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華爾街日報:柏林牆倒了,但共產主義還沒有

華爾街日報:柏林牆倒了,但共產主義還沒有

.

當世界在紀念1989年11月9日柏林牆倒塌25週年的時候,我們也應該記住那些死於試圖越過柏林牆的人們。

Ida Siekmann是柏林牆第一位的遇難者。1961年8月,在試圖逃出東柏林時,她從四樓的窗戶跳下去而死亡。1973年1月,一位名叫Ingrid的年輕母親帶著還是小嬰孩的兒子,藏在一輛從東德開往西德卡車後面的一個框裏。在東柏林的檢查哨時,孩子哭了起來。絕望的Ingrid用手捂住了孩子的嘴,沒有意識到孩子正患有感染,無法用自己的鼻子呼吸。她奔向了自由,但在這個過程中,悶死了15個月大的兒子。1989年初,東德和西德之間的緊張局勢緩解,東德人Chris Gueffroy以為已經解除了在柏林牆看見就開槍的命令。他錯了。Gueffroy成為了試圖逃離被共產黨佔領的東柏林時最後一名被射殺的人。

但Gueffroy遠遠不是最後一名共產主義的受害者。數以百萬計的人們仍然在平壤、河內和哈瓦那這些地方受著共產政權的統治。

與柏林牆倒塌同等重要的是,這並不是約翰?肯尼迪稱作的那場針對一個陰險的意識形態「長期勝負未決的鬥爭」的結束。通過幾個國家的人口統計數字,我們可以估算:有15億人仍然生活在共產體制之下。政治犯繼續被圍捕,古拉格仍然存在,數百萬人正在挨餓,而無數的人僅僅是因為反對極權主義國家,而被迫與家人和朋友分離。

今天,共產政權繼續施暴,壓制那些錯誤地生在這些國家、足夠倒霉的男人、女人和孩子們。

在中國,最近,成千上萬的香港抗議者走上街頭,要求公開、誠實地選舉香港行政長官的權利。這一民主運動是繼25年前天安門廣場示威和屠殺以來在中國發生的最重要的抗議活動。他們遭遇到了一個不容異己、不容批評的政權的催淚彈和胡椒噴霧。中國共產黨常規性地審查、毆打和監禁持不同政見者,並通過野蠻的一胎政策——據中國一名官員2011年的聲明——已造成了約4億例墮胎。

在越南,每天早上,非民選的共產黨政府在整個河內通過高音喇叭進行國家資助的宣傳。

在老撾,老撾人民革命黨不容其他的任何政黨,政府擁有所有的媒體,限制宗教自由,否認產權,監禁持不同政見者,折磨囚犯。

在古巴,一個垂死的共產軍政府一直在掐著這個島國的脖子。任意逮捕、毆打、恐嚇和控制所有媒體,這些都是現政權的工具,它從未承認過其血腥的過去。

朝鮮斯大林式的虐待最令人震驚。正如韓國總統樸槿惠最近向聯合國所說的,「今年標幟著柏林牆倒塌25週年,但朝鮮半島仍然被一牆分隔。」在一個400英里長、61年之久的非軍事區這堵牆的兩邊,是有著共同歷史、共同語言的人們。

但是,儘管資本主義南韓自由、繁榮,但是共產北韓是一座受一個獨裁者家族統治的充滿饑荒、折磨人的監獄,他們與宗教自由為敵,與行動自由為敵,與思想自由為敵。樸槿惠總統現在要聯合國大會「與我們站在一起,拆除這個世界上僅存的隔牆」。

要推倒這堵牆,將需要有象25年前拆除柏林牆那樣同樣的道義。冷戰可能已經過去了,但代表人類自由的戰鬥仍然每天都在發生著。我們慶祝拆除柏林牆週年紀念,這絕不允許我們在21世紀感到自滿。在反對極權壓迫的鬥爭中,勝利遠非必然的結局,但本週我們會記得,它可以實現。

原文:WSJ: The Berlin Wall Fell, but Communism Didn't

http://online.wsj.com/articles/m ... sm-didnt-1415319677

TOP

美國總統布什在華盛頓舉行的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碑落成儀式上的演講


謝謝你們大家來參加今天的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碑落成儀式。請各位就座。

愛德華茲博士,謝謝你的溢美之辭。還有蘭托斯議員,再沒有比你更偉大的自由之友了;羅赫拉巴切爾議員,你也一樣。捷克和匈牙利議會的議員們,大使們,尊貴的來賓們,更重要的是共產黨壓迫的幸存者們,今天,在這個歷史性的日子裏,能與你們在一起,我感到萬分榮幸。(掌聲)

此時此地,在曾經抵抗邪惡和幫助推翻一個帝國的人們的陪同下,我代表美國人民自豪地接受為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碑落成儀式揭幕。(掌聲)

20世紀將作為人類歷史上死亡最慘重的世紀被載入史冊。這一殘暴時代的記錄被銘刻在了這座城市的紀念碑上。然而,直到現在,我們國家的首都卻沒有一座紀念極權共產主義——這一意識形態奪走了估計高達1億無辜的男人、女人和孩子的生命——受難者的紀念碑。

因此,我們在此集會,紀念那些消逝在共產主義手裏的生命,並為這座將他們的苦難和犧牲銘記在全世界的良心裏的紀念碑舉行落成儀式,建造這座紀念碑花了十多年,其在我們首都的落成是兩個傑出的美國人熱情和決心的確切證明。列夫.杜布裏亞斯基,他的女兒葆拉在這兒(掌聲),請向你的父親轉達我們最良好的祝願,還有李.愛德華茲博士。(掌聲)他們在前進的道路上面臨挫折和挑戰,但他們從未放棄,因為在他們的心中,他們聽見了那些受難者的吶喊聲:「請記住我們」。

