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禍國殃民] 大陸「無法無天」「喪盡天良」系列 China Lawlessness

涉黑組織拐賣威迫賣淫 受害少女染性病禁錮10年
https://hk.on.cc/hk/bkn/cnt/cnnews/20190311/bkn-20190311084654764-0311_00952_001.html

12萬元賣5骨肉 無業情侶被批捕
https://orientaldaily.on.cc/cnt/china_world/20190313/00178_017.html

港商向香港招商銀行借貸 返大陸被指詐騙判囚18年 涂謹申:若修例將來可被引渡
https://hk.news.yahoo.com/%E6%B8%AF%E5%95%86%E5%90%91%E9%A6%99%E6%B8%AF%E6%8B%9B%E5%95%86%E9%8A%80%E8%A1%8C%E5%80%9F%E8%B2%B8-%E8%BF%94%E5%A4%A7%E9%99%B8%E8%A2%AB%E6%8C%87%E8%A9%90%E9%A8%99%E5%88%A4%E5%9B%9A18%E5%B9%B4-%E6%B6%82%E8%AC%B9%E7%94%B3-%E8%8B%A5%E4%BF%AE%E4%BE%8B%E5%B0%87%E4%BE%86%E5%8F%AF%E8%A2%AB%E5%BC%95%E6%B8%A1-142506510.html

香港商人郭春生,在1996年以凱捷(香港)有限公司股東身分,向招商銀行香港分行借貸1450萬美元,並將旗下吉林龍華熱電股份有限公司的25%股權,抵押給招商銀行,其後郭春生提取據稱屬招商銀行、近6400萬元人民幣的花紅,在2009年被吉林省長春市人民檢察院,以合同詐騙罪起訴,判處終身監禁,後減至有期徒刑18年,現已入獄逾10年。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涂謹申認為,案件嚴重違反一國兩制,因為郭春生選擇在香港簽定協議,應以香港的法律作為依歸,但是「(吉林省長春市中級人民法院)將香港民事的案件,變成內地的刑事案件去判終身監禁。」

郭春生在深圳被捕,涂謹申指,案件正是香港行為被判內地刑事罪行的典型例子。港府近日建議修訂兩條法例移交逃犯至中國大陸及台灣等地,涂說:「唔使上深圳,將來都可以引渡你啦。」

涂謹申又提及,郭春生的案件,2011年招商銀行曾向吉林省長春市高級人民法院民事索償,最終以銀行不享有抵押權為由被駁回。涂質疑內地法院的裁決欠一致性,刑事法庭判郭春生有罪,但民事法庭卻指其無罪,「內地的左右手對打……真係匪夷所思。」

涂謹申認為,郭春生的案件不合理、不合法,嚴重違反一國兩制,因為涉案公司是香港公司、批出貸款的銀行是招商銀行香港分行、簽定協議的地方是香港,應以香港的法律作依歸,「(吉林省長春市中級人民法院)將香港民事的案件,變成內地的刑事案件去判終身監禁。」涂謹申說,案件打擊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指投資者選擇在香港借錢、選擇以香港法律簽約,是期望能以香港律師處理,有事可循香港法庭審訊,可以做到「香港事件,香港解決」,並相信香港有法治、公正的辯護制度、普通法亦廣為國際使用,「香港行為被視為內地的一個刑事行為,如果是這樣的話,就很危險,沒人會覺得安全、沒人覺得有信心。」

涂謹申質疑,香港在一帶一路的國際仲裁中心角色是否仍能令人信服,舉例指假設哈薩克斯坦要興建基建,與中資企業合作,在香港簽署協議,當兩者出現糾紛,本港法律便不能阻止哈薩克斯坦人在內地被判罪,「將來做咩國際仲裁中心?點樣做一帶一路、中國夢?嗰時真係發緊夢……香港行為、香港解決,不能夠香港行為、內地解決。」

在郭春生的案件,涂謹申又提及,2011年招商銀行曾向高級人民法院提出民事上訴,向龍華股份公司索償該筆6,400萬元人民幣的花紅,最終被駁回,裁決原因是招商銀行在2000年前,對龍華股份公司不享有抵押權,因此股息非由招商銀行擁有。涂指:「民事上是郭先生勝訴。」質疑內地法院判決沒有一致性,刑事庭判郭春生有罪,但民事庭卻判其無罪,「內地的左右手都已經對打……真係匪夷所思。」涂透露,郭春生案件中,當時負責審判的吉林省長春市中級人民法院的庭長,之後因貪污而被判終身監禁。

