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禍國殃民] 中國政府「賣血就是愛國」「不賣血就是不愛國」patriotism

本主題被作者加入到個人文集中

中國政府「賣血就是愛國」「不賣血就是不愛國」patriotism

中國時報 2007.09.07 
人禍 河南賣血百萬人染愛滋
http://news.chinatimes.com/2007C ... 07090700075,00.html
大陸新聞中心/台北報導

    河南省究竟有多少人因賣血醜聞感染愛滋病?保守估計最少一百萬人,而這場堪稱世紀浩劫的血禍,其始作俑者不是愛滋病毒,而是權力腐化所代表的心魔,其中,最應負責的是前河南省委書記,當今的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長春。

    香港「亞洲週刊」深入河南省發現,一九九五年河南基層醫生王淑平,曾就愛滋病問題向河南和中央提報,結果被當局打壓,被迫出走美國。案情曝光,中央曾令衛生部長陳敏章徹查此案,卻被時任河南省衛生廳長的劉全喜謊報過關。

    事情發生於一九九二年,劉全喜在河南大辦血站,想出口血漿賣給美國的生物製品公司,搞所謂的「血漿經濟」。當時全省一哄而上,河南睢縣甚至喊出「不賣血就是不愛國」的口號,連五十歲以上的人都染黑頭髮冒充年輕人賣血。

    據統計,這段期間河南全省共有一百四十萬人賣過血,其中大部分是農民,他們每賣一次血可得五十元人民幣。不過,血站只要血漿,不要血球,為此血站想到一舉兩得的好辦法,即把同種血型的血球混合、清洗,再回輸給獻血的人,回輸的同時還可以給獻血人五元人民幣,以致賣血一發不可收拾,一人感染,全部遭殃。

    問題愈演愈烈,而當時擔任河南省委書記的李長春,不可能不知「血漿經濟」造成的影響。劉全喜特別向李長春夫人求情,以避中央調查。劉的膽大妄為,先後得到該省二位組織部長的相挺,包括現任河南省委副書記陳全國和現任全國婦聯副主席黃晴宜,而這二人都因跟隨李長春而入主京官,官運亨通。

    反而奮起抗擊愛滋役情的王淑平、高耀潔(有中國民間預防愛滋病第一人之稱)與披露事件的記者張繼承,連遭打壓整肅。


[ 本帖最後由 后太禧慈 於 2017-6-5 16:25 編輯 ]

TOP

人血不是水也不是胭脂
中國政治歷經這場血的洗禮後,能否凝聚成改革的新動力?還是讓血成為政治上的化妝品?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Channel=ab&Path=2259785922/36ab.cfm

血是不能忘記的。在河南省老百姓的集體記憶中,血是與金錢和死亡連在一起,也是和政治壓迫與新聞封鎖連在一起。

僅僅是十多年前,「血漿經濟」是河南省經濟的主旋律。電視上的政府宣傳廣告強調「賣血就是愛國」,「不賣血就是不愛國」。在整個九十年代,河南省共有一百多萬人賣過血,被地方當局視為經濟的支柱,也是窮困老百姓賴以維生的手段。

但採血手段的疏漏,造成艾滋病蔓延。河南省感染艾滋病的人數,估計以百萬計,死亡人數被官方視為秘密,但至少是幾萬人以上。

如果說「血漿經濟」是愚昧,那麼處理艾滋病的政治反應則是荒謬與超現實。發現艾滋病例的河南醫生王淑平竟被要求篡改報告的數字,她堅拒不從,最後被逼遠走他鄉。

正是在愚昧的地方行政中,暴露全國政治機制的結構性缺陷。中央對地方的濫權難以制衡,甚至被輕易欺騙,未能徹查真相,導致疫情不斷擴大、失控。

這也是因為媒體被戴上口罩,導致中南海被戴上了眼罩。媒體無法報道真相,根本不能發揮「輿論監督」的作用。在「血漿經濟」風行的九十年代,中國大陸媒體對真相視而不見,既未能提出預警於前,亦無法防堵於後。

這也導致了中央與地方「信息結構不對稱」的危機。地方媒體的口罩,也成為中央決策者的眼罩,對導致百萬人感染的疫情,竟是後知後覺,反應慢了幾拍,讓以「勤政愛民」自我期許的中央決策者,成為被地方濫權官員玩弄於股掌之上的「傻逼」。

但更「傻逼」的是這些地方的濫權官員,在闖了彌天大禍之後,不但完全逃過政治責任,還不斷扶搖直上,官運亨通。

這也在中國現代政治史上,寫下了恥辱的一頁,暴露中國現行政治體制的失敗,造成「劣幣驅逐良幣」,讓沒有能力和沒有道德的官員可以不斷升官發財,而有能力和有良心的人卻不斷被排擠。

「人血不是水」,這是蘇聯作家斯捷爾瑪赫小說的名字,寫出人道信念的呼喚,也寫出對正義理想的追求。中國政治歷經這場「血的洗禮」之後,是否能夠刺激全民作出深刻的反思,凝聚成一股改革的新動力?還是「人血就是胭脂」(劉賓雁報告文學的書名),讓那些濃得化不開的血液,成為政治上塗脂抹粉的化妝品?

