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 1234
發新話題
打印

《一國兩制在港實踐》白皮書發佈(全文) One Country Two System

羅哲斯:世界須正視中共政治欺壓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71014/20182664

林鄭:不排除拒絕彭定康入境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71014/20182669
Anonymous

TOP

楊岳橋:外交事務與出入境政策應有非常清楚界線
https://hk.news.yahoo.com/%E6%A5%8A%E5%B2%B3%E6%A9%8B-%E5%A4%96%E4%BA%A4%E4%BA%8B%E5%8B%99%E8%88%87%E5%87%BA%E5%85%A5%E5%A2%83%E6%94%BF%E7%AD%96%E6%87%89%E6%9C%89%E9%9D%9E%E5%B8%B8%E6%B8%85%E6%A5%9A%E7%95%8C%E7%B7%9A-085729601.html

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副主席羅哲斯早前被拒入境本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表示,出入境政策屬本港高度自治範圍內,並非由中央政府管轄,不過如果涉及外交,就是中央政府事務。

公民黨黨魁楊岳橋認為,外交事務與出入境政策應該有非常清楚的界線,若果涉事人並非有公職或外交身分來港,而是純屬私人活動,他並不明白為何會被劃分為外交事務。楊岳橋擔心,事件會向外間發放錯誤訊息,是否外國人都不能關心香港事務。

同屬公民黨的法律界立法會議員郭榮鏗表示,香港經常與外國領事及議員交流,他質疑是否要每次都要經過外交部審核有關活動。
Anonymous

TOP

雙學三子判囚 12國際法律權威聯署表憂慮
「港法庭受中共擺佈」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first/20171017/20185481

【聲援良心犯】
【本報訊】雙學三子衝擊公民廣場案,在律政司司長袁國強提出覆核刑期下,三子被上訴庭重判入獄6至8個月,惹來國際社會持續關注。12名來自英、美、澳洲、加拿大及南非等世界各地的法律界權威昨發表聯署公開信,批評雙學三子案顯示本港法治精神受到嚴重威脅,亦違反「雙重定罪」的法律原則,擔心香港司法獨立或淪為聽命於中共的幌子,恐香港法庭受中共擺佈。
記者:謝明明

參與聯署的12名法律界人士來自英國、美國、加拿大、澳洲、南非及馬來西亞等地區,包括英國前大法官兼司法大臣范克林(Charles Falconer)、英格蘭及威爾斯大律師公會人權委員會主席Kirsty Brimelow、曾代表中國已故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美國著名人權律師Jared Genser等。  

指公安條例違國際公約

公開信發表於facebook文政網專頁,該專頁由一群海外香港留學生建立,宗旨是以倫敦及多倫多為基地聯繫港人,以文章及論壇會友,探討香港文化及政治發展。
聯署信指,他們高度關注黃之鋒、周永康及羅冠聰被判入獄事件,認為有關判刑顯示香港法治精神受嚴重威脅,亦違反「雙重定罪」的法律原則。聯署信批評,港府起訴雙學三子的《公安條例》違反《公民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聯署信引述香港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包致金曾表示:「香港法官想保護司法獨立,但他們面對來自北京的壓力越來越大。」信中又提及中國政府於2014年公佈的《一國兩制白皮書》,指中央對香港有全面管治權,並指香港法官須愛國及聽命於中央政府的執行者。  

