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好書推介] 柏楊《醜陋的中國人》

轉貼: (o'ω'o)

我在日本的五次感嘆

撰文﹕張萌
摘自﹕現代女報

一嘆:自己給自己打分,竟然不及格

1999年3月,我作為交流學生,被吉林大學選派到日本的千葉工業大學學習信息網絡。這個學校所在的市川市,屬於東京的衛星城,坐電車到東京市中心也不過30分鐘的時間。剛到學校時我還不是十分懂得日語,只好硬著頭皮聽。我們班有120多名學生,除了我以外,還有來自沙特、韓國、法國、美國等國家的學生。他們與我一樣,也是硬著頭皮聽。不過,我很快就過了語言關,能夠流利地用日語回答老師的問題了。這讓其他外國學生不由得對我刮目相看。其實,日本的課程比我們國內的要淺不少。很多大學裡的知識,我們在中學就學過。因此,學起來並不吃力。倒是他們的考試制度讓我很感新奇。

日本的大學也是一個學期考兩次。進考場前,大家什麼都可以帶。課本、詞典、計算器,凡是你認為自己能夠用得到的,盡可入囊。考試過程中,隨時都可以拿出書本來查找公式。

但是,老師們出的試題大都是思考性的問題,書本上不可能找到答案。而平時的考試更怪。我到那裡時間不長就碰上了這麼一次考試。老師把試卷發給我們後,人就消失了,後來我才知道,他是找地方休息去了。所以,沒有人給我們監考。一小時後,他回來了,也不收試卷,而是直接在講台上宣布答案。我們手裡拿著自己的試卷,按他提供的標准答案給自己打分。最後,老師說,大家都說一說自己得了多少分。學生們一個接一個說:“80分”,“30分”,“50分”,“60分”,最少的得了十幾分。而那些學生在公布自己分數的時候,臉上的表情很自然。當時我就想,自己給自己打分,如果有的學生多加上一點,老師豈能發現?後來,多次的經驗告訴我,我的擔心是多余的。幾乎沒有出現過學生多給自己打分的現像。我分析,日本學生誠實是一方面的原因,另一方面的原因是,老師在年終評定一個學生成績的方式很靈活。他們有的采取一張試卷定終身的方式,即提交上一份論文,以論文質量評定你全年的學習情況,有的則是以平時的考試平均數和出勤情況來打分。而如果出現了作弊的情況,年終肯定就100%不及格了,甚至會對以後找工作造成影響。因此,平時不及格事小,被人不信任事大呀!用句中國話說,叫“丟不起那個人”,作弊冒的風險實在是太大了。

二嘆:公共汽車晚點,給乘客發個證明

日本雖和中國是近鄰,但飲食習慣和我們有很大差別。他們講究清淡,不喜油膩,愛生食各種魚類,尤其注意食物的美觀。我到一個日本同學家做客時,見到他的父母端上一個盤子,裡面放著特別精美的生魚片,顏色鮮艷,而且擺放得錯落有致,吃一口,卻什麼滋味也沒有。話說回來,雖然沒滋味,但營養還是很高的。日本全民注重減肥,他們認為肥胖是一切疾病的源泉,胖子在這個國家簡直屬於大逆不道。因此他們很注意營養結構是否合理,日本的家庭主婦都要會設計食譜,如果哪個男人發胖了,他的母親會生氣地去質問兒媳婦為什麼沒有照顧好自己的丈夫。

上面說的是吃,在出行方面,也是非常方便。日本有發達的地鐵、電車線路,遍及整個國家的每個角落。他們的列車非常准時。比如,時刻表上標明,12點發車,每隔10分鐘一趟,那肯定是鐵板釘釘地按時發車。而且,交通部門每年初都要根據情況,調整幾千條線路的時間,並予以公布。手裡拿著一本書,就可以走遍全日本。但是,日本經常出現台風、暴雨等天氣,這些不可抗力,難免會影響到公共汽車的正常運行。剛到日本的第三天,我就遇到了一次汽車晚點。下車時,我看到列車員在給前面的乘客發卡片,輪到我的時候,手裡也領到了一張。那是一張“晚點證明”,上面寫著是哪一趟車,從幾點開始運行,晚點了幾分鐘等等。這些乘客大多是上班族,到了自己的公司以後,把這張卡片交上去,就不會因遲到被扣掉薪水了。這也說明,大和民族是一個時間觀念特別強的民族。

還有一件事也讓我頗有感慨,日本的公共汽車都分高級車廂和普通車廂。從市川市到東京市中心一般票價是400~800日元,而高級車廂要上千日元。買完票後乘客自己去對號。高級車廂和一般車廂是通著的,中間隔一個敞開的門。買了普通車票的人,即使看到高級車廂裡空著,也不會走進去。

三嘆:無所不在的規矩

日本人最大的特點就是嚴格遵守各種規矩。有一次,我到一幢大廈去辦事。走到電梯口,見七八個人正靜靜地排在電梯口的一側,另一側一個人也沒有。我想也沒想,就站在了另一側。電梯來了,我噌地一下躥進去,而另幾個日本人則魚貫而入。以後,多次碰到這種情況,我才發現似乎有點不對勁。一問日本同學,才知道,另一側是給有急事的人留的位置。我這才想起,為什麼自己站在電梯另一側時,看上去是那麼顯眼。原來是我沒有遵守人家的規矩。

日本人遵守規矩似乎到了拘泥和無可變通的地步。有一次,一個母親帶著自己5歲的孩子開車上了高速公路,正碰上堵車。這時,孩子開始內急。但是,日本法律規定,司機及乘客不能在高速公路上下車,即使前面堵車,你也得呆在車裡。這就是說,孩子不能下來小解。萬般無奈,母親拿了一個塑料袋,讓自己的孩子把尿撒到裡面,然後,開車帶回自己家。這個消息一經媒體披露,引發了一場全國性的大辯論。有的認為法律的制定應該更人性,讓普通老百姓有回旋的余地,有的認為孩子的母親這樣做很好,是遵紀守法的典範。但是,竟然沒有一種觀點認為,孩子應該下車撒尿。

日本是一個金錢社會,人與人之間關系並不親密。但是他們重視別人對自已的看法。如果你對一個日本人說,你是一個不懂規矩的人,那簡直就會要了他的命。他們就像螞蟻一樣,注重團隊精神,靠“規矩”緊緊地團結在一起,創造了一個又一個世界奇跡。

四嘆:被你撞了,還要對你說對不起

到日本兩個月後,師姐帶我到一個商店買衣服。我試了一件上衣後,覺得不是很合適,脫下來,交給售貨員就跟著師姐走了。馬上就要到學校時,我忽然發覺,自己的背包不見了,而我所有的證件,都在那個包裡。我頓時嚇出了一身汗。還是師姐有經驗,她勸我不要著急,回商店去看看,是不是落在試衣間裡了。於是,我們又返了回來。導購小姐看見我們回來,忙迎過來問:“你們是不是找一個背包?”我們說是。導購小姐告訴我:“您後面那個試衣服的小姐已經把它交到樓下的辦公室了。”我喜出望外,趕到辦公室,向一位工作人員說明了來意。他既沒有驗看我的證件,也沒有詢問我的包裡到底有什麼東西,就把背包遞給了我,還一個勁地給我鞠躬:“實在對不起,耽誤你的時間!”我有點奇怪,是我自己不小心丟的東西,怎麼你還向我說對不起呢?日子一長,我才明白,日本人是多麼地愛說對不起。

在國內沒有學會騎自行車,沒想到來日本後反而買了一輛,天天騎著上學、回家,既節省了車費,又鍛煉了身體。但是,日本的自行車道是和人行道在一起的。初學騎車時,我的技術還不太過硬,一蹬上去,心裡就慌。一次,我看見前面有個白發蒼蒼的老太太在走路,手一哆嗦,車子直衝她撞過去。結果,老太太倒在了地上,我連人帶車也倒在地上。我心想,這回完了,非被人家賴上不可。沒想到,老太太麻利地爬起來,連連給我鞠躬:“對不起,我耽誤你行路了。”這下把我弄得日瞪口呆。另外一次也是在拐彎的時候,撞到了一輛直行的面包車上,把人家的車門都給撞了一個大坑。司機下來,沒有看自己的車,而是先奔過來問我:“你沒事吧?”我說沒事,他才回去檢查自己的車門。然後給我鞠了個躬說:“對不起,如果你覺得有什麼不適,請按我的聯系方式找我。”說著遞給我一張名片。這都快把我給搞糊塗了,到底應該誰向誰道歉啊!