這不但要看十七大的結果,也要看中國媒體的生存狀態,是否可以擺脫那些越來越多和越來越緊的口罩,從而擺脫執政者與老百姓的眼罩。血是不能忘記的,它喚回昨日河南悲劇的記憶,也呼喚今日中國的政治改革。





邱立本:人血不是水也不是胭脂
http://global.dwnews.com/news/2007-09-08/3259223.html
DWNEWS.COM-- 2007年9月8日1:14:43(京港台时间) --多维新闻网  

亚洲周刊/中国政治历经这场血的洗礼后,能否凝聚成改革的新动力?还是让血成为政治上的化妆品?

血是不能忘记的。在河南省老百姓的集体记忆中,血是与金钱和死亡连在一起,也是和政治压迫与新闻封锁连在一起。

仅仅是十多年前,“血浆经济”是河南省经济的主旋律。电视上的政府宣传广告强调“卖血就是爱国”,“不卖血就是不爱国”。在整个九十年代,河南省共有一百多万人卖过血,被地方当局视为经济的支柱,也是穷困老百姓赖以维生的手段。

但采血手段的疏漏,造成艾滋病蔓延。河南省感染艾滋病的人数,估计以百万计,死亡人数被官方视为秘密,但至少是几万人以上。

如果说“血浆经济”是愚昧,那么处理艾滋病的政治反应则是荒谬与超现实。发现艾滋病例的河南医生王淑平竟被要求篡改报告的数字,她坚拒不从,最后被逼远走他乡。

正是在愚昧的地方行政中,暴露全国政治机制的结构性缺陷。中央对地方的滥权难以制衡,甚至被轻易欺骗,未能彻查真相,导致疫情不断扩大、失控。

这也是因为媒体被戴上口罩,导致中南海被戴上了眼罩。媒体无法报道真相,根本不能发挥“舆论监督”的作用。在“血浆经济”风行的九十年代,中国大陆媒体对真相视而不见,既未能提出预警于前,亦无法防堵于后。

这也导致了中央与地方“信息结构不对称”的危机。地方媒体的口罩,也成为中央决策者的眼罩,对导致百万人感染的疫情,竟是后知后觉,反应慢了几拍,让以“勤政爱民”自我期许的中央决策者,成为被地方滥权官员玩弄于股掌之上的“傻逼”。

但更“傻逼”的是这些地方的滥权官员,在闯了弥天大祸之后,不但完全逃过政治责任,还不断扶摇直上,官运亨通。

这也在中国现代政治史上,写下了耻辱的一页,暴露中国现行政治体制的失败,造成“劣币驱逐良币”,让没有能力和没有道德的官员可以不断升官发财,而有能力和有良心的人却不断被排挤。

“人血不是水”,这是苏联作家斯捷尔玛赫小说的名字,写出人道信念的呼唤,也写出对正义理想的追求。中国政治历经这场“血的洗礼”之后,是否能够刺激全民作出深刻的反思,凝聚成一股改革的新动力?还是“人血就是胭脂”(刘宾雁报告文学的书名),让那些浓得化不开的血液,成为政治上涂脂抹粉的化妆品?

这不但要看十七大的结果,也要看中国媒体的生存状态,是否可以摆脱那些越来越多和越来越紧的口罩,从而摆脱执政者与老百姓的眼罩。血是不能忘记的,它唤回昨日河南悲剧的记忆,也呼唤今日中国的政治改革。

[ 本帖最後由 WongManTaks 於 2012-10-12 02:17 編輯 ]

TOP

「愛國」又被利用了嗎?

河南艾滋元凶曝光,隱瞞疫情升官發財
http://www.aladding.com/view/pos ... 0&postid=412602

full version of #2
河南省政府宣传广告----“卖血就是爱国”
http://www.tycool.com/bbs/showth ... 96&goto=newpost
国政治历经这场血的洗礼后,能否凝聚成改革的新动力?还是让血成为政治上的化妆品?

血是不能忘记的。在河南省老百姓的集体记忆中,血是与金钱和死亡连在一起,也是和政治压迫与新闻封锁连在一起。

仅仅是十多年前,“血浆经济”是河南省经济的主旋律。电视上的政府宣传广告强调“卖血就是爱国”,“不卖血就是不爱国。在整个九十年代,河南省共有一百多万人卖过血,被地方当局视为经济的支柱,也是穷困老百姓赖以维生的手段。

但采血手段的疏漏,造成艾滋病蔓延。河南省感染艾滋病的人数,估计以百万计,死亡人数被官方视为秘密,但至少是几万人以上。

如果说“血浆经济”是愚昧,那么处理艾滋病的政治反应则是荒谬与超现实。发现艾滋病例的河南医生王淑平竟被要求篡改报告的数字,她坚拒不从,最后被逼远走他乡。

正是在愚昧的地方行政中,暴露全国政治机制的结构性缺陷。中央对地方的滥权难以制衡,甚至被轻易欺骗,未能彻查真相,导致疫情不断扩大、失控。

这也是因为媒体被戴上口罩,导致中南海被戴上了眼罩。媒体无法报道真相,根本不能发挥“舆论监督”的作用。在“血浆经济”风行的九十年代,中国大陆媒体对真相视而不见,既未能提出预警于前,亦无法防堵于后。

