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毛澤東的言論

本主題被作者加入到個人文集中
左派網站趁死忌組織唱紅會
批毛澤東民眾慘遭圍毆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20911/18013148

TOP

天安門換毛澤東畫像
「不掛劊子手才進步」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20930/18028291

TOP

Karl Heinrich Marx 卡爾·海因裏希·馬克思
馬克思主義
http://www.forum4hk.com/viewthread.php?tid=7632

TOP

毛澤東是中國分裂主義者
http://www.southnews.com.tw/china/02/00357.htm

 幾年前,李登輝前總統的著作《台灣的主張》問世時,香港的親共媒體曾經針對他的「七大塊」論,口誅筆伐。

 其實,「七大塊」論並不是李前總統獨創,而且只將中國分成七塊還算是小兒科,中共的毛澤東在1920年9月3日就曾提過把中國分成二十七塊了。

 毛澤東當時在長沙《大公報》上發表過一篇《湖南建設問題的根本問題──湖南共和國》的文章,該文中指出:「既然全國的總建設在一個時期內完全無望,那麼最好的辦法,是索性不謀總建設,索性分裂,去謀各省的分建設,22個行省3特區兩藩地合共27個地方,最好分為27個國。」

 毛澤東的主張顯然比李登輝還激進。還需要注意的是毛澤東提到的「兩藩地」,一個應該是西藏,另一個待查。也就是說,在毛的眼裡,西藏是中國的「藩屬」,其地位和越南、朝鮮等一樣,都是可以獨立的。

 由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共湖南省委《毛澤東早期文獻》編輯組合編,在1990年出版的《毛澤東早期文稿1912.6~1920.11》,就收納了毛澤東這篇文章,此外,《文稿》內還有以下有關分裂中國的文章:

 《打破沒有基礎的大中國 建設許多的中國從湖南做起》(1920.9.5)

 文中說:「固有的四千年大中國,盡可以說沒有中國,因其沒有基礎。」「無個中國」論比「兩個中國」論還反動。他再重申前一篇文章中要建設27個中國的主張。

 《絕對贊成「湖南們羅主義」》(1920.9.6)

 贊成「我們絕對不干涉別人的事」,也「絕對不許別人干涉我們的事」。將北洋軍閥統治湖南稱之為「九年三被征服」。

 《湖南受中國之累 以歷史及現狀證明之》(1920.9.6~7)

 文中詳列湖南如何受中國之累,然後說:「小組織受束於大組織,事事要問過中央,事事要聽命別人,致造成今日之惡結果。假使湖南人早能自決自治,遠且不言,丁、戊以方新之氣,居全國之先,使無所謂中央者為之宰割,不早已成了一個新湖南嗎?」把湖南改成台灣,可圈可點。

 《「湖南自治運動」應該發起了》(1920.9.26)

 毛澤東除了說這必須是「實際」的運動外,還說:「我又覺得湖南自治運動是應該由『民』來發起的。假如這一回湖南自治真個辦成了,而成的原因不在於『民』,乃在於『民』以外,我敢斷言這種自治是不能長久的。」李登輝「主權在民」的思想如果不是從這裡學來的,就是毛、李「英雄所見略同」了。這點毛在後面的文章中還有闡釋。

 《釋疑》(1920.9.27)

 文章說,湖南自治「只是打斷從前一切被中央各省干涉束縛的葛藤,湖南境內事,統歸湖南人自辦。」毛澤東還說:「我們但造我們湖南自治的事實,不要自治法,也未嘗不可以(英國以前的憲法就是不成文)。我們為裝飾門面起見或為抬出一部偶像嚇中央、嚇外省、並嚇本省的野心家起見,要制定一部自治法」。看看香港現在那個可以被任意解釋和歪曲的基本法,毛澤東可說是「英明預見」了。

 《再說「促進的運動」》(1920.9.28)

 毛澤東說,湖南的自治決非聽其自然可以產生的。「不論那一國的政治,若沒有在野黨與在位黨相對,或勞動的社會與政治的社會相對,或有了在野黨和勞動社會而其力量不足與在位黨或政治社會對抗,那一國的政治十有八九是辦不好的。」搞「分裂」,當然要有強有力的反對黨,但普通的政治亦然。所以,毛澤東掌權後搞一黨專政是自打嘴巴,而鄧小平、江澤民之流不也背離了「毛澤東思想」嗎?

