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放眼世界] 中國民族主義何去何從?Chinese nationalism

本主題被作者加入到個人文集中
[社論] 中國群眾怎能在他國首都製造騷亂?
http://chn.chosun.com/big5/site/data/html_dir/2008/04/29/20080429000020.html

朝鮮日報 (2008.04.29 13:39) 舉行北京奧運聖火傳遞活動的27日,首爾市中心亂作一團。數千名中國人將五星紅旗高高舉起或圍在身上,用石塊、鐵管、金屬切割机對抗議中國西藏問題和強制遣送逃北者的不到數十人的示威隊進行圍攻,導致市民團体領導和攝影記者的胸部和頭部受傷。身穿寫有“西藏自由”的T恤衫的美國人和加拿大人也受到了他們的圍攻

他們還追赶逃跑的西藏支持者示威隊,將他們堵在酒店里施暴。試圖阻止他們的警察被鈍器擊中頭部后被送往醫院。

由于譴責中國西藏問題的各國市民不斷發起抗議,北京奧運聖火在世界各地的傳遞活動并不順利,但首爾事件是中國人第一次在其他國家首都制造騷亂。中國人究竟有什么權利在其他國家的首都市中心成群聚集在一起并拳打腳踢?此次事件決不能草草了事。

現在,韓國和中國的關系日益密切。中國是韓國的最大貿易國,有60萬韓國人生活在中國,而且這個數字還在持續增加。無論從哪個方面看,中國人都是應該好好交往的鄰居。但無論如何,在其他國家舉行活動的過程中制造騷亂的鄰居絕不是真正的鄰居。這只會讓人怀疑中國是否具備舉辦北京奧運會的良知和水平。

中國人的常識水平雖然也是一個問題,但究竟韓國和韓國人給他們留下了什么印象,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給我們制造這樣的騷亂?歷屆政權出于政治原因一直不敢對中國暢所欲言,即使是知識分子,也不分左派還是右派,只要是中國做的事情,都靜悄悄地接受,可謂逆來順受。過去一直采取這种應對方式可能是導致中國人無禮和傲慢的原因,這一點值得反省。

在國際關系中,“原則”和“先例”极其重要。即使當時很難,也要堅決樹立遵守“原則”的“先例”,這樣一來,今後就可以利用這個“先例”的力量前進。像荷蘭那樣的小國,無論發生什么狀況都會堅決樹立遵守“國際法原則”的“先例”,打造出了任何強大國家都不敢對其胡來的國家。總而言之,他們通過遵守原則和樹立先例提高了國家的品格,即“國格”。

不能只通過召見中國大使并表明遺憾的方式使此次事件草草了事。首爾市中心亂作一團幾個小時,但警察只逮捕了一名中國人,這一事實表明政府對待這件事有多么寬松。應該徹底展開調查,找出非法施暴的人給予嚴懲。

[ 本帖最後由 WongManTaks 於 2008-5-2 02:58 編輯 ]

TOP

政府就中國群眾過激行為向中國大使表示遺憾
http://chn.chosun.com/big5/site/data/html_dir/2008/04/28/20080428000035.html

chosun.com (2008.04.28 16:45)

▲27日,2008北京奧運聖火傳遞活動在首爾松坡區奧林匹克公園和平廣場起跑後,韓國國內的逃北市民團體進行了反對示威。圖為,前來觀看聖火傳遞的中國留學生等年輕人湧向市民團體進行抗議。照片=朝鮮日報


韓國政府就北京奧運聖火傳遞過程中留學生等中國人採取暴力行動一事,向中國方面表示強烈遺憾”,由此這一事件是否演變為外交問題,令人擔憂。

28日,中國駐韓大使寧賦魁前往外交通商部,對韓國當局為聖火傳遞活動採取的安全措施表示謝意。此時,外交通商部次官助理李容俊(音譯)就部分中國人採取過激行動,向寧賦魁大使表示“強烈遺憾”。李容俊還向中方通報稱,將根據警方的錄像分析結果,只好對採取暴力行動的人進行刑事處罰。

政府相關人士表示:“本打算召見寧賦魁大使,以表明遺憾立場。剛好寧賦魁前來表達謝意,就趁此機會表示遺憾。”

政府如此迅速地表示遺憾,可能是考慮到西藏事件等已經讓中國引起輿論側目,而且因為此次事件,反中情緒在網上迅速蔓延。

對此,寧賦魁在拜訪李容俊後接受記者採訪時說:“昨晚才知道有人(因中國人)受傷的事情,我感到很遺憾,向傷者表示慰問。”

寧賦魁說:“我認為,昨天的聖火傳遞活動圓滿成功。中國政府對於韓國國民的理解以及積極的歡迎和支持表示衷心的感謝。奧運會並不只屬於中國的,而是全世界的,希望韓國國民為北京成功舉辦奧運會予以理解和支持。

