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Ten Characteristics of Chinese Corruption

本主題被作者加入到個人文集中
經合組織:腐敗威脅中共統治合法性
http://news.bbc.co.uk/chinese/tr ... 4293100/4293194.stm

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星期四(9月29日)表示,中國經濟改革期間腐敗猖獗正在威脅中共統治的合法性。

經合組織(OECD)發表的報告說,腐敗造成的損失佔中國國內生產總值3.0%到5.0%,約合4090億到6830億元人民幣(500億到840億美元)。

報告作者之一帕托克(Janos Bertok)接受法新社採訪時說,中國1987年到1992年經濟轉型過程中,腐敗現象大幅度增加。90年代以來,中國的腐敗問題並沒有減少,因為隨著經濟增長,腐敗的機會也增加了。

報告引述中國的統計數字,從1993年到1997年,中國調查的腐敗案達到387,352起。

貪官大量外逃

經合組織發表報告正值北京召開第五次亞太地區反腐敗會議之際。這次會議是由亞洲開發銀行、經合組織以及中國政府共同舉辦的。

經合組織貪污調查亞洲地區協調主任魏爾勒(Frederic Wehrle)指出,中國非常希望主持這次會議,以便同其他國家加強合作,因為中國當局希望能夠把那些攜巨款外逃的官員引渡回國,收回流失的資金。

他說,中國與19個國家簽署了引渡條約,但是與加拿大和美國沒有這樣的條約。目前有許多中國官員逃到美國。

經合組織的報告說,僅在2003年上半年就有8,300名中國官員逃到美國。另外,還有6,500名涉嫌貪污腐敗的官員為逃避法律懲罰在中國國內隱藏起來。

反腐不見效果

報告還指出,“在逃官員中大約有三分之二是國有企業的高級主管,非法帶出國的資金數額約在87.5億和500億美元之間。”

報告結論認為,“雖然中共和政府領導人做出重大努力,但是對於公眾和企業,特別是外來直接投資來說,腐敗仍然是非常嚴重的問題。”

經合組織的報告強調,“中國公務員和政治精英的腐敗犯罪被認為將會嚴重威脅政府和中共的穩定,但是當局做出的反腐敗努力是否能夠取得效果,仍然是不明朗。”

TOP

洗錢規模究竟有多大? 7000億黑錢就這樣漂白
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 ... content_5068810.htm

我國洗錢規模究竟有多大,一直沒有準確的說法。

    中國人民銀行不久前發佈的《2005中國反洗錢報告》透露:2005年,我國反洗錢監測分析中心通過對大額和可疑資金交易報告等資訊進行分析和甄別,共移交可疑交易線索533份,涉及人民幣793.51億元。實際上,這只是我國“黑錢”巨大而神秘的冰山一角。

   今年1-3月,中央財經大學國家社科基金課題組通過對全國27個省市區金融系統進行調查,推算得出:我國2005年洗錢規模為7223億元左右。其中,多數“黑錢”主要是通過實業經營進行“漂白”。

    “黑錢”來自何方

    “黑錢”不是憑空而來的,隱蔽型經濟是“黑錢”滋生的土壤。非正規生產、地下生產和非法生產都是隱蔽型經濟的範疇。“黑錢”的多少主要取決於隱蔽型經濟規模的大小。

    計算隱蔽型經濟收入規模最直觀的辦法是考察居民收支。在國民收入中,居民部門收支應該是基本平衡的。如果支出大於收入,則表明居民部門存在一定規模的隱蔽型經濟收入。在中央財經大學課題組所調查的27個省份中,2005年城鄉居民收入合計89672億元,消費支出、投資和貨幣儲蓄總額為104634億元,資金運用大於資金來源14962億元。以此推算,全國31個省、自治區和直轄市居民的隱蔽型經濟收入為17198億元左右。鋻於2005年全國被調查的27個省份居民平均儲蓄率為42%,也就是說,隱蔽型經濟收入17198億元中將有42%左右用於儲蓄,這部分貨幣資金則需要進行“漂白”。由此可斷定,2005年洗錢規模為7223億元左右。

    銀行的從業人員大都了解,隱蔽型經濟收入與現金交易可謂形影不離。隱蔽型經濟活動形成的大額收入通過各種形式轉化為合法的收入,無論是大額提現還是儲蓄都會引發現金投放的異動。



    通過對27個省的現金異動統計可發現,大部分省份現金都有投放異動,高於正常值。現金投放異動比較高的省份有廣東、雲南和湖北。

    央行的反洗錢報告也顯示,2005年,人民幣的重點可疑交易和外匯的重點可疑交易資訊以廣東省和浙江省為重點,兩省的重點可疑交易資訊佔全國總量的61.4%,廣東省尤其突出,佔全國總量的40.5%。

    央行認為,這一現象基本與各地的地域和經濟特點相適應。沿海省份走私犯罪比較猖獗,因此,以涉嫌走私活動的可疑交易居多。深圳和珠海毗鄰港澳,非法經營買賣外匯業務的地下錢莊較多,因此,外匯可疑交易的情況比較明顯。

    洗錢者的伎倆

    “廣告公司、諮詢公司、飯店、超市、酒吧、賓館、洗浴中心和夜總會等集中花現金的經營場所,都是洗錢的好地方。

    這些行業的共同點是,擁有充裕的現金流,成本可大可小難以查證,且有自己的銀行賬號可以提現。無論是‘黑錢’還是公款,大多通過用支票付賬後提現。從表面看,這些都是正常的經營,毫無特殊之處。但通過一進一齣,支票就變成了現金,從公家或者不明賬戶流進個人腰包。”調查中,一位稅務專家如是說。

    中央財經大學課題組的調查印證了這一點。通過對金融機構工作人員反饋的調查問捲進行統計可發現,目前洗錢的主要領域集中在實業經濟中。通過證券期貨業途徑洗錢的嚴重程度要略高於銀行業。

