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激爆討論] 中共整肅 傳媒嚴冬 Freedom of speech in China

境外網站遭內地封鎖 有政協委員倡大灣區設互聯網特區
http://news.tvb.com/local/5c8c6a47e6038313277f82c4

不少境外網站在內地都被封鎖,想突破網絡審查可能要「翻牆」。有在內地做科研的港商認為,瀏覽社交平台受到限制,會影響創新科技發展。有全國政協委員就建議,中央在大灣區設立互聯網特區,方便接收外地資訊。

本身是港商的洪緯,投資了一千萬元,在前海跟其研究團隊研發一套結合了即時通訊軟件和網購的智能應用程式。他指做創科經常要接觸外國的產品和設計,但內地信息不流通,成為了不少內地創科公司發展的瓶頸。

港商洪緯稱:「社交平台是否使用應該由用家決定,香港也是中國的一部分,香港都能使用的社交平台,來到灣區應該可使用。」

《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提出,大灣區其中一個戰略定位,是成為具全球影響力的國際科技創新中心。不過有人擔心,資訊不流通可能局限了內地發展。

有全國政協委員表示,已在全國政協會議提案,建議大灣區不需「翻牆」都可瀏覽各地資訊。

全國政協委員吳傑莊表示:「創科中心肯定要將生產科研東西跟外國接軌,相信香港和粵港澳大灣區建立互聯網特區,裡面完全信息流動。」被問到機會大嗎,吳傑莊說:「問題應該不大,因為這是大勢所趨,國家都是會走向國際化,信息流在人流、物流、資金流當中,信息流是最重要。」

按程序,委員提案之後,內地有關部門需要研究和跟進。
成吉思汗 鐵木真(ᠴᠢᠩᠭᠢᠰ; ᠬᠠᠭᠠᠨ)

TOP

無國界記者組織警告:中國正試圖建立“世界媒體新秩序”威脅全球新聞自由
http://cn.rfi.fr/%E4%B8%AD%E5%9B%BD/20190325-%E6%97%A0%E5%9B%BD%E7%95%8C%E8%AE%B0%E8%80%85%E7%BB%84%E7%BB%87%E8%AD%A6%E5%91%8A%E4%B8%AD%E5%9B%BD%E6%AD%A3%E8%AF%95%E5%9B%BE%E5%BB%BA%E7%AB%8B%E4%B8%96%E7%95%8C%E5%AA%92%E4%BD%93%E6%96%B0%E7%A7%A9%E5%BA%8F%E5%A8%81%E8%83%81%E5%85%A8%E7%90%83%E6%96%B0%E9%97%BB%E8%87%AA%E7%94%B1

監督維護全球新聞自由的無國界記者組織(RSF)3月25日發佈報告,警告各界關注中國正試圖建立“世界媒體新秩序”,對全球新聞自由構成威脅。該組織呼籲民主國家起而反抗。

無國界記者組織的報告警告說:北京當局爲了抵禦內部和外界的批評,嚴格控制民衆取得資訊管道,包括透過“防火長城”來封鎖自己視爲不適當的網站和內容。

無國界記者組織表示,如今北京控管資訊的企圖,並不只限在中國境內,而是輸出境外,正對其他國家輸出審查和控制資訊的方法。報告寫道:“中國透過大使館和宣傳中國文化及語言的孔子學院網路,毫不遲疑利用騷擾和威嚇手段,強推認爲意識形態正確的用詞,並掩蓋歷史上較黑暗的篇章。”

無國界記者組織批評:北京以各種方式將影響力延伸到國界以外,包括“撒錢提升國際電視傳播設備、投資國外媒體平臺、在國際媒體大買廣告,和邀請全球各地記者訪問中國,所有費用全由北京買單”。

無國界記者組織報告還詳述被稱爲“特洛伊木馬政策”的中國策略,即定期在有聲望的國際報紙買業配廣告,包括美國的“華爾街日報”、法國的“費加洛報”和英國的“每日電訊報”。廣告配文完全由中國國有媒體的團隊撰寫,從而向外國讀者傳達中國官方的訊息。

