跨境學童,當時只有大約20人,主要去最接近深圳的羅湖公立學校上學。隨著香港與內地特別是深圳來往日益密切,跨境學童與日俱增,北區、元朗、大埔、屯門的學校都有招收家住內地的學生。據統計,到2007年底,每天有5,800多跨境學童從深圳到香港上學,比04年時增加54%。


    目前,絕大部分跨境學童都是港人在內地的子女,近年來,內地女性在香港產子大量增加,像芸芸這樣,父母都是內地人的跨境學童也在不斷增加。

    “本園是一間靠近皇崗口岸之香港注冊幼兒園,為幫助將來有意報讀香港小學之學童能早日適應香港小學課程及學習模式,特別撥出少量半日及全日班學位,讓內地家長按需要替其2歲8個月或以上之子女們報讀。為方便學童跨境讀書,本園更安排旅遊巴士於皇崗口岸直接接載學童回校。”上水培幼幼兒園網站打出廣告吸引學童入讀。


    實際上,港產內地嬰兒入學,一定程度上解決了香港幼兒園以至小學近年來面臨的收生不足問題。邊境附近的幼兒園更是收生“爆棚”,像上水培幼幼兒園,在本學年招收的210多新生中,85%是跨境生。很多內地家長怕晚了報不上名,提前為子女報名,上水的一些幼兒園2009至2010學年度的名額早在去年底就都已基本報滿。


    新界校長會主席朱景玄認為,內地孕婦來港產子持續上升,說明最少在未來八至十年,跨境學童人數將繼續增加。在香港出生率低的現實下,有關方面應把握機會,改善配套,吸引他們及早“回流”上學。


    浸會大學青年研究實踐中心去年12月至今年1月訪問43間學校、共500多名由深圳到新界跨境上學的小學生,當中40%每天上學的來回交通時間需花1小時;過半數每日要花兩小時或以上,最長“奔波”時間更達5小時。


    交通自然是跨境學童面臨的最大困難,以往,跨境學童主要通過羅湖口岸在狹窄的羅湖道轉乘保母車來港,禁區的道路交通已非常擁擠,而港產內地嬰兒又陸續加入跨境學童“大軍”。於是,特區政府在2008年引進跨境校巴服務,改善學童上學過境及交通安排,並容許校巴進入落馬洲支線公共運輸交匯處接載學童,而經文錦渡的校巴在港方口岸已無需學童下車,由入境處職員登車為他們辦理過關手續。


    去年港產內地嬰25,268名


    “在香港出生,有永久居港權,能擁有特區護照,享有終生免費醫療及九年免費教育,全球135個國家和地區免簽證,在香港接受雙語教育,通曉‘兩文三語’(中、英文;英語、粵語和普通話)。為寶寶擁有雙起跑線,贏在起跑線。”一家赴港生子服務公司的廣告詞說到了內地父母的“心坎”上。伴隨著赴港生子的增加,這些服務機構“應運而生”,為內地父母香港生子提供“一條龍”服務,方便了內地父母,也促進了赴港生子的進一步活躍。


    幾年下來,到香港產子的內地父母的範圍也不斷擴大,從最早深圳、廣州等與香港接近的廣東省某些地區,發展到與香港交通便利的珠三角地區,以至於北京、上海、福建、江蘇、浙江等相對富裕的省市。


    港產內地嬰兒的香港身份在法律上的確認,源自2001年7月20日判決的“莊豐原案”:香港特區終審法院對首宗內地人香港生子是否擁有居港權案作出判決,“香港寶寶”莊豐源擁有居港權。香港實行的是判例法,該案以後在港出生的嬰兒,均可以根據這個判例獲得香港身份。

    香港入境事務處的統計顯示,2001年,港產內地嬰兒還只有620人,此後連年幾乎翻倍增長:2002年1,250;2003年2,070;2004年4,102;2005年9,273;2006年16,044;2007年18,816;2008年25,268。8年裡內地父母在港產子數字:77,443人。同期,父親為港人的嬰兒數量則相對平穩,保持在7,100人至9,400人之間。


    在“香港產子熱”下,也出現了一些“冷思考”。父母沒有居港權,家裡的“港生”也不會在香港久呆,特別是在長大成人前。以香港身份在內地生活,在教育、醫療等方面都會面臨困難。深圳市民何先生認為,麻煩很多,花的冤枉錢也不少。這些孩子在深圳無法享受醫療保險,上學也只能到私立或港人子弟學校,若在香港受教育,付出的時間、精力成本更高。“只要不是超生,就沒有必要跑到香港去生。”何先生笑言。

