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放眼世界] 中國民族主義何去何從?Chinese nationalism

本主題被作者加入到個人文集中

中國民族主義何去何從?Chinese nationalism

中國民族主義何去何從?
http://news.bbc.co.uk/chinese/trad/hi/newsid_7240000/newsid_7244700/7244777.stm

近年來,民族主義在中國表現強烈。甚至出現由極端民族主義情緒導致的暴力行動。為什麼會出現民族主義高漲的現象?

這種現象的背後是什麼問題?它對中國社會生態又會產生什麼影響?今年秋天在歐洲舉行的第二屆中歐論壇上,各國學者,民間人士對這個問題進行了探討。本台記者嵇偉採訪了參加討論的幾名中國學者, 討論中國民族主義何去何從。

采訪錄音

自鴉片戰爭以來,民族主義在中國經歷過幾次高峰,包括辛亥革命和抗日運動,主要表現為民族整合與反抗侵略。1990年代開始,民族主義重新在中國強勢抬頭。從1996年出版《中國可以說不》、1999年中國駐貝爾格萊德大使館被炸後的示威、2001年中美撞機事件、到2005年4月中國各地包括首都北京在內的十多個大城市的反日活動,民族主義思潮在國民中普遍高漲,甚至出現由極端民族主義情緒導致的暴力行動,使中國的民族主義一度進入被某些學者稱作"高火險期"的階段。那麼九十年代以來民族主義重新在中國大陸興盛的原因是什麼呢?中國社會科學院哲學所研究員徐友漁認為,這是為了填充六四民運之後中國出現的意識形態真空。

徐友漁: 民族主義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初恢復。首先是因為1989年在中國發生的事件,緊接著東歐和前蘇聯發生的巨變,使得原有的意識形態出現了某種的真空。政治上比較敏感的學者,就向當局柬言要用民族主義來彌補意識形態,使民族主義成為官方意識形態的一部分。

加拿大維多利亞大學中國與亞太關係中心主席吳國光教授認為,前蘇聯的解體,給了中國政府一個前車之鑒,因而大力提倡以整個中華民族為主體的民族主義。

吳國光:90年代以來中國民族主義再次興起。一方面是由於發生了89年的事件,再加上東歐和蘇聯東歐的共產主義政權垮台。中國政權有意地鼓動民族主義,一方面,來代替已經缺乏凝聚力的馬列主義,用民族主義來凝聚民眾,支持這個 政權的合法性。再一個,政府看到蘇聯解體的過程中民族問題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中國也是一個多民族的國家,如果不是這樣一個共產主義的政權以強制的方式來維持統一的話,民族問題也可以變得很嚴重。所以,中國民族主義在90年代興起,有一個很大的特點,就是以整個所謂中華民族作為一個民族主義的基本單位,完全無視中華民族內部各個民族群體之間的區別。

有學者指出,中國的宣傳思想和媒體報道以1989年的六四民運為分水嶺。在1989年之前,媒體報道大多體現的是中國知識分子親西方和反傳統的主流思想,而89年之後,媒體大力宣傳的是政府弘揚的中華傳統文化,強調中華民族的概念,以及愛國主義和集體主義的教育。可以這麼說,九十年代以來中國民族主義的興起,尤其是極端民族主義的出現,是當局為了轉移六四之後公眾的憤怒和政府的壓力而有意鼓動起來的。中歐論壇的發起人、法國政治與思想研究中心的陳彥博士分析極端民族主義對整體民族利益的危害。

陳彥:所謂激進的民族主義,它在講民族主義的時候,一定是以講民族主義的名義來達到某種政治目的,而且這個民族主義很可能就會被利用來破壞民主機制。因為從它的極端邏輯發展,它會是一個排他的,並說自己的民族利益是至高無上的,甚至超過其它民族的民族利益,那麼就會發生戰爭。從內部來講,它會以民族的利益來抹煞個人的利益,以民族集體的名譽來抹煞個體的作用,個體的地位。共產主義,民族主義都是集體主義的,會被一小部分人利用,以民族的利益說話,以民族主義的名譽代表整體利益,其實可能損害了整體民族的利益。

徐友漁舉了兩個例子,顯示民族主義中的狂熱成分可能給中國帶來的現實危險。

徐友漁:在中國民族主義的狂熱成分中包涵了很大的危險。這種危險表現在台灣問題上,比方《中國可以說不》的作者就主張要盡快地武力攻打台灣,這本書的原話是這麼講的,"小打不如大打,晚打不如早打"。

另外一個例子,是中國大陸最提倡儒家文化的代表人物陳明也鼓吹要下決心攻打台灣,他說:"中國的軍事能力並不是很重要,關鍵是要有意志和決心,一次打不下,可以打二次,二次打不下可以打第三次,這叫做血戰到底"。我覺得這種思想是非常危險的。 台灣問題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以來最大的政治難題之一,也是海峽兩岸以民族主義的名義爭執最激烈的話題。中國中山大學政務學院副院長肖濱認為,民族認同和心理認同是解決台灣問題的關鍵。

肖濱:很多台灣人認同他們是台灣人,不願認同 他們是中國人。台灣問題的解決,我認為經濟的發展是非常重要的。三通最終是不可避免的,誰都阻擋不了。但是海峽兩岸真正要統一,除此之外還有一個新的統一,就是認同的問題。