寧賦魁還標示,包括留學生在內的所有中國人對韓國人有着美好的感情。無論在什麼情況下,兩國政府都應該為不傷害兩國國民的感情做出努力。

另外,就部分人士指出政府的舉措不夠強硬,外交通商部發言人文泰英(音譯)稱,表示“強烈遺憾”是非常強硬的外交辭令。

TOP

中國政府就留學生韓國暴力行為表示遺憾
http://chn.chosun.com/big5/site/data/html_dir/2008/05/01/20080501000005.html

朝鮮日報記者 李吉星 / 任敏爀 (2008.05.01 08:31) 4月30日,中國政府就北京奧運圣火在韓國傳遞過程中發生的中國留學生暴力事件正式表示遺憾。

韓國外交部發言人文太映表示:“當天中國外交部部長助理何亞非在北京會見韓國外交部次官補李容濬時,就在圣火傳遞過程中受傷的韓國警察和記者表示了慰問和遺憾。他還希望韓國政府妥善處理中國留學生。”文太映表示:“這可以看作是中國政府對此次事件的正式立場。”

韓國外交部當天就中國留學生暴力示威表示,今后向中國留學生和中國人發放簽證時,將會進行嚴格審查,為此將會同有關部門進行磋商。

另外,警察廳廳長魚_秀當天出席國會行政自治委員會時表示:“將對一名實施暴力的中國留學生申請事前拘捕令。”据悉,這名中國留學生是就讀于釜山S大學的陳某,他涉嫌于27日在首爾奧林匹克公園前對行人朴某施暴,并向抗議示威隊投擲石塊和瓶子。

TOP

[社論]“中國式”正義和韓國21世紀國家戰略
http://chn.chosun.com/big5/site/data/html_dir/2008/05/01/20080501000016.html

朝鮮日報 (2008.05.01 11:50)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29日就中國留學生在首爾北京奧運聖火傳遞活動中對韓國人、外國人、警察和採訪記者施暴一事表示:“我們要分清事件的性質和起因,中國留學生的本意是善良和友好的,他們是去歡迎奧運火炬。在遇到一些藏獨分子、破壞分子進行干擾破壞時,一些正義的學生出來維護火炬的尊嚴,不讓火炬受到玷污。他們的本意是好的,可能是由於他們有些人的行為有些過激、情緒有些激動,才發生了一些衝突。中方對韓方個別警員和記者在此過程中受傷表示慰問。”意思就是,中國人的行為是正當的,只是部分行為是有問題的。

當韓國記者和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記者、英國廣播公司(BBC)記者不斷提問說“中方是否會為此向韓國國民道歉?”時,發言人還是拒絕道歉說:“現場的中國人都是善良的中國人,他們的本意是好的。”後來,中國外交部部長助理(次官補級)就韓國警察和記者受傷一事對韓國外交部表示遺憾,但中方將此次暴力行為界定為“正義”是不可放任不顧的事情
  
在首爾製造騷亂的中國人大都是年輕的留學生。他們正處於非常容易激動的年齡。他們擔心全體中國人千辛萬苦申辦成功的奧運會因西藏問題出現差池,這種焦急的心情可以理解。感覺似乎在世界輿論中遭到孤立的受害意識可能也引發了強烈的反抗意識。

但是,無論有什麼理由,人只要做錯事並給對方造成了傷害,就應該先低頭道歉,這才是常識。況且是在別國首都市中心發生的集體暴力行為。甚至連員警也因此流血。中國鄭重道歉並非有失體面的事情,反而會提高中國的威信。

中國人如果在美國華盛頓或日本東京、英國倫敦集體施暴,就不會這樣。中國駐韓大使最近在某個場合就有關西藏的提問反駁說:“不要問這麼無知的問題。”表現出脫離常識的面貌。
如果說中國駐美大使、中國駐日大使口中出現這種傲慢無禮的言詞,那簡直不可想像。

我們應該反思一下,我們究竟做了什麼,使中國和中國人如此對待大韓民國和韓國人?韓國和韓國國民必須深入思考和這樣的中國能夠共存下去的21世紀國家戰略。

[ 本帖最後由 WongManTaks 於 2008-5-2 03:05 編輯 ]

TOP

警方:集中保護聖火沒想到會發生衝突事件
http://chn.chosun.com/big5/site/data/html_dir/2008/04/30/20080430000017.html

朝鮮日報記者 李吉星/任敏爀 (2008.04.30 11:49) 就中國留學生的集体施暴行為,韓國政府宣布要給予嚴肅的刑事處罰并強制驅逐出境。警方29日對此表示:“在展開廣泛的搜集證据工作的同時,還成立了專門負責小組,以便緝拿參與非法行為的人。”

