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RTHK「議事論事」鍾士元講到香港民主如無外國執政黨制會PK

RTHK「議事論事」鍾士元講到香港民主如無外國執政黨制會PK

網上重溫︰http://programme.rthk.org.hk/rthk/tv/programme.php?name=legco_review&d=2010-10-07&p=866&e=&m=episode



議事論事第二集:前行政會議召集人鍾士元專輯

前行政會議召集人鍾士元經歷四任港督,政治生涯橫跨回歸前後,深受中英雙方政府器重,被譽為政壇不倒翁。現年93歲的他退而不休,對政壇一舉一動依然關注。

<議事論事>節目新環節:『政壇回憶錄』首輯嘉賓請來鍾士元,以口述歷史方式,回顧當年香港出現九七前途問題前前後後,中英雙方互相角力的經過;並就近年香港出現的管治問題及回歸以來一國兩制落實的情況抒發己見。

節目亦分別訪問了三位政壇元老人物,包括梁振英、李鵬飛及李柱銘,分享他們對鍾士元的印象以及過去一些政壇軼事。


[ 本帖最後由 丹尼王子 於 2011-3-20 19:45 編輯 ]
還我大港俾大英!!!

http://www.forum4hk.com/forumdisplay.php?fid=52

TOP

7-10-2010

《蘋果日報》

政壇教父鍾士元:
香港要爭真普選!


【本報訊】回歸前後均身居港府最高權力核心的「政壇教父」鍾士元,豹隱 11年後,罕有出山接受徒弟李鵬飛訪問,鍾士元眼見回歸 13年,北京仍未兌現對香港普選的承諾,訪問中忍不住炮轟中共操控香港政治發展,令政制變得「唔上唔落」、「不倫不類」。他認為要解決現時管治失衡局面,必須落實一人一票真普選,以及容許行政長官可以具政黨背景,令香港出現執政黨。記者:林俊謙




回歸後加入董建華內閣、出任行政會議召集人的鍾士元,在徒弟兼香港電台節目《議事論事》主持李鵬飛多番游說下,上月中罕有復出,接受港台訪問近三小時。席間他談到早在港英年代,已向時任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周南指出香港管治問題源自政制問題,他當年已覺得中方要求本港特首不能具政黨身份的安排,並不符合民主制度。鍾士元指,惟有讓擁有政黨背景的特首,經香港人一人一票授權選出,才能解決現時管治失衡問題,「o依家係變咗唔上唔落,我認為一係唔好行民主,如果行民主,就要根據現時世界上公認嘅民主制度嚟執行,現時香港係不倫不類」。

副局長政治助理
「呢啲係烏合之眾,拉雜成軍」


對於來自商界的董建華和公務員出身的曾蔭權治下,港府的管治架構同樣出現嚴重問題,鍾士元重申問題源於政治制度,「呢個係制度問題,(特首)無黨、無政綱,咁點搞呢」。對於政府標榜有助施政的副局長和政治助理制度,鍾士元狠批「呢啲係冇幫助,因為呢啲係烏合之眾,只係拉雜成軍」。

對於港府聲稱中央承諾 2017年落實普選特首,鍾士元認為若然北京不准許特首具政黨背景,「咁樣選出嚟都冇大作用」,反問:「你嗰兩制唔係根據民主嘅過程嚟到做,世界上行民主的,有邊個地方係宣佈行政長官或者總統係自己無黨的,一定要自己單人匹馬上場?世界上邊有民主國家有咁的政制?

小圈子選舉特首
「幾百萬人唔知道,唔係民主」


對西方部長制推崇備至的鍾士元稱,特首不能擁有政黨背景,根本不能確保主要官員與自己有一致想法,結果執行政策時出現無謂爭拗,「最簡單係港珠澳大橋,因為照我所知,當時喺政府裏面內部唔同意,所以至遲遲唔起,呢個董建華都冇辦法,佢同意起都冇辦法,所以拖咗成幾十年,現時先話要起」。

