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評論] 林行止專欄 - [Dec 11] 貪污案陸續有來 台政爭愈演愈烈

林行止專欄 - [Dec 11] 貪污案陸續有來 台政爭愈演愈烈



[Dec 11] 貪污案陸續有來 台政爭愈演愈烈  

  台北和高雄市市長及市議員選舉投票結果已於去周六深宵揭曉,台灣報章大都以郝龍斌大勝、陳菊險勝為標題。事實正是如此。國民黨郝龍斌以得票率百分之五十二點八一、得六十九萬二千零八十五票,大敗得票率四十點八九、得五十二萬五千八百六十九票的民進黨謝長廷,當選台北市市長,二者相差十餘萬票,後者輸得無話可說,竟以「求仁得仁」打圓場。高雄市方面,「最後」點算結果是民進黨陳菊以得票率百分之四十九點四一的三十七萬九千四百一十七票,微挫得票率百分之四十九點二七、得三十七萬八千三百零三票的國民黨黃俊英,二者相差只有一千一百一十四票;和絕大部分以輕微選票落敗的候選人要求「複驗選票」一樣,黃俊英已向選委會提出「當選無效之訴」,如果重新點票扭轉「賽果」,高雄肯定會爆發政治騷亂……。

  在「台灣反貪腐倒扁運動」引出「總統國務機要費案」及「台北市長特別費案」的背景下,台北和高雄的選情特別惹人關注,筆者隔海觀選,有下列三點看法─

  第一、相對願意投身政治的精英,台灣政府的格局太小,意味政治資源不足,無法滿足所有從政者的需求,因此未來不管哪一黨當權,執政黨必然因為利益無法均分而內腳不絕。筆者常對友人說,如果台灣有百多個邦交國,肯定政治太平,比方說,民進黨便不致出現這麼多反陳水扁的派系,因為這些派系的領袖都可能成為駐外使節或駐國際性組織的代表,「有識之士」大都赴海外過寓公生活,遠離是非地,台灣政壇便不會鬧得如此不成體統!台灣政治打出「天下為公」(更諷刺的是「計利只計天下利」)、中國的是「無償為人民服務」,而香港有「(我)了無私心」。在農業社會,它們有很強的「說服力」,但對高知識水準特別是金錢掛帥的現代社會,這些有違人性的冠冕堂皇之詞,只會令當權者表面減薪、反貪,但暗地上下其手、大事搜刮,或於任內大積「陰功」,為退休後鋪好「錢」途;而無法分杯羹的失意政客則會製造「內部矛盾」,以求分享權力……。有了這種局限性,台灣政治必會愈來愈「熱鬧」。

  第二、謝長廷在台北慘敗,也許與他和陳水扁劃清界線有關。如果陳為他「站台」拉票,謝的得票率有望提高;陳水扁的政治魅力並未因倒扁運動而完全消失,高雄選前民調顯示勝券在握的黃俊英,由於其對手陳菊獲民進黨巨頭傾巢助選而「大熱倒灶」,可見陳水扁仍有一定號召力。不過,長期而言,和在金錢上「不乾不淨」的陳水扁保持距離,則有利謝長廷重新集結民進黨力量(也許稱為新民進黨),為來屆競選總統鋪路。民進黨在台灣政治鑥根甚深,其堅持不與中國統一的政治立場,廣獲台灣本省人支持(香港這場何伯遜主導的選舉只會強化台獨意識),從去周末的選情看,○八年的總統大選中,民進黨仍有勝出的機會─謝長廷的得票率遠比○二年李應元的百分之三十五點八九高,民進黨在台北幾乎成為過街老鼠的情形下有此成績,加上「南綠」的基本形勢不變,目前「氣勢如虹」的國民黨不等於在年多後穩操勝券!

  第三、陳水扁夫人吳淑珍貪污案本周五開審,陳氏和民進黨已為此付出了沉重政治代價;馬英九濫用特別費一旦立案,也會給國民黨帶來重大打擊。依黨章馬氏的黨員資格必須「暫停」,而馬英九已說他若成被告馬上請辭黨主席職,這對其參加來屆大選有一定困難。長期以來,馬英九是台灣泛藍選民「可以接受」的唯一總統候選人,他陷入政治困境,不但台灣國民黨人大所失望,據去周末《經濟學人》的說法,最近為他出版一本歌功頌德式傳記的中國政府亦不會高興。

  為了搞臭國民黨,筆者相信在郝龍斌上台後,民進黨將會發動一輪「抹黑」其父郝柏村的言文攻勢,郝氏在國民黨政府出將入相,任內參與多項重大決策(包括軍購及經建),而國民黨與貪污幾乎是同義詞,民進黨不難找碴兒的。此事不會直接打擊郝龍斌的「仕途」,卻會重創國民黨的威望,對其總統候選人自然不利。換句話說,現在預言○八年台灣總統寶座花落誰家,未免為時太早。

  作為海外旁觀者,台灣的政治委實精彩、刺激,它雖然予人以無官不貪、黑幕重重的觀感,但烏煙瘴氣過後,台灣政治必會呈現一片清明景象!