不過,現在,我也學會了道歉,其實,道歉就是站在對方的角度去想問題。它會使很多復雜的問題一下子變得簡單和溫暖。

五嘆:在外國,愛你的國家就是愛自己

那天,我在收音機裡聽一個談話節目。主持人問—個嘉賓:

“你說,世界上哪個國家的手機使用者最多?”嘉賓很自信地說:“當然是我們日本了。”主持人說:“不對,應該是中國,在這個國家有兩億多人使用手機!”主持人的話讓嘉賓和所有正在聽廣播的人都愣住了。我身邊的一個日本同學問我:“他說的是真的嗎?”我說,當然是真的了,我的父母就每人有一個手機,我的同齡人中很多人也都擁有手機。很多人可能想像不到,普通日本人對現代中國有多麼陌生。2001年,北京申奧成功,我們教學樓中那個看門的老頭看了申奧過程中中國代表團的表現,衝我連挑大拇指:“中國人,太了不起了,英語說得那麼好!”他在上個世紀80年代初到過北京,那時見到滿大街都是自行車。

相反,日本的精英階層對中國了解比較多。因為這些專家、學者、政界要員和大公司的經理經常到中國來。我們上課時,一個教授說,現在日本經濟不景氣,中國是最有發展前途的亞洲國家,將來你們還是到中國去找工作吧。不過,你們一定要學好中文,並且現在就得和中國人搞好關系。一些同學立刻開玩笑地說:“我和張萌君是好朋友,將來到中國就找她了。”

他們的話讓我很感自豪。在外國,你的國家強大,你才能受到足夠的尊重。日本人對哪怕是一個美國乞丐都會畢恭畢敬,就是出於這種原因。

我在眾多日本青年艷羨的目光中,接到了東京大學的研究生錄取通知書。在面試結束後閑聊時,我的導師問我:“將來你想進哪個大公司啊?”作為全日本的最著名學府,東京大學的學生在畢業前一年就會被搶訂一空。我義無反顧地對導師說:“將來學成後我一定會回中國的!”這句話讓在場的人都呆住了,而我的眼睛卻濕潤了……

TOP

轉貼: (o'ω'o)

中國人的醜惡
http://hi.baidu.com/lianggouxiao ... 2eaa0a18d81f7f.html

這幾天,看了南方電視台《臭豆腐是這樣制出來的》報道後,心中實在憋得厲害。如鯁在喉,不吐不快。

臭豆腐是怎麼制出來的呢?那方法說出來簡直是令人發指。為了突出一個“臭”字,那些奸商們是無所不用其極。他們用最臭的東西做作料,如:臭鴨蛋、臭田螺等等。加上肮髒的臭水悶在一個大容器裡,讓他生蛆蟲,然後用敵敵畏將蛆蟲殺死,這就是泡臭豆腐的原汁。如果還不怎麼臭的話,就加上最臭的大糞水,越臭的越好,不臭的還不用。將豆腐往臭水裡泡一泡,再加一點硫酸亞鐵上色。用油炸一炸,就做好了。為了讓人吃了上癮,還加點罌粟殼,包你吃了還想。

天啊! 這可是給人吃的東西啊!大便、蛆蟲、腐爛的鴨蛋和田螺、敵敵畏、能至癌的硫酸亞鐵、甚至還有毒品!這些人的良心讓狗吃了嗎?聽說賣得好的人一年下來可以賺得好幾萬,可為了錢就要去害人嗎?

中國人的醜惡怎麼會發展到這一地步呢?大的方面如腐敗現像,那是叫做醜態百出,無奇不有。每每看到腐敗的報道,就令每一個還有愛國之心的中國人感到特別的恐怖,使人有一種不寒而栗之感。

關於腐敗這種大的醜惡,我不想多說。還有像制作臭豆腐這樣的醜惡現像,報道的也有很多,相信大家也已經見怪不怪了。我今天要說說的,是一個小的方面,就是一些媒體上刊登的那些醜惡的奇怪廣告,不知那些編輯們看了臉紅不紅。

其一:“防身神水:有麻醉和迷幻兩種,只需輕輕一噴(聞、摸或拍),對人使用後,瞬間大腦失控,有效時間內聽你擺布,說出自己的隱私或商業秘密。附送解藥。需樣品彙款300元。另,麻醉槍有售”。美其名曰防身,這不明擺著教人犯罪嗎?

其二:“少女迷情粉:可對你喜歡的人速成欲望,無色無味,是單身朋友的最佳紅娘,擦在對方身上愛你發狂,可在六個月內對你不變心。沾著皮和肉姑娘跟你走。注意,嚴禁誘騙少女”。好像還有點良心似的,最後還假惺惺的提醒別人不要誘騙少女。其實骨子裡就是告訴你如何誘騙少女。假仁假義,又要當婊子,又要立牌坊。真正可恨。

其三:“光合顯影藥水:采用最新進口配方,將特制的隱形眼鏡(美國進口、超薄、透明)放進幾種進口藥水中,浸泡後市場上所有的撲克、麻將、牌九和各種押寶物體,不用任何加工處理即可直接看透。”;“超級變牌器:無論誰的牌都可變,自己想要什麼牌就是什麼牌”;“可控麻將桌:全方位控制,起手可停牌。可按要求,如清一色、一條龍、將將和、暗杠等。可上門安裝。”有這麼神奇嗎?再者,人人都有了這種絕技,都想不勞而獲,又到那裡去贏錢呢?

其四:“電表節能儀:美國技術V / F變換,分頻驅動等電路的處理,在室內不動電表即可控制慢轉、不轉、倒轉,計數器任你控制,性能穩定易安裝。可節約用電90%。家用300—800元/台,工業用1200—2800元/台。”這不是偷電嗎?我想,美國應該不會有這種盜竊技術。

其五:“地磅調校器:電子磁場干擾。引進國外先進技術,50米內任意調校電子地磅的數碼數據,加減自如,准確率100%”。國外的先進技術是拿來做強盜的嗎?還有油表解碼干擾器、汽車解碼器、萬能鑰匙、手機監聽器等等。其用意不言而喻——“你想控制油表數量嗎?請使用我的干擾器;你想盜竊汽車嗎?我有解碼器;你想成為鎖王嗎?我有萬能鑰匙;總之,我這裡的高科技能令你隨心所欲。”把高科技用來搞歪門邪道,這真是對高科技的一種沾污!

其六:“2元搏500萬,快用《中獎絕招》使用者已有70多人中百萬大獎。如:河北唐山的劉先生,用《組號經典》提供的方法組號,只用六注(12元)就中得01076期的特等獎。廣東新會張先生去年5月使用本方法投資400元一次中九注500萬。西安艾先生一年六次中取特等獎,得獎2400萬元。使用此組合法,包你100%中頭獎……(略)”。哼!有如此絕招,還需做這種小生意嗎?騙鬼去吧!

其七:“航空高科技:一個療程增高15釐米。根據航天軍工尖端技術,破譯重組DNA基因片斷技術,大膽創新,運用能直接營養腦垂體的原生中草藥、微量元素、動物強骨素。利用先進的航空技術提取藥物的SEF激敏因子,SEF激敏因子進入人體後:1-能迅速激活惰性的骨骼細胞,加速細胞分裂,增殖更多的生骨細胞;2-快速促進生長激素作用發揮到極限,然後鈣化成骨,繼而不斷向兩端增長;3-使胃腸對鈣、氨基酸、維生素主動吸收作用明顯增強,達到骨骼快速生長的目的。有效率100%。30歲以下人群一個療程可增高8—20釐米(余略)”。簡直是一派胡言。中國人聰明是不錯,但也不可能是萬能的,想怎麼樣就怎麼樣。這樣的航空高科技,可能令已經登上月球的美國人也自嘆弗如!

其八:“脫衣女郎—脫衣粉:西班牙進口原料,白色粉末無色無味,放入飲料中,女性服後陰道發癢、心跳加快,分泌物增多,急需與你……,令你隨心所欲。小盒148元,中盒398元,大盒598元”。人怎麼能夠無恥到這種地步呢?!那些編輯們是眼瞎了嗎?這樣的廣告他也登,為了錢就什麼也不顧了,是鬼迷心巧了嗎?

還有很多很多,簡直是不勝枚舉。而且這些廣告都有地址,聯系電話,銀行賬號。要整治也不難,為什麼就沒有人管一管呢?不光這些,就是熒屏上也有不少。如:減肥類有“腳下抽脂,吸油基”等奇怪的“科學”方法;補腎類有“某某腎寶,他好我也好”,“老婆腎好,你就別想跑”,“愛他,就給他買領頭羊”等充滿了性挑逗的廣告;醫藥類有能治百病的靈丹妙藥,什麼癌症、乙肝、包括被列為世界醫學難題的各種疑難雜症統統不在話下。甚至有一些名人也為了幾個銅錢,竟不惜出賣自己的靈魂來騙人。問題多多的上海長江醫院不是也請了著名演員唐某某打過廣告嗎?冤枉錢是賺了不少,卻鬧出了替身懷六甲的孕婦治療不孕不育的笑話。唐某某不知作何感想,可能現在也不會有顧客相信他了,哪怕他是名人!

