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Taiwan TV show (Taiwan Independence)

本主題被作者加入到個人文集中

Taiwan TV show (Taiwan Independence)



解決兩岸問題, 就是台灣獨立

兩岸問題已經持續了數十年, 兩岸關係長期對立, 互不信任.

中共不單長期打壓台灣人的國際政治活動空間, 軍事上也對台及東亞區制做威協, 極不尊重台灣人, 更加制做兩岸政府及人民互相敵視,歧視及仇視的狀態.
兩岸人民長期互相歧視及仇視, 矛盾極深. 除文化上兩岸人民有不同外, 對歴史觀點, 對國家地位, 兩岸人民明顯有著極大分歧. 部份台灣人已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
兩岸统一已經冇希望.

大陸人不願回歸中華民國, 台灣人也不願與大陸统一. 即使中共以軍事力量強迫统一, 首先會產生很多國際問題, 隨後的是因軍事強迫统一產生台灣本地民怨沸騰及強烈反抗的社會氣氛, 而要長期在台及東亞區註兵. 這會產生大陸經濟大蕭條, 失去了大陸經濟. 隨後產生嚴重的大陸內部政治及社會問題, 最終只會令中共政府下台, 結果又會是台灣獨立.

持續了數十年的兩岸問題, 要解決, 只有台灣獨立.

正如中共承認蒙古獨立, 中共也可承認台灣獨立.
正如中共成立中華蘇維埃共和國 (在中國領土上另建國家), 中共分裂中國, 台灣獨立沒有問題.
正如中共將黑瞎子島另一部份確認為別國領土, 中共分裂中國為和平, 台灣獨立也沒有問題.

台灣和平獨立後, 便可確定 "一個中國".
台灣和平獨立後, 再沒有 "兩個中國" 問題.
台灣和平獨立後, 再沒有兩岸問題.
台灣和平獨立後, 中華人民共和國和台灣國建立邦交, 合作發展經濟, 兩國人民皆大歡喜.
台灣和平獨立後, 對整個東亞和平, 以致世界和平, 作出偉大貢獻.


既然兩岸统一無可能, 大陸人不願回歸中華民國.
既然大陸人咁不顧一切咁想要台灣, 又有另一方法.

全部台灣人留下所有資產包抱錢(錢包抱國家外匯儲備)同武器, 搬去大陸. 中華民國接收大陸的主權, 領土, 所有資產包抱錢(錢包抱國家外匯儲備)同武器. 中華民國人民仍然是中華民國人民. 中華民國萬歲!
全部大陸人留下所有資產包抱錢(錢包抱國家外匯儲備)同武器, 搬去台灣, 中華人民共和國接收台灣的主權, 領土, 所有資產包抱錢(錢包抱國家外匯儲備)同武器. 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仍然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 中華人民共和國萬歲!
兩岸平等和平友好地完成交接, 又一解決兩岸問題方法.

至於 hk & macau, 就由 hk & macau 人決定獨立, 回歸英/萄, or 回歸  中華民國 / 中華人民共和國.
西藏/新疆, 就由 西藏/新疆 人決定獨立, or 回歸  中華民國 / 中華人民共和國.

[ 本帖最後由 WongManTaks 於 2013-12-5 03:37 編輯 ]

附件

TaiwanTVgirl1.jpg (36.77 KB)

2008-9-8 07:28

TaiwanTVgirl1.jpg

TaiwanTVgirl2.jpg (32 KB)

2008-9-8 07:28

TaiwanTVgirl2.jpg

TaiwanTVgirl1.jpg (35.19 KB)

2012-10-11 11:23

TaiwanTVgirl1.jpg

TaiwanTVgirl2.jpg (30.16 KB)

2012-10-11 11:23

TaiwanTVgirl2.jpg

TOP

 都無講錯:lol

TOP

政治大學選舉研究中心:
http://esc.nccu.edu.tw/newchinese/main.htm

「台灣、香港、澳門、沖繩民眾文化與國家認同國際比較調查」2006
新 聞 稿 (台灣﹑香港﹑澳門﹑沖繩同時發佈)
發稿日期: 二〇〇六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星期一)
發稿單位: 日本琉球大學國際關係學系(主持:林泉忠博士)
              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主持:鍾庭耀主任)
              臺灣國立政治大學選舉研究中心(主持:游清鑫主任)

由臺灣國立政治大學、日本琉球大學以及香港大學聯合舉辦的「台灣、香港、澳門、沖繩民眾文化與國家認同國際比較調查2006」於今年11月同時在四地進行,並已順利完成。此次調查為三年計畫的第二年調查,本調查的背景源自四個地區擁有相似的歷史經驗,即各自經歷了殖民地時代,也經歷了「回歸祖國」的歷史變遷,同時今天仍不約而同地存在著不同程度的身份認同問題:究竟該地區的民衆目前如何看待自己的文化身份與國家認同?四地之間有何差異?在內容上,以了解民眾文化/身份認同以及政治/國家認同為兩大主軸,包含民眾對「獨立」的態度,而在相對敏感的「獨立」問題上,採用假設性問題。如:如果中國政府允許台灣人民自由選擇台灣的前途,您認爲台灣應該獨立嗎?同時,也設計了「如果不允許」的問題,以觀察兩者的區別。調查的結果除了希望有助於瞭解四地民衆在身份認同上的最新情況,以作學術研究的資料外,也希望有關數據可以提供給社會以及政府相關部門,作爲在思考或制定有關國民整合政策上的參考資料。

調查結果顯示四地民衆對本土的認同有不同程度的分佈,同時與更高層次的民族認同感有著有高度的重疊:

一、在政治自主訴求方面,臺灣很明顯地強過其它三個地區。其中,在「如果兩組球隊對打﹐一組是台灣隊﹐另一組是中國隊﹐您會支持哪一隊﹖」的問題中,「支持台灣隊」的有89.6%﹐「支持中國隊」的只有1.9%﹐「都支持」的有2.2%。

二、在「請問您覺得您自己是台灣人,是中國人,還是兩者都是?」的問題上,自認為是「台灣人」的有60.1%﹐「中國人」的有4.8%﹐「兩者都是」的有33.4%。

三、在條件式台灣「獨立」與否的態度上,於「如果中國政府允許台灣人民自由選擇台灣的前途﹐您認為台灣應該獨立嗎﹖」的問題調查中,認為「應該獨立」的有62.0%﹐「不應該獨立」的有16.9%;又排除前述「不應該獨立」的民眾(16.9%)之後,續問「如果中國政府不允許台灣人民自由選擇台灣的前途﹐您認為台灣應該獨立嗎﹖」的問題調查中,認為「應該獨立」的有54.1%﹐「不應該獨立」的有19.2%。

四、如進一步與去年調查結果相比,台灣民眾在這些問題的態度上,顯現出更為明顯的台灣自主與認同傾向。

本新聞稿並非正式的學術性報告,如果需要引用該新聞稿的內容,作為新聞報導以外的用途,請事先與三位主持人聯絡相關資料如後續參考資料,也可參考政治大學選舉研究中心的公告,如需進一步了解對本調查結果的分析,歡迎與主辦單位聯絡。http://esc.nccu.edu.tw/newchinese/main.htm

