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兩岸新聞] 拉薩據報有騷亂有西藏人受傷當局出動坦克

中共若現變局 西藏最先獨立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50908/19286788
【拆局】
今次當局為慶祝西藏自治區50周年打出「治國必治邊、治邊先穩藏」作口號,彰顯中共對西藏問題認識有深化。內地知名西藏問題學者王力雄指,如果中共出現變局,與新疆相比,西藏最有可能首先脫離中國,對中共統一大業的威脅猛於新疆。
王力雄指,儘管幾十年來當局竭力詆毀達賴喇嘛,但藏人對達賴崇敬卻有增無減,現已不局限於僧侶,藏區的幹部、知識分子、普通職工都越來越心向達賴,經濟發展和生活改善並沒有如北京期望那樣獲得藏人心,而是相反。
其次是國際環境,與新疆不同,西方對西藏多站在或同情達賴一邊。在中國保持強大與穩定時,西方可能默不作聲,但在人權高於主權的西方價值觀下,一旦中國出現變局,西方或轉而支持西藏實現與中國分離。
王力雄指,西藏有成熟的流亡政府,以及為全體藏人共同膜拜並有全球號召力的領袖,故一旦出現變局,西藏最有可能脫離中國,西藏問題比新疆問題更嚴重。

再派數百億元 賀西藏自治區50年
中共送五領導畫
圖取代達賴地位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50908/19286781

中共西藏關係大事紀
1951年
 西藏政府在解放軍武力脅迫下與中共簽和約,北京譽為「和平解放」
1953年
 中共開始在西藏推行改革,廢除農奴制,惹西藏上層不滿
1959年
 達賴與北京反目出逃印度,成立流亡政府,西藏進入高壓時期
1980年
 中共在胡耀邦主持下撥亂反正,大力援藏,恢復寺廟運作
1987年
 拉薩發生示威騷亂要求落實自治,遭中共武力鎮壓
1989年
 拉薩再度騷亂,加上達賴獲諾貝爾和平獎,加劇中共高壓管治
1995年
 達賴指定的第11世班禪遭軟禁至今下落不明,中共另立班禪
2001年
 中共開始私下與達賴代表接觸,但因差距太大無法談攏
2009年
 藏區開始有僧侶自焚抗議,至今已死逾百人
2015年
 習近平主導第六次西藏工作會議,提出新的「治藏方略」



藏人自焚死控中共 5年132死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50908/19286798
300

TOP

持達賴照示威 藏僧帶走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china_world/20160609/00178_020.html
四川再有藏人僧侶遊街示威被抓。據海外媒體報道,四川阿壩州阿壩縣二十歲藏僧洛桑次仁前日下午四時許,在城區大街上手持西藏流亡精神領袖達賴喇嘛的照片,並沿路高呼「嘉瓦丹增嘉措萬歲」、「西藏要自由」等口號,抗議中國政府在藏地實施的高壓政策,隨後被當地警方帶走,目前情況未明。
211

TOP

【擺明反華】捷克首都升雪山獅子旗 新市長親台同情藏獨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china/realtime/article/20190308/59343403

捷克首都布拉格市府決定從今日起,將在市政廳等多處政府建築升起西藏流亡政府的雪山獅子旗,紀念本月10日西藏抗暴日(中國稱:西藏叛亂)60周年。這也是布拉格市長表明不滿和北京簽訂「一個中國」(一中)條款後,再次可能引起中國不滿的舉動。

美國之音報道,捷克多地從1996年起每年都會舉行懸掛雪山獅子旗活動,以紀念3月10日的西藏抗暴日。布拉格市多年前也加入了這一活動,但此傳統在2014年到2018年期間中斷,疑似是為了不想激怒中國政府。但新上任的布拉格市長賀瑞普(Zdeněk Hřib)明顯改變對華政策。

賀瑞普今年1月底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布拉格和北京所簽訂的姊妹市協定,不應包括「一中條款」。他還強調,有人想用「一中條款」換貓熊,但他覺得人權比貓熊重要多了。