看到這些醜惡現像,作為一個中國人,使我感到恥辱。我們中國人就這樣墮落了嗎?一個優秀民族的聰明才智就只是拿來騙人的嗎?甚至於為了一點私利就不惜去害人,我們就是這樣一個讓入看不起的民族嗎?偉大的中華文明哪裡去了?偉大的中華民族就要毀在我們手裡了嗎?人性在哪裡?信念在哪裡?泱泱中華,還有哪裡是靜土呢?

TOP

轉貼: (o'ω'o)

讓人憤怒和臉紅的智慧 - 中國人的造假

作者﹕劉盼盼

http://magazine.sina.com/coastide/200708/2007-09-16/ba39796.shtml

  造假並非中國人的專利,但是,中國人的造假本領卻讓人汗顏……

  一部《清明上河圖》曾讓多少中國人自豪,足以証明宋代市場經濟水平具有世界水平。不過,宋人周密在《癸辛雜識》卻寫道:杭州人邀利眼前,不顧身後,“酒摻灰,雞塞沙,鵝、羊吹氣,魚肉貫水”。數百年後,法國孟德斯鳩在其名著《論法的精神》第十九章第二十節總結到,“中國人的生活完全以禮為指南,但他們卻是地球上最會騙人的民族。這特別表現在他們從事貿易的時候。雖然貿易會很自然地激起人們信實的感情,但它卻從未激起中國人的信實。向他們買東西的客戶要自己帶秤。每個商人有三種秤:一種是買進用的重秤,一種是賣出用的輕秤,一種是准確的秤,這是與那些對他有戒備的客戶交易時用的。”

  到了近代,造假進一步擴大,不僅有待售棉花中摻土塊增重的,還有嚴重危害消費者健康的所謂“黑心棉絮”、四川宜賓市李集鎮的毒豆奶、廣西半宙集團第三制藥廠的有毒假藥“梅花K”黃柏膠囊……中國的假冒產品遍及世界各國,已經嚴重地影響到祖國的聲譽,有統計表明,在歐美的假冒商品中,中國的造假占最高份額。

  看慣了中國在歐洲的中國人造假又玩出了新花樣。君若不信,請看:在西班牙市場裏和報紙上曝光最多的造假商品不外乎仿製名牌服裝,鞋、包,光盤、手錶之類。這些假冒商品被查,被封,已經累見報端,司空見慣,大家見怪不怪了。現在在歐洲的中國人造假又創造出新花樣。

  造假地鐵票。西班牙的地鐵聯票是買一張可乘十次。造假地鐵票方便,有利可圖,成了中國人造假的新目標。

  造假籌碼。馬德裏的賭場CASINO的工作人員,前不久發現在賭場裏有假籌碼出現,這些假籌碼已達到與真的難以用肉眼加以區分的程度,只能通過精密儀器才能鑒別。經過長期跟蹤偵察,警察發現原來是幾個中國人在CASINO搞的鬼,最後賭場通過錄像,把三個男女賭徒在賭桌上使用假籌碼的實況給錄了下來,並當場把他們捉住,破了此案。

  造假信用卡。造假信用卡的技朮要求比較高,屬于高智慧犯罪,在西班牙的中國人造假目前還沒有達到這個水平。但是中國人和新加坡人、馬來西亞人合作,卻造出了假信用金卡,然後通過中國人持這些假信用金卡,去大商場購買高級消費品,再轉賣給別人,從中獲利。此案影響惡劣,涉及面廣,把西班牙的警察搞得暈頭轉向。但是造假總會露餡,警方剝繭抽絲,終於把制假,售假,買假的統統捉拿歸案,來個一網打盡。制假者受到了應有的制裁。

  造假歐元硬幣。在中國沒有人造假硬幣的,因為造假幣的價值和成本不相上下,但是一個2元的假歐元相當於人民幣20元,造假就有利可圖。因此在義大利的中國人就動起腦筋造假歐元硬幣了,他們在國內東南沿海某縣製造了假的二歐元硬幣,用集裝箱運到義大利,由於裝硬幣的集裝箱太重,引起警方懷疑,結果打開一查,露了馬腳,最後制假者受到了法律的懲罰。

  造假人。造假人當然不是克隆一個和真人一樣的假人,科學還沒有達到這個水平。所謂造假人是說冒名頂替的假人。有幾種花樣:

  一,是假死人。一個有居留的人死了,本來應該去警察局報告,把此人名字去掉,但是家屬不去報告警察局,把這個死人的名字賣給沒有居留的人,等到下次調換居留証件時,讓這個人頂替已死亡者,以取得居留。

  二,是假兒女。在西班牙已經有居留的人,在中國認個與他無關的男女,把他(她)作為自己的子女,然後以直系親屬家庭團聚的名義,把他們帶到西班牙來,當然,這中間還是個買賣關系,在歐洲是沒有白吃的午餐的。現在西班牙警方已經對此引起注意,而今凡是申請子女來西班牙的,必須做DNA親子鑒定後,才可以入籍。

  三,是假夫妻。在西班牙有居留的人,在國內認個男女,說是自己的夫妻,然後通過正當的手續把對方的帶到西班牙,從中獲利,當然這個夫妻關系到了西班牙以後還要再辦離婚手續的。至於有沒有假(岳)父母,尚未聽說,我想花許多錢,把一個五、六十歲的老頭、老太弄出來,不符合市場規律,所以,這個買賣大概沒有人會幹。否則一樣會有的。

  至於那些蛇頭們,為了偷渡而辦理假護照,假簽証那已是陳年老皇歷,是老生常談的話題,不足為奇了。

  於是,《紐約時報》記者端出了中國人有“造假的本能”這一誇張說法。造假,丟盡了中國人的臉面,讓中國人感到羞恥和痛心。

  有人說,中國人喜歡造假是因為中國人沒有虔誠的宗教信仰。這話不無道理。中國人見了廟就燒香,見了什麽山神野鬼也磕頭,少的是篤信,多的是僥幸(心理)﹔更有“平時不燒香,臨時抱佛腳”的,如西門慶之流,認為只要肯花錢,有錢不僅能使鬼推磨,也能做“功德”賄賂佛祖與菩薩,逢凶化吉。道教則杜撰了司命、竈神和三屍神,恐嚇那些有“短尺狹度、輕秤小升、以偽雜真、採取奸利”等犯罪記錄的人(見《太上感應篇》),其收效甚微。如今的“無神論者”們更不吃這一套,不怕什麽因果報應,造假就更肆無忌憚了。然而,歐美信教的人不是占大多數嗎?為什麽在十九世紀後期也曾假冒偽劣猖獗,以致被稱作“鍍金時代”?1903年法國作家羅曼?羅蘭在《〈名人傳〉序》裏感嘆道:“老大的歐羅巴在重濁與腐敗的氣氛中昏迷不醒。鄙俗的物質主義鎮壓著思想,阻撓著政府與個人的行動。社會在乖巧卑下的自私自利中窒息以死。人類喘不過氣來。”他認為是物質主義與貪欲敗壞了人們的思想道德,可見宗教信仰的道德力量在人類社會中都不是那麽可靠的。

有人說,中國人有造假的傳統,是因為幾千年來基本上是以自給自足的自然經濟為主的鄉土社會。由於中國人的絕大多數歷來生活在一個狹小的鄉土圈子裏,打交道的是些低頭不見擡頭見的熟人,在這個範圍內玩詐使壞是要現世現報的,他們一般就很本分忠厚﹔而對一次性交往的外鄉人、陌生人,他們就無所顧忌。我在鄉村生活多年,很知道鄉親們的雙重道德標准,誰偷了本地人的東西會被鄙視,誰偷了或騙了外村和城裏人的東西則是精明,可以誇耀於鄉親。如今大江南北都有許多造假村、造假鎮,造假者並不對親友鄰居隱瞞,大家一起去騙不知名姓的外地人,誰會騙誰英雄,誰發財誰光榮!

