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新絲綢之路SilkRoadEconomicBelt 一帶一路OneBeltAndOneRoad OBAOR

印擬35億援斯里蘭卡 抗衡華
https://orientaldaily.on.cc/cnt/china_world/20191130/00180_022.html
中國近年銳意發展一帶一路倡議經濟計劃,其地區勢力的擴張引發印度憂慮。斯里蘭卡為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適逢其新任總統戈塔巴雅‧拉賈帕克薩出訪印度新德里,印方周五宣布有意向當地提供四億五千萬美元(約三十五億一千萬港元)援助金,積極拉攏地區盟友。

哈薩克斯坦總統被指下令調查中國一帶一路項目
https://www.hk01.com/即時國際/383709/哈薩克斯坦總統被指下令調查中國一帶一路項目

哈薩克斯坦總統託卡耶夫(Kassym-Jomart Tokayev)當地時間10月8日下令調查一些前政府高級官員,他們先前啟動了中國主導的一個價值15億美元的首都輕軌網絡建設項目,該項目與中國「一帶一路」政策有關。

英國路透社10月8日報道稱,儘管託卡耶夫沒有提及具體的人名,但他的這一命令可能是針對以哈薩克斯坦前總統納扎爾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yev)的先前和現在的圈子的成員。他的這一舉動挑戰了人們廣泛認為的他只是哈薩克斯坦第二號政治人物的看法。

報道認為,託卡耶夫對這個基礎設施建設項目的批評也可能傷及北京的「一帶一路」基礎設施建設倡議。而哈薩克斯坦首都努爾蘇丹的輕軌鐵路建設就是該倡議的一部分。

哈薩克斯坦在2015年與多個中國公司和中國國有的開發銀行簽署了建設和融資協議建設。 這個長22公里的輕軌運輸項目建設項目原定於2017年投入使用,但發生延期,而且融資也出現問題,其一大部分現金(兩億多美元)被凍結在該國一家已經破產的銀行中。

路透社稱,託卡耶夫10月8日對努爾蘇丹市政府官員表示,這一項目就從一開始就不應當上馬。他說:「這是一個非常成問題的項目,從經濟上講是不可理解的,我不明白它當初怎麼就能上馬了。」由於投入巨大,撤出合同將有很重的罰款,哈薩克斯坦只能完成這一項目。但託卡耶夫說,那些當初力推這一項目的人必須要承擔責任。

該項輕軌項目於2011年在時任市長塔斯馬加姆別托夫(Imangali Tasmagambetov)的領導下啟動,但由於成本高昂而被擱置。下任市長扎克西別科夫(Adirbek Zhaksybekov)改變了主意,並監督了與中國公司的交易簽署。而扎克西別科夫繼任者伊謝克舍夫(Aset Isekeshev)監督了某些交易條款的修訂。

報道指出,這三人都是政治上的重量級人物,多年來,他們與託卡耶夫一起得到提拔,與納扎爾巴耶夫關係密切。

值得一提的是,託卡耶夫北京時間9月10日開啟上任後對中國的首訪,訪問持續三天,當時媒體報道稱哈薩克斯坦湧現反華遊行。《日經亞洲評論》報道稱,哈薩克斯坦多地9月2日爆發幾百人參加的遊行,「抗議哈中聯合項目」。俄羅斯《獨立報》報道,在集會上,活動人士聲稱,哈薩克斯坦官員與中國簽訂了不利於哈薩克斯坦的合同。

不過,俄羅斯國際文傳電訊社報道稱,託卡耶夫9月6日出席直屬總統的社會信任國家理事會首次會議時表示,傳播謠言操控民眾情緒的做法「是地緣政治的一部分,其目的是破壞人民團結和國家穩定」。

