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123
發新話題
打印

[軍事] 聯合國國際法庭 International Court of Justice (ICJ)

聯合國國際法庭 International Court of Justice (ICJ)

獨島爭議與國際法庭

http://www.npf.org.tw/post/3/11187

南韓總統李明博本(8)月10日登上獨島,進行「地方巡視」,停留將近一個半小時,成為首位登島的南韓元首。日韓對獨島(日本稱竹島)主權爭議由來已久,因之,此事自然成為國際關注的焦點。



李明博突如其來的舉動意在宣示主權,立刻引發日本政府強烈抗議,日本外相玄葉光一郎不但召回駐南韓大使武藤正敏,並在隔日表示,日本政府會考慮向聯合國國際法庭(International Court of Justice,簡稱ICJ)提出領土訴訟。對此,南韓政府採取強硬姿態,表示一切不予回應,並決定在8月15日紀念光復67年周年當天,以李明博名義在獨島立碑,名為「守護獨島碑」。



日本擬向國際法庭控訴南韓並無新意。按日本政府曾在1954年和1962年就獨島∕竹島主權爭議兩度送交國際法庭仲裁,但南韓均以「不存在領土爭端」為由,拒絕接受此議。事實上,南韓目前在獨島派駐軍隊並設有一座燈塔,可謂實質占領



國際法庭成立於1946年,設於荷蘭海牙,是聯合國的司法裁決機構,並提供諮詢意見,由聯合國和聯合國安理會所選出15位不同國籍的法官組成,任期9年,其地域席次分配比照安理會。國際法院是民事法院,只受理主權國家之間的爭端,不能審判個人,並無刑事管轄權。2002年成立的國際刑事法庭,英文稱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亦位於荷蘭海牙,對滅絕種族罪、危害人類罪、戰爭罪以及侵略罪等四種國際罪刑(個人)則有管轄權。



依規定,國際法庭開庭審議案件,先決條件兩造必須是聯合國會員國;其次,必須獲得當事國合意,所以只要南韓不同意將獨島主權爭議提交國際法庭仲裁,日本欲透過國際法庭來解決紛爭即不可能。此外,即使日本已召回駐南韓大使以示抗議,但仍有公使代辦,外交關係並未中斷。外界則不免將日、韓兩國近來為了獨島∕竹島頻頻互別苗頭,和各自滿足國內政治需求聯想在一起。由此也可以窺知,兩國斷然不敢就此事走上斷交或開戰一途。



其實,印尼和馬來西亞在1998年也曾經為了黎吉丹(Pulau Ligitan)和錫巴淡(Pulau Sipadan)兩島主權爭議,向國際法庭提出仲裁請求。國際法庭在2002年裁定兩島歸馬來西亞,印尼接受裁決,卻也導致印尼民眾反馬情緒高漲。



早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1922年,國際聯盟(League of Nations)在海牙成立常設國際法院(Permanent Court of International Justice),以法律手段解決各國之間爭端,為國際司法機關的濫觴。順帶一提,1931年918事變爆發後,我國曾向國聯控訴日本侵略我東北,國聯遂派遣李頓調查團(Lytton Commission)來華調查日本侵略事實,但最後卻因為日本拒絕接受調查報告並退出國聯以致無疾而終。常設國際法院直到二戰結束、聯合國成立後,才被國際法院所取代,可視為國際法院的前身。



國聯時期,國府外交部長王寵惠曾被選為常設國際法院法官(1935-1936),為我國首位出任國際司法機構法官者;聯合國時期,外交部政務次長徐謨(1946-1956)以及顧維鈞大使(1957-1967)先後出任國際法院法官,後者亦曾擔任副院長一職。



走筆至此,不禁令人想起,在民進黨執政時期,曾有外交部某政務次長就我國爭取加入世界衛生大會(WHA)受挫後揚言,「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媒體請教何謂罰酒,次長稱我可透過法律途徑,向國際法庭控訴世界衛生組織(WHO);也可以台灣名義申請加入WHO為會員國,彷彿這是我們手中的王牌,一旦出手世界衛生組織就會就範。身為外交部政務次長,竟然連國際組織之基本常識都不足,發言荒腔走板,讓台灣騰笑國際。



