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評論] 長平 : 西藏真相與民族主義情緒

青島因王千源而自豪——胡錦濤爲何不道歉 ?  牟傳珩

(博訊北京時間2008426 轉載)


    牟傳珩更多文章請看 牟傳珩 專欄

     長期以來,我爲青島港上太少出名人而沮喪。然而,今年四月,王千源這個青島女留學生的名字,委實讓青島風流了一把,精彩了一把;也委實讓那喝"紅奶"長大的"愛國憤青"們也沮喪了一把手,瘋狂了一把。王千源這個真正愛國者的名字,已經成爲當下國際國內新聞輿論的焦點,讓全世界政府、公衆、網民大都記住了這個名字。我禁不住要爲這位青島老鄉喝一聲彩,叫一聲好!其實青島市民也幷非都是非理性的,至少在我的生活圈子裏,不少人爲青島出了王千源這個女留學生愛國精英而驕傲。因爲有像王千源這樣的獨持己見,看守良知的中國人,中國才有看點,才有希望。在此,我以青島市人的身份,向王千源致敬!向養育了如此好女兒的王千源的父母致敬!

     (博訊 boxun.com)


在今年49日海外集會上,青島籍美國杜克大學中國留學生王千源卓爾不群地表達了和解呼籲,希望中國學生冷靜對待西藏事件以後,她便成爲部分華人的謾駡和攻擊對象。她的個人信息,包括姓名、電話號碼與中國身分證號碼,以及國內父母的電話、住所地址等,均被惡意公布在大有背景的杜克大學中國學生學者聯誼網站上。因此導致了王千源被青島母校開除學籍,家中樓道被貼大字報、摸屎,家被騷擾、搶掠,父母被迫離開住所和工作單位。其實王千源幷不主張西藏獨立,只是希望以普世文明的價值觀,善待少數民族。王千源在接受美國華盛頓郵報訪問時表示﹐全球六份之一的人都知到她的個人資料,詳細到身份證號碼。
   
    去年﹐王千源就讀的青島二中2000名學生中有 11人被美國大學錄取,王千源以優秀生學績進入美國排第五的杜克大學,幷獲得每年近5萬美元的獎學金,這是誰也否認不了的事實。這也曾經是青島二中一度對外炫耀的資本。然而當記者致電青島第二中學時,這個卑鄙、齷齪的學校馬上自打耳光,否認事實,堅决要與她劃清界綫,不承認有王千源這樣的學生,聲稱已經將她的畢業證書作廢,還召開全校"整風"大會,加强"愛國主義教育"。該校教務處的某老師對記者說:"全校的師生都很恨她。"不僅如此,中共中央電視臺,僅僅因一個女學生表達了個人良好願望,其網站便在417號首頁上,以《最醜陋的留學生》刊登了她的照片和視頻,進而王千源的照片在中國各大網站上流傳,有的照片經過處理後在額頭上打上"叛國賊"字眼。官方輿論由此煽動起國內仰仗政府口徑說話的所謂"愛國者們",普天蓋地的無耻謾駡與攻擊一位中國自己培養出的女學生。

對此,她在接受記者采訪時以她這個年齡難得的理性、冷靜與清醒地說:"我覺得這個很危險。這是把國家利益和黨派的東西混淆在一起的做法。爲了一時的快意,把自己未來的路堵上。這是非常非常危險的。 " 她認爲中國現在就是需要讓大家聽到不同的政見、不同的聲音。我希望一個國家有更强大的人民,而不是一個强大的政府逼迫人民連話都不敢說。她說:獨裁將大家的手足都切掉了,將大家的思維都控制住之後,把我們的世界不斷的縮少,這才是真正的賣國。而反對的聲音幫助中國進步,民主讓國民變得更强大,讓人民自己修養自己,思維自己。由此可見,王千源這位奇女子,是在身體力行地詮釋著什麽是真正的愛國,怎樣來愛自己的祖國。眼下,網上流行的王千源《告同胞書》和新作《我的中國,我的西藏》,讓人看到一個"滄海橫流,方顯英雄本色"的青島女留學生迎風而立的形象。這使我霍然聯想曾到被打成胡風反黨集團成員的詩人曾卓那首著名的詩歌《懸崖邊上的樹》,可謂王千源品格的最生動寫照:
   