    “一般服務性企業大多會配合洗錢,反正雁過拔毛,只要錢從賬上過一道,客戶滿意了,自己的回扣也不菲。比如,現在有些人專門開洗浴中心和夜總會來洗錢,有很多廣告公司都在做洗錢,有些還以洗錢為主業。”一家廣告公司的老總說,他們的客戶中有相當一部分是國有企業。特別是捲煙廠、電信公司和電力企業。這些企業效益好,一次性洗一兩百萬的錢很平常。他們如果要洗一筆錢,會與廣告公司簽下一份廣告合同,合同上註明這筆錢用於該企業開新聞發佈會,而這個新聞發佈會根本是子虛烏有。之後,企業會把支票打到廣告公司進行套現,並得到廣告公司的正規發票。作為回報,廣告公司一般會獲得合同款20%的“活動費”。

    證券期貨領域洗錢的手段也是多種多樣。在調查中遇到的一個例子是通過期貨交易洗錢。劉先生是東北地區某市的糧食經銷商,他與當地銀行等金融機構建立了廣泛的聯繫,又在河南某地開設了獨立的子公司。他在東北開出沒有真實交易的匯票到河南貼現,隨後將貼現資金轉投到鄭州和大連的期貨交易賬戶上,通過期貨賬戶轉化為自己的收入。在期貨交易中,他主要採用“分倉”手段。從一個分倉交易席位賬戶拋出,賬戶出現虧損;從另外一個交易席位賬戶秘密買入,形成盈利,從而將騙取的銀行資金通過期貨交易實現合法化。最後,名義賬戶虧損,無力償還銀行債務,形成銀行不良債權。

    “保險洗錢最主要的方式是所謂的‘長險短做’和‘團險個做’。”一家保險公司的資深人士揭示了利用保險洗錢的手法。“長險短做”就是通過購買高額長期壽險,先一次性繳納全部保費,保險合同成立後過了很短時間就要求退保,按保單的現金價值拿回資金,以此完成洗錢過程。由於我國規定一個人可以同時購買多份保單,洗錢者可以通過這種方法一次性漂白大量“黑錢”,並可以要求保險公司將退保金打到與投保時不同的賬戶,有的甚至要求直接用現金退保。

    目前一些國有企業的管理人員還通過“團險個做”方式侵吞國有財產。上述人士介紹:“保險公司與企業合作一般採取‘團單個做’加‘現金退保’的方式。具體的操作過程是,企業先以單位名義用支票購買保單,將鉅額資金分散到幾十個甚至上百個員工名下。多數情況下,普通員工對投保一事並不知情。很多時候錢就直接進了高管自己的腰包。”

    公安部反洗錢專家介紹,我國目前最重要的洗錢活動是貪污、侵吞國有資產,內外勾結詐騙或者盜竊金融機構資產,並轉移至海外,每年數額達數千億人民幣。洗錢的途徑既有通過合法的金融機構完成,也有通過地下錢莊出去的,其中以地下錢莊的洗錢活動為主。地下錢莊通過從事洗錢、非法買賣外匯等各種非法活動,協助不法分子將資金轉移出境。

    據統計,2005年,全國公安機關、中國人民銀行和外匯管理部門共打掉地下錢莊及非法買賣外匯窩點47個,涉案金額折合人民幣1.7億元,罰沒金額共計人民幣1000多萬元。(李建軍 楊光 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劉學武對本文亦有貢獻)

央行公佈反洗錢報告 2005年涉案金額上百億元

    報告中披露,2005年,中國人民銀行、國家外匯管理局配合公安機關和其他部門成功破獲洗錢及相關案件50余起,涉案金額折合人民幣上百億元。

    報告稱,2005年,中國反洗錢監測分析中心通過對大額和可疑資金交易報告及其他來源資訊進行分析和甄別,共移交可疑交易線索533份,涉及人民幣793.51億元,外幣折合美元8.32億元,涉及交易6萬餘筆,帳戶3906個。

中國反洗錢立法“探足”洗錢風險的灰色地帶

    全國人大常委會正在二次審議的反洗錢法草案刪去了此前對特定非金融機構反洗錢義務的具體規定,但仍保留原則性規定。這表明中國立法開始“探足”房地產銷售、珠寶交易等可能出現洗錢風險的灰色地帶。

TOP

7000亿的“三公”消费
http://news.xinhuanet.com/comments/2005-04/04/content_2782706.htm

公款吃喝7000亿! 好沉重的“三公”消费
http://cppcc.people.com.cn/GB/34957/3422068.html

“三公滥用公款”该改革还是纠错
http://www.hlj.xinhuanet.com/zfzq/2006-03/27/content_6576972.htm

沉重的七千亿“三公”消费(李季平)
http://hb.people.com.cn/croot/01 ... 4289%20&cn=0108
2005-4-5 9:46:53  

   据中国经济时报报道:2004年全国用于公款吃喝招待、公车消费和公费出国的开支共计高达7000亿元人民币,其中公车消费3000亿,吃喝、出国各2000亿。

  这7000亿是个什么样的概念呢?第一,如果按我国13亿人口计算,平均每人要为“三公”付出的代价是538元还多,而这个数字是我国中等以下城镇大多数普通工人一个月的工资;第二,据“中国人口信息网”的资料,2002年我国17---64岁的有劳动能力为社会创造价值的年龄段的人口比例为总人口的70.2%,现在也大体维持这个水平,也就是说在全国13亿人口中,这个范围的约9亿人,如减去正在学习阶段的在校生,剩下的只有8亿多,平均每个有劳动能力的公民为“三公”付出的代价约800多元,是我国北方地区农民一季农作物的产值。第三,我国2004年完成税收25718亿元,我国开放最早的广州市2004年完成776,37亿元,也就是说这7000亿的“三公”消费,相当于9个广州市的年税收收入。这样一算,这7000亿真的让人感到很沉重。

  其实,对这样的7000亿感到沉重的并非只有老百姓,国家也曾采取各种措施予以改进。仅公款吃喝历年来出台多个规定,“四菜一汤”、“宴席税”、“实名制”等,结果收效甚微;公车改革更是沸沸扬扬,改革“成果”得不到大多数公众的认可;出国考察,有关部门也多次规定,可总是“对策”高于“政策”。为什么治理“三公”这么难?老百姓一言一弊之:因为能“享受”“三公”待遇的多是各级官员,让他们用自己的手“割”自己的肉,难啊!