鍾士元繼續發炮,指由 1,200人小圈子選舉特首的制度,並不能代表全港 600多萬香港人,強調特首應該由全港市民一人一票選出,「但o依家唔係咁,只係千幾人同意就得,幾百萬人係唔知道喎,咁唔係民主」。李鵬飛問他是否覺得一國兩制成功落實時,鍾說:「o依家其他嘅唔講,講政制就唔係,o依家香港政制係中國政府定,如果行民主的話,o依家呢種咁嘅政制係行唔通嘅」,強調若要推行真民主,應由香港人提出認為適合香港的政制。

與鍾士元相識多年的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認為,鍾士元公開支持普選,相信是「忍無可忍」下才出聲,「佢唔會講大話,只會忍住唔講,今次佢咁講一定係忍無可忍」。

李柱銘又指,其實近年不少以往被視為保守人物,也紛紛出來支持普選,顯示香港民意是支持盡快實現雙普選,「你睇連陳方安生都出嚟選立法會,就知連好多以前話佢係保守嘅人,o依家都支持有普選」。

國務院總理溫家寶早前說中國也要實行民主,李柱銘指,中央政府應藉此在香港特區先行落實民主普選,再吸收香港經驗,在內地推動民主發展,否則中國永遠不可能成為大國,「香港已經準備好晒有普選,北京咪畀我哋行先,再跟住我哋經驗做,呢個一定冇問題,若果中國冇民主,其他國家好難尊重你係大國」。《議事論事》今晚 7時於翡翠台播出。

《大Sir恩仇錄》
成功增加非官守議員


早在香港回歸前,極受港英政府器重的鍾士元接受港台節目訪問時憶述,推動香港民主化的過程中他扮演一定角色,包括在上世紀七十年代,出任行政、立法兩局首席議員期間,成功游說時任港督麥理浩增加立法局非官守議員數目,為當時的立法機關增加民主成份。立法局引入鍾士元建議的改革十多年後, 1985年終於打破全體議員由政府委任的傳統,出現香港歷史上首次間接選舉。

走狗漢奸 兩面不是人

中英雙方就香港回歸問題談判期間,鍾士元曾率領行政、立法兩局議員游走倫敦和北京兩地,呼籲中英雙方多聽港人心聲,但被國家領導人鄧小平批評為「孤臣孽子」。鍾士元在港台節目中形容當年身份十分尷尬,「英國政府當我哋係走狗,中國政府睇我哋係漢奸」,但他坦言從政時最重要的原則,是以港人而非個人的利益出發,「當退落嚟時,要諗吓對唔對得住呢班(香港)人」。

部長制變質 高官下台

回歸後鍾士元轉投北京懷抱,前任特首董建華委任他出任行政會議召集人,特區政府成立後,鍾士元多次公開倡議推行「部長制」,目的是希望特首能夠組織自己的班底,議員可空降加入政府擔任局長,不必事事依賴公務員。但有關建議在董建華匆匆上馬推出「主要官員問責制」後,終告錯漏百出,財政司司長梁錦松、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和衞生福利局局長楊永強先後犯錯,問責下台。

政改發功 致電梁愛詩

雖然退任行政會議召集人至今已 11年,但鍾士元仍非常關心本港政改問題。徒弟李鵬飛透露今年立法會表決政改方案前,「佢(鍾士元)話最緊要呢次能夠向前一步行」。李鵬飛稱,鍾士元透過聯絡不同人士希望促成政改方案通過,更曾親自發功「做咗啲嘢」,「佢打咗個電話畀梁愛詩」,但李拒絕進一步透露詳情。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 ... amp;art_id=14527699  (有片)

[ 本帖最後由 丹尼王子 於 2010-10-7 23:33 編輯 ]
還我大港俾大英!!!

http://www.forum4hk.com/forumdisplay.php?fid=52

TOP

一生問政
93歲精神奕奕 天天讀報議政


人稱「大Sir」的鍾士元,屬香港政壇的教父級人馬,自上世紀六十年代獲港英政府委任為立法局非官守議員開始,鍾士元與香港政治結下近半世紀不可分割的關係。隨着中英香港前途談判展開,鍾士元的政治地位拾級而上,成為港英行政局首席議員,香港回歸後,鍾士元轉投北京陣營,出任特區首屆行政會議召集人,就算今天他已經退休,政治仍是大 Sir每日關心的事情。