Details
http://esc.nccu.edu.tw/newchinese/news/2006newletter.pdf


[ 本帖最後由 WongManTaks 於 2007-6-23 03:01 編輯 ]

TOP

台灣大肚王國
1540年代台灣歷史上第一個政權--大肚王國。

臺灣原住民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8F%B0%E7%81%A3%E5%8E%9F%E4%BD%8F%E6%B0%91

台灣原住民族
與世界南島語系民族的關係
http://www.tacp.gov.tw/intro/fmintro.htm

順益台灣原住民博物館
http://www.museum.org.tw/

世上有2個中國
中華民國國家政府在台灣(中華民國領土)行使中華民國國家主權及執行中華民國國家憲法下的法律。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政府在大陸(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土)行使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主權及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憲法下的法律。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 (香港及澳門特區政府)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土(香港及澳門)行使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主權及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憲法下的法律(香港及澳門基本法) 。

中華民國憲法下的法律發出的護照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下的法律發出的護照 (國內法律及香港基本法)


兩個不同國家發出的護照

香港政府機關 (包抱法院/警方/海關/機場入境處) 都接受中華民國憲法下發出的中華民國護照為有效合法身份證明文件.
香港金管局容許銀行接受中華民國憲法下發出的中華民國護照為有效合法身份證明文件.


只有國家授權機構才有權根據國家憲法下的法律發出護照, 聯合國有解釋:
http://www.unicnairobi.org/faq.asp#q61
Neither the UN nor any of its specialized agencies or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s issue or authorize the issuance of international driver's licenses, passports or travel documents for the public. The issuance of such official documents is exclusively a function of national authorities. The UN is not a government and thus cannot issue any of the aforementioned documents.


大陸官方不敢面對中華民國. 自稱兩岸一國即兩岸已統一.
兩岸未統一, 即兩岸兩國!


大陸團缺席高雄世運開幕式
http://inews.mingpao.com/htm/INews/20090716/ca41530i.htm

聯合早報: 當PRC遇上「ROC」
http://202.55.1.83/news/09/07/20/EP-1114583.htm
...
要中華人民共和國承認「中華民國」,就等於承認李登輝的「兩國論」或陳水扁的「一邊一國」,而北京顯然認為,大陸選手在台下聽「中華民國總統」發言,等同於在國際場合承認「中華民國總統」,違背一個中國的原則,所以運動員必須集體消失。

這一情況說明了,相較於「虛」的台獨,「實」的「中華民國」,恐怕才是中國大陸更打不開的死結。但兩岸如果繼續拍拖下去,中國大陸遲早要面對「中華民國」,大陸如何處理這個問題,將是定位兩岸關係的最大關鍵。
...
------------------------------
二戰後, 國共內戰, 延續至1949年, 內戰已結速.
1949年, 中共另建中華人民共和國, 中共分裂了中國, 兩岸是2國, 2個中國.
中共反對台灣獨立, 就不應建中華人民共和國, 大陸應該回歸中華民國.

台灣一直是中華民國的一個省.
中華民國 1912年已獨立.
中共無法反對, 也不敢面對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 和 中華人民共和國 2國 都是 合法

若說 「世上只有一個中國, 但中國上有兩個政權.」, 一個中國兩個政權, 即兩岸已統一 (兩岸無分裂), 就沒有統一問題.
現時中國是分裂現狀, 才有統一問題. 已經統一, 就無統一問題.
中共說希望「兩岸統一」即承認已分裂, 即中共一直自相矛盾, 前言不對後語.
咁西藏及新疆獨立, 只要 PRC 不承認是國, 只是政權, 都不是分裂國家, 所以西藏及新疆獨立有理.
one China nation, 5 states: ROC states (Taiwan), PRC states, Tibet states, Xinjiang states (East Turkestan), Mongolia states.

若說中華民國不是聯合國會員, 所以不存在. 那麼1971年前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是聯合國會員, 所以1971年前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存在, 中華人民共和國1949年立國無效. 因為中華人民共和國1949年立國無效, 所以中華人民共和國到現在都無立國, 所以中華人民共和國到現在都不存在.


全世界只有20國比面大陸! 大陸是小國!
吳敦義諷大陸僅20國免簽證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31113/18505133
台灣僑委會於周一開會,副總統吳敦義(圖)致辭時稱,目前給予台免簽的國家高達134個,「但我不好意思講,有一個國家很大很大,但免簽只有20個」。台下有委員隨即應聲挑明「中國」,並鼓掌表示認同。吳說:「大家都知道,但我不好意思說。」....

台媒:吳敦義諷大陸 國家很大免簽僅20國
http://news.takungpao.com.hk/taiwan/liangan/2013-11/2030672.html

[ 本帖最後由 后太禧慈 於 2017-9-28 08:58 編輯 ]

附件

abbr_b7306bf3271976a8eba30a95bdd10528.jpg (550.36 KB)

2013-12-5 09:23

abbr_b7306bf3271976a8eba30a95bdd10528.jpg

abbr_24a2108b882e09a7fcbe181f2c22e085.jpg (547.94 KB)

2013-12-5 09:23

abbr_24a2108b882e09a7fcbe181f2c22e085.jpg

abbr_8a5f09f5f12e4c3a3bc91a1c6c0c0222.jpg (381.14 KB)

2013-12-5 09:23

abbr_8a5f09f5f12e4c3a3bc91a1c6c0c0222.jpg

TOP

台灣人的定義

台灣獨立建國聯盟對台灣人的定義最早刊載於聯盟內部流通文件,1976年7月發行的【CC通訊】第063號之中,對外則公開出現於1976年 9月28日的第55期【台獨】月刊,其內容如下:

「凡是認同台灣,熱愛台灣,將台灣看做家鄉,願意和台灣共命運的人,無論是第幾梯次遷徙來台灣,都是台灣人,都是台灣獨立後平等的新國民。」

事實上,歷任的台獨聯盟各本部主席及台獨聯盟早期的創始人之中,就有些人是所謂「新移民」或「外省人」。我們強調的是,對台灣的認同,而不是新舊移民的區分。台獨聯盟認定:

認同台灣的人就是台灣人
認同中國的人就是中國人

http://www.wufi.org.tw/


State, Country, and Nation
The criteria that define a country, an independent State, and a nation
https://www.infoplease.com/world/general-world-statistics/state-country-and-nation

台灣是什麼國家?Country? Nation? State?
http://blog.udn.com/udaxc7/3950625

[ 本帖最後由 后太禧慈 於 2017-5-11 18:45 編輯 ]

TOP

正名運動與民族認同的建構
施正鋒(淡江大學公共行政學系副教授)

壹、自我命名的權利與正名

一般人往往以為名字只不過是符號而已,就好像語言只是一種溝通的工具罷了,彷彿是沒有甚麼好計較似的,這是錯誤的看法。人有人名、族有族名、國有國名,它不只是用來給他人辨識用的標籤而已,更是用來告訴別人:「我希望你如此了解我」,也就是自我「認同」(identity) 的象徵。台灣的正名運動包含國名、以及住民的集體名字的確認,也就是決定大家是否要當同一個命運共同體,這是焠煉個人認同為集體認同的第一步。

