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禍國殃民] 大陸「無法無天」「喪盡天良」系列 China Lawlessness

涉黑組織拐賣威迫賣淫 受害少女染性病禁錮10年
https://hk.on.cc/hk/bkn/cnt/cnnews/20190311/bkn-20190311084654764-0311_00952_001.html

12萬元賣5骨肉 無業情侶被批捕
https://orientaldaily.on.cc/cnt/china_world/20190313/00178_017.html

港商向香港招商銀行借貸 返大陸被指詐騙判囚18年 涂謹申:若修例將來可被引渡
https://hk.news.yahoo.com/%E6%B8%AF%E5%95%86%E5%90%91%E9%A6%99%E6%B8%AF%E6%8B%9B%E5%95%86%E9%8A%80%E8%A1%8C%E5%80%9F%E8%B2%B8-%E8%BF%94%E5%A4%A7%E9%99%B8%E8%A2%AB%E6%8C%87%E8%A9%90%E9%A8%99%E5%88%A4%E5%9B%9A18%E5%B9%B4-%E6%B6%82%E8%AC%B9%E7%94%B3-%E8%8B%A5%E4%BF%AE%E4%BE%8B%E5%B0%87%E4%BE%86%E5%8F%AF%E8%A2%AB%E5%BC%95%E6%B8%A1-142506510.html

香港商人郭春生,在1996年以凱捷(香港)有限公司股東身分,向招商銀行香港分行借貸1450萬美元,並將旗下吉林龍華熱電股份有限公司的25%股權,抵押給招商銀行,其後郭春生提取據稱屬招商銀行、近6400萬元人民幣的花紅,在2009年被吉林省長春市人民檢察院,以合同詐騙罪起訴,判處終身監禁,後減至有期徒刑18年,現已入獄逾10年。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涂謹申認為,案件嚴重違反一國兩制,因為郭春生選擇在香港簽定協議,應以香港的法律作為依歸,但是「(吉林省長春市中級人民法院)將香港民事的案件,變成內地的刑事案件去判終身監禁。」

郭春生在深圳被捕,涂謹申指,案件正是香港行為被判內地刑事罪行的典型例子。港府近日建議修訂兩條法例移交逃犯至中國大陸及台灣等地,涂說:「唔使上深圳,將來都可以引渡你啦。」

涂謹申又提及,郭春生的案件,2011年招商銀行曾向吉林省長春市高級人民法院民事索償,最終以銀行不享有抵押權為由被駁回。涂質疑內地法院的裁決欠一致性,刑事法庭判郭春生有罪,但民事法庭卻指其無罪,「內地的左右手對打……真係匪夷所思。」

涂謹申認為,郭春生的案件不合理、不合法,嚴重違反一國兩制,因為涉案公司是香港公司、批出貸款的銀行是招商銀行香港分行、簽定協議的地方是香港,應以香港的法律作依歸,「(吉林省長春市中級人民法院)將香港民事的案件,變成內地的刑事案件去判終身監禁。」涂謹申說,案件打擊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指投資者選擇在香港借錢、選擇以香港法律簽約,是期望能以香港律師處理,有事可循香港法庭審訊,可以做到「香港事件,香港解決」,並相信香港有法治、公正的辯護制度、普通法亦廣為國際使用,「香港行為被視為內地的一個刑事行為,如果是這樣的話,就很危險,沒人會覺得安全、沒人覺得有信心。」

涂謹申質疑,香港在一帶一路的國際仲裁中心角色是否仍能令人信服,舉例指假設哈薩克斯坦要興建基建,與中資企業合作,在香港簽署協議,當兩者出現糾紛,本港法律便不能阻止哈薩克斯坦人在內地被判罪,「將來做咩國際仲裁中心?點樣做一帶一路、中國夢?嗰時真係發緊夢……香港行為、香港解決,不能夠香港行為、內地解決。」

在郭春生的案件,涂謹申又提及,2011年招商銀行曾向高級人民法院提出民事上訴,向龍華股份公司索償該筆6,400萬元人民幣的花紅,最終被駁回,裁決原因是招商銀行在2000年前,對龍華股份公司不享有抵押權,因此股息非由招商銀行擁有。涂指:「民事上是郭先生勝訴。」質疑內地法院判決沒有一致性,刑事庭判郭春生有罪,但民事庭卻判其無罪,「內地的左右手都已經對打……真係匪夷所思。」涂透露,郭春生案件中,當時負責審判的吉林省長春市中級人民法院的庭長,之後因貪污而被判終身監禁。