[ 本帖最後由 白玫瑰 於 2019-12-5 11:36 編輯 ]
白玫瑰 white rose

TOP

【一帶一路●專題】中共「大撒幣」末路! 窮國陷債務陷阱喊停基建工程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china/realtime/article/20191214/60365991?utm_campaign=hkad_social_hk.nextmedia&utm_medium=social&utm_source=facebook&utm_content=extra_link


中國「一帶一路」倡議,堪稱是國家主席習近平當政後構建的「世界藍圖」。6年過去了,在「一帶一路」的24個已出資興建交通基建項目的承建商中,中國企業竟佔了89%,只有11%承建商來自其他國家,而中國國內銀行的海外集資無法超過百億美元,能動用的就只有3萬億美元(約23萬億港元)外匯儲備。中共政權的金錢外交「大撒幣」,鮮有國家獲得任何得益,反而令窮國債台高築, 跌入中共設下的「債務陷阱」。

今年4月,北京舉行的第2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峯論壇更場面冷清,美印日歐等大國領袖缺席,只有來自37個國家的領袖和2個國際組織主席「畀面」參與。截至今年3月底,中國已與125個國家簽署合作協議,這些國家的GDP佔全球36%,是世界總人口的6成,但仍有多國對於與中國合作持保留態度。

在匈牙利、坦桑尼亞、巴基斯坦等地,多項基建工程因不確定的政治環境等因素被迫取消,過去被人忽視的問題,如今開始日漸浮現,當中包括阿富汗、伊朗、土耳其、緬甸,鐵路極有可能遭到敵對分子的破壞,而這些國家正是鐵路需要途經的中途站。還有,那些對地區主權有爭議的國家,未來亦隨時可能爆發戰爭,包括印度、巴基斯坦等國。

美國花旗經濟研究(Citi Economics)引述美國企業學院(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數據指出,2018年下半年中國的東南亞「一帶一路」巨大投資計劃僅剩12個項目、約39億美元(約305億港元),中國在印尼、馬來西亞、菲律賓,以及新加坡的投資僅有2017年全年的四分之一,而當中馬來西亞、巴基斯坦、緬甸、孟加拉,以及非洲塞拉利昂已將部份基建項目喊停,在泰國及越南更已無中國投資的基建項目。

斯里蘭卡、巴基斯坦、馬爾代夫、吉爾吉斯,甚至非洲吉布提(Djibouti)、肯雅等國皆傳出資不抵債,陷入中國「債務陷阱」。斯里蘭卡因中國「一帶一路」計劃,積欠高達80億美元(約625億港元)債務,被迫把赫班托達港(Hambantota Port)的經營權以11億美元(約86億港元)賣給中國99年;但斯里蘭卡政府為避免中國軍事勢力滲入當地,開始為美軍提供物流服務,藉以反制中國。

印度洋島國馬爾代夫外長沙哈迪(Abdulla Shahid)近日接受訪問時透露,馬爾代夫目前欠中國約14億美元(約109億港元),令國家要與中國商討重整債務。自新任總統索利(Ibrahim Mohamed Solih)去年上台後,馬爾代夫已開始與中國疏遠,靠向傳統盟友印度。吉爾吉斯今年初更傳出計劃將部份領土割讓予中國,以償還貸款,第一副總理博羅諾夫只好闢謠,強調吉爾吉斯能在最後期限前清還所有債務。今年陷入經濟危機的南美洲國家委內瑞拉,其國家戰略資產,如電訊、汽車業、石油開採等更遭中國國企藉放貸捏緊其咽喉,進一步破壞當地市場經濟,民不聊生,最終令委內瑞拉變天,「窮得只剩石油」。

【澳洲省長舐共?●專題】秘簽「一帶一路」協議 港移民集逾1.5萬聯署聲討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china/realtime/article/20191214/60322737