1984年
鍾士元(右一)以行政局首席議員身份與領導人鄧小平會面。



早上游泳 夜觀球賽

港台《議事論事》製作人員透露,過去曾邀請鍾士元評論時政,但慘「食檸檬」,今次多得李鵬飛 6月起多番游說,鍾 7月中答應接受訪問。雖然鍾士元 1999年退休,但現年 93歲的他仍然關心政事,每周跟徒弟李鵬飛聚會,議論當前政局,每早 6時起床後,他更會閱讀全港主要報章,了解最新政治發展。

接受訪問時的鍾士元一直精神奕奕,說話條理分明,對回歸前後的大小事件細節均記得清楚,更一度為徒弟李鵬飛已忘記的細節補漏,就算他現時要靠腳架輔助步行,但身體健康理想,多年均有早泳習慣,有時更捱夜觀看球賽。

縱橫香港政壇近半世紀的鍾士元,中產家庭出身, 1951年於英國取得工程博士學位後返港,加入一間美資工廠當工程師, 1965年獲委任為立法局非官守議員,正式踏足政壇。

隨着中英政府展開香港前途談判,港英扶植華人政治人物,鍾士元地位不斷上升, 1974年他成為立法局首席非官守議員, 1980年更成為行政局首席非官守議員,北京也由以往不接受鍾士元,認為他是「港英餘孽」,轉為吸納他加入前特首董建華的首屆特區班子,出任行政會議首屆召集人,直到 1999年才正式退休。
本報記者


1997年
鍾士元(右一)加入董建華班子,出任行政會議首屆召集人。
還我大港俾大英!!!

http://www.forum4hk.com/forumdisplay.php?fid=52

TOP

28-6-2007

《中國新聞網》

中新社獨家專訪:鐘士元追憶香港回歸“故事”



香港回歸十週年之際,被譽為香港政壇長青樹的鐘士元先生接受中新社獨家專訪。 中新社發 任海霞 攝


中新社香港六月二十七日電 題:鐘士元追憶香港回歸 “故事”

  中新社記者 董會峰

  今年九十高齡的他在香港土生土長,擔任公職四十年,一生充滿色彩,很多政治預言成真。他曾領導一家世界最大的電筒廠;先後擔任港英政府立法局、行政局首席議員;香港前途問題提出後,他穿梭于倫敦、北京之間,獲聘中國政府的港事顧問,擔任香港特區籌委會預委會、籌委會委員;香港回歸後,出任香港特區行政會議召集人,是首批大紫荊勳章獲得者之一。

  他,就是有香港“政壇常青樹”之稱的鐘士元。這位老人在此間接受中新社獨家採訪時說,他的第二次退休至今已八年。最近幾年,他腿腳不便,已不再出席公務活動,也未接受記者採訪。但他“腦筋清楚”,對香港的發展還是很關注,每天要看四份報紙,包括兩份英文日報。

  “鄧小平強硬而自信”

  一九八四年六月,鐘士元和另兩位同事首次訪問北京,見到了鄧小平。

  “會面時,鄧小平先生首先發言,歡迎我們以個人身份到京,願意聽取意見,但態度顯得相當強硬。他說,‘中英的談判你們是清楚的,這個問題我們會和英國解決,而且這些解決不會受到任何干擾,過去所謂三腳凳,沒有三腳,只有兩腳。’

  鐘士元續稱:“至於我們的發言,首先表明支援中國一九九七年收回香港主權,並實行‘港人治港’,五十年不變。接著講述了香港人當時面對九七回歸的三個主要擔心:擔心將來的港人治港,有名無實;擔心九七後,中國處理香港事務的中低級幹部,將來在執行上不能落實中央的政策,處處干擾;第三,擔心將來的領導人改變現行國策,否定一個國家、兩種制度的政策,使五十年不變的承諾落空。”

  “鄧小平聽了,作出回應。他說,‘所謂香港人沒有信心,這不是香港人的真正意見。目前中英談判的內容還沒有公佈,很多香港人對中央政府的政策不了解,他們一旦真正了解了,是會完全有信心的。’”

  鐘士元坦承,以今日來看,香港經受住亞洲金融風暴、禽流感、SARS等考驗,“一國兩制”方針落實得相當好;當年的憂慮是不必要的,向鄧公反映的三個擔心都沒有發生。“那時候,中國改革開放剛起步,內地與香港比還很落後,加之前途不明朗,港人存有疑慮。誰能估到,其後的二十多年,中國經濟保持這麼快的持續增長呢!”