  寫到這裏,不能不提到自己的親身經歷。為了迎接去年下半年的評估,學校暑假也不放了。造假的表格一天要填好幾個,不等你填完,新的表格又飛來了。填不填?端人碗,受人管。填。整個假期日日夜夜戰天鬥地為造假忙的轟轟烈烈,誰還有閑心去區分真真假假。只要有了人,天下沒有創造不出來的奇跡。

  今天該為教學日歷造假了。前年入學的學生由於新宿舍未按時完工,因而開學較晚。18周的課僅上10周。舊的日歷全作廢,重填!全部改成18周。很顯然,這是為了高校評估!你若不明白那是因為你昏了頭。前些年搞三甲,哪個醫院不是把病歷都拿出來搞專人修改?是病歷,不是教學日歷!三甲是國家的衛生部搞的,高校的本科教育評估是教育部搞的,你說,憑什麽你衛生部搞的評估病歷都可以改,而教委的高教評估就不能改教學日歷?

  如果是你做學校的校長,遇到了這次評估,你會怎麽做?在大家都造假的情況下,你不造假,估計連生計都成問題。再者,修改的或造假的只是教學日歷。不是為了某個學生造履歷?不是給學生誤傳知識?不是編造資料發表一篇論文?賬目……我們的補填教學日歷,只是為了自身對付評估,而不會對第三者(他校,教師)造成實質性傷害。

  也許只有等到若干年後,想想自己現在也不甘落後的造假,會臉紅的。

  詩雲: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

  不識評估真面目,只緣身在造假中。

  劉盼盼,自由撰稿人,現居中國廣州。

TOP

蘋 論 : 北 京 奧 運 與 「 醜 陋 的 中 國 人 」
http://appledaily.atnext.com/tem ... d=32&coln_id=60

「 沒 有 包 容 性 的 性 格 , 如 此 這 般 狹 窄 的 心 胸 , 造 成 中 國 人 兩 個 極 端 , 不 夠 平 衡 。 一 方 面 是 絕 對 的 自 卑 , 一 方 面 是 絕 對 的 自 傲 。 自 卑 的 時 候 , 成 了 奴 才 ; 自 傲 的 時 候 , 成 了 主 人 ! 獨 獨 的 , 沒 有 自 尊 。 」
剛 逝 世 的 著 名 作 家 柏 楊 先 生 二 十 多 年 前 在 《 醜 陋 的 中 國 人 》 一 書 中 寫 下 了 這 樣 一 番 話 。
這 位 曾 經 在 國 民 黨 威 權 統 治 時 代 坐 過 近 十 年 牢 的 作 家 並 沒 有 因 為 牢 獄 生 涯 而 意 志 消 沉 。 相 反 , 他 更 積 極 的 面 對 逆 境 , 更 用 心 的 反 思 為 何 說 真 話 的 中 國 人 受 盡 苦 難 折 磨 , 更 盡 力 的 挖 掘 暴 政 、 迫 害 的 文 化 根 源 。 《 醜 陋 的 中 國 人 》 、 《 中 國 人 史 綱 》 等 著 作 就 是 柏 楊 先 生 努 力 的 成 果 , 就 是 他 反 思 的 成 果 , 並 且 在 不 同 華 人 地 區 引 發 一 片 熱 潮 及 熱 烈 的 討 論 。
不 過 , 在 中 國 人 的 社 會 說 真 話 真 是 不 容 易 。 柏 楊 先 生 的 《 醜 陋 的 中 國 人 》 在 中 國 大 陸 雖 然 受 歡 迎 , 北 京 政 府 高 層 及 那 些 奉 承 權 貴 的 人 卻 視 之 為 洪 水 猛 獸 , 卻 視 之 為 催 化 學 潮 的 毒 草 。 一 九 八 七 年 三 月 , 北 京 官 方 傳 媒 對 《 醜 陋 的 中 國 人 》 一 書 及 柏 楊 先 生 發 動 大 規 模 的 批 判 , 又 把 書 列 為 禁 書 , 不 得 出 版 或 售 賣 。 幸 好 , 柏 楊 先 生 沒 有 到 中 國 大 陸 生 活 , 不 然 他 可 能 要 嘗 嘗 另 一 次 牢 獄 之 苦 。
現 在 , 柏 楊 先 生 走 了 , 中 國 也 從 二 十 多 年 前 的 新 興 經 濟 體 變 成 全 球 第 四 大 的 經 濟 強 國 , 一 派 大 國 崛 起 的 模 樣 , 並 準 備 主 辦 奧 運 會 。 然 而 , 今 次 北 京 主 辦 奧 運 反 映 柏 楊 先 生 的 批 判 並 沒 有 過 時 , 他 寫 的 《 醜 陋 的 中 國 人 》 並 沒 有 過 時 , 因 為 這 個 政 府 的 嘴 臉 依 然 醜 陋 , 因 為 那 些 奉 承 當 權 者 的 人 的 所 作 所 為 依 然 難 看 。

就 以 聖 火 傳 遞 活 動 為 例 , 中 國 政 府 及 不 少 中 國 民 眾 表 現 的 是 過 度 自 卑 或 自 傲 , 卻 缺 乏 應 有 的 自 尊 。 一 個 自 尊 自 重 的 國 家 不 會 把 少 數 人 的 請 願 示 威 活 動 視 為 故 意 針 對 自 己 的 行 動 , 更 不 會 大 動 肝 火 , 不 住 的 抗 議 及 追 究 , 因 為 它 明 白 言 論 自 由 、 表 達 自 由 是 文 明 社 會 的 基 本 規 範 。 只 可 惜 , 北 京 政 府 卻 把 抗 議 聖 火 事 件 上 升 為 外 交 風 波 , 一 再 提 出 交 涉 及 譴 責 , 毫 不 尊 重 其 他 社 會 的 言 論 及 表 達 自 由 。
一 個 自 尊 自 重 的 民 族 同 樣 不 會 動 輒 把 他 人 的 不 同 意 見 看 成 是 跟 自 己 作 對 , 看 成 是 迫 害 自 己 的 陰 謀 , 因 為 他 們 明 白 這 是 個 多 元 化 的 世 界 , 是 存 在 不 同 聲 音 及 訴 求 的 。 偏 偏 中 國 不 少 民 眾 及 留 學 生 卻 反 應 過 激 , 把 在 外 國 發 生 的 抗 議 聖 火 活 動 視 為 迫 害 及 挑 釁 , 採 取 激 烈 的 報 復 行 動 , 例 如 在 國 內 發 動 杯 葛 及 圍 堵 法 資 超 級 市 場 的 行 動 , 差 一 點 就 引 發 騷 亂 。 而 在 國 外 的 部 份 中 國 留 學 生 更 可 怕 , 他 們 不 但 滋 擾 懷 疑 支 持 藏 民 的 人 及 學 生 , 甚 至 在 人 家 的 地 方 襲 擊 抗 議 聖 火 傳 送 的 人 , 釀 成 騷 亂 及 多 人 受 傷 。 其 中 前 幾 天 在 南 韓 首 都 首 爾 的 行 動 最 可 怕 , 上 千 計 的 中 國 留 學 生 以 石 塊 、 鐵 器 毆 打 抗 議 聖 火 的 人 權 團 體 成 員 , 造 成 十 多 人 包 括 執 法 人 員 受 傷 。 南 韓 主 流 傳 媒 都 在 質 疑 中 國 留 學 生 憑 甚 麼 在 別 人 國 家 的 首 都 對 他 人 以 拳 頭 暴 力 相 向 , 南 韓 政 府 更 表 示 有 關 行 動 已 損 害 了 韓 國 的 尊 嚴 。
像 這 樣 的 嘴 臉 , 這 樣 的 表 現 , 不 是 醜 陋 得 很 嗎 ?
香 港 本 來 較 少 受 中 國 的 「 醬 缸 」 文 化 影 響 , 本 來 做 事 依 法 依 理 , 有 根 有 據 。 誰 知 道 這 一 次 為 了 迎 合 北 京 , 為 了 防 止 在 傳 送 聖 火 時 出 現 尷 尬 場 面 , 悍 然 把 可 以 合 法 來 港 的 藝 術 家 拒 諸 門 外 , 強 行 遣 返 ; 又 為 請 願 示 威 定 下 不 合 理 的 限 制 。 像 這 樣 的 做 法 , 跟 柏 楊 先 生 筆 下 的 「 醜 陋 的 中 國 人 」 有 分 別 嗎 ?