警方表示,已經在一定程度上确認了在首爾廣場酒店對戰警施暴和在奧林匹克公園對普通人朴某集体施暴的犯罪嫌疑人——4名中國留學生的身份,目前已向所屬大學派遣了警察。但是,能否對他們進行刑事處罰還是未知數。如果他們在此期間返回中國,警方的豪言壯語就成了馬後炮。

27日發生暴力事件後,拍下中國留學生施暴場面的照片以及包括他們的名字和所屬大學等資料的宣傳資料開始在網上傳開,但這并非調查機构确認身份的事件當事者,因此警方無法阻止這些人的出國。

警察廳廳長魚清秀在當天舉行的記者會上表示:“首爾地方警察廳已經搜集了各种資料,目前正在進行分析,首爾松坡警察署(奧林匹克公園管轄)和南大門警察署(首爾廣場管轄方)已經成立了專門負責小組。”

奧林匹克公園是舉行聖火傳遞活動當天的出發地,首爾廣場是目的地,這兩個地方是中國留學生暴力行為的集中發生地。魚清秀表示:“對于确定參與非法行為的中國留學生,可以适用妨礙特殊公務、妨礙集會、暴力行為等處罰相關法律。”

他就“中國政府有組織地動員相關人員”的疑惑表示:“應該是中國留學生聯合會通過網絡自發動員大家的,從目前來看,還沒有證据顯示中國大使館等方面有組織地參與此事并動員相關人員。”目前在韓國留學的中國留學生達3.7萬多人,舉行聖火傳遞活動當天,約有6500名(警方推算結果)到8000名(中國大使館推算結果)留學生聚集在一起。

魚清秀承認聖火傳遞當天警方對狀況的判斷過于樂觀。他表示:“中國大使館方面當初表示,會有1000至2000名留學生參加,但實際人員大幅高于這個數字。”他還說,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保護聖火,防止聖火被搶方面,而且覺得,他們自己的國家(中國)即將舉行奧運會,(留學生們)總不至于發生什么突發狀況吧。

魚清秀就中國示威隊對韓國戰警施暴的“首爾廣場酒店”的狀況,強調是“突發事件”,這和主張“韓國國家權力受到屈辱、主權受到侵害”的部分國民的憤怒情緒形成了鮮明對比。

他表示:“在首爾市政府前的廣場上,看到有5名人身穿西藏T恤後,中國留學生突然激動起來,不斷高喊‘打死他’,他們立刻倉皇逃跑,其中一人進入酒店後,我們迅速派遣警力進行阻止。那個人雖然沒有挨打,但我國戰警卻挨了棍子。”他還表示:“(27日發生的事件)可看作是突發狀況。國民是有感情的。我們會徹底展開調查。”

另外,外交部在應對此次事件的問題上采取了慎重立場。因為外交部認為,雖然就非法、暴力事件對中方表明了遺憾,但也要避免讓此次事件刺激反華輿論,從而演變成其他外交問題。

外交部28日召見了中國駐韓大使宁賦魁,表明了強烈的遺憾之情,同時還計划通過29日訪問中國協商總統訪華問題的外交部次官補李容浚再次向中方表明遺憾。另外,國務總理韓升洙當天表示:“為了恢复國民的自尊心,必須采取法律、外交措施。”因此,外交部將根据警方的調查結果,與相關部門協商後應對此事。

外交部發言人文太映表示:“(韓升洙總理發表的言論)意思是通過法律、外交手段徹底應對此事,不是說要采取具体的追加措施。”

外交部的方針是,采取“外交措施”很難,但會積极予以協助,根据國內法律對相關中國人采取司法處理。外交部的一位負責人表示:“在真正進行司法處理階段,中方可能會提出‘希望能強制驅逐出境讓我們處理’等要求,但現在還不是考慮這個問題的時候。”

TOP

暴 力 阻 人 權 示 威   「 一 人 一 腳 踩 死 佢
怒 民 憤 青 踐 踏 言 論 自 由
http://appledaily.atnext.com/template/apple/art_main.cfm?iss_id=20080503&sec_id=4104&subsec_id=12731&art_id=11062858

【 本 報 訊 】 北 京 奧 運 聖 火 昨 日 傳 遍 香 港 , 吸 引 15 萬 人 沿 途 觀 看 。 但 所 謂 「 聖 火 和 諧 之 旅 」 , 原 來 只 許 高 呼 「 中 國 加 油 」 , 不 容 發 出 保 障 人 權 、 平 反 六 四 、 關 注 西 藏 的 呼 聲 。 支 聯 會 、 民 間 人 權 陣 線 等 示 威 者 , 昨 統 統 被 以 內 地 人 為 主 的 愛 國 怒 民 憤 青 圍 剿 。 示 威 者 被 人 以 粗 言 穢 語 侮 辱 、 用 五 星 旗 杆 、 甚 至 拳 頭 攻 擊 。 有 示 威 者 批 評 憤 青 的 野 蠻 舉 動 , 重 創 了 香 港 的 言 論 、 表 達 自 由 。   記 者 : 雷 子 樂 、 黃 偉 駿 、 盧 文 烈 、 簡 明 恩