案件判決書第16頁寫道:「香港商業罪案調查科提供的香港有關金融機構的材料證實:郭春生將分紅款大部分通過地下錢莊匯往境外,佔有揮霍。」涂謹申指,商罪科過去一直沒有就案件要求郭先生協助調查,亦沒有拘捕、沒有搜查郭春生在港公司的辦事處、扣留文件,反映招商銀行曾向商罪科申訴,但警方不予起訴,「不要說是拘捕,如果他們覺得有需要協助調查,都可以邀請郭先生或下屬去解釋,全部都沒有,(反映)即使(在)香港都不是一個刑事案件。」

根據2009年吉林省長春市中級人民法院的刑事判決書,郭春生的辯護人認為:「招商銀行只是吉林龍華熱電股份有限公司25%股權及股息的質押權人,而非所有權人……被告人的行為只是違反質押合同的約定,未經質押人同意,擅自處分質押物,損害了招商銀行的質押權,此行為屬於民事上的違約和民事侵權,應承擔民事責任,而不應承擔刑事責任。」但郭春生最終刑事罪成,被判無期徒刑,後減至有期徒刑18年,現已入獄逾10年。

涂謹申懷疑,案件根本只是單純的商業糾紛,若然郭春生無力還錢、招商銀行認為應獲償股息,可按本港法律循民事追討,但招商銀行不曾入稟香港的民事法庭;而且貸款協議是以有限公司的名義簽署,涂認為,沒理由追究郭春生的個人責任,應針對凱捷公司作民事起訴。

港府擬修例移交逃犯至中國大陸等地,引起香港商界擔憂。涂謹申強調,早在幾個月前已著手處理郭春生案件,當時港府仍未主張修例,郭春生案件正正是香港行為變成內地刑事責任的典型例子,「我相信其他商界人士睇完呢個之後一定感受良多。無數嘅香港商界,問無數嘅中資銀行借錢,抵押內地嘅廠房、內地嘅股份給香港嘅中資銀行,你冇俾息呀?原來你廠房收嘅租冇俾我呀?喂,我還緊錢俾你,冇欠債喎,我依時還息喎,點解我突然收嘅租要俾你,唔俾你就係我呃你,跟住係刑事喎?」郭春生2007年在深圳被捕,涂謹申指:「唔使上深圳,第時都可以引渡你啦。」

郭春生的好友黃先生有出席記者會,他對好友被判終身監禁表示驚訝。黃先生也是一位在內地做生意的商人,稱每天都會簽署借貸合同,擔憂「會唔會有一日會輪到我,發生係我身上呢?」

被問到郭春生在2009年入獄,為何事至如今才尋求協助。涂謹申表示,很少詢問求助人這類問題,但他猜測,內地法制不成熟,郭春生家人或想透過其他渠道助其減刑或獲釋,先前其家人亦有努力在內地民事法庭打官司,或以為「民事打贏就可以返刑事庭」,家人亦曾尋求非民主派議員的協助。涂謹申將去信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中聯辦、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希望郭春生一案可獲糾正,否則將破壞一國兩制。

[ 本帖最後由 成吉思汗 於 2019-3-14 23:50 編輯 ]
成吉思汗 鐵木真(ᠴᠢᠩᠭᠢᠰ; ᠬᠠᠭᠠᠨ)

TOP

【即時專題】地方政府侵吞商人財富 法官監守自盜「賊喊捉賊」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china/realtime/article/20190407/59457209

港商王文金的遭遇在內地並不罕見:地方政府覬覦商人財富,公檢法配合政府來一場「大龍鳳」將商人的一盤生意霎時間「共產化」。去年底今年初,內地擾攘一時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法)丟失「陝西千億礦權案」卷宗一案,便是地方政府恣意濫權,將原本屬於商人趙發琦的陝北千億煤田歸屬,轉給了與政府關係密切的女港商劉娟。案件告到最高法,更牽出地方官和最高法院長周強干預司法、法院文件丟失等諸多懸案,最終更靠一個違憲的所謂調查組,將大手伸入最高法,得出了法官王林清賊喊捉賊、監守自盜的「權威結論」。