案件判決書第16頁寫道:「香港商業罪案調查科提供的香港有關金融機構的材料證實:郭春生將分紅款大部分通過地下錢莊匯往境外,佔有揮霍。」涂謹申指,商罪科過去一直沒有就案件要求郭先生協助調查,亦沒有拘捕、沒有搜查郭春生在港公司的辦事處、扣留文件,反映招商銀行曾向商罪科申訴,但警方不予起訴,「不要說是拘捕,如果他們覺得有需要協助調查,都可以邀請郭先生或下屬去解釋,全部都沒有,(反映)即使(在)香港都不是一個刑事案件。」

根據2009年吉林省長春市中級人民法院的刑事判決書,郭春生的辯護人認為:「招商銀行只是吉林龍華熱電股份有限公司25%股權及股息的質押權人,而非所有權人……被告人的行為只是違反質押合同的約定,未經質押人同意,擅自處分質押物,損害了招商銀行的質押權,此行為屬於民事上的違約和民事侵權,應承擔民事責任,而不應承擔刑事責任。」但郭春生最終刑事罪成,被判無期徒刑,後減至有期徒刑18年,現已入獄逾10年。

涂謹申懷疑,案件根本只是單純的商業糾紛,若然郭春生無力還錢、招商銀行認為應獲償股息,可按本港法律循民事追討,但招商銀行不曾入稟香港的民事法庭;而且貸款協議是以有限公司的名義簽署,涂認為,沒理由追究郭春生的個人責任,應針對凱捷公司作民事起訴。

港府擬修例移交逃犯至中國大陸等地,引起香港商界擔憂。涂謹申強調,早在幾個月前已著手處理郭春生案件,當時港府仍未主張修例,郭春生案件正正是香港行為變成內地刑事責任的典型例子,「我相信其他商界人士睇完呢個之後一定感受良多。無數嘅香港商界,問無數嘅中資銀行借錢,抵押內地嘅廠房、內地嘅股份給香港嘅中資銀行,你冇俾息呀?原來你廠房收嘅租冇俾我呀?喂,我還緊錢俾你,冇欠債喎,我依時還息喎,點解我突然收嘅租要俾你,唔俾你就係我呃你,跟住係刑事喎?」郭春生2007年在深圳被捕,涂謹申指:「唔使上深圳,第時都可以引渡你啦。」

郭春生的好友黃先生有出席記者會,他對好友被判終身監禁表示驚訝。黃先生也是一位在內地做生意的商人,稱每天都會簽署借貸合同,擔憂「會唔會有一日會輪到我,發生係我身上呢?」

被問到郭春生在2009年入獄,為何事至如今才尋求協助。涂謹申表示,很少詢問求助人這類問題,但他猜測,內地法制不成熟,郭春生家人或想透過其他渠道助其減刑或獲釋,先前其家人亦有努力在內地民事法庭打官司,或以為「民事打贏就可以返刑事庭」,家人亦曾尋求非民主派議員的協助。涂謹申將去信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中聯辦、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希望郭春生一案可獲糾正,否則將破壞一國兩制。

[ 本帖最後由 成吉思汗 於 2019-3-14 23:50 編輯 ]
成吉思汗 鐵木真(ᠴᠢᠩᠭᠢᠰ; ᠬᠠᠭᠠᠨ)

TOP

【即時專題】地方政府侵吞商人財富 法官監守自盜「賊喊捉賊」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china/realtime/article/20190407/59457209

港商王文金的遭遇在內地並不罕見:地方政府覬覦商人財富,公檢法配合政府來一場「大龍鳳」將商人的一盤生意霎時間「共產化」。去年底今年初,內地擾攘一時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法)丟失「陝西千億礦權案」卷宗一案,便是地方政府恣意濫權,將原本屬於商人趙發琦的陝北千億煤田歸屬,轉給了與政府關係密切的女港商劉娟。案件告到最高法,更牽出地方官和最高法院長周強干預司法、法院文件丟失等諸多懸案,最終更靠一個違憲的所謂調查組,將大手伸入最高法,得出了法官王林清賊喊捉賊、監守自盜的「權威結論」。

習近平於2012年中共十八大上台以來,其首要任務便是「全面推進依法治國」,接連進行了多輪的司法改革運動。雖然偶有聶樹斌等冤案得以昭雪,然而無論是709大抓捕、還是「八酒六四」案都赤裸裸的向外界昭示着依法治國的虛無,並不激進的維權人士譚作人、律師浦志強都期望能依循法律程序解決四川地震、六四慘案問題,然而他們換來的仍是官方的持續打壓。這又怎能說內地司法有進步?