根據資料,現年37歲的賀瑞普,去年11月出任布拉格市長。他在布拉格查爾斯大學(University of Charles)醫學院就讀時,曾到台灣長庚醫院實習過1個月。他上台後也積極推動和台灣加強關係。

布拉格與北京市在2016年曾簽署合作夥伴協議。協議中有堅持一個中國政策的條款。布拉格市政府目前正與北京談判,試圖取消協議中的這項條款。

捷克布拉格將掛雪山獅子旗 紀念西藏騷亂60周年
https://hk.on.cc/hk/bkn/cnt/cnnews/20190308/bkn-20190308130851269-0308_00952_001.html
捷克首都布拉格市政府為紀念本月10日的西藏騷亂60周年,將恢復傳統,自周五(8日)起在市政廳等多處政府建築,懸掛西藏流亡政府的雪山獅子旗,直至下周一(11日)。

捷克官方表示,包括首都布拉格在內的748個捷克居民點和學校,都將懸掛雪山獅子旗。多個人權組織還將在3月10日當天,在布拉格的中國大使館外示威,支持流亡藏人。

捷克多個地區自1996年開始,為紀念西藏騷亂日,每年都會懸掛雪山獅子旗。布拉格多年前開始參與,不過此項傳統於2014至2018年期間中斷,疑是為免激怒中國。但布拉格新市長賀瑞普(Zdeněk Hřib)去年11月上任後,對華政策明顯改變。

布拉格與北京市在2016年曾簽署合作夥伴協議,但賀瑞普上任後試圖取消協議中有關一個中國的表述。據悉,賀瑞普和其他捷克議員周三(6日)還與西藏流亡政府總理洛桑桑蓋會晤。

親中政策大逆轉 捷克首都高掛藏獨旗
https://news.ltn.com.tw/news/world/breakingnews/2720144
成吉思汗 鐵木真(ᠴᠢᠩᠭᠢᠰ; ᠬᠠᠭᠠᠨ)

TOP

紀念“西藏抗暴60年”大游行 民進黨高層到場力挺
http://news.dwnews.com/taiwan/big5/news/2019-03-10/60122639.html


自1959年3月起,第十四世達賴喇嘛開始流亡生涯,中國境外圍繞著“西藏高度自治”、“大西藏”(或稱“大藏區”)、“西藏獨立”、達賴喇嘛轉世與否、藏區僧侶自焚等議題屢屢受到國際社會所关注,“西藏問題”遂從內政的政教关系問題衍生為國際問題。

由“西藏台灣人權連线”、“台灣國會西藏連线”、“在台西藏人福利協會”、“西藏青年會台灣分會”共同发起,民進黨秘書長羅文嘉、時代力量立委林昶佐等台灣政黨人士到場聲援,“浩劫一甲子,西藏要自由─310西藏抗暴日60周年大游行”于当地時間3月10日下午13時登場。游行從“國立台灣博物館”出发,沿途經過台北車站、北門,最后在西門捷運站附近的西本願寺廣場告一段落。“西藏台灣人權連线”理事長札西慈仁在宣傳車上高喊:“西藏、中國,一邊一國”、“中國軍隊滾出西藏”、“達賴喇嘛要回家”、“西藏是西藏人的” 、“Free Tibet”等諸多口號。


民進黨秘書長羅文嘉在游行開始前上台发言,以相当嚴厲的措詞批評中國大陸,他表示“台灣比在中共政權統治底下的所有省份,包含西藏、新疆、香港、澳門等地區都還要幸福”,“希望子子孫孫、世世代代都能呼吸這樣自由的空氣”。他并宣稱:“在距今60年前、1959年的3月10日,中共政權撕毀了和西藏签署的‘十七條和平協議’,把軍隊開進西藏,屠殺了120万西藏人民,摧毀了6千座西藏傳統寺廟,這是活生生的血汗历史,不能被忘記”。

羅文嘉同時不忘批判國民黨對兩岸签署“和平協議”的態度。他稱國民黨主席吳敦義、前主席朱立倫、宣布參選台灣總統的王金平、新任高雄市長韓國瑜想要和中國大陸談“和平協議”是妄想,“和平協議”無法帶來和平,“只有台灣人堅定的站在一起才會有永久的和平,支持台灣民主也要支持西藏自由。”