除了台灣問題,一些邊疆地區的少數民族要求自主與獨立,也是北京的執政者頭痛的問題,尤其在西藏和新疆。那麼在共產黨中國建國近六十年中,佔中國人口絕大多數的漢民族和少數民族之間的利益是否平衡呢?中國新權威主義的代表人物之一、上海師範大學教授蕭功秦認為,中國的56個民族有著共同的利益。

蕭功秦:中國的民族主義一般就是國主主義。以中華民族作為一個主體,應付外部的挑戰壓力,56個民族有利益的共同性,因為這種利益的共同性,針對外來的挑戰壓力的時候,他們就有一種向心力。

但陳彥認為,中國當局對民族問題的處理使用的是強權壓制。

陳彥:現在國家往往像歐盟這種情況,組成一個聯邦,這個聯邦是自願結合起來的。但是一個帝國呢,就是從上至下強加下去的。中國從傳統到現在其實是一個帝國的架構。那麼,在這個帝國架構之上,中國政府目前把民族問題的處理看作是個很微妙的問題,不是很容易處理的。它還是個帝國的架構,如果放鬆,這個帝國可能就會垮掉,所以它不能夠放鬆。當然同時它要維持帝國的架構,代價也很高。但是目前它沒有任何其它的選擇,它必須維持這個架構,壓制要求獨立的聲音,維持強權。

和許多其他國家一樣,少數民族要求獨立,是中國當局必須面對的難題。肖濱認為,要解決這個難題,給與少數民族更多文化上的自主空間是非常重要的。

肖濱:中華民族是個多元體,是一個中國人民的命運共同體,她包括藏族啊,維吾爾族啊,56個民族所組成。在政治上,它強調中華民族是一個統一的國家,少數民族區域自治,它不是聯邦制,單一框架上的民族區域自治。不管是在新疆還是在西藏都有些所謂分裂主義的聲音,在學術上,我們可以把它稱為族群主義。確實有些非理性的,不健康的分裂主義傾向,統統可以把它與藏獨、疆獨連在一起。這個當然是中國構建一個多民族國家過程中的一個難題。我們怎麼解決這一難題呢?我覺得除了發展經濟以外,在文化上給他們更多的自主空間,尊重他們的宗教啊,包括語言選擇的權利。讓這些少數民族族群放棄分離主義。

蕭功秦的看法是,獨立不同於自主,獨立會破壞中國整體民族的共同利益。

蕭功秦:各個民族,各個族群都有它自己的利益,這是很正常的。但是作為一個國家獨立,我覺得這一觀念,從某種意義上講,是一個脫離時代的觀念。因為中國具有利益的共同性,它的利益共同性,只有在這個共同體共同在一種互相協作過程中,才可能群策群力,共同解決現代化過程中的困難。

在一個多民族的國家,成功的統治者會避免大民族沙文主義,用積極的民族主義精神去凝聚和整合各少數民族。吳國光認為,中國目前的大一統,卻是靠專制來維持的。

吳國光: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以一個中華民族整體的這樣一個認同,來排除其它的一些局部的認同。面對外部世界不斷的強化,中華民族這時的認同是抹殺內部有分別的認同,比如說藏民族的認同啊,蒙古民族的認同啊,就使得它成為一個非常片面的帶有壓迫性的一個民族主義。就是現在這個大中華的民族主義是完全是靠政治力,專制力來維持,沒有解決民族之間的問題。

但是早在辛亥革命時,提出三民主義的孫中山先生就相信,民族主義和民權主義,也就是民主,是能夠並行不悖的。而吳國光認為,中國目前的民族主義是反民主的。

吳國光:"五四"時代是中國民主意識覺醒的高峰時期,"五四"時代也是把民主思想介紹到中國來的一個開端。我曾經做過一項研究,就是把20世紀末的中國民族主義和1910年代,"五四"前後的民族主義做一個對比。"五四"時代為了尋求民族的富強,批判中國傳統的政治制度,認為這些東西是導致中國極貧,極弱的最重要原因。所以呢,就開始尋求民主。那麼,到了1990年代中國民族主義再度崛起,它就排斥西方的東西,可以說現在中國的民族主義,它的基本政治價值是反民主的。

中國目前民族主義表現的另一個特徵,就是文化上的保守主義和復古,這種受政府提倡的現象受到許多學者的批評。但蕭功秦認為,文化保守主義在目前階段有積極意義。

蕭功秦:過分地熱衷於西方化,就使得中國本土的文化出現斷裂的趨勢,喪失了對自己文化的認識。正因為如此,現在的文化保守主義思潮有它的積極意義。它們更強調中國人的文化認同和對傳統的回歸。通過對傳統的回歸,使自己在全球化的浪潮當中不至於消失的無影無蹤。

談到全球化,中國九十年代以來強勢抬頭的民族主義,與日益深入中國心臟的全球化之間有什麼樣的關係呢?