多 個 民 間 團 體 昨 在 聖 火 傳 送 路 線 發 起 示 威 。 支 聯 會 約 20 名 成 員 昨 晨 9 時 許 在 尖 沙 嘴 半 島 酒 店 外 , 高 呼 「 平 反 六 四 」 、 「 中 國 加 油 」 等 口 號 。 數 以 百 計 的 內 地 旅 客 以 普 通 話 高 叫 「 中 國 加 油 、 北 京 加 油 」 。 當 支 聯 會 成 員 打 算 跟 隨 火 炬 手 出 發 抗 議 , 馬 上 被 手 持 五 星 紅 旗 的 憤 青 擋 住 去 路 , 有 人 揮 拳 , 以 雨 傘 襲 擊 支 聯 會 成 員 , 場 面 混 亂 。
警 方 派 員 開 路 , 數 以 千 計 憤 青 追 支 聯 會 成 員 , 斥 罵 他 們 是 西 方 走 狗 、 叛 國 賊 。 支 聯 會 副 主 席 李 卓 人 慨 嘆 , 這 是 歷 來 最 艱 難 的 一 次 遊 行 。 他 認 為 多 元 文 化 是 香 港 的 重 要 價 值 , 在 這 表 達 意 見 不 需 用 暴 力 。 內 地 憤 青 口 講 尊 重 言 論 自 由 , 卻 以 旗 海 攻 擊 、 阻 人 前 進 等 手 法 窒 礙 香 港 示 威 者 表 達 意 見 。


女 學 生 遭 圍 罵 吐 口 水差 不 多 同 一 時 間 , 民 陣 十 多 名 成 員 在 海 防 道 及 彌 敦 道 交 界 集 合 , 高 舉 「 同 一 夢 想 , 同 一 人 權 ; 還 政 於 民 , 改 善 民 生 」 等 標 語 , 又 惹 來 數 百 名 愛 國 怒 民 包 圍 及 以 粗 口 指 罵 。 數 十 名 警 員 立 刻 以 人 鏈 包 圍 民 陣 及 用 鐵 馬 分 隔 兩 批 人 。 其 間 這 批 專 程 來 港 「 護 聖 火 」 的 愛 國 人 士 大 喊 「 收 皮 、 可 恥 」 , 有 怒 民 大 叫 「 一 人 一 腳 踩 死 佢 ( 民 陣 ) ! 」 警 方 要 將 約 十 名 和 平 請 願 的 民 陣 成 員 帶 走 。
當 陳 巧 文 下 午 到 達 中 環 示 威 , 對 面 馬 路 一 班 內 地 憤 青 不 斷 喝 罵 , 「 仲 夠 膽 走 出 , 我 一 人 一 啖 口 水 都 浸 死 你 ! 」 有 內 地 人 更 斥 罵 警 察 不 以 五 星 旗 壓 下 雪 山 獅 子 旗 , 同 樣 「 賣 國 」 。 陳 巧 文 對 同 胞 的 言 行 感 到 失 望 , 「 你 都 用 旗 海 去 表 達 意 見 , 點 解 唔 可 以 容 納 一 支 雪 山 獅 子 旗 聲 音 ? 」
不 少 香 港 市 民 也 加 入 憤 青 的 行 列 , 粗 暴 對 待 示 威 者 。 兩 名 外 籍 男 子 昨 在 海 防 道 高 舉 「 China ! Respect Tibet ! Respect Yourself 」 旗 幟 , 被 大 批 市 民 包 圍 , 作 勢 追 打 。 英 基 學 校 女 學 生 Catherine 跟 幾 名 同 學 昨 在 中 環 遮 打 花 園 舉 起 「 Free Tibet 」 標 語 , 即 遭 多 名 中 年 怒 民 圍 罵 , 她 更 慘 被 吐 口 水 。 聖 火 一 路 傳 送 , 憤 青 一 路 壓 制 示 威 者 。