(新增內容)國家主席習近平於2013年倡議「一帶一路」,至今已踏入第6年,中國商務部本月6日表示,與沿線國家貨物貿易額超過7.5萬億美元(約58萬億港元),並與167個國家和國際組織簽署198份共建「一帶一路」合作文件。不過,「一帶一路」戰略被指誘使窮國陷入債務危機,令多國開始出現排斥「一帶一路」浪潮,中國的如意算盤猶如骨牌效應般應聲倒下。作為「五眼聯盟」(Five Eyes) 的澳洲,過往緊貼美國對「一帶一路」倡議採取排斥態度,香港移民熱門城市維多利亞省市府墨爾本,經歷過香港反送中運動的啟蒙後,居澳港人近日在change.org 發起聯署活動反對維省與中國簽署「一帶一路」合作計劃,發起人接受《蘋果》訪問時表示,已要求澳洲情報部門介入調查省長安德魯斯(Daniel Andrews)與中共「枱底交易」,同時呼籲澳洲人在本月15日齊集維省議會門前抗議,「抵制出賣澳洲的政客」。

根據澳洲SBS電台去年11月報道,省長安德魯斯早於10月8日「秘密地」就「一帶一路」倡議與中國簽署《諒解備忘錄》,他拖延至同月25日才對外宣佈,聲言:「我們將會有一個十分強健、十分重要的經濟夥伴,能夠提供職位,也將更多產品出口到全球……如果我們可以能夠參加中國離岸的基建項目,我們可以提供技術和商機,我相信這是一件好事。」

維省自由黨影子財長布萊恩(Michael O'Brien)則批評,澳洲聯邦政府已清楚表明「一帶一路」倡議損害澳洲國家利益,縱使日後安德魯斯不會為維省帶來危機,但這份秘密協議也會給民眾帶來極大的問號。

省長安德魯斯近年鼓勵中國國企在維省參與重大項目投標,兩間中國公司參與160億澳元(約853億港元)的東北連線(North East Link)承建工程。發起聯署的居澳港人Fiona質疑:「澳洲係一個典型嘅民主國家,(省長)竟然同流氓政權合作,一帶一路大家都知道係中國統一天下嘅計劃。」她又指,目前聯署已有近1.6萬人簽名,距離2.5萬人仍有一段距離,希望透過今次聯署和示威,能喚醒更多澳洲人關注政治和社會事務,以及促請澳洲情報部門調查維省省長是否與中共政權「私底下有乜嘢交易呢?有咩黑材料可以挖到出嚟呢?」

今次活動的另一發起人Morgan則稱,安德魯斯作為維省省長,其權力已超過省長的職權範圍,他過住曾多次到訪中國,與中共政權累積深厚的關係,而他作為墨爾本的居民,根本無從得知省長與中共簽訂的協議詳情。Morgan指,澳洲人根本不知道省長與中國官員秘密達成甚麼協議,但澳洲人知道中共是一個極權政府。他說:「我們不需要中國公司協助搞基建,我們需要把澳洲的工作交給澳洲本地工人。」

1997年移民到墨爾本的港人Cary(化名)向《蘋果》揭露,省長安德魯斯過往願意花錢搞基建,因而獲得大批選民支持,但2015年其領導下的省政府卻願意浪費12億澳元(約64億港元)突然把東北連線公路喊停,由於當地交通十分擠塞,項目有急切需要,但取消原因至今沒有向公眾詳細交代。Cary又提到,今次與中國簽署「一帶一路」更是在沒有向當地人諮詢的情況下進行,澳洲人普遍對「一帶一路」也沒有認識。她說:「一般嘅墨爾本人會覺得總之有建設就得,唔會理個建設點樣達成,同邊個簽約,佢哋唔係好care(關心)。」