 《「湘人治湘」與「湘人自治」》(1920.9.30)

 文章一開頭就說:「『湘人治湘』,是對『非湘人治湘』如鄂人治湘、皖人治湘等而言,仍是一種官治。」「故『湘人治湘』一語,我們根本要反對。因為這一句話,含了不少的惡意,把少數特殊人做治者,把一般平民做被治者,把治者做主人,把被治者做奴隸。這樣的治者,就是禹、湯、文、武,我們都給他在反對之列。」「我們主張組織完全的鄉自治、完全的縣自治、和完全的省自治。鄉長民選、縣長民選、省長民選,自己選出同輩中靠得住的人去執行公役,這才叫做『湘人自治』。」

 用這段毛語錄的照妖鏡來看香港,不但「港人治港」是虛假的、惡意的『自治』,中共還停留在鄉以下的「村民選舉」,根本就是毛澤東和共產黨的食言。中國老百姓已被他們欺騙了79年。

 《「全自治」與「半自治」》(1920.10.3)

 文中說:「我們主張『湖南國』的人,並不是一定要從字面上將湖南省的『省』字改成一個『國』字,只是要得到一種『全自治』,而不以僅僅得到『半自治』為滿足。『國』的要素為土地、人民、主權,主權尤為要素中的主要素。湖南人沒有自己處理自己的事的完全主權,而長被侵奪於益我則少、損我則多的中央或鄰省。湖南人不是麻木,總該有點感覺,奮起獨立,正此其時。」毛澤東將「全自治」視為「主權獨立」的觀念非常清晰,「台獨」、「藏獨」、「疆獨」等等不過是「按照毛主席的指示辦事」耳。

 《反對統一》(1920.10.10)

 毛澤東明確地指出:「中國的事,不是統一能夠辦得好的。」

 「四千年的中國只是一個空架子,多少政治家的經營,多少學者的論究,都只在一個空架子上面描寫。每朝有幾十年或百多年的太平,全靠住一個條件得來,就是殺人多,流血多。」

 「胡適之先生有20年不談政治的主張,我現在主張20年不談中央政治,各省人用全力注意到自己的省,採省們羅主義,各省關上各省的大門,大門以外,一概不理。國慶是慶中華民國,我實在老不高興他。特為趁這國慶,表示我一點反對統一的意見。」

 毛澤東果然靠「殺人多,流血多」來維持他的「中國」。鄧小平、江澤民有樣學樣,才有「6.4」屠殺。當時他可以自由發表反對統一的意見。可見,當年中華民國的言論自由遠遠超過今日的中華人民共和國。79年當中,中華人民共和國沒有隨世界的潮流進步,可見它是如何地黑暗啊!
Karl Heinrich Marx 卡爾·海因裏希·馬克思
馬克思主義
http://www.forum4hk.com/viewthread.php?tid=7632

TOP

Karl Heinrich Marx 卡爾·海因裏希·馬克思
馬克思主義
http://www.forum4hk.com/viewthread.php?tid=7632

TOP

Amigo

TOP

反毛澤東烈女
林昭忌日公安毆拜祭者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first/20130430/18244757

中共秘密處決林昭 遺體難覓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30430/18244758
JanetBin

TOP

與夫擁50億身家 破「毛家後人不經商」規矩
毛澤東外孫女登富豪榜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30508/18252908

