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放眼世界] 海外藏人組織西藏之友吁西藏獨立 Tibetan independence movement

探 針 : 與 代 表 談 判 是 緩 兵 計
http://appledaily.atnext.com/template/apple/art_main.cfm?iss_id=20080510&sec_id=4104&subsec_id=15337&art_id=11090159&cat_id=6939156&coln_id=6881232

達 賴 喇 嘛 兩 名 親 信 與 中 共 統 戰 部 高 官 上 周 末 在 深 圳 談 了 一 天 後 , 似 乎 沒 有 超 越 「 各 自 表 述 」 的 層 次 。 雖 然 在 八 月 奧 運 開 鑼 前 很 可 能 會 在 成 都 或 北 京 安 排 新 一 輪 而 且 更 正 式 的 會 談 , 但 北 京 消 息 人 士 異 口 同 聲 說 : 胡 錦 濤 只 不 過 在 玩 緩 兵 之 計 耍 耍 達 賴 。 胡 總 主 要 的 目 的 是 敷 衍 國 際 輿 論 , 減 少 杯 葛 奧 運的 風 險 : 一 方 面 聲 稱 會 柔 性 安 撫 藏 人 , 一 切 以 和 為 貴 ; 另 一 方 面 則 招 兵 買 馬 在 藏 區 進 一 步 鐵 腕 平 暴 。

早 已 安 插 不 少 底胡 總 自 詡 為 西 藏 專 家 , 自 然 有 他 獨 特 的 見 解 。 熟 悉 胡 與 其 西 藏 智 囊 的 人 士 介 紹 , 胡 曾 多 次 說 「 時 間 在 我 們 這 一 邊 」 。 意 思 明 顯 不 過 , 已 七 十 二 歲 的 達 賴 圓 寂 後 , 流 亡 政 府 將 群 龍 無 首 。 達 賴 作 為 德 高 望 重 的 藏 傳 佛 權 威 與 等 同 印 度 聖 雄 甘 地 的 超 然 地 位 無 人 可 以 代 替 ; 同 時 流 亡 政 府 派 系 林 立 , 很 快 會 因 為 策 略 分 歧 與 財 務 糾 紛 而 惡 性 內 鬥 。 自 從 胡 在 一 九 八 八 年 到 拉 薩 當 西 藏 一 把 手 後 , 中 央 統 戰 部 、 民 委 、 安 全 部 等 單 位 已 安 插 不 少 「 底 」 在 西 藏 、 印 度 以 及 達 賴 駐 美 、 歐 等 地 的 辦 事 處 。 一 旦 精 神 領 袖 辭 世 , 中 共 就 會 利 用 它 無 窮 的 資 源 來 分 化 各 派 別 , 一 舉 瓦 解 達 賴 集 團 自 一 九 五 九 年 艱 苦 經 營 的 「 化 外 王 國 」 。

當 然 , 要 收 買 藏 人 不 會 那 麼 容 易 。 胡 溫 領 導 層 雖 然 整 天 喊 「 以 人 為 本 」 , 一 切 措 施 要 提 升 社 會 公 平 與 公 義 , 並 眷 顧 到 儘 管 是 低 下 階 層 群 眾 的 「 人 的 尊 嚴 」 。 但 在 北 京 的 西 藏 與 新 疆 政 策 還 是 「 以 物 為 主 」 , 即 用 金 錢 與 其 他 利 益 收 買 願 意 仰 漢 人 幹 部 鼻 息 的 藏 人 或 維 吾 爾 族 人 。 胡 與 好 幾 個 團 派 「 封 疆 大 使 」 , 包 括 西 藏 書 記 張 慶 黎 , 新 疆 書 記 王 樂 泉 都 知 道 為 數 不 少 的 「 死 硬 派 分 子 」 , 如 部 份 藏 青 會 的 頭 目 可 能 有 殉 , 甚 至 發 動 自 殺 式 鬥 爭 的 傾 向 。 但 假 如 少 數 藏 人 真 的 有 暴 力 , 甚 至 發 動 「 恐 怖 主 義 」 的 部 署 的 話 , 那 正 好 是 中 共 的 如 意 算 盤 。 畢 竟 自 三 月 十 四 日 拉 薩 所 謂 「 打 砸 搶 燒 嚴 重 事 故 」 後 , 成 都 軍 區 與 武 警 總 部 已 增 派 了 專 門 對 付 暴 力 集 團 的 「 反 恐 兵 團 」 進 藏 。 且 中 共 清 洗 這 些 極 端 藏 獨 分 子 時 也 會 號 稱 是 配 合 國 際 社 會 的 全 球 反 恐 行 動 , 出 師 有 名 , 可 以 頂 住 世 界 人 權 組 織 對 其 在 藏 「 文 化 滅 絕 」 的 指 控 。