TOP

[Dec 12] 禽流感陰影籠罩 港人應兩手準備  

  現在提醒大家提防禽流感,在時機上肯定是不對的,因為它並沒有爆發成災的跡象,因此很易被視為危言聳聽或「狼來了」的翻版;不過,大家對禽流感千萬不可掉以輕心,它好像正在「密謀突變」,待時機成熟便遺禍人間!據世繯組織的資料,今年四、五月印尼發生疑似人傳人個案,三十二歲父親照顧十歲兒子,二人在不足一周內先後病逝;由於基因排列顯示,這對父子感染的病毒並不一樣,研究人員因此得出H5N1並未「突變」至可以人傳人。如果世繯組織的專家發現這種病毒可以由甲傳乙再由乙傳丙,世界便面對一場嚴重性與一九一八年那場死了五、六千萬甚至上億人(專家對那場疫症死了多少人的說法殊異,是因為近百年前資訊不發達及未有一套各國認同的統計方式之故)不相伯仲的「大流感」;當年的「流感」把醫家殺個措手不及,便是因為感冒病毒「突變」為所謂A型病毒,令未之前見的群醫束手無策所致!

  印尼的「災情」似乎沒有惡化,但南韓(和非洲索馬裡)則傳來令人沮喪的消息。在○三年十二月至○四年三月間,南韓有四十多萬隻家禽感染H5N1,其後該國「殺雞」五百三十萬隻(政府賠償雞農的數字近五千萬美元);可是,由於無法斬草除根,亦可能是因為無法防範帶病毒從西伯利亞南飛的候鳥,十一月南韓又發現多宗雞和鵪鶉感染禽流感病毒,當局已在災區殺家禽七十六萬四千多隻,但昨天又發現新病例,有關農場及其方圓五百公尺的約七萬家禽,本文見報時料已被「人道毀滅」。因為禽流感而成為「刀」下冤魂的家禽,自從○三年以來,可說數以千萬計,牠們的供應量下降,然而,其價格卻未見上升,筆者揣測這是在消費者減少對雞鴨的消耗,令供求趨於平衡;不過,這是筆者的想當然,在禽流感陰影下,家禽的供求關係如何?應該是學生以實證方法寫論文的好題材。

  即使南韓當局當機立斷,對問題家禽殺無赦,可是,H5N1顯然無處不在,而且會隨候鳥傳播各地,去月二十三日世界銀行三名經濟研究員發表〈評估禽流感的經濟後果〉一文,指出如果因為H5N1而出現世界性疫症,估計死亡人數達全球百分之一人口,經濟損失在一萬五千億至一萬八千億美元之間─世銀是參考沙士時期香港的經濟損失而推演出上述這些數字的。在沙士時期,香港成為疫埠,抵港旅客減少百分之七十五、零售額跌百分之九……。現在如果爆發世界性疫症,全球GDP平均挫三點一個百分點。不難想像,許多國家會出現負增長。

  面對這種可怕的、幾乎是不可抗力無法避免的疫症前景,我們應變的方法可分為二個層次考慮─亦可算是做好兩手準備。

  第一是貯足足夠「糧草」,國際知名的科技研究顧問公司嘉納(Gartner)十一月底在拉斯維加斯一次會議上,建議最遲在明年第二季,企業應為「每名僱員貯存足供六周用的必需品」,包括「四十二加侖淡水」,唯如此才能讓員工在疫症流行期安心工作;該公司還建議防範疫症的預算應佔總開支約百分之五,而最安全是「與世隔絕期為十二周」。不過,把員工留在公司並非最佳方法,因為住宿問題不易解決,而有家眷的員工亦很難在非常時期不與家人共患難;因此,不少企業已做好疫症爆發後六個月內部分員工可在家裏工作的安排。值得港人注意的是,百分之五十八與會者認同大規模禽流感會在未來三年內隨時出現的看法。對港人照顧得無微不至的特區政府(仍在教導港人上廁後要洗手!)現在也許要「教導」香港公司及家庭如何做好應變措施了。

  第二是投資者不要錯過在可能出現的危機中找尋可能存在的機會(坐以待「斃」並非進取的方法),發明特敏福(Tamiflu)的Gilead (GILD)、正在試驗新預防H5N1疫苗的Sanofi Aventis(SNY)以至Tamiflu的生產商羅奇控股(ROG VX)均為首選,可惜它們的股價早已被「炒起」……。假使疫症果真出現,它們的股價仍有很大的上升空間,但若又是「狼來了」,則投資者可能大有虧損。

  世上沒有免費午餐,股市當然沒有必贏的投資。明白了這點「大道理」,投資者在建構投資組合時加進一點與禽流感有關的股票,也許正是「保險」的做法。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