  对这7000亿的“三公”消费,国家感到沉重,老百姓感到沉重,也有的人认为很正常,并没有“沉重”的感觉。这就是一些经常从“三公”消费中得到实惠的人。他们中有的“烟酒基本靠送,工资基本不动”、有的“公车一转,财源不断”、有的把出国“考察”当作一种“恩赐”,一种“待遇”,出去一趟几万、几十万元花了,至于“考察”出了什么?只有自己知道。你想,这样的人能对7000亿的“三公”消费有“沉重”感吗?

  话又说回来,“沉重”归沉重,随着社会的进步,思想观念的转变,现在的老百姓对“三公”消费的“合理存在”是有一定的理解和宽容度的。从上到下他们并不否定这种消费的“必要”,只是希望能堵塞漏洞,完善管理,把纳税人的钱真正用到构建和谐社会的“刀刃”上去。(责任编辑:刘鲲)

中共公務員半年吞掉300億人民幣
http://big5.soundofhope.org/programs/162/43969-1.asp
2006年7月31日 星期一     節目長度:2分 下載mp3

中共新華社7月30日指出,國務院審計署發現今年上半年公職人員侵吞、浪費與濫用的公款達人民幣300億元。

報導指出,總計有252 人被控侵吞與濫用公款,其中,被送交司法與紀律檢查機關的案例達98件。審計署之前宣佈,在2004年與2005年,發現有理應用於農業計劃的192億元人民幣經費遭到侵吞,並有8億9千萬人民幣被浪費。

除了審計單位,早先國務院監察部與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也公佈,今年上半年針對11個省級政府與18個較大市政府的調查發現,涉嫌貪污腐敗的官員達1萬人。

中共官方為了向公眾表達政府打擊貪腐的決心,時常發佈類似訊息,不過,政治分析家認為,中共反貪腐之舉大多數是出於政治目的,而非著眼經濟。美國之音網站引述美國智庫布魯金斯研究所高級客座研究員李成的論點報導,中共官員的貪腐現象十分普遍,並已融入文化層面,目前的肅貪工作其實更多是出於派系鬥爭的考量。

李成說:「這是作為權力鬥爭的一個方面,中央領導人,尤其是胡錦濤或其他派系當中的人,通過反腐敗來削弱一些官員。」他表示,胡派人馬大多分佈在團組織、宣傳與統戰部門,而非經濟部門,因此涉案的可能性相對較小,而且團派官員較年輕,沒有所謂的「五十八歲現象」,也就是趕在退休前海撈一筆的情形。

他指出,其實環境造成的經濟損失可能比貪腐大得多,而貧富差距的問題也比貪腐更為嚴重。

以上新聞由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紫金報道。

TOP

透視中國:貪官富豪澳門參賭成風
http://newsvote.bbc.co.uk/chines ... 6308600/6308643.stm
透視中國
江迅  

澳門,一個袖珍小城,一個海風吹來的城市。澳門,風吹氤氳而散漫開的都是賭的味道。

兩個月前在澳門採訪,我就聽說澳門賭業蓬勃,2006年整體博彩業收入必定超過拉斯韋加斯,成為全球最大賭城,日前,果然由澳門博彩監察協調局公布了這一事實。

2002年澳門賭權開放,2004年富麗堂皇的金沙娛樂場開業似乎還在眼前,2006年10月,與葡京娛樂場、永利娛樂場近在咫尺的銀河星際酒店娛樂場開業。

澳門賭業拔了頭籌,真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

據澳門當局披露,賭場客源至少85%是中國大陸遊客,澳門學者的調查結果顯示,中國大陸客高達93%。

在澳門的大小賭場,充耳所聞,盡是廣東話、江浙滬方言、東北話以及標準國語(普通話),賭場的指示牌、廣告語,幾乎都是澳門並不通用的簡體字。賭場在賭台設置、提示語言、營銷方式等環節,也使出渾身解數迎合大陸賭客的口味。

華人好賭,尤以中國大陸人為甚,緣於自身文化的困境。

離春節不到一個月,拉斯韋加斯大小酒店的準備工作早已開始,向華人賭客發邀請,協助辦理簽證,贈送飛機票,推出“到賭場吃年夜飯”等種種針對華人的特色服務。

據媒體披露,美國賭場紛紛開設華人VIP接待部,給酒店起吉利的中文名字,引進麻將、牌九等華人喜歡的賭博方式。

我採訪去過馬來西亞雲頂賭場、朝鮮平壤羊角島卡西諾賭場和俄羅斯布拉戈維申斯克賭城。

馬來西亞是亞太地區除澳門外最早有博彩業的國家,著名的雲頂賭場在中國長年設有營銷人員,旅遊局頻頻在中國大陸舉行推介會,雲頂賭場年收入中來自中國大陸賭客的那部份至少一億美元。

平壤羊角島賭場裡全部是中國人,服務員都用漢語與客人交談,這裡是朝鮮兩個賭場之一,另一個設在羅津先鋒經濟特區的海景卡西諾飯店。

俄羅斯是世界上除了澳門、美國以外第三博彩大國,俄羅斯賭場最多的地區是中俄邊境,僅布拉戈維申斯克及其周邊就至少有16家有規模的賭場。

亞太博彩商家也都盯準中國大陸遊客腰包:鄰國中國是緬甸博彩業的兩個目標市場之一,賭場只收人民幣而不收緬幣﹔越南海防市的圖山賭場、芒街的哥龍賭城,都是中國大陸遊客的旅遊勝地﹔澳大利亞、柬埔寨、老撾,甚至韓國也都將以中國遊客為重點的博彩業,作為經濟發展的重要產業……

