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毛澤東的言論

本主題被作者加入到個人文集中
中紀委駐湘 官場震動影響毛誕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china_world/20131223/00178_010.html

操縱學生達政治目的
毛冥誕 左派組織90後唱紅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31223/18562896

[ 本帖最後由 Amigo 於 2013-12-23 22:49 編輯 ]
Amigo

TOP

冥誕120周年調查:九成內地人認尊毛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china_world/20131226/00178_009.html
Amigo

TOP

毛澤東、國家領導人和新華社
曾對民主和人權的莊嚴承諾
http://www.chinesetheology.com/MaoOnDemocracy.htm

歷史的先聲》,副題「半個世紀前的莊嚴承諾」,編者笑蜀,是一本摘選1941年至1946年期間中國在國民政府統治下,中國共產黨在報紙、雜誌、書刊上所發表的要求自由民主的談話、文章和評論的書。該書由李慎之作序。



毛澤東論民主!
抗日,大家贊成,這件事已經做了,問題只在於堅持。但是,還有一件事,叫做民主,這件事現在還沒有做。這兩件事,是目前中國的頭等大事。中國缺少的東西固然很多,但是主要的就是少了兩件東西:一件是獨立,一件是民主。這兩件東西少了一件,中國的事情就辦不好。

把獨立和民主合起來,就是民主的抗日,或叫抗日的民主。沒有民主,抗日是要失敗的。沒有民主,抗日就抗不下去。有了民主,則抗他十年八年,我們也一定會勝利

什麼是新民主主義的憲政呢?就是幾個革命階級聯合起來對於漢奸反動派的專政。從前有人說過一句話,說是“有飯大家吃”。我想這可以比喻新民主主義。既然有飯大家吃,就不能由一黨一派一階級來專政。講得最好的是孫中山先生在《中國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宣言》裡的話。那個宣言說:“近世各國所謂民權制度,往往為資產階級所專有,適成為壓迫平民之工具。若國民黨之民權主義,則為一般平民所共有,非少數人所得而私也。”同志們,我們研究憲政,各種書都要看,但尤其要看的,是這篇宣言,這篇宣言中的上述幾句話,應該熟讀而牢記之。“為一般平民所共有,非少數人所得而私”,就是我們所說的新民主主義憲政的具體內容,就是幾個革命階級聯合起來對於漢奸反動派的民主專政,就是今天我們所要的憲政。這樣的憲政也就是抗日統一戰線的憲政。

像現在的英、法、美等國,所謂憲政,所謂民主政治,實際上都是吃人政治。這樣的情形,在中美洲、南美洲,我們也可以看到,許多國家都掛起了共和國的招牌,實際上卻是一點民主也沒有。中國現在的頑固派,正是這樣。他們口裡的憲政,不過是“掛羊頭賣狗肉”。他們是在掛憲政的羊頭,賣一黨專政的狗肉。我並不是隨便罵他們,我的話是有根據的,這根據就在於他們一面談憲政,一面卻不給人民以絲毫的自由。”
--以上摘自《新民主主義的憲政》(一九四○年二月二十日)



二月一日延安舉行討汪大會,全場義憤激昂,一致決議聲討汪精衛之賣國投降,擁護抗戰到底。為挽救時局危機爭取抗戰勝利起見,謹陳救國大計十端,願國民政府、各黨各派、抗戰將士、全國同胞採納而實行之。

三曰厲行憲政。“訓政”多年,毫無結果。物極必反,憲政為先。然而言論不自由,黨禁未開放,一切猶是反憲政之行為。以此制憲,何殊官樣文章。以此行憲,何異一黨專制。當此國難深重之秋,若猶不思變計,則日汪肆擾于外,姦徒破壞于內,國脈民命,岌岌可危矣。政府宜即開放黨禁,扶植輿論,以為誠意推行憲政之表示。昭大信于國民,啟新國之氣運,誠未有急於此者。此應請採納實行者三。

