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人大釋法 NPCSC interpretation

郭榮鏗:基本法第104條無釋法空間
http://topick.hket.com/article/1533181/%E9%83%AD%E6%A6%AE%E9%8F%97%EF%BC%9A%E5%9F%BA%E6%9C%AC%E6%B3%95%E7%AC%AC104%E6%A2%9D%E7%84%A1%E9%87%8B%E6%B3%95%E7%A9%BA%E9%96%93

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要求就《基本法》第104條釋法。立法會法律界議員郭榮鏗表示,《基本法》第104條文已寫得很清楚,看不到有任何釋法空間。他強調,有關議員宣誓的司法覆核案正在進行,在此階段釋法會嚴重打擊香港法治,更比以往4次釋法造成的破壞更大,是絕無需要。
郭榮鏗指出,

現今人大常委是解釋一條條文,而不是修改這條文,甚至將條文的字面解釋扭曲,或者加插一些根本字面沒有的解釋方法。這些(修改條文)不是解釋,而是修改。如果想修改條文,好明顯已超越了其(人大的)解釋權。

他又說,如果人大常委會超越解釋基本法的權力,修改基本法的話,法院可以不接受相關內容。

法官毫無疑問是治港者
http://news.takungpao.com.hk/paper/q/2014/0828/2698361.html
白皮書發表後,香港社會有人批評白皮書中將特別行政區各級法院與其他司法人員稱為治港者的說法,認為香港是司法獨立,法官不應屬於治港者範疇。對此,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副主任、香港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張榮順明確指出,這個觀點是錯誤的。對於香港社會一些人總是拿普通法來說事,張榮順指出,如果要用普通法來規限基本法,甚至用「普通法」三個字排斥「一國兩制」下的新憲制秩序,排斥、削弱中央的管治權,這是不能被允許的,也是行不通的,他強調要嚴格按照基本法的規定辦事。

  張榮順說,按照基本法的規定,香港各級法院是特別行政區政權機構的組成部分,而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是高度自治權的組成部分,作為政權機構中的司法機構成員,特別行政區法院的法官毫無疑問是行使特別行政區治理權力的治港者。白皮書中把各級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員稱為治港者,是肯定他們的政治和法律地位,與司法獨立完全沒有矛盾。

  香港社會對白皮書中法官愛國問題也炒得比較熱,認為法官隻應向法律負責,不應當有愛國愛港的標準。張榮順說:「世界上任何地方的法官,沒有人敢聲稱自己不愛國,也沒有人認為法官可以不愛國,更沒有人把愛國與司法獨立對立起來。」

  張榮順指出,白皮書實際上已經照顧到有一些外籍人士在香港擔任法官的情況,無論是基本法還是白皮書,都沒有講這些外籍法官要「愛國」,而是規定他們必須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擁護香港基本法,這與司法獨立也完全沒有任何矛盾。

  對於香港社會一些人總是拿普通法來說事,張榮順說,我們不否認在香港的普通法制度下,可以用普通法的方法來理解和解釋基本法,但如果要用普通法來規限基本法,甚至用「普通法」三個字排斥「一國兩制」下的新憲制秩序,排斥、削弱中央的管治權,這是不能被允許的,也是行不通的。這種思維不僅不符合基本法保留普通法的原意,而且會損害香港的普通法制度發展。

  張榮順說:「普通法已經有上千年的發展歷史,它能夠延續下來,關鍵在於它能夠適應不同的環境,與時俱進,這也是『一國兩制』下保持普通法制度能夠行得通的主要依據。」
小露寶

TOP

小露寶

TOP

CY宣誓讀漏「香港」法官笑言增添覆核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61104/00176_003.html

開極壞先例 隨時引入國安法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1105/19823529


[ 本帖最後由 萬寶路 於 2016-11-4 22:35 編輯 ]
小露寶

TOP

又釋法?《基本法》還值什麼?
https://thestandnews.com/politics/%E5%8F%88%E9%87%8B%E6%B3%95-%E5%9F%BA%E6%9C%AC%E6%B3%95-%E9%82%84%E5%80%BC%E4%BB%80%E9%BA%BC/



人大每一次釋法,《基本法》的公信力和穩定作用都被削弱一截,每次中央都要付出代價,不只是香港人在法治之下的保障受損。憲法文件的莊嚴,基本法在香港及國際應受的尊重,必然在於當權者對基本法的條文及精神的尊重,如果隨時任由人大解釋,那又有什麼莊嚴可言?事實上,宣誓「擁護」的,究竟是什麼?