一般而言,名字有「自稱」與「他稱」之別:自稱代表的是自我的肯定,而他稱往往是輕蔑的、甚至於排他性的。其實,命名是一種選擇的「權利」(right),也就是說,我們應該有自我命名的權利,決定自己喜歡被稱為甚麼,而非任憑外來者強制賦予的名字。只有那些沒有自我的人,才會不在乎自己的名字;統治者為了支配天真的被統治者,也會欺哄他們說:「不要太在乎表面上的稱呼」。由此可見,命名背後隱藏的其實是一種「權力」(power) 關係。

如果對於現有的名字不滿意,就有改弦更張的契機,希冀能透過改頭換面來達到除舊佈新的改革目標;而更改名字的時機脫不了認同、權利、或是權力關係的變動。改朝換代一定會帶來政治權力的重新分配,因此,名字變動的動機在於消除舊有政治勢力的遺跡,譬如在戰後,國民黨政府盡拆所有的日本神社,改建為中國人的忠烈祠。

如果是在外來統治君臨之際,名字的更易無非想要切斷被統治者的文化根源,因此,改名是同化政策的第一步;為了要說服被統治者接受新的人名、地名、或街名,統治者有時會煞費苦心說明原來的名字是多麼粗俗,大多數時候是蠻橫變動,譬如日本人將「打狗」改為「高雄」、國民政府將「大肚」變成「大度」、「草山」易為「陽明山」。被統治者相形見慚之餘,果真相信自己生下來就不如人,也就更容易接受殖民統治,甚至於急欲擺脫自己原本的認同,譬如日治時代的國語家庭;戰後,多少可憐的台灣人父母,自以為是為了子女的前途著想,即使自己操弄彆腳的北京話,也忍痛不願用母語污染下一代,同樣是被迫作自我同化的抉擇。

當然,在墾殖者所建立的國度裡 (setters' society),來到新天地的第一代移民,難免對自己的出生地有感情上的藕斷絲連,也會移植故鄉的地名來作紀念,譬如美國的New York、New England、New Orleans、澳洲的New South Wales、加拿大的York、Nova Scotia、或是台灣的潮州、海豐厝。戰後,中國國民黨政權佔領台灣,除了把中華民國政府遷到台灣,更把台灣當作是中國的翻版,舉目皆是諸如溫州、吉林等街名,走在街頭上,似乎進入虛擬的中國在台灣,彷彿非此無法達到臥薪嚐膽的目標。這種街道普遍被中國化的情形,完全與台灣的族群人口組成不成比例,反映的當然是戰後以來政治權力分配的失衡。

當家做主是恢復舊名、或是正名的最佳時機。如果我們同意Benedict Anderson (1991) 的說法:「民族是一種想像的共同體」(imagined community),那麼,正名的努力代表的是一種集體想像,從事民族歷史的書寫;這時候,正名不只是決心要昨死今生、要消除殖民者留下來的記憶、要拆除舊政權殘留的遺跡,而且還是一種自信的自我宣示,要將台灣島上的所有住民鎔鑄為「台灣民族」,要為建構台灣為現代「民族國家」(nation-state) 的發出先聲,。

台灣人經過百年來的外來政權統治,終於能透過民主化的過程,達到當家作主的目標,實踐「台灣是台灣人的台灣」。即使台灣人因為面對恫嚇而尚未大聲喊出追求獨立的聲音,然而,大部分的人在1996年的首度總統直顯中,主動表達了不願接受中華人民共和國統治的立場,而主流民意也對於「一國兩制」表現的強烈的嫌惡,也因此,絕大多數政治人物唯恐被定位為「聯共反台」,不敢明目張膽主張統一並。

不過,台灣的民主體制能否終於獲得鞏固,還要端賴我們能否成功地面對三大挑戰:主權獨立國家的確立、國家體制的確立、以及政治民族的塑造。具體而言,也就是能否抵制中國的威脅、取得國際社會的普遍承認;能否擺脫中華民國體制、打造合乎我們自己的制度;以及能否化解族群分歧、台灣住民建構為休戚與共的台灣民族。

簡而言之,我們當前的任務是在向世人昭告:我們不是中國的一部份、我們的國家不是中國、而是台灣;我們不要中國國民黨帶來的中華民國體制、我們要親手擘建自己的政治、社會、經濟、以及文化制度;我們不是中國人或華人、我們是由多元族群組成的台灣人。如果我們的自我定位不清楚,習於酖迷大中國的幻象、不自主束縛於中華民國的國家認同、以及堅持眩惑於中國人的民族認同,不僅無法自我救贖,國際社會也無法義助。

在下面,我們將分別說明中國、中國人、以及中華民國如何羈絆我們,再來討論環繞在這三個議題的「正名運動」。

貳、中國的羈絆

「中國」有歷史、地理、文化、血緣、政治、經濟、甚至於族群上的意義。首先,它可以指歷史上「華夏民族」居住的「中原」,地理上的「大陸」,也可以指文化上的「唐山」,血緣上的「祖國」,更指政治上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或「中華民國」,又指經濟上的「華人經濟圈」(四小龍)。到底我們台灣人是如何看待中國?

二次大戰結束後,中國國民黨在中國內戰中敗給中國共產黨,只好在1949年將中華民國政府遷移台灣。託庇於美國與蘇聯之間的霸權之爭,國民黨得以偏安台灣。在冷戰期間,國、共之間除了軍事上的對峙,又各自強調自己是中國的正統,兩個交戰團體儼然是世界上的兩個中國,一個是大陸中國、另一個是海島中國。不過,自從中華人民共和國在1971年取代中華民國在聯合國的中國代表權,從此,國際上大致是承認中共統治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就是中國。

對外而言,中華民國是一種「自認為是巨人的侏儒」,因為國民黨政府卻長期對外堅持它代表整個中國 ,甚至於自慰式地硬拗一個中國就是指中華民國,而中華人民共和國只不過是叛亂團體。除非是談判上的漫天要價,以求在對方還價後獲得最高的均衡點,反則,這種沒有母國的殖民政權,根本是無法在國際社會上立足的,我們很難想像如果美國宣稱他們才是真正的英國,國際社會要如何來訕笑。難怪,中華民國一向只能與過去採取種族隔離的南非等國相濡與沫。

面對這種中國正統之爭、以及認同的錯亂,美國政府在歷年與中國簽署的所謂三大公報中,對中國、或中國人的用法一向含糊其詞。根據『上海公報』(1972):「美國認知到,台灣海峽兩邊所有的中國人主張──只有一個中國,而且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The U.S. side declared: the United States acknowledges that all Chinese on either side of the Taiwan Strait maintain there is but one China and that Taiwan is a part of China.) 。

其實,自從1991年結束「動員勘亂時期」以來,李登輝政府不再視中共政權為叛亂團體,又宣告治權僅及台灣,其實就是放棄對中國大陸主權的訴求。具體而言,『李登輝長期以來的中國政策國家統一綱領』(1991) 中的「一個中國、兩個地區、兩個對等的政治實體」,即「一國兩府」;也就是說,台、中可以進行談判,卻必須站在對等的立場。然而,即使在1993年以來「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的所謂共識下 (agree to disagree),李登輝耿耿於懷的是中國不斷以「一個中國」(One Chinese State) 來矮化台灣,也就是「只有一個中國人的國家」;國民黨縱使不提國家、政府,刻意擱置主權爭議,委曲求全、自我定位為「政治實體」,仍不免台灣被貶為地方政府。

