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敬告各位網友, 請勿上傳任何hkcla會員文章

敬告各位網友, 請勿上傳任何hkcla會員文章

敬告各位網友在沒有獲得hkcla批准﹐請勿上傳任何hkcla會員文章﹐由於本論壇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 聯絡我們﹐歡迎各界熱心人直接向版主等管理人員報告上述違規情況﹐本論壇會查實後會即時刪除﹐謝謝大家

http://www.hkcla.org.hk/chi/AboutUs/Members_Content.htm報章會員名單

am730
    中國日報香港版
    頭條日報
    香港商報
    新報
    信報
    • 香港經濟日報都市日報
    • 明報
    • 成報
    • 星島日報
    • 南華早報
    • 英文虎報
    • 大公報
    • 文匯報
雜誌會員名單
    車買家東Touch東周刊經濟一週
  • ezone流行新姿
  • Hi-Tech Weekly
  • 信報財經月刊
  • JET
  • 求職廣場
  • 明報月刊
  • 明報周刊新Monday東方新地
  • 電腦廣場
  • 超級睇樓王
  • 置業家居新假期
  • 亞洲週刊

TOP

一个寒门学子让人心酸的日记

一个寒门学子让人心酸的日记
  
-
  
  9月1日晴
  
  今天是开学的日子。校园里如过节般弥漫着欢乐的气氛。两个月不见,同学们彼此显得亲切而热情。他们问候着,拥抱着,欢叫着,用各自的方式庆祝久别的重逢。
  
  “哎呀,你怎么变成这模样,又黑又瘦,成小老头了!”又有人用这样的话问我实在不行就整容[/u,已经是第五个人了。我回头,是强,我们系的“酷哥”。他白净的脸上透出健康的红晕,我单薄的身体和他站在一起,连我自己都觉得极不协调。
  
  “我在大街上流浪了两个月。”我答。你是怎么[url=http://www.51.am/2009/0915/25479.html]脱毛
强听罢大笑。我也笑,心里一阵苦涩。
  
  真的是流浪!两个月的暑假,我做过家教,干过推销,在餐馆里帮过工,我不能不又黑又瘦。
  
  这一切都是为了挣一笔学费!
  
  那些吃穿不愁,更不用操心学费,只想借暑假来“锻炼”的人,如果有我这样的经历,他们该满足了。可我是我,我要赚钱来缴学费,赚钱来养活自己。
  
  可是,我两个月挣的钱也仅能够两个月的生活费罢了。学费呢?
  
  半个月前,我给家里去了信,还没有回音。哪里可以隆鼻其实一切都在预料中,我可怜的父母一定又拖着劳累的身体去到处求人了,但愿他们少受些白眼吧。
  
  9月3日阴
  
  辅导员叫人带来话,催我尽快缴学费。
  
  “我迟早会缴的。”我这样回答。回答后又问自己:谁知道如何丰胸“真的能缴吗?”
  
  今天收到父亲回信。看到父亲熟悉的字体,我感到很亲切。我可怜又可敬的父亲哟,几个月不见,头上白发又多了几根,脸上皱纹该又增加几条了吧?
  
  父亲在信中说:今年家里受水灾,实在无力支付学费,给你寄去一张灾区证明,相信学校会替你解决……
  
  父亲对大学一直怀有一种崇敬之情,一直相信大学是最高尚最无私的地方。我也相信,学校怎会对一个缴不起学费的人弃而不管呢?
  
  但是,我拿什么来缴学费呢?拿什么呢?父亲说有灾区证明,学校会考虑实际情况给予减免。或许可以吧,我想。
  
  可我不想求学校,不想让别人知道我没有缴学费,不想让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我不想,真的不想。我讨厌施舍,哪怕是善意的施舍。
  
  据说,不缴学费,毕业后不给毕业证书。而没有毕业证书就很难找到工作,找不到工作就不能报答父母,不能报答父母将会让我的良心一辈子不安。
  
  算了,怎么样才能瘦脸为了自己也为了父母,我还是向学校提出特困申请吧。
  
  9月4日多云
  
  昨晚,我当家教的那个小孩的父亲打来电话,说他的孩子已不再需要家教,让我以后别再去了。放下电话,我一阵哀伤:我终于失去了最后一个能挣点钱的活儿。该怎么办呢?减免学费的特困申请已交给学校,但短期内不会有结果,我所能做的除了尽快去找一份工作以应付那吉凶未卜的学费外,还能干什么呢?
  
  早晨,我带着写有“家教”的纸板,骑着破车又出发了。我在人多的地方停下车,拿出纸板放在脚下,然后默默地期待着家长们光顾。来往的人们或惊讶或同情或鄙夷地打量着我。我没有脸红也没有心跳,暑假里已承受了太多这样的目光,我已经习惯了。如果这种忍受能够换来我的学费,忍受又算得了什么呢?
  