今次宣誓風波又鬧釋法,這次釋法,勢必損害更加嚴重。大律師公會緊急聲明正確指出,這將會是人大首次介入已在進行的香港司法程序。釋法的目標和作用,等同篡奪法庭在基本法之下享有的審判權,也就是褫奪香港居民訴諸法庭及公平審訊的憲制權利及基本人權。無論官方如何解釋,事實也是勝於雄辯。

還有更難看的是,本案「原告」是特首,聘用基本法委員會成員資深大律師莫樹聯出庭代表。原告特首,不放心有機會輸,就藉釋法企圖向法庭施壓,惟恐施壓不成,進而靠政治途徑判前釋法,確保法庭沒有機會自行判決,公開為之,全世界都看到。法庭判決不如我意我就人大釋法,使法庭不得不照判,簡直是公然藐視法庭。藐視法庭而可得連任做獎品,香港法治七癆八傷,但基本法原來妙用只是任中央及可以撮弄中央者擺佈,那麼基本法又值得甚麼?可以給在香港生活、工作、貿易的人和機構有什麼法律保障?中央堂而皇之「解釋」基本法,豈非滑稽?連行使強權也要一幅遮羞布?

每次釋法,中央都要付出重大代價。回歸不到兩年,1999年人大釋法,推翻終審法院《吳嘉玲》案判決,侮辱法院,震撼全球,動搖國際對香港法治延續的信心。法律界沉默遊行,特區官員四出解說安撫,狼狽之極,力言迫不得已,雖未致答允「下不為例」,也要極力暗示「絕少機會發生」。如是者平靜片時,多得終院諸公若無其事,讓人看得到地公平公正不偏不倚獨立審理案件。

然而不到六年,2004年又作二度釋法,將政改「三部曲」硬「釋」為五部,還越權預先決定2007/08政制不可改。當時民主派強烈抗議,但十年後,2014年,正是這「五部曲」機制,令特區立法會三分之一議員能否決8.31人大政改方案。

2005年4月27日,署理特首曾蔭權提呈人大釋法,決定繼任提早卸任的董建華的特首任期。該次與今次宣誓風波相同之處,是基本法條文已十分清晰、特區已有法例實施,律政司司長剛在2004年已清楚確認,如有任何爭議,本港法庭有足夠基礎在一般訴訟程序之下審理,毋須釋法。當時已有人預備入稟,但4月8日,特區政府已搶先提呈人大要求釋法。法律界怒斥其篡奪司法裁判職能,45條關注組發起第二次黑衣遊行。這是曾蔭權的「投名狀」,如今他正身受繫訟之苦,是法治還是政治,還是政治利用「法」治之,他有苦自知。

今次比起2005年釋法,可說得寸進尺,因為當年釋法時仍未有啟動司法程序,今次則「事件已進入司法程序」,赤祼祼干預,更加證據確鑿。何況,以往釋法,尚且顧及顏面,按照內地程序,說是莊嚴處理,今次倉皇召人赴京,為了兩名候任議員,更加不成體統。

第4次釋法,2014年,據說較少爭議,因為是由終院自行報呈人大。其實這宗案件是否符合158(3)條的釋法條件,端的是見仁見智,馬天敏法官的異議判辭陳述的道理顯淺有力,甚至比包致金法官的激昂更有說服力。不過我們都能明白終院大老爺們的苦心。

但苦心又如何?《吳嘉玲(No. 2)》都是苦心,亦是徒然,今日是明證。

不止此。我們二十多年努力經營,深信若能用足基本法條文給特區的憲制空間,一國兩制之下的人權法治與民主自由仍可維持。158(1)的濫用,習慣之後難以忍手,必然令這個想法難以維持下去,而「港獨」就會令人感到不無理據。
小露寶

TOP

戴耀廷認為人大不應解釋議員宣誓無效的後果
http://news.rthk.hk/rthk/ch/video-gallery.htm?vid=1294878
2016-11-05 HKT 14:00
基本法委員會委員譚惠珠表示,今次人大常委會釋法或會討論規範議員的宣誓方式,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認為這樣是超越人大釋法的做法。