事實上,自蔡英文于2016年台灣總統大選勝選后,民進黨對西藏的支持轉趨低調,蔡英文也多次回避是否邀請西藏領袖達賴喇嘛來訪的問題。然而,羅文嘉于3月7日出席“聲援西藏抗暴日60周年”活動時表示,歡迎達賴喇嘛來台灣,這也是民進黨重返執政后,首度有黨中央高層公開表態支持西藏。這也與蔡英文于今(2019)年2月22日接受美國有线電視新聞網(CNN)專訪時提到:“跟我們理念相同的國家,一起來支持台灣、守住台灣”的立場一致。

面對近期中國境外流亡藏人发起的抗議活動,中共西藏黨委機关報《西藏日報》自3月8日起自3月10日,一連三天在頭版痛批達賴喇嘛是“分裂主義反動陣營的總頭子”、“國際反華勢力的忠實工具”、“在西藏制造社會動亂的總根源”。在目前進行中的中國兩會(全國人大會議、全國政協會議)上,中共西藏黨委書記吳英傑亦公開批評達賴喇嘛,稱“他叛逃以來,達賴喇嘛沒為藏族人民做過一件好事”,顯示至今北京当局對達賴喇嘛的強硬態度不變。過去達賴喇嘛私人特使曾于2002年與2003年訪問北京,当時中國官媒曾經進行報道,中國外交部亦曾表示與達賴喇嘛之間的溝通渠道“是敞開的”。2010年,中共與流亡藏人第二次接觸在進行9次正式會談和1次非正式會談后,皆未能達成共識;2017年11月,据傳達賴喇嘛派出特使、西藏噶廈前噶倫赤巴(今稱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桑東仁波切,低調訪問中國昆明,但雙方关系迄今也無任何進展。

西藏抗暴60年 噶廈:只要藏族在爭取自由抗爭將繼續
https://udn.com/news/story/7314/3689113

西藏抗暴60年 中國民運人士:和平協議帶不來真和平
https://news.ltn.com.tw/news/politics/breakingnews/2722328

西藏抗暴60年 陸委會籲北京革心易行
https://www.cna.com.tw/news/acn/201903090043.aspx

印北大批藏人紀念西藏抗暴60周年 達賴喇嘛沒出席
http://trad.cn.rfi.fr/%E4%B8%AD%E5%9C%8B/20190310-%E5%8D%B0%E5%8C%97%E5%A4%A7%E6%89%B9%E8%97%8F%E4%BA%BA%E7%B4%80%E5%BF%B5%E8%A5%BF%E8%97%8F%E6%8A%97%E6%9A%B460%E5%91%A8%E5%B9%B4-%E9%81%94%E8%B3%B4%E5%96%87%E5%98%9B%E6%B2%92%E5%87%BA%E5%B8%AD

宣傳抗暴60年 西藏台灣人權連線批不能信「一國兩制」
https://www.rfa.org/cantonese/news/htm/tw-tibet-01232019060047.html?encoding=traditional

西藏抗暴日60週年:達賴喇嘛稱「只有我能代表600萬藏人」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15147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董事長達瓦才仁表示,目前台灣是華人社會當中,唯一享有民主自由的國家,也是唯一願意聲援西藏的國家,「台灣就是華人世界的民主珍寶」。

今(10)日是西藏(圖博)抗暴日60週年,不但在台灣有大遊行,最新出刊的美國時代雜誌《TIME》也以流亡印度60年的達賴喇嘛為封面人物。不過中國則是下令從1月30日至4月1日封鎖西藏自治區,禁止外國遊客進入,並且從8日起連續3天在官媒《西藏日報》的頭版痛批達賴喇嘛是「分裂主義反動陣營的總頭子」。

中共與西藏1951年簽署「和平協議」後,自1955年起開始在四川、青海、甘肅、雲南等地藏區,強制推行人民公社制度,摧毀大量寺院,強迫僧人還俗,導致漢藏衝突持續爆發。1959年,大量藏族難民湧入拉薩,當年3月10日爆發武裝衝突,也導致第14世達賴喇嘛流亡印度至今。

