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六四幸存者唐柏橋致香港警察的公開信

六四幸存者唐柏橋致香港警察的公開信

.

驚聞香港警察對和平抗議的市民施放大量催淚彈,使香港的緊張局勢迅速升級,令人非常憂心。如果局勢繼續惡化,香港恐要成爲第二個北京,中國人另一個永遠的傷心地。二十五年前,北京曾經發生震驚世界的”六四“屠殺。這一傷痛至今仍未抹平。我們一定要盡一切努力阻止另一次“六四”悲劇在香港重演。

任何針對手無寸鐵的和平抗議民眾施暴的行徑都應該受到嚴厲譴責。儘管主要責任人是下令對民衆施暴的梁振英政府和背後的主使中共,你們的舉動也是不能原諒的。所幸到目前爲止,尚未傳出任何人員傷亡。問題還沒有嚴重到無法挽回的程度。但是,今天情況就會完全不同。因爲今天是星期一,如果政府仍然不答應民衆的訴求。抗議會繼續升級,整個香港的政治和金融中心都可能面臨癱瘓,對香港乃至整個世界都會造成重大影響。根據我多年來對中共的了解,中共很有可能不會做出讓步,繼續蠻橫地對和平抗議的民衆使用暴力,以圖平息這場運動。如果當局下令你們對手無寸鐵的和平抗議民衆施暴,你們將面臨兩個選擇:聽命行事,或消極怠命。如果你們聽從當局的違反人性的指令對民衆施暴,不僅下達命令的相關當事人將來會受到追責,你們也難辭其咎。因爲你們並非在暴行面前別無選擇。你們可以選擇拒絕執行命令,其最大的後果不過是被解雇或處分。因此,如果你們執行針對平民施暴的指令,你們將可能面臨未來法庭的刑事指控。東德當年就有一個著名的例子:一位哨兵對翻牆偷越邊境的平民開槍,並將其擊斃。東德共産政權垮台東西德合並後,德國法庭對這名士兵進行審判,最後裁定有罪。法官指出,這名士兵完全可以將槍口抬高一寸,既不會違抗命令,又可以避免傷亡,而他沒有這樣做,因此必須承擔開槍殺人的法律責任。這就是著名的“將槍口抬高一寸”理論。這個案例現在被很多民主轉型後的國家引用作為判例。美國軍隊也有類似法規,一個軍人可以而且應該拒絕上級的明顯違反人性的軍令。當年越戰時一位軍官下令軍隊槍殺無辜平民,一位士兵拒絕執行軍令,後被軍事法庭宣判無罪。因爲美國軍事法庭認爲,在良知和軍令之間,軍人應該首先選擇服從良知。

你們也是香港人。我相信你們比我們更了解香港今天的局面是誰造成的。香港人已經對中共在香港的胡作非爲忍無可忍。他們所有可用的溫和抗爭方式都已經用了,但始終得不到善意的回應。如今除了以公民抗命的方式進行不妥協的抗爭,迫使當局兌現普選承諾,已別無他途。他們今天正在爭取的權利,也是你們需要爭取的權利。香港被中共踐踏,你們也是受害者。我相信,你們更願意做一個法治社會的警察,而不是專制社會的警察。你們也許有所不知,在大陸警察與土匪幾乎是同義詞,你們可以去問問你們的妻子和你們的孩子,他們希望你們做法治社會的警察,還是專制社會的警察?他們肯定不願意看到他們心目中可敬的丈夫和父親有一天站在大街上,被人從後面指爲土匪。也許你們不想丟掉飯碗,你們還有孩子需要撫養,這完全可以理解。但是在整個社會需要拯救的非常時刻,我們每個人都要有一種犧牲精神。每個人都付出一點,我們就會得到我們所希望得到的。否則,指望別人去犧牲而自己坐享其成,那是天真而不現實的想法。世界上沒有免費的午餐。那些站在你們對面的抗議者中有身價上億的富豪,有四海闻名的社會賢達,有香港人一人一票選出來的立法議員,有正在記錄曆史的記者,有年逾八十的老人,也有正在牙牙學語的孩童,還有懷著孩子的母親,他們都在爲挽救香港免遭中共進一步踐踏做出犧牲。他們可能付出的比你們還多。香港既是他們的香港,也是你們的香港。他們不怕流血流汗,甚至不怕入監。你們還怕什麽?!香港最可敬的青年學生團體“香港學聯”已經發表聲明,要求梁振英下台,否則將發動全城罷課、罷工、罷市。香港市民不會就此罷休,一定會全面響應。這個時候,你們如果再聽命于出賣香港人利益的梁振英政府的指令對香港市民施暴,會被世人所不齒!我呼籲你們消極怠命,抵制港共政權,並加入到學聯倡議的全城三罷運動中來。多年以來,你們爲這個腐敗無能的政權出力出汗,確實很辛苦。現在是時候利用這個機會在家陪陪你們的妻子和孩子了。如果你因爲這個時候請假在家帶孩子而遭到解雇,你就會成爲全體香港人心目中的英雄!如果你們做不到這一點,也應該在下次執行任務的時候,下手輕一點,釋放催淚彈時射偏一點,或者至少應該做到面對善良的抗議民衆時,不要那麽怒目而視,顯出一副自願充當中共打手的奴才走狗相。

自從”六四“以後,全世界幾乎所有獨裁政權企圖以武力鎮壓民衆的抗議,到最後都以失敗告終。今日之中國,已非當年之中國,今日之香港,更非當年之北京。如果中共膽敢下令在香港進行武力鎮壓,他們的末日就到了。自從第三波民主化浪潮以來,任何國家的獨裁者在做最後的困獸之爭時,都會有大量军警唾弃暴君,勇敢地站到人民一邊,這是大勢所趨。古人雲:君子不立于危牆之下。你們切不可成爲暴政的陪葬品!

正當我寫這封信的時候,看到一則報道,香港有一位輔警公開請辭,拒絕做他人的政治工具。這一消息令人鼓舞!他的正義之舉一定會感動更多的警察公開站出來拒絕充當專制政權的打手!我爲這位警察感到驕傲,也爲能培育出如此有正義感的警察的香港感到驕傲!我相信,勝利最終必將屬于你們全體香港人!

“六四”幸存者唐柏橋

香港時間2014年9月29日凌晨

[ 本帖最後由 finder 於 2014-11-14 04:38 編輯 ]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