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2047年香港獨立

「男拔國是」籲挺港獨乏支持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61007/00176_031.html
小露寶

TOP

【先讀為快】瑞士模式──雙贏港獨的納殊平衡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news/20161012/55760740

九七以來,特府搞中港融合不遺餘力,絕大多數香港人則希望以「兩制」頂住「一國」,但二十年不到,已經明顯頂不住。洞見者因而認為,以《基本法》為基石的「一國兩制」已然不足恃,港中之間必須有恒久而徹底的區隔。新興的永續派、自決派和香港獨立派,都主張以全新的、離經叛道的方式達致這種區隔,其中尤以後者最決絕。

考慮這些主張非常重要,而且應該採取十分謹慎的態度。筆者此前在《信報》文章裏初步提出「法理港獨」的概念,認為有關的探討和理念傳播,目前都必須在不違反現存刑事法和符合《基本法》精神的範圍之內進行。這個範圍其實很寬廣,包括了關於獨立的學術討論和「雙贏港獨」的概念;這兩點就是本文立論基礎。
港獨直指法身、直面政權,因此最令人心生顧慮。以獨立來實現港中區隔,在經濟、民生乃至性命方面的代價,港人也許難出得起。顧慮並非多餘,反映港獨論者未敢想透困難、未能提出哪怕只是理論上可行的對策。
例如,不少人認為港獨行不通,因為大陸扼住了香港的飲用水源和能源供應。港獨論者認為向國際市場買水或者興建海水化淡設備、在鄰近公海開發油氣田,便可解決。這些對策顯然不足,因為北京有能力阻止外商給香港提供足量飲用水和生產淡水的技術,更會阻嚇跨國能源公司助港開發能源。更甚者,就算中長期供應可解決,獨立過程中的短暫危機也難克服,香港要是斷水斷電,幾天就完蛋。
又例如,批評者認為,無論港獨如何勇武,也無法抵擋中共暴力鎮壓。港獨論者的回應是,一旦「支爆」(支那內爆),政權瓦解,和平獨立便可能。問題是,支爆論乃望天打卦。馬克思講的「東方專制」是一種超穩定結構,半死不活也很長命。以滿清為例,首都遭列強二度攻佔,京津外圍也受捻黨威脅,但腐敗透頂的清王朝卻苟延殘喘七十年。
如此,香港終歸是一潭絕望死水,港獨不過是其上一抹微瀾。除非,論者憶起一多的詩句:「這裏斷不是美的所在 / 不如讓給醜惡來開墾 / 看它造出個甚麼世界。」
解構港獨難題,必先意識到,迄今正反方都不自覺地專注港獨發生之時的剎那圖像。由於政權的往績和恐嚇,以及一般人出於對「革命」的理解,港獨的過程圖像是充滿混亂乃至血腥的。港獨論者若能繪畫出一個足夠正面的獨立之後的目的場景,人們頭腦裏的圖像,就不會灰暗如此。
所謂足夠正面,指的是同時對港人和對大陸的政商高層都大有好處。設若港獨論者提出獨立後的目的圖像有強烈雙贏涵義,逐漸滲入大陸金權高層的意識裏,灰暗就會豁然變得開朗。目的影響過程;雙贏港獨的過程是平和的。
大陸自共產黨專政以來,便是一個不正常國家,政治特點是高層內鬥不絕、你死我活。改革開放三十年,還出現了太平時期統治階級家族人丁資產持續外逃的怪象。這種雙料政治不正常,在現代大國之中絕無僅有。過去,大陸經濟不正常(指與東亞經濟起飛背馳),造就了香港經濟繁榮;今天,大陸政治不正常(太醜惡),將進一步造就香港政治獨立。
這點可從國際關係一點變化談起。2008年之後,中國與發達國的關係惡化。便是高度容外、主張多元文化的加拿大,也開始排斥中國。更麻煩的是,以往中國貪腐權貴逃到發達國,人財兩安全,頂多只被當地政府監視而已,但最近有不少中國外逃官員人贓俱被發達國政府引渡回去。原因之一是,發達國裏越來越多針對特權階級的民間爆料組織,不斷取得大量私人金融資料然後公諸於世。一旦壞人私密曝光,若涉外人不法之財,當地政府便不得不拘捕提審,定罪服刑之後驅逐出境或依法引渡。
