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毛澤東的言論

本主題被作者加入到個人文集中
中共劃分新黑五類被轟如納粹

中共《人民日報》海外版近日刊文指,內地維權律師、地下宗教、異見人士、網路領袖、弱勢社群等五類人,已成為美國反華勢力顛覆中國的代表,籲當局對這新的「黑五類」要加以嚴防打擊。這是中共再用階級劃分法對社會進行敵我劃分,與文革無異。

弱勢社群被歸類

這篇題為「中國真正的挑戰來自哪裏」文章,由中國現代國際關係所美國所長袁鵬撰寫,文章提出「黑五類」概念後,提醒中共當局「宜轉變傳統思維方式和戰略觀念,將國家安全防範重心,由局部外在軍事衝突風險,轉向全面的內部體制機制重塑」。
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期間,中共曾對社會群體進行劃分,將地主、富農、反革命分子、壞分子、右派(簡稱地富反壞右)劃為「黑五類」。這些人不但成為專政迫害對象,他們的家人在求學、求職、醫療等方面也被剝奪權利。
德國之聲就此發表評論指,中共新黑五類提法,把民眾維權和追求宗教自由視為敵人,是典型的與人民為敵,這種思維與上世紀40年代德國納粹如出一轍,是昔日的恐怖重新降臨。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20805/16576327

TOP

青年毛泽东在双十节主张分裂中国无罪

九十年前的中华民国国庆,毛泽东在报上大发民族虚无主义的宏论,主张解散中国,各省自决自治,只要省庆不要国庆。而毛并未因此言罹祸。

“中国的事,不是统一能够办好的,到现在算是大明白了,……各省自决自治,为改建真中国唯一的法子,好多人业己明白了。”  

这话放在今天的中国大陆,实在要放点胆量才敢说。

然而九十年前,一九二零年十月,当中华民族普天同庆共和国国庆时,上海《时事新报》却发表了这篇题为《反对统一》的文章,此后不但报馆编辑饭碗无虞,作者毛泽东甚至直到今天还被人奉为“始终警惕地捍卫着中国的民族利益。”

毛说吃亏就在中国的统一

中国的事为什么不是统一能够办好的呢?毛泽东发了一通民族虚无主义的宏论,那些开口炎黄闭口华夏,动辄以五千年文明史自傲傲人的爱国者听了,怕要闭过气去。

毛说:“中国之大,太没有基础,太没有下层的组织。在沙渚上建筑层楼,不待建成,便要倾倒了。中国二十四朝,算是二十四个建在沙渚上的楼,个个要倾倒,就是因为个个没基础。四千年的中国只是一个空架子, 多少政治家的经营,多少学者的论究,都只在一个空架子上面描写……因此我们这四千年文明古国,简直等于没有国。……中国人生息了四千多年,不知干甚么去了?一点没有组织,一个有组织的社会看不见,一块有组织的地方看不见。中国这块土地内,有中国人和没中国人有甚么多大的区别?在人类中要中国人,和不要中国人,又有甚么大不了的关系?推究原因,吃亏就在这“中国 ”二字,就在这中国的统一。现在唯一救济的方法,就在解散中国反对统一 。” 

毛不但根本否定了被某些爱国者视为安身立命之本的大一统,还进一步挖 到了这些爱国者的根子上:

“中国人没有科学脑筋,不知分析与概括的关系。 有小的细胞才有大的有机体,有分子的各个才有团体。中国人多有一种拿大帽子戴的虚荣心,遇事只张望着前头,望着笼统的地方。大帽子戴上头了,他的心便好过了。”  

中国解散以后怎么办呢?毛的主张是“各省自决自治。”湖南和广东这样的省要干脆彻底自治,具有独立国家的性质。而湖北江苏这样的省可以实现半自治,虽然不十分痛快,“然为适应环境,采这种方法,也是好的 。”