自從我國1971年退出聯合國以來,已不具向國際法庭提告的資格,實乃我難言之苦衷。



南韓總統李明博在巡視獨島時,嚴厲譴責日本對過去發動戰爭並未誠心道歉;事後他又說,日本在國際社會的影響力,已今非昔比,該是(對獨島)採取行動的時候了。如今當日本天皇明仁有意訪問南韓化解緊張關係,李明博明確要求日本天皇先為侵略歷史道歉,否則南韓並不歡迎。



另方面,東京都政府打算購買釣魚台一事,造成中華民國與日本之關係日趨緊張,部分日本國會議員申請登上釣魚台來保衛「領土」,所幸最後經日本政府否決申請才作罷。



在歷史上,明朝倭寇即為患沿海各省,至清末日本始傾全力侵略朝鮮半島與中國。二次大戰日本戰敗後,依據《開羅宣言》、《波茨坦宣言》以及《日本降伏文書》,其領土本限於四島,連琉球都不在內,遑論釣魚台。不意近年右翼勢力逐漸抬頭,軍國主義有死灰復燃之勢,日本對外擴張野心又起。近代史中,侵略者尚無得逞之例,亦斷無成功之理。國父孫中山先生嘗告誡日人:「寧為東方王道之干城,勿為西方霸道之鷹犬」,確是忠言,亦足見中山先生對日人瞭解之深及告誡之切。日本有識之士,實應深切檢討,二戰侵略失敗之慘痛,前車之鑑,不可忘也。


原文: 獨島爭議與國際法庭 - 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
網址: http://www.npf.org.tw/post/3/11187

[ 本帖最後由 羅覺新愛 於 2013-6-2 21:38 編輯 ]
努爾哈赤

TOP

七叔公

TOP

海域主權裁決 秘魯勝智利失望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china_world/20140129/00180_006.html

南美國家智利和秘魯之間有長達百年的太平洋主權和漁權糾紛。直至本周一,聯合國海牙國際法庭終就糾紛作出裁決,其中海產資源豐富的海域主權歸智利所有,但秘魯當局卻獲得該領海以外的一大片海域。裁決一出,令不少秘魯民眾欣喜若狂,但智利則指裁決令人失望。

08年入稟國際法庭
智利在上世紀五十年代初,便把魚獲豐富的太平洋部分海域劃為領海,但秘魯於二○○八年就涉及三萬八千平方公里的海域主權問題入稟國際法庭。國際法庭周一決定,把範圍遠達離岸一百四十八公里的海域主權,劃歸智利所有;並把該領海界線以外的大範圍海域主權移交秘魯。

秘魯首都利馬的民眾在市中心的大電視聽到裁決後,非常興奮,高呼「秘魯萬歲!」但智利則有近百名漁民因不滿判決而到街上示威,更與警方發生衝突,至少四人被捕。兩國總統曾表明會尊重裁決。
七叔公

TOP

UncleFat

TOP

京拒派代表參與菲國南海仲裁案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41208/18961776

北京又在南海表現強硬立場!菲律賓當局向國際海洋法庭提出就南海問題仲裁,邀請中國派代表下周一(15日)出庭,可是中國外交部昨發表南海管轄權的立場文件,重申中國不接受、不參與南海仲裁的立場,更指菲律賓提出的仲裁,已超出《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範圍。

