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毛澤東的言論

本主題被作者加入到個人文集中
長江一號

TOP

《紅太陽是怎樣升起的》
爆毛澤東用權謀奪權

2000年,香港中文大學出版了時任南京大學歷史系副教授的高華的作品──《紅太陽是怎樣升起的──延案整風運動的來龍去脈》(圖),因書作出自一位中共體制內專門研究中共黨史學者之手,甫面世即引海內外廣泛關注,成為當年中共黨史研究界的轟動事件。
該書對毛澤東如何運用權謀手段攫取中共權力,擠身成為中共最高領導人的歷史作全面、深刻的解剖分析,讓讀者明白,原來「偉大領袖」登峯之路,並非都是鮮花和光環;其次,該書亦打破了中共評價毛的禁區。
而該書亦曾得到楊振寧、王元化、陳方正、吳敬璉等大批學者的肯定,但被內地擁毛派視為「貶毛之源」狂罵。雖然書作被北京國家圖書館等官方列為館藏書,但藏量極少,且不能公開借閱,僅供內部參考。書作曾成為內地民眾赴港旅遊的熱門手信之一。早年,北京律師朱春濤因攜帶該書回國,遭海關當場沒收,朱怒告海關,雖獲判勝訴,但當局至今仍視之為禁書。 2002年中大曾再版該書。
《蘋果》記者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mplate/apple/art_main.php?iss_id=20111231&sec_id=15335&subsec_id=15336&art_id=15940660

TOP

TOP

國賊毛澤東(Mao Zedong) 談抗戰:一分抗日, 二分應付, 七分發展
http://www.youtube.com/watch?v=0j01klP57Vw

TOP

教育局送港生北上 膜拜老毛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first/20120724/16541845
汗思吉成

TOP

京學者批毛過失遭左派圍攻

北京著名經濟學者茅于軾早前發表題為《把毛澤東還原成人》文章,掀起左右派爭辯的風波擴大。由左派旗手之一馬賓及毛澤東媳婦劉思齊、姪女毛小青領銜,昨發起全民公訴茅于軾行動,指他「惡毒攻擊毛澤東,醜化中共歷史,蓄意挑起事端、製造動亂」,要求全國人大施壓司法機關拘捕茅于軾。已有多省左派響應,收集簽名支持。

內地左派輿論據點烏有之鄉網站,昨出現北京、江西、甘肅及河南等至少八個省市左派各自發起的人民公訴茅于軾和辛子陵活動貼。據悉行動由曾任冶金工業部副部長、國務院經濟研究中心副總幹事等職的九十八歲老人馬賓、毛岸英遺孀劉思齊、毛澤東姪女毛小青、教授張宏良等五十人在北京發起,其他省市即跟隨。

網民撐永遠不會獨行
公訴團指在中共建黨九十周年之際,內地出現否認黨史、黨領袖現象,他們認為這與茉莉花革命一樣,是西方勢力為推翻中共政治領袖地位而在煽動社會動亂。

茅于軾引起爭議的文章,是他對於辛子陵《紅太陽的隕落》一書的讀後感。茅歷數毛澤東過失,指毛終究要完全走下神枱,剝離一切神像外衣和消除所有迷信的條件下接受公正評判。茅暫未回應,但有大批網民留言挺茅:「別讓茅于軾老先生一個人戰鬥,讓他明白,永遠不會獨行。」

http://the-sun.on.cc/cnt/china_world/20110523/00429_007.html
汗思吉成

TOP

茅于軾:我爲什麽談毛澤東?
http://tv.isuntv.com/pro/ct3084.html
汗思吉成

TOP

毛澤東女兒代父向艾未未母親道歉
「父親的錯讓艾青受了苦」

「真的很對不起,我父親的錯誤讓艾青先生受了苦!」著名詩人艾青遺孀、藝術家艾未未的母親高瑛披露,已故中共領導人毛澤東的女兒李訥,曾為父親的錯誤當面向她道歉。這是毛後人首次就他的錯誤,公開向受害者道歉。有學者指,連毛澤東親人都公開承認其非,當局不應繼續為毛掩飾,應盡快「腐屍出堂,頭像下牆,批毛正史,促進憲政」。

高瑛昨接受《蘋果》記者電話採訪時,證實李訥曾當面代父親向她道歉,她則對李訥表示原諒。高瑛說:「她(李訥)父親領導所謂革命,害了那麼多人,造成那麼多不幸,把這個國家毀了,作子女心理能不受傷害嗎?她又是江青的女兒,所以心裏是非常複雜。我很同情她。」