發達國過去是中國貪腐權貴外遁時的心水目的地,但那些國家現在越來越難容身,香港於是取而代之成為首選。今天,所有大陸權貴家族都在香港設有專為他們自己服務的私募基金。
但是,兩個事例顯示,對大陸貪腐權貴而言,香港還不是很安全:一是2013年北京把在港國企華潤集團董事長宋林雙規,宋即得乖乖回去受審,說明香港竟是中共家法法域的一部份;一是去年底發生的銅鑼灣書店事件,證明只要北京硬來,特府根本不會阻止大陸強力部門在港擄人。
由於一國兩制提供不了大陸貪腐權貴所需要的足夠保護,他們反而有改變這種狀況、鞏固港中區隔的強烈動機。有人會說,逃離者失勢的居多,縱是為了自身利益,也難有助強化港中區隔。但這只是片面看法。
大陸官員貪腐是常態,在權力鬥爭的輪迴裏,還在台上享最高權力的那些人,有誰能肯定自己不會有一天成為通緝犯、連人帶錢外逃而指望落腳處有多一點與中國的區隔?而且,這些人很能夠理性看待私利,明白到自己在位時懲辦鬥輸外逃的政敵是次要,有一天自己落難而能保住性命財產才更關鍵。所以,上述陸資私募基金,鄧江李胡溫習派背景的都有。這是基本誘因分析。
有上述悟性的一眾大陸在位在逃黨政官員,還會進一步意識到,港獨論者所提倡的那種恒久而徹底的港中區隔,只要設計得宜,其實是最符合他們的私利、最值得他們積極支持的香港政治安排。這個意識一旦普及,港獨作為博弈學裏說的「納殊平衡」(Nash equilibrium),便在意念層面出現了。
納殊平衡是一種簡單狀態:身處其中,任何個體都不能藉着單方面離棄這個狀態而得到更大私利。在一個港獨納殊平衡裏,任一黨政官員環視其他黨政官員,如果發覺他們的最大私利是支持港獨的話,那麼他自己的最大私利也是支持港獨。問題是黨政官員怎樣才能把這個平衡從意念變成現實。那就要看港獨論者有沒有充份睿智去策成此事。
所謂充份睿智,無非就是要能讓最高黨政官員不損其愛國臉面而能夠慢慢轉軚,最終不反對港獨。為此,港獨論者需清晰描繪香港獨立後的主要國策,以提示出港獨的雙贏特性。要做到這點,瑞士是重要參考。
瑞士在十三世紀末立國,1648年的「西伐利亞和約」保證了它的獨立和永久中立,後者指瑞士承諾在一切未來戰爭中不歸邊、其他大國承諾予以尊重。處於法國、普魯士、奧地利等強鄰之間,瑞士本乃兵家必爭之地,卻在和約底下成為獨立中立國,不啻是大國博弈裏的納殊平衡最佳例子。
特別要留意的是,瑞士的獨立中立非常穩定,直接造就了它的獨特而鞏固的金融中心地位;更由於瑞士有幾乎是世界上最頑固的不引渡傳統,任何國家想從瑞士引渡逃犯歸國,都異常困難。瑞士因此成為了世界灰錢避難所。
構思香港如何獨立、獨立之後如何定義國體及與周邊大國關係,可參考瑞士模式而有所損益,其中當然是以與中國的關係為核心考慮。一個合理而有利的方案可包括下列各點:
‧香港成為主權獨立及無武裝永久中立國,並同時成為聯合國一員;
‧香港的獨立中立地位由中國單方面向國際社會承諾,並由美、英、加、澳、日及任何其他國家確認(或可直接由中國及這些國家簽署國際條約一次過確立);
‧獨立的香港永久不結盟;
‧獨立的香港採取完全符合《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的自由民主體制,國家領導人和立法會由開放提名及公民一人一票產生;
‧獨立的香港與中國之間的法域關係裏,嚴格永久保留並加強現存對中國的不引渡、不遣解規定;
‧獨立的香港以憲法威力永久廢除死刑。
上述最後兩點很重要,不僅是香港人關心的權利的保證,也是前述促使中國政經高層支持香港獨立的最重要誘因。在這方面,香港的條件優於台灣,因為台灣與大陸已經訂有相互的引渡條例,而且台灣還有死刑。
小露寶