這些聲音對所有人呼喊,它們不計其數。那些死於共產主義名義下的冤魂的絕對數目駭人聽聞,因此在很大程度上要確切計算死亡人數幾乎是不可能的。根據學者的研究估計,共產主義在中國和蘇聯奪走數千萬人生命,在北朝鮮、柬埔寨、非洲、阿富汗、越南、東歐和世界其他地方,也有數百萬人受難。

在這些數字背後,隱藏著一個個家破人亡、夢想破碎的人類故事,他們的生命被那些追求極權主義權力的家夥無情消滅。其中一些共產主義受難者是世人皆知的,他們當中有一個名叫勞爾.瓦倫貝格的瑞典外交官,他從納粹分子手裏解救了10萬猶太人,卻被斯大林密令逮捕,投入莫斯科盧比揚卡監獄,在那兒人間蒸發。他們當中有一個名叫波佩盧茲科的波蘭神父,他讓華沙的教堂變成團結工會地下活動分子的避難所,但最終他慘遭秘密警察的綁架、毆打並被淹死在維蘇拉。

這些犧牲者的幽靈常徘徊在歷史當中——在他們背後,還有數百萬或更多的籍籍無名的人死於共產主義的毒手。他們有在斯大林的大饑荒中活活餓死的無辜的烏克蘭人,有死於斯大林清洗的俄國人,有將全部家當裝上牛車背井離鄉被流放到北極這一蘇聯共產主義死亡集中營的立陶宛人、拉托維亞人和愛沙尼亞人。他們有在大躍進和文化大革命中死於非命的中國人,有在波爾布特的殺戮戰場中被屠殺的柬埔寨人,有為了投奔自由試圖挖掘柏林牆而被射殺的東德人,有在卡廷森林被屠殺的波蘭人,有在「紅色恐怖」中被屠殺的埃塞俄比亞人,有在尼加拉瓜桑地諾獨裁政權中被謀殺的摩斯基多印地安人,有為逃離暴政而溺死在海上的古巴人。我們永無法知道全部死難者的名字,但在這個神聖的地方,無名的共產主義受難者將被祭獻於歷史,永遠被銘記。

我們為這座紀念碑舉行落成典禮,因為我們對那些死難者負有義務,去銘刻他們的生命,尊崇他們的記憶。捷克作家米蘭.昆德拉曾經將反抗共產主義的鬥爭形容為 「記憶對抗遺忘的鬥爭」。共產黨政權不僅奪走了受難者的生命,還企圖盜竊他們的人性、抹殺他們的記憶。隨著這個紀念碑的落成,我們要恢復受害者的人性,恢復對他們的記憶。隨著這個紀念碑的落成,我們記述了無辜而無名的共產主義受難者,他們活在我們心中,他們再也不會被遺忘!(掌聲)

我們為這座紀念碑舉行落成典禮,因為我們有義務讓未來子孫記錄下20世紀的罪行,並保證未來不再重蹈覆轍。在這個神聖的地方,我們回顧冷戰的重大教訓,那就是:自由是寶貴的,不可隨意被剝奪;邪惡是真實的,必須被反抗;如果再有機會,那些在冷酷和憎恨驅使下的家夥還會犯下磬竹難書的罪行,奪走成千上萬人的生命。

我們回顧這些歷史教訓極其重要,因為給20世紀帶來生靈塗炭的邪惡和憎恨今天依然存在於世上。我們將堅定不移地推進自由的事業,我們將確保,未來的美國總統再也不會站立在今天這個地方,為21世紀被激進份子和極端分子謀殺的上百萬人舉行紀念碑落成典禮。

我們相信自由的力量,因為我們已經看見自由戰勝了歷史上的專制、暴政和恐懼。愛德華茲博士說裏根總統去過柏林。他清楚記得裏根總統的演講。他說:「推倒這堵牆吧」,兩年後,柏林牆倒了。中東歐的人民終於從令人窒息的壓迫中解放出來。恰逢裏根總統演講20週年紀念之際,我們為紀念碑舉行落成儀式,這座紀念碑反映了我們對自由力量的信心。

設計這個紀念碑塑像的人們完全可以為這個場地選擇一個描述鎮壓的形象,比如曾隔離東西柏林的柏林牆複製品,或者冷冰冰的前蘇聯古拉格集中營,或者白骨堆砌的紅色高棉殺人場。然而,設計者選擇了一個希望的形象——一位女神手持自由的火炬。她讓我們想起了共產主義的受難者,也讓我們想起了戰勝共產主義的力量。

正如同我們的自由女神像一樣,她提醒我們,自由之火在每個人的心中燃燒,她是一盞再也不能被暴虐的恐怖主義分子或專制暴君撲滅的明燈。她提醒我們,衹要屠殺上千萬人的意識形態仍然存在,衹要其仍在苟延殘喘,就仍要與這股比死亡強大的力量作鬥爭。(掌聲)

她提醒我們,自由是我們創世主的禮物,自由是所有人類天賦的權利,自由最終必將獲勝!(掌聲)

我感謝你們每一個人為這座紀念碑、為自由事業作出的貢獻;我感謝你們為保存死於共產恐怖的受難者的記憶作出的貢獻。願共產主義受難者的靈魂安息吧,願那些繼續遭受共產主義苦難的人們尋到他們的自由,願給予我們自由的上帝保佑這座偉大的紀念碑,保佑來參觀她的所有人。

上帝保佑大家。(掌聲)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