毛还说,妨碍各省自治的并不是各省的督军,而是人们期望统一的心理。

就在这篇文章发表前叁天,毛泽东还在湖南《大公报》上发表《为湖南自治敬告长沙叁十万市民》的文章,大声疾呼“湖南自治是现在唯一重大的事, 是关系湖南人死生荣辱的事。我劝湖南人,我劝我叁千万亲爱的同胞,爹妈死了,且慢去埋,大家来将这自治的海堤筑好再说。”

他号召长沙市民仿效欧洲中世纪的自由都市,展开争取自由和自治的斗争,“从专制家手里争得‘自由民’的地位”。

毛要省庆不要国庆

美国十九世纪有一位总统门罗提出一个主张,叫做“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反对欧洲人对美洲事务的干预。这个门罗主义被毛泽东拿过来,变成湖南门罗主义和各省门罗主义。他说,“我现在主张二十年不谈中央政治,各省人用全力注意到自己的省,采省门罗主义,各省关上各省的大门,大门以外,一 概不理。国庆是庆中华民国,我实在老不高兴他。特为趁这国庆,表示我一点反对统一的意见,而希望有一种‘省庆’发生。”

如果按照毛泽东的主张去办,中国恐怕不止被大卸七块,而是根本就不存在了。连「中国」这个概念都没有了。  

或许有人会说:评价毛泽东这话要看当时的时代背景。那么当时的中国, 正是历史书上所谓“最危急的时候”,西方列强被描绘得个个像狼崽子似地望着中国垂涎欲滴,读书人都为“中国要亡了”而忧心如焚。在这么个时候反对统一,主张地方自治,根本否定中国人的集体主义传统和对统一的渴望,不但挟洋人的门罗主义以自重,甚至宣言不讳要“解散中国”──用后来毛泽东灌输给中国人的逻辑来质问:这不是地地道道的汉奸言论是什么?

今天动不动就听到有人指责别人要“分裂中国”。但今天的中国崛起了,有航母有核武器,而九十年前的中国是半殖民地,连重炮都没有几门,外国军队就驻扎在京畿,相比之下,那个时候在报纸上公开反对统一鼓吹分裂难道不是更具有现实的危险性吗?

很奇怪的是,毛泽东主张各省自治,难道他不知道这么办有利于列强瓜分中国吗?我想这个问题可以有这么几个答案,一是所谓“列强瓜分中国”是后来的历史教育构建出来的,毛当时(1920年)根本不感到有这个危险;二是毛明明知道有这个危险但还是主张自治。这两个答案都难以放入中国僵硬的意识形态框架。前者事关中国革命历史必然性的宏大叙述,后者则涉及毛当时究竟是不是一个爱国者这个问题。但最有可能的是,从毛这些言论来看,他是一个民族虚无主义者。统一也好分裂也罢,他都不在乎,如他所说“在人类中要中国人,和不要中国人,又有甚么大不了的关系?”

不管怎么说,毛泽东说了这些大逆不道的话却安然无恙。

这是因为,在毛泽东之前并没有人发明出那一套以言治罪的逻辑,也没有人觉得几家地方报纸上发表的铅字就能把民族给分裂掉。当时的中国如果有今日的毛派和崇拜毛的愤青,他们一定会把毛定为头号汉奸。  

甚么是真的卖国,甚么不过是书生论政;不受任何监督的政治家背后和外国人做交易与公共媒体上的激进文字相比哪个对国家民族更危险──所有这些界限九十年前还是分得清清楚楚的,反倒是九十年后竟混淆不清了。

(2001年4月,《开放》杂志,转贴时文字有所增删,原文“八十年”改为“九十年”。 毛泽东的有关文章见《毛泽东早期文稿》,湖南出版社,一九九零年版。)

http://info.51.ca/news/china/2012/05/19/255980.shtml

[ 本帖最後由 UncleFat 於 2012-8-27 17:14 編輯 ]
UncleFat

TOP

左派網站趁死忌組織唱紅會
批毛澤東民眾慘遭圍毆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20911/18013148

TOP

天安門換毛澤東畫像
「不掛劊子手才進步」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20930/18028291