他表示,基本法沒有指出人大釋法有否追溯力,內地法例亦訂明修改法律並沒有追溯力,按此並不影響議員已作出的行為,因此先應讓他們重新宣誓,若議員再作出有關行為才予以處理。

他認為,人大並無需要解釋議員宣誓無效或不合法的後果,否則只會變相成為修改基本法,又認為人大釋法的程序中沒有讓香港市民和議員反映看法。

戴耀廷:一般釋法無追溯力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1106/19824047

人大將針對《基本法》第104條釋法,早前有報道指出,釋法或規定宣誓次數只限一次,或規定宣誓次數僅限一次,即首次宣誓被裁定無效的立法會議員劉小麗及姚松炎將同被取消議員資格。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表示,一般釋法無追溯力,應不影響已作出的行為;大律師公會主席譚允芝亦稱,釋法的追溯力只適用於往後官司。
戴耀廷指出,一般釋法並無追溯力,不會影響已經作出的行為,故就算釋法將就立法會議員的宣誓提出規範,立法會議員早前作出的行為不應有法律效果,「梁頌恆同游蕙禎應該可以重新宣誓」。

料姚松炎不受影響

不過有法律界中人則指,是次釋法顯然針對梁、游,顯然不會從正常途徑出發,相信追溯力不會是釋法的重點。
立法會議員楊岳橋引用《基本法》解釋釋法的第158條指,該條文註明釋法前作出的判決不受影響,亦未有限制行為,相信姚松炎不會因釋法被取消議席;至於劉小麗早前被入稟阻止再次宣誓,楊則認為要視乎法庭如何處理。譚允芝則稱,釋法後的追溯力只適用於往後官司,她預料若釋法後有人就相關事項上訴,屆時法庭就要考慮人大的釋法內容,是否適用於案件中。

[ 本帖最後由 萬寶路 於 2016-11-6 00:54 編輯 ]
小露寶

TOP

【宣誓風波】青年斥釋法徒加深對政府不滿 李柱銘:炒梁特遏止港獨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news/20161106/55878665

反釋法遊行後 4,000人夜圍中聯辦與警衝突
佔領西環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first/20161107/19825577


李柱銘斥京藉詞奪港司法權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1107/19825457

[ 本帖最後由 萬寶路 於 2016-11-6 23:30 編輯 ]
小露寶

TOP

釋法文本:不莊重宣誓屬拒絕宣誓 喪失相應公職資格
https://hk.news.yahoo.com/%E9%87%8B%E6%B3%95%E6%96%87%E6%9C%AC%EF%BC%9A%E4%B8%8D%E8%8E%8A%E9%87%8D%E5%AE%A3%E8%AA%93%E5%B1%AC%E6%8B%92%E7%B5%95%E5%AE%A3%E8%AA%93-%E5%96%AA%E5%A4%B1%E7%9B%B8%E6%87%89%E5%85%AC%E8%81%B7%E8%B3%87%E6%A0%BC-022436890.html

釋法變立法
京誓連根拔起本土派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first/20161108/19826573


梁特形容釋法:不過係5次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1108/19826581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的解釋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1108/19826595
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二十四次會議審議了委員長會議提請審議《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的解釋(草案)》的議案。經徵詢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委員會的意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決定,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六十七條第四項和《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一百五十八條第一款的規定,對《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主要官員、行政會議成員、立法會議員、各級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員在就職時必須依法宣誓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規定,作如下解釋:
一、《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規定的“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既是該條規定的宣誓必須包含的法定內容,也是參選或者出任該條所列公職的法定要求和條件。
二、《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規定相關公職人員“就職時必須依法宣誓”,具有以下含義:
(一)宣誓是該條所列公職人員就職的法定條件和必經程序。未進行合法有效宣誓或者拒絕宣誓,不得就任相應公職,不得行使相應職權和享受相應待遇。
(二)宣誓必須符合法定的形式和內容要求。宣誓人必須真誠、莊重地進行宣誓,必須準確、完整、莊重地宣讀包括“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內容的法定誓言。
(三)宣誓人拒絕宣誓,即喪失就任該條所列相應公職的資格。宣誓人故意宣讀與法定誓言不一致的誓言或者以任何不真誠、不莊重的方式宣誓,也屬於拒絕宣誓,所作宣誓無效,宣誓人即喪失就任該條所列相應公職的資格。
(四)宣誓必須在法律規定的監誓人面前進行。監誓人負有確保宣誓合法進行的責任,對符合本解釋和香港特別行政區法律規定的宣誓,應確定為有效宣誓;對不符合本解釋和香港特別行政區法律規定的宣誓,應確定為無效宣誓,並不得重新安排宣誓。
三、《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所規定的宣誓,是該條所列公職人員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及其香港特別行政區作出的法律承諾,具有法律約束力。宣誓人必須真誠信奉並嚴格遵守法定誓言。宣誓人作虛假宣誓或者在宣誓之後從事違反誓言行為的,依法承擔法律責任。

