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12
發新話題
打印

共匪公然撕毀《中英聯合聲明》,釋放出極端危險信號

[轉載]

習系人馬又出來放風,又是老調重彈的江派攪局說:

http://hk.aboluowang.com/2017/0709/959108.html

對這類放風,我們有必要保持警惕。因為放風的人從來不說自己是習系的,習本人更不會承認,隨時可以撇清,到頭來就變成全是圍觀群眾一廂情願的幻想了。

這次放風,說外交部是被江派控制的,又是江派攪局。對此,我們不能輕信,因為外交部的發言是與共軍的動向一致的。

外交部公然撕毀《中英聯合聲明》,共軍則在南海填海造島,並把島嶼軍事化;

外交部發言猛批印度,同時共軍在不丹邊境敏感地帶築路,試圖打開西南通道。

顯而易見,外交部的公開發言,與共軍的動作,是互相配合、完全一致的。

如果說外交部是江派控制的,所以才那樣發言,那麼共軍也必定是江派控制的,否則,無法解釋上述現象。

習近平不是已經牢牢控制軍隊了嗎?不是已經把徐才厚、郭伯雄等一大批人都拿下了嗎?為何還會如此?

有人說,江派專門趁習近平外訪時出來搗亂。但是,共軍在南海填海造島並把島嶼軍事化,共軍在不丹邊境開路,這些動作,在習近平出訪之前,已經在做,並且已經持續了不短的時間。牢牢控制著軍隊的習近平,既然沒有制止,那就衹能認為,這些都是習近平同意的。

類似的還有,習近平雖然答應解決北朝鮮問題,但共匪照樣繼續向北朝鮮供應資源、繼續幫北朝鮮發展核武器,北朝鮮繼續試射導彈。

習系放風說,習近平已經牢牢控制了軍隊、控制了大局,那為何制止不了這些事情?

由於有以上疑問,我們不得不考慮另一種可能性:

共匪故意放出習江鬥的煙霧,迷惑外界,讓外界對習近平抱有幻想,讓民眾不要起義造反。

同時,共匪穩步推進赤化全球的百年大計,對外搞政治經濟滲透、軍力擴張,對內則不斷收緊、加強控制。

這次公然撕毀《中英聯合聲明》,以及與印度的軍事摩擦,可能是共匪對外界的一個測試。

如果外界反應不大,則共匪可以更加放心大膽地壓制香港、擴張軍事勢力範圍;

如果外界反應強烈,則共匪可以再次放出「習江鬥」煙霧彈,用一些小道消息文章,否認外交部的發言。不過,即使習近平回國,外交部也不會正式收回其發言,共軍在南海、不丹等邊界區域加強軍力的動作也不會停止,共匪向北朝鮮輸送資源、幫助北朝鮮發展核武器,也不會停止。

TOP

[轉載]

1956年,也就是朝鮮、越南先後停戰,英法中東敗走,蘇共二十大推行新政,這個世界格局發生重大變化的一年,蔣介石把他的思考寫成了《蘇俄在中國——中國與俄共三十年經歷紀要》一書出版,檢討在大陸失敗的教訓。

從《蘇俄在中國》這一書名就可以看出,蔣介石把蘇俄對中國的影響,蘇聯對中國共產黨各種形式的支持認作他和國民黨政權失敗的主要原因。蘇維埃俄國和後來的蘇聯的支持,確實對中國共產黨的勝利起了重要作用。“十月革命一聲炮響,給中國送來了馬克思列寧主義。”俄國送來的不光是主義和精神,近年解密的檔案表明,對中共也一直有金錢等物質援助。

在書第一編的緒論中,蔣介石談到寫書的目的時說:

“我們中國這三十年來,所受的慘痛教訓,我深望其能對今日同遭共產主義的威脅的國家及其領導者,有所裨益。我以為蘇俄的武裝暴力,亦與世界歷史上野心侵略主義者一樣,並不足畏,且必歸失敗,但是他的武裝暴力,乃潛存於其‘和平共存’的外衣之內。自由國家的領導者甚難洞察其危機之存在,比及發覺而奮起抵抗,則為時已晚。我深恐今後俄共及其傀儡中共以其侵陷我大陸,奴役我同胞的故技,轉而為害於世界人類而無法阻止,乃不揣愚拙,特將本書公之於世。”

“倘能以此對自由世界,尤其是我亞洲非共國家,有所貢獻,那就是我民族歷史上這一最大犧牲的代價,乃獲得了補償,而我對於世界反共斗爭,亦克盡其應盡的責任了。”

“我發表這一記錄之時,衷心充滿着悲痛無比的情緒,也懷抱着堅強不移的信心。”

蔣介石認為,他們自信太過。他寫道:“從今日回溯當時的情景,可以說是我們對於‘民族至上’的原則,自信太過,……因而對待他都是寬大為懷,而不用徹底的手段,於是又授予共黨以可乘之隙,而使他的一切政治陰謀,得以死灰復燃,竟為我整個中國大陸招致今日這樣空前的災禍。”

TOP

李怡:鄧小平說香港「1997年後可以罵共產黨」 現在中聯辦背叛了他
https://www.bannedbook.org/bnews/zh-tw/comments/20171124/860343.html

鄧小平在中英達成聯合聲明的協議後,多次會見外賓與港客時都強調“50年不變”。在1984年10月3日的談話中說:“我們在協議中說50年不變,就是50年不變。我們這一代不會變,我們下一代也不會變。……所以不要擔心變,變不了。”

上周中聯辦法律部長王振民出席《基本法》研討會時,批評香港有人經常“攻擊、謾罵中國共產黨,攻擊中央政府”。他的意思是中國共產黨、中央政府是罵不得了。但1984年鄧小平怎麼說呢?鄧說:“1997年以後……也可以罵共產黨,我們不怕他們罵,因為共產黨是罵不倒的。”30多年後,變了吧?