賭博漩渦

進入賭場總是輸多贏少的。中國人賭客與西方人賭客的最大區別,就是中國人賭客進入賭場往往是拚力一搏求發財,期望值太高,押注過大,甚至輸得傾家蕩產。

西方人賭客大多信奉“小賭怡情”、“小賭尋樂”,每次拿出自己完全能承受的金錢試試手氣,贏了高興,輸了收手,權當花錢買門票進遊樂場。

澳門,又稱濠江,說去澳門賭,人們常說去“豪賭”。中國大陸觀光客去澳門賭的,不乏富人和官員,特別是最近民營企業家和地方政府的官員數量日增,這些人是賭場老板的最愛。

記得《北京青年報》曾有過報導,說浙江寧波余姚一家機件廠童姓老板元旦剛從澳門賭博回來,去了3天,帶去300萬元人民幣全部輸了,一年廠裡40%的利潤沒有了。最近幾年他去澳門,多則一年七八次,少則三四次。

他說,民營企業的老板賭博已經成了一種現象。在澳門,他見到豪賭最多的是江浙一帶的老鄉,有義烏的,有溫州的,有金華的,有杭州的,有樂清的,近來又多了山西和江西的“煤老板”。

賭博雖然輸多贏少,但童老板說,輸贏機會各50%,老板希望贏錢,就能用自己贏得的資金去創業,人往往就是抱著一種贏錢的心態掉進如此賭博漩渦的。

他們賭的最多的是“百家樂”,桌上的賭資從5萬元到500萬元,一般在100至200萬元之間。現在時興的是網上賭,運用互聯網視頻技術現場直播境外“百家樂”賭場的實況,賭客可以在金華、溫州,終端卻在緬甸,輸贏情況能得到確認,賭資和輸贏額,都由組織者透過銀行匯兌轉賬方式支付和提取,組織者則按賭資的1.5%和賭場贏利總數的5%提成獲取暴利。

兩個月前,被稱為“嗜賭經理”的北京市城鄉建設集團第八建築工程公司原經理趙鳳一,被司法機關指控五宗罪名,他嗜賭成癮,在五個月內,他將公司235萬元人民幣公款出境賭博,後將這一款項虛假平賬。

三個月前,身家上億元人民幣的廣東省東莞塘廈鎮鎮長李為民,4年內赴澳門賭博257次,最頻繁的一個月,竟然高達17次,最多的一個星期,往返澳門5次,4年輸了9000萬,他名下的財產安然無恙,輸的都來自鎮裡的集體企業。

李為民的賭博史與他的當官史密切相連,當他還是小公務員時,他玩的只是小賭小鬧一把,當了副鎮長,也升級為專業賭徒,當了鎮長後賭癮也越來越大,還跑到公海的賭船上賭。

賭癮隨著官位飆升,折射出官位越大,監督約束力越小,如此頻繁出入澳門賭博,上級部門竟然沒有任何監督約束力﹔官越大,財權越大,還是小公務員時,能支配的只是幾千元人民幣工資,從副鎮長再到全國最富裕鎮的鎮長,支配的資金不可同日而語了,挪用1.1億元人民幣,簡直是天文數字,暴露出部門財務管理之弊﹔官越大,膽子越大,從小賭小鬧到超級賭徒,作為一個鎮長,長時間竟然不在工作崗位上,膽子不可謂不大,官大則膽大。

澳門富麗堂皇的賭場多,在不少人眼中,澳門蒙上了“邪賭”的陰影。

我也常去澳門,其實,賭博賭博,是賭與博。澳門吸引人的除了“賭”,還有“博”。“博”的含義之一就是豐富,吸引人的有列入世界遺產的歷史城區,大三巴牌坊、東望洋炮台、議事亭前地、澳門旅遊塔,有咖哩蟹、燒鰻魚、杏仁餅、雙皮奶、豬扒包,有20多家博物館。閑暇時結伴從香港行走澳門,小城雖彌漫賭味,它還是有別樣的風姿。

2007.1

TOP

胡錦濤兒子公司贏得巨額政府合約
http://news.bbc.co.uk/chinese/tr ... 6171400/6171485.stm

中國民航總局周二(12日)宣佈,“威視股份”有限公司(Nuctech Co.)贏得民航總局的液態物品檢測儀器合約,合約範圍將包括全國所有機場。

這是一紙巨額合約,而“威視股份”有限公司的領導是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的兒子胡海峰。

中國民航總局指出,在眾多參與競爭這張合約的檢測儀器中,“威視股份”的X射線液體安全檢查系統表現最突出。

在記者會上,“威視”向記者展示檢查系統的優越性。他們把一瓶酒、一瓶水和一瓶打火機用的汽油放進一台像洗衣機大小的檢測儀器,在五秒鐘的時間,便能測出哪瓶液體無害,哪瓶有潛在的危險。

中國民航總局表示,將在中國全國147個機場裝設“威視”的X射線液體安全檢查系統。

對於這張合約的條款,中國民航總局與“威視”都拒絕透露。

這款儀器出口價為20萬美元一台。雖然中國政府一般都會要求給予巨額折扣,不過預計單是中國的合約,便為“威視”帶來至少數千萬美元的進帳。

由於今年8月在英國發生恐怖分子企圖使用液態炸藥炸毀民航機的陰謀,因此業內專家認為“威視”在國際有龐大的潛在市場。

這張合約再次凸顯中國政府機關與高層領導人子女經營的公司關係密切的問題。

不過,中國民航總局強調,雖然“威視”是有“背景”,但他們是基於“威視”儀器的技術表現來決定合約誰屬,他們決不會以人民的生命安全來開玩笑。

中纪委不敢查胡锦涛儿子几十亿元的机场安检合同
http://boxun.com/hero/2007/qingbangwuguo/2_1.shtml
  说什么胡舒立是在代胡锦涛出征,完全是瞎掰。如果胡锦涛真的想反腐败,他儿子胡海峰价值几十亿元的机场安检合同就足可以让中纪委查上半年十个月的,这里面有多少猫腻, 多少腐败,多少见不得人的勾当, 查啊, 为什么不查呢?几十亿元的案子, 称得上是大案要案了,为什么不下令中纪委查呢?
   