吳國光:21世紀以來,隨著中國愈來愈深地捲入全球化,中國民族主義就不僅僅是一個政治上的因素,還有經濟上的因素和文化上的因素。隨著全球化愈來愈深入到中國,中國對於自己文化主題性的喪失的焦慮愈來愈增強,在全球化中失去經濟利益的群體呢也在增加,所以呢,他們也在相當程度上擁抱民族主義 。中國政府是主動地擁抱全球化,他們借助國際資本,來發展中國經濟。由於這種經濟的良好發展,維持現政權的合法性。在當今的中國,現政權-共產黨政權和世界各國資本家合作,完全是全球化的利益獲得者。

中國政府一改幾十年閉關自守的形像,主動擁抱全球化,卻引起了西方的警覺,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中國威脅論。陳彥認為,西方國家擔心,一個強大的中國可能破壞目前的世界平衡。

陳彥:中國現在愈來愈成為全球化的一部分,尤其是在拉丁美洲,在非洲中國的進入,受到全世界的關注。如果中國因為經濟上的崛起,帶來政治上的崛起,從政治上再轉向軍事上的加強。那麼,是否會對世界局勢的穩定帶來威脅,打破目前世界這種平衡,都是西方非常關心的問題。

而吳國光認為,中國排外的民族主義和與西方價值準則的差異,是中國威脅論的主要依據。

吳國光:在今天,一個民族主義所主導的中國是比較排外的,當然就會引起中國和其他各個國家在價值觀層面,在經濟利益層面發生摩擦。中國的民族主義會強調中國特有的東西,排斥西方的價值,這樣呢,就使西方感覺到,無論中國怎樣融入全球化,它是秉持另一套價值準則,所以會對西方形成一個挑戰。

長期被看作是影響中國外交政策走向的民族主義,也可能具有破壞現代中國國際形像的消極性。蕭功秦認為,中國政府已經意識到了這一點。

蕭功秦:幾年以前,民族主義的崛起,在某種意義上,可能被執政者認為,他們發出一種強烈的聲音,可以增加中國政府在對外談判中的地位。但是,民族主義有一種不受控制地發展擴張和膨脹的趨勢,它有可能會損害國家利益,也可以損害整個政治穩定,甚至可能被一些持不同政見者加以利用,來作為反對政府權威的一種手段。所以政府也意識到這種民族主義的無限擴張和膨脹具有消極性。

有學者認為,中國的民族主義最近從九十年代的激進化正在向溫和化轉變,但是不管怎麼轉型,民族主義這把雙刃劍,仍然可能成為被統治者利用的工具。

[ 本帖最後由 后太禧慈 於 2017-5-26 00:11 編輯 ]

TOP

民族主義有分裂中國的功能?
http://news.bbc.co.uk/chinese/tr ... 4140100/4140142.stm
學者點評
原北京大學新聞學副教授焦國標

民族主義是近年中國官方竭力倡導的一種意識形態,殊不知這是一種顧頭不顧屁股的意識形態。

它只知道拿民族主義當槍使,對準日本,對準美國,對準民主自由人權,可是它沒有意識到,這種做法也挑起別人從它背後向它瞄準的衝動。這話是怎麼說的呢?

不久前在華盛頓,我認識了自由亞洲電台維吾爾語組的一位記者朋友。他是我們北京大學東語系的校友,據說是季羨林先生的得意學生。無意中我倆談及中國大陸官方近些年煽動民族主義情緒的問題,他說:官方意識形態只知道用民族主義凝聚中國人,不知道民族主義還足以造成中國分崩離析。我不太理解這句話,請他進一步說明。

他解釋道:中國官方鼓吹的民族主義,只對漢族中的憤青有效。可是對維吾爾人,還有西藏人和蒙古人就不僅無效,而且是反效果的!近年祭祀黃帝的鬧劇,人來風似的越玩越大,殊不知中國官方的祭黃活動辦得越紅火,越熱鬧,越起勁,中國各少數民族的離心力就越大。要知道,黃帝是你們漢族人認同的人文始祖,可不是我們維吾爾族人的人文祖先,也不是任何其他少數民族認可的祖先。中國境內各民族都來學樣祭祖,五十六個民族五十六個祖先,你祭來我祭去,結果只能是大家彼此離心離德,漸行漸遠。

真是一句話驚醒夢中人。雖然我一直對北京和陝西官方都很熱衷的祭黃活動非常反感,可是從來沒有從少數民族的角度思考過這個問題。也就是說,從來沒有想到過中國境內的少數民族是如何看待黃帝祭祀的。同一件事,主體不同,評價真是很不同。江澤民說共產黨要做中國人民的“三個代表”,就憑祭祀黃帝這件事,它就沒法代表。中國官方祭祀黃帝就不能代表中國境內的少數民族祭祀自己的祖先嘛。不管你怎樣大張旗鼓地祭祀黃帝,少數民族同胞也不可能認你的祖作自己的祖嘛。

這位記者朋友還說:在大漢族主義統治下,中國少數民族儘管對祭祀黃帝有看法,可是沒有地方公開表達。如果新疆某個維吾爾族記者或作家寫文章表達這一看法,那簡直是找死。那是分裂中國,是煽動疆獨藏獨,罪名大了。可是不許嘴上說出來,並不等於心裡不存在。心中有,而口中又不許說,久而久之,心結就會越結越大,民族之間的裂痕就會在不知不覺中越裂越深。

‘讀萬捲書、行萬里路、見萬方人’

最近,中國人民解放軍少將朱成虎對外國記者說:如果美國人決定干涉台海,我們就決定還擊。中國已做好西安以東全部城市盡數遭到摧毀的準備,但美國人也必須做好準備,美國西岸一百多個或二百多個、甚至更多的城市可能被中國摧毀。朱將軍這番為維護大陸與台灣的統一,不惜發動核大戰的言論,立刻引起廣泛質疑和譴責。幾天前,還是這位維吾爾族記者朋友又打來電話問我:“我們這裡有人猜測,說朱成虎的西安以東毀滅論,是中央上層的一個詭計,目的是引誘東部中國人向西部移民,向西部投資,佔領西部中國的廣大空間,壓縮維吾爾族和藏族人的活動區域。你怎麼看這種說法?”