高瑛:過去的事情不要提了

1957年中共反右運動,著名詩人艾青被打成右派,全家受牽連。近半個世紀後,艾妻高瑛得到毛澤東女兒李訥道歉,高瑛對李說:「過去的事情不要提了,也不是你父親一個人的問題,是那個時期黨的錯誤決定。」
高瑛、李訥兩人數年前因看醫生相識,至今常有往來,曾一起旅遊,甚至一起去艾青浙江金華老家。高瑛對李讚賞有加:「她是非常低調、謙虛的一個人,不像現在所謂的太子黨高幹子女,她沒有傲慢、等級觀念。我覺得她從來沒因為是毛澤東的女兒有自豪感。」
北京前右派、老記者鐵流對《蘋果》記者指,李訥道歉是一種覺醒:「至今一些人打毛澤東旗幟,不外是當作權鬥工具,而她不願被當工具。」鐵流認為,當今中共領導人仍崇毛,純為權力鬥爭撈政治籌碼:「不光是薄熙來,其實胡錦濤也是真正的毛派。沒有根基父蔭的胡錦濤用捧毛來加強自己權力的正統性,常把毛思想掛口邊,到韶山朝聖、修毛故里,晉升毛新宇少將……」

「中國要政改 首要批毛」

鐵流認為,中國要政改,首要批毛,否定毛的體制:「現在年輕人知道的都是教科書上的一套,毛是偉人。只要他的像還在天安門上,中國永遠沒有真正民主自由。」鐵流等內地反毛派主張,將毛的「腐屍出堂,頭像下牆,批毛正史,促進憲政」。但上周四(2日),北京東城區文化委員會副主任還表示,擬將停放毛澤東遺體供瞻仰的毛主席紀念堂,納入北京申請聯合國世界文化遺產的範圍。
《蘋果》記者

高瑛(79歲)
籍貫:山東
教育:1948年考入哈爾濱行知師範藝師班
家庭:與艾青育有艾未未和艾丹兩名兒子
經歷:
•1955年調入中國作家協會
•1958年隨丈夫艾青先去北大荒,後去新疆建設兵團,長達21年之久
•1979年調回中國作家協會,任艾青秘書

李訥(72歲)
籍貫:湖南湘潭
教育:北京大學歷史系
家庭:為毛澤東和江青獨生女
經歷:
•曾任《解放軍報》總編領導小組組長(相當於總編輯)
•1973年被任命為北京市委書記,排名在11名書記末尾,但從未到任
•1976年「四人幫」落台後曾一度賦閒
•1986年到中共中央辦公廳秘書局工作,於1990年後期退休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20805/16576324

TOP

中共劃分新黑五類被轟如納粹

中共《人民日報》海外版近日刊文指,內地維權律師、地下宗教、異見人士、網路領袖、弱勢社群等五類人,已成為美國反華勢力顛覆中國的代表,籲當局對這新的「黑五類」要加以嚴防打擊。這是中共再用階級劃分法對社會進行敵我劃分,與文革無異。

弱勢社群被歸類

這篇題為「中國真正的挑戰來自哪裏」文章,由中國現代國際關係所美國所長袁鵬撰寫,文章提出「黑五類」概念後,提醒中共當局「宜轉變傳統思維方式和戰略觀念,將國家安全防範重心,由局部外在軍事衝突風險,轉向全面的內部體制機制重塑」。
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期間,中共曾對社會群體進行劃分,將地主、富農、反革命分子、壞分子、右派(簡稱地富反壞右)劃為「黑五類」。這些人不但成為專政迫害對象,他們的家人在求學、求職、醫療等方面也被剝奪權利。
德國之聲就此發表評論指,中共新黑五類提法,把民眾維權和追求宗教自由視為敵人,是典型的與人民為敵,這種思維與上世紀40年代德國納粹如出一轍,是昔日的恐怖重新降臨。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20805/16576327

TOP

青年毛泽东在双十节主张分裂中国无罪

九十年前的中华民国国庆,毛泽东在报上大发民族虚无主义的宏论,主张解散中国,各省自决自治,只要省庆不要国庆。而毛并未因此言罹祸。

“中国的事,不是统一能够办好的,到现在算是大明白了,……各省自决自治,为改建真中国唯一的法子,好多人业己明白了。”  

这话放在今天的中国大陆,实在要放点胆量才敢说。

然而九十年前,一九二零年十月,当中华民族普天同庆共和国国庆时,上海《时事新报》却发表了这篇题为《反对统一》的文章,此后不但报馆编辑饭碗无虞,作者毛泽东甚至直到今天还被人奉为“始终警惕地捍卫着中国的民族利益。”

毛说吃亏就在中国的统一

中国的事为什么不是统一能够办好的呢?毛泽东发了一通民族虚无主义的宏论,那些开口炎黄闭口华夏,动辄以五千年文明史自傲傲人的爱国者听了,怕要闭过气去。

毛说:“中国之大,太没有基础,太没有下层的组织。在沙渚上建筑层楼,不待建成,便要倾倒了。中国二十四朝,算是二十四个建在沙渚上的楼,个个要倾倒,就是因为个个没基础。四千年的中国只是一个空架子, 多少政治家的经营,多少学者的论究,都只在一个空架子上面描写……因此我们这四千年文明古国,简直等于没有国。……中国人生息了四千多年,不知干甚么去了?一点没有组织,一个有组织的社会看不见,一块有组织的地方看不见。中国这块土地内,有中国人和没中国人有甚么多大的区别?在人类中要中国人,和不要中国人,又有甚么大不了的关系?推究原因,吃亏就在这“中国 ”二字,就在这中国的统一。现在唯一救济的方法,就在解散中国反对统一 。” 