高院卷宗失竊案王林清故意所為
http://cablenews.i-cable.com/ci/videopage/news/543744/%E5%8D%B3%E6%99%82%E6%96%B0%E8%81%9E/%E9%AB%98%E9%99%A2%E5%8D%B7%E5%AE%97%E5%A4%B1%E7%AB%8A%E6%A1%88%E7%8E%8B%E6%9E%97%E6%B8%85%E6%95%85%E6%84%8F%E6%89%80%E7%82%BA
EL156

TOP

殺人犯僅囚半年 揭湖北庇黑網
https://orientaldaily.on.cc/cnt/china_world/20190422/00178_001.html

逃犯條例修訂 湯家驊胡說八道 2019-04-30《熊出沒注意》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CnTsxI-Oro


李莊案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9D%8E%E5%BA%84%E6%A1%88
2009年,中國重慶市黑社會性質團伙主要嫌疑人龔剛模被起訴,原辯護律師為李莊(1961年6月23日生於河北石家莊,現居北京市海淀區)。當地檢察院懷疑李莊唆使嫌疑人及證人偽造證據,令嫌疑人謊稱被警方刑訊逼供。檢察院隨後以辯護人毀滅證據、偽造證據、妨害作證等罪名對其提起公訴。這一刑事案件被稱為李莊偽證案,俗稱李莊案。該案被中國諸多媒體所報道,其關於法治、司法獨立和程序正義、律師職業道德和人身權利、金錢利益和腐敗、媒體「通稿」及更多內幕的爭議,在社會上,特別是中國法律界引起了諸多討論。

該案於2009年末2010年初進行了一審和二審,李莊二審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2011年4月進行了李莊遺漏罪行的審理,但最後因證據存疑,檢方撤訴。李莊於2011年6月11日刑滿出獄。

李莊談薄熙來 籲揭「打黑」內情
https://www.singtaousa.com/%E6%97%A5%E5%A0%B1/%E4%B8%AD%E5%9C%8B/1018216-%E6%9D%8E%E8%8E%8A%E8%AB%87%E8%96%84%E7%86%99%E4%BE%86%E2%80%82%E7%B1%B2%E6%8F%AD%E3%80%8C%E6%89%93%E9%BB%91%E3%80%8D%E5%85%A7%E6%83%85/

中央以及重慶市近年頻頻強調「肅清薄熙來、王立軍遺毒」。曾在重慶打黑時被構陷的律師李莊,18日在香港書展上作了題為「薄王遺毒與中國法治」的演講,呼籲當局喊口號之外,還需要揭露「唱紅打黑」內情,否則受誤導的民眾仍然會懷念「人民的好書記和好局長」,「不然遺毒攜帶者都不知道自己是攜帶者」。
薄熙來是原重慶市委書記,王立軍是原重慶公安局長,李莊因為為重慶「黑老大」辯護而入獄。他說,薄王摧殘民主法制、逼害私營企業家、踐踏辯護人制度的罪行,遠遠超過被公訴的受賄等罪名,當局對冤假錯案揭露不夠,薄王遺毒仍在。
李莊還舉了若干黑色幽默一般的親身經歷為例,指出已經落馬的原重慶書記孫政才,不反思前任錯誤、「啥也不幹、只是等著上位」。
孫政才主政重慶時期,「我幾乎每個月去重慶辦事都能遇見『遺毒攜帶者』」,即重慶前公安局長何挺手下的監控人員。
前年一位友人受邀去重慶大學演講,帶上李莊作嘉賓,師生掌聲雷動歡迎,校方卻戰戰兢兢,原來是市委辦公廳打來電話追責,之後校方強行取消演講。
李莊認為,孫何落馬之後,對自己的監控消失,企業家被沒收的資產得到部分返還,清理遺毒才在加快,但是還有很多打黑的殘忍手段沒有被揭露出來。比如重慶前公安岳村是因為目睹幼子被毆打才認罪,被死刑處決;刑法學泰斗趙長青為「黑老大」辯護後,竟然被小公安衝進家裏強行沒收了辯護費用。「這些不揭露出來,讓老百姓光喊『清理遺毒』有甚麼用呢?」

