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Taiwan TV show (Taiwan Independence)

本主題被作者加入到個人文集中
....

在台湾大选投票的前一天,我们国家发言人宣布,选陈水扁当总统后果极其严重,大陆不会坐视不管。这等于是说陈水扁当选,就是意味着开战。但;多数台湾人似乎吃了豹子胆,第二天偏偏硬投了陈水扁的票。在网上鼓噪的人,有几个能解释台湾民众的心情?

我们换个说法;在《我们为什么恨美国?》网上转贴后,有网友反驳说:“美国视我们为敌,我们为什么不能同样视他为敌”?也有人反驳说:“对抗美国是为了生存空间和民族利益”。我想;这二个网友也一定是主张对台湾强硬的人(百分之百)。那;你们就掉进自己设的逻辑陷阱里了。

别人视我们为敌,我们就视他为敌。如果这个‘真理’是‘放之四海而皆准’,那台湾人呢?他们怎么能视我们为友?

第二个网友陷的更深;既然“对抗是为了生存空间和民族利益”,那台湾人为了生存,就只能对抗了。

只能对抗,又没有回旋的理念,那就剩四个字:你死我活。这就是‘塔利班’的人生信念。

我们思维里有种‘大’的情结,‘大’的责任理念。大;就应该收回小的。大;就可以打压小的。大;身上的责任就大。我们有没有思考一个问题;台湾所有人就都愿意分裂?都不想统一?台湾人明知陈水扁至少是要搞‘准独立’,为什么还去选他?

要想解开僵局的唯一办法,就是双方先互相放弃对抗。

剩下的问题是;谁先作姿态?

答案只能是态度强硬的一方先做缓和姿态。因为;次强方做姿态所起作用是不明显的,甚至会使对方更咄咄逼人。至少次强方的心态是这样的。

说到回旋。两岸一度有过良性的接触。后来在一个问题上,被打了死结。从此两岸重新回到对抗并逐步升级。

其实;问题根结就是‘一个中国’的认识。

这个关于‘一个中国’,到底怎么回事?难道台湾当局不承认‘一个中国’?

事情是当初‘海基会’和‘海协会’曾达成一个书面的共识(俗称‘九,二共识’)。上面有‘双方承认一个中国’的字样。

这不是挺好的事情吗?双方都承认一个中国,往后事情不就好办了吗?

可后面就出问题了。我们这边说:“世界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中央政府在北京。这是举世公认的事实,也是和平解决台湾问题的前提”。

台湾当局一下子就急了。说我们是承认只有一个中国,但不是你们说的意思。

我们政府于是说:签了字就应该遵守诺言。什么时候重开谈判,就以这个‘一个中国’为前提。否则就没有谈判基础。例如国台办新闻副局长李维一对中外媒体表示:“检验台湾当局是否有改善两岸关系的诚意,就在于是否接受一个中国原则”。

就这样;我们说‘一个中国’,他们说‘一国两边’,一直这么僵持了下来。

其实;‘一个中国’结症是在陈水扁,李登辉之前的蒋经国那里就遗留下来的。它的实质是所谓‘对等’谈判问题。最初我们的态度是不能‘对等’。后来对蒋经国派来的谈判代表说:“考虑到台湾的政治现实,照顾台湾当局关于平等谈判地位的要求,我们提出党和党对等谈判。但不存在我们和你们什么‘政府’的对等谈判”。对此蒋经国说到:“我们党内一部分人对中共所提条件持反对态度,理由是‘党对党’谈判,台湾人民会不赞成”。但蒋经国还是准备继续派谈判代表来北京。他认为;只要谈,就有希望。非常可惜的是蒋经国突然病逝。两岸和平的大好进程一下就断了。我们国家领导人对此极为痛心和惋惜。

除了‘一个中国’僵局,两岸还有一个结:就是台湾当局要求我们‘放弃武力威胁’。陈水扁强调说:“只要大陆承诺不对台用武,台湾就不会改变现状”。意思是他就不搞任何刺激大陆的政治动作。如‘全民公投’等等。台湾当局常说的“对等、安全为前提”中的‘安全’,就是指要求我们收回‘绝不放弃使用武力’的声明。

这里我们特地说一下这个‘政府对等’。为什么我们要死守这条底线呢?‘政府对等’这么可怕吗?

是的,这个‘政府对等’对我们是有后患的。但不是因为承认它是50年前‘中华民国’的余孽,就会使它拿这个‘中华民国’作证据,跑到联合国去要地位。这种顾虑不能说完全没有,但仅拿‘中华民国’四个字是做不出太大文章的。

真正的问题两岸的‘政体’差异上。因为‘政府对等’就回避不了这个事实。我实在不知道该怎样形容这个玄机。我们用一种‘假设’来想象:如果按‘大,小’地位允偌陈水扁一个国家副主席时,他不要。并且他要求两岸共同选举国家领导人;又使出他惯用的‘公投’伎俩,那就会又僵了。并且这种僵持是没有任何办法解开的。

因此对我们这边来说;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其实我们许多人最关心的有二个问题;一是到底会不会武力收台湾?二是如果动武,什么时候开打?