國 際 傳 媒 顯 著 篇 幅 報 道國 際 傳 媒 十 分 關 注 聖 火 在 港 傳 送 期 間 的 情 況 , 美 聯 社 、 路 透 社 與 法 新 社 等 都 以 顯 著 篇 幅 報 道 示 威 情 況 , 以 及 示 威 者 被 支 持 奧 運 人 士 辱 罵 的 經 歷 , 美 聯 社 更 稱 , 不 少 人 詠 唱 的 曲 調 及 叫 罵 的 口 號 都 是 普 通 話 而 非 廣 東 話 , 認 為 沿 途 不 少 奧 運 支 持 者 都 是 從 內 地 擁 至 。
法 新 社 指 八 小 時 的 火 炬 傳 送 , 引 證 香 港 「 這 個 在 中 國 境 內 尚 有 點 政 治 自 由 的 地 方 , 是 在 中 國 境 內 進 行 示 威 的 最 後 機 會 。 」 路 透 社 也 指 昨 天 傳 送 聖 火 期 間 示 威 處 處 , 示 威 者 沿 途 不 時 與 支 持 者 發 生 衝 突 。 政 務 司 司 長 唐 英 年 稱 , 火 炬 傳 遞 過 程 充 份 體 現 和 諧 之 旅 , 本 港 是 多 元 化 社 會 , 能 包 容 不 同 聲 音 , 在 和 平 氣 氛 下 共 處 。


支 聯 會 昨 擬 隨 奧 運 聖 火 在 尖 沙 嘴 傳 送 民 主 火 炬 , 但 被 迫 得 寸 步 難 行 。   凌 樹 輝 攝

[ 本帖最後由 WongManTaks 於 2008-5-3 13:16 編輯 ]

TOP

特 寫
憤 青 談 政 治 青 筋 暴 現
http://appledaily.atnext.com/template/apple/art_main.cfm?iss_id=20080503&sec_id=4104&subsec_id=12731&art_id=11062859

「 你 是 不 是 中 國 人 ? 」 「 你 有 沒 有 去 過 西 藏 ? 」 「 你 根 本 不 認 識 中 國 歷 史 ! 」 昨 日 在 港 觀 看 聖 火 傳 送 的 內 地 青 年 , 外 表 斯 文 有 禮 , 當 他 們 不 小 心 碰 到 路 人 , 都 會 即 時 以 英 文 道 歉 。 然 而 , 每 當 觸 及 藏 民 自 決 、 平 反 六 四 、 中 國 政 府 侵 犯 人 權 等 示 威 議 題 , 他 們 即 時 青 筋 暴 現 向 對 方 大 聲 質 問 上 述 問 題 , 再 怒 轟 對 方 不 愛 國 。
來 自 山 東 的 小 尹 , 昨 以 自 由 行 身 份 來 港 澳 撐 聖 火 , 頭 炮 便 參 與 「 圍 剿 」 和 平 示 威 的 支 聯 會 。 他 說 支 聯 會 搞 分 裂 及 叛 國 , 所 以 要 以 行 動 表 達 不 滿 , 激 動 地 揮 舞 五 星 紅 旗 , 旗 杆 好 幾 次 險 些 擊 中 支 聯 會 成 員 。 他 接 又 去 到 支 持 藏 民 自 決 的 港 大 女 生 陳 巧 文 身 邊 , 以 五 星 旗 遮 蓋 雪 山 獅 子 旗 。
張 小 姐 和 李 小 姐 從 深 圳 來 港 看 聖 火 , 自 製 標 語 抗 議 CNN 報 道 失 實 , 口 罩 上 寫 上 「 STOP LYING 」 。 她 沒 詳 細 交 代 失 實 內 容 , 只 不 斷 強 調 「 CNN 侮 辱 中 國 人 , 絕 對 不 可 以 原 諒 」 。 另 一 名 憤 青 不 滿 72 歲 的 本 港 的 士 司 機 吳 本 篤 高 舉 支 持 達 賴 的 紙 牌 , 竟 不 顧 尊 卑 衝 上 前 指 罵 說 : 「 你 今 年 幾 歲 、 你 懂 歷 史 嗎 ? 是 誰 給 香 港 人 糧 食 ? 」


來 自 山 東 的 小 尹 , 手 持 國 旗 痛 罵 支 聯 會 「 叛 國 」 。   凌 樹 輝 攝

[ 本帖最後由 WongManTaks 於 2008-5-3 13:21 編輯 ]

TOP

支 聯 會 憂 年 輕 人 大 陸 化
http://appledaily.atnext.com/template/apple/art_main.cfm?iss_id=20080503&sec_id=4104&subsec_id=12731&art_id=11062860

【 本 報 訊 】 支 聯 會 、 民 間 人 權 陣 線 昨 日 的 示 威 活 動 遭 部 份 圍 觀 聖 火 人 士 喝 罵 , 當 中 不 乏 年 輕 人 。 有 支 聯 會 成 員 坦 言 , 這 是 他 們 近 年 來 未 遇 過 的 情 況 , 令 人 擔 心 香 港 下 一 代 越 來 越 大 陸 化 , 失 去 了 對 人 權 、 法 治 的 堅 持 。 有 學 者 認 為 , 情 況 未 至 於 如 此 悲 觀 , 大 部 份 港 人 仍 會 將 愛 國 及 爭 取 香 港 民 主 法 治 分 開 。