達賴喇嘛上《時代》封面:只有我能代表600萬藏人
最新出刊的美國時代雜誌《TIME》也刊出日前在印度北部達蘭薩拉對流亡印度60年的〈達賴喇嘛專訪〉,其中談到達賴喇嘛制度的延續。

年逾8旬的達賴喇嘛表示,未來他離世後的2、3年內,中國或許會如同選擇班禪喇嘛一般,選擇一名達賴喇嘛轉世,但這樣的選擇絕不會獲得藏人的認可。不過他早在1969年就指應該依照藏人意願決定達賴喇嘛制度是否延續。既然達賴喇嘛體系是從某個時刻開始,就注定會在某個時刻結束,「那麼就讓其停止吧,完全沒有問題」。

這位藏人心中的精神領袖強調,西藏600萬藏人信任他,只有他能代表600萬藏人,其他誰都無法代表。

達賴喇嘛表示,如今一些中國人希望深入了解達賴喇嘛,部分地區已對藏傳佛教和藏人稍有寬容,或許2、3年後事情會有改變。他還說,自己已卸下政治權責,而且非常誠懇地想要為中國的佛教徒服務。

對於繼承問題,83歲的達賴喇嘛去年接受外媒訪問時就曾提到,「不限制於傳統繼承人挑選辦法。除圓寂後尋找轉世靈童的方法,可以從地位較高的僧侶中挑選,生前提名方式也可以被接受,有許多可能性」。

對於達賴喇嘛轉世,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去年曾表示,作為藏傳佛教特有的傳承方式,這一轉世系統已有幾百年歷史,「應當遵循宗教儀軌、歷史定制和中國法律法規,不是由誰說了算,更不是由任何不相干的外國說了算」。

就北京的立場,達賴喇嘛轉世議題與其繼任者必須由中國政府決定。達賴喇嘛則多次強調,轉世是宗教事務,任何政治權威都無權干涉。

不過,這60年來,達賴喇嘛印度建立西藏流亡議會與藏人行政中央,開始推動民主轉型。2001年,西藏流亡政府舉行藏人歷史上的首次議會選舉;達賴喇嘛也在2011年主動卸下一切政治權力,將統治權交給民選的內閣總理。

但是「留在」中國的「西藏自治區」可就沒那麼幸運了。

中共自1965年9月正式成立西藏自治區,1989年、2008年曾發生兩次大規模藏人抗爭事件,起因都與打壓信仰自由有關,死傷均超過上百人。根據統計,自2009年至2018年12月,在西藏自治區及周邊省份藏區被證實有154名藏人自焚,其中132人去世。由此可見,中國境內藏人對「藏人自治」的強烈渴求。

而藏區每年還是吸引大批遊客前往一探究竟,據《新華網》統計,2018年西藏地區旅客人數仍高達3368.7萬人。但每逢敏感時刻,北京當局就有各種理由拒絕外國遊客入藏申請。《西藏之聲》報導,今年1月30日至4月1日期間,不為外國遊客辦理入藏許可證,旅遊業者還解釋說,自從2008年3月14日以來,這已經成為了正常的年度關閉。

美國總統去(2018)年則簽署《西藏旅行對等法》(Reciprocal Access to Tibet Act)生效,對於禁止美國外交官員、記者和旅客進入西藏的中國官員,美國政府將能禁止他們取得入美簽證。

對於「入藏登記」引起質疑,西藏自治區黨委書記吳英杰7日受訪時說,從來沒有限制外國人入西藏,只是很多外國遊客到很高海拔地方自助旅遊以後出了事,有老百姓就說,曾看見有人在帳篷內死了好多天。

吳英杰聲稱,在這種缺氧環境下,考慮到西藏特殊的地理和氣候條件,依法依規對外國人入藏採取了一系列的管理規定。不光是美國人,其他外國人也要辦這種手續,外國人都很感謝這樣的幫助和關心,「唯獨美國人好像對此有點耿耿於懷」。