但这二个疑问本身就是一个问题。为什么呢?因为下动武这个决心非常难。有人一直在猜测,国家领导人到底有没有决定动武?可以明确说;他们目前肯定没有这个决定。因为我们领导人深知下这个决断的份量及后果。可一旦下了这个决心,就会立即实施。这就是所谓的‘在最后一刻决定’。因为准备工作一直花巨大本钱在做,两岸军事实力悬殊很大,纯军事角度不存在胜负顾虑。无非是玉石俱焚,大陆十条命换台湾一条命的比例也能拼得下来。

要想知道到底会不会出现‘最后一刻决定’,要明白它取决于二个先决条件:

一是国内的各种矛盾会激化到什么程度(包括海峡两岸关系的恶化)。二是国内‘热血’人士的比例和‘温度’。这二个条件缺一不可。

如同数学证明一样;国内矛盾和激愤民众是‘必要条件’,程度和温度是‘充分条件’。

‘必要条件’现在是眼见的。‘充分条件’则取决于发展。

如同当初‘中美撞机’事件;媒体先炒作,后升温,最后变成美机‘侵入中国领空’,并‘故意撞掉’我军战机。那这根本就不是什么‘挑衅’了,完全是对中国的侵略和宣战了。在媒体笼罩下的百姓自然的等待‘新抗美战争’爆发。结果最后不但没有‘反击’战出现,还把扣下的美国飞机给归还了。百姓怨气冲天,政府没台阶下。你们说;这‘导向’的失控,及不负责任的媒体有多害人?

如果在一定时间,国内各种矛盾没有减弱而是加剧,并且两岸关系一直没有向好的方向发展(无论是哪方的责任)时:政府再来一次失控的台湾问题‘导向’,加上不负责任媒体的‘发挥’。那时;‘充分条件’就具备了。

因为;国内矛盾激化到一个临界点时;要想‘执政能力’还存在,就只能把内部‘温度’散发出去。尤其是;一旦选择了‘散热点’,温度开始快速传导时;就欲罢不能了。

《环球时报》引述中国社科院的民意调查显示;41%受访者表示支持对台湾动武,36%表示不支持动武,其余人未做表示。

这表明支持动武的人已经超过反对的人,并接近一半了。如果无论是政府,媒体,还是民众们,咱们再一起加把劲,忽悠一下。到时候我们动武就会‘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和呼声’了。

可是;打,打,打。打完了,痛快了,剩下了什么?哀鸿遍野?满目创痍?国际责难?经济倒退?心理变态?

打下后的台湾剩下了什么?一片废墟加上用血红眼睛直视我们的百姓?

不同于抵御外敌。这种无价值的内战是对两岸同胞生命及文明成果的漠视。柏扬在《中国人史纲》里有对我们民族内战惨像的描述:“……直到今天,我们好像还能听到那些儿童凄惨的哭声”,你们谁愿意看到同样惨象出现在今天。

对只知道强硬和喊‘打’的人,能先说清楚什么叫‘万不得已’吗?说白了,还是冷战思维在作怪。除了仇恨,对抗,恫吓,动武,我们脑袋里就没有别的智慧?中华民族不枉称世界上最聪明了的民族了?

像毛主席那样‘豪气’和‘霸气’的政治家,打美国都不带眨眼的,他怕过谁?他生前的时代;无论是军心,还是民心,比现在要铁一万倍。现在网上的‘愤青’,和五、六十年代及‘文革’时期国民的狂热相比,简直是‘小儿科’,‘幼儿科’。那时毛主席只要一声号令打台湾;全国总动员只需一天足矣。写血书,慷慨赴死的青、壮年,包括女性;几乎人人都是。那时的人们是没有经济成本和生命成本概念的。

可毛主席终究没有在生前用武力收回台湾。为什么?我们有多少人想过?

还有个要分清的概念;即‘动武’和‘武力统一’的差别。

在台湾‘出格’到一定程度时;我们也会有另一种‘动武’方式,即武力封锁台湾。天上飞的,水里游的,都给他挡回岛去,或挡在公海外。虽不对岛上放一枪一炮。但对一个岛国,这就是灭顶之灾。

可台湾经济大倒退,对大陆的影响会有多大呢?两岸的贸易,大陆的台资企业,都会发生什么连带效应?

更关键的是;这么一干,两岸的仇恨就算是永无可解了。

尤其是最后一个问题;你封锁几个月,封锁一年,台湾要投降了,便也罢了。但他们不降呢?即我们期望的内乱没有发生或不足以使其崩溃。我们怎么下台阶?是继续封锁?还是解放军登陆?

因为;‘不战而屈人之兵’并不是任何情况都灵。中国大陆被‘帝国主义’封锁了20多年。尽管曾饿死几千万人,大部分人不都还活着吗?最后结果不也是像许多人说的;‘最大的帝国主义’自己上门求和来了吗?

凡事总要利弊权衡;弊大于利的事情是没有人干的。弊无穷大,而丝毫无利并关系到国家、民族大事;谁干谁就是民族罪人。决策者是也,起哄者是也。

有人会说:武力统一我们也反对(中科院的民意调查有36%的人不支持动武),甚至武力封锁我们也不赞同。但军事威慑,给他们压力,还是必要地。那么我们来看看韩国是怎么做的。

南,北朝鲜分裂也半个世纪(比我们的分裂时间还多5年)多了。韩国(南朝鲜)是什么态度呢?每当国际上对北朝鲜压力过大(例如美国扬言或暗示动武)时,韩国政府还挺吃劲呢。反复说不能用恫吓手段甚至制裁手段对北朝鲜。是他们不急于统一?那韩国总统亲自到北朝鲜去拜访金正日是干什么去了?

是不是有人说韩国对北朝鲜军事上没有绝对优势?那加上美国呢?也打不过北朝鲜?

韩国人有个共识;战争手段绝不考虑。那样的统一,是民族灾难,而绝不是福音。对恫吓手段,也绝不考虑,那样会适得其反。而我们中国有这个共识的人却很有限。包括政府,民间,与韩国有很大差别。尽管想统一的愿望都是一样的。

因此;有些天真的人竟会以为军事威慑会使台湾放弃‘独立’。不见近10年来,我们买了多少俄罗斯的武器,10年来新式武器装备的研发、投入速度更是前所未有的惊人。但台湾却是越压越硬,越压越弹。并且也是在咬牙买武器。最近其‘行政院’就通过一个6108亿元新台币的天文数字军备采购预算案。大家应该知道;军备竞赛是个恶性循环的东西,能拖疲,拖垮一个国家或民族的。

因此目前两岸军备竞赛是一浪高过一浪。如果两岸的这些钱都用在经济、教育、科学等领域的发展。该是中华民族多大的幸事。

有一个道理;政府的言行会影响民众。反过来;民众的言行也会影响政府。如果全国人民都异口同声喊‘解放台湾’,你叫政府该怎么办?