無國界記者組織的報告警告說,中國的行動“不僅對媒體,也對民主國家構成直接威脅”。

據法新社和中央社報道:無國界記者組織東亞辦事處執行長艾瑋昂(Cedric Alviani)指出:“中國當局在全球推廣的世界媒體新秩序違反新聞學。這種新秩序下的記者不爲公民服務,而爲了國家工作。”

無國界記者組織秘書長德洛瓦(Christophe Deloire)發佈聲明表示,他希望這份報告有助激勵各個國家採取行動。“如果民主國家不反抗,『中國式』國家宣傳將一步步侵入全球媒體,並和我們所認知的新聞事業競爭。”
KT88

TOP

文革回潮?美媒:中國大學興起「告密」文化
https://udn.com/news/story/7332/3729169

近期中國大學教師遭整肅已非個案,老師遭遇背後大都與學生舉報行動有關,美媒報導,這種現象使人再次想到文革。與此同時,新技術監控手段也被引入高等院校,監控教師言論。

據美國之音,近期中國大學教師遭整肅已非個案。新披露的名單包括:北京師範大學副教授史杰鵬、貴州大學教授楊紹政、廈門大學教授尤盛東、北京建築工業大學教授許傳青、中南財經政法大學副教授翟桔紅、以及重慶師範大學商貿學院副教授譚松等。

另有媒體披露,北京清華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的呂嘉最近被調查,因為他的言論被認為不僅抹黑了清華馬克思主義學院的名譽,更完全背離了思政課老師引導同學樹立馬列信仰的作用。呂嘉代表的是非自由派知識分子的遭遇。

報導指,中國大學部分學者遭當局整肅事件似有一共同點,就是有關案情是學生向院校當局報告,或稱告密的。這些學生中,有的是大學中的「學生觀察員」,有的是要求進步的黨團積極分子,也有一些人恐怕是隨波逐流。

報導認為,中國學者尤其是社科人文類的教席,如今被列為「高危職業」。例如,楊紹政是經濟學院教授,代表言論是所謂「公款養黨論」。他被無限期停課,去年9月正式被撤職。

2018年4月,湖北武漢中南財經政法大學副教授翟桔紅,上「政治學原理」課時質疑修憲、國企產權制度和人民代表制度,因此被指「錯誤解釋憲法修改情況」,「在學生中產生負面影響」。

人民大學退休教授張鳴說,時政課很容易被舉報。恰恰是教時政課的人被舉報,這很有意思。他們(當局)鼓勵時政課創新,時政課要活潑一點,結果一活潑就被舉報了,這事情挺弔詭的。

北京某大學退休教授孫某對美國之音說,告密這種事情應該是有組織的一種安排,例如,通過共青團,通過黨的什麼組織。另外,大學校內的教學現場視頻監控系統,也有可能提供某些教師的出格情況。

張鳴直言說:「現在就是這個風氣,就是像文革,所以說,麻煩了。呼籲也沒有用,因為這個問題已由來已久,現在愈演愈烈。它不讓你說話,我現在已經沒有說話的權利,也沒有渠道說話,我的(渠道)都封掉了,現在是難受的時候。」

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也認為,學生告密是文革回潮的跡象之一。他說,習近平上台之後,對大陸學術界,還有很多不同的領域,來了一個大清洗,好像文革回潮,就是這種舉報文化。就學術方面而言,他看見敢言和有良心的老師,受到各種報復,其中有一些是學生舉報的,學生出賣老師。
KT88

TOP

人權觀察:中國去信威脅各國使團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上勿批評新疆人權
https://www.hkcnews.com/article/19530/%E8%81%AF%E5%90%88%E5%9C%8B%E4%BA%BA%E6%AC%8A%E7%90%86%E4%BA%8B%E6%9C%83-19534/%E4%BA%BA%E6%AC%8A%E8%A7%80%E5%AF%9F%EF%BC%9A%E4%B8%AD%E5%9C%8B%E5%8E%BB%E4%BF%A1%E5%A8%81%E8%84%85%E5%90%84%E5%9C%8B%E4%BD%BF%E5%9C%98-%E8%81%AF%E5%90%88%E5%9C%8B%E4%BA%BA%E6%AC%8A%E7%90%86%E4%BA%8B%E6%9C%83%E4%B8%8A%E5%8B%BF%E6%89%B9%E8%A9%95%E6%96%B0%E7%96%86%E4%BA%BA%E6%AC%8A