此外,中共官媒《西藏日報》還從8日起連續3天在頭版推出系列文章,痛批達賴喇嘛是「分裂主義反動陣營的總頭子」、「國際反華勢力的忠實工具」、「在西藏製造社會動亂的總根源」。

根據國際非政府組織「自由之家」的《2019年度國際自由度報告》中,中國毫不意外地被評為「不自由」國家,僅拿到11分,而西藏排名倒數第二,只獲得1分自由度,也顯示西藏在中國的鐵腕統治下,毫無自由度可言。

流亡藏人看台灣:華人世界的民主珍寶
台灣除了今天有「310西藏抗暴日60週年大遊行」,「西藏台灣人權連線」也在7日開記者會,而這次60週年活動也獲得台灣各政黨跨黨派的支持,包括民進黨秘書長羅文嘉、時代力量秘書長陳孟秀、社會民主黨苗博雅議員以及綠黨召集人余筱菁都出席記者會。

擔任西藏台灣人權連線理事長、台灣西藏人福利協會前會長的札西慈仁,來台已超過20年,他提到長住台灣的流亡藏人約有150人左右,多半生活在桃園一帶,從事工地、市場的勞力工作。若再加上往返海外者,每年在台灣的藏人應有超過千人。

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董事長達瓦才仁來台已近15年,一直都是藏人行政中央駐台灣代表。達瓦才仁日前接受《中央社》訪問時便提到,台灣近年來關心、支持西藏議題的人越來越多,且有越來越年輕化的趨勢。「常常我們辦活動,都會出現許多不認識的年輕人來參加,我其實很驚訝」。

達瓦才仁表示,目前台灣是華人社會當中,唯一享有民主自由的國家,也是唯一願意聲援西藏的國家,因此對藏人而言,「台灣就是華人世界的民主珍寶」。他也提醒台灣,如果要與中共有任何的協議,一定要確保有能力保護自己,「你們一定要汲取西藏的教訓」。

國立交通大學族群與文化研究所教授潘美玲是國內少數長期研究流亡藏人社會、經濟議題的學者,她指出,如今海外流亡藏人的經濟條件漸豐,子女也能在歐美取得良好學歷,擁有良好的社經地位,這些人未來會是藏人在國際發聲的主力軍。

潘美玲並以這次加拿大多倫多大學士嘉堡分校選出藏裔學生會長拉莫(Chemi Lhamo)為例表示,有越來越多的藏人青年能在外國大學環境展現優秀的能力。不過,有趣且諷刺的是,讓這些藏人獲得世界關注的主因,竟是中共的打壓行動。

達賴喇嘛:不接受在沒自由的地方轉世 流亡政府:或在不久將來作出轉世指示
https://hk.thenewslens.com/article/69417
成吉思汗 鐵木真(ᠴᠢᠩᠭᠢᠰ; ᠬᠠᠭᠠᠨ)

TOP

陳牧民/達蘭薩拉實地觀察:西藏抗暴60年,真正挑戰才開始
https://www.twreporter.org/a/opinion-after-tibetan-uprising-60-years-dharamsala

對西藏(Tibet,又稱圖博)人來說,1959年3月10日是民族歷史的轉捩點。就在這一天,拉薩發生大規模抗議中共統治的群眾示威,隨後演變成全藏境內的武裝抗暴運動。法王達賴喇嘛在事件發生後流亡印度,之後多達10萬的藏人也相繼逃往印度、尼泊爾、不丹等鄰國。這些原本居住在喜馬拉雅山上雪域的子民,從此成為無家可歸的難民。

60年過去了,留在西藏的600萬藏人和流亡海外的10餘萬藏人經歷著完全不同的生活。中共對西藏的控制較以往各時期更為嚴厲,有計畫地摧毀藏地固有的宗教及文化,更將許多藏人逮捕入獄。而在海外流亡的這些藏人雖然在自由的環境下生活,努力將西藏宗教與文化完整保存下來,但是卻回不了家。