不 明 人 權 法 治 重 要 性有 支 聯 會 成 員 稱 , 昨 日 包 圍 支 聯 會 市 民 中 , 除 了 不 少 操 普 通 話 、 相 信 是 由 內 地 來 的 憤 青 , 也 有 不 少 相 信 是 本 地 年 輕 人 , 他 們 擔 心 隨 政 府 大 搞 愛 國 育 , 新 一 代 不 知 甚 麼 是 六 四 事 件 、 文 化 大 革 命 , 年 輕 一 代 跟 內 地 人 越 來 越 相 似 , 不 明 人 權 、 法 治 、 言 論 自 由 的 重 要 性 。
支 聯 會 副 主 席 李 卓 人 也 說 , 他 完 全 沒 想 過 會 有 這 麼 多 市 民 阻 止 、 喝 罵 他 們 , 令 人 擔 心 在 鼓 吹 民 族 主 義 的 大 氣 候 下 , 香 港 人 會 逐 步 失 去 對 捍 衞 民 主 、 法 治 、 言 論 自 由 的 理 性 思 考 。
不 過 , 中 文 大 學 政 治 與 行 政 學 系 高 級 導 師 蔡 子 強 認 為 毋 須 如 此 悲 觀 , 他 相 信 主 流 民 意 仍 會 將 愛 國 與 爭 取 香 港 民 主 法 治 分 開 , 他 以 03 年 區 議 會 選 舉 為 例 , 選 前 中 國 首 名 太 空 人 楊 利 偉 升 空 , 市 民 愛 國 情 懷 高 漲 , 但 民 建 聯 一 樣 在 之 後 的 區 選 大 敗 。

[ 本帖最後由 WongManTaks 於 2008-5-3 13:24 編輯 ]

TOP

如果你愛國,你會做出這樣的事嗎?
http://www.mingpaonews.com/20080503/msa.htm
/文﹕梁文道
2008年5月3日

【明報專訊】且讓我們平心靜氣地問一個很簡單的問題﹕經過一圈奧運火炬的傳送歷程之後,中國的形象是變得更好?還是更差了呢?如果答案是後者的話,責任又該歸於誰呢?無論火炬傳到那裏,示威就走到那裏,而批評中國的聲音也必定隨後出現在該地的媒體之上;莫非這都是其他人的錯,莫非全世界都要和中國作對了嗎(朝鮮除外,因此內地有一些網民稱讚朝鮮,覺得始終是金正日夠朋友。照此看來,我們還是全面學習朝鮮比較好,起碼社會很「和諧」)?

在一片對外的抗議聲浪之中,是不是也該冷靜問問自己到底出了什麼毛病呢(包括技術上的錯誤)?就以海外華僑和留學生的愛國行動來說吧,假如他們舉的不是五星紅旗,而是奧運的五環旗,情會不會有所不同呢?假如淹沒日本長野與韓國首爾的不是一片紅海,而是一片象徵奧運的白色旗陣,當你說起「運動歸運動,政治歸政治」的辯解時,會不會更理直氣壯一些呢?很可惜,我們知道最後的局面並非如此。那是因為大家都抱了一種「以我為主」的思考方式,覺得只要自覺有理,則做什麼事就都是對的,我愛國就當然要舉國旗了

外交部不應為打人者護短
且以首爾街頭發生的暴力衝突為例,就算內地各個針對外國傳媒的網站糾出了再多的問題,發現了再多的造假嫌疑,中國留學生在韓國首都打韓國人(包括記者)的事實始終是人所共見,不容否認的。將心比心,若是一群韓國人在北京對中國人公開上演全武行,然後辯稱是對方先動的手,大部分中國人會不會覺得這只是枝微末節的狡辯呢?在這種情底下,外交部發言人竟然還說得出學生們的愛國熱情值得肯定之類的話只要你愛國,就算「情緒稍為激動」地在人家的土地上揍了人家的國民,你畢竟還是愛國的。那些動手動腳的留學生有沒有想過,就算受到別人再多的挑撥,只要你忍不住使用了暴力,你就證明了「中國人全是暴徒」的說法,難道就不能換個角度考慮自己的行動嗎?

特區政府一錯再錯
然後火炬來到了香港。大家都知道這幾年中央政府和特區政府宣揚愛國教育不遺餘力,力求增加香港市民對國家的認同,改善港人對中央政府的觀感。然而,正是這把燒壞了中國國際形象的火把,足以讓他們多年來的努力付之一炬。

首先是特區政府向全世界表明,香港或許是個對外開放的國際城市,但只要到了事關愛國大是大非的節骨眼上,什麼言論自由集會自由就都要讓路了。不只來過香港好幾次的藝術家這時候進不來,就連只不過來參加座談會的作家都不准入境。這些動作對許多香港人來說是寶貴的一課,在愛國大義面前,你平素享有的一切都是可以暫時懸置的,哪怕它們其實既不顛覆,更不會傷及國家安全。