重慶「打黑功臣」辭公職 重提李莊案失誤
https://hk.on.cc/cn/bkn/cnt/news/20180101/bkncn-20180101211836803-0101_05011_001.html

重庆检方放弃起诉李庄“漏罪”案
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a/2011/04/110429_china_lawyer_charges

李莊小檔案
https://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374118347070&docissue=2013-29
李莊是薄熙來王立軍重慶打黑風暴中的重要人物。2009年,李莊為重慶黑社會性質團伙案被告龔剛模辯護,被檢察院以偽證等罪名起訴,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李莊刑滿前,控方曾準備二度起訴,想將李莊長期關在牢內,但最終撤訴。2011年6月11日李莊刑滿出獄。此案件被稱為「李莊案」,在中國司法界引起爭議,許多法學界人士、律師、知識份子聲援李莊,呼喚中國的司法正義。因為李莊案的出現,重慶公檢法在打黑中的內幕開始浮出水面。

李莊剛寫完三十萬字自傳《李莊案真相》(暫名),披露了重慶薄熙來和王立軍打黑風暴中的諸多獨家事實,以及他的548天獄中生涯。


李莊籲揭重慶「打黑」內情
http://std.stheadline.com/daily/article/detail/1839664-中國-李莊籲揭重慶「打黑」內情

中央以及重慶市近年頻頻強調「肅清薄熙來、王立軍遺毒」。曾在重慶打黑時被構陷的律師李莊,昨日在香港書展上作了題為「薄王遺毒與中國法治」的演講,呼籲當局喊口號之外,還需要揭露「唱紅打黑」內情,否則受誤導的民眾仍然會懷念「人民的好書記和好局長」,「不然遺毒攜帶者都不知道自己是攜帶者」。

  薄熙來是原重慶市委書記,王立軍是原重慶公安局長,李莊因為為重慶「黑老大」辯護而入獄。他說,薄王摧殘民主法制、逼害民營企業家、踐踏辯護人制度的罪行,遠遠超過被公訴的受賄等罪名,當局對冤假錯案揭露不夠,薄王遺毒仍在。

  李莊還舉了若干黑色幽默一般的親身經歷為例,指出已經落馬的原重慶書記孫政才,不反思前任錯誤、「啥也不幹、只是等着上位」。

  孫政才主政重慶時期,「我幾乎每個月去重慶辦事都能遇見『遺毒攜帶者』」,即重慶前公安局長何挺手下的監控人員。前年一位友人受邀去重慶大學演講,帶上李莊作嘉賓,師生掌聲雷動歡迎,校方卻戰戰兢兢,原來是市委辦公廳打來電話追責,之後校方強行取消演講。

  李莊認為,孫何落馬之後,對自己的監控消失,企業家被沒收的資產得到部分返還,清理遺毒才在加快,但是還有很多打黑的殘忍手段沒有被揭露出來。比如重慶前公安岳村是因為目睹幼子被毆打才認罪,被死刑處決;刑法學泰斗趙長青為「黑老大」辯護後,竟然被小公安衝進家裏強行沒收了辯護費用。「這些不揭露出來,讓老百姓光喊『清理遺毒』有甚麼用呢?」

【書展2018】李莊談「薄王」遺害中國法治 冀習近平「掃黑除惡」
https://www.hk01.com/%E8%AD%B0%E4%BA%8B%E5%BB%B3/212407/%E6%9B%B8%E5%B1%952018-%E6%9D%8E%E8%8E%8A%E8%AB%87-%E8%96%84%E7%8E%8B-%E9%81%BA%E5%AE%B3%E4%B8%AD%E5%9C%8B%E6%B3%95%E6%B2%BB-%E5%86%80%E7%BF%92%E8%BF%91%E5%B9%B3-%E6%8E%83%E9%BB%91%E9%99%A4%E6%83%A1
EL156

TOP

廣西台商遭索保護費
黑警砸店逼變淫窟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international/daily/article/20190509/20674116

中國內地正展開「掃黑除惡」行動的同時,廣西驚爆有黑警向台商經營的正規按摩店索保護費,由馮姓派出所所長帶隊的黑警,勒索不果後竟持斧頭砸店;事後更要求按摩店轉營色情服務,還明言由他們提供小姐。台商將閉路電視拍下所長與手下作惡片段帶返台灣向傳媒投訴,其妻也向「中央掃黑除惡督導組」報案,據稱「馮所長」已遭停職查辦。