國際人權組織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周一發表聲明,指中國在上月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會議,全程施壓及警告,扼殺批評中國惡劣人權紀錄的聲音。人權觀察取得一封由中國政府致日內瓦各國使團的信件,警告各國使團「顧及貴我兩國雙邊關係和長期多邊合作」,各國不應「合辦、參與或出席」由美、加、德、荷、英等國主辦,於3月13日舉行的新疆人權問題討論會。部分國家使團更對人權觀察表示,中國外交官親自警告他們不得與會。

法新社指這封信件確實存在,上有中國駐日內瓦辦事處代表團大使俞建華的簽名。多個國家外交官也向法新社證實,它們都收到中國代表團發出的信函。多國外交官表示,中國數次施壓,要求他們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於3月15日正式審查人權紀錄時支持中國。 一名外交官說,「中國代表團試圖掌控一切。當你發現在會議上替新疆發聲的國家屈指可數時,你便了解中國向各國施壓的成效」。

人權觀察表示,中國官員企圖向聯合國施壓,要求它們從普遍定期審議材料中,將聯合國的工作組和特定非政府組織提交的文件剔除,並且阻撓維吾爾維權人士多里坤・艾沙(Dolkun Isa)出席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會議。此外,中國也試圖說服伊斯蘭合作組織成員國,公開讚揚中國如何對待其穆斯林國民,又要求與其關係友好的國家,佔據會議結尾的發言名額。

據法新社統計,將近100個國家要求在會議結尾時發言,但只有13個國家獲得發言權。 最終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抽出馬里為第一個發言國,並依照字母順序,讓包含菲律賓在內的另外12個國家上台發言。這意味大部分歐洲與北美國家未獲得發言機會,僅有挪威在發言時譴責中國的新疆政策。

雖然非政府組織在會議結尾時也有發言權,但與中國關係友好的組織,在10個發言機會中搶了6個。 費雪表      示,由此可見,中國認為有必要透過強硬施壓和大量宣傳圖片,設法壓制對其人權記錄的審查。

儘管中國極力排除批評意見,多個國家使團、聯合國人權高級專員公署、聯合國人權專家、條約機構以及眾多非政府組織,仍有發言要求關注中國全面侵犯新疆人權,呼籲讓國際監察員不受限制進入新疆實施獨立評估。費雪表示,現在要看各國政府能否在6月份的人權理事會會議上採取行動,要求中國遵重國際人權標準。

人權觀察:華向多國施壓 阻聯合國批評新疆人權
https://hk.on.cc/hk/bkn/cnt/cnnews/20190402/bkn-20190402192926689-0402_00952_001.html

人權觀察組織(Human Rights Watch)周一(1日)發聲明指,中國代表團上月致函數個駐日內瓦的他國外交使團施壓,阻止聯合國人權理事會(UNHRC)審查中國人權紀錄,及呼籲他國不參與新疆人權問題討論會。聲明呼籲各國在今年6月的人權理事會會議上,要求中國改善人權。

聲明稱,該組織獲得一份中國官方代表團致函日內瓦各國使團的信函,其中警告各國使團「顧及貴我兩國雙邊關係和長期多邊合作」,不應「合辦、參與或出席」由英美加德荷等國於3月13日主辦的新疆人權問題討論會,信函有中國常駐聯合國日內瓦辦事處代表俞建華署名。另有部分國家的外交官會前被中方代表親自前去警告。

人權觀察組織指,中國在人權理事會會議期間向聯合國施壓,要求從定期審議的材料中,將聯合國國別工作組和特定非政府組織提交的文件剔除,並阻撓維吾爾維權人士出席會議;中國又試圖說服伊斯蘭合作組織成員國,讚揚中國善待國內回教徒,要求關係友好的國家佔據會議發言名額。