   因为胡锦涛是假反腐,真腐败。特别是鲁能700亿国资流失案,其中新疆那王,是胡锦涛老部下,青帮大将王乐泉,胡锦涛愿意查吗?
   
   看看山西运城假渗露案, 其中的黑钱胡锦涛秘书令计划捞了1000万,胡锦涛就不愿意查了,反而抓了反腐记者高勤荣。以此推测,胡锦涛根本就不愿意查鲁能700亿国资流失案,因为涉及自己的老部下。虽然胡锦涛恨曾庆红俞正声恨的要命, 很不得立马把他们撤职关进死牢,腾出位置让自己的青帮老部下取而代之,但一旦刀子可能伤及自己青帮老部下,他就不愿意了。就象不能指望他查山西运城假渗露案,不能指望他查团中央青基会希望工程腐败案,不能指望他查胡锦涛儿子胡海峰价值几十亿元的机场安检合同案。

   
   因为胡锦涛是假反腐,真腐败。


第一腐败和谐家庭胡锦涛父子
http://boxun.com/hero/2007/qingbangwuguo/1_1.shtml

国家预防腐败局敢查胡锦涛儿子胡海峰的腐败吗?
http://boxun.com/hero/2007/qingbangwuguo/13_1.shtml


[ 本帖最後由 WongManTaks 於 2007-8-6 09:56 編輯 ]

TOP

伊铭:4000名外逃的大陆贪官海外生态调查
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china/2003/01/200301220210.shtml

500億美元貪官外逃資金回流 可能干擾中國經濟
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 ... content_1759304.htm
   中國金融審計機構加大力度,打擊非法的資金外逃活動的行動,不僅是現在國人普遍關心的問題,也成為外國金融機構和專家熱議的話題。

    一場刮向攜資金外逃官員和企業家的風暴

    中國官方媒體報道的有關中國人民銀行、國家外匯管理局、銀監會和證監會四大金融監督機構,正在醞釀成立專題工作組,調查研究國內資金中轉外逃的狀況,並將提出具體的解決方案的種種舉動,引起國外媒體和金融機構的高度關注。

    外國媒體紛紛報道說,中國正在醞釀針對近年國內資金外逃現象掀起一場風暴,捲入這場風暴的不僅有涉及向國外轉移資金的官員和企業家,而且還有包括英屬維爾京群島、開曼群島、西薩摩亞和百慕大等眾多全球著名的離岸金融中心。

    自從20世紀50年代以來,離岸金融中心異軍突起,在國際資金流動中的作用日益顯著,在中國引進外資的過程中發揮了重要的作用。去年,英屬維爾京群島、西薩摩亞和開曼群島分別成為中國大陸第2、第8和第9大外資來源地。

    但是與此同時,離岸金融中心又被外界稱為資本黑洞,吸引了大量國內資金移向海外。據非官方統計,在這些離岸金融中心註冊的中國離岸公司已經數以萬計,其中不乏新浪、網易、金蝶、聯通等知名公司。

    4000貪官帶走500多億美元

    尤其令人擔憂的是,中國大陸的一些腐敗官員和民營企業,利用離岸中心的便利條件,把國有資產和國內資金非法轉移到國外。據報道,中國自改革開

    放以來,大約有4000名腐敗官員逃往國外,帶走了大約500多億美元的資金。其中許多大案和要案都是通過離岸金融口岸發生的。

    另一方面,這些離岸金融中心又是大陸資金外逃後回流中國的“中轉站”。這些資金回流嚴重干擾了中國銀行目前遏制信貸資金規模增長的貨幣政策。

    外逃資金回流干擾中國經濟

    美國德州農工大學經濟學教授田國強指出,資金外逃現象在中國正在成為一個嚴重問題。他說:“這種現象隨著中國的政治經濟環境的變化而變化。如果中國出現經濟不穩定的局面,資金就開始外逃。當然如果中國加大打擊貪污腐敗力度時,這些人覺得不保險,也開始向國外轉移資金。”

    田國強教授說,中國經濟和政治出現任何風吹草動的現象都會引發資金外逃,如果政府只採取行政手段制止,就會出現治標不治本的局面,形成惡性迴圈。

    美國哈佛大學經濟學教授、亞洲研究中心主任帕金斯進一步指出,中國的問題不僅僅是資金外逃,外逃資金回流也會干擾經濟的正常發展。他說:“這些回流的資金都不是通過正常渠道進入的,也躲過了國家的監控。”

    帕金斯教授說,這種資金首先外流出去,然後以外國投資的形式再重新回到國內。這位中國經濟研究專家認為,中國不完善的徵稅制度是導致這種資金外逃然後再回流的原因。外國資金在中國受到種種優待,其中包括稅收方面的優惠政策。外國公司的平均稅率為17%,而中國公司的平均稅率高達33%。所以,要從根本上治理資金外逃和回流的問題,就要從制度本身入手。

    這位哈佛大學教授認為,中國打擊資金外逃並不是擔心這種活動會使經濟受到負面影響。“中國要控制資金外逃恐怕不是出於經濟原因,可能和打擊貪污腐敗的政治原因有關。也可能中國要進一步控制資金流動,加強對國營和民營企業的資金流動進行監控。”

    但是他指出,無論出於哪一種原因,控制資金流動對於任何國家來說都是極為困難的。所以從這個意義上說中國任重道遠。(路虎)

[ 本帖最後由 WongManTaks 於 2007-8-19 21:13 編輯 ]

TOP

大陸4000外逃貪官海外生態調查
http://finance.people.com.cn/BIG5/1037/3809069.html
  
  大陸4000外逃貪官海外生態調查

  中國的反貪風暴愈刮愈烈,即使是遠在西方也能感受到強勁的態勢。問題是,隨著北京當局反腐力度的增壓,貪官的腳步似乎也在加快。一個令人震驚的事實是,在反貪風暴中落馬的官員越來越多,涉案官員的級別越來越高,貪官挾款外逃的事例越來越頻密。但是外逃的貪官究竟有多少?中國每年有多少黑金外流?有關評估並不確切。至於貪官及其子女在海外的生活形態,國內民眾更是一頭霧水。