500富人榜部份排名

1(11)宗慶後:700億
2(1)王健林:540億
3(4)劉永行:420億
4(8)馬化騰:405.1億
5(2)梁穩根:380億
6(7)許家印:351.5億
7(3)李彥宏:349億
8(9)楊惠妍:329.8億
9(14)許榮茂:328億
10(5)張士平家族:300億
81(59)榮智健:100億
242(-)陳東升/孔東梅:50億
備注:貨幣單位為人民幣,括弧內數字為去年排名
JanetBin

TOP

毛澤東、國家領導人和新華社
曾對民主和人權的莊嚴承諾
http://www.chinesetheology.com/MaoOnDemocracy.htm
歷史的先聲》,副題「半個世紀前的莊嚴承諾」,編者笑蜀,是一本摘選1941年至1946年期間中國在國民政府統治下,中國共產黨在報紙、雜誌、書刊上所發表的要求自由民主的談話、文章和評論的書。該書由李慎之作序。

毛澤東論民主!
抗日,大家贊成,這件事已經做了,問題只在於堅持。但是,還有一件事,叫做民主,這件事現在還沒有做。這兩件事,是目前中國的頭等大事。中國缺少的東西固然很多,但是主要的就是少了兩件東西:一件是獨立,一件是民主。這兩件東西少了一件,中國的事情就辦不好。

把獨立和民主合起來,就是民主的抗日,或叫抗日的民主。沒有民主,抗日是要失敗的。沒有民主,抗日就抗不下去。有了民主,則抗他十年八年,我們也一定會勝利

什麼是新民主主義的憲政呢?就是幾個革命階級聯合起來對於漢奸反動派的專政。從前有人說過一句話,說是“有飯大家吃”。我想這可以比喻新民主主義。既然有飯大家吃,就不能由一黨一派一階級來專政。講得最好的是孫中山先生在《中國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宣言》裡的話。那個宣言說:“近世各國所謂民權制度,往往為資產階級所專有,適成為壓迫平民之工具。若國民黨之民權主義,則為一般平民所共有,非少數人所得而私也。”同志們,我們研究憲政,各種書都要看,但尤其要看的,是這篇宣言,這篇宣言中的上述幾句話,應該熟讀而牢記之。“為一般平民所共有,非少數人所得而私”,就是我們所說的新民主主義憲政的具體內容,就是幾個革命階級聯合起來對於漢奸反動派的民主專政,就是今天我們所要的憲政。這樣的憲政也就是抗日統一戰線的憲政。

像現在的英、法、美等國,所謂憲政,所謂民主政治,實際上都是吃人政治。這樣的情形,在中美洲、南美洲,我們也可以看到,許多國家都掛起了共和國的招牌,實際上卻是一點民主也沒有。中國現在的頑固派,正是這樣。他們口裡的憲政,不過是“掛羊頭賣狗肉”。他們是在掛憲政的羊頭,賣一黨專政的狗肉。我並不是隨便罵他們,我的話是有根據的,這根據就在於他們一面談憲政,一面卻不給人民以絲毫的自由。”
--以上摘自《新民主主義的憲政》(一九四○年二月二十日)



二月一日延安舉行討汪大會,全場義憤激昂,一致決議聲討汪精衛之賣國投降,擁護抗戰到底。為挽救時局危機爭取抗戰勝利起見,謹陳救國大計十端,願國民政府、各黨各派、抗戰將士、全國同胞採納而實行之。

三曰厲行憲政。“訓政”多年,毫無結果。物極必反,憲政為先。然而言論不自由,黨禁未開放,一切猶是反憲政之行為。以此制憲,何殊官樣文章。以此行憲,何異一黨專制。當此國難深重之秋,若猶不思變計,則日汪肆擾于外,姦徒破壞于內,國脈民命,岌岌可危矣。政府宜即開放黨禁,扶植輿論,以為誠意推行憲政之表示。昭大信于國民,啟新國之氣運,誠未有急於此者。此應請採納實行者三。