【軟硬兼施】中國施壓多國使團 阻聯合國批評新疆人權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china/realtime/article/20190402/59442010

人權觀察批評中國使團曾“威脅”聯合國對華人權審議
http://trad.cn.rfi.fr/%E4%B8%AD%E5%9C%8B/20190401-%E4%BA%BA%E6%AC%8A%E8%A7%80%E5%AF%9F%E6%89%B9%E8%A9%95%E4%B8%AD%E5%9C%8B%E4%BD%BF%E5%9C%98%E6%9B%BE%E5%A8%81%E8%84%853%E6%9C%88%E8%81%AF%E5%90%88%E5%9C%8B%E4%BA%BA%E6%AC%8A%E5%AF%A9%E8%AD%B0

人權觀察:中國去信威脅各國使團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上勿批評新疆人權
https://hk.news.yahoo.com/%E4%BA%BA%E6%AC%8A%E8%A7%80%E5%AF%9F-%E4%B8%AD%E5%9C%8B%E5%8E%BB%E4%BF%A1%E5%A8%81%E8%84%85%E5%90%84%E5%9C%8B-%E6%89%BC%E6%AE%BA%E6%89%B9%E8%A9%95%E4%BA%BA%E6%AC%8A%E7%B4%80%E9%8C%84%E8%81%B2%E9%9F%B3-075813604.html

中國人權雪上加霜 被爆在UN會議間耍手段扼殺批評聲浪
https://news.ltn.com.tw/news/world/breakingnews/2746397

害怕國際公憤 中共抵制人權審查9手段曝光
http://chinese.efreenews.com/a/heboguojigongfen-zhonggongdizhirenquanshencha9shouduanpuguang


人權觀察週一(4月1日)披露,前不久在日內瓦舉行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會議期間,中共全程利用施壓和威脅來抵制對其惡劣人權記錄的批評。人權觀察表示,國際公憤讓中共進入恐慌模式,利用各種方式來抵制國際一致行動。

據人權觀察官網4月1日所發布的新聞報導,針對中共政府被指侵犯人權的各項議題,尤其是在中國新疆地區進行大規模的任意拘留,中共沒有做出可信的回應。

「多年來,中國(共)一直在幕後操作,削弱聯合國的人權機制。」 人權觀察日內瓦分部主任約翰·費舍爾(John Fisher)說,「(中共)虐待新疆穆斯林引發全球公憤日益增高,這讓中國(共)進入恐慌模式,其利用公私部門的各種壓力來試圖阻止協調一致的國際行動。」

人權觀察取得了一封中共政府致日內瓦各國使團的信函。中共在信中威脅各國使團,「為了我們的雙邊關係和持續的多邊合作」,各國不應該「合辦、參與或出席」3月13日舉行的一個有關新疆問題的人權討論會。

此活動由美國、加拿大、德國、荷蘭和英國主辦。此外,來自發展中國家的一些代表告訴人權觀察,中共外交官親自與他們溝通,並警告他們不要參加此次活動。

由於人權理事會在審查聯合國對中國(中共)的「普遍定期審議」(UPR,這是對每一個聯合國成員國人權記錄的定期審議),因此理事會在本次會議中對中共的人權記錄進行正式審查。出席會議的各國代表們提出了一些擔憂,包括中共企圖阻止批評、扭曲其真實人權記錄的做法,包括:

1、施壓聯合國官員,將聯合國國別工作組和特定非政府組織提交的文件從UPR材料中去除;

2、中共在一些重大問題上提供明顯虛假或具有誤導性的回應,這些重大問題包括:關於侵犯宗教自由、大規模拘留中心和在新疆缺乏正當程序保障等;

3、督促各國使團登記UPR發言,來肯定其人權記錄;

4、聯繫對中國人權記錄表示批評的各國使團,警告對雙邊關係的負面後果;

5、說服伊斯蘭合作組織(OIC)成員國,肯定中共對其穆斯林公民的待遇;

6、在發言名單中加入大量官辦非政府組織(GONGOs)人員,他們不加批判地支持中國(中共)人權記錄;同時不允許獨立的中國團體有任何機會出席任何政府諮詢,也不會允許這些團體提交材料後而不受到報復;