七曰取締特務機關。特務機關之橫行,時人比諸唐之周興、來俊臣,明之魏忠賢、劉瑾。彼輩不注意敵人而以對內為能事,殺人如麻,貪賄無藝,實謠言之大本營,姦邪之製造所。使通國之人重足而立,側目而視者,無過於此輩窮兇極惡之特務人員。為保存政府威信起見,亟宜實行取締,加以改組,確定特務機關之任務為專對敵人及漢奸,以回人心而培國本。此應請採納實行者七。

八曰取締貪官污吏。抗戰以來,有發國難財至一萬萬元之多者,有討小老婆至八九個之多者。舉凡兵役也,公債也,經濟之統制也,災民難民之救濟也,無不為貪官污吏藉以發財之機會。國家有此一群虎狼,無怪乎國事不可收拾。人民怨憤已達極點,而無人敢暴露其兇殘。為挽救國家崩潰之危機起見,亟宜斷行有效辦法,徹底取締一切貪官污吏。此應請採納實行者八。

十曰實行三民主義。三民主義為國民黨所奉行之主義。顧無數以反共為第一任務之人,放棄抗戰工作,人民起而抗日,則多方壓迫制止,此放棄民族主義也;官吏不給予人民以絲毫民主權利此放棄民權主義也視人民之痛苦若無睹,此放棄民生主義也。在此輩人員眼中,三民主義不過口頭禪,而有真正實行之者,不笑之曰多事,即治之以嚴刑。由此怪像叢生,信仰掃地。亟宜再頒明令,嚴督全國實行。有違令者,從重治罪。有遵令者,優予獎勵。則三民主義庶乎有實行之日,而抗日事業乃能立勝利之基。此應請採納實行者十。

--以上摘自《向國民黨的十點要求》一九四○年二月一日

但是中國是有缺點的,而且是很大的缺點,這種缺點,一言以蔽之,就是缺乏民主。中國人民非常需要民主,因為只有民主,抗戰才有力量,中國內部關係與對外關係,才能走上軌道,才能取得抗戰的勝利,才能建設一個好的國家,亦只有民主才能使中國在戰後繼續團結。中國缺乏民主,是在座諸位所深知的。只有加上民主,中國才能前進一步
(毛澤東,1944中國的缺點就是缺乏民主,應在所有領域貫徹民主——1944612日毛澤東答中外記者團

人民日報文獻記錄



關於人民權利。應規定一切不反對抗日的地主資本家和工人農民有同等的人權、財權、選舉權和言論、集會、結社、思想、信仰的自由權,政府僅僅干涉在我們根據地內組織破壞和舉行暴動的分子,其他則一律加以保護,不加干涉
(論政策》,19401225)這是毛澤東為中共中央起草的對黨內的指示。

為著打敗日本侵略者和建設新中國,為著防止內戰,中國共產黨在取得了其他民主派別的同意之後,於一九四四年九月間的國民參政會上,提出了立即廢止國民黨一黨專政、成立民主的聯合政府一項要求。無疑地,這項要求是適合時宜的,幾個月內,獲得了廣大人民的響應。
(論聯合政府》,1945424)

“窯洞對”(19457月)
19457月,黃炎培等國民參政員訪問延安,在楊家嶺的窯洞裏,黃炎培向毛澤東提出了自己長期思索而疑慮重重的問題:“我生六十多年,耳聞的不說,所親眼看到的,真所謂‘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團體,一地方,乃至一國,不少單位都沒有能跳出這週期率的支配力。”面對黃炎培的憂思和疑問,毛澤東充滿自信地回答他:“我們已經找到新路,我們能跳出這週期率。這條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讓人民來監督政府,政府才不敢鬆懈。只有人人起來負責,才不會人亡政息。”黃炎培對此大加稱讚。這便是後人津津樂道的“窯洞對”。如果加以“提煉”,那麼,毛澤東其實是在這裡提出了“兩個只有”。
我們能跳出這週期率
“歷史週期率”是黃炎培對我國幾千年封建社會“君子之澤,五世而斬”這一歷史現象的概括總結。對於黃炎培提出的歷史週期率問題,毛澤東曾滿懷信心作答:“我們已經找到新路,我們能跳出這週期率。這條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讓人民來監督政府,政府才不敢鬆懈。只有人人起來負責,才不會人亡政息。