七曰取締特務機關。特務機關之橫行,時人比諸唐之周興、來俊臣,明之魏忠賢、劉瑾。彼輩不注意敵人而以對內為能事,殺人如麻,貪賄無藝,實謠言之大本營,姦邪之製造所。使通國之人重足而立,側目而視者,無過於此輩窮兇極惡之特務人員。為保存政府威信起見,亟宜實行取締,加以改組,確定特務機關之任務為專對敵人及漢奸,以回人心而培國本。此應請採納實行者七。

八曰取締貪官污吏。抗戰以來,有發國難財至一萬萬元之多者,有討小老婆至八九個之多者。舉凡兵役也,公債也,經濟之統制也,災民難民之救濟也,無不為貪官污吏藉以發財之機會。國家有此一群虎狼,無怪乎國事不可收拾。人民怨憤已達極點,而無人敢暴露其兇殘。為挽救國家崩潰之危機起見,亟宜斷行有效辦法,徹底取締一切貪官污吏。此應請採納實行者八。

十曰實行三民主義。三民主義為國民黨所奉行之主義。顧無數以反共為第一任務之人,放棄抗戰工作,人民起而抗日,則多方壓迫制止,此放棄民族主義也;官吏不給予人民以絲毫民主權利此放棄民權主義也視人民之痛苦若無睹,此放棄民生主義也。在此輩人員眼中,三民主義不過口頭禪,而有真正實行之者,不笑之曰多事,即治之以嚴刑。由此怪像叢生,信仰掃地。亟宜再頒明令,嚴督全國實行。有違令者,從重治罪。有遵令者,優予獎勵。則三民主義庶乎有實行之日,而抗日事業乃能立勝利之基。此應請採納實行者十。

--以上摘自《向國民黨的十點要求》一九四○年二月一日

但是中國是有缺點的,而且是很大的缺點,這種缺點,一言以蔽之,就是缺乏民主。中國人民非常需要民主,因為只有民主,抗戰才有力量,中國內部關係與對外關係,才能走上軌道,才能取得抗戰的勝利,才能建設一個好的國家,亦只有民主才能使中國在戰後繼續團結。中國缺乏民主,是在座諸位所深知的。只有加上民主,中國才能前進一步
(毛澤東,1944中國的缺點就是缺乏民主,應在所有領域貫徹民主——1944612日毛澤東答中外記者團

人民日報文獻記錄

[ 本帖最後由 ChairmanMao 於 2013-5-19 17:22 編輯 ]

TOP

關於人民權利。應規定一切不反對抗日的地主資本家和工人農民有同等的人權、財權、選舉權和言論、集會、結社、思想、信仰的自由權,政府僅僅干涉在我們根據地內組織破壞和舉行暴動的分子,其他則一律加以保護,不加干涉
(論政策》,19401225)這是毛澤東為中共中央起草的對黨內的指示。

為著打敗日本侵略者和建設新中國,為著防止內戰,中國共產黨在取得了其他民主派別的同意之後,於一九四四年九月間的國民參政會上,提出了立即廢止國民黨一黨專政、成立民主的聯合政府一項要求。無疑地,這項要求是適合時宜的,幾個月內,獲得了廣大人民的響應。
(論聯合政府》,1945424)

“窯洞對”(19457月)
19457月,黃炎培等國民參政員訪問延安,在楊家嶺的窯洞裏,黃炎培向毛澤東提出了自己長期思索而疑慮重重的問題:“我生六十多年,耳聞的不說,所親眼看到的,真所謂‘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團體,一地方,乃至一國,不少單位都沒有能跳出這週期率的支配力。”面對黃炎培的憂思和疑問,毛澤東充滿自信地回答他:“我們已經找到新路,我們能跳出這週期率。這條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讓人民來監督政府,政府才不敢鬆懈。只有人人起來負責,才不會人亡政息。”黃炎培對此大加稱讚。這便是後人津津樂道的“窯洞對”。如果加以“提煉”,那麼,毛澤東其實是在這裡提出了“兩個只有”。
我們能跳出這週期率
“歷史週期率”是黃炎培對我國幾千年封建社會“君子之澤,五世而斬”這一歷史現象的概括總結。對於黃炎培提出的歷史週期率問題,毛澤東曾滿懷信心作答:“我們已經找到新路,我們能跳出這週期率。這條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讓人民來監督政府,政府才不敢鬆懈。只有人人起來負責,才不會人亡政息。