侯姓台商向台灣「蘋果新聞網」投訴稱,他今年3月偕中國籍妻子回其家鄉廣西省南寧市經營正規按摩養生館,開幕不到一個月,上月13日晚,被當地建政派出所公安上門以檢查為名找麻煩,將六名員工與兩名顧客帶回派出所問話。翌日凌晨2時許,人稱「馮所長」的帶頭人現身按摩店,向看店的台商妻舅詢問店內收費:「收168元(人民幣,約194港元)有幫客人打飛機(手淫)?」馮一口咬定該店非法經營淫褻場所,要求負責人交保護費。馮提出按色情按摩店收保護費每月3萬元人民幣(近3.5萬港元),不給錢就要佔一半股份,否則勒令停業。
相關新聞:毀閉路電視沒取記憶卡留罪證

妻報掃黑組 傳領頭人停職
台商妻舅推說老闆不在,沒想到當晚10時許,身穿橙色T恤的馮所長竟帶一群便衣公安前往砸店,閉路電視拍到馮持斧頭狠砸牆角的烘毛巾機,接着在鏡頭拍不到的地方繼續砸店。結果店內玻璃碎裂一地、牆紙遭撕毀,連塑膠架、烘毛巾機等都遭破壞。

侯姓台商表示,馮所長砸店後十多天,有當地人帶來馮所長口訊,改口說不要保護費了,改要求他們「做黑的」,意即轉做色情按摩店,對方更明言「小姐由馮所長這邊負責」,但還是要一半的股份。台商遭恐嚇和砸店後未交保護費,按摩店本月5日晚重新開業,但又遭兩名穿制服公安上門查房:「你們還敢開啊?」侯妻回說:「為何不敢開?」對方隨即恐嚇說:「那你們就試試看啊!」侯妻大膽詢問對方是哪個派出所,他也毫不避諱表明「建政派出所」。

侯又表示,後來聽朋友說「馮所長」真實身份疑是建政派出所副所長。由於侯妻向當地「中央掃黑除惡督導組」投訴,台商委託的律師昨稱馮男已遭停職。《蘋果》記者昨日致電建政派出所查詢馮所長收保護費的事,對方只答「沒有這回事」就收線。
台灣蘋果新聞網
U52.5U4G

TOP

虛假訴訟急增揭法官收賄充保護傘
https://orientaldaily.on.cc/cnt/china_world/20190523/00178_015.html

內地民間借貸、涉黑惡勢力的「套路貸」等虛假訴訟(俗稱打假官司)近年劇增,最高人民檢察院周三(22日)召開新聞發布會,公布全國檢察機關近半年打擊虛假訴訟的成果,當中批准逮捕三百一十九人、起訴三百一十五人,一百五十七人被判罪成。最高檢又指,部分律師包攬訴訟,與當事人和承辦法官勾結,甚至有法官收受當事人賄賂後,充當「保護傘」

最高檢第六檢察廳廳長元明指,虛假訴訟一般由當事人雙方合謀製造,通常為親戚、朋友、關聯企業,以及上下級單位等特殊的利益關係。雙方表面對立,實質相互串通,往往採取隱瞞事實、異地起訴、偽造代理手續等方式,在訴訟過程中有默契地配合,從而逃過法律審查。

置業公司勾結國企

會上又公布多宗案例,提到廣州一置業公司為侵佔國有房產,內外勾結,與相關國企簽訂借款協議,虛構債務,通過訴訟騙取法院生效支付令後,雙方迅速達成和解協議,並在執行過程中低價評估,以物抵債,造成價值一億多元(人民幣‧下同,約一億一千四百萬港元)的國有資產流失。

發現 查證 監督皆難

至於民間借貸糾紛是虛假訴訟的「重災區」,涉及領域包括房地產權屬糾紛、離婚涉財產糾紛,以及追索勞動報酬等幾類,均存在「發現難、查證難、監督難」的問題。從二○一七年至今年三月,全國共監督虛假訴訟民事案件五千四百多宗,提出抗訴一千一百四十宗,再審建議二千七百多宗。例如江蘇南通市檢察機關,自前年以來,共監督虛假訴訟案九十宗,涉及金額三點零九億元(約三億五千萬港元)。

據悉所謂虛假訴訟是指當事人單方或與他人惡意串通,採取偽造證據、虛假陳述等手段,捏造民事法律關係,虛構民事糾紛,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企圖通過訴訟、仲裁、調解等方式,侵害國家利益、社會公共利益或他人合法權益,妨害司法秩序行為。
U52.5U4G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