「 硬 權 力 」 的 不 歸 路從 中 共 長 遠 的 民 族 政 策 來 看 , 只 有 與 藏 族 、 維 吾 爾 族 互 讓 互 諒 、 和 平 共 處 才 是 雙 贏 唯 一 方 案 。 老 一 輩 有 治 理 邊 疆 經 驗 的 第 二 、 三 代 領 導 , 如 胡 總 的 恩 師 胡 耀 邦 以 及 第 五 代 新 貴 習 近 平 的 父 親 習 仲 勳 都 極 力 鼓 吹 對 少 數 民 族 採 取 容 忍 、 包 容 的 政 策 。 在 五 十 年 代 , 習 仲 勳 就 跟 「 新 疆 王 」 、 軍 隊 大 老 粗 王 震 在 處 理 維 吾 爾 與 回 族 人 士 的 方 案 上 經 常 吵 架 。 胡 總 在 一 九 八 八 年 剛 進 西 藏 時 , 還 保 留 了 胡 耀 邦 對 藏 人 的 親 和 、 籠 絡 政 策 。 可 惜 八 九 年 三 月 胡 因 「 平 暴 」 有 功 , 獲 得 黨 內 強 硬 派 賞 識 ; 從 那 天 開 始 , 胡 就 走 上 以 「 硬 權 力 」 治 藏 、 疆 的 不 歸 路 。 漢 族 與 少 數 民 族 的 隔 閡 就 越 來 越 深 , 為 二 十 一 世 紀 中 華 民 族 復 興 埋 下 一 顆 破 壞 性 極 大 的 計 時 炸 彈 !

林 和 立
中 國 問 題 評 論 員

[ 本帖最後由 WongManTaks 於 2008-5-10 14:19 編輯 ]

TOP

今天看到有評論員對西藏人爭取獨立提出兩個觀點, 我十分認同. (看今天, 5月12日, 平果, 鄧文正 '民族 國家' )

其一, 辛亥革命後的新國民政府宣告天下, 中國大一統成立, 五族共和. 但那只是漢族強加於小數民族的大壓細 '共和', 如果當時蒙古, 新殭, 西藏等小數民族有自立能力的話, 就不會就範跟你大漢族 '共和', 早就獨立了. 那會造成了今天表面 '共和', 暗地裏隱藏殺機的日子.


其二, 親屬有血緣關係, 民族亦有血緣界線. 西藏人, 新殭人, 蒙古人都有自己獨特的文化, 文字, 語言, 信仰, 宗教 … 你看看新殭人吧, 他們高鼻子, 深眼睛, 似土耳其人多過中國人. 請問, 能把土耳其拉入來加入中國 '共和', 可以嗎 ?

TOP

中共與達賴對話誠意存疑
http://www.chengmingmag.com/cm367/367spfeature/spfeature01.html

中共與達賴對話誠意令人擔心
  四月二十五日傳來「好消息」,在達賴喇嘛一再要求下,在國際社會的強烈關注和呼籲下,中共終於在西藏僵局上有了一點鬆動。新華社發出電訊:「中共政府有關部門準備在近日與達賴的私人代表進行接觸磋商。」

  其所以把「好消息」加上引號,因為中共這次對話的誠意還令人擔心。

  中共此次在西藏大開殺戒,顯然是想一下子把西藏人民的反抗「消滅在萌芽之中」。但是沒想到屠殺、逮捕、強制洗腦,都沒有馬到成功,反而使西藏形勢陷入僵局。目前西藏秩序所謂「恢復正常」,只是劍拔弩張的對峙而已。真正能使西藏穩定下來的人物只有一個人,就達賴喇嘛。然而中共最害怕的,正是達賴喇嘛在藏民心中的崇高威信。過去中共與達賴的對話,其實都是虛與委蛇,做做樣子來欺騙藏民,使藏民心中那點希望(等候達賴返藏)不致破滅,以免藏民都丟掉幻想「上了梁山」。所以不管達賴怎樣誠摯地向中共表示不謀求西藏獨立,只要自治,而中共卻像聾子一樣,充耳不聞,並且蠻不講理地硬說達賴「要獨立」,「要分裂」。一個正常人和這樣一個「聾子」對話,能談到一起嗎?

  給達賴扣上三頂帽子

  為什麼達賴口口聲聲要「自治」,到了中共耳朵裡就成了「獨立」呢?因為中共根本就不想讓西藏實行真正的自治,就像它不讓其他少數民族區域實行真正的自治一樣。他們尤其害怕達賴喇嘛返藏。因此無論如何不能讓達賴回來,這就是中共的底牌。有了這張底牌,能有真誠的對話嗎?