達蘭薩拉現況
今年(2019)3月10日是西藏抗暴60週年紀念,筆者應邀至藏人行政中央(Central Tibetan Administration,簡稱CTA)所在地、印度北部山城達蘭薩拉參加研討會,達蘭薩拉也和過去一樣舉辦大規模的紀念活動。

表面上這裡和過去的印象一樣,街上人聲鼎沸,旅館、餐廳和西藏藝品店毗鄰而居,不時可以看到來自各國的遊客漫步其中。和印度其他地方相比,這個不起眼小山城能夠吸引到這麼多觀光客前來,主要仰賴達賴喇嘛以其魅力向全世界行銷藏傳佛教,成功吸引到許多追隨者到此地學習佛法與藏文。當然大多數人來這裡的目的主要還是觀光,體驗一下西藏文化。隨著西藏對外開放以及其他佛教旅遊地區的興起,今日來自西方的遊客已經少了很多,取而代之的是來自印度各地的觀光客。達蘭薩拉街道上,則到處張貼著各種紀念活動的海報,不定期舉行的悼念儀式以及實況照片展,持續提醒著人們家鄉仍然淪陷的事實。

自1959年大批藏人流亡至達蘭薩拉以來,便在此建立一個尊崇第十四世達賴喇嘛為精神領袖、並自我表述為代表西藏的合法政府。這個流亡政府(也就是CTA)迄今沒有獲得任何國家的外交承認,但是憑藉著達賴喇嘛個人的魅力與西方對西藏獨立運動的同情,一直受到國際社會高度重視。對流亡海外的10餘萬藏人而言,流亡政府不僅象徵著西藏獨立運動的延續,更是整個藏人社群在生活上的直接管理者。

對多數居住在此地的藏人來說,達蘭薩拉早已經變成他們的家,不過這也是不得已的選擇。在這個海拔1,500~2,000公尺的小山區,總共住了2萬藏人,居住空間狹小,工作與生活不易,因此有辦法的人都會想辦法離開此地,到印度其他地方甚至歐美國家尋求更好的生活。

另一方面,自1960年以來,每年都有藏人冒著生命危險翻越喜馬拉雅山到印度加入流亡者的陣營,他們選擇到印度的原因其實不盡相同,有些是為了宗教或政治信念,也有些僅僅是希望能到海外過不一樣的生活。許多家庭將年幼子女送到印度,希望其能在流亡政府的照顧下受到更好的教育,這使得藏人行政中央必須投入大量的資源來安置這些新難民。不過2008年之後中共與尼泊爾對邊境檢查日趨嚴格,成功出逃的藏人從過去的每年2,000人銳減至不到百人。流亡在外的藏人和居住在家鄉的藏人,逐漸成為被切斷的兩個群體。

傳統西藏是一個政教合一的社會,達賴喇嘛既是宗教上的最高領袖,也是掌握政治權力的最高統治者,內閣(稱為噶廈)的成員由達賴喇嘛所任命,也只對他負責。這樣的政治結構在藏人行政中央裡被保留下來。依照其憲法,達賴喇嘛為名義上之國家元首,實際政務則由總理(稱為噶倫赤巴)負責。擁有45個席次的國會早在流亡初期的1960年便已經成立,屬於流亡政府中的立法機構。自2001年開始,藏人行政中央開始以直接選舉的方式產生噶倫赤巴,並且以一任5年的方式持續進行至今。

後達賴喇嘛時代的挑戰正開始
8年前達賴喇嘛宣布退休,並將政治權力交給民選總理(註),為政教分離跨出第一步。雖然達賴喇嘛近年來已經不過問政務,而是專注在宗教事務上,但是其個人的魅力與知名度仍然是整個藏人流亡社群最大的精神寄託。國際社會也仍然將達賴視為西藏的代表,藏人甚至難以想像沒有達賴喇嘛領導將是甚麼樣子。

不過法王目前已經84歲,未來還能領導多久沒有人知道,這在達蘭薩拉早已是各界公開談論的話題。目前看起來達賴喇嘛可能設法改革存在已久的轉世制度,讓其身後不會出現轉世靈童認證的問題,也避免下一世達賴喇嘛在成年之前藏人社群出現無人領導的困境。不過這些畢竟都還只是宗教領袖傳承的問題,對藏人之間的知識菁英,特別是服務於藏人行政中央工作的公務員來說,「後達賴喇嘛」時期如何團結藏人並且堅持下去,才真正是挑戰的開始。