TOP

人 權 作 家 盼 醜 陋 中 國 人 脫 胎 換 骨
柏 楊 病 逝
http://appledaily.atnext.com/tem ... 336&art_id=11049788

一 齣 描 寫 孤 軍 流 亡 、 讓 人 掬 淚 的 電 影 《 異 域 》 , 一 本 論 盡 醬 缸 文 化 、 叫 人 又 愛 又 恨 的 《 醜 陋 的 中 國 人 》 , 一 套 眉 批 妙 趣 橫 生 、 令 人 拍 案 叫 絕 的 《 柏 楊 版 資 治 通 鑑 》 , 猶 如 柏 楊 人 生 的 三 座 豐 碑 。 這 位 一 生 為 人 權 奮 鬥 和 寫 作 的 作 家 , 昨 晨 在 台 灣 病 逝 , 享 壽 89 歲 , 留 下 了 入 獄 九 年 、 五 次 婚 姻 的 傳 奇 , 也 留 下 了 「 不 為 君 王 唱 讚 歌 , 只 為 蒼 生 說 人 話 」 的 美 譽 。


知 名 作 家 柏 楊 因 肺 炎 在 2 月 24 日 入 住 台 北 新 店 耕 莘 醫 院 , 台 灣 總 統 陳 水 扁 、 候 任 總 統 馬 英 九 都 曾 到 醫 院 探 望 。 至 昨 晨 1 時 12 分 , 柏 楊 因 呼 吸 衰 竭 辭 世 , 妻 子 張 香 華 等 親 友 隨 侍 在 側 。 與 柏 楊 相 交 多 年 的 遠 流 出 版 社 董 事 長 王 榮 文 昨 難 過 地 表 示 , 將 依 照 柏 楊 生 前 所 立 的 遺 囑 , 遺 體 火 化 後 擇 日 灑 在 台 東 到 綠 島 附 近 的 海 域 , 象 徵 被 禁 錮 多 年 的 軀 體 , 靈 魂 終 究 獲 得 自 由 。


譯 大 力 水 手 諷 蔣   入 獄 9 年


柏 楊 回 到 當 年 的 牢 房 。   台 灣 遠 流 出 版 公 司 提 供
原 名 郭 定 生 ( 郭 衣 洞 ) 的 柏 楊 , 1920 年 生 於 河 南 省 開 封 , 1949 年 移 居 台 灣 後 , 曾 任 職 , 桃 李 滿 園 , 1953 年 發 表 第 一 篇 散 文 , 自 此 走 上 創 作 及 論 述 之 路 , 平 生 有 十 年 小 說 、 十 年 雜 文 、 十 年 牢 獄 、 五 年 專 欄 、 十 年 通 鑑 等 歷 程 , 共 完 成 《 柏 楊 全 集 》 等 文 學 、 歷 史 、 思 想 著 作 100 餘 冊 。
1968 年 1 月 3 日 , 柏 楊 在 《 中 華 日 報 》 家 庭 版 「 大 力 水 手 」 漫 畫 的 對 白 譯 稿 中 , 加 入 了 諷 刺 蔣 介 石 父 子 的 言 詞 , 因 「 侮 辱 元 首 」 罪 入 獄 9 年 又 26 天 。 他 出 獄 後 的 重 要 作 品 《 醜 陋 的 中 國 人 》 , 又 因 批 判 中 國 歷 代 領 導 人 經 常 要 人 民 忘 記 過 去 的 苦 難 , 一 度 在 大 陸 成 為 禁 書 。 不 過 , 天 性 樂 觀 的 柏 楊 說 : 「 大 陸 可 戀 、 台 灣 可 愛 , 有 自 由 的 地 方 就 是 家 園 。 」
在 著 作 等 身 之 外 , 柏 楊 也 致 力 推 動 民 主 , 曾 獲 中 國 民 主 育 基 金 會 頒 贈 促 進 中 國 民 主 傑 出 人 士 獎 。 1999 年 12 月 10 日 在 綠 島 落 成 的 「 人 權 紀 念 碑 」 , 將 綠 島 規 劃 為 人 權 紀 念 園 區 , 是 柏 楊 對 台 灣 人 權 的 重 要 貢 獻 之 一 。 柏 楊 在 綠 島 人 權 紀 念 碑 上 還 寫 下 感 動 無 數 人 的 銘 言 : 「 在 那 個 時 代 , 有 多 少 母 親 , 為 他 們 囚 禁 在 這 個 島 上 的 孩 子 長 夜 哭 泣 。 」
2000 年 5 月 陳 水 扁 總 統 就 職 後 , 總 統 府 成 立 人 權 諮 詢 委 員 會 , 柏 楊 出 任 人 權 思 想 育 分 組 召 集 人 , 該 會 完 成 國 際 人 權 法 典 國 內 化 的 目 標 外 , 籌 設 第 一 座 國 家 級 的 人 權 紀 念 館 。


創 立 人 權 家 庭   身


柏 楊 病 在 床 , 妻 子 張 香 華 一 直 隨 侍 在 側 。   林 弘 攝
柏 楊 還 發 揮 創 意 舉 辦 「 人 權 婚 禮 」 , 參 與 婚 禮 的 新 郎 與 新 娘 簽 署 「 人 權 版 結 婚 證 書 」 , 立 下 人 權 盟 約 , 成 為 人 權 家 庭 的 種 子 部 隊 。 台 灣 人 權 工 作 者 黃 文 雄 表 示 , 柏 楊 透 過 身 、 言 以 及 他 所 創 立 的 人 權 育 基 金 會 , 對 台 灣 人 權 育 與 人 權 文 化 培 養 有 難 以 比 擬 的 貢 獻 。
柏 楊 走 了 , 中 國 人 依 然 醜 陋 , 他 的 夢 想 依 然 遙 遠 : 「 將 中 國 人 脫 胎 換 骨 , 使 中 國 跟 其 他 文 明 國 家 一 樣 , 成 為 一 個 有 尊 嚴 , 而 又 尊 重 別 人 尊 嚴 的 民 族 。 」
本 報 記 者


柏 楊 簡 歷原 名 : 郭 定 生 ( 郭 立 邦 、 郭 衣 洞 )
筆 名 : 柏 楊 、 鄧 克 保
出 生 日 期 : 07/03/1920
出 生 地 : 河 南 開 封
婚 姻 狀 況 : 經 歷 五 段 婚 姻 , 共 生 下 兩 男 三 女 ; 現 任 妻 子 張 香 華 , 為 台 灣 詩 人


生 平 大 事 紀1938 年   加 入 國 民 黨
1946 年   東 北 大 學 政 治 系 畢 業 , 後 因 被 查 出 使 用 假 學 歷 , 遭 育 部 永 遠 開 除 學 籍
1949 年   逃 難 到 台 灣
1950 年   因 收 聽 大 陸 廣 播 , 被 判 監 6 個 月
1960 年   開 始 在 《 自 立 晚 報 》 擔 任 專 欄 作 家
1961 年   報 上 連 載 戰 爭 小 說 《 異 域 》 , 大 受 歡 迎 , 後 被 拍 成 電 影
1968 年   編 譯 報 章 《 大 力 水 手 》 漫 畫 時 , 被 曲 解 為 暗 諷 蔣 介 石 父 子 , 判 入 獄 12 年 , 後 獲 減 刑 至 9 年
1969 年   轉 囚 於 軍 法 監 獄 , 3 年 後 送 到 專 囚 禁 政 治 犯 的 「 綠 島 」 , 在 獄 中 完 成 《 中 國 人 史 綱 》 等 著 作
1977 年   刑 滿 後 仍 被 囚 禁 , 在 多 個 國 際 人 權 組 織 要 求 下 , 才 獲 得 釋 放
1983 年   開 始 譯 寫 白 話 版 《 資 治 通 鑑 》 , 10 年 後 完 成
1985 年   出 版 《 醜 陋 的 中 國 人 》 , 在 全 球 華 人 社 會 中 引 起 極 大 震 撼
1994 年   擔 任 國 際 特 赦 組 織 台 灣 分 會 創 會 會 長
2006 年   宣 佈 封 筆
2008 年   病 逝 , 享 年 89 歲

資 料 來 源 : 《 蘋 果 》 資 料 室


柏 楊 語 錄















TOP

各 界 反 應
「 台 灣 的 魯 迅 」 「 中 國 民 族 的 良 心 」
http://appledaily.atnext.com/tem ... amp;art_id=11049789

著 名 作 家 柏 楊 病 逝 , 令 各 界 深 感 惋 惜 , 亦 引 發 兩 岸 文 學 界 的 震 撼 ! 候 任 總 統 馬 英 九 除 表 示 哀 悼 , 也 高 度 肯 定 柏 楊 對 於 人 權 法 治 的 奮 鬥 。 大 陸 文 壇 學 者 與 民 眾 在 感 嘆 這 位 文 學 大 師 離 世 的 同 時 , 肯 定 他 的 文 學 成 就 , 稱 他 為 「 中 國 民 族 的 良 心 」 ; 台 灣 學 者 也 哀 悼 這 位 人 權 作 家 , 更 將 敢 言 的 柏 楊 譽 為 「 台 灣 的 魯 迅 」 。