中国人都知道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的良性循环道理。也知道你给我初一,我还你十五的恶性循环道理。

美国数学家纳什有一个被称为“纳什均衡”的理论(他为此获诺贝尔奖)。是近代博弈论的重要核心。也可以说是双赢思维的理论基础。这种理论不仅使市场理论被更新,并且被大量运用在政治、军事、外交、贸易、甚至人际交往上。

在理解双赢思维时,我们应注意‘纳什均衡’的‘均衡’二字。它的通俗解释是;在处理二种有利益冲突关系时,首先换位思考,站在对方的立场,设想他的利益和期值,然后再加入自己的,找出双方的利益均衡点。

这种思维的成立有个前提;就是双方都必须要换位思考,余下的问题只是那个均衡点的确定。

希望用双赢思维来解决两岸的对抗;也并不是最终目的。它只是建立一个合作的开端。最终目的应该是回到‘单赢’,但这个‘单赢’不是指哪一边,而是整个民族。

说到换位思考,大家想过一个问题没有;民进党能打倒国民党,陈水扁能当选总统,是什么原因?

想当年,国民党的统治如铁桶般,搞‘民主进步’及台独的民进党仅是个小‘地下’组织,被‘斩杀’的几乎绝迹,但‘余孽’仍在日本活动。但国民党仍派特工前往去‘灭’他的领导人。我的记忆中;实施任务的特工仅为一个老头,一个妇女。当时民进党的那个领导人在东京地铁等车,当列车呼啸进站时;那个妇女‘因抢车慌乱’丢了个香蕉皮,紧跟其后的老头‘也因慌乱’一脚踩上香蕉皮滑了一下,撞到民进党那人身上。该民进党人于是跌进路轨里(我估计那老特工是太极高手),瞬间成了冤魂。后来东京警视厅对这起谋杀案和杀手居然没有办法定罪;你总不能说香蕉皮是‘凶器’吧,总不能说一个老头踩上香蕉皮不让人家滑倒吧。这简直是世界特工史的第一经典暗杀教案。

打杀政治对手,的确是国民党独裁的需要。但这说明国民党是一直反台独的。即使是多年作为美国的‘走狗’,可一当美国有分化中国之意时;便立马从‘狗态’变为硬汉,从没有半点含糊。因此才有毛主席说的:“看来台湾还是在蒋介石手里好些”的感叹。

国民党几十年来一直叫嚣要‘反攻大陆’,‘统一祖国’。这倒使我们放心了。毛主席的话就是基于这个原因。我们不怕国民党惦记着‘反攻倒算’,而怕有一天国民党不提这个事情了。因为那意味着什么?

蒋经国生前在国民党‘中央常委会’上说:“坚决反对台独的分离意识。并期勉全体同志,贯彻到底。”因此他去世时我党总书记发表谈话说:“蒋经国先生坚持一个中国,反对台湾独立,主张国家统一,为两岸关系的缓和做出了努力。”

在我们政府眼里,民进党远不如国民党,陈水扁远不如蒋经国,甚至不如蒋介石。历史就是这么奇怪;国、共两党这么大的血海深仇,但却有如此之多的相通之处。而陈水扁这样的‘新生代’却如同陌路之人。
....

TOP

....
可国民党到底是怎么把政权丢了呢?而且落到了那个几乎被赶尽杀绝的民进党手里呢?这里简单说二个原因:

一是国民党虽然一直在向‘民主制度’演进,但部分民众‘误信’民进党的‘民主制度’更好。自愿吞下这剂‘民主毒药’。

二是两岸政治关系没有如同两岸经济关系同步发展,并且发生倒退和对抗。我们在国际上的政治封锁和军事威慑,使相当部分民众产生逆反,悲观情绪。这里面也有对我们社会制度偏见的思想基础。加上民进党,陈水扁的‘鼓惑’,使一些民众认为跟国民党没有出路。试图跟着民进党找出一种更有可能,更好的假想生存空间。

当然;这是国民党开放‘党禁’,行使‘民主’的后果。所以;一个专制政府放开‘民主’,等于自掘坟墓。功过只能让后人评述。

还有一些可以叫辅助原因的事情;例如陈水扁宣称要在今年3月24日举行“防卫性公投”,在2006年“催生新宪法”,2008年实施“台湾新宪法””。把矛头直接对准大陆。他有峙无恐的本钱是什么?决定“统/独”的‘公投制宪’,是陈水扁提出的。国、亲两党开始是反对,但随后竟然转为主动提出协商,让“公投法”尽早通过。为什么?这是他们发现民众的反应没有按国、亲两党想象的方向发展。避免被动而已这个例子很能说明台湾民众心态和陈水扁‘人气’的演变过程。

台湾人在‘出身’上分为‘本地’人和‘外省’人。陈水扁先拉拢‘本地’人,当左右不定的‘外省’人在看不到(说误解,错觉也好)希望后,部分人也在转向。

这些是否能让我们反思一些问题?
我们双方都应该不要提谁统一谁,谁收回谁,谁管辖谁。当我们沟通了台湾民众的民心时候,外人即使想帮助分裂也做不到。如果台湾民众自愿和大陆统一(不一定是我们想象的统一形式)的时候;美、日干预有什么由头?就连说三道四的根据都没有。难道最讲‘民主’的国家,却要从道义上剥夺台湾民众的民主选择权利吗?