7、企圖阻撓維吾爾維權人士多里坤‧艾沙(Dolkun Isa)獲得出席一些活動許可,並在一場非政府團體組織的活動中公然將他憑空污衊為「恐怖分子」;同時又在一場由(中共)政府主辦的邊會(Side Event)上污衊另一位維吾爾與會人員,並語帶威脅地提及其家屬的下落和現況;

8、在聯合國會議廳外舉辦長達一星期的大型圖片展覽,將維吾爾人描繪為既幸福又對中共政府感恩戴德的人群;

9、企圖以秩序問題阻止一個非政府組織在人權理事會發言討論新疆問題。

報導說,儘管中共極力排除批評意見,但大量的國家使團、聯合國人權高級專員、聯合國人權專家、各條約機構以及眾多非政府組織都已經在大量關注中共廣泛的侵犯新疆人權,並呼籲讓國際監察員不受限制進入新疆實施獨立評估。

「中國(共)感到有必要通過強硬施壓和大量宣傳(圖片)手段,企圖壓制對其人權記錄的審查。」費舍爾說,「現在要看各國政府能否在6月份人權理事會會議上採取行動,要求中國(共)遵重國際人權標準。」#

[ 本帖最後由 KT88 於 2019-4-4 05:42 編輯 ]
KT88

TOP

網絡清洗升級 指發佈「時政有害訊息」
中共文字獄 50名人微博被封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international/daily/article/20190410/20652726

EL156

TOP

EL156

TOP

《華爾街日報》報道 內地收緊言論蔓延至金融界
中共發警告 禁分析師唱淡經濟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160505/19598615
【香港】《华尔街日报》报道 内地收紧言论蔓延至金融界 中共发警告 禁分析师唱淡经济
http://www.sohcradio.com/gb/2016/05/04/Art1152008.html
中共收紧言论蔓延至金融界-中国禁分析师唱衰
http://www.enanyang.my/news/20160506/%E4%B8%AD%E5%85%B1%E6%94%B6%E7%B4%A7%E8%A8%80%E8%AE%BA%E8%94%93%E5%BB%B6%E8%87%B3%E9%87%91%E8%9E%8D%E7%95%8Cbr-%E4%B8%AD%E5%9B%BD%E7%A6%81%E5%88%86%E6%9E%90%E5%B8%88%E5%94%B1%E8%A1%B0/

華爾街日報:中國政府出手警告分析員 禁唱淡經濟
https://www.thestandnews.com/finance/%E8%8F%AF%E7%88%BE%E8%A1%97%E6%97%A5%E5%A0%B1-%E4%B8%AD%E5%9C%8B%E6%94%BF%E5%BA%9C%E5%87%BA%E6%89%8B%E8%AD%A6%E5%91%8A%E5%88%86%E6%9E%90%E5%93%A1-%E7%A6%81%E5%94%B1%E6%B7%A1%E7%B6%93%E6%BF%9F/
外媒引述消息人士稱,中央近日正出手向經濟分析師及財經記者施壓,要求他們不要發表與官方樂觀論調不一致的中國經濟看法。報道又指,有經濟師曾出言看淡中國經濟發展,並收到中央發出的警告。

《華爾街日報》報道稱中國經濟發展放緩,不少人對經濟前景感到憂慮,民眾開始將資金調走,引起中國領導人的關注。有見及此,監管及審查機構正落力為市場營造「正能量」。

報道指,中國政府以往只會針對不同政見的人士,有關經濟的分析及報道相對上有較大的自由。但面對人民幣急跌及A股連連股災,外界漸漸質疑中國是否有能力處理經濟放緩問題。中央為了穩定民心,決定出手掌控經濟輿論,向看淡經濟的分析員發出口頭警告。

報道引述官員及經濟評論員等消息人士,稱國泰君安首席經濟學家林采宜曾多次高調看淡中國經濟,包括批評中國企業負債上升,住房供應過剩,以及人民幣偏軟等。她先後收到了兩次警告,其中一次警告是由證監會發出,另一次警告則是由其國企公司的合規部門發出,指明她要避免唱淡經濟,尤其是不能看淡人民幣。