TOP

台官網出現「台灣國」字樣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china_world/20161108/00178_007.html

台獨爭議持續發酵之際,有眼利網民發現台北市民政局官網的「歸化國籍測試專區」上,竟出現「Republic of Taiwan(台灣國)」的字樣,而不是「Republic of China(中華民國)」,事後該官網已撤換「台灣國」字樣的背景圖片。

該名發現網頁出錯的網民表示,看來台北市政府也認定新移民歸化的國家,就叫做「台灣共和國」。另有人留言稱,「感謝台北市政府為台灣建國」、「如果真的是台灣國的話,那麼旗子就放錯了」。

台北市民政局長藍世聰事後回應稱,網站是前市長郝龍斌設立,又指「我不覺得錯誤,哪有錯?很多國家這樣稱呼我們」,引來國民黨議員徐泓庭痛批。




李飛:主張自決也是港獨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61108/00176_006.html
小露寶

TOP

函蔡英文籲關注新界主權屬構思 游蕙禎致歉
http://hk.on.cc/hk/bkn/cnt/news/20161122/bkn-20161122172650268-1122_00822_001.html

有台灣的媒體報道,香港青年新政的游蕙禎去信台灣的總統蔡英文,指《中英聯合聲明》只能處理香港島及九龍半島(界限街以南)的主權問題,新界主權誰屬仍然成疑,要求蔡英文政府就新界主權問題表明及陳述官方立場。事件傳開後,游蕙禎晚上轉軚,指有關信件內容屬草擬版本,信件的內容已被否決。

報道引述信件指,《南京條約》及《北京公約》列明,香港島及九龍半島的主權是清朝永久移交至英國,而新界則是英國向清朝租借99年,因此《中英聯合聲明》只能處理港九主權問題,但無權決定新界主權。中國擁有香港主權的唯一依法理據為《中英聯合聲明》,但隨着全國人大常委會就《基本法》第104條釋法,《中英聯合聲明》的協議已被破壞或失效,故要求蔡英文認真關注「中華人民共和國竊據新界十九載」事件,並要求蔡英文政府就台灣對香港主權問題表明及陳述官方立場,更要求蔡英文交代會否就此與英國政府交涉。

報道又引述台灣網民留言指游蕙禎「誤判時勢」,更表明香港民主、中國民主,台灣人只能聲援。「至於香港主權,國民黨愛扯中華民國,就交給國民黨去扯吧。」

不過,台灣媒體報道游蕙禎去信蔡英文事件經傳開後,游蕙禎今晚(22日)約8時透過facebook回應事件,她承認之前確有考慮去信蔡英文,又指該媒體報道的信件內容屬草擬版本,信件的內容已被否決,強調自己重視與台灣的關係,不會輕率行動,並為事件造成誤會致歉。事件經兩岸傳媒廣泛報道後,游蕙禎受網民猛烈抨擊,有估計是游因抵受不了壓力才決定出聲明為事件解畫,並撤回去信的決定。