不過,李登輝在1999年7月9日接受德國之聲訪問時提出「兩國論」,毅然指出「兩岸關係定位在國家與國家,至少是特殊的國與國的關係」(《自由時報》1999/7/10)。當然,「兩國論」的具體意涵為何,仍有相當大的解釋空間 ,究竟「兩國論」只不過是「一個中國」的重新包裝,也就是說陳述事實;抑或打著「一個文化中國」、或未來式的「一個政治中國」幌子,實質上走的是「兩個中國」 ?李登輝稍後又將「兩國論」勉強闡釋為「一個中國不是現在而是在民主統一之後」,雖可視為反映國人對於「文化中國」仍有藕斷絲連情懷而提供的奶嘴,卻毫不掩飾他對「政治中國」的百般打壓深惡痛絕。

面對「一個中國」的壓力,陳水扁總統由民進黨傳統主張的「一台一中」立場,調整為「兩個華人國家」 ,也就是將中國(名詞)解釋為文化、血統上的華人(形容詞)。如果中國一詞有如安格魯‧薩克遜 (Anglo-Saxon) 一般,就好像美國、英國、加拿大、澳洲、紐西蘭之間有共同的淵源,台灣與中國、甚至於新加坡之間,彼此如果存在似有若無的關係,到也無妨;然而,面對政治中國長期發動有如神經戰一般的文攻武嚇,文化或血緣的親近又如何?然而,即使是兄弟關係又如何?人類史上的第一個獨立運動,不就是美國擺脫英國的殖民統治?加、澳、紐也是幹大分枝,豈有兵戎相見的道理?中國豈可老以天朝、父兄自居?

....

TOP

....

在1980年代末期,李登輝政府開始採取所謂的「彈性外交」,意思是說,只要能突破中國在國際上所導致的外交封鎖,不要計較國號,或許可以改進由於蔣介石、蔣經國父子堅持漢賊不兩立的自我封鎖。台灣在1988年使用「中國.台北」(Taipei, China) 「重返」亞洲開發銀行,亦即「亞銀模式」。台灣又在1989年於香港參加奧委會談判,同意採取「中華台北」(Chinese Taipei),也就是奧運模式;在1991年,台灣又以「中華台北」加入亞太經合會 (APEC)。我們看到,即使台灣得以加入國際組織,並非以台灣的名義,而且也不是使用主權國家的身分,頂多是一個經濟個體。即使台灣在1990年以「台澎金馬」關稅地域申請加入關貿總協 (GATT),也就是目前得世界貿易組織 (WTO),卻又簡稱為「中華台北」,到頭來,台灣還是被虛無化了。如果以各種名義加入國際組織,終究不過是像世人宣示台灣屬於中國,豈不得不償失?

試想,如果美國仍被稱為「英屬美洲」(British America)、拉丁美洲被稱為「西屬美洲」(Spanish America)、或是巴西被稱為「葡屬美洲」(Portuguese America) 的話,豈不是視之為殖民地?因此,不管是「中國.台北」、「中國.台灣」、「中華台北」、還是「中華台灣」,都與中國的立場「台灣為中國的部分」一致。面對軟土深耕的中國,這種委曲求全的作法其實是自我矮化,不只是將台灣捲入國、共內戰的漩渦,也間接替中國提供佔領台灣的藉口,更讓其他有心幫助台灣的友邦沒友插手的空間。也就是說,一旦台灣的「中國情結」被導引成中國的「台灣問題」以後,只要台灣不接受統一,即使沒有正式對外宣佈獨立,任何對台灣發動的軍事行動,將被解釋為「懲罰台灣分離主義」的正當行為,就好像俄羅斯鎮壓車臣一般,外人是沒有干涉中國「內政」的道理。

當外賓抵達桃園國際機場,滿目看去都是華航的China Airline客機 ,入境的關卡寫著Chinese Passport(中國籍護照),還以為是飛機被挾持到中國了。當來自台灣的遊客在歐洲被商家懷疑,因為信用卡的發卡單位為「中國信託商業銀行」(Chinatrust Commercial Bank),我們不能責怪外國人不知道這家銀行的總行在台灣。無怪乎,當世界各地的童子軍到屏東參加露營大會,賓主盡歡,外國小童軍只覺得遺憾,竟然沒有見到中國的領導人江澤民,因為我們的小孩仍自稱為「中國童子軍」。如果外國人在台灣待久一點,看到滿街的「中國國際商業銀行」(ICBC)、「中國廣播公司」、「中國時報」、「中國農村經濟學會」、「中國政治學會」,甚至於「中國國民黨」,若再加上學者以國際化為由,堅持採用中國的「漢語拼音」為路牌、及學術論文的音譯標準,百姓當然會有認同的危機。

總之,台灣的住民為何要中國這個枷鎖往自己身上戴?何不敢大聲稱呼自己的國家為台灣?

參、中國人身份/認同的眩惑

經過國民黨政府長期以來的「中國化」努力 ,小學教科書仍然告訴學生:「我們都是中國人」,連新開的英文課程都將小孩子洗腦為「We are Chinese」,難怪多數台灣人會不自覺自稱為「中國人」(the Chinese),但是一般人對於中國人的涵義,並不一定有共識。由最寬廣的定義來看,中國人有血緣上的「漢人」、「漢民族」、「漢族」的意思,也有文化上的「華人」(Chinese people) ,也就是鬆散的文化共同點;目前在台灣,一般人則習於將「中國人」、「華人」、甚至於「中華民族」交互使用。台灣與中國的藕斷絲連,就是表現在無法切斷與中國在血緣、或文化上所謂「同文同種」的羈絆 。

如果從非華人國家的眼光來看,Chinese可以泛指境內的「華裔」國民、或公民 (ethnic Chinese),是當作是族群身分用的形容詞,譬如說「華裔美國人」(Chinese Americans),是美國人、而不是華人;美國著名的電視女主播 Connie Chung (宗毓華) 就曾正色表示:她是美國人、並非中國人 。令人玩味的是,即使是新加坡的華人也不喜歡被視為Chinese (Anderson, 2000)。對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以及中華民國來說,這些人指旅居海外的「華僑 」(Overseas Chinese)。近年來,台灣逐漸有人主張台灣是「華人國家」,姑且不論這種說法無視原住民存在的事實,卻因為華人並非譯為Huajen,而是Chinese,而Chinese又有政治中國人的意思,我們何必作繭自縛?如果華僑只是每年「雙十國慶」「回國」的外賓、是外資的來源之一、是台商在東南亞合作的夥伴,多一個攀親搭舊的關係又何妨?然而,當「華商」與「台商」在國際經濟體系中競爭得你死我活之際,這種中國人的身份又有甚麼意義?