  我就这样一直站着,等到下午五点多钟,我向好几个询问者给了我宿舍的电话号码,他们说晚上给我回音。
  
  回校后我顾不上吃饭,就急忙坐在电话机旁等待。时间一分钟一分钟地过去,电话却一分钟一分钟地沉默,我的心也一点一点地沉重。当晚上十点到来时,我彻底失望了。我一天的辛苦、一天的希望终于如肥皂泡一样破了!
  
  9月8日多云
  
  晚上去辅导员家询问减免学费的事。我向我信任的辅导员几乎是流着泪讲了自己的困难。辅导员说,你不要着急,要相信学校,要安心学习,末了又告诉我得写一份“还款计划”。
  
  “这个学期我生活费都成问题,所以我……”我支吾着,那一刻我感到自己成了世界上最委琐的人。
  
  “不行啊,这是规定,你必须得写!”辅导员坚决地说,“即使按计划还了款,还得缴滞纳金。”辅导员又补充道。
  
  滞纳金?我突然有一种想哭又想笑的冲动。“反正我一穷二白,让他们收好了!”我提高了嗓门,有一点理直气壮的味道。辅导员很惊讶地看了我一眼,或许他是惊讶于我的声音的变化。而我居然从他
  
  惊讶的眼神中找到了一种做人很彻底的感觉。
  
  “不管怎样,你得照办。这是学校规定,每个人都得照办。”是的,每个人,我在心里默念着。而后我说:我写,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辅导员笑了。我居然也跟着笑了笑。
  
  9月10日阴
  
  班长在发已注册的学生证。没有领到的同学着急地围着班长询问着,惟恐学生证被班长私吞似的。我感到好笑:难道交上去的学生证还会少得了吗?
  
  可是,我错了。直到所有的学生证全部发完,还不见我的。“我的呢?”我问班长。“你是不是没缴学费?按学校规定,不缴学费的不给学生证。”班长说话时口气干净利落。围着他的几个同学眼光一下子集中到我身上,眼里充满了怜悯。
  
  我一时语塞。是啊,我没缴学费,就应该没有学生证。这么简单的道理,我为什么就想不到呢?为什么要自讨没趣呢?
  
  9月11日阴
  
  早晨,走进教室,看见同学们一个个喜气洋洋。原来是生活委员正在发每月的生活补助费。我一阵高兴,我真的很需要这几十元的“补助”。
  
  但我的那份却不发给我,虽然我是最需要“补助”的。“你没缴学费,本月补助被扣,直至你缴清学费才给补发。”生活委员这样说。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又是学费!该死的学费!我为什么不能缴学费呢?缴了学费就有补助了啊!
  
  班长又在黑板上写通知,凡是没缴学费,申请特困的同学到他那里登记。还在登记?我的特困申请不是早交了吗?辅导员那里不是早有名单了吗?为什么要在同学眼皮底下登记呢?难道非要让全班同学都知道我缴不起学费才肯罢休吗?但事已至此,不照办又如何呢?
  
  9月12日雨
  
  折腾了这么些天的学费终于有了个说法,我的学费减免二分之一。尽管只减二分之一,我还是已经很高兴了。我会让家里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寄来那另外的二分之一的。我缴了学费,就会有学生证,有生活补助,就不会天天生活在别人怜悯的眼神底下。从辅导员办公室出来时我这样想,心里顿觉轻松许多。
  
  我走进教室,看见“张贴栏”前围着一堆人。见我进来,有人连忙招呼我:祝贺你学费减免一半!他说话时很真诚,我茫然地点点头。张贴栏上,所有被减免学费的学生名单赫然入目。辅导员不是说不公开的吗?我愤愤地想。那名单前这样堂而皇之地写着:为了让更多同学了解学校减免政策,增加学校政策的透明度……
  
  我能说什么呢?我只是想,如果有可能,我宁愿退回减免的一半学费,也不想被这样“张榜示众”。
  
  中午吃饭时,我刚打了一份向往已久的二元钱的红烧排骨,就听一个同学脱口而问:你也吃这么贵的菜?我当时真想大哭一场,我怎么了?我不就是被减免了一半学费吗?我不就是一名特困生吗?难道连吃一份好菜的权利都没有了吗?难道我吃饭也要受你们监视吗?
  
  9月13日阴转晴
  
  今天在路上偶然听到两个同学在议论:有的人家里并没受灾,也不是特别困难,却去申请特困,用申请到的钱到处挥霍……
  
  会不会说的是我呢?我就敏感地想。但我真的不是故作贫困啊!如果不是我家里受灾,不是弟妹上学,我宁愿不吃饭,我宁愿不买书,我也会先缴学费。我不想自己因为贫困而成为别人关注的焦点,真的不想。
  
  为了学费,经过如此多的情感折磨,我的心已感到很累。真想找一个安静的角落,避开所有人的目光,就像一首歌唱的那样:
  
  给我一个空间/没有人走过/感觉到自己被冷落/给我一段时间/没有人曾经爱过/再一次体会寂寞……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