  這次中共顯然是因為奧運在即,而自己無力化解西藏的僵局,實際上是在強大的國際社會壓力下,被迫作出這種選擇。

  但是,就在新華社發佈中共準備對話消息的同時,又預設了條件,這就是要求達賴停止「分裂」、「策劃煽動暴力」和「破壞北京奧運」等活動。

  本來達賴並未要求獨立,始終堅持和平對話,並且一直支持北京奧運。所以中共的上述三項條件完全是無的放矢,瞪著眼睛說瞎話。在宣佈準備對話的同時,卻先給達賴憑空扣上三頂帽子。達賴本來沒有這些「活動」,你叫他怎樣「停止」?這能叫有誠意嗎?所以人們有理由懷疑中共的對話只是為了應付目前的困局。

  但是我們高興地看到達賴喇嘛已經對此表示歡迎。這正體現了佛家慈悲為本的博大胸懷。與中共打了五十多年交道的達賴,未必不了解對手的本性。但他以誠待人,寧願相信中共有鬆動之意,至少可以坐下來互相溝通,這就有可能走向和解,而不致於繼續僵持下去,使局勢更加惡化。

  奧運臨近和國際壓力

  西藏人民希望能真正實現民族區域自治。達賴喇嘛和幾十萬藏民被迫流亡異國的歷史應該結束了。解決這個問題的關鍵是中南海的態度。

  當然,冰凍三尺,不是一日之寒,解決問題要有個過程,但那前提是先要有誠心。中南海答應進行這次對話,大概奧運臨近是個主要推動力。但希望中共由此作個起點,變被動為主動,真有誠心,才能有個好的開始,才能有後續的進程。

  達賴喇嘛在四月二十四日的信中呼籲中共當局在西藏停止打壓、釋放被捕者、使傷者得到醫療等,應當是首先解決的緊迫問題。我有一個願望,這就是中共在奧運開幕式上,有一個合乎達賴喇嘛身份的席位。那不但會使廣大藏民從心底感受到溫暖,而且將博得舉世稱讚。



附錄:

達賴喇嘛向所有信教的華人兄弟姊妹的呼籲信

  十四世達賴喇嘛向所有信教的華人兄弟姊妹呼籲:

  我曾向所有華人呼籲過,今天我以一個佛祖釋迦摩尼的忠實弟子和出家比丘的身份,願向中華人民共和國內外信教的華人兄弟姊妹,尤其向佛陀的追隨者們,就人道相關的事務,再向所有廣大教友們作以下的呼籲。

  漢藏兩族人民都同樣修行大乘教法,同樣地,對受苦受難的有情眾生,我們都以慈悲為懷、以母相待,因此,在漢地所稱的觀音,與在藏地所稱的?熱色都是漢藏兩族共同皈依的慈悲本尊,同修慈悲心的基礎。

  佛教從印度傳入西藏之前,先傳入中國,所以我經常把華人同修們視為學長來尊敬,如同你們多數人所知道的,今年三月十號開始,拉薩和許多藏區地方發生了示威抗議,這些事件是由於藏人對中國政府的治藏政策深感不滿而引發,我為當時死難的藏人和漢人深感悲痛,我立即向中國當局和藏人呼籲表示克制,尤其向藏人呼籲,不要走暴力之路。

  很不幸,儘管許多國際領導人、非政府組織、知名人士,特別是很多中國知識份子,向中國政府提出採取克制的呼籲,但中國當局仍然採取了殘暴的手段,在這次事件的過程中,有人喪生、多人受傷,還有更多的人被拘捕,打壓還在繼續,尤其傳統上在視為佛教知識寶庫的寺院,已成為主要的打擊對象,許多寺院已被封鎖。

  據我們所知,不少被拘留的人正遭拷打和虐待,這種打壓的方式,似乎是官方授權的政策的一個部份,在不允許國際觀察人士、媒體或遊客去西藏的情況下,我深切擔憂那些被拘捕的藏人命運,其中不少人在打壓中受了傷,尤其是那些居住在偏僻地區的受傷人員,因恐懼而不敢去看醫治療。

  據可靠消息,不少人逃亡到山上,但他們在那裡短糧缺衣、無房無室,而留在家裡的人怕自己將成為下一個被逮捕的對象,而終日處於恐懼之中,為正在遭受的痛苦而深感不安;這些事件最終朝哪個方向發展,我深感擔憂和不安,如同我長期努力和敦促的一樣,我不認為打壓能夠妥善解決問題,並達到長治久安的目的,我堅信,通過藏人和中國領導人之間的對話來解決問題,才是向前邁進的最佳途徑。

  我曾多次向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領導人重申,我沒有把西藏分離出去的意圖,為了能夠長期保存和發揚佛教文化、語言文字以及藏民族的特性,我們所尋求的是全體藏族人民能夠享有具有實質意義的自治。

  豐富的佛教文化也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博大文化之一部份,且具有利於華人兄弟姐妹的能力,因此我呼籲,請你們支持並敦促中國政府,立即停止正在進行的殘暴打壓,釋放所有已被拘捕的人,受傷的人員能夠立即獲得醫療條件。

  願一切吉祥!