这也导致了中央与地方“信息结构不对称”的危机。地方媒体的口罩,也成为中央决策者的眼罩,对导致百万人感染的疫情,竟是后知后觉,反应慢了几拍,让以“勤政爱民”自我期许的中央决策者,成为被地方滥权官员玩弄于股掌之上的“傻逼”。

但更“傻逼”的是这些地方的滥权官员,在闯了弥天大祸之后,不但完全逃过政治责任,还不断扶摇直上,官运亨通。

这也在中国现代政治史上,写下了耻辱的一页,暴露中国现行政治体制的失败,造成“劣币驱逐良币”,让没有能力和没有道德的官员可以不断升官发财,而有能力和有良心的人却不断被排挤。

“人血不是水”,这是苏联作家斯捷尔玛赫小说的名字,写出人道信念的呼唤,也写出对正义理想的追求。中国政治历经这场“血的洗礼”之后,是否能够刺激全民作出深刻的反思,凝聚成一股改革的新动力?还是“人血就是胭脂”(刘宾雁报告文学的书名),让那些浓得化不开的血液,成为政治上涂脂抹粉的化妆品? 这不但要看十七大的结果,也要看中国媒体的生存状态,是否可以摆脱那些越来越多和越来越紧的口罩,从而摆脱执政者与老百姓的眼罩。血是不能忘记的,它唤回昨日河南悲剧的记忆,也呼唤今日中国的政治改革。

[ 本帖最後由 WongManTaks 於 2007-9-13 04:06 編輯 ]

TOP

another report:
中国艾滋元凶曝光,隐瞒疫情升官发财
http://www.haichuan.net/XHC/show.php?bbs=11&post=738389
亚洲周刊 2007-09-07 22:54:31

河南省政府九十年代推行「血浆经济」造成上百万人感染艾滋病毒、数万人因此死亡,不是天灾是人祸,肇事官员刘全喜、刘学周等欺上瞒下,主政领导李长春、黄晴宜、陈全国等却包庇纵容、隐瞒疫情,成为艾滋疫情一发不可收拾的罪魁祸首。但这些人没有受到处罚,反而升官发财,而奋起抗击艾滋的高耀洁、王淑平等人却屡遭打压,突显中国政治权力的结构性危机

十多年前,一份有关河南艾滋病疫情的报告曾被辗转送交中国高层领导,但疫情并没有迅速公开,而是又滞后了若干年,无数的人已经痛苦地死去。这经历了一个什么样的过程?中国人口第一大省的河南经历了一个怎样的黑暗时代?这里掩藏了多少不可告人的内幕?

在河南这场堪称世纪浩劫的血祸中,让人心寒齿冷的不是艾滋病魔,而是贪图金钱和权位的心魔,其背后反映的权力腐化、制度退化的结构性问题值得当今中国执政者深思。亚洲周刊深入河南调查后发现,一九九五年河南基层医生王淑平就已经发现艾滋病疫情并上报,但直到二零零一年中国官方才正式承认中国河南因为卖血而导致艾滋病流行,这期间肇事官员刘全喜、刘学周等欺上瞒下,主政领导李长春、黄晴宜、陈全国等却包庇纵容、隐瞒疫情,成为艾滋疫情一发不可收拾的罪魁祸首。

艾滋祸首未受丝毫惩罚

这场旷古巨灾不是天灾,完全是人祸。上世纪九十年代早期,河南省政府推动的「血浆经济」成为河南艾滋病流行的滥觞。而其中,被河南人称为「艾滋厅长」的刘全喜罪不可赦。这位中共干部使河南省成为全国的艾滋病增长最快的大省,河南农民成群成村的成为艾滋病人,留下大量艾滋孤儿。零二年刘全喜还当选中共十六大代表,退休后又继续担任省人大代表,主管教科文卫工作,没有受到丝毫惩罚。

据后来从河南省卫生部门透露出来的材料,河南省原卫生厅长刘全喜应对全省大办血站搞血浆经济负有直接责任,他在一九九二年出任厅长后,就更换了河南省生物制品所的负责人,并和新任所长邢某赴美国考察,商洽出口血浆给美国的生物制品公司。随后,河南省卫生厅下属的「开发办」、「发展中心」、「中心血站」、「万达公司」等机构成立,负责全省各血站的审批、血浆统销。此后,「救死扶伤,卖血光荣」的口号随处可见,连「不卖血就是不爱国」的口号也在河南睢县电视台作为广告播出。在政府政策的引导下,河南上百万农民加入了这场「以血致富」的运动中,连五十岁以上的人都把白发染黑冒充年轻人卖血。