    不知道是什麽奇异的風
   
    將一棵樹吹到了那邊——
   
    平原的盡頭
   
    臨近深谷的懸崖上
   
    它傾聽遠處森林的喧嘩
   
    和深谷中小溪的歌唱
   
    它孤獨地站在那裏
   
    顯得寂寞而又倔强
   
    它的彎曲的身體
   
    留下了風的形狀
   
    它似乎即將傾跌進深谷裏
   
    却又像是要展翅飛翔……
   
    王千源也是生長在"五星紅旗下",從小接受"紅色記憶"的灌輸,然而她的真正成長,却是學會了獨立思考,學會了反思與批判,學會了對"紅奶"的嘔吐。因而她才會識別真假愛國,懂得愛什麽樣的國,她才會西去尋求救國之道,與普世文明價值接軌。于是她在喝"紅奶"長大的青年中已是鶴立鶏群,卓爾不群了。其實,在中國近代史上,不乏愛國仁人志士西取民主,改造中國(即使中共也是從西方拿來了"主義",但是那是早已被人家拋弃了的暴力主義而不是民主主義)。只有滿清遺老,太監奴才,才會從維護皇權利益出發,攻擊仁人志士學洋賣國,也只有文革"四人幫"之流才會攻擊學習西方是"崇洋媚外"

還是胡適說得對:中國人民不願做外人的奴才,却甘在自己國家做奴才。魯迅也無情地鞭撻過國民劣根性的"Q"精神勝利法和華老栓"吃人血饅頭"的愚昧。這些批判不是對少數國民的,至少應該相當于今天的憤青們。其實真理往往不在多數人手裏。例如薩達姆時期的伊拉克民衆都唱贊歌;文革中國萬衆一心三呼"萬歲",打倒劉少奇他們上街游行,解放劉少奇他們還上街游行,"64"愛國運動他們上街游行,鎮壓"64"愛國運動他們還上街游行,只要有官方輿論開道,他們就會跟著一哄而起。

這其實不怪,在物欲橫流的當今社會,只有少數人才會甘居寂寞,在屬于自己的精神家園裏看守靈魂的純真與高貴。而那些可以輕易地把"愛國"當口香糖一樣咀嚼的人,本質上都是仰仗手裏握有公共資源的官府立場說話的。官方讓他動他就動,官方讓他止他就止 。現在官方要降溫了,那些要抵制法貨大游行的憤青們也就泄氣了。
   
    如今,王千源以其柔弱女生身份獨持己見,甘做少數清醒者,這不僅需要真知灼見,更需要血性與勇氣,實在是鳳毛可貴。然而,王千源對比那些網上流氓性攻擊和在其家中樓道貼大字報,摸屎、搶掠等無耻下流之輩,用中華傳統語話說那是君子與小人之別;用現代語話說那是文明與野蠻的分野。
   
    行文至此,我更想說的是,官方竟對那些粗暴惡意侵犯王千源及家人權益的非法妄爲之舉,竟袖手旁觀,不做處理。如此官府不作爲,其實就是在縱容這些違法犯罪。我不禁要問,中國如今還有法度可言嗎?胡錦濤作爲一國元首,對自己統轄的地盤,僅僅因一個女學生發表了不同意見,就遭到如此粗暴非法的攻擊,又作何感想?難道胡錦濤不認爲自己的政府玩忽職守,沒有履行保護公民的責任嗎?火炬手金晶在巴黎遭遇粗暴對待,總統親自致信,議長親訪安慰,充分體現了大國領袖的寬容與敬民,難道胡錦濤就沒有責任對自己國家的公民及家屬遭受粗暴侵犯負道歉的責任嗎?相比之下,還用再强調意識形態不同國家的文明與野蠻分野嗎? _(博訊自由發稿區發稿) (博訊)

TOP

獲 贈 雪 山 獅 子 旗 杯 葛 京 奧
陳 巧 文 facebook 賬 戶 突 遭 取 消


【 本 報 訊 】 奧 運 聖 火 來 港 前 夕 , 除 有 外 國 人 士 遭 無 理 拒 絕 入 境 外 , 連 計 劃 手 持 雪 山 獅 子 旗 抗 議 示 威 的 香 港 大 學 女 生 陳 巧 文 的 facebook 賬 戶 , 昨 日 亦 突 然 遭 取 消 , 而 賬 戶 中 用 以 聯 絡 參 加 示 威 活 動 人 士 的 群 組 , 亦 突 然 「 失 靈 」 , 多 次 出 現 不 能 開 的 情 況 , 陳 不 排 除 事 件 涉 及 政 治 因 素 , 她 憂 慮 網 上 的 言 論 自 由 進 一 步 被 收 窄 。(27.4.2008)