再來就是那份令人憤怒齒冷的火炬手名單了。奧運火炬抵華首站,我們交出的竟然是如此陣容!素來與香港奧委會主席霍震霆不和的香港首位亞運會金牌得主車菊紅自然不在其中,「單車王子」洪松蔭也不在裏頭;港人熱愛足球,偏偏我們引以為豪的球壇名宿胡國雄與李健和等人紛紛失蹤。代表香港的卻是一位來過香港兩次的選美冠軍,老早就在自我宣傳要練跑步的行政會議召集人梁振英,坐輪椅去傳火炬的不是勇奪傷殘奧運會4面金牌的劍擊名將張偉良,而是人大前常委曾憲梓,再加上一堆商界名流和名不見經傳的親中區議員。我真的很想知道,要是有人去搶曾憲梓手中的火把,他會不會譴責人家「把奧運政治化」了。

四川做得比香港漂亮
不要辯稱三藩市火炬傳送隊伍的運動員比例還不如香港,他們有35個名額是全市徵文比賽的得獎者。連內地亦有大量平民自動報名入選,四川省更把高達八成的名額留給了勞工階層,其中不乏平日跑遍山區的郵差、老老實實的低級公務員和見義勇為的平民英雄。假如那些忙於自薦爭光的人稍稍有點公關常識稍稍有點大局觀,假如那個組合很神秘運作很黑箱的「火炬手遴選委員會」稍為有點政治智慧,出來的名單應該會有被大家「消費」得不亦樂乎的天水圍街坊、SARS疫潮的康復者,以及殉職公務員的家屬。

可惜沒有。霍震霆竟然認為這份滿佈親中權貴,酬庸氣味濃得中人欲嘔的名單是「香港社會的縮影」。其實他也沒說錯,某程度上,這正是香港社會權力結構的縮影。我們知道,北京奧運是國家大事,支持京奧就是愛國的表現;而一說到愛國,一說到國家大事,則無論其詮釋權與操辦權都向來不屬於全港700萬人。愛國是某一圈人的招牌,是某一圈人的專利;和中央溝通等種種國家大事更是他們的禁臠,旁人插手不得。既然奧運是國家大事,傳送火炬是愛國的表現,一向愛國愛港的這圈人又怎能落於人後呢?

與普通人所想像的不同,這個小圈子不以為傳送聖火是個面向社會面向全民的表演,他們把它看作是個人榮譽,猶如紫荊獎章;他們更把它當成是種政治身價的寒暑表,可以反映自己在圈子裏的排名與行情。所以一份本來屬於全香港的名單變成了他們自己人的兵家必爭之地,在「以我為主」的思路蒙蔽下,什麼代表性什麼主流民意全都可以放在一邊涼快去。接下來,最吊詭的情就發生了,本來是要鼓動社會一片紅心向太陽的盛事再次讓一般市民發現原來愛國是這樣子愛的,所謂「愛國陣營」原來都是這種貨色。除了受到個別上游組織發動的群眾,和聽命於民政事務局的公務員必定要上街歡呼造勢,本來會不會有更多普通市民願意主動去為這幫人打氣呢?原來也想親身目睹火炬的人,這時會不會怕自己成了黃金池與李澤鉅的fans?原來對火炬不感興趣的人或許會想為鍾尚志醫生等SARS英雄喊加油(如果他們是火炬手的話),這時會不會坐在家裏冷眼旁觀呢?

一把火炬,不只燒紅了海內外華人的民族主義,也燒紅了世界的眼睛。同樣一把火炬還照亮了香港,讓人看見我們不單不如其他國際城市,也不如港人慣常俯視的內地城市。
梁文道 牛棚書院院長

http://www.dwnews.com/big5/MainNews/Opinion/2008_5_2_17_5_9_593.html

[ 本帖最後由 WongManTaks 於 2008-5-5 12:40 編輯 ]

TOP

英國《經濟學人》周刊:憤怒的中國讓世界害怕
http://www.chinese.net.au/navigator/huabian/605553.php

多維社
中國正處在一種可怕的情緒中。看到成千上萬的中國人揮舞著仇外的拳頭,表明這個正以自己的方式變成一個超級大國的國家,可能會變成一個比樂觀者所希望的更危險的力量。

  然而,這樣的場景不應該只是外國人擔心︰一直鼓勵突出民族主義的中國政府也應該害怕。

  最新出版的英國《經濟學人》周刊以《憤怒的中國》(Angry China)為封面文章,稱最近中國出現的混亂應該讓北京還有世界都感到驚嚇。

  文章說,過去30年來,已經讓共產主義束之高閣只是體現在執政黨的名字上,中國政府已通過經濟進步來證明它對政權的壟斷是合理的。釵h中國人享受著他們的祖先從未夢想過的繁榮。盡管對他們而言,這些已不再足以回想起他們父母的冷酷嚴峻的童年。他們需要新的抱負。