馬 英 九 盼 延 續 理 念
台 灣 總 統 府 昨 稱 , 柏 老 將 一 生 最 精 華 的 時 間 奉 獻 給 台 灣 , 他 對 台 灣 這 塊 土 地 的 熱 愛 , 讓 總 統 相 當 感 動 , 因 此 曾 特 別 延 聘 擔 任 總 統 府 資 政 ; 馬 英 九 則 希 望 自 己 能 延 續 柏 楊 一 生 所 堅 持 的 人 權 理 念 。 大 陸 的 評 論 家 韓 浩 月 稱 : 「 柏 楊 最 大 的 價 值 不 僅 體 現 在 他 的 文 學 和 史 學 著 作 , 更 體 現 在 中 國 人 的 劣 根 性 逐 漸 被 美 飾 得 近 乎 虛 假 的 時 候 , 再 次 揭 了 全 體 中 國 人 的 瘡 疤 。 」
台 灣 師 範 大 學 國 文 系 助 理  授 陳 義 芝 昨 回 憶 , 柏 楊 曾 送 他 一 首 古 詩 , 詩 中  述 受 傷 的 雁 在 不 適 合 飛 翔 的 日 子  , 卻 仍 帶 箭 飛 翔 , 「 這 如 同 柏 老 一 生 寫 照 , 他 不 是 一 個 隱 遁 的 人 , 是 非 常 社 會 的 , 希 望 贖 世 報 國 、 整 頓 世 道 人 心 。 」 台 灣 詩 人 向 陽 則 指 , 柏 楊 在 雜 文 方 面 的 成 就 非 凡 , 多 在 針 貶 台 灣 時 局 與 華 人 文 化 , 對 於 當 時 過 去 威 權 年 代 來 說 , 絕 對 是 政 治 的 表 現 , 堪 稱 「 台 灣 的 魯 迅 」 。
認 識 柏 楊 31 年 的 中 央 大 學 文 學 院 院 長 李 瑞 騰 則 分 析 , 柏 楊 每 個 文 類 表 現 都 很 好 , 但 小 說 光 芒 比 較 被 其 他 文 體 掩 蓋 , 文 學 評 論 應 該 重 新 評 價 這 個 部 份 。 他 讚 美 , 柏 楊 的 雜 文 充 滿 現 實 性 與 攻 擊 性 , 面 對 問 題 更 是 窮 追 不 捨 , 讓 人 在 閱 讀 時 會 忍 不 住 會 心 微 笑 , 卻 又 感 到 無 盡 悲 哀 。
台 灣 《 蘋 果 日 報 》

TOP

名 著 介 紹
http://appledaily.atnext.com/tem ... 336&art_id=11049791

《 醜 陋 的 中 國 人 》   連 蟲 也 不 如「 每 一 個 中 國 人 都 是 一 條 龍 … … 但 是 三 個 中 國 人 加 在 一 起 ─ ─ 三 條 龍 加 在 一 起 , 就 成 了 一 條 豬 , 一 條 蟲 , 甚 至 連 蟲 也 不 如 。 因 為 中 國 人 最 拿 手 是 內 鬥 。 有 中 國 人 的 地 方 就 有 內 鬥 , 中 國 人 永 遠 不 團 結 。 」 ─ ─ 《 醜 陋 的 中 國 人 》




從 未 有 過 一 本 書 , 像 柏 楊 所 寫 的 《 醜 陋 的 中 國 人 》 般 , 在 全 球 華 人 社 會 引 起 過 如 此 激 烈 的 爭 議 。 柏 楊 在 書 中 大 肆 鞭 撻 中 國 人 「 髒 、 亂 、 吵 」 、 「 窩 鬥 」 、 「 不 團 結 」 、 「 死 不 認 錯 」 等 劣 根 性 。 他 又 形 容 中 國 文 化 是 「 醬 缸 」 , 幾 千 年 沉 澱 的 腐 臭 , 使 中 國 人 變 得 醜 陋 。 而 千 百 年 來 的 國 家 領 導 人 , 都 犯 同 一 毛 病 , 就 是 經 常 要 人 民 忘 記 過 去 , 結 果 自 己 卻 失 去 了 檢 討 、 反 省 能 力 。
不 過 , 柏 楊 也 指 , 中 國 人 其 實 是 一 個 在 各 種 壓 力 下 受 傷 很 深 民 族 , 沒 有 培 養 出 讚 美 和 欣 賞 別 人 的 能 力 , 卻 發 展 出 鬥 臭 別 人 或 阿 諛 別 人 的 兩 極 化 語 言 , 要 改 變 , 必 須 從 心 靈 健 康 手 , 「 這 恐 怕 要 經 過 一 段 長 時 間 的 育 。 」 而 該 書 1985 年 出 版 後 , 對 當 時 剛 開 始 進 行 改 革 開 放 的 中 國 大 陸 , 也 帶 來 很 大 衝 擊 , 曾 一 度 被 列 為 禁 書 。


《 異 域 》   孤 軍 打 內 戰



「 世 界 上 再 也 沒 有 比 我 們 更 需 要 祖 國 了 。 然 而 , 祖 國 在 那 ? 我 們 像 孩 子 一 樣 的 需 要 關 懷 , 需 要 疼 愛 , 但 我 們 得 到 的 只 是 冷 寞 , 我 們 像 一 群 棄 兒 似 的 , 在 原 始 森 林 中 , 含 眼 淚 和 共 產 黨 搏 鬥 。 」 ─ ─ 《 異 域 》

曾 改 編 拍 成 電 影 的 《 異 域 》 , 是 柏 楊 用 另 一 筆 名 「 鄧 克 保 」 所 寫 的 一 部 戰 爭 小 說 , 原 連 載 於 台 灣 《 自 立 晚 報 》 , 其 後 印 刷 成 書 , 創 下 銷 量 達 百 萬 冊 的 驚 人 數 字 , 堪 稱 台 灣 文 學 的 經 典 之 作 。 故 事 講 述 , 1950 年 國 共 內 戰 之 後 , 國 民 黨 留 在 大 陸 的 一 支 殘 餘 部 隊 , 從 雲 南 撤 退 到 緬 甸 北 部 , 如 何 孤 軍 奮 戰 , 多 次 反 攻 故 土 , 但 最 後 被 國 家 唾 棄 的 悲 壯 故 事 。 柏 楊 在 小 說 中 以 第 一 人 稱 「 我 」 述 , 細 膩 的 筆 觸 勾 畫 出 孤 軍 作 戰 時 的 艱 困 , 最 初 發 表 時 , 曾 被 人 誤 以 為 是 他 的 個 人 經 歷 。 小 說 中 描 述 的 這 批 國 民 黨 軍 隊 , 現 實 中 部 份 最 後 老 死 異 地 , 他 們 的 後 裔 , 至 今 仍 留 在 緬 北 、 泰 北 一 帶 生 活 。 而 歌 手 羅 大 佑 , 當 年 為 電 影 《 異 域 》 主 唱 的 「 亞 細 亞 孤 兒 」 , 便 把 他 們 的 辛 酸 唱 了 出 來 。


《 柏 楊 版 資 治 通 鑑 》   通 史 譯 白 話



「 平 均 下 來 , 我 每 個 月 至 少 都 要 閱 讀 四 萬 字 左 右 的 文 言 文 ( 包 括 標 點 和 註 解 ) 原 文 , 寫 出 七 萬 五 千 字 左 右 的 初 稿 … … 十 年 如 一 日 , 沒 有 星 期 天 , 沒 有 例 假 日 ; 沒 有 陰 , 沒 有 晴 … … 」 ─ ─ 柏 楊 自 述 繙 譯 辛 勞

《 資 治 通 鑑 》 是 首 部 官 修 的 編 年 體 通 史 , 記 載 公 元 前 403 年 至 959 年 , 共 1363 年 的 中 國 歷 史 , 是 一 部 足 以 了 解 中 國 政 治 運 作 、 權 力 遊 戲 的 歷 史 鉅 著 , 是 古 代 帝 王 鑑 於 往 事 、 資 於 治 道 的 必 讀 史 書 。 柏 楊 認 為 該 書 問 世 900 年 之 久 , 文 言 文 對 現 代 人 而 言 , 已 顯 得 過 度 生 澀 艱 深 , 假 使 再 沒 有 現 代 語 文 本 問 世 , 將 有 塵 封 的 厄 運 。 於 是 , 1983 年 , 他 開 始 進 行 繙 譯 。 當 時 的 遠 流 出 版 總 編 輯 詹 宏 志 將 書 名 定 為 《 柏 楊 版 資 治 通 鑑 》 , 以 「 整 體 規 劃 , 分 冊 出 版 」 的 雜 誌 形 式 發 行 。 同 年 , 它 獲 選 為 台 灣 最 具 影 響 力 的 一 部 書 。
柏 楊 共 用 十 年 時 間 完 成 繙 譯 工 作 。 作 品 特 色 在 於 他 在 古 地 名 之 後 夾 註 今 地 名 , 並 親 手 增 繪 地 圖 , 力 倡 「 史 地 不 分 家 」 , 同 時 以 現 代 中 國 人 的 觀 點 , 析 論 歷 史 成 敗 因 果 等 。 雖 然 , 該 作 品 頗 受 李 敖 、 何 懷 碩 等 人 批 評 , 指 有 許 多 不 善 之 處 , 但 也 有 帶 起 讀 書 及 古 籍 今 譯 風 氣 之 功 。