十四世達賴喇嘛釋迦比丘丹增嘉措於二○○八年四月二十四日

(轉載自《博訊》新聞網二○○八年四月二十五日)

TOP

獨裁不除,藏人永無自由
http://www.chengmingmag.com/cm367/367spfeature/spfeature02.html

  中共陷入無法解脫的困境
  中國進入奧運年後,當局全力衝刺,意在經營好二○○八年的最大政治,向世界展示中國的崛起。然而,由於中共並沒有兌現七年前申奧時改善人權的承諾,北京奧運陷於備受質疑和批評的尷尬,西藏危機爆發又將這種尷尬上升為抵制大潮,世界主流國家表現出難得一見的高度一致,不僅是歐美政要的一致,而且是民間、媒體和政府的高度一致。中共當局現在的國際處境,不能不讓人想起十九年前六四血案後的國際孤立。

  雖然,「拉薩三?一四騷亂」已經過去了一個半月,但中共當局的文革式應對和海內外華人反西方的瘋狂,西藏危機持續發酵,至今仍然是世界關注的中心。在奧運開幕時間步步逼近的情況下,如果胡溫政權不能調整心態並妥善回應,藏人的反抗和國際社會的譴責,必將伴隨到北京奧運的結束,北京奧運也將變成世界認同度很低的奧運。奧運火炬在境外傳遞的狼狽旅程,已經充分地證明了這一點。

  不錯,中共政權可以靠武力平息大陸境內的藏人反抗,也可以通過壟斷宣傳煽動起狂熱的大漢族主義,比如,中共當局對三?一四拉薩騷亂的掐頭去尾的孤零零展示,中國媒體單方面放大西方媒體的某些失誤,在網絡上進行「反分裂,護聖火」的海內外華人大簽名……,正是通過嚴格的新聞封鎖和單方面宣傳,中共當局已經成功地把西藏危機轉化為極端民族主義的狂潮,把自由與獨裁的政治衝突轉化為漢藏的民族衝突。但中共無法消除境外藏人的反抗,也無法取得國際主流社會的認同,更無法消除西藏困境的根源,正如現政權無法消除整個中國的深層危機一樣。所以,中共在國內所取得的民族主義優勢,不過是鼠目寸光的權宜之計,只有維護獨裁體制的暫時之功,而無助於多民族中國的長治久安。

  外界普遍認為,在此次西藏危機之前,達賴喇嘛的特使與北京相關官員進行過六次對話,而現在,爆發於中國奧運年的西藏危機,對胡溫政權來說無異於「砸場子」,給風光無限的「國際大PARTY」填堵,必然加深了北京對達賴的不信任乃至仇恨,使西藏問題的解?變得遙遙無期。

  西藏危機的實質──獨裁與自由的衝突

  事實上,北京奧運之所以引發世界性的抗議浪潮,就在於中國仍然是個踐踏人權的獨裁國家,即便沒有近期爆發的西藏危機,北京奧運也不會得到高度的國際認同。也就是說,北京奧運危機是中共獨裁的危機,西藏危機的根源也是中共獨裁。

  表面上,西藏危機是大漢族主義與少數民族要求高度自治的衝突,但實質上是中共獨裁與藏人爭取自由的衝突。就當下中國的制度現實和胡溫政權的執政策略而言,西藏危機延續到今天的最大危害,不僅僅是漢藏之間的衝突和仇恨的加劇,更是被誤導的民族衝突遮蔽制度之爭。如果獨裁制度不變,即便沒有此次西藏危機,中共也決不會接受達賴喇嘛的「不謀求獨立而只要求自治」的中間道路。

  達賴喇嘛要求的高度自治非常類似香港的「一國兩制」,他在最近接受《亞洲周刊》採訪時也以香港為例說:「一國兩制」當然可以作為解決西藏問題的模式。北京擁有國防和外交的權力,而西藏地區的資源,中央政府在兼顧環保的原則下,當然可以開發,造福全國人民,但也必須依據全球化的慣例,讓本地人民能?分享一定比例的資源。如果胡溫政權接受了達賴喇嘛的「高度自治」,也就等於中央政府向西藏讓出了治權,使大陸地區出現類似香港的「一國兩制」,這是一黨獨裁政權斷斷不能接受的。

  藏人與漢人同受中共奴役

  因為,西藏問題,既不同於香港,更不同於台灣。

  台灣脫離中國中央政府的統治已經百年。即便一九四九年奪取大陸政權的中共也從未治理過台灣。台灣在國民黨政府的治下,不但享有獨立的外交和軍事,而且保有聯合國成員資格直到一九七九年中美建交。現在,台灣已經完成了政治制度的轉型,擁有基本人權和日益完善的民主制度,台灣總統來自二千三百萬台灣人的直接選舉,北京就更無法染指台灣的內政、外交和軍事。

  一九九七年之前,香港的治權一直操控在港英政府的手中。一九九七年香港回歸大陸,也僅僅是主權意義上的回歸,而香港的獨立治權由「一國兩制」來保證,其經濟、政治、法律等基本制度也是港英政府留下的。即便回歸後的特首需要北京的點頭,但特首必須由港人出任,特區政府也是獨立治理香港事務。何況,香港還擁有不同於大陸的市場經濟、獨立司法和新聞自由。