[ 本帖最後由 萬寶路 於 2016-11-8 00:28 編輯 ]
小露寶

TOP

釋法懶人包
中共終極目的大踢爆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1108/19826889

人大常委會昨早在北京通過就《基本法》第104條釋法,並公佈了相關解釋。今次已是第5次釋法,究竟做了甚麼?哪些人受影響?以下是8點總結:

1)香港法庭必須按釋法內容判案,以宣誓司法覆核案為例,法官需按最新釋法內容判決。

2)未合法有效宣誓或拒絕宣誓者,不能做相應公職、不能行使職權和獲薪津待遇;意味梁頌恆、游蕙禎,極可能不能就任立法會議員,並不獲薪津及使用立法會設施。

3)宣誓須符合法定要求,真誠、莊重、準確、完整地宣讀包括「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內容的法定誓言;被指不符上述要求的梁頌恆、游蕙禎,很大機會因而被取消資格;劉小麗、姚松炎及羅冠聰也有可能受影響。

4)宣誓人故意宣讀與法定誓言不一致的誓言,或不真誠、不莊重宣誓,即喪失資格;即是任何人「加料」宣誓便會被DQ,梁頌恆、游蕙禎、劉小麗及姚松炎相信也受影響;至於民建聯黃定光因為被認為不是「故意」,料不受影響。

5)監誓人負有確保宣誓合法進行的責任,對不符合釋法要求的宣誓,應定為無效,並不得重新安排宣誓;以立法會宣誓為例,此條文讓立法會秘書長或立法會主席,有權DQ不「合法」宣誓的候任議員,並不能第二次宣誓,即是劉小麗及姚松炎可能受影響。

6)宣誓人必須嚴格遵守法定誓言,誓言約束宣誓後從事違反誓言的行為,違者依法承擔法律責任;即是即使按釋法要求宣誓,而之後的行為被認為不符誓言,也可被檢控追究。

7)京官指煽動「民族自決」也是港獨,法不所容;意味倡議自決的議員、政黨,如香港眾志等,或遭秋後算帳;而在宣誓後表明要「民主自決」的朱凱迪,也可能觸碰此人大常委會的界線。

8)釋法後,如有人就劉小麗、姚松炎等宣誓作出司法覆核,兩人或遭判決失去議席。

資料來源:綜合人大常委會釋法文件及法律界人士
小露寶

TOP

陸委會:京違對港承諾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1108/19826583

封殺港獨 禁絕參政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61108/00174_001.html



李飛:主張自決也是港獨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61108/00176_006.html

[ 本帖最後由 萬寶路 於 2016-11-8 13:41 編輯 ]
小露寶

TOP

石永泰︰根本係改香港法例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1109/19827710

繼日前法律界轟人大常委就宣誓風波主動釋法,香港大律師公會前主席石永泰昨亦開腔炮轟,指今次人大釋法已超越解釋法律,根本是修改香港法例;認為人大有權不應用盡,擔心中央日後會再不斷釋法,呼籲港人不要麻木,應挺起胸膛和腰骨向中央解釋釋法的問題,強調「恒久嘅警惕係自由嘅代價」。

「人大有權不應用盡」

石永泰接受有線訪問時直言,今次人大釋法是演繹、補充、修改本港法例,「佢(人大)攞住(基本法)104條裏面『依法』呢個詞語,就喺度話呢個『法』其實應該係咩呢」。
石永泰質疑,人大要在案件審訊期間提出釋法,是否不信任香港司法系統,「你如果唔能夠有一個有說服力嘅解釋,咁個憂慮點都會喺度」,又強調人大常委進行釋法應該克制。
石明白港獨、分裂國家是中央底線,但港人害怕是如浮沙的底線,「今日佢嘅底線係咁樣……明天、10年後你會唔會覺得
小露寶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