194574日下午,毛澤東專門邀請黃炎培等人到他家裏做客,整整長談了一個下午。毛澤東問黃炎培來延安考察了幾天有什么感想,黃炎培坦率地說:“我生60多年,耳聞的不說,所親眼看到的,真所謂‘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團體、一地方乃至一國,不少單位都沒能跳出這周期率的支配力。大凡初時聚精會神,沒有一事不用心,沒有一人不賣力,也許那時艱難困苦,只有從萬死中覓取一生。繼而環境漸漸好轉了,精神也漸漸放下了。有的因為歷時長久,自然地惰性發作,由少數演為多數,到風氣養成,雖有大力,無法扭轉,並且無法補救。也有因為區域一步步擴大了,它的擴大,有的出於自然發展;有的為功業欲所驅使,強求發展,到幹部人才漸漸竭蹶,艱於應付的時候,環境倒越加復雜起來了,控制力不免薄弱了。一部歷史,‘政怠宦成’的也有,‘人亡政息’的也有,‘求榮取辱’的也有。總之,沒有能跳出這個周期率。中共諸君從過去到現在,我略略了解的,就是希望找出一條新路,來跳出這個周期率的支配。”
毛澤東答:“我們已經找到新路,能跳出這週期率。這條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讓人民來監督政府,政府才不敢鬆懈。只有人人起來負責,才不會人亡政息。”

窯洞對”(19457月)
延安之行,黃炎培在讚歎中國共產黨領導有方的同時,用了三個晚上與毛澤東促膝談心,時間長達十幾個小時,借此機會,他提出了一個在他心中困擾已久的問題:歷史興亡週期率(“黃氏週期”問題)。


  黃炎培問毛澤東:“當共產黨執政後,沒有了戰爭的壓力,也沒有反對黨的監督,黨員思想必鬆懈,繼爾形成惰性,當享樂成風之時,你怎麼解決權力腐敗,跳出這個政黨存亡的週期?”
毛澤東鏗鏘有力地回答:“我們已經找到了解決這個問題的辦法,這就是‘民主’,即人民群眾的監督。只有讓人民起來監督政府,政府才不敢鬆懈。只有人人起來負責,才不會人亡政息。”

http://book.sina.com.cn/2008-11-24/1500247606.shtml
毛澤東和黃炎培談“週期律”
黃炎培:《八十年來》,中國文史出版社, 1982年,第157頁。

[ 本帖最後由 Amigo 於 2013-12-26 05:00 編輯 ]
Amigo

TOP

2. 1944年周恩來論民主

周恩來:關於憲政與團結問題(一九四四年三月十二日周恩來在延安各界紀念孫中山先生逝世十九周年大會演說詞)

我們認為最重要的先決條件有三個:一是保障人民的民主自由;二是開放黨禁;三是實行地方自治。人民的自由和權利很多,但目前全國人民最迫切需要的自由,是人身居住的自由是集會結社的自由,是言論出版的自由人民的住宅隨時可受非法搜查,人民的身體隨時可被非法逮捕,被秘密刑訊,被秘密處死,或被強迫集訓,人民集會結社的自由是被禁止,人民的言論出版受著極端的限制和檢查,這如何能保障人民有討論憲政和發表主張的自由呢

孫中由先生曾說過:“現在中國號稱民國,要名符其實,必要這個國家真是以人民為主,要人民都能夠講話的,確設有發言權3這個情形,才是真民國。如果不然,就是假民國。”