這又是一個令我大吃一驚的問題。對於朱成虎將軍的核大戰言論,我寫了三四篇文章,涉及的角度應該差不多有二十個﹔可是如果不是蒙這位維吾爾朋友垂問,絞盡腦汁,角度寫到四十個,我也絕對想不到從西部少數民族生存空間的角度思考朱將軍的這番話。我回答說:“我不知道朱成虎往外撂這個話時有沒有這個意思,我也不知道中央上層打不打這個主意,我只知道我做夢也想不到這一層意思。”

古人說:“讀萬捲書,行萬里路。”現在我又有新的領悟,那就是:“讀萬捲書,行萬里路,見萬方人。”天下沒有兩片相同的樹葉,天下沒有兩個相同的指紋,天下就更沒有倆個相同的大腦,因而傾聽不同方面的人的心聲就至為重要。

中國的官方意識形態實際上是大漢族主義的官方意識形態,是天底下最懶惰、也最野蠻的意識形態。他們以幾個人的眼睛代替天下的眼睛,以幾個人的頭腦代替天下人的頭腦。他們拒絕傾聽普通民眾的心聲,更不可能傾聽少數民族的心聲。他們不願意溝通,也不習慣溝通,他們只熟悉單向灌輸。因而當他們只顧熱衷於煽動民族主義狂熱的時候,卻忘記了這股熱氣很可能燒不著前面的敵人,反倒自己的屁股先被別人燙個燎泡。

[ 本帖最後由 WongManTaks 於 2008-2-16 00:53 編輯 ]

TOP

點評:被中國官方操控的反日風潮
http://news.bbc.co.uk/chinese/tr ... 4464400/4464473.stm

學者點評
中國著名異議人士劉曉波

最近,在遊行示威遭到嚴格限制的中國,發生了波及到20多個省區的近40個城市的反日遊行示威,確實罕見。更為醒目的是,三大中心城市北京、廣州、上海,一向是中共要力保政治穩定的重中之重,最怕在這幾大城市出現大規模的街頭政治,定要嚴防死守。平時,就連一個人、幾個人的示威也絕不允許。而現在,三大城市,不但都有遊行示威,且規模都在萬人以上。儘管外界懷疑反日風潮由官方操控,但中共官員在回答這樣的提問和指責時,鐵嘴鋼牙,一律否定。

大陸發生反日風潮,在引起日本的強烈抗議的同時,也受到境外媒體的高度關注,跟蹤報道和熱點評論不斷,英國《衛報》形容為"火山大爆發",還出現"反日浪潮如火如荼蔓延全華"這樣聳人聽聞新聞標題。同時,擔心失控的輿論也不在少數,在我接受過的境外媒體採訪中,幾乎每個記者都要提出這樣的問題:"你覺得反日風潮是否會失控?"

在我看來,中國的反日風潮,既沒有"如火如荼",更不會發展到"失控",因為,中共現政權牢牢掌控著反日風潮的節奏、過程、力度和規模。

當然,在黑箱中國,外界很難拿出鐵的證據,但仔細分析這次反日風潮的一些現象,還是能發現些蛛絲馬跡。

1, 被控制大城市反日風潮的中心和順序

迄今為止,中國的反日風潮有兩次高峰,皆由南北兩大城市扮演中心角色,每次高峰持續兩天,之後是官方的警告。

第一波風潮由南北兩大中心城市完成:4 月9日是政治中心北京,10日是珠江三角洲經濟發達地區的中心廣州及深圳。風潮過後,北京市公安局於14日發出警告:遊行示威必須依法向相關機構申請並得到批准,而"對沒有得到相關機關許可的示威,將依法追究責任。"果然,北京沒有再出現遊行示威。

第二波風潮也有南北幾大城市來完成:日本外相訪華前的4月16日,在長江三角洲經濟中心的上海及杭州發生示威,北方大城市天津也同時出現示威。17日,仍然是北方的遼寧省省會瀋陽和南方的四川省省會成都等出現遊行。

風潮過後,上海市政府新聞發言人焦揚發出警告:"凡舉行集會、遊行、示威活動的,要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集會遊行示威法》的規定,向公安機關提出申請並獲得許可,……不要參加未經批准的遊行活動。"同時,上海市公安局還宣佈:"抓捕了極少數混跡其中的違法人員","並將依法懲處。"

這類事後的官方公告頗有吊詭之處,北京和上海的當局都是在遊行完成後才發佈公告進行警告:遊行示威必須事前申請並獲得許可,否則便是非法行為,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而號召兩波反日遊行的信息,早在網上廣為流傳,可以說是事先張揚的"遊行示威",為什麼官方不在遊行前發佈警告,而要在遊行後發佈?

與此同時,中共最大的紙媒喉舌《人民日報》在4月17日發表題為《從構建和諧社會看穩定》的評論,再次重談鄧小平的老調:"中國的問題,壓倒一切的是需要穩定。沒有穩定的環境,什麼都搞不成,已經取得的成果也會失掉。"三大門戶網站都把該評論置於新聞首頁的醒目位置。