  日前,被中國政府列入"外逃貪官"名單的前武漢長動集團董事長於志安,在美國投書報刊喊冤,稱自己是"反貪被迫出走"。2003年70歲的於志安1995年突然出走菲律賓,同年12月赴美國。大陸官方指控他卷款逃走。美國移民局經過5年核查,2002年批給他綠卡。知情人士稱,他轉移到美國的近千萬美金,成為他在美"立身"的資本。

  在洛杉磯、紐約、夏威夷、休斯頓、溫哥華、多倫多,經常可以看到不少開超豪華轎車、珠光寶氣的中國男女,並已形成了一個圈子。這些人不參加當地華人社區的活動,不在人多的場合露面,行蹤詭秘。不過,在高檔餐廳裡,人們也偶爾可以聽到他們聚集在一起喝酒時談論,說當初出來時弄的錢太少,還應該多拿一些,因為現時外逃的官員搞的錢又大大超過了他們。

  貪官的海外圈子正在成形,成瘡,也在成為北京當局致力打擊的一個重點。

  外逃貪官是4000人,抑或更多

  關於中國貪官外逃,2003年來被媒體頻繁引用的一組官方數字是:"據不完全統計,目前有4000多名貪污賄賂犯罪嫌疑人攜公款50多億元在逃。其中,有的已潛逃出境……"這實際上隻是被檢察機關掌握的一部分,精確的數字應該比這個龐大許多。

  涉及詐騙款額達18億元的廣南集團貪污案,糾纏了3年零8個月之后宣布判決。雖然共有23人被起訴,15人被定罪,但是,仍有26名涉案人士潛逃海外各地,包括案中的兩名主謀:廣南集團副總經理黎瑞華及前澳門立法會議員陳繼杰。中國銀行廣東開平分行5名職員侵吞近5億美元銀行資產的驚天大案,5名主嫌悉數潛逃國外,其中3人在加拿大過著"豪華"生活。"遠華集團"走私集團主嫌賴昌星以賄賂手法收買各級官員,透過私人興建的豪華庭園"紅樓"作為"私人俱樂部",提供酒色財氣,將大批高官引入財色陷阱,巴結收買。該案涉及官員高達500人,案發后潛逃海外的官員大約在70人以上。北京市檢察機關立案的在逃貪官,僅2002年就有120名之多,其中70%是國營企業的廠長、經理。

  與廣東一水之隔、人口不足600萬的海南省則更是外逃貪官重災區。海南建省時間在全國最短,且不論那些逃跑的一般小廠長、經理,光轟動全國的廳局級逃亡貪官就有:海南省首任計劃廳廳長李永生、海南省財稅廳廳長劉桂蘇、海南省工商管理局局長富榮武、海南省糧食局局長陸萬朝等。1989年,海南省第一任計劃廳廳長李永生因經濟犯罪,潛逃國外。接任李永生的是當時公認辦事能力強、有魄力的國家體改委城市改革試點司副司長姜巍。但4年之后(1993年10月),海口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判決,姜巍因收受各種賄賂人民幣12.3萬元,美金1000元,被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姜巍不是不想跑,也不是不能跑,隻是沒料到事情敗露得如此之快。

  在海南,在不同的時間和人群中常聽到各種譏諷官僚腐敗的順口溜,其中有一段流傳很廣,內容是:"中國有個海南島,六個廳長往外跑﹔三個市長坐大牢,兩個處長賣情報。"說的都是近年的事情,版本不同,說得也未必十分精確,但反映了大陸民間對海南官員腐敗的不滿情緒。地處內陸的人口大省河南,近年來也在貪官外逃方面"獨領風騷"。10多年前,第四屆"全國十大杰出青年"之一、河南省服裝進出口公司總經理董明玉卷款數百萬外逃至美國,曾經轟動一時(董明玉現住在新澤西州,生活閑適)﹔10年后,河南省煙草專賣局局長蔣基芳、曾任中共漯河市委書記的河南豫港公司董事長程三昌,在一年之內相繼卷款外逃,亦造成"轟動效應"。他們有兩個共同點,一、都是"廳官"﹔二、都是"改革先鋒"人物。

  外逃資金是50億,還是2000億

  由於貪官外逃現象嚴重,使中國"損失資金50億"。這是2002年初中國官方雜志《半月談》公布的一個數字,這個數字僅包括官方記錄的立案的贓款。如果算上那些沒有立案的,或者沒有暴露的,這個數字也許會翻上10番、20番。

  一邊是中國政府不遺余力地吸引外資,另一方面國內又有大量資本外逃。中國國家外匯管理局對"這個口袋進,那個口袋出"的尷尬處境做了一項專題調查,他們估計1997至1999年外逃資金規模約為100億美元,但權威分析認為應該是約530億美元(約4400億元人民幣),平均每年177億美元,每年外逃數額佔GDP比重的2%。

  雖然"權威分析"比《半月談》提供的數字已經高出許多,但比起北京大學的一項研究仍顯得太少。北京大學的一項研究發現,近年來以各種方式非法轉移至國外的資金分別為:1997年總金額為364億美元﹔1998年386億美元﹔1999年283億美元。經濟專家樊綱更認為,2000年中國資本外逃已達480億美元,超過了當年外商對華投資的407億美元。盡管如此,海外人士仍然認為這個數字太保守。因為資金通過香港進入美國、加拿大等國易如反掌。

  香港廉政公署2002年破獲一個龐大的跨境洗黑錢集團,再經與警方成立特別調查小組聯手進行足足一年的深入調查后,正式起訴8名人士,包括寶生銀行一名前高級經理。警廉的聯手調查顯示,該個涉及貪污的跨境"洗黑錢"集團,自1996年至2002年被搗破的5年來,總共清洗的款項高達500億港元。這還隻是被查獲的一個洗錢通道。