  而西藏,如果說,一九五一年北京與拉薩簽署的「十七條和平協議」,明確劃分了中央政府與西藏自治區的權限,確保了達賴喇嘛的獨立治權,是中共統治中國後的第一個「一國兩制」的文件,截至一九五九年西藏叛亂之前,達賴喇嘛和噶?政府還部分地掌握西藏的獨立治權,多少還有點兒「一國兩制」的味道,那麼,一九五九年之後的西藏已經徹底喪失了自己的獨立治權,十四世達賴被迫流亡,十世班禪被軟禁在北京,中共中央?行奪取了西藏的治權,派往西藏的歷任黨委書記就是這種治權的具體執行者。從此以後,藏人也像漢人一樣,不僅必須臣服在中共獨裁的治下,而且也經歷了漢人所遭遇的人權災難,特別是在文革時期,藏文化和藏人所遭遇的大災難決不次於漢文化和漢人。藏人的活佛、貴族、商人、藝人、藏醫等被批鬥被遊街被毆打被囚禁,甚至被迫害致死。十世班禪喇嘛就被囚禁了將近十年,漢人的走資派和社會名流也遭遇了同樣的命運。

  改革開放以來,漢藏民眾都經歷過八十年代充滿希望的時期,也都在一九八九年經歷了喋血的慘劇,經歷了八九後的強力鎮壓與金錢收買。現在,雖然漢藏兩族的經濟都有了很大的發展,民眾的物質生活也得到提升,起碼不必像毛時代那樣為起碼的溫飽而掙扎,但是漢藏民眾仍然都缺乏基本的人權,藏人所沒有的各類自由,漢人也沒有。在西方享有崇高聲譽且獲得一九八九年度諾貝爾和平獎的達賴喇嘛,?被中共當局誣衊為「披著袈裟的豺狼,人面獸心的惡魔」。已經流亡在外將近五十年,六四後流亡海外的漢人異見者,也被中共誣衊為「敵對分子」,時至今日也無法回家。中共當局對付達賴喇嘛的手法,也被用於對付漢人的法輪功和其他民間宗教(比如,逼迫藏人詆毀達賴喇嘛,逼迫法輪功信徒詆毀李洪志)。

  西藏危機中的漢藏民族衝突是中共故意誤導,是表層,獨裁與自由的衝突才是實質、是深層。漢藏民眾共同面對同一個獨裁政權,藏人面對的主要問題,也是漢人面對的主要問題。在此次危機中,當漢族民眾在互聯網上向達賴喇嘛大吐口水時,遮蔽的恰恰是漢藏民眾最真實的處境──我們都是獨裁制度的「囚徒」。只要漢人還處在無自由的獨裁治下,藏人也不可能先於漢人獲得自由;只要內地民眾無法獲得真正的民間自治,藏人和其他少數民族也不可能得到真正的民族自治。

  達賴是西藏文化的靈魂

  放逐藏人的精神領袖和經濟收買普通藏人的兩手治藏政策,表面上看是成功的,但實質上是失敗的。因為,以藏傳佛教信仰為核心價值的西藏文化,其政教核心是幾大宗教領袖,特別是達賴喇嘛是藏人的至高領袖,他的有家不能回使雪域文化失去了自己的文化之魂。而對於一個以信仰為生命核心的民族來說,無論是高官厚祿還是累積高達千億的無償財政優惠,無論是?制灌輸世俗意識形態還是禁令、監獄、軍隊等政治高壓,都無法收買藏人對達賴喇嘛的敬仰和忠誠,都無法使虔誠的信徒低下仰視神靈的頭。十七世噶瑪巴放棄中共政權給予的豐厚優惠而出走印度,無數藏民冒著巨大人身風險而投奔達蘭薩拉,堅守在西藏的信徒進行的一次次示威遊行……,在在明示著一個難以被物質利益同化、更難以向強權鎮壓屈服的宗教民族的靈魂,這種來自信仰的高貴將使任何世俗手段失效。

  更為具體的現實是,如果達賴喇嘛遭遇不幸,以他為代表的溫和路線將難以為繼,堅?主張用暴力反抗謀求西藏獨立的激進年輕一代就會成為西藏流亡政府的主流。以中共執政後在西藏製造的文化災難和人權災難之深重,激進派不愁找不到煽動民族仇恨和暴力反抗的資源。

  所以,西藏問題的解決,在根本上有賴於整個中國的政治體制問題的解?。不管西藏問題的未來解決採取何種模式,整個中國的民主化都是必須的政治前提。達賴喇嘛與胡溫的真正和談能否開啟,開啟了能否談出具體成效,不取決於北京與達蘭薩拉之間的關係如何定位,也不取決於西方社會的外部壓力,而是取決於大陸內部政治改革進程。中國的政治民主化真正啟動之時,才是北京與達賴喇嘛的談判真正開始之日。

  唯一的現實出路:與達賴和解

  如果中共政權還不面對現實,如果漢人精英還不捫心自問,西藏問題非但無法和平解決,反而可能隨著中共政權控制力的日益消弱和民族仇恨的愈演愈烈,而釀成兩敗俱傷的暴力衝突。此次拉薩騷亂不過是更大衝突的預兆而已。