我们大家也都十分关注美国(包括日本)在台湾统一问题的立场。

许多人都说美国一是希望台湾独立。二是当我们武力收复台湾时;美国一定会军事干预。

其实;这二种说法都不完全正确。

说美国希望台湾独立的人,是因为他们首先接受美国不愿意中国强大的这种说法。这种说法不能说是错误的,但不全面。美国从来不是像有些人认为的;全世界的其它国家越穷越好,自己就能搞霸权了。事实上;从他们自己的利益考虑;经济上其它国家都穷,它自己的经济也得崩溃。因为穷国饭都吃不饱,它的飞机,汽车,电脑卖给谁?从政治上讲;穷国更容易产生动乱,独裁,甚至恐怖主义。这对美国不是好事而是威胁,会给它带来很多麻烦。即使是它所痛恨的共产党国家,它也认为其经济发展了,不但对美国的经济有利,对它期望的‘和平演变’也有利。因为它认为‘民主’述求是在吃饱饭的前提下,尤其是出现大量‘中产阶级’时,‘民主 ’才会变得需要和迫切。

但美国对共产党国家及‘非民主’国家,在经济发展了的时候把大量的钱搞军备,是很警惕的。因为他们认为是潜在威胁。

正因为如此;两岸对抗,尤其是军事对抗,大陆的军备升级,对台湾是威胁,对美国就是好事?就不是威胁?

的确;美国卖给台湾一些淘汰的旧装备,发点小财。但美国更主要的是想让两岸军备悬殊不要过大,使大陆想动武时多少有些戒心。

说美国不愿意我们统一台湾,是因为它不愿意少一个‘民主模式’地区,从而使得政治上壮大一个‘非民主’国家。并且;‘统一’了的‘大中国’,军事潜力和军事胆略会更大,它是不愿意看到的。这是肯定的。

但它也不愿意台湾闹独立。因为会有战争的可能。给大陆口实,大陆急了真打了台湾,美国的那个‘民主模式’地区就保不住了。并且还会给美国带来很多其它麻烦。因此;美国是很希望台湾‘保持现状’,别无事生非。这也是真的。

说美国在我们武力收复台湾时一定会军事干预的人,也是对它的认识过于模式化了。

美国虽然一百个不愿意我们动武,但真到那一天;它是绝对不会用军事手段搅和进来。因为代价先不说(那等于全面战争了),而是它师出无名啊。为什么?是因为台湾不是一个独立国家(台湾自己说那不算)。别看当初北韩打南韩,北越打南越,美国都出兵了。但台湾和那二个例子差别大了去了。我们的百姓有很多不清楚的,美国自己可是清楚的很。别看它什么‘单边主义’,什么‘先发制人’。我们两岸的事情它可实在没有办法找到理由。

再则;想给中国玩真的,这样的国家世界上还没有。因为这根本不是打不打得赢的问题。越南战争;中国仅仅是给予越方物质援助,并派了部分工程兵和炮兵,就让‘头号帝国主义’背着5万多具尸体撤回去了。这就是远离本土到别国打仗的劣势。

对于中国,美国人有很清醒的认识。‘抗美援朝’,‘抗美援越’的记忆,对它来说是‘肚子疼自己知道’。对共产党;台湾人更有清醒的认识。当有台湾的年轻人认为大陆永远不可能真的动武时;一位‘国军’退役将军说:“你们太不了解他们了,不说你们没有和他们打过仗;在他们‘三年灾害’饿死那么多人时,陈毅元帅仍然说‘当了裤子也还要搞原子弹’。”

美国有时虚张声势,正是担心两岸开战。明眼人都知道怎么回事,包括其它国家。

日本在台湾问题上近一、二年来也跟着来劲。例如前几天美、日发表一个关于防务的联合声明、其中将台湾海峡纳入‘安保’范围。这是中国无法接受的。对美国,因为它是‘世界宪兵’,一贯搅和国际事物,人们至少有心理准备。但对日本;中国人就更不能容忍。

我想美国人的做法是没有办法的。它‘霸道’惯了,也有那个实力和二秆子劲。但日本如果还有一点清醒的话,奉劝它别来淌混水。如果说;美国和中国叫板;中国人会一跳三长高。那日本来和中国叫板;中国人则会一跳八长高。

但日本近来为什么这么跟我们中国来劲?要说原因;日本除了跟上述美国的想法近似,它还多一个‘台湾情结’。即台湾曾被它统治过半个世纪,后被中国收回。其中的酸楚尽可想象。

另外;日本认为如果中国过于‘霸道’了(指我们近年来的军备增长和对台湾的强硬),它比美国更受‘威胁’。道理很简单;它离我们太近,俗话说:首当其冲。再则,中、日间的仇恨可是比美国大得多。仇恨大了就有可能埋藏着复仇种子。

在不久前又听到那些‘军事专家’在放厥词;认为台湾是个‘岛链’,‘拿下’台湾后,就可以扩大‘防卫圈’和‘前进基地’。这使人不禁苦笑。这如同有人教唆安徽人去灭江苏人,而去获得海岸线和‘出海口’一般的荒唐。

我们民族越是内讧,我们的‘防卫圈’就越小。如果真的靠打台湾而获得‘防卫圈’,且不说我们自己两败俱伤,不知道多久才能缓过劲来。就是周遍国家和世界大国也会对我们增加十倍以上的政治防范及军事防范。那么到底是扩大,还是压缩了防卫空间?读者自己去判断。