孫中山:國民會議足以解決中國內亂)開放黨禁,就是要承認各抗日黨派在全國的合法地位合法就是不要把各黨派看做“奸黨”“異黨”,不要限制與禁止他們一切不超出抗日民主範圍的活動,不要時時企圖消滅他們。有了前兩條的民主,地方自治才能真正實行。否則,那不是人民的自治而是一黨的官治



3. 劉少奇批判一黨專政
有人說:共產黨要奪取政權,要建立共產黨的“一黨專政”。這是一種惡意的造謠與誣蔑。共產黨反對國民黨的“一黨專政”,但並不要建立共產黨的“一黨專政”。……只有大多數的人民都積極起來參政,積極擔負政府的工作,並積極為國家民族的利益與大多數人民的利益而努力的時候,抗日民主政權才能鞏固與發展,帝國主義與封建勢力的壓迫才能推翻,中國的獨立自主與人民的民主自由才能實現。這是共產黨的目的,也是全國極大多數人民共同的目的。共產黨除了人民的利益與目的外,沒有其他的利益與目的
論抗日民主政權
(一九四○年十二月)
劉少奇

(《劉少奇選集》上卷,上海人民1981,頁172-176

4. 新華社和解放日報在抗戰前後的一些關於民主的社評和評論

聖君之治“非以明民,將以愚民”的信條,看來中外的英雄都是恪守著的了。最適於被牽著鼻子,任人指定誰是他的友敵,導引該走去的方向,是必須使下民們存在在愚頑無知、渾渾沌沌之中,而這也就必須消滅一切新的聲音,統制,文化上的沙漠化
在我們這個國家裡,幾年來努力實現著的“沙漠化”的願望,也已經有了它的政績。
这真是沉重的沙……
但却绝不是打平了天下。不幸的是,愚民政策虽然造成了沙漠,却绝难征服民心
---《解放日報》1942423
沙漠化的愿望
田家英
田家英(1922—1966)成都人,時為中共中央政治研究員。從1948年起任毛澤東秘書。文化大革命期間被迫害致死。

中國人民為爭取民主而努力,所要的自然是真貨,不是代用品。把一黨專政化一下妝,當做民主的代用品,方法雖然巧妙,然而和人民的願望相去十萬八千里。中國的人民都在睜著眼看:不要拿民主的代用品來欺騙我們啊!
---新華日報1945128

不能因國民程度不高而拒絕民主應用民主政治教育人民提高人民
他們以為中國實現民主政治,不是今天的事,而是若干年以後的事,他們希望中國人民知識與教育程度提高到歐美資產階級民主國家那樣,再來實現民主政治。他們好象忘記了中國今天是處在艱苦的抗戰中,忘記了中國今天來實現民主政治,不僅是歷史發展普通的一般的要求,而且是抗戰特殊的迫不容緩的要求

《新華日報》1939225日社論《民主政治問題


爭民主是全國人民的事情
萬里長城和海洋都阻止不了世界潮流,今天已經是人民的世紀、民主的時代了,一個國家不能孤立在民主的大潮流之外,於是中國必須而且必然要實現民主了。那麼我們要問:如何才能實現?
曾經有一種看法,以為民主可以等人家給與。以為天下有好心人把民主給人民,於是就有了等待這種"民主",正如等待二百萬元的頭獎一樣。但是中外古今的歷史都證明了,民主是從人民的爭取和鬥爭中得到的成果,決不是一種可以幸得的禮物
---新華日報194573

「如果一個號稱民主的國家,而主權不在人民手中,這決不是正軌只能算是變態,就不是民主國家。」
一個國家是不是實現了民主,執政當局是不是有誠意實現民主就看他是不是把人民應有的權利,毫不保留地交給人民;並且對於人民實行這幾種權利,是不是毫無保留地加以尊重。」
根據這種標準來衡量我們當前的政治局勢,就可以知道,我們要完成民主建設,首要的任務就是還政於民,就是把人民應有的選舉、罷免、創制、複決四權,真正交還給人民。如果離開這四種人民權利,甚至任何人民應有權利都不交給人民,而高唱實施民主憲政,還政於民那就未免是空談了
《新華日報》1945927日〈民主的正軌:毫無保留條件地還政於民的社論
Amigo