對於具有強烈台灣意識的人來說,中國人又有「外來統治者」的意思,也就是對於垂直分工下的族群關係所作的精神抗爭。尤其是海外歸國的台灣人,他們不喜歡「外省人」的用法,因為有「台灣是中國眾多省份之一」的暗示;他們習於用「中國人」稱之,因此,又有民族認同不同的絃外之音。甚至於有人援用日本人的「支那人」字眼,自有貶抑的用意 。

當然,中國人又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以及(或是)「中華民國國民」的區別。前者雖是世界強國,護照在國際是卻是行不通;後者雖然可以行走天下,卻是一種在國際上飽受外交挫敗的認同。不管如何,對於一般外國人來說,不管他們是否了解國、共鬥爭的背景,中國人當然是指中華人民共和國12億的人民、或公民,因此無法理解為何台灣人會自稱為中國人、或是「台灣的中國人」。尤其是對於中國統治者或百性來說,到中國的台灣人是拿「台胞證」的所謂「台灣同胞」,就好像是隔了一層皮一般的「山地同胞」、「藏胞」、或「僑胞」,不管是否血濃於水。

當中國領導人向台灣人恫嚇說「中國人不打中國人」,當郝柏村、蘇起等人頻頻向陳水扁循循善誘,建議他在就職典禮上的演講應該承認「我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自由時報》2000/5/10),表面上是讓台灣人有選擇性認知的機會,試圖在文字遊戲中以「一個中國人」來滿足對岸「一個中國」的要求,卻暗藏著對世人昭告「台灣人希望與中國統一」的玄機。

長期以來,在來自外部的戰爭威脅下,島民逐漸接受與對岸不同的獨特的認同,也就是「中華民國在台灣人」:既為中國人(文化上的華人、血緣上的漢人、中華民國國民)、也是台灣人(台灣的住民);同時,既不是中國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也不是台灣人(鶴佬人、本省人、或白浪)。也因此,不少人在國家定位上會選擇「保持現狀」,只不過,現狀到底是甚麼,除了妾身不明的中華民國外,到底是指不統不獨、國際封鎖、族群猜忌、政客無能、還是經濟衰退,恐怕也要再深入探究。

總之,當中國人有甚麼好?為何不自稱為台灣人?

肆、中華民國體制的制約

由於地理上的隔絕,台灣與中國的分離逐漸確立,土地負載的國家也慢慢「固著化」,台灣的住民可以進行全島性的自我社會溝通、及內部經濟交換,逐漸發展出與中國迥異的認同。回顧國民黨戰後以來所想像的認同基礎,除了將國家界定在台澎金馬的疆土上、在文化上定位為中國人/華人/漢人的國家以外,最大的特色就是建立在中華民國的名目上;中華民國體制提供共同的政治制度、行政體系、法律制度、教育體系、以及文化結構,這種對國家政治體制的認同可以稱為「國家認同」(state identity)。特別是自從李登輝取得國民黨政權以來,「中華民國」已經在民主化的過程中,由「中華民國在台灣」逐漸演變為「台灣中華民國」。目前所有檯面上的政黨,最大的公約數是「認同中華民國」,也就是願意接受中華民國體制的制約。特別是對『中華民國憲法』(包含增修條文)的接受,連新政府都要以所謂的「憲法一中」來回應中國要求的「一個中國」前提。

雖然中華民國政權在去年轉移給民進黨,正是提供打破舊有共犯結構的契機,可以為建構未來的水平式共同體鋪路。然而,到目前為止,寄居中華民國的新政府,似乎並無強烈的全盤更易企圖心;我們可以了解,具體的政績才是選票的保障,繼續改革之道則充滿不確定性。坦承而言,政治制度不只是遊戲規則而已,更會塑造政治文化;當前政治人物對於中華民國體制的依戀,如非刻意因循怠惰,其實多少是受到行之以久的政治文化左右 ,特別是在好不容易習慣體制內的遊戲規則之後,並不一定會有改革的迫切感。

在過去十多年來的自由化,民進黨實質參與階段性的協商,包括「國是會議」、「國家發展會議」、以及歷次修憲,部分人士下意識捍衛中華民國體制的努力不遺餘力,難免讓人有時空錯亂的感覺,甚至於令人懷疑,當初向百姓誓言要「進入體制反體制」的改革者,是否已經在不知不覺中淪為為體制的既得利益者。譬如九七增修條文體制是目前政局紛擾停滯的病痾,卻不見有改弦更張的企圖心;同樣地,縱然選舉制度變革的困境重重,卻也未見積極推動的腳步。難怪小林善紀一再質疑:你們台灣人究竟是要取而代之而已,還是真正的要建立自己的國家?

總之,移植自中國的中華民國體制,又有何先天的道德優越性?我們豈可怠惰地去承擔中華民國體制的包袱?何不重新打造合宜台灣的制度?

伍、正名運動的實踐

正名運動的途徑大致可以歸納為三種。顧名思義,我們或可透過文史專家學者進行考證,嘗試著去從消逝的歷史中還原古早的名字。不過,最大的爭論點將是如何決定,在哪一個歷史點所挖掘出來的名字才是「真正的」(authentic)?原住民?荷蘭、西班牙?鄭氏王朝?清治?還是日治?如果正名只是少數學界菁英所進行「客觀的」、「科學的」復古計劃,即使最後經過官方的正式確認,所取得的將只是本質化的認同,委實看不出有何意義。

另一個極端的作法是接受現有的名字,只在乎實質的內涵,不要去計較表面的稱呼。如前所言,名實並不能切割為不相干的二者,特別是統治者留下來的舊名,往往代表的是羞辱的支配性關係,除非這些是用來不時提醒我們不要再接受殖民統治,頂多是選擇一二來作為警惕之用,否則,就沒有就全盤地合法的道理。更何況留下來的舊物、或舊制雖然未必全然不堪沿用,卻也同樣地不能照單全收。

第三種方式是採取開放的態度,讓全民參與正名的公共討論。也就是說,除了菁英在論述上的主導,百姓的參與更是不可或缺;如果是由上而下所強行正名,那就與外來統治者的粗暴作法如出一轍,只不過是使用另一種政治正確來取代一種政治正確,將無法產生刻骨銘心的依戀感 (Kumar, 1999)。特別是台灣為多元族群的國度,假如名字對於彼此有各別的意義,甚至於蘊含相互競爭的認同,若能在相互對話中尋求共識,將可以凝聚彼此能接受的集體認同。

我們以為,或可在國家層級成立任務型的「正名委員會」,通盤檢討國名、以及人民的集體稱呼。如果能配合『公民投票法』通過的時程,在2004年的總統選舉時進行公投,隨後正式修憲/制憲來更改國號。在這同時,我們如果要鼓勵大家使用「台灣人」來當所有人的共稱,因此,一般所謂的台灣人必須有另外的稱呼,譬如尚稱好聽的「鶴佬人」,以免一詞兩用;或許,一般所謂的外省人也可以有其他較為包容性的族群名稱。相關的,各個族群語言應該同步配合定名。