是该反思我们整个民族‘防卫’问题的时候了。

1945年日本投降后,我们民族就开始陷入内战。内战结束后,我们又打了四场半(中苏算半场)外部战争。并且两岸也一直处于战争状态,使得双方都无暇顾及其它问题。等到当时的南越占了西沙的岛屿后,大陆才只得派兵去收复。在西沙海战期间,台湾是极为关注的。他们不仅是在精神上同我们完全站在一起,并在我海军的通行上给予方便,使得我们的增援舰艇能快速赶往火线。

再后来;南沙的形式使得我们又不得不派兵守卫。而先于我们守在那里的台湾守军,更是同我们大陆的官兵情同手足。双方相互支援谈水,蔬菜等。

仅说他们在较困难的环境下,替中国守住南沙最大的岛屿(太平岛),并一守就是50年这一点;我们是应该感谢的。至少应该感谢这些台湾守军的弟兄们。

说这些故事,是想让同胞们都想一想;我们有什么理由相互争斗,甚至残杀?这60年来我们做了多少让祖宗痛心的事情?还不够吗?还要闹下去吗?

大陆改革开放仅仅20余年,就取得令世界仰看的巨大经济成就。如果再加上台湾的经济实力,两岸在政治上,军事上都能坐在一条板凳上,即使没有我们旧概念中的统一形式,世人谁敢藐视?

实力,是一种无形的巨大威慑。无须张扬就能使得国泰民安。在两岸携手的情况下;我们也不搞大国沙文主义,也不搞霸权。仅仅是并肩站在那里,看有谁敢招呼都不打;就在南海挖矿,东海钻油?

20年取得的经济成就,是我们民族巨大创造力的展现。可千百年来我们同时向世人展示过内耗。一个能保持创造力,而逐步改掉内耗恶习的民族,前途是无可估量的。

如果我们两岸都有诚意,就没有解决不了的历史遗留问题。

这个诚意,不是文字游戏‘诚意’。而是把整个中华民族的利益置于两岸任何一方利益之上,经得住历史验证和后人评述的诚意。这就是本文要呼吁的核心理念。更应该是两岸领导人应具有的共同理念。

至此;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两岸理想的统一方式,不是暂时无法实现的‘和平’统一,更不是武力统一。

应该是‘自然统一’。

自然统一;绝不是双方坐等,等它一百年。而是两岸都在发展经济,社会进步,民主进程上多下工夫。在此期间;能有多大合作可能,就尽力作好。

例如因台湾在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没有使、领馆,当海外台胞每每遇到困难时;都是到当地中国使、领馆求助。而每当此时;我们的使、领馆人员都是尽最大可能去帮助他(她)们。比如在非洲国家政变,中东国家打仗时,都是我们的海外使、领馆及时解救。我在电视里看到那些被解救回来的台胞流着泪说:“还是祖国好啊” 的时候,自己的眼泪也情不自禁。

大家都相互主动去做这样的事情;祖国统一就会早日到来。反之;多骂对方一句,尤其是多喊一句‘武力统一’,我们使、领馆人员所做善事的价值就少一分。

再比如台湾要求加入世界卫生组织,我们就一直阻挠。这使台湾民众非常反感。我想;在国际体育比赛时可以容许他们以‘中国台北’名义参加,为什么世界卫生组织的会议不能让他们以同样名义参加?

只要我们心平气和,就能做很多利于统一,利于民族的事情。

例如我说两岸的海军可以共同游弋南沙,巡防东海。有人相信吗?

事实上只要我们宣布对台湾放弃武力统一,这立即就可能成为现实,就这么简单。至于国际体育比赛联合组队这样的事情,不是更容易吗?还有‘三通’问题;想过为什么台湾迟迟不敢接受?等你不再说要打它的时候,它的戒心不就没有了吗?否则接受‘三通’在台湾看来;不简直是他们自己为我们进攻前做‘三通一平’准备吗?

如果我们在新闻联播中看到两岸海军并驾齐驱的画面,该会让多少人激动?即使‘愤青’们也会饱含热泪的。

统一防卫,当下不就是一种极具意义的统一形式吗?事实上在南沙;两岸军队已经统一防卫10余年了。可你们有谁愿意看到某一天在南沙他们自己打起来?而乐坏了旁人?

统一是可以一步一步的走,并且一个阶段一个阶段地分期实现。这就是‘自然统一’的实质。

说到我们民众们对台湾当前领导人的顾虑问题;仅想告诉大家不要把陈水扁等人太当回事;只要我们首先做出姿态,台湾民众,政界,甚至军队的反响会超出几乎所有人的想象。到那时;陈水扁等人稍有不顺民意之举,下台则是一天之内的事情。我们一定要明白这个道理。

主动示好,收回一些不利于统一的声明和言论;无论政府还是民众,无论是两岸的哪一边,都会有些痛苦和失面子。但再大的痛苦和面子,也大不过民族利益,大不过世界和平发展潮流。

TOP

阿扁胡引老蔣話 蔣孝嚴要告他
http://www.takungpao.com/news/07/10/12/TM-807934.htm
2007-10-12

【大公網訊】蔣家後代、中國國民黨籍立委蔣孝嚴今天批評,陳水扁心里沒有「中華民國」,又不敢直接說「中華民國」已滅亡,錯引蔣介石說「中華民國已經覆亡」,卑劣地扭曲蔣介石的話,是「沒膽還要當流氓」,他對陳水扁保留一切法律追訴權。

據中央社台北12日電,陳水扁昨天表示,消滅「中華民國」的不是民進黨,而是中國共產黨,蔣介石復行視事時曾經說過「中華民國隨著大陸的淪陷已經覆亡了,我們都是亡國之民」,這是蔣介石說的一段話,大家不要忘記,請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馬英九到國民黨黨史館、「國史館」好好查這段歷史文獻。