  另一個被查獲的洗錢通道是廣東省惠州市惠東縣平山鎮劉氏兄弟的地下錢庄,他們以"一條龍"服務聞名。這個地下錢庄在交易方式上很簡單,往往是交易完成了還不知道對方是誰。由於交易量巨大,他們的成本無形中也大大降低,因此吸引了不少企業前來進行交易。這個地下錢庄在3年內資金流轉總規模達到了20多億元。而遠華走私案主嫌賴昌星則將120億元人民幣的走私收入,通過地下錢庄付往加拿大。

  也有人指,每年從中國以各種方式洗出的黑錢高達2000億元人民幣。按國際上通行的計算方式,資本外逃額即中國貿易順差加資本淨流入與中國外匯儲備總額增加部分的差值。每年中國國際收支統計中這一"誤差與遺漏"亦有一兩百億美元,多年累計下來,數額已逾千億美元。一些經濟學家估計,由於"誤差與遺漏"僅僅是被政府所統計的那一部分,更多的資金流出沒有記錄在案,因此這一數字可能更為驚人。另有統計顯示,過去3年,香港的"外來直接投資"從1998年的147億美元大幅?升到2000年的643億美元。這筆錢中的相當一部分來自於地下錢庄的"洗錢"活動。

  這還不包括通過留學渠道外逃的資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資料顯示,中國已迅速成為世界上最大的留學生派出國。中國人事部也透露,至2003年止,中國在外留學人員總數達46萬人,分布在全球至少103個國家和地區。據資料,在英國留學的費用,一般而言,研究生、本科生每學年平均學費大致在5000至16000英鎊(6萬到19萬元人民幣)之間﹔美國許多大學一年的費用在1萬美元至3萬美元(8萬到25萬元人民幣)之間﹔在澳大利亞,絕大部分全日制學位以及研究生課程每年的學費在1萬至2萬澳元(4萬到8萬元人民幣)之間﹔而加拿大的學費一般每學年在6000加元(3萬元人民幣)左右。

  以每人每年平均10萬元人民幣計算,就是460億元人民幣。如果計算他們的隱性支出就會更多,一位在倫敦讀專科的朋友的兒子在電話中與筆者交談說,倫敦的許多來自中國的留學生(尤其是小留學生)被人稱為"中國闊少",出手闊綽,且"行有車,食有魚"。北美的新一代中國留學生大抵如是,他們剛來美國不久,就住上一套很不錯的公寓房﹔沒幾天,又開上一輛很不錯的車,父母親戚經濟實力雄厚。加州華文媒體曾質疑,現在中國大陸來的一些年輕學子幾天就換一部車,一會兒是寶馬,一會兒是奔馳,難道中國真的暴富起來了嗎?當年的留學生見此無不感慨復感慨,電影演員陳沖回憶說:"1981年,我來美國時日子過得可苦了,一點經濟基礎都沒有。當時兜裡沒有錢,隻能靠在餐館打工賺點小費,一個小時才掙4.95美元。"現在的留學生聽來有如天方夜譚。

  這些花錢如流水的新一代留學生的父母,除了私營企業老板、白領階層以外,相當一部分是中國官員。美國教育基金會一位人士透露,外國學生一年可為美國帶進90億美元的教育收入。早在1998年,美國的傳媒就披露,高等教育已成為排在軍火、電子等行業之后列出口創收的第5位。而中國,則是美國留學生的第一大來源.

TOP

包养140情妇 江苏原建设厅长刷新贪官养情妇排名
http://www.singtaonet.com/china/t20061017_363467.html
星岛环球网 www.singtaonet.com
  
【星岛网讯】大凡“贪绩”卓著的贪官,十之八九都要在其桃色履历表上写上浓墨重彩的一笔。而贪官们在情妇之单项指标上屡创“佳绩”,就如同令人瞩目的健力士纪录屡屡被刷新。

数量健力士

  《天府早報》报道,南京市车管所长查金贵虽已年近花甲,居然包养了十三个情妇,以此来显示他的宝刀未老。所长的包养纪录还未来得及申报,同在南京为官的江苏省建设厅原厅长徐其耀就已将其纪录刷新。徐其耀以包养140多个情妇的骄人业绩,完全有资格对查金贵嗤之以鼻。

质量健力士

  厦门远华案中的贪官包养起情妇来,引领了由“多数量”向“高质量”的时尚。重庆市委宣传部原部长张宗海在重庆的五星级饭店希尔顿饭店长期包房。张宗海选女人有三个“标准”:一要大学本科毕业生,二要漂亮,三要没结婚。

收藏健力士

  海南省纺织工业局原副局长李庆普以“另类收藏”著称,在其储藏室里四个带有密码锁的铁皮柜中,有着李庆普记录其本人每次跟女人发生两性关系全过程的日记本95册,日记本里每隔几页用纸包卷的则是与李庆普发生性关系的女人的毛发。李庆普收集的女性毛发多达236份。

年轻健力士

  乐山副市长李玉书包养情妇的业绩就令所有涉足此领域者汗颜!因为他包养的情妇才仅仅十六岁!为把娇艳动人、且属处女的十六岁花季少女搞到手,他谎称自己是新加坡商人。

滥交健力士

  湖北省天门市原市委书记张二江不但长期包养情妇,而且嫖娼成性,不管出差到何地,都公开指使身边工作人员“到街上转转,有好的就带回来”。十二年中,张二江与107个女人有染。

TOP

中國時報 2007.09.02 
中國涉貪高官九成包養情婦
中央社
http://news.chinatimes.com/2007C ... 07090200292,00.html


     中國一項統計顯示,自中共十六大以來,累計查處嚴重腐敗的省部級以上官員十六人,平均每年三人,這些巨貪下台大多與色、賭、洗錢有關,九成包養情婦,而與地產商「權錢交易」以及「權色交易」最為突出。

     香港「文匯報」報導,中國最高人民檢察院主辦的「懲治與預防職務犯罪展覽」日前在北京揭幕,展覽公佈上述統計數字。

     此次展覽披露的十六名中國省部級貪官,有十人是被不法地產開發商拖下水,進而走上不歸路導致身敗名裂。

     這批貪官分別是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安徽省副省長王懷忠,黑龍江省政協主席韓桂芝,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院長吳振漢,安徽省政協副主席王昭耀,河南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王有傑,天津市人民檢察院檢察長李寶金,山東省委副書記、青島市委書記杜世成,北京市副市長劉志華,以及江蘇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王武龍。