Cary坦言,自己過往在澳洲生活十分美好,沒有很多是非、也沒有太多煩惱,最近香港反送中運動令她醒覺到,「只係啲嘢未爆發啫,一旦爆發咗,就會發現好多嘢係千瘡百孔,加上中國嘅滲透喺澳洲好嚴重。」她指,省長强調一帶一路投資可帶來更多工作職位,加強就業率,但她認為未必,「一帶一路」是用來實現中國夢的野心計劃,嚴重影響當地民生,還會帶來環境污染,違規工程,勞工保障等等問題,所以她不明白為何省長仍然選擇與一帶一路項目合作,「依家維省墨爾本一步步踏入陷阱入面,所以我更加擔心同好嬲。」

對於本月15日將會在維省議會門前抗議,Cary表示已通知當地警方部門,過往曾有份協辦過香港歌手何韻詩在墨爾本的演講會,不擔心內地「小粉紅」到場搞破壞。Fiona則指,已邀請到澳洲聯邦議員出席集會,希望將反對「一帶一路」的訊息帶給每個澳洲人。

《蘋果》嘗試透過電郵和facebook聯絡省長安德魯斯,但對方一直沒有回覆。安德魯斯上月向澳媒《時代報》(The Age)解釋,省政府無意向中國靠攏,而維省與正在崛起的超級大國加強貿易聯繫的同時,也會保障澳洲民主進程不受外國干預的「強硬立場」。縱使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表示,省政府與中國達成協議前需要向情報部門尋求意見,但安德魯斯不打算改變維省與中國的關係,他說:「我們很驕傲能夠有更多就業職位和出口貨物,我們的利潤不斷增長,而最大得益就是維省各界別的民眾。」他又認為,維省向中國出口葡萄酒、牛肉,而中國基建公司在澳洲當地興建地鐵隧道,與維省保障民主體制並沒有不相容的地方。

[ 本帖最後由 白玫瑰 於 2019-12-14 13:47 編輯 ]
白玫瑰 white rose

TOP

大撒幣外交 美報告:並未讓中國贏得更多正面形象與友誼
https://ec.ltn.com.tw/article/breakingnews/3005532

為想在亞洲贏得人心,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自其上任來積極推動國際外交,據數據顯示,自習近平上任6年來,不斷加碼外交預算,從人民幣300億元一舉加碼到人民幣600億元。不過,1份美國研究報告指出,中國「大撒幣式」外交,似乎並未讓中國贏得更多正面形象與友誼。

綜合媒體報導,美國智庫亞洲協會政策研究所(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與威廉與瑪麗學院(College of William & Mary)共同研究分析中國在南亞與中亞13個國家的外交資源投入與回報,並於昨(10)日聯合發表最新、名為「絲路外交」的報告。

該報告指出,中國希望能透過公眾外交(public diplomacy),像是透過孔子學院推廣中國文化、推動與當地媒體交流、砸下巨資推行「一帶一路」政策,協助他國的基礎設施建設等外交手段,以提振中國的全球外交,打造該國「軟實力」。

不過報告發現,中國大撒幣外交方式,似乎並未讓中國因此獲得更多正面形象與友誼。像是,中國在聯合國表決時,並未因此獲得這些南亞與中亞國家的支持。且這些南亞與中亞國家民眾對北京的印象與評價也不是十分友好。像是哈薩克斯坦精英階層中,對中國有著強烈的厭惡情緒。

而中國外交為何不能贏得人心,有媒體引用早前中共外交部長王毅在2016年於加拿大對有關中國人權問題回應,他表示「你了解中國嗎?你去過中國嗎?我要告訴你,最了解中國人權狀況的不是你,是中國人自己,你沒有發言權……」,認為中國這種勇於鬥爭「戰狼式外交」是導致中國外交失敗原因。且引用美國皮尤研究中心的最新調查,亞太國家有45%的民眾,中國的全球戰略是沒有信心的。
白玫瑰 white rose

TOP

中東火藥桶:美國安全主宰或受「一帶一路」的挑戰
https://yahoo-news.com.hk/BBCChineseNews/8609/?yptr=yahoo