蔣孝嚴(台北市)上午在國民黨「立法院」黨團召開記者會說,陳水扁信口雌黃、扭曲歷史,不敢直說「中華民國」已經滅亡,卑劣地扭曲為蔣介石說「中華民國已經覆亡」,陳水扁可說是「沒膽還要當流氓」。

蔣孝嚴表示,若陳水扁有任何毀謗之意,他保留一切法律追訴權。

蔣孝嚴引蔣介石於1950年3月13日在革命實踐研究院講稿指出,蔣介石第三次復職的使命和目的就是「恢復中華民國、消滅共產國際」;之所以要恢復「中華民國」,是因為蔣介石說「我們的中華民國到去年年終,就隨大陸淪陷,而幾乎已等於滅亡了!我們今天都已成了亡國之民,而還不自覺,豈不可痛」。

蔣孝嚴表示,蔣介石說的是「中華民國」「幾乎」已等於滅亡,不是已經滅亡,其目的是警惕大家痛定思痛,拿回淪陷的地區。因此,他質疑陳水扁,究竟蔣介石什麼時候說「中華民國」「已經」覆亡?他對陳水扁提出強烈抗議。

國民黨黨史館主任邵銘煌與會指出,蔣介石在1950年3月1日復行視事,3月13日在革命實踐研究院演講,意即蔣介石當時的身分是「中華民國總統」,怎麼可能說「中華民國」已經覆亡,「這在邏輯上是講不通的」。

邵銘煌說,陳水扁籲馬英九到黨史館,「馬主席已經來過了」;倒是「總統府」與黨史館咫尺之隔,陳水扁卻從沒來過黨史館好好參考蔣介石當時的演講文獻。

邵銘煌認為,政治語言不是歷史事實,陳水扁不看原始文獻,老是斷章取義,扭曲蔣介石意旨,有損身為「國家元首」的人格。

TOP

陳水扁:一中原則是投降協議
http://news.bbc.co.uk/chinese/tr ... 7046400/7046475.stm

陳水扁說台灣人不是中國人,台灣人民不是中國人民。
就中共總書記胡錦濤呼籲簽署兩岸和平協議,台灣總統陳水扁說“一中原則”的框架下簽署的協定不是和平協議,而是投降協議。

陳水扁星期二(16日)表示,若在“一中原則”的框架下,就不是和平協議,而是投降協議。

他強調兩岸簽署協議的三項條件是:放棄“一中原則”、廢除反分裂國家法、撤除對台灣有針對性的東南沿海900多枚飛彈的軍事部署。

胡錦濤星期一(15日)在中共十七大開幕式的政治報告中說:“在一個中國原則的基礎上,協商正式退出兩岸敵對狀態,達成和平協議,構建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框架集,開創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新局面。”

陳水扁又說:“台灣人不是中國人,台灣人民不是中國人民。”
  
新聞評論:兩岸和平協議的可行性?  
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馬英九則認為,胡錦濤呼籲簽署兩岸和平協議的提法和過去相比,“不能說不是一個進步”。

台灣行政院長張俊雄說,一個中國的前提呼籲兩岸簽署和平協議,令人感到非常遺憾。

張俊雄表示,陳水扁在5年前就曾經提到建構兩岸和平穩定發展的關係,現在胡錦濤提出兩岸和平主張,卻仍強調一個中國的前提,令人感到相當遺憾。

台灣陸委會星期一(15日)晚間發表的一份聲明說,台灣主權由2300萬人民擁有,台灣的未來應由台灣人民自行決定。

民進黨國際事務部主任賴怡忠則發表新聞稿說,民進黨從未拒絕與中國對話,但北京政府要求台灣接受“一個中國”,否則不願與台灣談判,才是兩岸至今無法談判的主因。

TOP

台灣有能力發展核武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7/new/oct/20/today-fo1-5.htm
記者許紹軒/特稿

台灣過去發展核武的「新竹計畫」,是在美國默許下誕生,一九六八年這個計畫正式展開,冷戰時期台灣中科院能夠研發到幾乎成功的程度,美國的角色非常吃重。但一九八八年中央情報局策動中科院核研所副所長張憲義叛逃,導致核武計畫胎死腹中。

至於現階段台灣發展核武能力如何?國際軍事專家一般把台灣列為「有能力發展」,日本則是「有能力製造」,美俄中英法等則是核武俱樂部成員。

美國華府智庫布魯金斯研究所在出版的「核武臨界點」書中提到,台灣現儲有低於兩公斤的鈽以及低於兩噸的鈾料。

要多少時間可製出第一枚核彈有兩種說法,一種是台灣只需三到四個月就能夠將核武級材料「武器化」,並可在一年內重建鈽的再處理工廠。

另一說法則完全不同,認為台灣因終止核武計畫已久,須經八到十年全力發展才成。

台灣政府對於核武能力的說法,一向是不承認也不否認,但強調不會製造儲備核彈。

「新竹計畫」從培養台灣核能專家,到從加拿大半官方公司採購核子反應爐、爐心核燃料到重水,都是美國安排第三國出售,甚至分離萃取純化鈽的測試樣品都是美國所提供。美國意圖透過讓台灣有能力研製核武、卻不擁有核彈來嚇阻中國不要輕舉妄動。

美國中央情報局曾評估,台灣一九七九年應已製出首枚核彈,張憲義叛逃時台灣已有八十四公斤核武級鈽二三九;後來美國主導關閉中科院核研所反應爐,並用水泥封閉可分離核武級鈽的熱室,卻又不讓台灣解散核研所,並保有核武製作藍圖。