刘全喜曾在卫生厅内部说,他估计全省七千多万农民中,有百分之一到三的人愿意每年卖血浆一到二次,一年就是上亿元的效益。很快全省各地挂靠在各机构的合法与不合法的数百家血站成立,政协、人大、军队、党委等也都纷纷开办血站敛财。刘的多位亲属也直接经营血站,在漯河、西平、上蔡等县市采集血浆……一时间河南成立了二百多家「合法血站」和数不清的非法血站。

据统计,这段时间河南全省共有一百四十万人卖过血,其中大多数是农民。他们每卖一次血就可以获得五十元人民币(当时约值六美元)。血站只要血浆,不要血球,通过离心机分离血浆后,血球处理成为难题。据北京佑安医院张可医生的《河南艾滋病五年调查报告》的调查说:血站「想了一个一举两得的好办法,即把同种血型的血球混合,清洗,再回输给献血人员,回输的同时还可以少给献血员五元钱。」血站欺骗卖血者说,回输血球可控制贫血,加快恢复造血,因此农民为增加卖血次数,几乎都同意回输。于是同血型卖血者只要有一人带有病毒,其它人几乎难避免不感染。就是在这种回输下,艾滋病毒从一到二快速地复制传播……

到底有多少人感染了艾滋病毒?河南官方公布的两三万人几乎让所有关注河南艾滋疫情的人士不相信,据有「中国民间预防艾滋病第一人」之称的河南医生高耀洁说,河南有五十三个县曾经卖过血,如以每个县平均二万感染者计算,就是一百零六万。而法国《解放报》零二年报道,据国际医学界估计,河南艾滋病病毒(HIV)呈阳性者人数至少达到一百五十万。何大一发明鸡尾酒疗法使美国的艾滋病人死亡率下降到百分之四十七,但这一疗法费用昂贵,每人每年最少要五百至三千四百美元,以河南目前的经济状况不可能这样治疗,因此医疗界估计,河南自一九九五年发现首例病例以来,死亡人数应以数万计。

在河南检验检疫部门工作的王淑平一九九五年发现艾滋疫情在河南出现,并率先向河南卫生厅、国家卫生部报告,但她本人一直被河南当局打压,直至出走美国。不过,王淑平递交卫生部的报告终结了大多数血站的生意。一九九六年三月,从北京刮向河南的整肃风暴很快波及全省,武警和军方配合地方公安,关闭了绝大多数血站,但是,刘家血站和卫生系统下属的血站却因提前得到消息洗手不干,并没有成为整肃对象。

王淑平的报告在高层引起了不小的震动,在人口密集的河南乡下突然发现高感染率的艾滋病发生,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李鹏曾亲自过问,令卫生部长陈敏章彻查此事,但后来为何又不了了之,至今仍有很多不解之谜。据陈身边的人透露,陈敏章为此事郁闷成了心结,直至离世。

那份报告究竟被谁压了下来,多年来,王淑平在追问着答案,很多人在悄悄调查这件事情。是谁,作出决策推迟多年向民众公开疫情,而导致了成千上万的人失去了生命?

向中央压缩疫情数字

回顾北京派往河南调查艾滋病疫情的过程,或许能告诉民众点什么。陈敏章派出的是以卫生部副部长王陇德牵头的调查组,他从甘肃卫生厅长任上调任卫生部,但却是河南开封人,刘全喜透过王给中央递话压缩了河南的疫情。

刘全喜得以捂住盖子的另一个原因是,他得到了河南省先后两位组织部长的相助,一位是陈全国(现河南省委副书记),一位是黄晴宜(现全国妇联副主席),陈是黄的后任,黄是在李长春主政河南时,任省委组织部长、省委副书记,后随着李的升迁,官至中组部副部长、全国妇联副主席。黄在关键时刻电令河南当局,力保刘全喜,责令媒体不得报道。

黄敢于出面干涉此事,是因为李长春主政河南时犯下的人祸。李从一九九一年任河南省代省长始,后任河南省委书记,主政河南至一九九八年,在河南积累下深厚人脉。在李任期内的错误,他不可能让刘全喜一人承担。据透露,刘全喜在二零零三年上面查得紧时,曾求情至李长春夫人处。一九九二年前后,河南卫生系统在全省印发红头文件掀起「血浆经济」风潮,李长春不可能不知道,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后来的官运亨通。

李的同事和后任却没那么幸运了,马忠臣在李后接任河南省委书记,后调京任中央农村领导小组副组长,明升暗降。陈奎元在河南艾滋病疫情公开化的二零零零年任河南省委书记,两年多后调任中国社科院院长位置。陈曾想解决艾滋病问题,追究卫生厅长刘全喜的罪责,但无奈护刘的人比他的位置要高,刘全喜得到的「处分」只是到河南人大任一个委员会副主任,由他一手提拔的同乡刘学周则任卫生厅副厅长。

河南省卫生系统至今未能走出漯河刘姓人氏的控制,又得到了中央当红的李长春荫庇,艾滋铁幕仍然无法全部揭开,大陆民间多年来提及的对河南艾滋病问题的官员问责,迟迟不能进行。