194574日下午,毛澤東專門邀請黃炎培等人到他家裏做客,整整長談了一個下午。毛澤東問黃炎培來延安考察了幾天有什么感想,黃炎培坦率地說:“我生60多年,耳聞的不說,所親眼看到的,真所謂‘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團體、一地方乃至一國,不少單位都沒能跳出這周期率的支配力。大凡初時聚精會神,沒有一事不用心,沒有一人不賣力,也許那時艱難困苦,只有從萬死中覓取一生。繼而環境漸漸好轉了,精神也漸漸放下了。有的因為歷時長久,自然地惰性發作,由少數演為多數,到風氣養成,雖有大力,無法扭轉,並且無法補救。也有因為區域一步步擴大了,它的擴大,有的出於自然發展;有的為功業欲所驅使,強求發展,到幹部人才漸漸竭蹶,艱於應付的時候,環境倒越加復雜起來了,控制力不免薄弱了。一部歷史,‘政怠宦成’的也有,‘人亡政息’的也有,‘求榮取辱’的也有。總之,沒有能跳出這個周期率。中共諸君從過去到現在,我略略了解的,就是希望找出一條新路,來跳出這個周期率的支配。”
毛澤東答:“我們已經找到新路,能跳出這週期率。這條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讓人民來監督政府,政府才不敢鬆懈。只有人人起來負責,才不會人亡政息。”

窯洞對”(19457月)
延安之行,黃炎培在讚歎中國共產黨領導有方的同時,用了三個晚上與毛澤東促膝談心,時間長達十幾個小時,借此機會,他提出了一個在他心中困擾已久的問題:歷史興亡週期率(“黃氏週期”問題)。


  黃炎培問毛澤東:“當共產黨執政後,沒有了戰爭的壓力,也沒有反對黨的監督,黨員思想必鬆懈,繼爾形成惰性,當享樂成風之時,你怎麼解決權力腐敗,跳出這個政黨存亡的週期?”
毛澤東鏗鏘有力地回答:“我們已經找到了解決這個問題的辦法,這就是‘民主’,即人民群眾的監督。只有讓人民起來監督政府,政府才不敢鬆懈。只有人人起來負責,才不會人亡政息。”

http://book.sina.com.cn/2008-11-24/1500247606.shtml
毛澤東和黃炎培談“週期律”
黃炎培:《八十年來》,中國文史出版社, 1982年,第157頁。

2. 1944年周恩來論民主

周恩來:關於憲政與團結問題(一九四四年三月十二日周恩來在延安各界紀念孫中山先生逝世十九周年大會演說詞)

我們認為最重要的先決條件有三個:一是保障人民的民主自由;二是開放黨禁;三是實行地方自治。人民的自由和權利很多,但目前全國人民最迫切需要的自由,是人身居住的自由是集會結社的自由,是言論出版的自由人民的住宅隨時可受非法搜查,人民的身體隨時可被非法逮捕,被秘密刑訊,被秘密處死,或被強迫集訓,人民集會結社的自由是被禁止,人民的言論出版受著極端的限制和檢查,這如何能保障人民有討論憲政和發表主張的自由呢

孫中由先生曾說過:“現在中國號稱民國,要名符其實,必要這個國家真是以人民為主,要人民都能夠講話的,確設有發言權3這個情形,才是真民國。如果不然,就是假民國。”


孫中山:國民會議足以解決中國內亂)開放黨禁,就是要承認各抗日黨派在全國的合法地位合法就是不要把各黨派看做“奸黨”“異黨”,不要限制與禁止他們一切不超出抗日民主範圍的活動,不要時時企圖消滅他們。有了前兩條的民主,地方自治才能真正實行。否則,那不是人民的自治而是一黨的官治