雖然游蕙禎聲稱已叫停去信,但蔡英文所屬的民進黨卻就游一封未寄的信作回應,希望港府能傾聽民意,並呼籲內地落實一國兩制中的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承諾。民進黨發新聞稿指,針對游蕙禎的信件,希望港府能傾聽民意,在內部的和諧環境下,追求進步與繁榮。該黨指中共當局應落實一國兩制中,對於「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承諾,正視港人對於自由、民主、法治等核心價值的追求,並以耐心積極和香港人民進行溝通,讓香港的民主持續進步與發展。
小露寶

TOP

李國章:港獨思潮因不滿建制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1201/19851341

《文匯》屈浸大生收錢播獨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1206/19856572


[ 本帖最後由 萬寶路 於 2016-12-6 12:00 編輯 ]
小露寶

TOP

民陣元旦數千人遊行創近年新低 港獨旗湧現
http://hk.on.cc/hk/bkn/cnt/news/20170101/bkn-20170101143312611-0101_00822_001.html



845

TOP

李國章以供水論港獨不切實際兼笑話 無視星洲獨立照買馬拉水幾十年│皇甫清
http://www.post852.com/148249/%E6%9D%8E%E5%9C%8B%E7%AB%A0%E4%BB%A5%E4%BE%9B%E6%B0%B4%E8%AB%96%E6%B8%AF%E7%8D%A8%E4%B8%8D%E5%88%87%E5%AF%A6%E9%9A%9B%E5%85%BC%E7%AC%91%E8%A9%B1%E3%80%80%E7%84%A1%E8%A6%96%E6%98%9F%E6%B4%B2%E7%8D%A8/

港大學生會刊物《學苑》的最新一期指,2047年是香港的「二次前途問題」,並支持港獨。港大校委會主席李國章晚上出席活動時回應指,有關言論是「笑話」。

李國章表示大學有言論自由,但談論港獨是「好好嘅笑話」,質疑獨立之可行性。他反問如果香港獨立,食水和食物之供給應從何而來,「你解釋畀我聽,係咪要七日一個鐘頭放水喉(供水)?」李國章因而總結港獨是不切實際。至於《學苑》為何要提香港獨立,李國章指是想「激動吓中央政府、香港政府」,但認為這是沒意思。

必須再指出,東江水是香港納稅人真金白銀買的,而且是以「統包總額」方式買水,即香港付較高的水價,以確保大陸無論遇到什麼狀況,都要向香港提供約定的水量,這短短9年已為付了錢而沒取用的東江水,枉付了50億元。相反,香港購買東江水的水價,近年持續不斷攀升,已成屬在香港上市的國企粵海集團的主要資產及收入來源,而同時粵海對東莞及深圳,其供水價卻比香港便宜三倍。

更重要的是利字當頭,即使香港獨立,也不代表中國不會賣水給香港。新加坡自1965年脫離馬來西亞獨立,但過去這幾十年一直有向馬國柔佛州買水,更諷刺的是因柔佛州水壩水位不斷下降,加上新加坡海水化淡的技術日漸成熟,獅城在去年起就反過來每日向柔州市民提供1,600萬加侖食水。

李國章之言完全顯示出他對香港,以致鄰近地區情況之無知,除了政治正確之外,就無疑是「笑話」一則。
211

TOP

稱合作社不得進行商業活動 城大禁學生會寄賣民族黨港獨衛衣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news/20170407/56531126

北大教授倡港獨分子驅逐出境
https://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70429/s00002/1493401799069

香港原屬南越國, 不是中國.
南越國,又稱為南越[1]或南粵[2],在越南又稱為趙朝[3],是約前203年[4]至前111年[5]存在於嶺南地區的一個國家,國都位於番禺(今廣東省廣州市)[6],疆域包括今天中國廣東、廣西的大部分地區,福建的一小部分地區,海南,香港,澳門和越南北部、中部的大部分地區[7][8][9][10]。南越國是秦朝將滅亡時,由南海郡尉趙佗起兵兼併桂林郡和象郡後於約前203年建立。