在巨大的铁幕下,河南艾滋疫情一直难以揭开,直到多年后,李长春已离开河南调任他处后,在官方层面还是被视作机密。

二零零二年九月初,新华社向海内外发了一则消息:万延海由于通过网络向外界散布河南省的一份关于艾滋病情况的汇报材料,因「涉嫌泄露国家机密」被拘捕了。

万延海,中国著名的艾滋病和同性恋运动人士,一直倡导一个网络项目「爱知行动」,是中国早期的民间艾滋病运动组织之一。导致万延海被拘捕的材料,后来的情况显示是从河南省卫生厅内部传出来的。二零零三年四月十四日,因为涉嫌通过网络向外界透露一份标有「秘密」字样的文件,被河南警方逮捕。那份文件显示的是二零零二年七月之前的河南艾滋病的情况。

马士文,原河南省卫生厅疾病控制处副处长。马涉嫌泄露的文件正是万延海传播的那份。早在马士文被捕前,二零零二年十一月至十二月间,他已经因那份「泄密」文件被河南警方调查了一个多月,后因证据不足而被释放。

在马士文被捕后,他的一位同事曾透露说:「他承认做了一些错事,或者有些问题。」万延海在被关押了二十七天之后,因美国和加拿大国家领导人、联合国前任秘书长安南的过问下,中国当局被迫释放了他。万在后来透露说:「马士文泄密的文件就是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四日寄给爱知行动小组的匿名邮件。」

他当时并不知道那份邮件从哪里来,就习惯性打开了,发现文件价值很大,就随手发到了另外几个邮件组里。「那份文件显示,河南艾滋病正在蔓延,扩大。」万延海说,他正因为这份文件被拘捕,是谁给他发的邮件,他并不知道,更不会联想到是来自河南省卫生厅内部。

万延海曾经在北京见到过三位河南省卫生厅的官员。二零零一年秋天,河南省卫生厅副厅长刘学周、卫生防疫站长王哲,还有马士文,在北京曾与万延海会晤过一次。

那份「泄密」文件是马士文负责起草的,是向当时的中共河南省委做的专题汇报。前后有六至八人知道文件的内容。究竟是如何从河南省卫生厅的计算机里传播了出去,至今仍然是个谜。

「我省从一九九五年三月发现首例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以来,至今年(二零零二)六月底,累计发现并报告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一千九百二十八例,其中发病三百三十五例,死亡二百三十八例。专家估计我省艾滋病病毒实际感染人数在三万左右。」

这份机密文件透露的信息显示,官方是很早就知道河南艾滋病疫情的,印证了王淑平个人向卫生部做的报告。文件还透露了最早被媒体公开的上蔡县疫情情况:上蔡县政府上报有偿献血员是三点五万人,估计感染艾滋病的人数是七千到一万人。马士文在被调查了半年后获释,后任河南人民医院总院长。

中国诗人北岛的诗《回答》这样写道:「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这正是河南艾滋官场的写照——应该负责的河南官员没有一个因艾滋疫情下台、被起诉,相反是高官做到底如刘全喜、刘学周等,甚至是一路升官发财如李长春、黄晴宜、陈全国等,而奋起抗击艾滋病疫情的医生王淑平、高耀洁、记者张继承等则被打压整肃——这种「反淘汰」机制虽不是河南官场所独有,但是给河南的伤害却是历史少有,给中国的现代化进程留下难以弥合的伤痕。河南的艾滋病魔与官场心魔相生相伴,共同成长,艾滋病魔越流行,河南主政者心魔就越发丧心病狂,不但打压王淑平、软禁高耀洁,更冒天下之大不韪侵吞国内外给艾滋病受害者的捐赠财物。他们试图捂住天下人的嘴巴和耳朵,但是却捂不住艾滋病魔的肆虐,也就在这被强力捂住的四到五年,正是艾滋病毒在人体内的潜伏期,也是开始从卖血者身上向其它人群扩散时期。

河南艾滋疫情的这种独特处理,彰显河南主事官员不但价值判断缺失,道德良心丧尽,而且把中共为人民服务的政治伦理给彻底颠覆。在中共十七大的人事部署和路线制定中,胡锦涛、温家宝要对付的显然不只是艾滋病魔在中国的肆虐,更紧要的是如何控制地方政府中越来越无法无天的心魔。

TOP

「愛國」賣血可能會感染愛滋病的。

文章已提出例子, 政府利用人民的「愛國」心,  騙人民去賣血。 結果是人民爲「愛國」付出而感染愛滋病。

TOP

河南賣血醜聞:李長春誤人終誤己?
http://www.atchinese.com/index.p ... id=39882&Itemid=110
http://www.atchinese.com/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task=view&id=39882&Itemid=110
隨後五年,河南省衛生廳在全省各地設立多不勝數的“開發辦”、“中心血站”等,利誘農民賣血,甚至喊出“不賣血不愛國”等口號。