習近平於2012年中共十八大上台以來,其首要任務便是「全面推進依法治國」,接連進行了多輪的司法改革運動。雖然偶有聶樹斌等冤案得以昭雪,然而無論是709大抓捕、還是「八酒六四」案都赤裸裸的向外界昭示着依法治國的虛無,並不激進的維權人士譚作人、律師浦志強都期望能依循法律程序解決四川地震、六四慘案問題,然而他們換來的仍是官方的持續打壓。這又怎能說內地司法有進步?

高院卷宗失竊案王林清故意所為
http://cablenews.i-cable.com/ci/videopage/news/543744/%E5%8D%B3%E6%99%82%E6%96%B0%E8%81%9E/%E9%AB%98%E9%99%A2%E5%8D%B7%E5%AE%97%E5%A4%B1%E7%AB%8A%E6%A1%88%E7%8E%8B%E6%9E%97%E6%B8%85%E6%95%85%E6%84%8F%E6%89%80%E7%82%BA
EL156

TOP

殺人犯僅囚半年 揭湖北庇黑網
https://orientaldaily.on.cc/cnt/china_world/20190422/00178_001.html

逃犯條例修訂 湯家驊胡說八道 2019-04-30《熊出沒注意》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CnTsxI-Oro


李莊案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9D%8E%E5%BA%84%E6%A1%88
2009年,中國重慶市黑社會性質團伙主要嫌疑人龔剛模被起訴,原辯護律師為李莊(1961年6月23日生於河北石家莊,現居北京市海淀區)。當地檢察院懷疑李莊唆使嫌疑人及證人偽造證據,令嫌疑人謊稱被警方刑訊逼供。檢察院隨後以辯護人毀滅證據、偽造證據、妨害作證等罪名對其提起公訴。這一刑事案件被稱為李莊偽證案,俗稱李莊案。該案被中國諸多媒體所報道,其關於法治、司法獨立和程序正義、律師職業道德和人身權利、金錢利益和腐敗、媒體「通稿」及更多內幕的爭議,在社會上,特別是中國法律界引起了諸多討論。

該案於2009年末2010年初進行了一審和二審,李莊二審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2011年4月進行了李莊遺漏罪行的審理,但最後因證據存疑,檢方撤訴。李莊於2011年6月11日刑滿出獄。

李莊談薄熙來 籲揭「打黑」內情
https://www.singtaousa.com/%E6%97%A5%E5%A0%B1/%E4%B8%AD%E5%9C%8B/1018216-%E6%9D%8E%E8%8E%8A%E8%AB%87%E8%96%84%E7%86%99%E4%BE%86%E2%80%82%E7%B1%B2%E6%8F%AD%E3%80%8C%E6%89%93%E9%BB%91%E3%80%8D%E5%85%A7%E6%83%85/

中央以及重慶市近年頻頻強調「肅清薄熙來、王立軍遺毒」。曾在重慶打黑時被構陷的律師李莊,18日在香港書展上作了題為「薄王遺毒與中國法治」的演講,呼籲當局喊口號之外,還需要揭露「唱紅打黑」內情,否則受誤導的民眾仍然會懷念「人民的好書記和好局長」,「不然遺毒攜帶者都不知道自己是攜帶者」。
薄熙來是原重慶市委書記,王立軍是原重慶公安局長,李莊因為為重慶「黑老大」辯護而入獄。他說,薄王摧殘民主法制、逼害私營企業家、踐踏辯護人制度的罪行,遠遠超過被公訴的受賄等罪名,當局對冤假錯案揭露不夠,薄王遺毒仍在。
李莊還舉了若干黑色幽默一般的親身經歷為例,指出已經落馬的原重慶書記孫政才,不反思前任錯誤、「啥也不幹、只是等著上位」。
孫政才主政重慶時期,「我幾乎每個月去重慶辦事都能遇見『遺毒攜帶者』」,即重慶前公安局長何挺手下的監控人員。
前年一位友人受邀去重慶大學演講,帶上李莊作嘉賓,師生掌聲雷動歡迎,校方卻戰戰兢兢,原來是市委辦公廳打來電話追責,之後校方強行取消演講。
李莊認為,孫何落馬之後,對自己的監控消失,企業家被沒收的資產得到部分返還,清理遺毒才在加快,但是還有很多打黑的殘忍手段沒有被揭露出來。比如重慶前公安岳村是因為目睹幼子被毆打才認罪,被死刑處決;刑法學泰斗趙長青為「黑老大」辯護後,竟然被小公安衝進家裏強行沒收了辯護費用。「這些不揭露出來,讓老百姓光喊『清理遺毒』有甚麼用呢?」