TOP

大陆首次正式引进版:丑陋的中国人
http://book.sina.com.cn/nzt/1099295539_chouloudezhongguoren/index.shtml

我们的丑陋,来自我们不知道自己丑陋。台湾著名作家柏杨以“恨铁不成钢”的态度,强烈批判中国人的“脏、乱、吵”、“窝里斗”、“不能团结”、“死不认错”等,指出中国传统文化有一种滤过性疾病使我们的子子孙孙受感染,到今天也不能痊愈。

古吴轩出版社授权连载,不得转载! 柏杨 著

 
  “我所以敢指出中国人的缺点,正因为我是中国人。长期以来,你们所看到的,多是虚骄的中国人。而现在,二十世纪七○年后,有检讨能力和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一代中国人诞生,我们需要各位的帮助。”
  • 吴刚伐树我洗缸——为大陆版序

 《丑陋的中国人》第一部分
  这么一个庞大的国度,拥有全世界四分之一人口的一个庞大民族,却陷入贫穷、愚昧、斗争、血腥等等的流沙之中,难以自拔。我看到别的国家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心里充满了羡慕。这样的一个传统文化,产生了现在这样的一个现象,使我们中国人具备了很多种可怕的特征。

 《丑陋的中国人》第三部分
  不知道哪个家伙,大概是被称为周公的姬旦先生吧,竟发明了宦官这门学问。男人虽是男人,生殖器却是割掉了的,该一类朋友,有男人的用场,而没有男人的危险,真是绝大的贡献。故当皇帝的一直乐此不疲。呜呼,“孔曰成仁,孟曰取义”!

 《丑陋的中国人》第四部分
  我最大的心愿是:愿中国最早成为礼义之邦。这话听起来有点刺耳,一位朋友吹胡子曰:“依你的意思,中国现在是冒牌的礼义之邦啦。”柏杨先生曰:“我可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中国现在还没有资格当冒牌的礼义之邦,而简直是原始的蛮荒之邦。”

 附录
  “我提出了中国人那么多的缺点,我想我一定完了,大概有很多人会因此愤怒不已,”司神父重提他的忧虑,他认为一个外国人要批评中国人是一件危险的事,因为忠言毕竟逆耳,“不过,我这些‘丑话’,一点也没有‘丑化’中国人的意思。



[/url]



[ 本帖最後由 WongManTaks 於 2008-5-3 23:32 編輯 ]

TOP

孔 捷 生 雜 文 : 醬 缸 國 陰 謀 史
http://appledaily.atnext.com/template/apple/art_main.cfm?iss_id=20080505&sec_id=4104&subsec_id=15337&art_id=11067422&cat_id=6370923&coln_id=6939155

柏 楊 先 生 去 世 了 。 我 二 十 多 年 前 就 認 識 了 柏 楊 、 白 先 勇 、 陳 若 曦 等 台 灣 作 家 。 那 時 兩 岸 之 隔 閡 , 在 文 學 上 要 淺 淡 得 多 , 卻 不 能 說 完 全 沒 有 。 然 而 柏 楊 是 另 類 , 他 是 在 大 陸 擁 有 最 多 讀 者 的 台 灣 作 家 。
我 記 得 , 當 年 花 城 出 版 社 「 內 部 出 版 」 柏 楊 的 《 醜 陋 的 中 國 人 》 , 一 時 洛 陽 紙 貴 。 我 想 , 首 先 是 十 年 浩 劫 令 中 國 有 了 一 個 勤 於 自 省 、 勇 於 批 判 的 八 十 年 代 ; 其 次 , 專 制 主 義 加 諸 柏 楊 的 種 種 苦 難 , 大 陸 人 都 極 易 產 生 共 鳴 。
悲 哉 ! 以 六 四 為 分 水 嶺 , 那 個 年 代 猝 然 結 束 了 。 之 後 就 是 「 說 不 」 ; 「 強 國 」 ; 「 崛 起 」 ; 「 盛 世 」 … … 柏 楊 痛 批 過 的 「 醬 缸 國 」 之 沉 渣 全 部 泛 起 , 或 許 它 從 來 就 沒 有 「 沉 」 過 , 只 是 而 今 更 腐 臭 , 蛆 蟲 滋 生 得 更 肥 壯 罷 了 。
柏 楊 筆 觸 鋒 利 , 深 蘊 人 道 精 神 , 更 具 威 權 時 代 過 來 人 的 痛 感 , 不 像 大 陸 眾 多 的 卑 微 文 人 , 他 們 吃 的 苦 比 柏 楊 還 多 , 卻 成 了 精 神 扭 曲 的 「 苦 難 崇 拜 者 」 , 不 但 謳 歌 苦 難 , 無 怨 無 悔 , 更 把 專 制 惡 瘡 吹 捧 為 強 國 之 鑰 匙 。
奠 我 柏 楊 , 卻 也 不 必 為 賢 者 諱 。 柏 楊 對 醬 缸 國 民 的 醜 陋 刻 畫 得 入 木 三 分 , 惟 有 一 味 藥 份 量 稍 嫌 不 足 , 那 就 是 中 國 人 對 陰 謀 極 為 豐 富 的 想 像 力 , 柏 楊 開 剝 得 還 未 夠 深 入 。 這 其 實 來 自 吾 族 先 民 曾 經 滄 海 的 陰 謀 史 。 四 書 五 經 滿 紙 的 「 仁 義 道 德 」 , 魯 迅 筆 下 的 狂 人 只 看 透 二 字 ─ ─ 「 吃 人 」 ! 此 說 太 過 偏 激 , 如 果 說 , 聖 賢 典 籍 字 行 間 總 不 離 兩 個 字 ─ ─ 「 陰 謀 」 ! 這 和 事 實 就 相 去 不 遠 了 。
筆 者 正 在 看 韓 劇 《 明 成 皇 后 》 , 她 的 歷 史 地 位 相 當 於 慈 禧 太 后 。 當 初 嫁 入 深 宮 , 卻 因 少 年 皇 上 癡 迷 「 姐 弟 戀 」 , 專 寵 宮 中 「 熟 女 」 嬪 妃 。
皇 后 獨 守 寒 窗 , 就 以 讀 書 自 娛 , 數 年 間 閱 盡 《 春 秋 》 、 《 左 傳 》 及 種 種 中 華 典 籍 , 從 此 對 「 陰 謀 」 無 師 自 通 , 她 合 縱 連 橫 , 勾 連 策 反 , 幫 助 懦 弱 的 皇 上 逐 退 了 朝 綱 獨 攬 的 攝 政 王 ; 繼 而 垂 簾 聽 政 , 安 內 攘 外 , 以 夷 制 夷 , 在 列 強 中 間 周 旋 … … 朝 鮮 最 終 還 是 亡 國 了 , 但 明 成 皇 后 從 中 國 式 陰 謀 提 煉 出 來 的 政 治 智 慧 , 畢 竟 傳 頌 至 今 。
地 球 上 找 不 到 另 一 個 民 族 , 能 與 華 夏 博 大 精 深 的 陰 謀 文 化 比 肩 。 實 難 怪 , 達 賴 喇 嘛 對 不 謀 求 藏 獨 的 再 三 承 諾 , 北 京 政 府 總 是 以 陰 謀 論 視 之 , 以 致 談 判 一 無 進 展 。 達 賴 喇 嘛 說 : 「 他 們 腦 中 可 能 一 多 半 的 物 質 都 是 用 來 從 事 懷 疑 的 , 總 在 猜 測 別 人 怎 麼 加 害 。 如 果 只 有 懷 疑 和 恐 懼 , 就 會 甚 麼 事 情 都 做 不 成 。 」
這 不 但 是 西 藏 問 題 的 困 局 , 亦 是 中 國 「 與 國 際 接 軌 」 的 難 點 。 此 番 從 藏 變 再 到 聖 火 和 北 京 奧 運 的 紛 擾 , 上 至 胡 錦 濤 下 至 外 交 部 發 言 人 , 用 得 最 多 的 兩 字 就 是 「 陰 謀 」 。
這 種 陰 謀 想 像 傳 染 到 整 個 社 會 , 從 人 際 關 係 到 公 共 事 務 , 都 無 端 染 上 了 森 森 的 陰 謀 氣 息 。 非 但 官 民 之 間 , 族 群 之 間 都 難 有 互 信 , 要 醬 缸 國 民 相 信 世 間 竟 有 公 義 和 真 善 美 , 更 是 難 於 登 天 。 故 此 魯 迅 早 就 指 出 : 「 中 國 的 人 民 是 多 疑 的 。 無 論 那 一 國 人 , 都 指 這 為 可 笑 的 缺 點 。 然 而 懷 疑 並 不 是 缺 點 。 總 是 疑 , 而 並 不 下 斷 語 , 這 才 是 缺 點 。 我 是 中 國 人 , 所 以 深 知 道 這 秘 密 。 其 實 , 是 下 斷 語 的 , 而 這 斷 語 , 乃 是 : 到 底 還 是 不 可 信 。 」 ( 《 我 要 騙 人 》 )