“血浆经济”元凶瞒疫情升官发财
http://www.westca.com/News/article/sid=56054.html

此后,“救死扶伤,卖血光荣”的口号随处可见,连“不卖血就是不爱国”的口号也在河南睢县电视台作为广告播出。在政府政策的引导下,河南上百万农民加入了这场“以血致富”的运动中,连五十岁以上的人都把白发染黑冒充年轻人卖血。

[ 本帖最後由 WongManTaks 於 2009-1-3 03:39 編輯 ]

TOP

李長春包庇縱容,導致百萬人感染艾滋病
http://www.creaders.net/newsViewer.php?id=749575&language=big5
亞洲周刊    作者: 孔慶仁    2007-09-10 15:00:19

河南省政府九十年代推行「血漿經濟」造成上百萬人感染艾滋病毒、數萬人因此死亡,不是天災是人禍,肇事官員劉全喜、劉學周等欺上瞞下,主政領導李長春、黃晴宜、陳全國等卻包庇縱容、隱瞞疫情,成為艾滋疫情一發不可收拾的罪魁禍首。但這些人沒有受到處罰,反而升官發財,而奮起抗擊艾滋的高耀潔、王淑平等人卻屢遭打壓,突顯中國政治權力的結構性危機。

十多年前,一份有關河南艾滋病疫情的報告曾被輾轉送交中國高層領導,但疫情並沒有迅速公開,而是又滯後了若干年,無數的人已經痛苦地死去。這經歷了一個什麼樣的過程?中國人口第一大省的河南經歷了一個怎樣的黑暗時代?這其中有多少不可告人的內幕?

在河南這場堪稱世紀浩劫的血禍中,讓人心寒齒冷的不是艾滋病魔,而是貪圖金錢和權位的心魔,其背後反映的權力腐化、制度退化的結構性問題值得當今中國執政者深思。亞洲周刊深入河南調查後發現,一九九五年河南基層醫生王淑平就已經發現艾滋病疫情並上報,但直到二零零一年中國官方才正式承認中國河南因為賣血而導致艾滋病流行,這期間肇事官員劉全喜、劉學周等欺上瞞下,主政領導李長春、黃晴宜、陳全國等卻包庇縱容、隱瞞疫情,成為艾滋疫情一發不可收拾的罪魁禍首。

艾滋禍首未受絲毫懲罰

這場曠古巨災不是天災,完全是人禍。上世紀九十年代早期,河南省政府推動的「血漿經濟」成為河南艾滋病流行的濫觴。而其中,被河南人稱為「艾滋廳長」的劉全喜罪不可赦。這位中共干部使河南省成為全國的艾滋病增長最快的大省,河南農民成群成村的成為艾滋病人,留下大量艾滋孤兒。零二年劉全喜還當選中共十六大代表,退休後又繼續擔任省人大代表,主管教科文衛工作,沒有受到絲毫懲罰。

據後來從河南省衛生部門透露出來的材料,河南省原衛生廳長劉全喜應對全省大辦血站搞血漿經濟負有直接責任,他在一九九二年出任廳長後,就更換了河南省生物制品所的負責人,並和新任所長邢某赴美國考察,商洽出口血漿給美國的生物制品公司。隨後,河南省衛生廳下屬的「開發辦」、「發展中心」、「中心血站」、「萬達公司」等機構成立,負責全省各血站的審批、血漿統銷。此後,「救死扶傷,賣血光榮」的口號隨處可見,連「不賣血就是不愛國」的口號也在河南睢縣電視台作為廣告播出。在政府政策的引導下,河南上百萬農民加入了這場「以血致富」的運動中,連五十歲以上的人都把白發染黑冒充年輕人賣血。

劉全喜曾在衛生廳內部說,他估計全省七千多萬農民中,有百分之一到三的人願意每年賣血漿一到二次,一年就是上億元的效益。很快全省各地掛靠在各機構的合法與不合法的數百家血站成立,政協、人大、軍隊、黨委等也都紛紛開辦血站斂財。劉的多位親屬也直接經營血站,在漯河、西平、上蔡等縣市采集血漿……一時間河南成立了二百多家「合法血站」和數不清的非法血站。

據統計,這段時間河南全省共有一百四十萬人賣過血,其中大多數是農民。他們每賣一次血就可以獲得五十元人民幣(當時約值六美元)。血站只要血漿,不要血球,通過離心機分離血漿後,血球處理成為難題。據北京佑安醫院張可醫生的《河南艾滋病五年調查報告》的調查說︰血站「想了一個一舉兩得的好辦法,即把同種血型的血球混合,清洗,再回輸給獻血人員,回輸的同時還可以少給獻血員五元錢。」血站欺騙賣血者說,回輸血球可控制貧血,加快恢復造血,因此農民為增加賣血次數,幾乎都同意回輸。於是同血型賣血者只要有一人帶有病毒,其他人幾乎難避免不感染。就是在這種回輸下,艾滋病毒從一到二快速地復制傳播……

