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尋釁滋事罪 disorderly behavior

尋釁滋事罪 disorderly behavior

雲南網絡名人被控滋事罪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china_world/20140420/00178_017.html

秦火火誹謗及尋釁滋事罪被判囚3年
http://www.bbc.co.uk/zhongwen/trad/china/2014/04/140417_qinhuohuo_china_court.shtml

[ 本帖最後由 后太禧慈 於 2018-9-4 22:31 編輯 ]
UncleFat

TOP

京批歐美侵犯華司法權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china_world/20150326/00178_012.html

美國、歐盟及人權組織近日呼籲當局釋放五名女權人士。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昨在例行記者會上指,批評者侵犯中國司法主權,無權要求中國放人。事緣十名女權人士原計劃於婦女節當日,在北京、廣州等地公共交通工具上張貼「制止性騷擾」標語引關注,結果本月六日被公安帶走,後有五人獲釋,另五人則被指觸犯「尋釁滋事罪」而遭刑拘。
Karl Heinrich Marx 卡爾·海因裏希·馬克思
馬克思主義
http://www.forum4hk.com/viewthread.php?tid=7632

TOP

講六四真相 史庭福被控尋釁受審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international/daily/article/20180210/20301014

江蘇南京一連兩日開庭審訊兩宗涉政治案件,包括六四異見人士史庭福(圖)在六四紀念日街上宣講六四,被控「尋釁滋事」罪;及異見人士孫林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案。令這個昔日民國首都一下成為海外輿論關注焦點。

前解放軍另涉煽顛案
前日上午9時,史庭福因演講六四真相被控尋釁滋事案在雨花台法院開審,法院周邊警察與便衣密佈,約有40多位民眾要求旁聽,全部被帶離。身患嚴重哮喘的史當庭否定當局指控,表示宣講六四歷史真相沒錯;庭審僅兩小時結束,沒有當庭宣判。昨日,開審孫林煽顛案,南京市中級法院周邊維穩氣氛更緊張。內地眾多聲援人士被各地國保截住,但還是有10多位民眾不懼威脅,到法院要求旁聽被拒,隨後被公安帶走。庭審沒有公開,亦沒有當庭宣判。

63歲的孫林父親是老紅軍,曾任南京軍區高官;孫年輕時曾是解放軍特種兵,好打抱不平,自2006年開始以公民記者身份公開採訪、報道維權事件。2007年被以非法持有槍枝罪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並罰判監4年。2011年獲釋。出獄後,孫林一如既往,在網上發佈政論文章,曾在南京某社區黨員大會喊「打倒共產黨」。2016年11月被警方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拘,繼後以涉煽顛罪起訴。日前舉行庭前會上,孫指在被羈押期間曾被公安強行吃白色藥片,但他拒絕。
300B

TOP

把椅子往後拉也有罪! 中國女子涉嫌諷刺習近平被捕
http://news.ltn.com.tw/news/world/breakingnews/2355099
300B

TOP

EL34

TOP

你的小孩可能危害國家安全!」中國政府不讓維權律師為家人辦護照,竟搬出這種理由
http://www.storm.mg/article/460345
「709大抓捕」事件三周年,王全璋仍杳無音訊,數人在牢獄之中。 其餘大部分被捕者已被有條件釋放,但事情並未結束。最近一年,當局掀起第二波整頓行動。

據統計最近8個月以來,最少17名維權律師、3家律師事務所被注銷執照。《德國之聲》專訪了其中2位。

北京維權律師謝燕益是「709大抓捕」中被捕者之一,他2015年7月起被關押一年半後獲准保釋,直到今年初正式解除保釋。 雖然刑事案子結束,但卻不代表真正的「回復自由身」。

孩子危害國家安全?
跟大部分維權律師一樣,回家後在24小時監控下生活。 但讓他覺得更荒唐的是,家中三個2歲到13歲的小孩今年被拒絕辦理護照,理由是孩子們「危害國家安全」,換言之出入境也受限制。