TOP

台灣行政院長張俊雄否認台灣發展核武
http://www.rfa.org/cantonese/xin ... _military/?simple=1

2007.10.19
在台灣國民黨立委在立法院質詢時﹐指總統陳水扁已下令製造核彈﹐行政院長張俊雄說台灣不會發展核武﹐國防部長李天羽指相關武器尚未成熟。

國民黨立法委員蘇起,週五在立法院質詢時表示,他接獲來自民進黨的消息,指陳水扁已經下令中山科學院,研製核子彈,作為和北京對抗的籌碼。蘇起說:有一位民進黨重量級的委員提到說,陳水扁最近下令中山科學院做核子武器。

行政院長張俊雄馬上表示,台灣不可能發展核子武器。不過,蘇起又提出更具體的例子。蘇起說:國安會(國家安全會議)偷偷的邀請了某核子大國的前國防部長來過台灣,不但是前國防部長,而且還有該國的一些重要的科學家。

張俊雄於是再次重申,台灣絕對不會發展核子武器。張俊雄說:“我想,台灣絕對不生產、也不發展、也不取得、也不使用核生化武器。”

蘇起指,有消息告訴他,陳水扁為了要使核彈能射到大陸,特別發展了射程超過一千公里的雄二E型巡航導彈,以便核彈能射到上海、香港和三峽水壩。國防部長李天羽表示,雄二E巡航導彈仍在發展階段。李天羽說:雄二E﹐尚未成熟,也絕對不是攻擊性的武器。

張俊雄補充說,中國大陸有988枚飛彈瞄準台灣,他們發展武器,是以自我防衛作為最大目標。張俊雄表示,美國、日本、東南亞、歐洲對台灣若有疑慮,外交部門會儘量溝通。

TOP

台灣要發展核武? 立委曝扁下令中科院研發
http://www.singtaonet.com:82/hk_ ... 0071019_639178.html

星島環球網 www.singtaonet.com
【星島網訊】台灣要發展核武器了嗎?國民党立委蘇起19日在立法院曝料,表示收到來自民進党內部的可靠消息顯示,臺軍發展射程1000公里,可以打到上海、香港的“雄二E”導彈,甚至還要發展核武器,其實是要保障陳水扁全家獲得美國秘密政治庇護的“保扁彈”,陳水扁還曾下令中科院研發核武器,同時國安會也邀請某核武器大國的前國防部長以及科學人員來臺。對此,行政院長張俊雄和國防部長李天羽都強力否認。

    綜合台灣媒體消息,立法院19日進行施政總質詢,蘇起說,他之前陪同國民党副總統提名人蕭萬長赴美訪問,美國人相當關心台灣入聯及國防部生產攻擊型“雄二E”導彈議題。他說,今年2月2日“雄二E”試射成功,目前約有四至六枚,若按照製造時程,到明年3月底應該會有14到16枚導彈“捏在阿扁手上”。

  蘇起說,美、日、東南亞、歐洲等國家現在對台灣都不在乎,只在意明年大選結果,但台灣的問題是“有個不正常的總統”。他說,國安會、國安局內部有人“大嘴巴”說陳水扁要發展核武器,這點也聽民進党某位重量級、與官邸關係良好的立委說過,因此他擔心,公投入聯是聲東,“雄二E”是擊西。因為陳水扁已經不在乎民進党、謝長廷的輸贏,只要全身而退。

  蘇起預測,陳水扁有可能在總統大選前以某種方式宣佈“台獨”,引起美國與大陸的緊張,然後宣佈戒嚴,再私下與美國秘密協議“政治庇護”,然後帶著錢和家人去美國養老。他說,公投是舊戲碼,用導彈聲東擊西才是重點。

  那麼,台灣真的要發展核武器了嗎?蘇起表示,“有一位民進党重量級委員提到說,陳水扁最近下令中科院,開始做核武器。”

    面對蘇起的質詢,行政院長張俊雄響應表示,“台灣沒有發展核武器的想法跟做法。”雖然張俊雄強烈否認,但是蘇起還有內幕要繼續說。蘇起指出:“國安會偷偷邀請某核大國的前國防部長來台灣,而且不但是前國防部長,甚至於該國重要的(核)這方面的科學家。”對此,行政院長張俊雄強調,“我想台灣絕對不生產、不發展、不取得、不使用核武器。”

    國防部長李天羽則響應指出:“雄二E還是在一個算是尚未成熟的階段,而且絕對不是攻擊性武器。”至於核武器的狀況,李天羽說,自從1988年中科院“發生不愉快事情後”,台灣幾乎沒有核設備。

TOP

蘇起:扁聲東擊西 偷偷發展核武
http://udn.com/NEWS/NATIONAL/NAT1/4061835.shtml

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馬英九核心幕僚、立委蘇起昨天在立法院總質詢時語出驚人表示,明年三月,台灣將至少擁有十二至十四枚可攜帶核彈的雄二E飛彈,上海、南京、武昌、廣州、香港都在射程範圍。

在行政院長張俊雄、國防部等極力否認後,蘇起說,張俊雄可以否認,但他還是認為,台灣發展核武的可能性很高。雖然沒有任何情資,全憑推理,但根據他對國際事務的觀察與瞭解,「推理到最後就是這個唯一結論」。

蘇起說,一位民進黨重量級立委、也是中執委且與官邸關係良好的同仁,日前跟另兩位民進黨立委,親口告訴他說:「阿扁已經下令中科院製作核武。」這位重量級委員跟他講完這句話後,又補一句說:「我也覺得扁這樣做不妥,但阿扁已經下令了。」

他指出,陳水扁目前正在導演一齣「聲東擊西」的戲碼,「東」是公投,舊戲;「西」是雄二E飛彈,是新戲,才是主戲。他是根據幾個跡象及訊息,推理出「不正常的總統」陳水扁正逐步將台灣變成北韓。

他說的跡象包括:一,民進黨立委跟他的談話是最重要的「關鍵」,陳水扁已經偷偷發展核武。二,有一位嘴巴很大的國安官員不慎洩漏,台灣日前邀請一位核子大國的前國防部長及科學家秘密訪台。