鄧小平當年在多次談話中,都強調“要相信港人治港”、“相信香港人能治好香港”,可是,李飛在上周卻說,中央要與香港本地政權機關一道“共同對香港特別行政區實行管治”。港人治港是不是變了?

林鄭前日宣布即將有中央官員來港宣講十九大精神。相信宣講團一定不會講到十九大通過的黨章有一個重要改變,就是把鄧小平當年著力推動並寫進十二大黨章中的一個要點刪除。刪除什麼呢?就是鄧小平關於“黨要管黨,黨政分開”理念的表述。

上世紀80年代,鄧小平認為中國政治體制改革的核心內容是要解決“黨政不分”、“以黨代政”問題。他提出“黨政分開”的思想,黨政分開即黨政職能分開,黨應當在憲法和法律的範圍內活動。這其實是現代所有文明國家的政黨功能和規則。

十二大黨章有如下一段:“黨的領導主要是政治、思想和組織的領導。黨必須制訂和執行正確的路線、方針和政策,做好黨的組織工作和宣傳教育工作,發揮全體黨員在一切工作和社會生活中的先鋒模範作用。黨必須在憲法和法律的範圍內活動。”這段表述,經過幾屆黨代會的修改,到2012年十八大的黨章中,仍然保留“黨的領導主要是政治、思想和組織的領導”這一句,但十九大黨章,這一句就不見了,改為文革時毛澤東的“最高指示”:“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一切,包括經濟、行政和所有權力。

鄧小平當年認為香港主權轉移後可以50年不變,就是基於黨政的職能分開、共產黨不具有凌駕憲法和法律的權力。現在中共對香港政策的變,是基於習核心的共產黨,已回復到毛澤東的“黨領導一切”的時代了。人治社會大變,黨凌駕憲法和法律,表面講《基本法》實際上並不依從,而是按照政治需要不斷對《基本法》作脫離文本的詮釋。

英國當年願意簽訂聯合聲明,是錯信了一個人治國家會遵守法律條文。對人治國家來說,無論國際條約,還是國內的憲法或法律文件,都是政治,都不是凌駕一切政治之上的“法的統治”,而是供政治操控的工具。法治是法大於政,人治則是政大於法。政治隨著時勢而變,在人治的體制下,法律絕沒有凌駕性也就沒有穩定性。英國錯信人治的中國,造成香港今日的災難。

世道人生:法大於政,抑政大於法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171123/20223060

鄧小平在中英達成聯合聲明的協議後,多次會見外賓與港客時都強調「50年不變」。在1984年10月3日的談話中說:「我們在協議中說50年不變,就是50年不變。我們這一代不會變,我們下一代也不會變。……所以不要擔心變,變不了。」

上周中聯辦法律部長王振民出席《基本法》研討會時,批評香港有人經常「攻擊、謾罵中國共產黨,攻擊中央政府」。他的意思是中國共產黨、中央政府是罵不得了。但1984年鄧小平怎麼說呢?鄧說:「1997年以後……也可以罵共產黨,我們不怕他們罵,因為共產黨是罵不倒的。」30多年後,變了吧?

鄧小平當年在多次談話中,都強調「要相信港人治港」、「相信香港人能治好香港」,可是,李飛在上周卻說,中央要與香港本地政權機關一道「共同對香港特別行政區實行管治」。港人治港是不是變了?

林鄭前日宣佈即將有中央官員來港宣講十九大精神。相信宣講團一定不會講到十九大通過的黨章有一個重要改變,就是把鄧小平當年着力推動並寫進十二大黨章中的一個要點刪除。刪除甚麼呢?就是鄧小平關於「黨要管黨,黨政分開」理念的表述。

上世紀80年代,鄧小平認為中國政治體制改革的核心內容是要解決「黨政不分」、「以黨代政」問題。他提出「黨政分開」的思想,黨政分開即黨政職能分開,黨應當在憲法和法律的範圍內活動。這其實是現代所有文明國家的政黨功能和規則。

十二大黨章有如下一段:「黨的領導主要是政治、思想和組織的領導。黨必須制訂和執行正確的路線、方針和政策,做好黨的組織工作和宣傳教育工作,發揮全體黨員在一切工作和社會生活中的先鋒模範作用。黨必須在憲法和法律的範圍內活動。」這段表述,經過幾屆黨代會的修改,到2012年十八大的黨章中,仍然保留「黨的領導主要是政治、思想和組織的領導」這一句,但十九大黨章,這一句就不見了,改為文革時毛澤東的「最高指示」:「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一切,包括經濟、行政和所有權力。

鄧小平當年認為香港主權轉移後可以50年不變,就是基於黨政的職能分開、共產黨不具有凌駕憲法和法律的權力。現在中共對香港政策的變,是基於習核心的共產黨,已回復到毛澤東的「黨領導一切」的時代了。人治社會大變,黨凌駕憲法和法律,表面講《基本法》實際上並不依從,而是按照政治需要不斷對《基本法》作脫離文本的詮釋。

英國當年願意簽訂聯合聲明,是錯信了一個人治國家會遵守法律條文。對人治國家來說,無論國際條約,還是國內的憲法或法律文件,都是政治,都不是凌駕一切政治之上的「法的統治」,而是供政治操控的工具。法治是法大於政,人治則是政大於法。政治隨着時勢而變,在人治的體制下,法律絕沒有凌駕性也就沒有穩定性。英國錯信人治的中國,造成香港今日的災難。
Anonymous

TOP

Anonymous

TOP

 14 12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