TOP

毛澤東冥誕
逾七成人指最大錯誤發動文革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31226/18566848

TOP

七常委鞠躬 高調悼毛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china_world/20131227/00178_015.html
...
傳毛遠新出席活動遭雞蛋擲中
北京天安門廣場昨日保安和平日無異,不過有訪民在廣場前撒傳單,隨即被帶走,而在毛主席紀念堂,清早就有大批民眾在寒風中排隊。與此同時,各地亦有紀念儀式,海外多維新聞網引述消息稱,湖南省周二舉行紀念毛誕座談會,毛澤東姪兒毛遠新罕見現身,但在紀念活動離場時,毛遠新遭一反毛民眾擲雞蛋攻擊,正中面部。

TOP

「八成五:毛功大於過」 官媒票選被指造假
http://dailynews.sina.com/bg/news/int/singtao/20131226/09105307746.html

  「八成五:毛功大於過」

  官媒票選被指造假

  

  近期全力護毛的北京《環球時報》25日公佈一份民調稱,逾85%受訪者認為毛澤東「功遠大於過」,並對毛持「敬仰」、「尊重」的態度。77%受訪者認為毛的主要錯誤是「發動文化大革命」,及搞「大躍進」、「階級鬥爭」、「個人崇拜」等。但這個民調結果被人指存在造假問題。

  「九成人敬仰」

  《環球時報》輿情調查中心23日與24日在北京、上海、廣州等七城市,通過電話、互聯網進行民調,共回收1045份有效答卷。民調結果顯示:91.5%的受訪者對毛澤東持「敬仰」或「尊重」的態度;85.1%的人認同毛「功遠大於過」;逾90%的人認為毛時代對今天的中國仍有影響;只有6.9%的人對毛「持批判態度」。

  分析發現,年齡愈大的受訪者,對毛持「敬仰」態度的比例愈高;學歷愈高的受訪者,對毛持「批判」態度的比例愈高。針對毛的主要錯誤,77.2%的受訪者選擇「發動文化大革命」,其次分別是「對經濟規律不熟悉不尊重,搞『大躍進』等」、「以階級鬥爭為綱的方式解決社會矛盾」等。對民調結果,中央黨校教授謝春濤對《環球時報》说,結果跟他本人對毛澤東的印象、及中央對毛澤東的評價,「是基本吻合的,是中國社會對毛澤東真實評價的反映。」

  不過旅居荷蘭的原北京科技大學學者李劍芒針對此次民調偵測發現,投票資料存在造假問題,他公佈自己的檢測結果后,博客和微博都遭到封殺。

[ 本帖最後由 羅覺愛新 於 2014-1-7 04:03 編輯 ]
羅覺愛新

TOP

【兩岸頭條】揭秘雲南共妻村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china/20140118/52101955
他們自稱是世上唯一真正的共產主義社區,卻被官方指是「共產共妻聚眾淫亂的怪胎」。近200人從全國各地到雲南建立「生命禪院第二家園,眾人集體耕作、生活近4年。在「精神導遊」雪峰的指引下,隔天開學習會,既崇拜耶蘇、佛祖,又崇拜毛澤東,還學習習近平理論。

【短片】【共妻村揭秘】官方指淫亂怪胎 港人也共住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china/20140117/52101546

【短片】【共妻村揭秘】崇尚性愛自由 愛情不用專一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china/20140117/52101637
火車未到站

TOP

陸網友拿毛語錄 諷中共失信
http://dailynews.sina.com/bg/chn/chnoverseamedia/cna/20131226/10425307855.html