毛不但根本否定了被某些爱国者视为安身立命之本的大一统,还进一步挖 到了这些爱国者的根子上:

“中国人没有科学脑筋,不知分析与概括的关系。 有小的细胞才有大的有机体,有分子的各个才有团体。中国人多有一种拿大帽子戴的虚荣心,遇事只张望着前头,望着笼统的地方。大帽子戴上头了,他的心便好过了。”  

中国解散以后怎么办呢?毛的主张是“各省自决自治。”湖南和广东这样的省要干脆彻底自治,具有独立国家的性质。而湖北江苏这样的省可以实现半自治,虽然不十分痛快,“然为适应环境,采这种方法,也是好的 。”

毛还说,妨碍各省自治的并不是各省的督军,而是人们期望统一的心理。

就在这篇文章发表前叁天,毛泽东还在湖南《大公报》上发表《为湖南自治敬告长沙叁十万市民》的文章,大声疾呼“湖南自治是现在唯一重大的事, 是关系湖南人死生荣辱的事。我劝湖南人,我劝我叁千万亲爱的同胞,爹妈死了,且慢去埋,大家来将这自治的海堤筑好再说。”

他号召长沙市民仿效欧洲中世纪的自由都市,展开争取自由和自治的斗争,“从专制家手里争得‘自由民’的地位”。

毛要省庆不要国庆

美国十九世纪有一位总统门罗提出一个主张,叫做“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反对欧洲人对美洲事务的干预。这个门罗主义被毛泽东拿过来,变成湖南门罗主义和各省门罗主义。他说,“我现在主张二十年不谈中央政治,各省人用全力注意到自己的省,采省门罗主义,各省关上各省的大门,大门以外,一 概不理。国庆是庆中华民国,我实在老不高兴他。特为趁这国庆,表示我一点反对统一的意见,而希望有一种‘省庆’发生。”

如果按照毛泽东的主张去办,中国恐怕不止被大卸七块,而是根本就不存在了。连「中国」这个概念都没有了。  

或许有人会说:评价毛泽东这话要看当时的时代背景。那么当时的中国, 正是历史书上所谓“最危急的时候”,西方列强被描绘得个个像狼崽子似地望着中国垂涎欲滴,读书人都为“中国要亡了”而忧心如焚。在这么个时候反对统一,主张地方自治,根本否定中国人的集体主义传统和对统一的渴望,不但挟洋人的门罗主义以自重,甚至宣言不讳要“解散中国”──用后来毛泽东灌输给中国人的逻辑来质问:这不是地地道道的汉奸言论是什么?

今天动不动就听到有人指责别人要“分裂中国”。但今天的中国崛起了,有航母有核武器,而九十年前的中国是半殖民地,连重炮都没有几门,外国军队就驻扎在京畿,相比之下,那个时候在报纸上公开反对统一鼓吹分裂难道不是更具有现实的危险性吗?

很奇怪的是,毛泽东主张各省自治,难道他不知道这么办有利于列强瓜分中国吗?我想这个问题可以有这么几个答案,一是所谓“列强瓜分中国”是后来的历史教育构建出来的,毛当时(1920年)根本不感到有这个危险;二是毛明明知道有这个危险但还是主张自治。这两个答案都难以放入中国僵硬的意识形态框架。前者事关中国革命历史必然性的宏大叙述,后者则涉及毛当时究竟是不是一个爱国者这个问题。但最有可能的是,从毛这些言论来看,他是一个民族虚无主义者。统一也好分裂也罢,他都不在乎,如他所说“在人类中要中国人,和不要中国人,又有甚么大不了的关系?”

不管怎么说,毛泽东说了这些大逆不道的话却安然无恙。

这是因为,在毛泽东之前并没有人发明出那一套以言治罪的逻辑,也没有人觉得几家地方报纸上发表的铅字就能把民族给分裂掉。当时的中国如果有今日的毛派和崇拜毛的愤青,他们一定会把毛定为头号汉奸。  

甚么是真的卖国,甚么不过是书生论政;不受任何监督的政治家背后和外国人做交易与公共媒体上的激进文字相比哪个对国家民族更危险──所有这些界限九十年前还是分得清清楚楚的,反倒是九十年后竟混淆不清了。

(2001年4月,《开放》杂志,转贴时文字有所增删,原文“八十年”改为“九十年”。 毛泽东的有关文章见《毛泽东早期文稿》,湖南出版社,一九九零年版。)

http://info.51.ca/news/china/2012/05/19/255980.shtml

[ 本帖最後由 UncleFat 於 2012-8-27 17:14 編輯 ]
UncleFat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