     分析人士指出,這些巨貪儘管貪污形式及金額各異,但都以房地產為平台,或低價賣地大事斂財,或提供資金獲取暴利,甚至連社保基金都敢挪用,參與開發充當保護傘,利用職權為不法開發商辦事。

     另外,「為色而貪」也成為中國官員犯罪的主要動力。在這十六名貪官中,有近九成(十四人)包養情婦,有的甚至包養多名情婦,包括陳良宇、劉志華。

     這些包養情婦的貪官中,已被執行死刑的江西省副省長胡長清曾棄工作不顧,特意飛赴廣州尋花問柳。中國國家統計局局長邱曉華長年包養情婦,還與情婦生養小孩,犯下重婚罪。

     報導說,這些貪官大多出身寒微,經過多年奮鬥才走上領導職位,但最終仍抵不住美色而犯罪。

     據稱,貪官們有的將違法所得送給或揮霍在情人身上,有的乾脆將情婦當作「交通站」和「中轉庫」,作為日常慣用的斂財手段,借情婦之手收受他人錢財,從此走上不歸路。

     此外,這批已下台官員中有一定比例是由錢、色引發的瀆職犯罪,這些官員因為受賄、顧及私情而玩忽職守、濫用職權,導致民眾生命財產遭受重大損失,例如中國國家藥監局局長鄭筱萸案,就是受賄和瀆職交織。

     據中國權威部門資料顯示,二零零三年、二零零五年及二零零六年,受到黨紀政紀處分的中共黨員分別為十七萬人、十一萬人及九萬人。

TOP

中國落馬巨貪九成包情婦 逃不出權錢色交易
http://www.singtaonet.com:82/china/200709/t20070902_610007.html

星島環球網 www.singtaonet.com
【星島網訊】十七大前夕,由最高檢察院主辦的“懲治與預防職務犯罪展覽”日前在京揭幕。據統計,自十六大以來,中央累計查處嚴重腐敗的省部級以上官員十六位,平均每年三位,而這些巨貪的“落馬”都大多與色、賭、洗錢三大基本方式有關,九成包養情婦,與地產商“權錢交易”以及“權色交易”最為突出。

  香港《文匯報》報道,過去五年,由於中央連出重招剷除腐敗“毒瘤”,腐敗現象滋生蔓延勢頭在一定範圍內得到遏止,違紀違法案件總量也呈下降態勢。權威部門提供的數字顯示,2003、2005年、2006年受到黨紀政紀處分處分的黨員人數分別為17萬、11萬、9萬人。

低價賣地 勾結開發商

  報道稱,引人注意的是,此次展覽披露的16位省部級貪官,有10名是被不法地產開發商拉下水,而走上不歸途導致身敗名裂,分別是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安徽省原副省長王懷忠、黑龍江省政協原主席韓桂芝、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原院長吳振漢、安徽省政協原副主席王昭耀、河南省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王有傑、天津市人民檢察院原檢察長李寶金、山東省委原副書記、青島市委原書記杜世成、北京市原副市長劉志華等、江蘇省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王武龍。

  對此,分析人士指出,這些巨貪儘管貪污形式、金額各異,但都是以房地產為平臺,或低價賣地大事斂財,或提供資金獲取暴利,甚至連社保基金都敢挪用,參與開發充當保護傘,利用職權為不法開發商辦事。

出身寒微終難抵美色

  報道指出,另一方面,“為色而貪”也成為官員犯罪的主要動力之一,在16位巨貪中,有近9成(14位)包養情婦,有的甚至包養多位情婦,如上海市原市委書記陳良宇、北京市原副市長劉志華。而被執行死刑的江西省副省長胡長清居然棄自己工作而不顧,特意飛赴羊城尋花問柳。至於國家統計局原局長邱曉華不僅長年包養情婦,而且與情婦生養一小孩,犯下重婚罪。

  據了解,這些貪官大多出身寒微、經過若干年奮鬥才走上領導崗位,但最終抵受不住美色而走上犯罪道路。

  他們有的將違法所得送給或者揮霍在情人身上,有的乾脆將情婦當作“交通站”和“中轉庫”,作為日常慣用的斂財手段,借情婦之手收受他人錢財,從此走上不歸路,演繹了一幕幕利用職權換色、買色、養色的醜劇。

  此外,由色、錢而引發的瀆職犯罪在上述“落馬”官員中亦佔一定比例,他們往往因為受賄、顧及私情而玩忽職守、濫用職權,導致人民生命財產遭受損失,如原國家藥監局局長鄭筱萸案,就是受賄和瀆職交織。

境外追逃機制初步建立

  報道稱,在反腐同時,政府正加緊完善境外追逃機制,截止目前,中國已與二十余個國家簽訂了雙邊引渡條約,其中包括俄羅斯、泰國、保加利亞、羅馬尼亞、菲律賓、蒙古、南非、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等,並與七十多個國家建立聯繫渠道,初步建立起外逃貪官境外追逃機制。據統計,從1998年至今,警方先後從20多個國家和地區緝捕413名在逃人員回國,而去年一年就有37名外逃貪官落網。

  此外,中國還建立了大額資金流向報告制度,嚴格出入境管理,政府部門工作人員出國需要提交所在工作單位出具的證明,以建立境外追逃長效機制。據海關總署緝私局副局長李文健介紹,1999年以來,海關緝私警察已立案偵辦各類走私犯罪案件10,415宗,案值1,321.4億元,涉嫌偷逃稅522.8億元。

  至於那些逃亡到美國、加拿大等一些還未與中國簽署引渡條約的貪官,有分析人士指出,當前和今後一個較長時期,境外追逃工作面臨的形勢非常複雜、緊迫,而與外逃貪官逃往國家未簽訂引渡條約仍將是中國抓捕外逃貪官的最大障礙。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