稱國際海洋法庭無權審理

中國與菲律賓均是《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簽署國,菲律賓當局早前對九名侵入菲律賓專屬經濟區的中國漁民偷獵罪成,向每人罰款9.9萬美元(約77.2萬港元),菲國外交部認為事件凸顯要求設在荷蘭海牙的國際海洋法庭釐清兩國合法專屬經濟區的重要性。
可是中國外交部發表的立場文件卻否定菲律賓當局的觀點,文件指出菲律賓當局提出的仲裁,實質涉及南海部份島礁的領土主權問題,已經超出《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調整範圍,國際海洋法庭無權審理。文件又強調中國對南海諸島及附近海域擁無可爭辯主權,通過談判解決南海爭端是中菲兩國的協議,菲律賓無權單方面提出強制仲裁。外交部條約法律司司長徐宏則稱,國際仲裁是解決分歧的一種方式,但必須遵循「國家同意」原則,如果一方不接受、不參與仲裁,另一方不得強行提出仲裁。
大陸人

TOP

疑奧巴馬「適當回應」Sony受襲
北韓斷網9.5小時 白宮不否認報復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first/20141224/18979366

安理會討論北韓人權
或令網戰升級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41224/18979368

網戰部精研電腦蠕蟲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41224/18979370

網襲報復挑戰國際法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41224/18979372
大陸人

TOP

國際仲裁法院審南海爭議 外交部斥菲國挑釁
http://news.tvb.com/world/5655c95c6db28c4b6f000006

設於荷蘭海牙的國際仲裁法院,連續第二日審理由菲律賓提出、針對與中國南海主權爭議的案件。在北京,外交部堅決反對菲單方面提訴,指是政治挑釁。 菲律賓派代表團到海牙的國際仲裁法院出席聆訊,成員包括外交部長羅薩里奧。法院星期二開始審理由菲律賓單方面提出的南海仲裁案,預料下星期一結束,明年有裁決。聆訊並不對外開放,只准許印尼、越南等七個早前已經申請旁聽的「利益相關國家」派員列席。 菲律賓傳媒報道,菲方指控中國提出的「九段線」、亦即是中國擁有南海九成面積主權的主張,毫無根據,亦不符合《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剝奪包括菲律賓等區內多國的權益,例如是漁權及開發權。 代表團亦向法院提供八幅地圖作為證據,包括一幅明朝中國地圖,稱這些地圖都顯示南海非中國「自古以來」的固有領土。 在北京,外交部重申中國不接受、不參與仲裁,強調仲裁法院並無司法管轄權:「菲律賓方面單方面提起並執意推進仲裁,是披著法律外衣的政治挑釁。中方堅決反對、中方不接受單方面訴諸第三方的爭端解決辦法,反對任何強加於中方的方案,菲律賓方面企圖否定中國的領土主權和海洋權益,不會取得任何效果。」 2012年,中菲艦隻在黃岩島附近對峙近兩個月,菲律賓在2013年初將南海爭議提交國際仲裁。北京拒絕參與,指仲裁觸及主權及劃界等議題,超出仲裁法院管轄權限。仲裁法院在上個月宣布,即使北京拒絕參與仲裁,都不會損害法院審理權力。

[ 本帖最後由 隻手遮天 於 2015-11-26 01:20 編輯 ]
Chinese Corruption
http://www.forum4hk.com/viewthread.php?tid=2866&extra=page%3D1

TOP

日本不理國際法庭禁令 明年恢復捕鯨
http://news.rthk.hk/rthk/ch/component/k2/1226480-20151128.htm
Chinese Corruption
http://www.forum4hk.com/viewthread.php?tid=2866&extra=page%3D1

TOP

美「不惜一戰」阻中國黃岩島填海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507/19601710

南沙火藥味又濃。外電引美國五角大樓智庫指,華府要將中國在南沙黃岩島填海造地,設定為「不可逾越的紅線」,並做好為此與中國「不惜一戰」的準備。加上國際仲裁法庭本月將就菲律賓告中國南海的九段線非法作出裁決,局勢又一觸即發。

中國對南海態度企硬,解放軍南海艦隊6艘戰艦近日編隊開赴南海,與南沙守島部隊聯合軍演,表面理由是年度訓練,但擺明是回應美國和菲律賓的挑機。中國外交部昨強調,國際仲裁法庭任何裁決,中方都不會接受,也不會承認。