TOP

引用:
原帖由 happylai7799 於 2008-4-29 00:13 發表
獲 贈 雪 山 獅 子 旗 杯 葛 京 奧
陳 巧 文 facebook 賬 戶 突 遭 取 消

【 本 報 訊 】 奧 運 聖 火 來 港 前 夕 , 除 有 外 國 人 士 遭 無 理 拒 絕 入 境 外 , 連 計 劃 手 持 雪 山 獅 子 旗 抗 議 示 威 的  ...
香港的言論自由是不是已玩完 ?

TOP

Can China ban The Color Orange?

Take part in checkmating the Chinese regime and making a global manifestation for human rights.

We hereby encourage you to join the initiative TheColorOrange.net with the aim of showing China - during the Olympics in August 2008 - that we are many people who are keeping an eye on China's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from : http://www.thecolororange.net/uk/page21

Mr. Jens Galschiot



TOP

TOP

首爾站 :


      普通市民樸太琿(音譯),因為手拿一張人權團體發的傳單,也被留學生拳打腳踢達30分鈡之久。圖為他被追趕的場面。(攝影:全宇/大紀元)



      普通市民樸太琿(音譯),因為手拿一張人權團體發的傳單,也被留學生拳打腳踢達30分之久。圖為留學生對他施暴時,擋住不讓拍照。(攝影:全宇/大紀元)




      普通市民樸太琿(音譯),因為手拿一張人權團體發的傳單,也被留學生拳打腳踢達30分之久。圖為留學生正要對他施暴。(攝影:全宇/大紀元)



      被留學生示威隊推擠的員警。(攝影:金國煥/大紀元)





      來自於自由青年聯帶的崔龍浩向媒體演示長鉗子擊中自己左胸的部位。(新唐人提供



      教會牧師金魁浩向媒體展示留學生拋過來的石塊、長鉗子等。(新唐人提供)






在奧運火炬傳遞的奧林匹克公園,中國留學生們向逃北人權團體投擲飲料瓶、石塊等物,在場有多人被擊傷。圖為被留學生投擲的石塊擊中頭部致流血的記者。(攝影:金國煥/大紀元)



從事北韓人權活動幾十年的北韓人權聯合會主席文國韓,因喊“沒有人權就沒有奧運”口號,被一些中國留學生用五星紅旗包圍起來,還在海內外記者面前公開拳打腳踢。(攝影:大紀元)


4/29/2008 7:40:42 PM
本文網址: http://www.epochtimes.com/b5/8/4/29/n2099530.htm

TOP

不 聖 之 火

都 說 「 奧 運 聖 火 」 , 但 奧 運 聖 火 之 「 聖 」 , 又 是 什 麼 意 思 呢 ?

當 年 , 矯 健 的 希 臘 火 炬 手 , 手 持 火 炬 , 跑 遍 大 城 小 鎮 , 一 路 呼 喊 : 「 停 下 戰 事 , 去 開 運 動 會 吧 ! 」

這 個 呼 聲 , 就 如 一 道 停 戰 止 戈 的 命 令 , 讓 互 相 仇 視 廝 殺 的 人 如 夢 初 醒 , 放 下 了 手 中 的 武 器 , 從 四 面 八 方 集 到 運 動 場 上 , 在 體 育 比 賽 中 一 競 高 下 , 讓 流 淌 的 汗 水 宣 揚 了 和 平 和 愛 。

所 以 , 那 一 苗 火 焰 , 神 聖 無 比 。

但 是 , 到 了 今 天 , 所 謂 「 聖 火 」 , 已 經 變 成 了 一 個 龐 大 的 空 殼 , 一 個 顯 示 國 家 顏 面 的 形 式 。

今 天 「 聖 火 」 到 處 , 不 但 不 會 令 人 放 下 武 器 , 反 而 成 為 一 個 仇 恨 的 呼 喚 , 招 蜂 引 蝶 , 有 仇 報 仇 , 有 。 那 一 苗 本 來 宣 揚 和 平 和 愛 的 火 焰 , 成 了 復 仇 的 導 火