TOP

Karl Heinrich Marx 卡爾·海因裏希·馬克思
馬克思主義
http://www.forum4hk.com/viewthread.php?tid=7632

TOP

毛澤東是中國分裂主義者
http://www.southnews.com.tw/china/02/00357.htm

 幾年前,李登輝前總統的著作《台灣的主張》問世時,香港的親共媒體曾經針對他的「七大塊」論,口誅筆伐。

 其實,「七大塊」論並不是李前總統獨創,而且只將中國分成七塊還算是小兒科,中共的毛澤東在1920年9月3日就曾提過把中國分成二十七塊了。

 毛澤東當時在長沙《大公報》上發表過一篇《湖南建設問題的根本問題──湖南共和國》的文章,該文中指出:「既然全國的總建設在一個時期內完全無望,那麼最好的辦法,是索性不謀總建設,索性分裂,去謀各省的分建設,22個行省3特區兩藩地合共27個地方,最好分為27個國。」

 毛澤東的主張顯然比李登輝還激進。還需要注意的是毛澤東提到的「兩藩地」,一個應該是西藏,另一個待查。也就是說,在毛的眼裡,西藏是中國的「藩屬」,其地位和越南、朝鮮等一樣,都是可以獨立的。

 由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共湖南省委《毛澤東早期文獻》編輯組合編,在1990年出版的《毛澤東早期文稿1912.6~1920.11》,就收納了毛澤東這篇文章,此外,《文稿》內還有以下有關分裂中國的文章:

 《打破沒有基礎的大中國 建設許多的中國從湖南做起》(1920.9.5)

 文中說:「固有的四千年大中國,盡可以說沒有中國,因其沒有基礎。」「無個中國」論比「兩個中國」論還反動。他再重申前一篇文章中要建設27個中國的主張。

 《絕對贊成「湖南們羅主義」》(1920.9.6)

 贊成「我們絕對不干涉別人的事」,也「絕對不許別人干涉我們的事」。將北洋軍閥統治湖南稱之為「九年三被征服」。

 《湖南受中國之累 以歷史及現狀證明之》(1920.9.6~7)

 文中詳列湖南如何受中國之累,然後說:「小組織受束於大組織,事事要問過中央,事事要聽命別人,致造成今日之惡結果。假使湖南人早能自決自治,遠且不言,丁、戊以方新之氣,居全國之先,使無所謂中央者為之宰割,不早已成了一個新湖南嗎?」把湖南改成台灣,可圈可點。

 《「湖南自治運動」應該發起了》(1920.9.26)

 毛澤東除了說這必須是「實際」的運動外,還說:「我又覺得湖南自治運動是應該由『民』來發起的。假如這一回湖南自治真個辦成了,而成的原因不在於『民』,乃在於『民』以外,我敢斷言這種自治是不能長久的。」李登輝「主權在民」的思想如果不是從這裡學來的,就是毛、李「英雄所見略同」了。這點毛在後面的文章中還有闡釋。

 《釋疑》(1920.9.27)

 文章說,湖南自治「只是打斷從前一切被中央各省干涉束縛的葛藤,湖南境內事,統歸湖南人自辦。」毛澤東還說:「我們但造我們湖南自治的事實,不要自治法,也未嘗不可以(英國以前的憲法就是不成文)。我們為裝飾門面起見或為抬出一部偶像嚇中央、嚇外省、並嚇本省的野心家起見,要制定一部自治法」。看看香港現在那個可以被任意解釋和歪曲的基本法,毛澤東可說是「英明預見」了。

 《再說「促進的運動」》(1920.9.28)

 毛澤東說,湖南的自治決非聽其自然可以產生的。「不論那一國的政治,若沒有在野黨與在位黨相對,或勞動的社會與政治的社會相對,或有了在野黨和勞動社會而其力量不足與在位黨或政治社會對抗,那一國的政治十有八九是辦不好的。」搞「分裂」,當然要有強有力的反對黨,但普通的政治亦然。所以,毛澤東掌權後搞一黨專政是自打嘴巴,而鄧小平、江澤民之流不也背離了「毛澤東思想」嗎?