    賦予港產內地嬰兒香港身份,除了法律已有判例外,也是香港人口政策的現實考量。20世紀50和60年代,大量人口湧入香港,又正值生育高峰期,大幅提高香港出生率,以至於政府倡導市民節育。80年代後,隨著經濟和社會情況轉變,生育率下降,一度出現人口負增長。正如一位專家所言,目前香港出生率奇低,老齡化嚴重的人口結構,難免會阻礙社會的發展。港產內地嬰兒正是一股重要的“新鮮血液”,日後成為香港的“棟梁”。盡管這不一定是最好的辦法,但卻是最直接有效的解決方法。

    雖然是長期的“利好”因素,但近年來隨著大量內地孕婦湧港,佔用醫療資源,香港醫院“迫不及防”,特區政府推出若干短期限制政策。從2007年2月起,內地孕婦必須在香港醫院預約產科服務才能在香港醫院分娩,公立醫院的產科套餐服務收費由原先2萬元漲到3.9萬元,沒有預約而“直闖”急症室生產則須支付4.8萬元,所有費用都須預付。同時,收緊入境政策,限制懷孕7個月以上的內地孕婦進入香港。她們必須出示香港醫院發出的預約確認書,才能獲准入境。08年8月,醫院管理局更暫停接受內地孕婦預約當年9月至12月期間在公立醫院分娩,以確保這些醫院婦產科在產科服務高峰期能夠預留足夠的名額予本地孕婦。

    然而,各種限制措施沒有改變港產內地嬰兒逐年增加的趨勢,而且愈來愈成為香港出生嬰兒的“主力軍”。2月中旬,政府統計處發佈的最新人口數據顯示,到2008年底,香港人口首次超過700萬,08年出生率達千分之11.3,為13年以來新高,嬰兒出生人數更是1983年以來最多。在7.8萬名新生嬰兒中,3.35萬名嬰兒(佔42.7%)為內地孕婦所生,當中父母均為內地居民的嬰兒更達2.52萬名(佔嬰兒總數的32.1%,佔內地孕婦產子的75%),為出生率貢獻3.6個千分點。實際上,08年全年香港夫婦只生育了4.45萬名嬰兒,以700萬人口計算,出生率僅為千分之6。

    “內地嬰”出生後留港不足一成

    “這些孩子大多數剛剛出生就被父母帶回內地了,但他們是香港身份啊!他們會不會回來?什麼時候回來?他們在外地教育情況如何?香港要不要為這幾十萬人計劃房屋、教育?人才計劃怎麼制定?這些都成了香港政府面對的不確定因素。”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教授周永新憂心忡忡。他認為,問題並非這些父母都在內地的香港孩子佔用了本地的有限資源,而是他們帶來的不確定性。

    “不確定性”首先就體現在統計難度上。港產內地嬰兒大多會在領取出生紙後返回內地,日後使用回鄉證及回港證往返兩地,與香港本地嬰兒無異,令兩類嬰兒的跨境遷移資料不能分辨。因此,特區政府的有關文件稱,沒有資料可提供有關那些由內地女性在港所生嬰兒會否及何時返回內地,以及會否及何時回到香港。


    早在2006年,在一次回答立法會議員質詢時,特區政府保安局局長李少光解釋了特區政府的立場。他說,特區政府非常關注有關內地婦女來港產子的情況,但現階段還不能就此對香港的長遠影響過早下定論。“我們相信不少在港出生的兒童會在出生後不久隨並非香港居民的母親返回內地。根據統計定義,假如這些子女長期留在內地,他們不會納入香港人口。假如他們稍後來港定居,便會納入香港人口。在估計較短期的服務需求時,各政府部門會參考最新的實際人口數字。長遠而言,統計處每兩至三年便會更新香港的人口推算,方便政府了解在房屋、教育、社會服務、醫療衛生服務等方面的需求。”

    為克服現行政策造成的統計困難,2007年1至3月,香港政府統計處進行了“內地女性在香港所生的嬰兒”專項統計調查。根據統計調查的結果,在父親為港人、母親為內地居民的嬰兒中,65%的父母預計子女會留居在港。其餘35%的父母打算把子女帶返內地,當中72%在3歲或以前回港,而約84%在6歲或以前回港。而父母均為內地居民的嬰兒中,只有約9%的父母表示其子女會留居在港。其余的91%的父母打算把子女帶返內地,當中約29%在3歲或以前回港,而約49%在6歲或以前回港。