中方派往南沙的6艘戰艦,包括去年底剛服役國產最新052D型導彈驅逐艦「合肥艦」(圖)。該艦排水量7,500噸,有極強的攻防能力。美國之所以緊張中國在黃岩礁填海造地,因該礁距美軍常使用的菲律賓基地僅百多公里。
2A3

TOP

南海仲裁案 菲律賓贏了會怎樣?
http://hk.on.cc/cn/bkn/cnt/commentary/20160507/bkncn-20160507000319645-0507_05411_001.html?refer=hn2&eventsection=hk_news&eventid=377b6f8ef5f14c5082c0be724ccc432f

耗時近三年的中菲「南海仲裁案」即將宣判,目前,國內外分析認為仲裁庭判決中國方面「敗訴」的概率較大,而各方已經開始準備法庭判決公布的後續工作。消息稱菲律賓方面,連同美國,正在準備一系列的「慶祝」活動,包括外交上譴責中國違反國際法,軍事上繼續挑戰中方島礁的主權,輿論上號召更多的國家加入到未來對中國的訴訟上。

另一方面,一旦仲裁結果公布,中國方面很可能會繼續此前「不接受,不參與」的態度,對判決採取「不執行」的政策。與此同時,由於中方已經將菲律賓對中國提起的訴訟定位成「政治挑釁」,很可能在審判公布之後對菲律賓採取一系列的「懲罰」行動。目前國內討論較多的有在黃岩島進行島礁建設,進一步鞏固在南海的存在;一旦仲裁庭做出對中方不利的裁決,適時公布在南海劃定「防空識別區」;對菲律賓採取「準經濟制裁」行動,目前菲律賓方面已經向中方抱怨「一帶一路」事實上將菲律賓排除在外。

國際法庭和國家內部法庭判決最大的不同,在於很多國際法庭的判決沒有強制執行力。也就是說,「南海仲裁案」一旦公布判決,本案很可能就會到此為止,未來法庭最多起到詢問有關國家執行判決的情況而已。如果一方拒絕執行,從現實角度上來看,法庭以及國際社會是無可奈何的。因此,中菲仲裁案對中國方面的影響主要是國際輿論和未來可能出現的「多米諾骨牌效應」,即越南、馬來西亞、印尼等國紛紛效仿,對中國提起類似的訴訟。目前,中國方面已經對此前堅決反對南海問題「國際化」的態度有所改變,邀請俄羅斯、印度以及其他地區國家在南海問題上支持中方的處理方式。

中菲南海仲裁案塵埃落定後,中方應做好三個方面的工作。首先,菲律賓方面不顧中方的一再勸阻,執意將中國告上法庭,已經破壞了兩國的政治信任基礎,針對這種行為,中方應該公開的進行實質性的「回應」;如果新一屆的菲律賓政府感覺不到壓力,而是將所有責任推到前任阿基諾身上,繼續以判決為「把柄」來迫使中國就範,其他國家就不會認為未來狀告中國會有大的政治風險。

其次,中方應該對本案仲裁庭持批判的態度。目前國內的學界傾向不宜將矛頭對准本案的仲裁庭,但事實上,此次仲裁庭並未做到真正的「一視同仁,秉公執法」。國際仲裁法庭無視當事方中國的反對,執意對此案進行審理並作出判決的做法,不僅損害了《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締約精神,同時鼓勵了菲律賓的「濫訴」,並且在審理本案期間菲律賓連同美國大搞軍事演習,仲裁庭對此「秀肌肉」的軍事行為視若無睹,這對未來《公約》的公信力和普及性都將產生負面作用。批評仲裁庭不是要否定《公約》和相關國際法,而是要在以後對類似不合法律規程和正常規範的「袋鼠法庭」(Kangaroo Court)有所警示,以儆效尤。

最後,中國方面應該著手準備未來參與事關海洋法的國際訴訟,下大力培養國內相關人才。相關國際化人才的匱乏也是此次中國在中菲仲裁案中落下風的一個關鍵因素,在培養人才,重視人才問題上,中方責無旁貸。
小露寶

TOP

 28 123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