 《「湘人治湘」與「湘人自治」》(1920.9.30)

 文章一開頭就說:「『湘人治湘』,是對『非湘人治湘』如鄂人治湘、皖人治湘等而言,仍是一種官治。」「故『湘人治湘』一語,我們根本要反對。因為這一句話,含了不少的惡意,把少數特殊人做治者,把一般平民做被治者,把治者做主人,把被治者做奴隸。這樣的治者,就是禹、湯、文、武,我們都給他在反對之列。」「我們主張組織完全的鄉自治、完全的縣自治、和完全的省自治。鄉長民選、縣長民選、省長民選,自己選出同輩中靠得住的人去執行公役,這才叫做『湘人自治』。」

 用這段毛語錄的照妖鏡來看香港,不但「港人治港」是虛假的、惡意的『自治』,中共還停留在鄉以下的「村民選舉」,根本就是毛澤東和共產黨的食言。中國老百姓已被他們欺騙了79年。

 《「全自治」與「半自治」》(1920.10.3)

 文中說:「我們主張『湖南國』的人,並不是一定要從字面上將湖南省的『省』字改成一個『國』字,只是要得到一種『全自治』,而不以僅僅得到『半自治』為滿足。『國』的要素為土地、人民、主權,主權尤為要素中的主要素。湖南人沒有自己處理自己的事的完全主權,而長被侵奪於益我則少、損我則多的中央或鄰省。湖南人不是麻木,總該有點感覺,奮起獨立,正此其時。」毛澤東將「全自治」視為「主權獨立」的觀念非常清晰,「台獨」、「藏獨」、「疆獨」等等不過是「按照毛主席的指示辦事」耳。

 《反對統一》(1920.10.10)

 毛澤東明確地指出:「中國的事,不是統一能夠辦得好的。」

 「四千年的中國只是一個空架子,多少政治家的經營,多少學者的論究,都只在一個空架子上面描寫。每朝有幾十年或百多年的太平,全靠住一個條件得來,就是殺人多,流血多。」

 「胡適之先生有20年不談政治的主張,我現在主張20年不談中央政治,各省人用全力注意到自己的省,採省們羅主義,各省關上各省的大門,大門以外,一概不理。國慶是慶中華民國,我實在老不高興他。特為趁這國慶,表示我一點反對統一的意見。」

 毛澤東果然靠「殺人多,流血多」來維持他的「中國」。鄧小平、江澤民有樣學樣,才有「6.4」屠殺。當時他可以自由發表反對統一的意見。可見,當年中華民國的言論自由遠遠超過今日的中華人民共和國。79年當中,中華人民共和國沒有隨世界的潮流進步,可見它是如何地黑暗啊!
Karl Heinrich Marx 卡爾·海因裏希·馬克思
馬克思主義
http://www.forum4hk.com/viewthread.php?tid=7632

TOP

Karl Heinrich Marx 卡爾·海因裏希·馬克思
馬克思主義
http://www.forum4hk.com/viewthread.php?tid=7632

TOP

Amigo

TOP

反毛澤東烈女
林昭忌日公安毆拜祭者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first/20130430/18244757

中共秘密處決林昭 遺體難覓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30430/18244758
JanetBin

TOP

與夫擁50億身家 破「毛家後人不經商」規矩
毛澤東外孫女登富豪榜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30508/18252908

500富人榜部份排名

1(11)宗慶後:700億
2(1)王健林:540億
3(4)劉永行:420億
4(8)馬化騰:405.1億
5(2)梁穩根:380億
6(7)許家印:351.5億
7(3)李彥宏:349億
8(9)楊惠妍:329.8億
9(14)許榮茂:328億
10(5)張士平家族:300億
81(59)榮智健:100億
242(-)陳東升/孔東梅:50億
備注:貨幣單位為人民幣,括弧內數字為去年排名
JanetBin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