    統計處在2007年7月發佈最新人口推算時,已參考有關統計調查,把這類日後可能回港的嬰兒納入人口推算內。但目前掌握的資料仍不足就這類嬰兒提供準確的分項數字,統計處表示,現正嘗試就出入境記錄及相關的資料作出研究,以便掌握這類嬰兒的實際跨境遷移情況及回港嬰兒比率的變化。

    港府歡迎“隱形港人”回港就學


    統計處的數字,為政府各方面的規劃工作提供共同基礎。港產內地嬰兒給政府規劃帶來的最早影響就是教育,目前主要體現在幼兒園及小學教育上。香港教育局接受筆者查詢時表示,目前沒有掌握父母為內地人的學童的具體數據。教育局副秘書長葉曾翠卿則稱,局方初步評估認為,由於不少孩子父母均是內地人,於香港並無人脈,來港念小學可能性不高,加上內地經濟繁榮,發展機會多,這類“隱形港人”長大後也未必會來香港。“這批孩子雖有權來港讀書,但實際情況仍有很多考慮因素,而香港不少學校都有空置課室,有信心可吸納有關學生。”

    同時,教育局表示,該局在規劃教育服務時,將考慮包括港產內地子女在內的適齡學童的推算數字。此外,還將參考目前已就讀各年級的學生人數及最新的人口變化,如內地新來港兒童人數的波動等,以估計未來10年對學額和有關資源的需求。

    社會福利是港產內地嬰兒影響的又一個領域。有一些內地女性在港分娩後把新生嬰兒留港並交由親友照顧,然後以嬰兒的名義申領綜合社會保障援助(綜援),部分綜援金會匯返內地幫補她們的生活開支。社會福利署的數字顯示,到2007年3月,共有102名在港出生、父母均為內地人士的兒童申領綜援,他們的年齡介於兩個月至17歲。目前兒童的基本綜援金額為每月1,900多元,社署強調會定期覆檢個案,核實受助人是否符合資格,也有詐騙案調查隊深入調查詐騙個案,防止濫用。

    醫療服務方面,衛生署表示,對所有在港的兒童,不論其父母是否香港居民,均提供多項服務,包括家庭健康服務、兒童體能智能測驗服務、學生健康服務及學童牙科服務等。在規劃服務方面,未來人口的發展趨勢是衛生署考慮的因素之一。而醫管局也會密切留意服務的使用情況,並根據服務需求的變化及發展,靈活調配資源以確保醫療服務能應付社區需要。

    還有公屋政策,房屋署在估計租住公屋的長遠需求時,會采用統計處所編制的人口和住戶推算數字,在建屋規劃上作出相應的調節,以滿足公屋申請人的需求,確保公屋平均輪候時間維持在約3年的目標。

TOP

大陸孕婦涌向香港 兩萬元為新生兒買個身份
http://www.peacehall.com/forum/qglt/27111.shtml

大陸孕婦為了能讓孩子一齣生就擁有香港身份,紛紛通過地下通道前往去年。據悉,只要孕婦花兩萬元給這些地下集團,她們就能安排孕婦通過不法手段進入香港,並讓新生兒獲得香港永久居留權。

  據數據顯示,在2006年,大陸孕婦赴港生產的數字已經突破兩萬人次,面對深圳河對面潮水般湧來的大陸孕婦,香港孕婦走上街頭示威,抗議大陸孕婦佔用她們的醫療資源,搶奪香港社會福利。在香港市民和媒體“大陸孕婦攻港”的陣陣抗議下,香港政府有關限制大陸孕婦赴港的措施接連出臺,這道洞開數年之久的鐵閘,已經慢慢拉下。

收兩萬元仲介費,讓你的孩子變成香港人
  據《南方都市報》報道,地下集團負責人施小姐和她身後的孕婦輸港鏈條,在深圳和香港已經經營了兩年時間。但在去年5月,施小姐自己暴露了自己。她將手頭的卡片,隨手發到了媒體的手中。施小姐在卡片上宣傳說,她可以為大陸孕婦提供赴港生子的全套服務,包括替大陸孕婦聯繫香港醫院,照顧月子等。其中最關鍵的是,他們可以幫助新生兒獲得香港身份證。也就是說,孕婦在香港生下來的嬰兒,在他們幫助下,可以成為香港人。

  “仲介費用兩萬,不能少。”施小姐自稱,這個是他們的“家族產業”,她和弟弟在深圳接收孕婦,她的妹妹則在香港租了一套三房一廳的房間。孕婦在預產期前一週過香港,入住她們在香港的接待點。等孕婦要生產時,香港站點就會將孕婦送入他們聯繫好的香港私家醫院,安排孕婦剖腹產。為了贏得“客戶”的信任,施小姐還將設在香港接待站的地址和電話告訴記者,並稱歡迎前去考察。