重慶「打黑功臣」辭公職 重提李莊案失誤
https://hk.on.cc/cn/bkn/cnt/news/20180101/bkncn-20180101211836803-0101_05011_001.html

重庆检方放弃起诉李庄“漏罪”案
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a/2011/04/110429_china_lawyer_charges

李莊小檔案
https://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374118347070&docissue=2013-29
李莊是薄熙來王立軍重慶打黑風暴中的重要人物。2009年,李莊為重慶黑社會性質團伙案被告龔剛模辯護,被檢察院以偽證等罪名起訴,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李莊刑滿前,控方曾準備二度起訴,想將李莊長期關在牢內,但最終撤訴。2011年6月11日李莊刑滿出獄。此案件被稱為「李莊案」,在中國司法界引起爭議,許多法學界人士、律師、知識份子聲援李莊,呼喚中國的司法正義。因為李莊案的出現,重慶公檢法在打黑中的內幕開始浮出水面。

李莊剛寫完三十萬字自傳《李莊案真相》(暫名),披露了重慶薄熙來和王立軍打黑風暴中的諸多獨家事實,以及他的548天獄中生涯。


李莊籲揭重慶「打黑」內情
http://std.stheadline.com/daily/article/detail/1839664-中國-李莊籲揭重慶「打黑」內情

中央以及重慶市近年頻頻強調「肅清薄熙來、王立軍遺毒」。曾在重慶打黑時被構陷的律師李莊,昨日在香港書展上作了題為「薄王遺毒與中國法治」的演講,呼籲當局喊口號之外,還需要揭露「唱紅打黑」內情,否則受誤導的民眾仍然會懷念「人民的好書記和好局長」,「不然遺毒攜帶者都不知道自己是攜帶者」。

  薄熙來是原重慶市委書記,王立軍是原重慶公安局長,李莊因為為重慶「黑老大」辯護而入獄。他說,薄王摧殘民主法制、逼害民營企業家、踐踏辯護人制度的罪行,遠遠超過被公訴的受賄等罪名,當局對冤假錯案揭露不夠,薄王遺毒仍在。

  李莊還舉了若干黑色幽默一般的親身經歷為例,指出已經落馬的原重慶書記孫政才,不反思前任錯誤、「啥也不幹、只是等着上位」。

  孫政才主政重慶時期,「我幾乎每個月去重慶辦事都能遇見『遺毒攜帶者』」,即重慶前公安局長何挺手下的監控人員。前年一位友人受邀去重慶大學演講,帶上李莊作嘉賓,師生掌聲雷動歡迎,校方卻戰戰兢兢,原來是市委辦公廳打來電話追責,之後校方強行取消演講。

  李莊認為,孫何落馬之後,對自己的監控消失,企業家被沒收的資產得到部分返還,清理遺毒才在加快,但是還有很多打黑的殘忍手段沒有被揭露出來。比如重慶前公安岳村是因為目睹幼子被毆打才認罪,被死刑處決;刑法學泰斗趙長青為「黑老大」辯護後,竟然被小公安衝進家裏強行沒收了辯護費用。「這些不揭露出來,讓老百姓光喊『清理遺毒』有甚麼用呢?」

【書展2018】李莊談「薄王」遺害中國法治 冀習近平「掃黑除惡」
https://www.hk01.com/%E8%AD%B0%E4%BA%8B%E5%BB%B3/212407/%E6%9B%B8%E5%B1%952018-%E6%9D%8E%E8%8E%8A%E8%AB%87-%E8%96%84%E7%8E%8B-%E9%81%BA%E5%AE%B3%E4%B8%AD%E5%9C%8B%E6%B3%95%E6%B2%BB-%E5%86%80%E7%BF%92%E8%BF%91%E5%B9%B3-%E6%8E%83%E9%BB%91%E9%99%A4%E6%83%A1
EL156