  首先,趁著中共還能控制局面,趁著主張非暴力的中間路線的達賴喇嘛還健在,盡早進行胡錦濤和達賴喇嘛的直接對話、談判,經過雙方各讓一步的妥協,達成雙贏結果的概率極高。只要簽署了協議,以達賴喇嘛在西藏的神聖地位和一言九鼎的崇高權威,他完全能?說服藏人接受留在中國之內實行高度自治的方案。這樣,既可以讓堅決主張獨立的激進派邊緣化,也可以大大改善中國在國際上的政治形象。特別是以達賴喇嘛在國際上的廣泛威望,他可以成為改善中國的國際形象的最佳使者。

  其次,以達賴的中間路線為和平解決西藏問題的核心,可以為解決台灣問題以及其它民族問題提供示範,免除將來極有可能出現的由於民族矛盾的激化而爆發大規模分裂運動的危險。達賴喇嘛構想的高度自治的西藏,將是一個政教分離的民主西藏,這種民主試驗已經在流亡政府的轄區內進行。而且,在達賴喇嘛的有生之年,以他的智慧和威望,自上而下地進行民主試驗的成功率極高,如同當年蔣經國在台灣所做的一樣。這對於整個中國的政治轉型將產生巨大的示範效應。

  西藏問題的解決,在根本上有賴於整個中國的政治體制問題的解決。中國不民主,藏人無自由。而中共開始與達賴喇嘛進行實質性談判之日,也將是中國的民主政治真正啟動之時。

二○○八年四月十九日於北京家中

TOP

蒙藏雙重標準
共產黨不如國民黨
http://www.chengmingmag.com/cm367/367spfeature/spfeature03.html

 西藏與內地一千多年相安無事
  過去有文章說國民黨政府開會,滿桌子都是博士;共產黨政府開會,滿桌子都是農民,這是事實。論起打仗奪江山,當然知識分子打不過工農;可是論治國搞建設,工農就比不上知識分子了。讓我們看看國共兩黨對待中華民族兩大成員蒙藏的不同,即可知其一二。

  論西藏,幅員廣大,地處世界屋脊,地廣人稀,自然條件惡劣,遠離富庶地區和權力中心。西藏之所以和中國發生關係,始於公元六四○年唐太宗遣文成公主嫁入雪域和親,其後一千餘年直至中共篡政,中國與西藏之間都是處於「和藩」的關係:名義上屬於中國,實際上高度自治,甚至事實獨立,自行管理一切內部事務。辛亥革命後,一九一三年初十三世達賴喇嘛曾經宣佈西藏「獨立」,國民黨政府兩次派特使赴藏規勸,從未使用武力,而實際上西藏也從未脫離過中國,因為這種邦聯關係符合雙方利益:假若漢人兼併西藏,未必能適應當地的高原氣候和宗教信仰,難以服眾,不如採用「冊封」懷柔政策,既可維持統一,又滿足藏人自治的要求。同時,藏人也明白西藏地處內陸,交通極為不便,自然資源貧乏,獨立難以維持,遑論發展。背靠一個海洋大國,經濟政治上都比獨立好,所以一千三百多年來相安無事。當年西藏和印度的交通聯絡遠比和中國方便,國民黨政府的特使赴藏均須繞道印度、尼泊爾,在此情況下西藏仍然選擇中國而不是印度為宗主國,足可証藏人對中國的感情。

  中共暴力統治導致對抗

  中共武力奪取政權後,窮兵黷武,一九五○年就用武力強迫西藏政府簽訂「十七條協議」,進軍西藏「和平解放」。表面上西藏成為中國第一個「一國兩制」的地區,可是實際上卻從來沒有真正實行過。西藏的宗教和精神領袖沒有受到應有的尊重,藏人的生活方式和文化傳統受到很大的破壞,導致了一九五九年的叛亂,四大宗教領袖以及十數萬藏民流亡國外。一九八九年再次發生藏民反抗中共獨裁專制的騷亂,被時任西藏書記的胡錦濤武力鎮壓。在世界民主潮流洶湧澎湃的今天,北京奧運年的敏感時刻,出於藏民對自由民主及民族自治的不懈訴求,再次與中共暴政發生對抗不足為怪,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共產黨對西藏實行了直接暴力統治。

  國共兩黨如何對待蒙古

  相比西藏,外蒙古廣袤的草原平坦富庶,氣候溫和,和中原大地緊密相連,靠近中國的政治中心,距北京僅三百公里,地理上是中國北部的屏障。自古以來匈奴就是漢人北方強敵,以致秦始皇要修築萬里長城抵禦。蒙古帝國鼎盛時期,同時兼併及統治西藏和中國,建立元朝。元朝滅亡後明清各代乃至國民黨政府期間,外蒙古一直屬於中國。直至蘇俄十月革命後,不但掠奪了中國東北和新疆的大片領土,還策動外蒙古於一九二四年單方面宣佈獨立,唯國民黨政府一直不予承認。一九四一年四月蘇聯為一己之利背信棄義,和日本簽訂「日蘇中立條約」,雙方互相「承認」滿洲國和外蒙古,尊重其「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出賣中國。一九四五年八月,蘇聯借出兵東北對日作戰為條件,強迫國民黨政府簽定「中蘇友好同盟條約」,承認外蒙獨立。外交部長宋子文拒不簽字,蔣介石為換取蘇聯移交東北及保証不援助中共,作出讓步同意讓外蒙古進行獨立公投,令王世杰簽約。後蘇聯背信棄義暗助中共奪權,台灣國民黨政府宣佈廢除條約,不承認外蒙古獨立。然而僅過五年,一九五○年毛澤東就迫不及待和蘇聯簽訂了新的「中蘇友好同盟互助條約」,不但出賣大量國家領土和主權,而且承認外蒙獨立。從此蒙古民族一分為二,中國數千年來的領土完整也從此喪失。