周三(1月8日)伊朗對美國刺殺伊朗將軍蘇萊曼尼進行報復,發射導彈攻擊了伊拉克美軍基地,地區緊張升級。與此同時,分析警告說,美國專注於對付伊朗在中東擴大影響力,但同時要對中國在那裏的影響力擴大提高警惕。

美國在中東的主宰已經出現衰減跡象,但在過去十多年裏中國在穩步擴大在中東地區的影響力。中國龐大的能源需求和開展連接歐亞大陸和非洲的「一帶一路」計劃使中國特別重視具有豐富石油資源和重要地理位置的中東地區。

美國刺殺蘇萊曼尼:中東立威同時又避免衝突升級
美伊對峙:特朗普稱伊朗後退 美擁抱和平
四張圖看懂美伊局勢升級,影響中國中東戰略
為了加強處理中東事務,中國任命了自己的中東事務特使,敘利亞問題特使和非洲事務特使。按照中國專家的說法,中國加大投入顯示了中國為負責任大國積極在中東促進和談解決衝突的承擔。

而且中國在中東地區一貫秉承其「不干涉內政」的作法,強調促進中東經濟發展,實現地區管理的多元化,提出有別於美國推行民主的選項,爭取中東國家的合作。

「一帶一路」進入中東
美國智庫大西洋理事會中東專家薩米特(Daniel J. Samet)在《外交家》雜誌撰文說,美國集中精力遏制伊朗在中東的影響,其實更應該注意中國在那裏日益增加的影響力。

薩米特說,伊拉克不僅石油儲量豐富,而且地理位置重要,對中國連接歐亞貿易計劃具有重大意義。

去年9月伊拉克總理邁赫迪(Adel Abdul Mahdi)訪問中國並簽約加入了中國的「一帶一路」計劃。伊拉克之前一任總理在2015年訪問中國並簽署了「戰略伙伴」協議,2017年伊拉克成為中國第四大原油供應國。

據中國媒體報道,復旦大學的國際問題專家孫德剛認為,中國企業參與中東的伊拉克等國和阿富汗等衝突後國家的經濟建設,促進了當地的社會穩定。他認為,中國通過「一帶一路」項目發展當地國家經濟,提高就業,消除了不穩定因素,達到了「以發展促和平」的效果。

中俄伊朗聯合軍演
在本月初美國空襲刺殺了伊朗將軍蘇萊曼尼後,CNN報道說,伊朗領導人在發誓要對美國採取報復行動的時候,可能也會向俄羅斯和中國尋求支持以平衡來自美國的壓力 。

中國外長王毅譴責了美國的軍事冒險行動,說美國的做法違反了了國際關係的基本凖則,加劇地區緊張和動蕩。來自德黑蘭的聲明說,希望中國能夠「發揮重要作用防止地區緊張升級」。

伊朗導彈報復是否有意避免造成美軍傷亡
美國擊斃伊朗軍事指揮官 德黑蘭誓言將「嚴重報復」
中俄伊40年來首次軍演 美國三大對手聯合引關注
去年9月沙特煉油設施遭到襲擊,美國認為背後為伊朗所為,美伊關係緊張升級。但是與此同時中國作為伊朗最大的貿易伙伴一直同伊朗保持密切的政治和經濟關係。

去年12月底,中國,伊朗和俄羅斯海軍在地理位置敏感的霍爾木茲海峽附近舉行了聯合軍演。在2017年伊朗和中國也在那裏舉行過聯合海軍演習。伊朗海軍司令甚至說,這次軍演具有重大戰略意義,即伊朗可以建立一個反對西方的聯盟。

微妙平衡,穩扎穩打
CNN記者格里菲斯(James Griffiths)特別指出,在2018年6月伊朗作為觀察員國參加了在吉爾吉斯斯坦的比什凱克舉行的上海合作組織峰會,其間普京,習近平和和伊朗總統魯哈尼合影。雖然中國強調上合組織並非像北約那樣的軍事和政治集團,但西方則認為這個中俄為首的中亞安全保障集團具有抗衡北約集團的潛力。