所以,以我的判斷,不會再有第三波反日遊行高潮。因為,當局發出警告已經很明確:街頭反日到此為止。

2,控制風潮的規模和力度

三大中心城市的反日風潮,在參與人數、反日方式和行為力度等方面,基本雷同。

承擔反日風潮中心的大城市,其參與人數大都被控制在1-2萬之間,如北京、上海和廣州。其他類型城市控制在幾千人以內。

各城市遊行示威口號和標語基本雷同,諸如:反對日本"入常",抗議新版教科書,保衛釣魚島、要求日本道歉、號召抵制日貨。

各城市反日風潮的力度也基本雷同,除了焚燒日本國旗和小泉畫像之外,抗議行動中大都有少量暴力行為,如,投擲石塊、瓶子等雜物,砸毀日本使館等建築的窗戶,沿路攻擊日本車輛、日本餐廳、日資企業廣告招牌等。最嚴重的暴力發生在遊行之外,兩名日本大學生在一個餐廳裡被人用啤酒杯和煙灰缸擊中頭部。

同時,街頭反日之前的網絡反日,可以作為參考數字。網路反日活動,可謂群情激昂、名山名海,簽名者高達二千八百萬,而各城市參加遊行的人數最多只有2萬多人。兩種活動的參與人數簡直不成比例,前者高出後者1400倍。如此巨大的差異,不能不讓人充滿疑竇。

同時,中共政權也表現出一貫的權力恐懼,在允許反日示威蔓延之時,同步加強對異議人士以及反日活動人士的控制。除了嚴控每到敏感時期都要加以嚴控的"敏感人士"之外,還把一些反日愛國民間組織的負責分批請到郊外"度假",比如,中國民間保釣聯合會、愛國者同盟網、抵制日貨聯盟等傳統反日團體的負責人,分批送到北京郊外,把他們安排在一家會議中心內,只讓他們打球、游泳,而不准他們外出。

3,被操控的內外有別的宣傳模式

最明顯的操控發生在媒體報道方面。中國現行的體制下,多個中心城市出現如此規模的遊行示威,肯定是罕見的大新聞。所以,世界各大媒體都在顯著位置加以報道,並配以大量的圖片、訪談和評論。而中共官方卻同步發出指令,在國內媒體上為反日風潮降溫,致使中國媒體一片沉默,似乎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除了新華社發出了幾條簡短的新聞之外,其他的電視、廣播、報刊則是一片空白。互聯網也保持沉默,官方網站和門戶網站無報道,就連一些著名的民間BBS也沒有多少相關帖子。甚至開放度高於國內媒體的鳳凰衛視,也鮮有相關的新聞報道。

然而,新華社提供給外國媒體的英文通稿,則比較積極且詳細地介紹遊行示威的情況,並有誇大參與人數和國人反日情緒之嫌。比如,新華社16日英文通稿報道說:上海示威人數達到10萬人。而幾大外國駐中國的媒體,如美聯社、法新社、BBC以及日本媒體報道的人數,少則幾千人,最多也只有2萬人左右。

顯然,這種內外有別的宣傳模式,既為了國內的穩定,也為了使之成為國際關注的焦點﹔既為了顯示中共政權尊重民意及其遊行示威的權利,又為了現政權的對外政策有著深厚的民意支持,以達到阻止日本"入常"的目的。

這是中國新聞界的最大悲哀:大凡全世界都在關注的中國大新聞,獨獨是中國媒體"置身事外"和"無動於衷",國內發生的越是具有新聞價值的轟動性事件,中國新聞人就越要被迫缺席。但,這悲哀絕不僅僅是政權所為,也是各媒體及其新聞人的馴順所致,誰讓他們甘願充當"喉舌"、或主動或無奈地與壟斷體制合作呢!既然官方已經恩準了這些街頭抗日活動,媒體為什麼不敢報?假如有幾十家媒體同時加以報道,中宣部又能如何?

4,被恩準的話題和勇氣

在民眾的公共參與被嚴格控制的環境下,中國的國家大事也被嚴格分為"可談論的"和"不可談論的"。關心時政大事的人們,大都只能就"可談論的話題"和"可做之事"來表達"憂國憂民"之情。而反美反日反台獨的愛國主義,目前已經變成了官民共同認可的唯一"政治正確",也是唯一可以大肆談論且可有限制地行動的"重大國事"。所以,被壟斷喉舌誤導的、也被恐怖政治壓制的愛國者們,只有通過關注這一絕對"政治正確"的國家大事,來表達憂國憂民之"社會責任感",最高調抵制日貨的年輕一代及中產白領們,也能借此把"被恩準的勇氣"發揮到極致。

然而,被操控的民意再強烈,到頭來還是偽民意﹔在充滿政治恐怖的舞台上操辦的愛國團體操,不能不被"真誠"的虛情假意所導演﹔只能向大海那邊發出的吶喊,不過是精心計算過的勇氣而已。特別是那些用石塊反日的國人,懦弱得近於下流。

TOP

日本抨擊中國民眾"愛國主義"
http://news.bbc.co.uk/chinese/tr ... 4415200/4415297.stm

日本政府呼籲中國加強對反日抗議民眾的控制。

近日來,中國一些城市相繼爆發了群眾抗議活動,抗議日本當局批准具有爭議的歷史教科書,並反對日本成為聯合國常任理事國。

日本駐北京大使阿南惟茂對中國近日爆發的反日抗議遊行活動感到憂慮。

他認為,中國政府應採取必要措施,保護日本企業的在華利益。

他還提請中國政府注意,中國的愛國主義教育在中國青少年中引發了反日情緒。

對於中日兩國就日本歷史教科書產生的爭議,阿南惟茂表示,這些日本歷史教科書是由私人公司出版印制的,不屬於政府行為。

他還說,"在日本,我們保障言論和出版自由。"