到底有多少人感染了艾滋病毒?河南官方公布的兩三萬人幾乎讓所有關注河南艾滋疫情的人士不相信,據有「中國民間預防艾滋病第一人」之稱的河南醫生高耀潔說,河南有五十三個縣曾經賣過血,如以每個縣平均二萬感染者計算,就是一百零六萬。而法國《解放報》零二年報道,據國際醫學界估計,河南艾滋病病毒(HIV)呈陽性者人數至少達到一百五十萬。何大一發明雞尾酒療法使美國的艾滋病人死亡率下降到百分之四十七,但這一療法費用昂貴,每人每年最少要五百至三千四百美元,以河南目前的經濟狀況不可能這樣治療,因此醫療界估計,河南自一九九五年發現首例病例以來,死亡人數應以數萬計。

在河南檢驗檢疫部門工作的王淑平一九九五年發現艾滋疫情在河南出現,並率先向河南衛生廳、國家衛生部報告,但她本人一直被河南當局打壓,直至出走美國。不過,王淑平遞交衛生部的報告終結了大多數血站的生意。一九九六年三月,從北京刮向河南的整肅風暴很快波及全省,武警和軍方配合地方公安,關閉了絕大多數血站,但是,劉家血站和衛生系統下屬的血站卻因提前得到消息洗手不干,並沒有成為整肅對象。

王淑平的報告在高層引起了不小的震動,在人口密集的河南鄉下突然發現高感染率的艾滋病發生,時任國務院總理的李鵬曾親自過問,令衛生部長陳敏章徹查此事,但後來為何又不了了之,至今仍有很多不解之謎。據陳身邊的人透露,陳敏章為此事郁悶成了心結,直至離世。

那份報告究竟被誰壓了下來,多年來,王淑平在追問著答案,很多人在悄悄調查這件事情。是誰,作出決策推遲多年向民眾公開疫情,而導致了成千上萬的人失去了生命?

向中央壓縮疫情數字

回顧北京派往河南調查艾滋病疫情的過程,或許能告訴民眾點什麼。陳敏章派出的是以衛生部副部長王隴德牽頭的調查組,他從甘肅衛生廳長任上調任衛生部,但卻是河南開封人,劉全喜透過王給中央遞話壓縮了河南的疫情。

劉全喜得以捂住蓋子的另一個原因是,他得到了河南省先後兩位組織部長的相助,一位是陳全國(現河南省委副書記),一位是黃晴宜(現全國婦聯副主席),陳是黃的後任,黃是在李長春主政河南時,任省委組織部長、省委副書記,後隨著李的升遷,官至中組部副部長、全國婦聯副主席。黃在關鍵時刻電令河南當局,力保劉全喜,責令媒體不得報道。

黃敢於出面干涉此事,是因為李長春主政河南時犯下的人禍。李從一九九一年任河南省代省長始,後任河南省委書記,主政河南至一九九八年,在河南積累下深厚人脈。在李任期內的錯誤,他不可能讓劉全喜一人承擔。據透露,劉全喜在二零零三年上面查得緊時,曾求情至李長春夫人處。一九九二年前後,河南衛生系統在全省印發紅頭文件掀起「血漿經濟」風潮,李長春不可能不知道,但是這並不妨礙他後來的官運亨通。

李的同事和後任卻沒那麼幸運了,馬忠臣在李後接任河南省委書記,後調京任中央農村領導小組副組長,明升暗降。陳奎元在河南艾滋病疫情公開化的二零零零年任河南省委書記,兩年多後調任中國社科院院長位置。陳曾想解決艾滋病問題,追究衛生廳長劉全喜的罪責,但無奈護劉的人比他的位置要高,劉全喜得到的「處分」只是到河南人大任一個委員會副主任,由他一手提拔的同鄉劉學周則任衛生廳副廳長。

河南省衛生系統至今未能走出漯河劉姓人氏的控制,又得到了中央當紅的李長春蔭庇,艾滋鐵幕仍然無法全部揭開,大陸民間多年來提及的對河南艾滋病問題的官員問責,遲遲不能進行。

在巨大的鐵幕下,河南艾滋疫情一直難以揭開,直到多年後,李長春已離開河南調任他處後,在官方層面還是被視作機密。

二零零二年九月初,新華社向海內外發了一則消息︰萬延海由於通過網絡向外界散布河南省的一份關於艾滋病情況的匯報材料,因「涉嫌?露國家機密」被拘捕了。

萬延海,中國著名的艾滋病和同性戀運動人士,一直倡導一個網絡項目「愛知行動」,是中國早期的民間艾滋病運動組織之一。導致萬延海被拘捕的材料,後來的情況顯示是從河南省衛生廳內部傳出來的。二零零三年四月十四日,因為涉嫌通過網絡向外界透露一份標有「秘密」字樣的文件,被河南警方逮捕。那份文件顯示的是二零零二年七月之前的河南艾滋病的情況。

馬士文,原河南省衛生廳疾病控制處副處長。馬涉嫌?露的文件正是萬延海傳播的那份。早在馬士文被捕前,二零零二年十一月至十二月間,他已經因那份「?密」文件被河南警方調查了一個多月,後因證據不足而被釋放。