《華盛頓郵報》的分析曾說,因為中國「一帶一路」連接西亞和中東的需要以及能源需求,上合組織可能向中東地區擴展。還有分析提醒說,美國及其盟國要對上合組織這個橫跨歐亞的新地緣政治架構有所警惕。

"一帶一路"基於古絲綢之路而設計,希望推進中國經濟走向世界。
BBC
不過中國在中東地區和世界其他地方一樣,都在強調經濟貿易發展,不介入別國內政,也不像美國那樣高舉民主和人權大旗。隨著中國推行「一帶一路」計劃,同沿路國家簽訂貿易協議,中國已經成為發展中國家的主要經濟援助國。

強大的經濟實力給了中國更多的外交迴旋餘地。中東地區是個充滿國家對立和大國角逐的地區,不選邊站隊,做到冷眼旁觀並不容易。但格里菲斯認為,中國在中東成功地保持了微妙平衡,在維持和傳統盟友敘利亞和伊朗的關係的同時,又能改善同沙特,以色列和阿聯酋的關係。

歐洲外交委員會刊登分析文章說,在過去十多年期間中國成為中東許多國家的最大貿易伙伴和外部投資者,全面增加了在中東的政治和經濟影響力,但似乎並沒有挑戰美國在中東的安全地位的意願,不過中國對中東地區穩定和政治的影響力卻一直在穩步增加。
大冬瓜

TOP

中國要幫英國建高鐵 成本優勢海外能否複製
https://yahoo-news.com.hk/BBCChineseNews/9480/?yptr=yahoo

中國國企承諾以英國預算半價的和不到三分之一的時間來完成英國高鐵項目HS2。中鐵建的優勢和障礙何在? 有多少可能性?

英國HS2高鐵項目是英國國家戰略性工程,具有重大的國內政治經濟意義,但延誤已久。

據2020年初宣佈的計劃,HS2工程將即刻啟動,首期工程將於今年4月正式動工,主要開建倫敦至伯明翰(直線距離約200公里)的第一階段,並爭取將其在2028至2031年之間建成。第二階段伯明翰分別與曼徹斯特和利茲連接的高鐵將於2035年到2040年之間建成。

也就是說第一階段需要8至11年,第二階段(從現在開始算)需要15至20年完成。HS2高鐵總長大約531公里,目前政府預算僅有不到560億英鎊。但政府目前估計總投資預算可能大約高達1060億英鎊。

中國的國企中鐵建表示願意參與,而且只需要5年大約半價即可完成。這一建議不僅讓英國人震驚,還讓歐美非常關注。

中鐵參與此項目的優勢和障礙分別何在?可能性如何?

英國政壇餘震不停: 否認與中國談高鐵, BBC或被全面瘦身
英國首相籲「交通革命」興國 高鐵工程再貴也要上
中鐵優勢
中國目前擁有世界上速度最快的高鐵列車,運營最高時速可達217英里(349公里)。它還擁有世界上最大規模和長期的高鐵鐵路網。

自從2008年8月1日中國第一條350公里/小時的高速鐵路京津城際鐵路開通運營以來,高速鐵路在中國大陸不僅建設迅猛發展,而且通過引進消化吸收西方先進科技再創新發展的策略,在高鐵技術上也很成熟,並形成比較完善的高鐵技術體系。

Tren de alta velocidad en la ciudad china de Anshun, en la provincia de Guizhou.
Getty Images
中國在高鐵建設上經驗豐富,技術成熟。但中國國企對國外市場文化等通常了解不多,導致其進軍海外項目並不容易。
到2019年底,中國高速鐵路營業總里程達到3.5萬公里。此外,還有6千多公里的線路仍正在建設中。因此中國工程管理的經驗也非常豐富。