2015年被捕後,經歷了18個月與世隔絕的拘禁日子。 他說在獲釋前兩個月,有關方面曾經提出各式各樣的條件,包括協助他繼續執業、找律師所,甚至經濟上的補償,都被他一一回絕。 或許眼前的種種難關並非必然,但謝燕益與太太都選擇了走一條不容易的路。 「我本來就是依法執業,只是他們把我們律師當作假想敵。 官方要管控律師,律師必須為政治大局、一黨專制服務,為政府權力效勞,如果配合就會給你好飯吃。 」

隨著被捕律師陸續獲釋,整頓行動由刑事措施轉為行政手段。

「律師是學法懂法的,他們其實抓不出甚麼違法的把柄。 刑事手段的道義成本太高,國際影響和政治代價太大,所以採取綜合手段,吊照、停業等行政處罰。 由國保、公安、行政、司法甚至居委會,各級公權組織齊發共管,綜合地對付你。 」

代理案件被驅逐出庭
今年5月,謝燕益接到北京律師協會通知舉行聽證會,立案調查他代理一宗法輪功案件時涉嫌違規。 這個調查是由司法局責成律師協會進行,而投訴人則是處理該案的銀川市法院和檢察署。 「他們指我在法庭上不聽從法官指揮,所謂的擾亂法庭秩序,把我驅逐出法庭,其實就是剝奪辯護權利。」

在他看來,這些原因不過是個藉口:「官方一方面報復我,別的律師釋放後都比較低調,不怎麼代理案件。但我既做案子,又寫了兩篇文章。 」他後來代理了另一宗外籍華人的法輪功案,以及向習近平發表公開信,呼籲釋放政治犯和發展民主。 當然,也惹來當局不滿:「國保多少次找我約談,說這個可以成為再抓我的原因了,要我謹言慎行,不要介入案件,不要接觸使館和媒體。 」

吊照解約 同事成人質
目前律師協會的調查結果尚未出爐,但在司法局的網頁上,謝燕益的執業狀態卻已顯示為「注銷」。 幾乎在同一時段,他所屬的律師事務所也在壓力下提出解約。

「律師所裡二、三十個律師全部無法通過年度審核繼續執業,司法局和律協把他們當作逼迫我就範的條件。 他們不會跟律師所明示怎麼做,就是威脅說『謝燕益的問題還未解決』。 」

雖然他不同意,但最終律師所仍然單方面解除合同。 而中國司法局規定,任何律師6個月內沒有事務所聘用,執照就會自動吊銷。 「律師所主任也是我朋友,他無奈地說:『我們也是為了過關。』政府用違法侵權的行政手段施壓,但大家都沒辦法,大家都要吃飯。 」「沒政治權利一切權利皆無保障」

「每一次打壓反而成為戰鬥意志的洗體,大家意志更堅定、更成熟。」

「我們更多地思考律師的獨立性—律師絕不是行政權力的附庸,不該由行政機關管理。 而是必須擁有獨立的法律地位,才能稱為真正意義上的律師。 否則他只不過是專制體制的陪襯,不可能真正維護人權、推進法治。 」

三年過去,他認為709事件依然是現在進行式。 不過種種經歷,反而令他認清人權律師更大的使命。

「709事件把大家打醒了,才知道依法治國是專制的招牌,把律師塑造為專制的粉飾工具。 如果僅僅通過個案,在經濟利益、人身自由、信仰等去維權,這條路基本上堵死了。 我們應該思考的是,沒有政治權利,一切權利都沒有保障。 所以要爭取政治權利,其實這也是憲法賦予的。 」

辯護人也不倖免
被迫失去執業資格的,不只709被捕者,還有他們的辯護律師。

文東海是709首批搜捕對象—王宇的代表律師,5月遭湖南司法當局吊銷執照,罪證是他代理法輪功案件的辯護詞。 「他把我在法庭上發表的言論作為懲罰依據,我不認為自己錯,在這環境下被吊照也是可預料的,實際是政治清算。 」