這 一 苗 本 來 宣 揚 和 平 和 愛 的 火 焰 , 也 成 了 虛 榮 的 大 魚 餌 , 釣 出 了 那 麼 多 利 慾 薰 心 的 醜 態 , 成 了 利 益 交 換 的 籌 碼 。 一 些 擺 明 在 玷 污 神 聖 的 髒 手 , 偏 偏 老 態 龍 鍾 地 握 住 了 火 炬 , 將 一 個 本 來 非 常 偉 大 的 意 義 , 污 染 得 體 無 完 膚 , 肏 得 穢 液 橫 流 。

那 一 苗 火 焰 依 舊 燃 , 但 自 從 它 跟 面 子 和 私 慾 醜 陋 結 合 之 後 , 「 神 聖 」 早 已 避 走 他 方 , 剩 下 的 , 不 過 是 一 焰 媚 俗 的 火 花 。

這 便 是 奧 運 「 聖 火 」 今 天 已 無 「 聖 」 可 言 的 原 因 。 它 已 經 可 以 賣 了 。
  (李純恩  1/5/2008)

TOP

改革開放 20 年  現在又回到 40 年前  歷史不斷重複


老糞青最瞭解新糞青


1978年鄧小平複出 宣布改革開放,但真正實行則是在胡耀邦趙紫陽當政時期(83-89年),由于老鄧弄權留一手 實行垂簾聽政,加上趙紫陽軟弱寡斷,而至真正的改革開放破産,繼而由江澤民施行的經濟自由政治獨裁的所謂改革開放,直至如今由胡溫的變本加厲的專制統治(實際上受江系勢力所操控,目的在維護其錯誤政策所造成的暴政及貪腐,以免被清算)。江系死抱著胡溫不放以至胡溫不得不同流合污,以集權配合極左毛共路綫,合作無間,兩派均權、利 雙收,以至現今類似文革時期的糞青現象也就因應而生。

請參考一個老糞青之言:


【大紀元53日訊】我理解憤青,是因爲我也被迫當過憤青。那是文革時代,我剛好高中畢業。從揪鬥校長到揪鬥普通教師,不知從什麽時候開始,就在整個社會上形成了一種人人自危的恐怖局面。在那紅旗林立,人聲鼎沸的場面,不管多麽殘酷,多麽滅絕人性的提議,都是應聲雷動,每個人都表現了足够的“憤”。我知道我自己,我也知道所有的人,都是在裝“憤”,爲了保護自己在傷害著別人。一個年老的教師因爲中共建政前當過國民黨的校長,有人喊:“消滅國民黨殘渣餘孽,打死他!”結果這個老教師當場就被打死了。那個時代,現在想起來還是不寒而栗。儘管人人都小心翼翼,可還是有人不斷的被揪出來,因爲找出百分之五階級敵人的指標必須完成。

我有一個俄語教師,是一個剛走出校門的姑娘,人非常的漂亮,開朗又樂于幫助別人,所以從老師到同學都很喜歡她。可有人提出她會不會是蘇修間諜,根據就是她會說俄語,具備了這種可能。于是揪到臺上叫她交代。這孩子被嚇得渾身發抖,嚎啕大哭,所有的人都心知肚明這根本是冤枉,但幾千人的會場竟然沒有一個人站出來說句真話,竟然是齊刷刷的全都高舉拳頭高喊:“打倒蘇修特務”,“用生命和鮮血保衛祖國”,場面的激憤,情緒的高漲,那麽多人心照不宣的作假,那麽大作假的場面,真是見了鬼了。中共說改造人真的不假,一下子扭曲了那麽多人的靈魂,摘走了那麽多人的良心。從反右和文革後世風日下,人際關係冷酷詭詐,真是一點也不奇怪。

在群衆的高喊聲中,憤青們揪起她的頭髮讓其跪在臺上,于是她全都招了。接下來浩浩蕩蕩的隊伍跟著她去找電臺,找藏起來的活動經費,沒找到就打,每個人都爭先恐後的打,再給她剃鬼頭(一半留著,一半用刀剔光),跪在學校門前叫每個經過的人都必須打、踢或吐口水,很快這個孩子就瘋了,稍清醒的時候就自殺了。

現在想起來還能清清楚楚地感受到當時心裏像被什麽撕咬一樣疼痛,可人還在“憤”,高呼著口號,表現出和她不共戴天的樣子。那些折磨她的憤青我也理解他們,爲了减輕良心折磨的痛苦,就只能對那些無辜又無助的弱者發泄,膨脹人獸性的一面讓良心麻木起來。現在想起來,感到良心的那種無法治愈的痛,隨著離那種恐怖越遠、時間越長、良心越復蘇,這疼痛也越清晰徹骨。