日本政府也表示,如果教科書中存在錯誤,日本政府只能敦促相關單位對其進行修改,但學校有權選擇教材。

日本文部科學省周二批准了一本有爭議的歷史教科書,此舉引起了中國和韓國民眾的強烈憤慨。

中韓兩國認為,這些教科書不但歪曲歷史,還美化了日本的戰爭罪行。

嚴正抗議

中國外交部領導成員喬宗淮周二(4月5日)緊急召見日本駐華大使阿南惟茂,就日本政府審定通過"否認、美化侵略的右翼教科書"向日方提出嚴正交涉。

報道引述喬宗淮的話說,日本政府通過"否認、美化侵略的右翼歷史教科書",不顧中方多次嚴正交涉,允許"混淆是非、顛倒黑白的教科書出台",中國對此表示憤慨。

中國駐日本大使王毅周二也在東京向日本政府提出交涉,闡述了對歷史教科書問題的嚴正立場。

另一方面,中國媒體也廣泛報道了這起事件,批評日本政府通過這本有爭議的教科書。

日本教育當局周二批准了八本教科書,其中由具有右翼民族主義背景的新歷史教科書編撰會編寫、扶桑出版社出版的歷史教科書將可以在2006年4月開始做教學用途。

這是扶桑出版社在2001年引起極大爭議的歷史教科書的最新修訂本。

不過,文部科學省要求這本教科書作出124項修改,以便淡化右派的一些主張。不過,中國官方新華社表示,這本教科書雖然經過了120多處修改,但其"否認歷史史實、美化侵略的基調並沒有得到改變"。

TOP

探 針 : 北 京 以 民 族 主 義 運 動 保 穩 排 外
http://appledaily.atnext.com/tem ... amp;coln_id=6881232

看 來 胡 溫 領 導 層 真 的 黔 驢 技 窮 , 不 然 北 京 不 會 發 動 「 準 義 和 團 式 」 的 民 族 主 義 運 動 來 試 圖 挽 回 中 共 因 在 西 藏 與 奧 運 問 題 進 退 失 據 而 丟 盡 的 面 子 。 一 個 自 詡 財 大 氣 粗 的 泱 泱 大 國 竟 因 受 不 了 個 別 西 方 國 會 議 員 與 媒 體 的 責 難 而 惱 羞 成 怒 , 祭 出 排 洋 仇 外 的 民 族 主 義 這 支 雙 刃 劍 !

只 為 胡 總 等 人 轉 移 視 線
近 星 期 奧 運 聖 火 在 「 中 國 大 好 友 」 的 中 東 與 非 洲 國 家 傳 送 , 沒 有 令 北 京 難 堪 的 鏡 頭 出 現 。 但 中 共 的 宣 傳 、 統 戰 部 門 已 出 動 了 「 全 民 反 分 裂 、 反 恐 」 的 文 革 式 政 治 運 動 , 除 了 妖 魔 化 「 達 賴 集 團 」 以 外 , 中 央 媒 體 更 聲 稱 較 激 進 的 「 西 藏 青 年 議 會 」 與 「 阿 蓋 德 」 沆 瀣 一 氣 的 恐 怖 組 織 ! 分 管 政 法 部 門 的 政 治 局 常 委 周 永 康 更 呼 籲 民 眾 隨 時 舉 報 身 邊 的 「 可 疑 人 物 」 , 搞 到 全 國 瀰 漫  一 股 近 乎 白 色 恐 怖 的 氣 氛 。
各 大 黨 報 黨 刊 正 在 鬥 垮 鬥 臭 幾 個 「 逢 中 必 反 」 與 鼓 吹 抵 制 奧 運 的 西 方 媒 體 與 政 客 。 本 周 初 外 交 部 發 言 人 要 求 CNN 就 其 評 論 員 卡 弗 蒂 所 謂 中 國 幹 部 與 警 察 是 「 爛 仔 與 暴 徒 」 的 言 論 道 歉 。 某 半 官 方 網 站 發 動 了 「 反 分 裂 、 保 聖 火 」 簽 名 運 動 , 在 個 多 星 期 內 獲 得 近 五 十 萬 海 內 外 華 人 支 持 。 《 人 民 日 報 》 把 美 國 國 會 議 長 佩 洛 西 形 容 為 「 乞 人 憎 的 妖 魔 鬼 怪 」 。 更 有 憤 青 在 新 成 立 的 民 族 主 義 網 站 發 起 抵 制 法 國 貨 運 動 。 在 英 國 、 加 拿 大 與 澳 洲 的 中 國 大 使 館 發 動 當 地 「 愛 國 華 僑 」 與 留 學 生 舉 行 大 規 模 聲 討 西 方 傳 媒 的 示 威 。 中 國 社 科 院 亞 太 所 學 者 葉 海 林 更 吹 噓 正 在 發 揚 光 大 的 「 萬 絡 民 族 主 義 」 代 表 年 輕 網 民 一 種 難 能 可 貴 的 「 新 愛 國 主 義 」 , 正 好 「 向 全 世 界 展 示 了 甚 麼 是 中 華 民 族 的 真 正 民 意 」 。