今天是中共領導人毛澤東120週年冥誕,雖然有人在網路上懷念毛澤東,但不少網友列舉毛澤東在中共建政前的發言,諷刺中共建政後完全沒兌現承諾,失信於民

  大陸網友在新浪微博轉錄1篇「毛主席新語錄」,內容是毛澤東在1949年之前提及民主、自由、共產黨與政府職能的發言,拿來對照中共1949年建政後的施政表現,相當諷刺

  這篇「新語錄」提到毛澤東當年談民主時說「民主選舉政府」;談自由則說「言論出版集會結社自由……才是有力的政治」;談共產黨時認為「國事是國家的公事,不是一黨一派的私事」;談政府則表示「只有讓人民來監督政府,政府才不敢鬆懈」。

  諷刺的是,中共建政後,民主選舉、言論自由、憲政、政黨政治與人民監督等,都已淪為空談。

  有大陸網友引用台灣網友常用的一句話,來形容毛澤東說過的話,「認真你就輸了」。其中署名「辰山張sir」的網友直言,「都是建國前的論調,有很強的蠱惑性,實踐證明都是騙人的謊言!」

  研究毛澤東的著名學者譚若思(Ross Terrill)曾在着作裡評論,毛澤東帶有「虎性」與「猴性」。

  其中的「猴性」,有人認為毛澤東很靈活,也有人說他很狡猾。
七叔公

TOP

90年前的言論自由:青年毛澤東在民國國慶主張分裂中國無罪
http://big5.backchina.com/news/2012/05/20/197044.html

  九十年前的中華民國國慶,毛澤東在報上大發民族虛無主義的宏論,主張解散中國,各省自決自治,只要省慶不要國慶。而毛並未因此言罹禍。   

  「中國的事,不是統一能夠辦好的,到現在算是大明白了,……各省自決自治,為改建真中國唯一的法子,好多人業己明白了。」  

  這話放在今天的中國大陸,實在要放點膽量才敢說。

  然而九十年前,一九二零年十月,當中華民族普天同慶共和國國慶時,上海《時事新報》卻發表了這篇題為《反對統一》的文章,此後不但報館編輯飯碗無虞,作者毛澤東甚至直到今天還被人奉為「始終警惕地捍衛著中國的民族利益。」   

  毛說吃虧就在中國的統一   

  中國的事為什麼不是統一能夠辦好的呢?毛澤東發了一通民族虛無主義的宏論,那些開口炎黃閉口華夏,動輒以五千年文明史自傲傲人的愛國者聽了,怕要閉過氣去。

  毛說:「中國之大,太沒有基礎,太沒有下層的組織。在沙渚上建築層樓,不待建成,便要傾倒了。中國二十四朝,算是二十四個建在沙渚上的樓,個個要傾倒,就是因為個個沒基礎。四千年的中國只是一個空架子, 多少政治家的經營,多少學者的論究,都只在一個空架子上面描寫……因此我 們這四千年文明古國,簡直等於沒有國。……中國人生息了四千多年,不知幹甚麼去了?一點沒有組織,一個有組織的社會看不見,一塊有組織的地方看不見。中國這塊土地內,有中國人和沒中國人有甚麼多大的區別?在人類中要中國人,和不要中國人,又有甚麼大不了的關係?推究原因,吃虧就在這「中國 」二字,就在這中國的統一。現在唯一救濟的方法,就在解散中國,反對統一 。」 

  毛不但根本否定了被某些愛國者視為安身立命之本的大一統,還進一步挖 到了這些愛國者的根子上:

  「中國人沒有科學腦筋,不知分析與概括的關係。 有小的細胞才有大的有機體,有分子的各個才有團體。中國人多有一種拿大帽子戴的虛榮心,遇事只張望著前頭,望著籠統的地方。大帽子戴上頭了,他的心便好過了。」

  中國解散以後怎麼辦呢?毛的主張是「各省自決自治。」湖南和廣東這樣的省要乾脆徹底自治,具有獨立國家的性質。而湖北江蘇這樣的省可以實現半自治,雖然不十分痛快,「然為適應環境,采這種方法,也是好的 。」