由于我有憤青的經歷,所以我也很理解現在的憤青。這些憤青知道中共可以把坦克開到天安門去殺愛國學生,他們會真的不相信中共又在殺害我們的藏族同胞嗎?真的不知道中國的報禁、封網、抓訪民、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貧富差距越來越大,貪污腐敗、老百姓看病難、住房難、上學難這三座大山嗎?還是心知肚明。說句到家的話,不管外表怎麽慷慨激憤,實質還都是爲了個人的那點利益。

我勸那些憤青,爲了我們這古老的中華民族的富强,爲了中國老百姓都有個好日子過,還是不要再折磨自己的良心,給自己留下遺憾了。你們要真的是愛祖國,就拿出你們的勇氣爲結束共産獨裁暴政貢獻你們的一份力量吧.

TOP

《南都周刊》副總編傳撤職
6.5.2008  the Sun


【本報訊】廣東省委機關報屬下的《南都周刊》副總編輯長平,盛傳已被撤職。本月三日,他在英國《金融時報》網站中文版發表題為《西藏,真相與民族主義情緒》的文章,質疑拉薩暴亂「除官方定性之外,能否准許媒體自由討論,以進一步揭示真相」。但《南方周刊》總編輯陳朝華昨日否認消息,稱長平仍「正常工作」。

TOP

王力雄:西藏事件的责任該由誰負

這次西藏事件出現了廣泛的暴力,中國方面展示的都是藏人打砸搶燒的鏡頭,幷指控藏人專門殘害漢人,而藏人方面則爲被當局射殺的藏人尸體所震驚,幷以血淋淋的圖片作爲鐵證。其實二者都是結果,應該追溯最初的開端在哪里。
   
    這次事件的起因,和導致1987年10月1日的拉薩騷亂起因非常相似,幾乎就是重複。那次也是有僧人在拉薩中心的帕廓街和平抗議,警方拘捕了他們,幷且對抗議的僧人進行毆打。這極大地刺激了在傳統中把僧人視爲“寶”的藏人群衆,勾起他們對西藏宗教所受迫害的痛苦回憶。于是群衆開始自發地對帕廓街公安派出所扔石頭,參加的人越來越多,隨後發展到縱火,燒汽車,毆打街上的漢人,搗毀和搶劫街面的商店,同時喊出“西藏獨立”的口號。
   
    事隔二十年,西藏當局不知道是失去了記憶力,還是因爲權力在手的驕橫,這次同樣是使用警察暴力,對在拉薩和平游行抗議的僧侶進行毆打。僧侶被打的慘狀再次引起了藏族民衆的憤怒,導致爆發,開始攻擊實施暴行的警察。參與者越來越多,事態擴大。這種沒有組織,沒有紀律,也不受約束的民變,出現打砸搶燒的行爲一點也不奇怪,歷史上如此,當代各國也一樣。
   
    讀史書,常可以看到“激起民變”幾個字。民變往往都會形成暴力,魚龍混雜,行爲殘酷,沒有理性,但是責任却不能歸于民衆,而是應該由激起民變的統治者承擔。且先不說這個事件的是非對錯,僅從技術層面來看西藏當局此次的處置方式,竟然一模一樣地重蹈二十年前覆轍,一點不接受教訓,也足够顯現出是多麽的愚蠢和不稱職。
   
    當民變開始蔓延,暴力鎮壓幾乎就成了唯一的選擇。如果不進行鎮壓,控制不住事態,民變會繼續蔓延,不斷擴大,導致社會失序,乃至出現政權危機。這樣的現實和後果往往被當局作爲進行强硬鎮壓的理由,這種理由也往往會被一些渴望安定却不深入思考的人所接受,成爲鎮壓的擁護者。
   
    對此應該這樣看:用什麽方法控制事態,那是當權者的責任,不是無權者的責任。當權者不能控制事態,那是他的失職,是有罪。而當權者靠殺人才能控制事態,那不是他的功,仍然是他的罪。决不能因爲他最終控制了事態,殺人就變成合理。因爲事態之所以出現、發展和失控,就是因爲統治者所造成的。况且,使用殺人的方式,只能震懾一時,却無法從根本上解决衝突,反而會積累下更多的仇恨,把社會推進下一次更大衝突的循環。

圖 : 王力雄曾與達賴喇嘛會面四次 :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