  中共以黨派私利背叛民族大義

  為什麼國民黨政府繼承歷朝歷代對西藏實行懷柔政策,允許西藏聯邦自治,一直相安無事,西藏亦從未從中國分離出去,數百年來從未發生騷亂及達賴喇嘛逃亡?為什麼共產黨對不毛之地西藏如此緊張,不但實行武力直接統治,進行「社會主義改造」,而且不惜傾全國之力修築公路鐵路,生怕西藏脫離中國?其治下不過五十多年,卻不斷出現民族騷亂,幾代宗教領袖逃亡外國?

  為什麼國民黨政府堅不允許外蒙獨立,在極其困難的情況下,仍然拒絕蘇聯一手策劃將外蒙分離出去?相反地,為什麼共產黨對緊接中原大地,遠比西藏富庶的外蒙卻漫不經心,政權一到手就迫不及待割地賣國,承認外蒙獨立,讓它永久地脫離中華民族的大家庭?

  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中共從來就不是一個民族主義的政黨,而是他們宣稱的「國際主義」政黨。儘管他們聲嘶力竭地向台灣和西藏叫喊統一,煽動狹隘民族主義情緒,可是在他們眼裡從來就沒有甚麼國家統一和民族大義,只有階級鬥爭和黨派利益。當年「日蘇中立條約」簽定之時,受到包括民盟在內舉國一致的強烈譴責,中共毛澤東卻歡呼這是「社會主義的偉大勝利」。武力奪取政權後,為了向斯大林?媚,不惜犧牲數十萬中國青年在朝鮮戰場,而且將承認外蒙古獨立作為禮物送給蘇聯,以換取斯大林承認他是「國際主義者」和援助中共。然而對於一個自治的西藏卻不能相容,居然不惜一切代價用武力達到統治西藏的目的。毛周那一代不過是些農民及邊緣知識分子,胡溫這一代土知識分子也好不到哪裡去,他們根本不懂得維繫民族團結不能夠依靠武力,不懂得平等對待弱小民族,不懂得「得民心者得天下」的道理。他們如果不改變賣國媚外的本質,不改變對西藏人民武力統治的政策,西藏永遠不可能民心回歸,就算是台灣和香港也是如此,莫謂言之不預也。

二○○八年三月二十日

[ 本帖最後由 WongManTaks 於 2008-10-27 01:34 編輯 ]

TOP

親西藏示威者在北京中央電視台大樓外抗議
http://hk.news.yahoo.com/article/080815/8/7po3.html

TOP

支 持 藏 獨   Bjork 隨 時 被 禁 踏 足 中 國
http://www.forum4hk.com/thread-2864-1-1.html

放棄爭取擴大自治 達賴籲藏人自行決定走向
http://news.sina.com.tw/article/20081026/999351.html
中央廣播電台 (2008-10-26 05:46)
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25日罕見的直率表示,他已放棄勸使中國擴大西藏自治權的努力,如今他將要求藏人決定,如何推進對話。達賴25日在印度北部西藏流亡政府駐地達蘭薩拉以藏語表示:針對西藏問題,他長久以來遵循中道、以誠心對待中國,但中國方面從未正面回應。如今,就他而言,他已放棄。達賴說:西藏問題並非他個人的問題,而是六百萬藏人的問題。他已要求西藏流亡政府,以真正民主流亡政府的身份和藏人商定未來的行動方針。達賴是在他的代表與中國官員十月底舉行另一輪會談之前,發表這項談話。達賴的發言人說,本輪談判仍在準備中。

放棄爭取擴大自治 達賴籲藏人自行決定走向
http://www.cnanews.gov.tw/mnd/mndread.php?id=200810260004&Lev=3

達賴冀藏人決定未來如何與北京對話
http://www.bcc.com.tw/news/newsview.asp?cde=786165&NEWSTYPE=

[ 本帖最後由 WongManTaks 於 2008-10-27 01:35 編輯 ]

TOP

獨立運動系列活動報導
http://www.forum4hk.com/thread-2906-1-1.html

TOP

中道路線未受重視 達賴喇嘛對北京信心漸失
http://news.sina.com.tw/article/20081026/999364.html

中央社 (2008-10-26 06:30)