此外,隨著中國大規模基建和中國經濟的迅猛發展,中方資金充足。巨大的中鐵建公司從設計規劃到施工、建材、人員等大型工程所需方方面面一應俱全,結合上述種種高鐵工業優勢,中方亦可大幅度降低工程報價。

按世界銀行駐中國代表處2014年發表了的一份關於中國高鐵建設成本的報告指出,中國高鐵的加權平均單位成本是:時速350公里的項目為1.29億元人民幣/公里;時速250公里的項目是0.87億元人民幣/公里。而HS2工程,每建設大約1公里造價近3億英鎊(約26億人民幣),勢將成為全球最昂貴的鐵路。中鐵建申請承包這一工程的價格優勢明顯。

那麼中鐵建參與英國HS2的障礙何在?

市場競爭
HS2項目是英國國家戰略性工程,具有重大的國內政治經濟意義,但延誤已久。延誤的原因恐怕也是很複雜的,並非簡單的技術和資金問題。

英國這樣一個重大的基建項目,涉及方方面面的利益。這些方面不僅是英國國內的,還有歐洲乃至全球的利益。

自從英國政府宣佈開建HS2以來,至少就有高鐵技術曾經獨領世界風騷的德國、法國、西班牙和日本公司紛紛參與競標。這些公司有些也具有或曾經具有國企背景。它們至今分別在某些高鐵技術和工程管理領域仍然保持著世界最佳的水平。

所有這些公司不僅保持各自的國內市場,同時仍然都在努力繼續拓展其國際市場。它們都是中鐵在這個市場上的強勁對手。

除了專業高鐵公司外,英國的大型基建工程公司一直期待著出現大型基建項目機會。而自從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英國也受到重創以來,政府緊縮開支,大型項目難以上馬。所以,這些公司都期待能在HS2項目中發揮重要作用。

文化和政治障礙
英國絶大多數公眾對中國國企希望承建英國高鐵的消息的反應是震驚的。

這是因為,一方面,除了很少數的英國人近年去過中國並乘坐過高鐵,大多數英國人對中國近10多年的高鐵發展並不了解,特別是不知道高鐵技術和工程領域中國的崛起。

Graphic of HS2 train on bridge over river
PA Media
藝術家所畫的倫敦至伯明翰HS2的圖畫。
對反對中國企業參與HS2的一方來說,可以援引的原因不少。主權問題,人權問題都是反對意見。最有說服力的一條,是2011年中國發生過的致命高鐵事故。因此,批評人士說,基於所有這些原因,中鐵建的大膽主張是不可能在英國實現的。

除了來自英國內部和歐洲的不同意見外,大西洋的另一側的美國也對英國同意中國國企參與HS2會感到震驚。美國和英國剛剛在是否應該允許華為參與英國5G移動網絡建設發生爭吵。英國小報報道說,英美首腦雙方話不投機,美國總統特朗普直接掛了英國首相約翰遜的電話,而約翰遜隨即取消3月份訪美計劃。

中鐵建參加英國HS2建設將標誌著中國在國際高科技工程領域的競爭中又拿下重要制高點。

中鐵成功的可能性
雖然目前看英國公司願意在HS2上與中國合作的機會似乎很小,然而中鐵的英國故事不代表結束了,還存在著戲劇性的可能。

據權威方面消息透露,英方已經告訴中鐵建,現在參與HS2項目第一階段為時已晚,但已鼓勵該公司投標第二階段的軌道和車站工程,並與一家英國承包商合資。

近兩年來,英國很多有百年歷史的大型工程公司或者破產清算,或者陷入財務困境,甚至需要出售核心業務,或因為盈利問題被迫重組,包括卡裏里昂(Carillion),基爾(Kier)等等。它們都曾面臨利潤薄弱和融資困難。

如果中鐵建拿下獲得一家獲得HS2項目承包工程的英國公司,這個故事又將會有個新的開始。
來佬人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