  其香港接待站,設在港島某小區28層頂樓的三居室簡陋住宅,惟一能看出這裡特殊的,是每間小房墻頭上,張貼的胖娃娃照片。廣州來的孕婦阿雪和她老公,正在這裡等待生產時間的到來。阿雪說,仲介已經給她安排了生產醫院,只等排期一到,她就會前去醫院剖腹產。
  施小姐說,香港的醫療資源非常緊張,醫生都很忙,相較耗時很長的自然生產方式,那裏的醫生多半會實施快捷的剖腹產。據了解,大陸孕婦到達香港後,仲介會帶領孕婦前去診所檢查,醫生算好哪一天是孕婦的預產期,就肯定會在那一天做剖腹產。
  手戴帝舵名錶的阿雪老公,顯然對六萬元左右的生育費用不放在眼裏,“錢不是問題,這邊生的孩子是香港戶口,計劃生育也管不到。”
  在為阿雪提供接生服務的私家診所裏,一名福建來的孕婦還親身展現了香港製度的“優越性”:這位離預產期還有些日子的福建孕婦,是來香港檢測胎兒性別的。這名福建女人,在福建老家已經生了好幾胎,但都是女兒,“老人家喜歡男孩,如果這次還是女孩,我就打掉。”“大陸不準檢測胎兒性別,但香港可以。”施小姐說,最近來香港檢測胎兒性別的大陸孕婦也在增多。

一組引發軒然大波的數字
  “施小姐”集團在深圳被搗毀前,他們每隔一天就會從深圳接來一名大陸孕婦赴港生產。據了解,這類兩地聯動的接生集團,在粵港兩地數量不在少數。
  大陸孕婦被安排前往香港生子內幕被揭後,深圳市政府加大了查處力度,香港媒體也相繼展開報道。在輿論壓力下,香港立法會議員隨即數次召喚港府各職能部門“一哥”,詢問有關情況對香港所帶來的影響,而就在此間,官方掌握的大陸孕婦赴港生子的總人數也被曝光。
  這是一組足以讓香港掀起軒然大波的數字:去年10月,香港保安局局長李少光代表政府公佈,2005年赴港生子的大陸孕婦人數達19538人,比2001年的7810人多出2.5倍。這個數字在去年仍在大幅攀升中,已經突破了2萬大關。
  一個月後,50名香港孕婦集結上街,一路遊行至香港政府總部,抗議大陸孕婦佔用香港醫療資源,讓本地孕婦生育輪候時間加長。
  而香港各大醫院也大吐苦水,大陸孕婦佔用醫院床位,令婦產科醫生疲於應付。
  攻港!香港媒體在新一輪報道中,用“攻港”二字來形容大陸孕婦涌入香港。

香港提高收費標準限制孕婦入
  “如果想在香港生小孩就要趕快,這個政策說不定哪天就沒有了,以後可能管得嚴了。”大陸孕婦阿雪老公半年前預測,在年底看來,竟然如此的準確。
  面對社會各界的強大壓力,香港政府在去年年底開始出臺應對之策。香港醫管局宣佈,把大陸孕婦赴港生子的住院費由此前的2萬港元提高到5萬元。香港保安局局長李少光也表示,香港入境處將採取盤問等措施,阻止非旅遊目的的大陸孕婦入境香港。
  香港特別行政區特首曾蔭權去年12月赴北京述職時,也特別將大陸孕婦赴港生子問題帶上北京。曾蔭權在北京與國家公安部領導會晤後說,公安部對香港解決孕婦來港產子問題,有很正面的響應,並會做出多方面的配合。但曾蔭權當時沒有透露他向中央提出的具體建議。曾蔭權表示,香港入境處此前也與大陸相關部門有接觸,而政務司司長主持的跨部門會議也會研究如何在入境措施上展開配合。
  五年前,新生兒莊豐源家人的一紙訴狀,撕開了香港限制大陸人赴港生子的鐵閘。香港醫管局在今年5月13日公佈的最新數據顯示,新措施實施後,大陸孕婦平均赴港生子的數字已經明顯下降。今年5月,平均每日經過急診室入院產子的非本地孕婦數目已經由去年同期的23人減低為3人。5年後的今天,面對蜂擁而至的大陸孕婦,這道敞開數年之久的鐵閘,似乎又在慢慢拉緊。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