  毛還說,妨礙各省自治的並不是各省的督軍,而是人們期望統一的心理。   

  就在這篇文章發表前叄天,毛澤東還在湖南《大公報》上發表《為湖南自治敬告長沙叄十萬市民》的文章,大聲疾呼「湖南自治是現在唯一重大的事, 是關係湖南人死生榮辱的事。我勸湖南人,我勸我叄千萬親愛的同胞,爹媽死了,且慢去埋,大家來將這自治的海堤築好再說。」

  他號召長沙市民仿效歐洲中世紀的自由都市,展開爭取自由和自治的鬥爭,「從專制家手裡爭得『自由民』的地位」。  

  毛要省慶不要國慶  

  美國十九世紀有一位總統門羅提出一個主張,叫做「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反對歐洲人對美洲事務的干預。這個門羅主義被毛澤東拿過來,變成湖南門羅主義和各省門羅主義。他說,「我現在主張二十年不談中央政治,各省人用全力注意到自己的省,采省門羅主義,各省關上各省的大門,大門以外,一 概不理。國慶是慶中華民國,我實在老不高興他。特為趁這國慶,表示我一點反對統一的意見,而希望有一種『省慶』發生。」   

  如果按照毛澤東的主張去辦,中國恐怕不止被大卸七塊,而是根本就不存在了。連「中國」這個概念都沒有了。  

  或許有人會說:評價毛澤東這話要看當時的時代背景。那麼當時的中國, 正是歷史書上所謂「最危急的時候」,西方列強被描繪得個個像狼崽子似地望著中國垂涎欲滴,讀書人都為「中國要亡了」而憂心如焚。在這麼個時候反對統一,主張地方自治,根本否定中國人的集體主義傳統和對統一的渴望,不但挾洋人的門羅主義以自重,甚至宣言不諱要「解散中國」──用後來毛澤東灌輸給中國人的邏輯來質問:這不是地地道道的漢奸言論是什麼?   

  今天動不動就聽到有人指責別人要「分裂中國」。但今天的中國崛起了,有航母有核武器,而九十年前的中國是半殖民地,連重炮都沒有幾門,外國軍隊就駐紮在京畿,相比之下,那個時候在報紙上公開反對統一鼓吹分裂難道不是更具有現實的危險性嗎?

  很奇怪的是,毛澤東主張各省自治,難道他不知道這麼辦有利於列強瓜分中國嗎?我想這個問題可以有這麼幾個答案,一是所謂「列強瓜分中國」是後來的歷史教育構建出來的,毛當時(1920年)根本不感到有這個危險;二是毛明明知道有這個危險但還是主張自治。這兩個答案都難以放入中國僵硬的意識形態框架。前者事關中國革命歷史必然性的宏大敘述,後者則涉及毛當時究竟是不是一個愛國者這個問題。但最有可能的是,從毛這些言論來看,他是一個民族虛無主義者。統一也好分裂也罷,他都不在乎,如他所說「在人類中要中國人,和不要中國人,又有甚麼大不了的關係?」

  不管怎麼說,毛澤東說了這些大逆不道的話卻安然無恙。

  這是因為,在毛澤東之前並沒有人發明出那一套以言治罪的邏輯,也沒有人覺得幾家地方報紙上發表的鉛字就能把民族給分裂掉。當時的中國如果有今日的毛派和崇拜毛的憤青,他們一定會把毛定為頭號漢奸。

  甚麼是真的賣國,甚麼不過是書生論政;不受任何監督的政治家背後和外國人做交易與公共媒體上的激進文字相比哪個對國家民族更危險──所有這些界限九十年前還是分得清清楚楚的,反倒是九十年後竟混淆不清了。

  (2001年4月,《開放》雜誌,轉貼時文字有所增刪,原文「八十年」改為「九十年」。 毛澤東的有關文章見《毛澤東早期文稿》,湖南出版社,一九九零年版。)
Friedrich Engels 弗裏德裏希·恩格斯
中國不適合民主, 所以解散中華人民共和國很合理!
http://www.forum4hk.com/viewthread.php?tid=8461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