短期內,我們主張涉外事務不應再使用魚目混珠的Republic of China「中華民國」,頂多可以接受的是Chonghuamingkuo,一律使用「台灣」。此外,不應在台灣的前後加上名詞、或形容詞式的「中國」、或「中華」,也不應繼續使用地方化的「台北」,更不應該將台灣置於「中國」、或「中華」後面的括號 。除了桃園機場出入境關口的Chinese Passport應該立即改為適當的用字外,譬如Citizen/公民,另外還有護照、駐外使館、國家球隊、各種國家代表隊、國際會議、國際期刊上的學術論文、專業學會(協會)會籍。如有必要,新聞局應該提醒百姓注意,補助的相關政府機關應該要求配合,甚至於向對方提出抗議。

對內而言,只要是公家單位、或是國營企業,一律去掉「中國」、或「中華」的字眼,譬如「中華電信」、經濟部標準檢驗局的「中國國家標準」(CNS);至少郵局的中性作法可以鼓勵。既然農委會都可以推出「台灣生鮮豬肉」標記 (TFP),其他類似措施應該也可行。

至於民間企業,我們了解更改公司行號登記過程的繁瑣,我們除了要道德勸說外,政府機構也應該成立單一窗口來鼓勵改名,譬如「中國信託商業銀行」、「中國國際商業銀行」、「中華銀行」、「中國農民銀行」、「華僑銀行」。另外,網際網路有更多封殺台灣的作法,譬如Yahoo除了有「雅虎中文」(chinese.yahoo.com)外,另外有列出中國、香港、台灣等選項,實際上是「雅虎中國」(cn.yahoo.com)、「雅虎香港」(hk.yahoo.com)、以及相對的「奇摩」(tw.yahoo.com),無形中把台灣閹割了。不過,我們自己的Hinet、Seednet看不出是來自台灣。應該有一個協調中心來了解台灣實際上自我、或被他人改名的情況。

當然,若要進一步擺脫中華民國體制的制約,並不是光是宣佈更改國號而已,而是要全盤檢討我們視為理所當然的一切,勇敢挑戰現有的價值觀,以蠶食鯨吞的方式來改革。制度建構的的過程一定要先由內部取得遊戲規則的共識,譬如非暴力、尊重少數(甚或少數否決),而非廉價而僵硬的投票主義;具體而言,就是透過對話、及協商,來解構、建構、及重構大家都能接受政治制度、以及政治文化,在建構的過程中尋求民族認同的共識。

http://www.wufi.org.tw/shih/ritename.htm

TOP

(中央社記者曹宇帆台北二十九日電)根據國立台灣政治大學選舉研究中心公布的民調顯示,若中國政府允許台灣人民自由選擇台灣前途,有六成二受訪者贊同「應該獨立」,就算前提為中國不允許,排除民調中一成六九主張「不應該獨立」的民眾,仍有五成四的受訪者主張應該獨立。

政治大學選舉研中心表示,今年在執行調查過程中,當詢問受訪者台獨意願時,特別著重區隔中國政府的態度因素,經交叉分析顯示,中國政府的態度已非影響受訪者考慮台灣應否獨立的決定性因素。

亞洲在台灣和香港、澳門、沖繩四個地區皆經歷殖民時代與回歸祖國的歷史變遷, 擁有相似的歷史經驗,且四地民眾當前仍面臨不同程度的身份認同問題,政大和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琉球大學合作,從去年起展開為期三年的「台灣、香港、澳門、 沖繩民眾文化與國家認同國際比較調查。」

根據政大選舉研究中心提供的資料指出,三年研究計畫的第二度調查是在今年十一 月於四地同時抽樣訪問一千名以上的十八歲民眾,結果發現四地民眾對本土認同有不同程度分佈,而與去年所做的調查比較,台灣民眾的態度最傾向自主與本土認同。

這項調查設計題目主要為探究四地民眾的認同傾向。其中調查顯示,如果台灣隊與中國隊球賽,八成九受訪者會替台灣隊加油,比去年增加二點五個百分點;自認為台灣人者佔六成,比去年多了四個百分點,但覺得自己是中國人的比例僅有百分之四點八,與去年相比少了二點二個百分點。

值得注意的是,調查題目另外提示:若前提為「中國政府可允許台灣人民自由選擇台灣前途」,有六成二受訪者主張台灣應該獨立,比去年增加四點九個百分點;若排除不贊成獨立的一成六受訪者,調查再問若前提為「中國不允許台灣人民可自由選擇前途」,仍有五成四民眾堅持台灣應該獨立。

另外,台灣與香港、澳門、沖繩其他三地比較,台灣人對自我身份認同比例也最高,認同自己是台灣人比例達六成,香港自我認同僅一成三、澳門約一成五、沖繩三成。而香港、澳門和沖繩三地不贊成獨立於中國或日本之外的比例也佔大多數,皆呈現比去年增加的趨勢

http://news.yam.com/cna/politics/200611/20061129605925.html


聯合早報: 當PRC遇上「ROC」
2009-7-20  

【大公網訊】高雄世運開幕,筆者好奇大陸運動員和台灣觀眾的互動,是獲得熱烈掌聲還是被大喝倒彩?

結果卻是,大陸運動員一個都沒有現身,只見一個手持「China」牌子的女孩和一個撐起五星紅旗的女孩。

巧的是,提供直播的公視這個時候剛好進廣告,鏡頭回到現場時,已經看不到「China」了,真是氣煞。大陸選手技術性地回避開幕式,公視是否也技術性地回避尷尬,確實惹人遐想。

大陸選手為何技術性集體消失?

有說可能是要閃避台獨疆獨的抗議,可能要避免張銘清倒下事件重演,更有可能的,應該就是回避馬英九以「中華民國總統」身份宣布世運開幕的敏感議題。

其實,馬英九並沒有說出「中華民國總統」,而是由國際世界運動會主席朗弗契大聲宣布:「我有此榮幸邀請馬英九先生,‘中華民國總統’,來宣布第八屆世運會開始。」

雖有媒體報道說,馬英九臨時換腳本,沒有自己說出身份,但筆者認為,由外國人口中說出「中華民國總統」,要比馬英九自己說出來更有意思。

台灣「總統」要在國際間正式亮相原本就不容易,「中華民國總統」這個稱謂更極少在國際場合上聽見。馬英九能以這個身份上台宣布世運開幕,不能不說是繼台灣以中華台北名義的觀察員身份出席世界衛生大會之後,兩岸再次善意溝通後的又一折衷安排。

要中華人民共和國承認「中華民國」,就等於承認李登輝的「兩國論」或陳水扁的「一邊一國」,而北京顯然認為,大陸選手在台下聽「中華民國總統」發言,等同於在國際場合承認「中華民國總統」,違背一個中國的原則,所以運動員必須集體消失。

這一情況說明了,相較於「虛」的台獨,「實」的「中華民國」,恐怕才是中國大陸更打不開的死結。但兩岸如果繼續拍拖下去,中國大陸遲早要面對「中華民國」,大陸如何處理這個問題,將是定位兩岸關係的最大關鍵。

因為兩岸不能相互承認,馬英九早在選舉前就創造了兩岸「互不否認」的主張。陸委會主委賴幸媛日前在訪問美國僑界時也說,目前兩岸兩會制度化協商也都是由雙方官員直接面對面談判,象征兩岸已從「相互否認」走向「互不否認」的事實。