(中央社記者郭傳信新德里二十五日專電)達賴喇嘛今天表示,他提倡的「中間道路」立場建立在漢藏人民互利雙贏的基礎,但這種真誠呼籲和希望一直未得到北京重視,使得他對北京當局的信心愈來愈淡薄。

達賴喇嘛說,他因此決定將屬於全體藏人的問題交由藏人解決,要求西藏流亡政府和議會下月召開西藏前途大會,收集藏人的意見。

  達賴喇嘛是在西藏流亡政府所在地的印度西北山城達蘭薩拉,出席藏人流亡社區最大的教育機搆「西藏兒童村」建村四十八周年紀念慶典時,作了上述表示。這也是達賴喇嘛最近在新德里醫院成功接受膽結石移除手術後,首次在流亡藏人的公開集會上露面。

  據挪威非政府組織註冊成立的「西藏之聲」電台發自達蘭薩拉報導,達賴喇嘛在慶典會上發表演說表示,「中間道路」立場得到全球很多國家和中國知識界人士的支持,但是這種真誠的呼籲和希望並沒有得到中國政府重視,西藏境內的局勢依然持續惡化。

  報導說,達賴喇嘛表示,他雖然沒有對中國人民失去信心,但對中國政府的信心越來越淡薄,而西藏問題不是達賴喇嘛的個人問題,最終解決權在於全體西藏人民,因此他建議西藏人民議會和西藏流亡政府在下月召開西藏前途特別大會,收集民眾的意見。

  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目標,是在不脫離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架構下,全西藏統一為一個享有完全自治的行政體,並且全境非軍事化,成為一個真正的和平聖地,外交與國防由中國政府負責,其他事務由自治政府處理,同時為了保護和發展西藏獨特的文化與宗教傳統,防止大批漢人移民西藏。

  但由於達賴喇嘛同北京當局之間多次的談判缺乏進展,有越來越多的跡象顯示,流亡海外的藏人,尤其是年輕一代的藏人,沮喪感愈來愈嚴重,很多人要求達賴喇嘛放棄溫和的「中間道路」,改以強硬立場,爭取西藏的完全獨立。

  據「西藏之聲」稍早報導,曾多次參加藏中談判的達賴喇嘛特使洛地嘉日,本月十四日接受自由亞洲電台藏語部「時事評論」節目訪談時表示,如果即將於本月底舉行的新一輪(第八次)藏中會談,如同前幾輪會談一樣,沒有任何實質進展,西藏流亡政府有可能中斷目前進行的藏中接觸和對話。

  他表示,按照民主制度,達賴喇嘛或西藏流亡政府,誰也沒有權力強制藏人接受「中間道路」政策,都是要由西藏人民作出選擇,如果絕大多數西藏人民希望西藏獨立,就應該追求獨立,這是誰也不能阻止的。

TOP

北 京 恢 復 與 達 賴 對 話
http://appledaily.atnext.com/template/apple/art_main.cfm?iss_id=20081030&sec_id=15335&subsec_id=15336&art_id=11781928

中 國 官 方 表 示 , 根 據 達 賴 喇 嘛 方 面 的 請 求 , 中 央 有 關 部 門 將 於 近 日 與 達 賴 喇 嘛 的 私 人 代 表 進 行 新 一 輪 會 談 。 但 報 道 中 並 未 提 及 確 切 的 會 談 舉 行 日 期 。 中 國 外 交 部 針 對 這 項 報 道 , 拒 作 任 何 評 論 。
大 陸 有 關 部 門 負 責 人 表 示 , 今 年 以 來 , 儘 管 出 現 了 拉 薩 事 件 和 藏 獨 分 子 幹 擾 破 壞 北 京 奧 運 會 的 嚴 重 事 件 , 但 中 央 仍 第 三 次 安 排 與 達 賴 的 私 人 代 表 接 觸 , 希 望 達 賴 方 面 珍 惜 機 會 , 對 中 央 提 出 的 要 求 做 出 積 極 回 應 。
達 賴 將 於 31 日 從 印 度 新 德 里 出 發 , 訪 問 日 本 。 此 前 有 外 電 報 道 , 指 達 賴 曾 在 印 度 達 蘭 薩 拉 表 示 , 由 於 他 所 提 倡 的 「 中 間 道 路 」 遲 遲 未 獲 中 國 政 府 善 意 回 應 , 他 已 經 放 棄 游 說 中 國 擴 大 西 藏 自 治 的 努 力 , 此 後 藏 人 的 問 題 , 將 由 全 體 藏 人 決 定 , 有 關 報 道 引 起 外 界 極 大 迴 響 , 但 西 藏 流 亡 組 織 其 後 正 式 發 佈 新 聞 稿 , 顯 示 「 並 無 此 事 」 , 並 稱 有 關 訊 息 為 外 電 誤 傳 。 自 今 年 3 月 14 日 發 生 拉 薩 事 件 以 來 , 雙 方 代 表 先 後 在 今 年 5 月 4 日 和 7 月 1 、 2 日 , 分 別 在 深 圳 和 北 京 舉 行 會 談 。
本 報 記 者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