另外有知情的經濟學家透露,中央當局向最少一個大陸智庫表明,不要對國家近日為國企減債的債轉股計劃,提出任何質疑。在中央施壓之下,股票分析師愈來愈不敢對上市公司作出批評。

總部位於華盛頓的智庫機構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副主管Scott Kennedy認為,如果中國希望駕馭波濤洶湧的經濟發展,經濟學家及公眾之間的激烈辯論極為重要:「如果中共政府只是想聽到好消息,那他們倒不如甚麼也別聽,因為這類文字根本沒有任何的價值。」
U52.5U4G

TOP

傳美促華開放互聯網
https://orientaldaily.on.cc/cnt/china_world/20190531/00180_007.html

中美貿易談判形勢急轉直下,被指是中方代表大幅度修改協議草案所致。有媒體引述消息指,美方代表在最後關頭中,要求中方完全開放互聯網及放寬管制。此外,美方亦希望中方每年增購一千億美元(約七千八百億港元)的貨品,但遭北京拒絕。

中方拒絕全面開放互聯網 是中美貿談陷僵局主因之一
https://www.rfa.org/cantonese/news/internet-05292019095228.html?encoding=traditional
中美貿易談判仍然膠着,有香港媒體透露,兩國在貿易談判中,美方其中一項要求,是要中國全面開放互聯網,遭中方強烈反對,以致談判一直未有結果。有學者表示,中國的網絡是全球最多黑客攻擊的目標之一,若果現階段全面開放互聯網,這是對中國國家安全造成嚴重威脅。(黃樂濤 報道)

香港《南華早報》周二(28日)引述消息人士透露,於上月30日,中美貿易第十輪談判在北京進行期間,中國副總理劉鶴與美國財長姆努欽(Steven Mnuchin)和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三人在一個會議室內進行閉門會議,並持續了近一個小時,這次談話改變了中美談判的氣氛。

消息人士指,雙方無法達成共識的一些主要因素,包括美方要求中國全面開放互聯網,以及中國每年需要從美國進口的商品數量,而美國一直更改要求,對於這麽多的更改事項,中國無法一直作出讓步。

消息人士稱,三人在交談後,並沒有跟他們的助手講解會談內容或是發出指示,沒有人對外透露過會面的內容。

一直關注中國互聯網發展、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周三(29日)對本台表示,中國的互聯網若果現時進行全面開放,會對國家的安全造成很大的影響,而且中國的科技發展並未能達到可以全面開放互聯網的程度,若果國內互聯網發展過快,會造成反效果。

朱巍說︰開放互聯網說的是比較大的方面,包括關鍵技術掌握情況來看,我覺得中國現在還不太適合全面開放,因互聯網安全也是國家安全的重要一塊,技術上我覺得中國還沒有能力去面對這些外來的威脅,因為中國是互聯網產業之中,被攻擊過最多的一個國家之一,我覺得在中美貿易戰這個大背景之下,美國說開放互聯網,她打的是一個其他的牌,譬如說是政治牌。

廣州網民黃永祥表示,贊成政府全面開放互聯網,這樣民眾就可以獲得更多的信息,而且可以有更多的言論自由。但他亦認為,在中國現時這個政治的大環境下,根本就無可能做得到完全開放互聯網。

黃永祥說︰中國是一個內聯網,與外面的世界隔絕了,我當然贊成全面開放,本身互聯網是應該世界性的、應該是自由的,信息的流通,肯定是方便了,不會讓國內的內聯網,讓政府那麼容易操控言論,但是你說中國的政府肯定,關係到她政權的穩定,中國政府肯定不會贊成開放。

報道又透露,中方拒絕美方要求全面開放互聯網後,把大幅修改過的協議草案給予美方,導致美國總統特朗普於本月10日,將中國2000億美元的進口商品,關稅由10%增至25%。