[ 本帖最後由 WongManTaks 於 2008-5-5 14:00 編輯 ]

TOP

蘋 論 : 中 國 人 是 優 秀 , 還 是 迷 失 ?
http://appledaily.atnext.com/template/apple/art_main.cfm?iss_id=20080712&sec_id=4104&subsec_id=15333&art_id=11340310&cat_id=32&coln_id=93

日 前 讀 到 葉 劉 淑 儀 的 一 篇 文 章 , 講 她 最 近 探 訪 四 川 災 區 , 感 受 到 「 內 地 處 理 災 情 反 應 迅 速 , 各 地 對 災 民 關 懷 備 至 , 而 我 所 接 觸 到 的 災 民 都 善 良 、 樸 素 、 樂 觀 , 沒 有 怨 天 尤 人 , 讓 我 感 受 到 中 華 民 族 的 優 秀 。 」

中 華 民 族 是 否 真 的 「 優 秀 」 ? 最 近 北 京 理 工 大 學 經 濟 學 授 胡 星 斗 , 在 網 絡 推 薦 一 篇 美 國 蘭 德 公 司 對 中 國 現 狀 的 分 析 報 告 , 卻 把 大 多 數 中 國 人 形 容 為 在 十 字 路 口 「 像 迷 失 的 狗 一 樣 不 知 何 去 何 從 」 。

蘭 德 公 司 , RAND 是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的 縮 寫 , 是 一 個 非 牟 利 的 調 研 機 構 。 筆 者 在 RAND 的 網 頁 上 暫 時 找 不 到 胡 授 介 紹 的 這 篇 文 章 的 原 文 , 但 譯 文 所 作 的 陳 述 , 則 極 像 是 外 國 人 對 中 國 的 觀 察 。 而 所 作 觀 察 , 又 使 胡 授 「 深 感 敬 佩 」 , 因 此 , 值 得 作 一 簡 介 。

分 析 報 告 不 帶 惡 意 , 它 開 頭 就 說 , 如 果 20 世 紀 中 國 是 一 個 富 裕 和 統 一 的 國 家 , 能 夠 阻 止 日 本 侵 略 , 珍 珠 港 事 件 就 不 會 發 生 , 美 國 和 整 個 世 界 就 不 會 為 中 國 的 弱 小 付 出 慘 重 代 價 。 因 此 , 「 世 界 需 要 健 康 的 中 國 」 。

, 文 章 分 析 中 國 的 經 濟 發 展 和 以 低 價 生 活 必 需 品 提 供 給 美 國 , 為 美 國 人 的 生 活 水 平 作 出 貢 獻 。 但 發 展 付 出 環 境 與 人 性 的 代 價 。 文 章 接 對 中 國 人 作 出 診 斷 :

‧ 中 國 人 缺 乏 誠 信 和 社 會 責 任 感 。 中 國 人 不 了 解 他 們 作 為 社 會 個 體 應 該 對 國 家 和 社 會 承 擔 的 責 任 和 義 務 。 中 國 人 以 血 緣 關 係 為 基 礎 的 道 德 觀 導 致 自 私 、 冷 酷 , 並 成 為 阻 礙 中 國 社 會 向 前 發 展 的 最 關 鍵 因 素 。
‧ 中 國 從 來 就 沒 有 成 為 法 制 社 會 , 中 國 人 的 思 維 方 式 與 守 法 行 為 格 格 不 入 。 中 國 人 老 想 走 捷 徑 。 他 們 不 明 白 : 成 就 來 自 於 努 力 工 作 和 犧 牲 。 中 國 人 傾 向 於 索 取 而 不 給 予 。
‧ 大 多 數 中 國 人 從 來 就 沒 有 學 到 過 甚 麼 是 體 面 和 尊 敬 的 生 活 意 義 。 「 面 子 」 是 中 國 人 心 理 最 基 本 的 組 成 部 份 , 是 中 國 人 難 以 克 服 的 障 礙 。
‧ 中 國 人 沒 有 勇 氣 追 求 他 們 認 為 正 確 的 事 情 。 他 們 沒 有 從 錯 誤 中 篩 選 正 確 事 物 的 能 力 。
‧ 中 國 人 習 慣 接 受 廉 價 和 免 費 的 事 物 , 他 們 總 是 夢 想 奇 或 者 好 運 , 想 要 不 勞 而 穫 。
‧ 中 國 大 規 模 生 產 的 便 宜 產 品 , 降 低 了 輸 入 這 些 產 品 的 地 區 的 商 業 信 用 度 。 中 國 擴 大 生 產 的 同 時 喪 失 寶 貴 資 源 , 也 嚴 重 污 染 環 境 。 使 中 國 變 為 世 界 上 最 不 適 宜 人 類 居 住 的 國 家 。
‧ 中 國 正 遭 受 資 本 主 義 兩 大 邪 惡 的 折 磨 , 即 環 境 破 壞 和 人 性 喪 失 。 中 國 人 對 西 方 的 技 術 和 產 品 狂 熱 追 求 , 卻 對 西 方 管 理 文 化 所 強 調 的 坦 率 、 直 接 、 誠 實 這 些 品 德 漠 不 關 心 。
‧ 中 國 文 化 不 鼓 勵 敢 於 冒 險 這 種 優 良 品 質 。 大 多 數 中 國 人 不 懂 得 「 精 神靈 性 」 、 「 自 由 信 仰 」 、 「 心 智 健 康 」 這 些 概 念 。 他 們 的 思 想 還 停 留 在 專 注 於 動 物 本 能 對 性 和 食 物 那 點 貪 婪 可 憐 的 欲 望 上 。
‧ 中 國 人 受 育 不 是 為 了 尋 求 真 理 或 者 改 善 生 活 品 質 , 而 只 是 身 份 和 顯 赫 地 位 的 象 徵 和 標 誌 。 他 們 中 的 大 多 數 只 不 過 是 一 群 僅 僅 通 曉 考 試 卻 從 不 關 心 真 理 和 道 德 的 食 客 。
‧ 中 國 人 最 缺 乏 的 不 是 智 慧 , 而 是 勇 氣 和 正 直 的 純 正 品 性 。 所 以 , 大 多 數 中 國 人 , 包 括 受 過 育 的 人 都 徘 徊 在 精 神和 內 心 世 界 的 十 字 路 口 , 像 迷 失 的 狗 一 樣 不 知 何 去 何 從 。

胡 星 斗 授 推 介 這 份 分 析 報 告 的 同 時 , 也 指 出 報 告 沒 有 講 出 中 國 人 沉 淪 的 原 因 , 「 其 實 原 因 很 簡 單 ─ ─ 兩 千 多 年 的 人 治 和 專 制 體 制 、 謊 言 與 暴 力 的 政 治 」 。 災 民 「 沒 有 怨 天 尤 人 」 , 因 為 他 們 在 專 制 體 制 下 , 沒 有 「 怨 天 尤 人 」 的 權 利 , 他 們 無 法 反 抗 , 被 迫 「 善 良 」 , 而 其 實 是 認 命 , 被 迫 在 苦 中 「 樂 觀 」 。
中 國 人 聰 明 但 沒 有 勇 氣 , 麻 木 、 自 私 、 專 注 動 物 的 食 與 性 , 都 是 長 期 處 於 專 權 政 治 下 形 成 的 自 衞 本 能 , 用 胡 授 的 話 說 : 「 一 切 都 是 政 治 體 制 的 錯 」 。 這 是 「 優 秀 」 嗎 ? 還 是 可 憐 、 迷 失 ?

[ 本帖最後由 WongManTaks 於 2008-7-12 05:37 編輯 ]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