現 代 化 倒 退 到 八 十 年 代
但 更 多 的 北 京 知 識 分 子 擔 憂 , 此 「 民 族 主 義 聖 戰 」 比 二 ○ ○ 五 年 四 月 的 反 日 示 威 與 抵 制 日 本 貨 運 動 有 過 之 而 無 不 及 。 畢 竟 此 次 中 共 發 動 的 「 向 西 方 說 不 」 運 動 的 主 因 是 胡 總 與 幾 位 如 西 藏 書 記 張 慶 黎 等 團 派 大 員 因 處 理 藏 獨 問 題 不 力 而 備 受 黨 內 外 批 評 , 當 權 派 不 得 不 借 助 民 族 主 義 的 幌 子 來 轉 移 視 線 與 進 一 步 鞏 固 「 以 胡 錦 濤 總 書 記 的 黨 中 央 」 的 威 信 。
但 揮 舞 民 族 主 義 雙 刃 劍 等 同 鋌 而 走 險 , 代 價 匪 淺 ! 最 終 受 害 者 可 能 是 中 國 本 來 已 十 分 脆 弱 的 全 球 化 與 現 代 化 進 程 。 試 想 , 給 中 共 宣 傳 口 徑 搞 得 異 常 亢 奮 的 憤 青 只 會 更 仇 視 如 民 主 、 人 權 等 普 世 價 值 觀 , 既 喪 失 了 分 辨 事 實 的 能 力 , 更 無 從 吸 收 西 方 文 化 的 精 粹 。 結 果 是 中 國 的 所 謂 「 全 球 化 」 只 局 限 於 商 貿 、 科 技 等 領 域 ; 在 更 關 鍵 的 意 識 形 態 與 治 國 理 念 方 面 北 京 還 是 故 步 自 封 、 夜 郎 自 大 。 更 可 怕 的 是 被 蠱 惑 了 的 無 知 群 眾 已 把 矛 頭 指 向 「  通 外 國 」 的 藏 族 與 維 吾 爾 族 「 賣 國 分 子 」 , 漢 族 與 其 他 民 族 進 一 步 互 相 攻 訐 更 會 在 中 華 復 興 的 路 上 埋 下 一 顆 威 力 巨 大 的 計 時 炸 彈 ! 為 了 在 奧 運 耀 武 揚 威 和 展 現 所 謂 「 準 超 級 大 國 」 的 風 範 , 胡 溫 政 權 卻 使 中 國 現 代 化 倒 退 到 八 十 年 代 初 , 怎 不 叫 人 欷 歔 不 已 !

林 和 立
中 國 問 題 評 論 員

TOP

陶 傑 短 評 : 勿 讓 法 國 佬 看 死
http://appledaily.atnext.com/tem ... amp;coln_id=3580497

大 陸 民 族 仇 恨 大 爆 發 , 網 青 發 動 杯 葛 LV 和 家 樂 福 。 法 國 外 交 部 聲 明 : 一 小 撮 中 國 人 的 「 抵 制 」 , 對 法 中 貿 易 並 無 影 響 。
法 國 外 交 部 充 滿 自 信 , 原 因 是 看 死 對 方 底 牌 。 十 年 的 市 場 現 實 證 明 : 無 數 中 國 人 熱 愛 LV , 尤 甚 於 愛 父 母 , 那 層 名 牌 黃 色 , 已 經 與 皮 膚 合 為 一 體 。 法 國 政 府 認 定 , 杯 葛 LV , 無 疑 是 自 剝 其 皮 , 加 上 有 「 抵 制 日 貨 」 假 大 空 前 科 , 法 國 判 斷 : 中 國 人 物 質 崇 洋 戀 法 , 是 骨 髓  的 本 性 , 所 以 膽 敢 玩 一 鋪 : 杯 葛 ? 放 馬 過 來 。
家 樂 福 在 大 陸 有 許 多 分 銷 店 , 一 旦 「 抵 制 」 , 年 輕 人 和 阿 嬸 即 行 失 業 。
退 一 百 萬 步 , 即 使 「 抵 制 」 真 的 成 事 , 中 方 自 然 會 出 手 抓 幾 個 糞 青 頭 頭 以 顛 覆 國 家 經 濟 論 罪 , 「 抵 制 」 最 多 只 三 日 。 成 竹 在 胸 , 難 怪 薩 科 齊 新 婚 燕 爾 , 照 樣 春 風 滿 面 , 心 情 大 靚 , 不 必 為 法 中 關 係 「 觸 礁 」 而 要 借 助 偉 哥 。
杯 葛 法 國 貨 , 如 果 循 例 又 成 為 三 分 鐘 熱 度 , 則 英 美 「 列 強 」 反 中 , 必 加 大 力 度 。 因 此 本 欄 衷 心 希 望 這 次 講 得 出 、 做 得 到 。 法 國 的 中 國 留 學 生 也 要 配 合 , 主 動 退 學 回 國 , 以 免 同 胞 在 國 內 抵 制 , 自 己 在 法 國 起 居 飲 食 消 費 向 法 國 人 送 外  、 當 漢 奸 。 令 太 陽 從 西 邊 升 起 一 次 , 一 定 要 成 功 , 讓 全 球 開 開 眼 界 。

TOP

探 針 : 由 北 愛 爾 蘭 看 西 藏 問 題
http://appledaily.atnext.com/tem ... amp;coln_id=7008322

自 從 西 藏 事 件 後 , 一 股 強 大 的 反 西 方 風 氣 在 中 國 的 網 絡 上 颳 起 , 成 千 上 萬 的 中 國 網 民 對 中 國 被 針 對 感 到 憤 怒 , 他 們 於 是 在 網 上 發 出 各 式 各 樣 的 呼 籲 , 如 抵 制 法 國 貨 , 更 有 網 民 細 數 西 方 國 家 的 分 離 運 動 , 指 他 們 也 要 去 鼓 吹 這 些 分 離 活 動 以 作 報 復 。