第三,今年二月二日,陳總統參加前親民黨立委顧崇廉的公祭後,立刻跟前國防部長李傑會合,一同前往九鵬視查雄二E飛彈試射,這次試射順利成功。

第四、日本對台灣的情報蒐集是全世界最「準」的國家,台灣要在國慶日展示雄二E飛彈,日本政府立刻跳出來表示反對。日本在台灣推動入聯一直保持沈默,但陳總統要展示雄二E飛彈,日本馬上表明反對,耐人尋味。

第五,十七日立法院國防委員會召開國防預算秘密會議,國防部副部長柯承亨從來不為國防預算講話,但當天柯為雄二E飛彈,講了很多話,這裡面有很大的政治意涵。

蘇起表示,陳總統要製作雄二E飛彈的主要目的,是做為跟美國秘密談判的籌碼,換取阿扁及全家人的政治庇護,如果美國不願意,中共又採取強硬手段,陳水扁會宣布戒嚴,甚至玉石俱焚。

TOP

台灣入聯公投 81%日人支持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7/new/oct/27/today-p5.htm

〔記者王貝林/台北報導〕根據行政院新聞局委託日本知名民調公司「中央調查社」針對台灣入聯案所做的民調,結果顯示,七成四的日本受訪民眾認為台灣應在聯合國擁有席位,另有八成一的日本民眾支持台灣用公投決定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

調查並顯示,高達八成九的日本民眾認為,日本在聯合國應尊重每個國家的民主決定;對中國反對台灣入聯,六成四的日本民眾認為日本政府應表達對台灣入聯的支持。

這項調查結果與新聞局九月間委託美國知名「佐格比國際公司」(Zogby International)在美國的調查結果相近。之前所做美國的民調顯示,六成一美國民眾認為美國政府應支持台灣推動入聯的訴求;如果台灣人民通過加入聯合國的公投,更有高達七成的美國民眾認為美國不應反對;另對中國打壓台灣入聯申請,也有五成二表示美國應出面反對。

這次日本民調中,在台日關係上,有一成六日本受訪者表示曾經訪台,六成二日人認為台日關係密切,六成一認為台灣經濟高度發展,七成一認為台灣是民主國家,另有七成認為與台灣發展經貿關係,有助於日本經濟發展。

這項調查是由日本「中央調查社」於十月十二日至十四日間,以隨機取樣方式抽選日本北海道、東北、關東、東京都、北陸東海、近畿、四國、九州等地之一千名二十歲以上成年民眾進行電話調查;「中央調查社」是日本第二大通訊社「時事通訊社」的關係企業,在日本甚具知名度與權威性。

84位歐洲議會議員挺台

〔中央社布魯塞爾二十五日電〕歐洲議會八十四位跨黨派議員發表共同聲明,表達支持台灣加入聯合國的立場。

在法國史特拉斯堡參加歐洲議會全會的議員指出,做為主權國家的台灣,從未受中華人民共和國統治,並為一實現法治及人權普及的完全民主國家,因此,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指稱台灣為中國的一部分,明顯錯誤及不公。

駐歐盟兼駐比利時代表高英茂表示,這項聲明開宗明義指出台灣為民主的主權國家的連署案,具有高度政治意涵,鑑於入聯案為政府重大政策,駐歐盟代表處將持續加溫下一階段連署,以期在歐洲議會獲得更多回響。


公投護台灣一○二八全國連署日當天,「長昌配」將在西門町踩街,發放四款入聯公仔紀念磁鐵,送給參與連署的民眾。(記者張嘉明攝)

[ 本帖最後由 WongManTaks 於 2007-10-27 18:00 編輯 ]

TOP

吳釗燮:美「一個中國」原則很彈性
http://udn.com/NEWS/NATIONAL/NAT1/4071719.shtml
【中央社╱舊金山二十六日專電】 2007.10.27 12:58 pm
   
駐美代表吳釗燮今天在加州史丹佛大學的一場演講中表示,中國用「一個中國」原則在國際社會給台灣設陷阱。他說,在美中台三邊關係上美國是遵從一個中國原則,不過什麼是一個中國全看美國的解釋,絕對不是用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為基礎

吳釗燮應史丹佛大學民主發展與法治中心之邀,以「台灣與新的美國戰略環境」為題發表演講,廣泛從台灣的戰略安全地位、經濟力和民主政治等分析台美關係,並前瞻中國勢力升起將導致台美關係的複雜。

在開放答問時間,吳釗燮回應並駁斥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所提和平協定的高調。他說胡錦濤本月十五日在北京的中共第十七次黨代表大會開幕演說中,總共用了六十一次的「民主」字眼,並提議在「一個中國」原則下進行台海談判。

吳釗燮強調「一個中國」是中國給台灣設的陷阱,用「一個中國」原則擋住台灣的國際去路。

他說,不了解「一個中國」原則的人會以為美國的「一個中國」和中國是一樣的,那就錯了。

他說,美國是遵從一個中國原則,但是什麼是一個中國,全看美國的解釋。就他理解,美國處理中國和台灣的方式非常有彈性,絕對不是用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為基礎。

吳釗燮在接受媒體訪問時,以「父子、夫妻、兄弟」的關係為例,說明現今的台美關係,有意見不同的時候,不過不會因此影響到彼此的關係。雖然在台灣加入聯合國的議題上和美方有歧見,但是他說彼此的關係並沒有遞減,雙方仍是好朋友。

這是吳釗燮在今年四月上任駐美代表之後,第一次到史丹佛大學演說,民主發展與法治中心副主任、胡佛研究所研究員麥克法爾引言,座中有多位熟悉美中台關係的專家學者。駐舊金山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處長廖偉平率代表處多位同仁出席。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