律政司反駁:誤解港法制

聯署者擔心作為香港支柱的司法獨立,或淪為聽命於中共的幌子(The independence of the judiciary, a pillar of Hong Kong, risks becoming a charade, at the beck and call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信件最後指出,一國兩制核心所在的香港法治與基本自由,正面對嚴峻威脅。
律政司發表千字文逐一反駁聯署信內容,指聯署信忽視上訴庭在判詞中的觀點,即被告並非因表達其政治觀點而被定罪或判刑,而是他們的行為涉及暴力,上訴庭已考慮被告完成社會服務令,給予刑期扣減,絕不存在「雙重定罪」。而律政司亦根據法例,在被告被判刑後14日內申請刑期覆核,並非在被告完成原定刑罰後才提出覆核。
律政司又反駁,這宗案件與白皮書或包致金發表的意見毫無關係。律政司強調,香港的司法機構一直維持真正獨立運作,並以非常高的水平履行其專業職責,聯署信所指香港的司法獨立面臨威脅等說法毫無根據,律政司指相關人士對相關案件及香港的法律制度存在誤解,對此感到遺憾。
立法會司法及法律事務委員會委員、大律師楊岳橋指出,香港多年努力建立外界對本港法治的信任,但今次律政司的覆檢予人涉政治決定的感覺,摧毀外界對本港法治的信心,令外國投資者卻步,最終港人利益受損。他促請當局應考慮將刑事檢控權從律政司轉交獨立的刑事檢控專員或進行相關改革,挽回國際社會對香港法治的信心。
法政匯思召集人任建峰表示,歡迎國際社會對本港法治表示關注,認為聯署信提及中國公佈的《一國兩制白皮書》、本港法治受威脅等確須正視。但他對聯署信指「雙重定罪」等觀點有保留,指刑期覆核不算雙重定罪或審完再審。


Anonymous

TOP

十九大報告 習近平聖旨
「牢牢掌握對港全面管治權」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first/20171019/20187813

桂民海「獲釋」:銅鑼灣書商行蹤仍然未明
http://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ese-news-41745204


赴英國會發言 梁天琦:兩制護港希望幻滅
報告指英方應確保聯合聲明落實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171101/20200935

英智庫人權報告:京顛覆港法制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171101/20200958


[ 本帖最後由 Anonymous 於 2017-10-31 17:09 編輯 ]
Anonymous

TOP

李怡:鄧小平說香港「1997年後可以罵共產黨」 現在中聯辦背叛了他
https://www.bannedbook.org/bnews/zh-tw/comments/20171124/860343.html

鄧小平在中英達成聯合聲明的協議後,多次會見外賓與港客時都強調“50年不變”。在1984年10月3日的談話中說:“我們在協議中說50年不變,就是50年不變。我們這一代不會變,我們下一代也不會變。……所以不要擔心變,變不了。”

上周中聯辦法律部長王振民出席《基本法》研討會時,批評香港有人經常“攻擊、謾罵中國共產黨,攻擊中央政府”。他的意思是中國共產黨、中央政府是罵不得了。但1984年鄧小平怎麼說呢?鄧說:“1997年以後……也可以罵共產黨,我們不怕他們罵,因為共產黨是罵不倒的。”30多年後,變了吧?

鄧小平當年在多次談話中,都強調“要相信港人治港”、“相信香港人能治好香港”,可是,李飛在上周卻說,中央要與香港本地政權機關一道“共同對香港特別行政區實行管治”。港人治港是不是變了?

林鄭前日宣布即將有中央官員來港宣講十九大精神。相信宣講團一定不會講到十九大通過的黨章有一個重要改變,就是把鄧小平當年著力推動並寫進十二大黨章中的一個要點刪除。刪除什麼呢?就是鄧小平關於“黨要管黨,黨政分開”理念的表述。

上世紀80年代,鄧小平認為中國政治體制改革的核心內容是要解決“黨政不分”、“以黨代政”問題。他提出“黨政分開”的思想,黨政分開即黨政職能分開,黨應當在憲法和法律的範圍內活動。這其實是現代所有文明國家的政黨功能和規則。

十二大黨章有如下一段:“黨的領導主要是政治、思想和組織的領導。黨必須制訂和執行正確的路線、方針和政策,做好黨的組織工作和宣傳教育工作,發揮全體黨員在一切工作和社會生活中的先鋒模範作用。黨必須在憲法和法律的範圍內活動。”這段表述,經過幾屆黨代會的修改,到2012年十八大的黨章中,仍然保留“黨的領導主要是政治、思想和組織的領導”這一句,但十九大黨章,這一句就不見了,改為文革時毛澤東的“最高指示”:“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一切,包括經濟、行政和所有權力。