在馬士文被捕後,他的一位同事曾透露說︰「他承認做了一些錯事,或者有些問題。」萬延海在被關押了二十七天之後,因美國和加拿大國家領導人、聯合國前任秘書長安南的過問下,中國當局被迫釋放了他。萬在後來透露說︰「馬士文?密的文件就是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四日寄給愛知行動小組的匿名郵件。」

他當時並不知道那份郵件從哪╴??A就習慣性打開了,發現文件價值很大,就隨手發到了另外幾個郵件組╴堙C「那份文件顯示,河南艾滋病正在蔓延,擴大。」萬延海說,他正因為這份文件被拘捕,是誰給他發的郵件,他並不知道,更不會聯想到是來自河南省衛生廳內部。

萬延海曾經在北京見到過三位河南省衛生廳的官員。二零零一年秋天,河南省衛生廳副廳長劉學周、衛生防疫站長王哲,還有馬士文,在北京曾與萬延海會晤過一次。

那份「?密」文件是馬士文負責起草的,是向當時的中共河南省委做的專題匯報。前後有六至八人知道文件的內容。究竟是如何從河南省衛生廳的電腦╴?膜F出去,至今仍然是個謎。

「我省從一九九五年三月發現首例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以來,至今年(二零零二)六月底,累計發現並報告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一千九百二十八例,其中發病三百三十五例,死亡二百三十八例。專家估計我省艾滋病病毒實際感染人數在三萬左右。」

這份機密文件透露的信息顯示,官方是很早就知道河南艾滋病疫情的,印證了王淑平個人向衛生部做的報告。文件還透露了最早被媒體公開的上蔡縣疫情情況︰上蔡縣政府上報有償獻血員是三點五萬人,估計感染艾滋病的人數是七千到一萬人。馬士文在被調查了半年後獲釋,後任河南人民醫院總院長。

中國詩人北島的詩《回答》這樣寫道︰「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銘」。這正是河南艾滋官場的寫照??應該負責的河南官員沒有一個因艾滋疫情下台、被起訴,相反是高官做到底如劉全喜、劉學周等,甚至是一路升官發財如李長春、黃晴宜、陳全國等,而奮起抗擊艾滋病疫情的醫生王淑平、高耀潔、記者張繼承等則被打壓整肅??這種「反淘汰」機制雖不是河南官場所獨有,但是給河南的傷害卻是歷史少有,給中國的現代化進程留下難以彌合的傷痕。河南的艾滋病魔與官場心魔相生相伴,共同成長,艾滋病魔越流行,河南主政者心魔就越發喪心病狂,不但打壓王淑平、軟禁高耀潔,更冒天下之大不韙侵吞國內外給艾滋病受害者的捐贈財物。他們試圖捂住天下人的嘴巴和耳朵,但是卻捂不住艾滋病魔的肆虐,也就在這被強力捂住的四到五年,正是艾滋病毒在人體內的潛伏期,也是開始從賣血者身上向其他人群擴散時期。

河南艾滋疫情的這種獨特處理,彰顯河南主事官員不但價值判斷缺失,道德良心喪盡,而且把中共為人民服務的政治倫理給徹底顛覆。在中共十七大的人事部署和路線制定中,胡錦濤、溫家寶要對付的顯然不只是艾滋病魔在中國的肆虐,更緊要的是如何控制地方政府中越來越無法無天的心魔。

TOP

中國政府宣傳「賣血就是愛國」「不賣血就是不愛國」

cannot enter

城市論壇 » 激爆新聞區
中國政府宣傳「賣血就是愛國」「不賣血就是不愛國」

please add:

愚民政策下的愛國糞青又一例子:

青年恐嚇日首相候判
寄刀片信 稱不滿參拜神社
http://www.mingpaovan.com/htm/News/20070420/HK-gel1.htm

恆商應屆畢業生 預提現金作擔保
恐嚇日官青年等警上門
http://the-sun.on.cc/channels/ne ... 715023746_0000.html

恐嚇安倍的香港青年:不是恐怖分子 只為阻參拜
http://www.stnn.cc:82/euro_asia/t20060716_279289.html

青年控恐嚇安倍下月審
涉寄刀片信 被控10罪
http://www.mingpaosf.com/htm/News/20070322/HK-ged1.htm

[ 本帖最後由 WongManTaks 於 2008-3-8 07:51 編輯 ]

TOP

引用:
原帖由 WongManTaks 於 2008-3-8 07:38 發表
cannot enter

城市論壇 » 激爆新聞區
中國政府宣傳「賣血就是愛國」「不賣血就是不愛國」

please add:

愚民政策下的愛國糞青又一例子:

青年恐嚇日首相候判
寄刀片信 稱不滿參拜神社
http://www.mingpaovan.com ...
I can access this post with PC at public places
不屈於威武,不淫於富貴,不移於貧賤。濁世不染,眾昏獨醒


行運超人

TOP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