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財經新聞] 銀行服務問題 HK banking problems

本主題被作者加入到個人文集中

TOP

法庭:兩女不滿戶口遭凍結 告警務處長及渣打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81107/00176_068.html

渣打銀行早前應警方要求,凍結兩名女子的一個聯名定期存款戶口。戶口持有人現入稟高院,指警方無合理理由懷疑她們的一百二十萬元定期存款涉罪,又無合理理由懷疑她們洗黑錢,加上未得高院命令,便要求渣打凍結她們的戶口,使她們蒙受損失。她們要求法庭頒令宣布警務處處長不當地干擾她們的定期存款戶口,要求將戶口解凍,並向警務處處長和渣打索償。

指干擾戶口及違反協議
兩名原告依次是金鳳蓮及其姨甥女張凱怡(譯音),兩名被告依次是渣打銀行(香港)有限公司及警務處處長。入稟狀透露,首原告與家人於一四年賣樓後分錢,她與其中一名姊妹開始用分得的款項一同做銀行定期存款。到前年八月,該姊妹把存款送給女兒,即次原告,兩名原告便開始聯名在渣打做定期存款。

入稟狀續指,警方於今年八月中要求渣打凍結二人聯名定期存款戶口,渣打未有自行調查便凍結。原告現指警務處處長不當地干擾她們的戶口,而渣打違反與她們達成的定期存款協議,故向兩名被告索償。

TOP

PayMe又出事用戶電郵被盜用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81109/00176_048.html
滙豐銀行旗下個人對個人(P2P)轉帳程式PayMe又出事!該行日前發現有用戶電郵帳戶被盜用,導致不法分子未經授權登入極少數PayMe帳戶,並已立即採取措施杜絕有關活動,及主動聯絡受影響的客戶,將向客戶賠償未經授權的交易。

滙豐:已報警及上報金管局
該行又稱,已報知警方,與當局緊密合作調查該事件,同時主動將事件上報香港金融管理局。金管局發言人表示,周三收到滙豐通知有關事件,已即時要求滙豐跟進並提交報告,以及採取相應行動,檢視及改善PayMe的流程,避免同類問題再次出現。

滙豐稱,已就事件採取一系列措施保護客戶資料,PayMe系統仍然安全及沒有出現保安漏洞,強調用戶目前毋須採取任何行動,同時建議PayMe用戶保持警惕,防止第三方嘗試竊取電郵密碼、應用程式密碼和交易密碼。

事實上,今年來PayMe已多次出現問題,包括滙豐在七月時公布聘用的第三方問卷調查公司Typeform出現數據保安問題,令部分用戶提交問卷調查的資料外洩,多達2,500人受影響。

PayMe在六月時亦曾出現多宗重複增值錯誤,因信用卡交易系統故障,部分用戶以信用卡增值時,被收取雙倍金額,該行其後承諾撤銷重複交易,再以電郵通知用戶。

TOP

內企債爆煲燒到香港
https://hk.finance.yahoo.com/news/%E5%85%A7%E4%BC%81%E5%82%B5%E7%88%86%E7%85%B2%E7%87%92%E5%88%B0%E9%A6%99%E6%B8%AF-214500411.html


內地企業債務違約危機燒到香港!有銀行在香港興訟向相關企業追討欠款。銀行界表示,不少內地企業資金鏈出現問題,高度關注類似個案會否湧現。他又說,個別貸款違約已牽涉多家銀行,或需召開聯席會議處理,有銀行甚至暫時全面停止內保外貸業務。

今年十月份一家台資背景銀行入稟香港高等法院,向借款人飛馬國際(香港)及擔保人深圳市飛馬國際供應鏈(簡稱「飛馬國際」)追討逾909萬美元貸款及相關利息,並且於十一月一日再度入稟高院,呈請飛馬國際(香港)清盤。

境外融資衍生問題更多

飛馬國際(002210.SZ)為深圳上市公司,主要營運業務包括煤炭供應鏈、塑化供應鏈、有色金屬供應鏈以及綜合供應鏈服務,在內地華北、華東、華南及西部等四個地區的多個城市從事供應鏈管理業務。

不過,今年八月起該公司以重大資產重組為理由,一直停牌至今。隨後於十月份,該公司多次披露母公司飛馬投資控股債券違約,未能支付利息及應付相關回售款項。

根據深圳交易所通告顯示,截至十月底止第三季度,飛馬投資已經抵押其持有超過95%的飛馬國際股份,涉及7.57億股。

有香港銀行界人士指出,業界高度關注涉及內地企業債務違約或抵押上市公司股份的企業融資問題,因有企業同時在香港及新加坡進行境外貸款,甚至其他衍生工具或結構性投資,牽涉層面已包括港資、台資、英資甚至星資銀行。

他又透露,個別銀行已研究向違約內地企業展開跨境索償行動,不排除稍後要召開銀行聯席會議處理債權問題,商討如何「分豬肉」。

中資銀行界人士指出,近日香港銀行的內地企業貸款違約事件均有母公司作為跨境擔保,但當中未必獲得國家外匯管理局的批文,令香港銀行跨境追數有困難,加上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及外匯局在下半年加緊巡查,有銀行已全面停止內保外貸業務。

不過,隨着內地企業債務違約問題「殺埋身」,他直言「未來一至兩年會好麻煩」。

金管關注銀行作擔保人

事實上,香港金融管理局曾於一四年致函銀行,明言留意到銀行以擔保形式降低內地相關業務信貸風險的情況急劇增加,要求銀行接受境外擔保時,必須取得外部法律意見確認。

銀行界認為,內地企業貸款違約觸發擔保人要履行責任的個案湧現,將考驗香港銀行近年有沒有做好內保外貸審批與合規手續,同時不排除個別銀行要針對這類貸款,展開清查行動。

金管局發言人回覆本報查詢時表示,要求銀行採用審慎標準批核信貸,以妥善管理信貸風險。當局續表示,一直密切監察香港銀行體系的信貸情況,有需要時會向銀行提供信貸風險管理相關指引,包括抵押品及擔保書的有效執行與管理,提醒銀行注意不同環節的風險。

他又稱,金管局會在日常監管工作中透過不同渠道,包括現場審查、非現場審查及獨立評估報告,評估銀行信貸風險管理系統的成效。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