  九七交接二“故事”

  一九九七年六月三十日夜,舉世矚目的中英香港政權交接儀式在香港會展中心新翼舉行。鐘士元也參加了。“那是香港有史以來最多貴賓出席的一次盛典,我作為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會議召集人,被安排在主席台中方一方的最高一排座位上。”

  “英方的下旗儀式只有短短的二十多秒。 聆聽雄壯的中國國歌奏響,目睹中國國旗和香港區旗升起,那一刻我百感交集,過去一幕幕記憶紛至遝來:三年艱苦的香港前途談判、十二年的漫長過渡期……喜與悲,都倣似一瞬間的事情。”

  鐘士元對記者說,在十年前那些下雨的日子,還有兩個“故事”令他記憶深刻。其一,六月三十日傍晚,由港英政府籌備的第二幕告別儀式,在添馬艦東面的露天操場舉行,大雨下個不停,多數臨時架設的看臺沒有上蓋,賓客表現得相當狼狽。怡和洋行的“大班”亨利·凱瑟克就因天雨地滑,一時不慎,摔了一跤,折斷腳骨,受傷的腳有數月都要扎著繃帶。

  另一個是關於鍾老自己。“我這一輩土生土長較老的香港人,很少會說普通話。九七年,我八十歲。六月二十九日,為了特區宣誓就職儀式,我們在會展中心綵排,當我引領行政會議成員上臺,以不靈光的普通話向董建華宣誓時,引來全場大笑,董特首等人甚至笑到流淚。”

  “在錄音帶和同僚的幫助下,我用普通話苦練宣誓詞。七月一日淩晨終於過關。可惜的是,香港回歸十年了,我的普通話沒有進步,能聽但講不好。”

  港珠澳大橋問題本有機會早解決

  談到近些年廣受關注的港珠澳大橋(前身為伶仃洋大橋)問題,鐘士元透露,如果不是有人阻撓,這個項目,早就解決了。

  鐘士元主要用粵語與記者交談,偶爾夾雜英語、普通話。他說:一九九六年前,預委會經濟小組在北京開會,珠海市負責人梁廣大向我們提起伶仃洋大橋構想,希望在香港上岸,只要香港政府同意,不用花費香港的錢。這一意見反映到港府,“末代港督”彭定康不同意。

  “香港回歸後,一九九七年七月下旬,梁廣大來香港,在特首董建華辦公室,梁廣大再次提起伶仃洋大橋。當時我在場,董建華問我什麼意見。我說我贊成,時間越早越好;連接珠海和香港的伶仃洋大橋一旦建成,將打開珠三角的西部,對香港的經濟利益很重。”

  “遺憾的是,香港主要官員中有人不同意這觀點,反對此項目,事情也就擱置下來,對香港特區是一大損失。”

  “全國人大釋法是很有道理的”

  香港回歸後,全國人大常委會先後三次釋法。鐘士元認為,人大釋法是很有道理的,不會損害香港的司法獨立。

  “其實,基本法規定得很清楚,人大常委會擁有該法的解釋權。英國也有類似釋法這樣的做法。當某個條文有爭論的時候,由上議院六、七位有一定社會地位、法律專長的勳爵,作出裁決。”

  對於香港的未來,鐘士元表示樂觀。他說,主要還看中國整體的發展。





http://www.cns.hk:89/ga/kong/news/2007/06-28/966835.shtml

[ 本帖最後由 丹尼王子 於 2010-10-8 00:26 編輯 ]
還我大港俾大英!!!

http://www.forum4hk.com/forumdisplay.php?fid=52

TOP

引用:
原帖由 Freeman 於 2010-10-7 10:15 PM 發表
鍾士元就一早看得出香港是應該要一人一票選特首的。

可是,香港係有它的局限性。

它不是一個獨立的國家,要受制於阿爺。

從前,香港是英國殖民地。

現今呢? 就是中國的殖民地。

做別人的殖民地嘛,就唔可以按照自己的意願行事。
http://liberal-forum.hk/viewthread.php?tid=8629
還我大港俾大英!!!

http://www.forum4hk.com/forumdisplay.php?fid=52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