除了他以外,代表王全璋的余文生、代表周世峰的楊金柱等,一個個辯護人都被注銷執照,前者更控以顛覆國家政權罪正在收押。

文東海投身法律界前曾任公安,也是中共黨員,本月初決定退黨。 在709案以前,他並不為外界所熟悉, 走上維權前線原本亦不在計劃之內。「我比較敬佩的同行都被『莫須有』地抓進去,我不站出來辯護,那我還是律師嗎? 我絕對無法面對這職業。 」

政府與律師雙輸
他認為,當局轉為以行政手段整頓辯護律師,是要把第二梯隊撲滅於萌芽階段。 「方式不同但目的一樣,還是要把整個律師界抗爭的勢頭打壓下去,讓每個律師都在可控範圍內。 」

政府強勢看似目的達到了,但文東海認為針對律師並不明智,最終只會雙輸。

「社會有多事情積累後,總有爆發的時候,人權律師起了疏導作用,令這種爆發有一定秩序。 但現在把這些律師全部排擠到機制外,一旦爆發較嚴重的事件,他們想控制局面可能更難,會導致更極端的反彈。 」

吊銷執照大大打擊一家五口的生計,他還是說﹕「作為律師受這些影響, 如果社會有改善,走向真正文明的道路,我覺得還是值得。 」可是他感慨﹕「我個人覺得看不到希望,因為當局還是死抱著初衷不放,對中國社會帶來很大災難,這場災難很難看到結束的時候。 」

「我不後悔」
十年律師生涯就此被結束,重來一遍還會做同樣選擇嗎?

文東海很直白﹕「可能會權衡利弊多一點考慮,人其實並不如想像般堅強,但是我不後悔,這幾年所做的事對我來說是一筆財富。 」雖然無法上庭為弱勢群體辯護,他希望日後能開設法律服務公司,繼續貢獻所有。

「發自內心喜歡的還是律師職業,可能會有一段困難時期,但過去就過去了,吊照就當作經歷吧,可能我的性格不太喜歡內疚。 」語畢,他笑了笑。
EL34

TOP

江西男發微信「美國打來願做漢奸」 被指「尋釁滋事」拘6日
https://www.hk01.com/%E5%8D%B3%E6%99%82%E4%B8%AD%E5%9C%8B/210836/%E6%B1%9F%E8%A5%BF%E7%94%B7%E7%99%BC%E5%BE%AE%E4%BF%A1-%E7%BE%8E%E5%9C%8B%E6%89%93%E4%BE%86%E9%A1%98%E5%81%9A%E6%BC%A2%E5%A5%B8-%E8%A2%AB%E6%8C%87-%E5%B0%8B%E9%87%81%E6%BB%8B%E4%BA%8B-%E6%8B%986%E6%97%A5

中國進入互聯網「嚴打」時代,網民發言若有不慎,輕者封號,重則拘留。日前,江西省撫州市一網民在微信群稱當地幹部「死了好」,又稱「美國打過來,我願做漢奸」,被指「尋釁滋事」,被拘留6日。



7月6日下午,撫州市東鄉區黎圩鎮幹部饒付賢在抗洪搶險工作中殉職。一男子樂某看見此一新聞後稱「死了好」,並表示「美國打來,我願做漢奸」。

警方之後將樂某逮捕,並指樂某在網上「惡意發表侮辱性言論」,「涉嫌尋釁滋事」,依法將其行政拘留6日。

今年初開始,微信、QQ等聊天平台已被全面控制。此前,南昌一網民因為在一條警察被刺的微博下發言表示要「點個讚」,被警方逮捕,拘留10日。

兩個月前,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賀衛方的個人微信公眾號遭到封殺。有Twitter轉發賀衛方當時的「告別」留言稱,「今天,我只運行了三天的二世公眾號又被滅了,表達強烈抗議的同時,我決定不再開新號了。新浪微博被禁言,博客也不許更新,如此溫和的公號居然慘遭不測,這就是所謂的自信!割斷天下所有公雞的喉嚨,天還是要亮的」。

賀衛方是中國著名自由派知識份子。他已放棄的新浪微博仍有近200萬粉絲。
KT88

TOP

KT88

TOP

路人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