  政府的解決辦法是承諾他們,中國將恢復其在世界事務中應有的地位。因此,贏得奧運會主辦權令他們驕傲,而火炬傳遞期間出現的尷尬抗議則讓他們憤怒。但民族主義的吸引力卻是一把雙刃劍︰雖然它為國內的不滿提供了一條有益的出路,但它又可以輕易地對準政府。

  《經濟學人》的文章說,火炬傳遞已經激起了對中國所有問題的抗議︰西藏問題,更廣泛的人權紀錄,與一些令人討厭的政權關系曖昧。而這些抗議也引起了數以萬計的海外華人和國內民眾及網民的反抗議活動。

  中國人的憤怒已經集中在那些被稱為有“反中國”的有偏見的西方媒體上,他們指控這些媒體無視藏人3月份在拉薩制造的騷亂。中國的捍衛者從這個出發點開始譴責整個西方自由民主大廈只是一個偽裝,利用其信條來批評中國是純粹的虛偽。他們還進一步列出雙重標準的實例︰

  西方國家已把它最骯髒的工業出口到中國,卻想讓中國遏制其碳排放量,這可能會阻礙其經濟增長,還在剝奪剛剛小康的中國人擁有轎車的權利。隨著美國總統大選的到來,預計將會出現更多的反華輿論。

  文章稱,中國的憤怒與其被指稱的“罪行”是完全不成比例的。它反映了一種恐懼,是不滿的受到威脅的西方決心阻止中國的崛起。奧運會已經成為中國的權利理應受到尊重的一個象征,而抗議、批評和抵制威脅則被視為一個更廣泛的拒不接受和容納中國的組成部分。

  毫無懷疑中國對這些冒犯的真正憤怒,然而給人留下的人民團結在政府背後的印象卻是一種幻想。中國象印度一樣,現在還擁有數以億計的農民,一些農民正對自己的土地因建設被貪婪的地方官員吞噬而憤怒。

  各地居民都對因與經濟發展賽跑而被污染的空氣和江湖驚呆了。勤勞而誠實的公民痛恨那些蔑視地對待他們而又迅速富起來的腐敗官員。黨仍然在制定著法律又在蔑視著正義。

  文章寫道,對政府來說這是危險的。受到歡迎的憤怒一旦驚醒,便可以輕易轉移目標。本周末,中國將紀念一個被視為其長期革命中的重要日子五四青年節。 1919年的這一天,青年學生對屈辱的凡爾賽條約進行抗議。共產黨來自于那場運動。如同過去一樣,現在,這場輕微涉及到中國尊嚴的抗議,可能會轉向指責政府沒有盡力去保護它。

  中國的憤怒正把西方商人和決策者拖到相反的方向。在西方的消費者和股東-活動家都要求采取立場來反對中國的問題時,作為奧運會的贊助商,西方公司已記住自己的代價,他們在中國的合作伙伴和消費者早就準備好采取行動。

  西方的決策者也面臨著一個困難的平衡行為,他們必須認識到中國已經非常迅速地走過了漫長的道路,向其公民提供著新的機會甚至新的自由,盡管這些與民主的構成還相距甚遠。然而,這並不意味著他們應該去迎合中國的驕傲。西方國家領導人有責任提出對人權、西藏及其它“敏感”問題的關注。他們不需要去接受低效率︰到目前為止,壓力正起到作用︰針對緬甸、朝鮮和甦丹問題,中國一直謙虛地助以解決。北京甚至同意重開與達賴喇嘛的代表舉行會談。出現這種情況的原因是來自國外的批評。

  《經濟學人》的文章指出,悲觀論者擔心,如果中國面臨太多的這種壓力,中共統治精英內的強硬派將會戰勝目前執政的“溫和派”。不過,即使他們這樣做了,也很難想象,他們將會如何結束這個30年的開放進程,把自己重新束縛起來。這一前所未有的現象,讓這個世界人口最多的國家融入世界似乎是不可逆轉的。有些可以完成的事情更容易應對包括對已經維持了60年的世界秩序這個全球制度結構的改革。但世界和中國不得不學會一起生存。

  對中國來說,這意味著學習尊重外國人的權利,甚至在其“內部事務”中。對于此類批評作出慎重的回應是必要的,它不僅僅是中國有大國雄心,而且也涉及到國內的穩定。雖然,政府可能會為分散國內的不滿而把矛頭對準外國人,但這樣的憤怒一旦驚起,可能就會失去控制。

  最後,中國領導人將不得不處理那些迎面而來的灰心喪氣,著手解決給這個國家帶來危險情緒的環境污染問題、貪污腐敗問題以及對侵犯人權問題。中國人民需要這些。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