「互不否認」的概念非常模糊,如果根據香港中文大學亞太研究所研究員鄭海麟投稿《海峽評論》的文章,與馬英九私交甚篤的台大哲學系教授王曉波認為,互不否認是一種默認對方事實存在的方式。比如,海協會會長陳雲林來台,當然會看到「中華民國」的國旗、國徽,認識到「中華民國」在台灣的存在這個事實,但如不從法律上「承認」它,則不存在「兩國論」的問題。

不過,《自由時報》昨天刊登的一篇特稿指出,大陸選手缺席世運開幕,已讓馬英九的「互不否認」破功。

文章指出:「‘總統’宣布開幕,場內國旗飛揚,中國隊因而在開幕式缺席,一場國際性運動競技,呈現了高度政治性的堅持,也在國人面前證實了所謂兩岸關係已進入到‘互不否認’階段的說法,純屬不符事實的個人想象。」

中央社的特稿則指出,從台灣終止動員戡亂後,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早就不再采取「漢賊不兩立」的立場了,這是對兩岸關係的最大善意,但中國大陸卻不尊重「在台灣的中華民國」,真的很傷害台灣民眾的感情。

大型運動賽事不可能不沾上政治色彩,特別是一場涉及兩岸其中一方承辦的賽事。去年的北京奧運,台灣也因被稱為「中國台北」而不爽,最後是遵循奧會模式以「中華台北」名稱出席。

高雄世運所能號召的國際關註,當然無法和北京奧運比較,但難免還是會讓人產生聯想。特別是馬拉松名將林義傑繞著虛擬地球跑,帶領大家尋找台灣、尋找高雄,燈光打在他身上的那一刻,讓人不禁憶起了大陸體操王子李寧手持火炬,吊在空中繞著鳥巢跑的壯觀景象。

論布局和規模,誰大誰小一眼看出。但對台灣人來說,那種尋找台灣的感動絕對不輸給李寧的淩波微步。其實,能在狹小的外交空間中爭取到國際賽事承辦權,對台灣來說,何嘗不是一項成就?

閉幕式,大陸選手應該也不會進場。但如果能暫時把政治放一邊,「互不否認」地繞場一圈,相信他們會獲得全場最熱烈的掌聲。(PRC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即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的縮寫;「ROC」是「中華民國」,即Republic of China的縮寫。)

來源:聯合早報

聯合早報: 當PRC遇上「ROC」
http://202.55.1.83/news/09/07/20/EP-1114583.htm
======================
中共媒體大公報刊登了中華民國的確是存在! 大陸官方只是不敢面對中華民國的存在事實!

解決兩岸問題, 就是台灣獨立

兩岸問題已經持續了數十年, 兩岸關係長期對立, 互不信任.

中共不單長期打壓台灣人的國際政治活動空間, 軍事上也對台及東亞區制做威協, 極不尊重台灣人, 更加制做兩岸政府及人民互相敵視,歧視及仇視的狀態.
兩岸人民長期互相歧視及仇視, 矛盾極深. 除文化上兩岸人民有不同外, 對歴史觀點, 對國家地位, 兩岸人民明顯有著極大分歧. 部份台灣人已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
兩岸统一已經冇希望.

大陸人不願回歸中華民國, 台灣人也不願與大陸统一. 即使中共以軍事力量強迫统一, 首先會產生很多國際問題, 隨後的是因軍事強迫统一產生台灣本地民怨沸騰及強烈反抗的社會氣氛, 而要長期在台及東亞區註兵. 這會產生大陸經濟大蕭條, 失去了大陸經濟. 隨後產生嚴重的大陸內部政治及社會問題, 最終只會令中共政府下台, 結果又會是台灣獨立.

持續了數十年的兩岸問題, 要解決, 只有台灣獨立.

正如中共承認蒙古獨立, 中共也可承認台灣獨立.
正如中共成立中華蘇維埃共和國 (在中國領土上另建國家), 中共分裂中國, 台灣獨立沒有問題.
正如中共將黑瞎子島另一部份確認為別國領土, 中共分裂中國為和平, 台灣獨立也沒有問題.

台灣和平獨立後, 便可確定 "一個中國".
台灣和平獨立後, 再沒有 "兩個中國" 問題.
台灣和平獨立後, 再沒有兩岸問題.
台灣和平獨立後, 中華人民共和國和台灣國建立邦交, 合作發展經濟, 兩國人民皆大歡喜.
台灣和平獨立後, 對整個東亞和平, 以致世界和平, 作出偉大貢獻.

世上有2個中國
中華民國國家政府在台灣(中華民國領土)行使中華民國國家主權及執行中華民國國家憲法下的法律。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政府在大陸(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土)行使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主權及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憲法下的法律。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 (香港及澳門特區政府)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土(香港及澳門)行使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主權及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憲法下的法律(香港及澳門基本法) 。

中華民國憲法下的法律發出的護照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下的法律發出的護照 (國內法律及香港基本法)


兩個不同國家發出的護照

香港政府機關 (包抱法院/警方/海關/機場入境處) 都接受中華民國憲法下發出的中華民國護照為有效合法身份證明文件.
香港金管局容許銀行接受中華民國憲法下發出的中華民國護照為有效合法身份證明文件.


只有國家授權機構才有權根據國家憲法下的法律發出護照, 聯合國有解釋:
http://www.unicnairobi.org/faq.asp#q61
Neither the UN nor any of its specialized agencies or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s issue or authorize the issuance of international driver's licenses, passports or travel documents for the public. The issuance of such official documents is exclusively a function of national authorities. The UN is not a government and thus cannot issue any of the aforementioned documents.

[ 本帖最後由 后太禧慈 於 2017-9-28 08:59 編輯 ]

附件

當PRC遇上ROC1.jpg (894.66 KB)

2016-1-16 05:05

當PRC遇上「ROC」

當PRC遇上ROC1.jpg

當PRC遇上ROC2.jpg (1.04 MB)

2016-1-16 05:05

當PRC遇上「ROC」

當PRC遇上ROC2.jpg

當PRC遇上ROC3.jpg (922.17 KB)

2016-1-16 05:05

當PRC遇上「ROC」

當PRC遇上ROC3.jpg

六四事件 (連圖) (警告! 六四事件相片可能引起不安 )
http://www.forum4hk.com/viewthread.php?tid=1385&extra=page%3D1

TOP

TVBS民調:台灣認同增加 65%支持台灣獨立,只有19%讚成統一. 68%自認為是台灣人,只有4%自認為是純種中國人.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gP-6-PHgJA&feature=related


語出驚人 李光耀:1989年台灣已獨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_vYf-jGQPc


钱复:台湾赞成统一民众少 不是李登辉陈水扁造成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r1N4fJwjYs


台灣指標民調 七成民眾:台灣和中國是兩個國家
http://news.ltn.com.tw/news/focus/paper/721364

台湾自由时报:八成二民众认为两岸是两个国家
http://www.backchina.com/news/2009/07/24/50046.html

一所哈佛大學,二位羅斯福,三個中國
http://www.peoplenews.tw/news/98e22ea9-0ec7-40a5-9fe8-8a394a55cdae

一所哈佛大學,二位羅斯福,三個中國
https://tw.news.yahoo.com/-110333377.html

中華民國 VS 中華人民共和國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0153255580517328&set=a.489637432327.265253.599672327&type=3