報道又引述另一消息人士指出,在本月13日的中國政治局會議上,國家主席習近平與24名委員交換對美方新增要求的意見,成員們一致認為,美國逾界太深,中國應當拒絕。

[ 本帖最後由 U52.5U4G 於 2019-5-30 20:08 編輯 ]
U52.5U4G

TOP

微信談六四 貴州教授遭公安虐待後失蹤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international/daily/article/20190607/20697611

六四30周年,北京當局在草木皆兵中度過,但各地事端不斷。貴州大學前教授楊紹政因在微信群發佈六四死亡學生數字,六四當日遭貴州公安國保以「尋釁滋事」傳喚,被戴手銬、腳鐐等酷刑,接受訊問長達8小時,之後他僥倖逃脫,目前下落不明。有知情的六四異見人士呼籲國際社會關注、營救楊紹政,制止中共暴行。本報昨致電楊的手機,但無人接聽。  

趁機逃脫躲藏

由總部在美國的「改變中國」網站創辦人曹雅學於美東時間6月5日早上透過推特透露,北京時間6月4日早上,楊紹政被貴州省政法委、網信辦及多名國保強制傳喚到花溪區公安局辦案中心,被勒令脫光衣服、穿上當局提供的衣服,還被尿檢、抽血、採集手指指紋,之後被戴上腳鐐、手銬固定在審訊椅上,接受訊問長達8個多小時。

曹雅學向自由亞洲電台記者表示,「就因為他(6月3日晚)在微信群講六四,指38軍軍長徐勤先的司機曾披露,六四殺了三千至五千名學生,當局就因這個傳喚他,(說他)尋釁滋事。」曹雅學指楊面對刑訊保持沉默,訊問結束後楊被押送回家,當局要進屋搜查被楊拒絕,公安又以他不配合為由,將他帶回公安局,揚言要虐待他。途中楊趁機逃脫,現正躲藏中。曹表示出於安全考慮,不方便透露具體消息來源或有關楊現狀更多信息。

現年50歲的楊紹政四川巴中人,西南財經大學經濟學博士畢業,原是貴州大學經濟學院教授,從事《博弈論》、《高級微觀經濟學》等與優化理論和機制設計理論相關的教學和研究。近幾年因在互聯網發文議事論政、批評中共及為社會不公出聲呼籲,惹怒當局,2017年11月起被校方停止授課,2018年8月被開除。
自由亞洲電台
U52.5U4G

TOP

被指美化國民黨 抗日片《八佰》遭封殺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international/daily/article/20190616/20705136

上海電影節昨晚開幕,但原定作為開幕電影的抗日戰爭電影《八佰》,卻因「技術原因」取消播映。外界質疑,電影被指涉嫌美化國民黨、多次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旗才是被叫停的真正原因。

青天白日滿地紅旗飄揚

《八佰》一片描述1937年淞滬會戰末期,國軍留守上海四行倉庫,與租界一河之隔、奮戰四個晝夜的戰役。為壯聲勢,堅守倉庫的400名軍人對外號稱有800人。電影為亞洲首部全片使用IMAX攝影機拍攝的電影,將於下月5日在內地上映。電影原定昨在上海電影節播放,但官方微博卻突然在前天宣佈取消播映,並宣稱是「技術原因」,外界懷疑涉及政治問題。在《八佰》出事前,中國紅色文化研究會在北京舉行研討會。會中人士認為《八佰》不適宜作為慶祝中共建政70周年的獻禮片,譴責電影中有護旗與升旗的畫面,認為不應熱烈渲染國民黨青天白日旗的莊嚴和神聖,會傷害老戰士的感情,是對中共的「嚴重褻瀆」。甚至有與會者指出,若任由美化國民黨軍人的影視作品氾濫,必將剝奪中共執政的歷史依據。該會議由會長劉潤主持,出席者有中國作協前黨組成員鄭伯農、社會評論家司馬南,及數名退役共軍將領等。

知名導演賈樟柯為《八佰》鳴不平,前天在微博發帖:「電影事業,不能這麼搞。」中國近年收緊在意識形態的管控,今年2月,張藝謀作品《一秒鐘》、曾國祥的《少年的你》入選德國柏林影展,但臨陣宣告退賽,普遍認為可能是審查問題。
12AX7.ECC83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