英 國 與 北 愛 不 斷 談 判
的 確 , 西 方 國 家 也 有 不 少 分 離 活 動 , 如 英 國 的 北 愛 爾 蘭 天 主  徒 尋 求 脫 離 英 國 而 和 愛 爾 蘭 共 和 國 合 併 , 西 班 牙 有 巴 斯 克 分 離 活 動 , 加 拿 大 的 魁 北 克 省 尋 求 獨 立 , 美 國 也 有 夏 威 夷 的 土 著 要 求 獨 立 。 其 中 北 愛 爾 蘭 和 巴 斯 克 更 發 生 多 宗 武 裝 衝 突 。
筆 者 曾 在 北 愛 爾 蘭 呆 了 數 年 , 所 以 對 那  的 情 況 比 較 熟 悉 。 北 愛 爾 蘭 的 分 離 活 動 可 追 溯 到 一 九 二 一 年 愛 爾 蘭 分 成 北 愛 爾 蘭 和 南 愛 爾 蘭 , 南 愛 爾 蘭 其 後 獨 立 成 為 愛 爾 蘭 共 和 國 。 愛 爾 蘭 共 和 國 的 人 民 主 要 是 天 主  徒 , 但 北 愛 爾 蘭 卻 有 較 多 的 新  徒 。 這  的 天 主  徒 主 要 是 愛 爾 蘭 的 原 住 民 , 新  徒 則 大 部 份 是 英 格 蘭 和 蘇 格 蘭 來 的 移 民 , 所 以 愛 爾 蘭 的 問 題 其 實 並 不 是 宗  上 的 , 而 是 種 族 上 的 。 傳 統 上 新  徒 在 北 愛 爾 蘭 佔 有 較 優 越 地 位 , 那  的 天 主  徒 覺 得 他 們 是 被 殖 民 統 治 。 這 些 矛 盾 在 一 九 六 ○ 年 代 演 化 為 街 頭 暴 動 和 城 市 游 擊 戰 。 新  徒 和 天 主  徒 都 分 別 成 立 了 非 法 的 武 裝 組 織 , 新  徒 的 是 阿 爾 斯 特 志 願 軍 ( 簡 稱 UVF , 北 愛 爾 蘭 原 屬 阿 爾 斯 特 省 ) , 天 主  徒 的 是 愛 爾 蘭 共 和 軍 ( 簡 稱 IRA ) 。 而 駐 北 愛 爾 蘭 的 英 軍 被 指 偏 向 UVF 。 在 進 行 軍 事 活 動 的 同 時 , IRA 也 有 一 個 叫 新 芬 黨 的 政 黨 為 他 們 在 政 治 上 尋 求 脫 離 英 國 。 英 國 政 府 並 沒 有 因 新 芬 黨 和 IRA 的 關 係 而 把 它 列 為 非 法 組 織 , 相 反 , 英 國 政 府 還 是 不 斷 的 和 新 芬 黨 進 行 對 話 和 談 判 。 在 一 連 串 的 談 判 後 , IRA 和 UVF 於 一 九 九 四 年 宣 佈 停 火 。 其 間 在 一 九 九 六 年 IRA 曾 經 違 反 停 火 協 議 在 倫 敦 的 金 絲 雀 碼 頭 放 置 炸 彈 把 當 地 的  豐 銀 行 大 廈 炸 毀 。 幸 好 最 後 在 一 九 九 八 年 達 成 協 議 , 北 愛 爾 蘭 成 立 自 治 政 府 , 而 北 愛 的 警 察 也 要 增 加 天 主  徒 的 成 份 。 這 個 自 治 政 府 在 二 ○ ○ 二 年 曾 被 取 消 , 但 在 二 ○ ○ 五 年 再 次 成 立 至 今 。

武 力 不 能 消 滅 反 對 者
西 藏 和 北 愛 有 相 同 和 不 相 同 的 地 方 。 相 同 的 地 方 如 原 住 民 覺 得 是 被 殖 民 統 治 , 駐 軍 偏 向 移 民 。 不 同 的 地 方 是 西 藏 並 沒 有 如 IRA 的 強 大 武 裝 力 量 , 而 中 國 政 府 拒 絕 對 話 。 前 者 令 問 題 縮 小 , 後 者 卻 令 問 題 擴 大 。 我 們 由 北 愛 解 決 這 問 題 的 漫 長 道 路 看 , 對 話 和 成 立 一 個 真 正 的 自 治 政 府 是 唯 一 的 解 決 方 法 。 武 力 不 能 消 滅 反 對 者 , 只 會 令 更 多 的 人 成 為 反 對 者 。
最 後 我 想 回 應 大 陸 網 民 想 要 去 鼓 吹 西 方 國 家 的 分 離 運 動 以 作 報 復 , 我 告 訴 你 們 可 以 放 心 去 做 , 因 為 在 一 個 開 明 的 國 度 , 鼓 吹 分 裂 國 家 根 本 不 是 一 件 罪 行 , 武 裝 叛 亂 才 有 罪 。 這 就 是 為 甚 麼 新 芬 黨 是 合 法 的 , 但 IRA 卻 是 非 法 。 當 然 , 你 們 這 些 封 建 皇 民 的 呼 籲 能 有 多 少 功 效 是 絕 對 成 疑 的 。

李 德 成
公 開 大 學 電 腦 系 副  授

TOP

愚民政策下的愛國糞青又一例子:
#8
http://forum4hk.com/viewthread.p ... a=page%3D1#pid13474

TOP

西藏真相與民族主義情緒
http://forum4hk.com/thread-3037-1-1.html

TOP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