3. 劉少奇批判一黨專政
有人說:共產黨要奪取政權,要建立共產黨的“一黨專政”。這是一種惡意的造謠與誣蔑。共產黨反對國民黨的“一黨專政”,但並不要建立共產黨的“一黨專政”。……只有大多數的人民都積極起來參政,積極擔負政府的工作,並積極為國家民族的利益與大多數人民的利益而努力的時候,抗日民主政權才能鞏固與發展,帝國主義與封建勢力的壓迫才能推翻,中國的獨立自主與人民的民主自由才能實現。這是共產黨的目的,也是全國極大多數人民共同的目的。共產黨除了人民的利益與目的外,沒有其他的利益與目的
論抗日民主政權
(一九四○年十二月)
劉少奇

(《劉少奇選集》上卷,上海人民1981,頁172-176

4. 新華社和解放日報在抗戰前後的一些關於民主的社評和評論

聖君之治“非以明民,將以愚民”的信條,看來中外的英雄都是恪守著的了。最適於被牽著鼻子,任人指定誰是他的友敵,導引該走去的方向,是必須使下民們存在在愚頑無知、渾渾沌沌之中,而這也就必須消滅一切新的聲音,統制,文化上的沙漠化
在我們這個國家裡,幾年來努力實現著的“沙漠化”的願望,也已經有了它的政績。
这真是沉重的沙……
但却绝不是打平了天下。不幸的是,愚民政策虽然造成了沙漠,却绝难征服民心
---《解放日報》1942423
沙漠化的愿望
田家英
田家英(1922—1966)成都人,時為中共中央政治研究員。從1948年起任毛澤東秘書。文化大革命期間被迫害致死。

中國人民為爭取民主而努力,所要的自然是真貨,不是代用品。把一黨專政化一下妝,當做民主的代用品,方法雖然巧妙,然而和人民的願望相去十萬八千里。中國的人民都在睜著眼看:不要拿民主的代用品來欺騙我們啊!
---新華日報1945128

不能因國民程度不高而拒絕民主
應用民主政治教育人民提高人民
他們以為中國實現民主政治,不是今天的事,而是若干年以後的事,他們希望中國人民知識與教育程度提高到歐美資產階級民主國家那樣,再來實現民主政治。他們好象忘記了中國今天是處在艱苦的抗戰中,忘記了中國今天來實現民主政治,不僅是歷史發展普通的一般的要求,而且是抗戰特殊的迫不容緩的要求

《新華日報》1939225日社論《民主政治問題


爭民主是全國人民的事情
萬里長城和海洋都阻止不了世界潮流,今天已經是人民的世紀、民主的時代了,一個國家不能孤立在民主的大潮流之外,於是中國必須而且必然要實現民主了。那麼我們要問:如何才能實現?
曾經有一種看法,以為民主可以等人家給與。以為天下有好心人把民主給人民,於是就有了等待這種"民主",正如等待二百萬元的頭獎一樣。但是中外古今的歷史都證明了,民主是從人民的爭取和鬥爭中得到的成果,決不是一種可以幸得的禮物
---新華日報194573

「如果一個號稱民主的國家,而主權不在人民手中,這決不是正軌只能算是變態,就不是民主國家。」
一個國家是不是實現了民主,執政當局是不是有誠意實現民主就看他是不是把人民應有的權利,毫不保留地交給人民;並且對於人民實行這幾種權利,是不是毫無保留地加以尊重。」
根據這種標準來衡量我們當前的政治局勢,就可以知道,我們要完成民主建設,首要的任務就是還政於民,就是把人民應有的選舉、罷免、創制、複決四權,真正交還給人民。如果離開這四種人民權利,甚至任何人民應有權利都不交給人民,而高唱實施民主憲政,還政於民那就未免是空談了
《新華日報》1945927日〈民主的正軌:毫無保留條件地還政於民的社論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