TOP

廣西台商遭索保護費
黑警砸店逼變淫窟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international/daily/article/20190509/20674116

中國內地正展開「掃黑除惡」行動的同時,廣西驚爆有黑警向台商經營的正規按摩店索保護費,由馮姓派出所所長帶隊的黑警,勒索不果後竟持斧頭砸店;事後更要求按摩店轉營色情服務,還明言由他們提供小姐。台商將閉路電視拍下所長與手下作惡片段帶返台灣向傳媒投訴,其妻也向「中央掃黑除惡督導組」報案,據稱「馮所長」已遭停職查辦。

侯姓台商向台灣「蘋果新聞網」投訴稱,他今年3月偕中國籍妻子回其家鄉廣西省南寧市經營正規按摩養生館,開幕不到一個月,上月13日晚,被當地建政派出所公安上門以檢查為名找麻煩,將六名員工與兩名顧客帶回派出所問話。翌日凌晨2時許,人稱「馮所長」的帶頭人現身按摩店,向看店的台商妻舅詢問店內收費:「收168元(人民幣,約194港元)有幫客人打飛機(手淫)?」馮一口咬定該店非法經營淫褻場所,要求負責人交保護費。馮提出按色情按摩店收保護費每月3萬元人民幣(近3.5萬港元),不給錢就要佔一半股份,否則勒令停業。
相關新聞:毀閉路電視沒取記憶卡留罪證

妻報掃黑組 傳領頭人停職
台商妻舅推說老闆不在,沒想到當晚10時許,身穿橙色T恤的馮所長竟帶一群便衣公安前往砸店,閉路電視拍到馮持斧頭狠砸牆角的烘毛巾機,接着在鏡頭拍不到的地方繼續砸店。結果店內玻璃碎裂一地、牆紙遭撕毀,連塑膠架、烘毛巾機等都遭破壞。

侯姓台商表示,馮所長砸店後十多天,有當地人帶來馮所長口訊,改口說不要保護費了,改要求他們「做黑的」,意即轉做色情按摩店,對方更明言「小姐由馮所長這邊負責」,但還是要一半的股份。台商遭恐嚇和砸店後未交保護費,按摩店本月5日晚重新開業,但又遭兩名穿制服公安上門查房:「你們還敢開啊?」侯妻回說:「為何不敢開?」對方隨即恐嚇說:「那你們就試試看啊!」侯妻大膽詢問對方是哪個派出所,他也毫不避諱表明「建政派出所」。

侯又表示,後來聽朋友說「馮所長」真實身份疑是建政派出所副所長。由於侯妻向當地「中央掃黑除惡督導組」投訴,台商委託的律師昨稱馮男已遭停職。《蘋果》記者昨日致電建政派出所查詢馮所長收保護費的事,對方只答「沒有這回事」就收線。
台灣蘋果新聞網
U52.5U4G

TOP

虛假訴訟急增揭法官收賄充保護傘
https://orientaldaily.on.cc/cnt/china_world/20190523/00178_015.html

內地民間借貸、涉黑惡勢力的「套路貸」等虛假訴訟(俗稱打假官司)近年劇增,最高人民檢察院周三(22日)召開新聞發布會,公布全國檢察機關近半年打擊虛假訴訟的成果,當中批准逮捕三百一十九人、起訴三百一十五人,一百五十七人被判罪成。最高檢又指,部分律師包攬訴訟,與當事人和承辦法官勾結,甚至有法官收受當事人賄賂後,充當「保護傘」

最高檢第六檢察廳廳長元明指,虛假訴訟一般由當事人雙方合謀製造,通常為親戚、朋友、關聯企業,以及上下級單位等特殊的利益關係。雙方表面對立,實質相互串通,往往採取隱瞞事實、異地起訴、偽造代理手續等方式,在訴訟過程中有默契地配合,從而逃過法律審查。

置業公司勾結國企

會上又公布多宗案例,提到廣州一置業公司為侵佔國有房產,內外勾結,與相關國企簽訂借款協議,虛構債務,通過訴訟騙取法院生效支付令後,雙方迅速達成和解協議,並在執行過程中低價評估,以物抵債,造成價值一億多元(人民幣‧下同,約一億一千四百萬港元)的國有資產流失。