目前擔任達蘭薩拉智庫、西藏政策中心副主任的丹增列夏(Tenzin Lekshey)是屬於比較樂觀的一派,他認為逃到印度的藏人難民減少不見得是壞事,「如果藏人都一直跑到印度,那整個西藏地區不就等於送給中國了?讓600萬藏人繼續守住自己的家鄉不是壞事。」他也認為由於網路與社群媒體的發達,今日在印度的藏人和老家的聯繫反而變得更方便,無論是用臉書還是微信都能夠即時知道家鄉的訊息。雖然中共對網路監控極其嚴格,但是「兩地的藏人都知道如何避開使用敏感詞彙,而且靠著只有藏人才知道的暗語和默契,還是可以將重要的訊息傳播出去,」丹增列夏說。

不過也有人並不是那麼樂觀。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藏族學者表示,過去追隨達賴喇嘛一起流亡至印度的第一代藏人,親歷家破人亡與顛沛流離,彼此之間有非常強的向心力,對於返鄉的信念也堅定不移。但是60年過去了,許多第一代流亡藏人早已不在。對目前居住在印度與世界各地的第二代、第三代藏人而言,家鄉只是長輩與教科書描繪的美好國度,他們無法想像也無從體會。年輕藏人更在乎的是如何過更好的生活,返鄉復國反而不是最重要的任務。他無奈表示:「在印度的流亡藏人既無身分又沒有未來,覺得自己是永遠被困在這裡,看不到任何出口或希望」。

近年來中共大力宣傳西藏進步現況,藉此吸引流亡海外的藏人回歸。在達蘭薩拉的藏人也有些真的就返鄉定居了,不過真正的原因還是太想念家人:許多藏人兒童很小就被送到印度,十多年都沒有看到爸媽,成年後覺得在印度生存不易,決定還是回去發展。不過這些人返鄉之後幾乎沒有辦法再跑出來,也有遭中共逮捕入獄生死未卜的,因此對大多流亡藏人來講,返鄉的危險性太高,並不具有吸引力。

爭取國際支持的新策略
除了維持自我認同之外,藏人另一個挑戰是如何讓西藏問題能夠持續受到國際支持。
近年來藏人行政中央開始規劃「5・50願景計畫」(未來5年內發展出能確保50年西藏社群存續能力的戰略),並提出一些過去沒有的新策略,包括積極與印度學界智庫交流,讓印度各界更了解藏人的處境;派員參加與環境議題相關的國際論壇,主張中共以人為方式開發西藏是對脆弱高原生態的破壞;舉辦各種推廣西藏文化藝術的會議,讓更多人知道西藏文明是人類社會的瑰寶。

此外,藏人行政中央所屬的智庫也開始研究國際局勢,希望能夠學習世界上其他民族運動的成功經驗,丹增列夏就認為以色列的生存經驗非常值得藏人學習,而台灣如何應付中國壓力更是藏人必須關注的議題。他表示:「台灣現在已經說歡迎達賴喇嘛到台灣訪問,但是更應該讓年輕藏人學者有機會到台灣學習研究,唯有如此才能互相幫忙。」

面對未來充滿不確定性,流亡藏人其實並沒有太多的選擇,但是如何在強大中國陰影下繼續堅持守護西藏文化、團結藏人認同、讓國際社會繼續支持藏人社群的主張,的確是達蘭薩拉流亡藏人無可迴避的責任。可以確定的是,當後達賴喇嘛時代到來,藏人將面臨比過去60年更大的變局,藏人行政中央會發展出什麼樣的戰略來確保全球600餘萬藏人社群的長期存續能力?或許不久之後我們就會看到更為清晰的圖像。
成吉思汗 鐵木真(ᠴᠢᠩᠭᠢᠰ; ᠬᠠᠭᠠᠨ)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