鄧小平當年認為香港主權轉移後可以50年不變,就是基於黨政的職能分開、共產黨不具有凌駕憲法和法律的權力。現在中共對香港政策的變,是基於習核心的共產黨,已回復到毛澤東的“黨領導一切”的時代了。人治社會大變,黨凌駕憲法和法律,表面講《基本法》實際上並不依從,而是按照政治需要不斷對《基本法》作脫離文本的詮釋。

英國當年願意簽訂聯合聲明,是錯信了一個人治國家會遵守法律條文。對人治國家來說,無論國際條約,還是國內的憲法或法律文件,都是政治,都不是凌駕一切政治之上的“法的統治”,而是供政治操控的工具。法治是法大於政,人治則是政大於法。政治隨著時勢而變,在人治的體制下,法律絕沒有凌駕性也就沒有穩定性。英國錯信人治的中國,造成香港今日的災難。

世道人生:法大於政,抑政大於法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171123/20223060

鄧小平在中英達成聯合聲明的協議後,多次會見外賓與港客時都強調「50年不變」。在1984年10月3日的談話中說:「我們在協議中說50年不變,就是50年不變。我們這一代不會變,我們下一代也不會變。……所以不要擔心變,變不了。」

上周中聯辦法律部長王振民出席《基本法》研討會時,批評香港有人經常「攻擊、謾罵中國共產黨,攻擊中央政府」。他的意思是中國共產黨、中央政府是罵不得了。但1984年鄧小平怎麼說呢?鄧說:「1997年以後……也可以罵共產黨,我們不怕他們罵,因為共產黨是罵不倒的。」30多年後,變了吧?

鄧小平當年在多次談話中,都強調「要相信港人治港」、「相信香港人能治好香港」,可是,李飛在上周卻說,中央要與香港本地政權機關一道「共同對香港特別行政區實行管治」。港人治港是不是變了?

林鄭前日宣佈即將有中央官員來港宣講十九大精神。相信宣講團一定不會講到十九大通過的黨章有一個重要改變,就是把鄧小平當年着力推動並寫進十二大黨章中的一個要點刪除。刪除甚麼呢?就是鄧小平關於「黨要管黨,黨政分開」理念的表述。

上世紀80年代,鄧小平認為中國政治體制改革的核心內容是要解決「黨政不分」、「以黨代政」問題。他提出「黨政分開」的思想,黨政分開即黨政職能分開,黨應當在憲法和法律的範圍內活動。這其實是現代所有文明國家的政黨功能和規則。

十二大黨章有如下一段:「黨的領導主要是政治、思想和組織的領導。黨必須制訂和執行正確的路線、方針和政策,做好黨的組織工作和宣傳教育工作,發揮全體黨員在一切工作和社會生活中的先鋒模範作用。黨必須在憲法和法律的範圍內活動。」這段表述,經過幾屆黨代會的修改,到2012年十八大的黨章中,仍然保留「黨的領導主要是政治、思想和組織的領導」這一句,但十九大黨章,這一句就不見了,改為文革時毛澤東的「最高指示」:「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一切,包括經濟、行政和所有權力。

鄧小平當年認為香港主權轉移後可以50年不變,就是基於黨政的職能分開、共產黨不具有凌駕憲法和法律的權力。現在中共對香港政策的變,是基於習核心的共產黨,已回復到毛澤東的「黨領導一切」的時代了。人治社會大變,黨凌駕憲法和法律,表面講《基本法》實際上並不依從,而是按照政治需要不斷對《基本法》作脫離文本的詮釋。

英國當年願意簽訂聯合聲明,是錯信了一個人治國家會遵守法律條文。對人治國家來說,無論國際條約,還是國內的憲法或法律文件,都是政治,都不是凌駕一切政治之上的「法的統治」,而是供政治操控的工具。法治是法大於政,人治則是政大於法。政治隨着時勢而變,在人治的體制下,法律絕沒有凌駕性也就沒有穩定性。英國錯信人治的中國,造成香港今日的災難。
Anonymous

TOP

 35 1234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