發現 查證 監督皆難

至於民間借貸糾紛是虛假訴訟的「重災區」,涉及領域包括房地產權屬糾紛、離婚涉財產糾紛,以及追索勞動報酬等幾類,均存在「發現難、查證難、監督難」的問題。從二○一七年至今年三月,全國共監督虛假訴訟民事案件五千四百多宗,提出抗訴一千一百四十宗,再審建議二千七百多宗。例如江蘇南通市檢察機關,自前年以來,共監督虛假訴訟案九十宗,涉及金額三點零九億元(約三億五千萬港元)。

據悉所謂虛假訴訟是指當事人單方或與他人惡意串通,採取偽造證據、虛假陳述等手段,捏造民事法律關係,虛構民事糾紛,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企圖通過訴訟、仲裁、調解等方式,侵害國家利益、社會公共利益或他人合法權益,妨害司法秩序行為。
U52.5U4G

TOP

高官包庇 強姦罪成獲保釋
死刑犯變夜店老闆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international/daily/article/20190530/20690957


香港人反對港府「送中條例」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對中共的司法制度缺乏信任。近日內地又爆出一宗司法腐敗案,雲南一名涉黑人物孫小果因當局掃黑落網,發現他早年因強姦罪被判死刑,但入獄未幾即獲保釋,改名換姓後又混迹江湖,經營多家夜店,成為昆明夜總會猛人之一。輿論質疑其後台是高官政要,驚動北京派專案組南下督查;官方前日宣佈案涉司法腐敗,僅政法系統就有21名官員落馬。

雲南省在近期掃黑除惡行動中查獲一宗傷人案,拘捕嫌犯孫小果,調查發現孫曾於1994年19歲讀警校時涉輪姦案被捕,其任職公安的母親將他的年紀改小2歲,「未成年」的孫僅被判3年監,且用假證明保外就醫;其任職公安分局副局長的繼父李橋忠幫他取保候審,孫不用入獄。豈料未幾孫小果又犯案,因強姦罪一、二審都被判死刑。孫的父母繼續運作,借他人發明的防盜窖井蓋申請國家專利,為孫獲立功減刑,於2008年釋放。

當局稱屬普通家庭
孫小果出獄後更名換姓,在昆明經營多間夜店,行內被稱為「大李總」,坊間甚至有「白天小平管,晚上小果管」之美名,在春城風光無兩;直到今次掃黑除惡,孫小果再度落網。一個死刑犯居然死裏逃生、逍遙法外,引起內地媒體和網民高度關注;輿論質疑其後台是誰,甚至懷疑他是中共太子黨、高官政要之後;媒體紛紛介入報道,事件驚動中央,派督查組赴昆明督查。
21官員幹警落馬
前日,雲南省掃黑辦公佈初步調查結果,指孫小果「母親孫鶴予和繼父李橋忠曾是昆明基層公安官員,爺爺奶奶、外公外婆都是當地企業職工,生父陳某是昆明某單位職工,已去世」;顯示其家庭普通,並非權貴出身。

當局又宣告孫鶴予、李橋忠涉「嚴重違紀違法」被拘查;涉案枉法包庇的省監獄管理局、省第一監獄、省第二監獄等21名官員幹警落馬,官稱案件「仍在調查中」。

但當局的宣示並沒能平息輿論,眾多網民對結果表示懷疑;微博上孫小果仍是大熱話題。官方《人民日報》旗下公眾號「俠客島」昨刊文坦承:「孫小果背後有老虎不可怕,沒有老虎、大家卻不信沒老虎更可怕;那意味着,正是這些踐行法治的普通執法者,助紂為虐,為虎作倀,一點點地瓦解社會對法治的信心,一點點地顛覆人民對正義的認知!」
U52.5U4G

TOP

新西蘭法院拒向華移交疑犯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190612/20701561

在香港政府硬銷《逃犯條例》修訂之時,新西蘭上訴法院就明言質疑中國的司法制度,認為疑犯或未能在中國受到公平審訊,昨日下令當地政府,要求重新考慮一宗兇殺案疑犯引渡個案,致使雙方首宗引渡個案「撻Q」收場。中國外交部昨日回應指,中國高度重視保護和促進人權,希望新西蘭公正處理,盡快將疑犯引渡到中國。  