[ 本帖最後由 中國好呻吟 於 2017-5-22 18:24 編輯 ]
中國好呻吟

TOP

【回歸廿年】李鴻章家族後人:我祖國係香港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news/20170620/56849719

民族黨涉勾結孫治本 4主腦曝光最細19歲
http://hk.on.cc/hk/bkn/cnt/news/20170621/mobile/bkn-20170621134052070-0621_00822_001.html

[ 本帖最後由 陳東兒 於 2017-6-21 07:20 編輯 ]
陳東兒

TOP

【林忌评论】香港沦陷二十年
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kl/com-06262017134821.html?encoding=simplified

被称为亚洲四小龙与东方之珠的香港,不经不觉就已经沦陷了二十年,港大民调最新的市民身份认同调查显示,自认是中国人的18-29岁年轻人只有3.1%,是自政权移交以来的新低,这就显示了一个年轻人的观感——香港是沦陷了,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殖民统治之下,对中国愈来愈疏离。

董建华之流不断说「不少青年在(英属)殖民地时期长大……需要有人心回归的过程」;前新华社社长周南说「殖民主义在香港洗脑逾150年,洗了四、五代人」;真相是英治黄金岁月,对香港人特别是年轻人一代最大的改变,就是给了一个地方让香港人在自由的环境长大,当中没有中共或任何「中国」的国家机器可以成功洗脑,他们把没有洗脑说成是反常,把洗脑说成是正常。

在90年代末期,中共天天宣传英国会「搞乱」香港,基建会「花光」储备,改革会令香港「无法管治」;结果97政权移交之后,香港人这二十年所目击的,就是在中共的统治下,香港在政制、自由以及人权,甚至政府的管治,每一项指标都在倒退;香港人在「中国」的「管治」之下,不但没有变得更好,而是几乎每一样都变得更差;而且更荒谬的,就是连管得差也不许说,你说就攻击为「不爱国」、「卖国贼」,「人心未回归」,说到好似要做一个良好的「中国人」,就必须说谎,成为了「逆来顺受」、「自甘坠落」的同义词,那么除了被洗脑爱中国的人,或大奸大恶之徒外,又有谁会爱做「中国人」?

2003年中共隐瞒SARS疫情,令病毒流入香港夺去299条人命,中共的前国务院港澳办常务副主任的陈佐洱 竟说成是「中央助港不遗馀力」有如「父亲关怀孩子」,这就是中共与英国这两个「宗主国」的最大分别——在「中殖」之下,不但绝不承认错误,更对其犯下的兽行说成爱,在香港的伤口上洒盐,而香港人面对这种恶毒的语言,还要含泪强颜欢笑,对兽行施暴者说「多谢」,然后一起「庆祝」。

每次说到中共对香港的劣行时,总有些人拉英国来说,然后反问为何香港在英治时期没有民主,或今日不关心香港人云云;历史真相是,英国在五十年代已确认要结束帝国,早就想把香港有如新加坡般,「自治」或「解殖」甚至独立出去,一如CNN日前根据机密档案所报导,1958年1月30日周恩来威吓,香港行自治是对中国的「挑衅」,甚至派军队入侵香港;因此在英治下的香港没有民主,完全都是中共一手造成;而中共更卑劣的,是自己造成了香港人在更早前没有民主,却反过来洗脑宣传这是「殖民主义」、「帝国主义」,真相就是中共才是这些「殖民主义」以及「帝国主义」最强力的支持者,因为英国改革,中共就会失去藉口去「收回」香港,一如后来彭定康所挑战中国所做的。

亦因此,从来都没有的「港独」声音首次认真出现了;香港人在英国治下反对独立,因为英治比较有保证;而中共政权乱搞了廿年,香港人忍受够之后,人心思变。
陳東兒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