到底哪個國家更先進,更受文明世界的歡迎,從這兩個不同政權統治下的地區的公民所持護照享有免簽待遇的國家的多寡,其實就已見分曉。民主政府管治下的中華民國普通公民持有的護照在全世界140個國家享有免簽待遇,而且幾乎包括了西方所有發達國家,而中共專制統治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普通公民持有的護照只在20來個國家享有免簽待遇,而且大多是國人幾乎不去的世界上最落後的國家,竟然連一個發達國家都沒有!這種差距不是大蘋果和小蘋果的差距,而是食物和排泄物的差別。中共一天到晚吹噓自己多麼了不起,讓他們統治下的國民站起來了。拉倒吧!等到有一天哪怕有一個發達國家給予中共國公民免簽待遇,你們才有資格說你們已經不再是他人眼中的排泄物了。

中華民國護照免簽 便利國從158增至161
http://www.cna.com.tw/news/firstnews/201512305009-1.aspx
http://news.ltn.com.tw/news/politics/breakingnews/1555923
http://www.msn.com/zh-tw/travel/tripideas/%E4%B8%AD%E8%8F%AF%E6%B0%91%E5%9C%8B%E8%AD%B7%E7%85%A7%E5%85%8D%E7%B0%BD-%E4%BE%BF%E5%88%A9%E5%9C%8B%E5%BE%9E158%E5%A2%9E%E8%87%B3161/ar-BBo2eTN
http://udn.com/news/story/1/1410011-%E4%B8%AD%E8%8F%AF%E6%B0%91%E5%9C%8B%E8%AD%B7%E7%85%A7%E5%85%8D%E7%B0%BD-%E4%BE%BF%E5%88%A9%E5%9C%8B%E5%BE%9E158%E5%A2%9E%E8%87%B3161


民进党公布民调:台湾认同意识增强
http://www.zaobao.com/special/ch ... 0/taiwan070314.html
(2007-03-14)  

  ● 曾昭鹏(台北特派员)

  中国大陆全国人大通过《反分裂国家法》两年以来,台湾认同意识在岛内持续强化,两岸之间的统独认知正渐行渐远。

  最新公布的两项民调显示,台湾民众的台湾认同意识显著增强,再次印证台湾主体意识近年在主张台独的民进党执政时期的确立和崛起,一般预料,统独课题将成为明年总统大选的竞选主轴,尽管选战尚未开打,民进党已开始全力打造有利于延续执政的民意环境。

  执政民进党昨天公布的统独意向民调结果反映,超过一半(50.4%)的受访者认为,台湾未来应走向独立,反观认为两岸应该统一者则有33.9%,而认为应该维持现状的民众仅占8.1%。

  民调也显示,68.1%受访者认为自己是台湾人,比较觉得自己是中国人的16.8%受访者,两者存在明显的比例差距。

  台湾认同意识历年来屡创新高,民进党秘书长林佳龙说:“这份民调是台湾人民在反分裂法两周年前夕,送给中国的大礼。社会对台湾认同的支持度,在中国通过反分裂法后,有增无减。”

  反分裂法今天届满两周年,根据相关法律条文,大陆可在必要时以非和平手段,解决台海问题,其明显目的在于防止台湾走向终极独立,并作为武力攻台、维护国家统一提供法律依据。这项法律条文两年前出台时,曾让两岸关系紧张,同时引起国际高度关注区域稳定。

  大陆国台办年初高调宣称今年将是“反台独关键年”,但对于台湾总统陈水扁日前提出“四要一没有”(台湾要独立、要正名、要制新宪、要发展,以及台湾没有左右路线,只有统独问题)的公然挑衅,大陆方面却未摆出强硬姿态,回应相当克制。

  在政党认同方面,虽然在野国民党的认同程度(31.7%)仍然领先民进党(25.3%),但林佳龙指出:“上述民调结果(台湾认同)不但是历史趋势,也是执政的保证,民进党只要坚持台湾主体意识,将可延续执政。”

  台湾人自我认同里的“中国意识”日趋薄弱,成为政治人物操控统独议题的极大诱因,其中值得留意的是,台湾认同与独立倾向的趋同态势发展。换句话说,原本清楚划分身份认同与统独立场,选择“维持现状”的民众逐渐减少,更多认同台湾身分的民众倾向认同台独的主张。

另一亲绿民调:

八成民众愿自决未来

  被视为亲绿的台湾智库昨天公布的另一项民调显示,近八成民众认为台湾未来应由台湾人民自己决定,而非“台湾与中国大陆人民共同决定”,对于反分裂法规定台湾和中国必须统一,台湾人民无法作其他的选择,超过八成的民众无法接受,也不认为“(反分裂法)符合台湾人民利益”。

  台湾主体意识抬头且不断发酵,有迹可寻。国立台湾政治大学选举研究中心去年底的民调就显示,若中国政府允许台湾人民自由选择台湾前途,有62%受访者赞同“应该独立”,就算前提为中国不允许,仍有54%的受访者主张应该独立。中国政府的态度已非影响受访者考虑台湾应否独立的决定性因素。

《联合早报》


[ 本帖最後由 后太禧慈 於 2016-1-20 03:56 編輯 ]

TOP

民進黨民調 五成受訪者支持獨立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7/new/mar/14/today-p5.htm

〔記者蘇永耀、范正祥/台北報導〕民進黨昨日公布一份統獨意向民調,顯示有五成受訪者認為,台灣未來應走向獨立,認為兩岸應統一者則為三成四,百分之八點一的人認為應維持現狀。

民進黨:送給中國的大禮

民進黨秘書長林佳龍說,這份民調是台灣人民在反分裂法兩周年前夕,送給中國的大禮。

這次民調僅採取「統一」和「獨立」兩選項。

民調另顯示,有六成八的受訪者認為自己是台灣人,覺得自己是中國人的則有一成七,認為兩者皆是的為一成二。民進黨歷次民調中,認為台灣應獨立的和自認是台灣人者,確實逐次升高。

六成八受訪者 自認台灣人

林佳龍說,社會對台灣認同的支持度,在中國通過反分裂法之後,有增無減。林佳龍並說,民調結果不但是歷史趨勢,也是執政的保證,民進黨只要堅持台灣主體意識,將可延續執政。

此外,在政黨認同上,民調指出,有三成二的受訪者認為政黨傾向國民黨,傾向民進黨的為二成五,親民黨和台聯都僅維持約百分之二。

台獨聯盟主席黃昭堂昨受訪預言,民意認為台灣應走向獨立及認為自己是台灣人者,比率未來還會增加,「這是台灣正常的發展」!

黃昭堂強調,社會對台灣認同的支持,會隨著時間日漸增加,歷史經過會呈現這樣的趨勢。尤其,「台灣人」與「中國人」乃是兩個對立的概念,未來民意中認為自己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這種「兩者皆是」者,比率會再降低。

黃昭堂指出,隨著國際化,台灣民眾出國的情況相當頻繁,與世界接觸、參與國際事務的機會也愈來愈多,台灣人在世界各地走透透,自然會清楚國家定位,並深化對台灣的認同。

....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