質疑未能獲公平審判

疑犯金京燁今年44歲,為新西蘭永久居民,涉嫌2009年在上海殺害一名20歲中國妓女。中國自2011年起一直要求引渡,司法部前部長亞當斯相信新西蘭可以廣泛監察金男的待遇,而在中方保證不會處決疑犯後,曾兩度下令引渡疑犯。新西蘭政府終在2015年同意引渡。

然而,金京燁的人權律師埃利斯指,中國聲稱找到35名目擊證人,卻從不允許他盤問,故要求法院覆核引渡的決定。新西蘭上訴法院於昨日下令政府重新考慮引渡個案。

在長達99頁的判決書中,多番質疑中國的司法制度,質疑疑犯引渡後,可能會遭受酷刑及未能獲公平審判,也質疑新西蘭政府對中方的保證過份樂觀。若然新西蘭政府堅持想引渡,及須上訴至最高法院,並應證明中國的法治足夠保障人權,及中國司法獨立於政治。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昨日回應,「中國高度重視保護和促進人權,中國司法體系有效保障犯罪嫌疑人各項合法權利,司法領域人權保障建設成就有目共睹」,希望新西蘭公正處理,盡快將疑犯引渡到中國。

事實上中國已與55國家簽訂《逃犯移交協議》,當中有15個國家為近三年新簽訂,但協議大多尚未生效。歐美民主國家如美國、英國、德國等,均沒與中國簽訂雙邊引渡協議。澳洲、智利等雖與中國簽訂相關協議達四年以上,但仍未生效。立法會議員楊岳橋表示,部份西方國家雖跟中國簽訂《逃犯移交協議》,但還未落實。當中澳洲及加拿大擔心人權問題,前者已撤回協議,後者則遲遲未跟中國簽訂相關協議。

最高人民法院稱需增公信力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190612/20701566

香港《逃犯條例》被當成洪水猛獸,原因是港人對內地司法毫無信心,擔心修例通過,港人隨時被引渡到內地接受不公平審訊。  

官方微博封鎖觀看留言

最高人民法院昨日發表五年執行綱要,冀建立一套陽光執行判決體制,提出嚴格公正規範文明執行判決,提高公信力。然而,當局一邊強調要提高公信力,另一邊廂,官方微博昨日卻禁止網民觀看留言。

最高人民法院發表的五年執行綱要,提出要提高執行判決工作能力水平,強調對消極執行、選擇性執行及亂執行等行為零容忍,會嚴肅整治;亦會處理抗拒和干預執行判決。綱要指,部份地區存在執行難問題,與民眾的期待和要求存在差距,會嚴格公正規範文明執行判決,提高公信力。

最高人民法院執行局副局長趙晉山表示,當局將構建開放、透明及便民的陽光執行判決制度,透過訊息系統和網上平台,要依法主動全面及時公開法院的判決,亦會建立互動平台,包括手機短訊微信和網上留言等等,讓案件當事人可以留言給法官,加強社會與法院的互動。

雖然最高人民法院口口聲聲提高公信力,但官方微博乃至轉載的微博,網民均無法觀看留言。
12AX7.ECC83

TOP

黨大於法炮製冤假錯案 民企老闆屢抄家
港商憂送中例借屍還魂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190628/20715011



【反送中】
「黨大於法」是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所定的基本國策,習今年2月發表《加強黨對全面依法治國的領導》講話,強調以黨治國,絕不能走西方司法獨立的路子。《蘋果》翻查近年內地民營企業家所遭遇官司,發現判案每每取決於當權者意志,充滿諸多爭議,充份體現黨大於法的精神。有法律界人士表示,中央一直力圖中港司法接軌,將內地一套搬來香港,亦有財經界人士指,特首林鄭月娥堅拒撤回修訂《逃犯條例》,有商人憂慮日後草案可能借屍還魂,仍在部署撤資。
記者:林瑞秋

「中國的企業家不是在監獄,就是在通往監獄的路上」,這句子一度在內地瘋傳,來自內地經濟維權律師陳有西一篇演講,力陳內地企業家遭遇的司法不公。當中最震撼的,是被捕時只有26歲的「浙江東陽富姐」吳英案。吳英本是東陽市一名農家少女,在民間借貸興盛的浙江,向親戚朋友集資投資物業,並創辦本色集團,成為當地名人。  

吳英非法集資囚25年

2007年吳英突然被捕,當局指她非法集資超過7億元(人民幣.下同) ,被浙江高級法院判處死刑。吳英父親多年來為翻案奔走,指由於樓價大升,吳英所購房產價值已超過10億元,足夠償還投資人有餘,但這批房產早被東陽公安和法院沒收並賤賣,亦連累投資人無法得到賠償,斥當局「謀財害命」。2012年吳英被處決前夕,全國多名律師發起聯署,要求「刀下留人」,最高法院最終駁回死刑,吳英改判25年監禁,但她當年的投資款項至今仍下落不明。

內地政商關係風雲變色,權鬥洗牌後,民企老闆隨時受牽連。2017年1月,明天集團掌門人肖建華在香港四季酒店被挾回內地,事件震動全港。有分析指肖建華是中共多個政治派系的「白手套」,中央是為當年召開的十九大換屆預先清除隱患。事發超過兩年,肖建華至今下落不明,但旗下包商銀行上月被中銀保監宣佈接管,即他本人尚未進入司法程序,名下資產已被充公。包商銀行被強制接管,造成內地金融動盪,拖累內銀股價近期持續疲弱。事件揭露內地權鬥的殘酷,亦顯示當局無視司法程序。

類似案件還有被稱為「私募一哥」的徐翔案。徐創辦的私募基金澤熙投資成績驚人,年回報率10多年來均超過100%,有消息指背後獲大量高官資金撐腰。徐翔在2015年7月股災時,拒絕響應政府呼籲出資救市,並拒在當時基金界的救市聲明聯署,當年11月即被捕,以內幕交易、操縱股票交易罪被判監5年半,罰款110億元。  

仰融遷廠得罪薄熙來

此外,內地企業家因得罪官員而被投獄的個案屢見不鮮。2009年武漢市政府要求當時湖北首富蘭世立將旗下東星航空轉讓予國企中航集團,蘭世立拒絕後,以欠稅罪被判監4年,東星航空被勒令破產並轉讓。蘭世立出獄後多次公開舉報武漢市長,但沒有下文。

華晨汽車(1114)創辦人仰融案是另一經典案例。華晨汽車上市後,仰融擬將總部由瀋陽遷至浙江,得罪時任遼寧省長薄熙來,當局向他發出通緝令,仰融被迫流亡海外。當時為民企的華晨汽車被收歸國有,成為國企,至2012年薄熙來落馬,仰融才能重返內地經商,但其名下的華晨股份權益則未獲當局承認。

為提高民望,習近平近年開始為一些冤假錯案平反。在去年,物美集團創始人張文中和甘肅企業家趙守帥被控詐騙囚逾10年後,被最高法院宣判無罪,但兩人未因冤獄而獲賠償。張文中旗下的物美集團已在香港股市除牌;趙守帥則指被錯關11年令公司停業造成損失21.6億,沒收資產至今未歸還,足見內地企業家權益毫無保障。

內地法治基礎薄弱,令企業家難有安全感。調查內地富豪狀況的胡潤研究院今年1月發表報告,指內地千萬身家富豪中,考慮移民或正申請移民的比例高達47%。

法政匯思召集人、大律師李安然指,內地類似個案時有所聞,「香港人最驚內地嗰一套,就係隨時拉人封艇。內地司法並非獨立,當權者可以不斷使橫手,隨意執行。尤其如果與當權者利益不一致,就更難保障」。

李指中央同意林鄭月娥暫緩《逃犯條例》修訂,可能只是因應中美貿易戰及G20峯會等國際形勢,待形勢轉變可能又再提出。

資深對沖基金經理錢志健認為,雖然政府暫緩修例,但商人及富豪仍有憂慮,「係信心問題,當信心冇咗,仲可以做乜去保證?」他指有開工廠的商人,因修例開離岸戶口,更有基金經理稱已沽售香港股票,「好多人起碼兩成資產offshore,唔係誇張」。
12AX7.ECC83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