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兩岸新聞] 熱比婭拉攏達賴 疆藏共抗中共

引用:
原帖由 happylai7799 於 2009-7-17 20:40 發表



秋不曲:中共從來就不缺屠夫

翻開中共的歷史,再看今日之現實,完全可以發現中共從來就不缺少屠夫,那種對無辜百姓或政見不一者可以不計良心與效果大規模進行殺戮的屠夫。

中共在成事之初,就不缺大規模之殺戮。陳獨秀不 ...
超勁. 絕不能不看 !

TOP

引用:
原帖由 happylai7799 於 2009-7-17 20:41 發表


超勁. 絕不能不看 !
睇左啦,不過無留言咁解啫,使唔使咁大隻字呀,想嚇死人咩.

TOP

引用:
原帖由 muimuilau 於 2009-7-17 21:09 發表

睇左啦,不過無留言咁解啫,使唔使咁大隻字呀,想嚇死人咩.
我係想製做驚慓效果啫, 哈哈, 果然得咗.

TOP

引用:
原帖由 happylai7799 於 2009-7-17 20:41 發表


超勁. 絕不能不看 !
广告之有效果!

TOP

龔立人﹕種族與宗教 維吾爾在中國
(明報)2009年7月24日 星期五 05:10

【明報專訊】雖然中央政府努力將7月5日的新疆騷亂中所牽涉的種族與宗教、維吾爾與漢族、中國與國際伊斯蘭等等的關係淡化,但中央政府的政治上考慮卻避不開維吾爾與宗教密切的關係。事實上,西藏    的藏族不可能與藏傳佛教分割,新疆的維吾爾也不可能與伊斯蘭教分割。透過宗教,維吾爾的身分和價值系統被鞏固。同樣,伊斯蘭教也透過種族建立其影響力。以下,我嘗試從文化政治和宗教政策探討維吾爾在中國。

新疆的出現就是一個問題

清政府要到1759年才全面控制維吾爾居住的地方,並稱這地為新疆(即新的疆土)。雖然自19世紀中葉,漢人逐步移居新疆,但於1864至77年期間,查阿古柏(Yakub Beg)曾反抗清政府管制,自組政府。於1911年期間,新疆曾被中國、英國    和俄國分割控制。此外,分別於1933和1944年,新疆曾先後嘗試獨立。這些歷史反映新疆拒絕認同它是中國一部分。為了進一步控制新疆,中央政府大量將漢人移居新疆來淡化維吾爾在新疆的獨特性,從1949年只有10個百分點的漢人到2000年已增至40個百分點。另一方面,中央政府於1955年成立維吾爾自治區,為要吸納維吾爾的順服。實際上,這距離真正的自治有很大距離,而香港(高度自治    )就是一個例子。這種軟硬政策也反映在維吾爾的文化生活上。例如,2003年《新疆歷史與發展》白皮書有這樣描述,「自西漢(公元前206年至公元後24年),新疆已是多元種族合一的中國不可分割的部分。漢族是其中最早的人民定居在新疆。於公元前101年,漢朝開始派軍開墾農地……」這是中央政府對少數民族的「文化使命」(civilising mission),目的是要證明他們屬於一個聯合的中國。同時,中央政府又向維吾爾和新疆提供優惠政策,其中包括經濟、教育、宗教和生育等等優惠。然而,中央政府亦知道對少數種?

在國際層面,自蘇聯解體後,中國政府已意識到新疆維吾爾將會是一個全球化問題,因為在中亞新成立的國家中多是伊斯蘭教。於1996年,中央政府與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坦和塔吉克斯坦等成立上海    合作會議,其中一個重要合作是不支持分離組織。於1999年,俄羅斯    加入,並就邊界安全、打擊恐怖主義、分離主義和犯毒等議題得到共識。烏茲別克於2001年加入上海合作會議。按國務院報告(2002年),在1990至2001年期間,不同維吾爾分離分子發動200多次恐怖襲擊。911事件    給中國政府一個好機會,以打擊恐怖分子為名混淆恐怖分子、分離分子和公民權利支持者的區別。在2002年,美國    和聯合國    支持中國定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為國際恐怖組織。

以上的描述是要指出新疆的出現本身就是一個問題。經過中央政府多年的努力,種族融和有一定成績。然而,在一個中國的原則下,種族融和政策總不能滿足那些爭取更多自主的維吾爾。以下,我將探討中央政府如何從宗教政策回應維吾爾。

中國宗教政策在新疆

就着宗教在新疆的角色,國家宗教事務局長葉小文2000年曾說:

「宗教有能力去連繫和動員少數種族……近年,我們看見一些教派常常利用宗教爭取權力和利益,激起麻煩,甚至傷害其他人……他們利用宗教狂熱分裂人民,破壞不同種族的合一。」

中央政府於2001年頒布《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管理宗教事務的規則》取代1994年的規則。在中國,是否依法辦事本身已是一個很嚴重問題,但2001年《規則》卻進一步控制伊斯蘭教活動(留意:維吾爾是伊斯蘭教信徒)。例如,1994年《規則》中反分離活動的指控只針對宗教人士,但2001年《規則》卻適用於所有信徒。此外,2001年《規則》對正常宗教活動和宗教印刷比1994年《規則》有更多限制。事實上,中央政府針對新疆分離活動的政策已於1996年的「嚴打」措施、1997年的「改正社會秩序」、2000年的「改正宗教場所」等等已開始了。911事件後,中央政府推行「嚴打,高壓」措施對付分離分子、宗教極端者和恐怖分子(中央政府稱此為「三股惡勢力」)。如上面所說,中央政府刻意沒有將公民權利爭取者分別出來。結果,任何以宗教名義爭取權利就是宗教極端者和恐怖分子了。

於1953年成立的中國伊斯蘭教協會受中央政府控制,多於伊斯蘭教影響中央政府的宗教政策。自1994年,中央政府提出社會主義與宗教相適應政策後,中國伊斯蘭教協會舉行背誦《可蘭經    》比賽、舉辦麥加朝聖團、以維吾爾語文出版的《中國穆斯林》期刊和出版簡明版《可蘭經》等等。相適應的另一面,就是伊斯蘭宗教教育中需要加插愛國教育,維吾爾的宗教人士並需要參加由中央政府負責的宗教愛國教育。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書記王樂泉2005年說:

「我們一定要加強對宗教公眾人物管理,並肯定他們符合政治要求。這是第一個基本要求。政治要求是:熱愛祖國、支持共產黨領導人和社會主義系統、反對國家分裂主義和非法宗教活動、維護國家統一和配合國家法律和政策。」

中央政府清楚認識宗教與種族的密切關係,以致它不再選擇以消滅宗教的態度來看待宗教。但在沒有共存的意識下,宗教政策和少數民族政策(《中國的民族區域自治》(2005年))始終不能產生真正的尊重。

結論

經濟發展和中央政府的政治改革將會慢慢容許少數民族有更大的參與,甚至有真實的自治──這是很多評論者的觀點。然而,這條漫長的路是否可以抗衡受國際關係影響的維吾爾運動,我並不太樂觀。

作者是香港中文大學    崇基學院神學院副教授
http://hk.news.yahoo.com/article/090723/4/dcg3.html

TOP

解放軍出境反恐 說時容易做時難本文重點
自縛手腳 難越雷池
東方日報    25/07/09

解放軍總參謀長陳炳德上將日前表示,在聯合國的授權允許下,中國軍方會慎重考慮在上海合作組織的框架下,派兵到中亞國家,合作打擊東突恐怖勢力。
這是中國軍方首次表示出境反恐的意願,但陳炳德小心翼翼,設定了出兵須有「聯合國授權」以及「上海合作組織框架」這兩個前提。事實上,正是由於這兩個前提,解放軍出境反恐幾乎成為不可能完成的任務。須知在聯合國安理會上,中國只佔一票,支持東突的西方國家佔多數,起碼對熱比婭青眼有加的美國這一關,北京就很難過。

實際上,東突恐怖勢力近年來在中國頻頻製造血腥事件,已欠下中國人民無數血債,對於這些恐怖分子及幕後黑手,中國完全可以先對他們缺席判處死刑,然後進行懸賞追殺,好像美國對付拉登,俄羅斯對付車臣匪徒以及以色列對付納粹戰犯一樣,無論追到天涯海角,死要見屍活要見人,如此才能真正對那些東突恐怖分子產生極大的震撼力。

不僅如此,美國、俄羅斯、以色列等國在緝拿本國罪犯、民族仇敵時,從來就沒將聯合國當作一回事,這些國家敢說敢幹,說一不二,讓恐怖分子聞風喪膽,令本國民眾大長志氣。相比之下,中國這種猶豫不決、優柔寡斷的姿態,只能被人視為軟弱可欺。

自縛手腳 難越雷池
以今次新疆烏魯木齊暴亂為例,當局既然已經認定熱比婭為幕後黑手,又何必多費口舌,坐視她繼續招搖撞騙,以三寸不爛之舌混淆視聽呢?而且,熱比婭當初是保外出國就醫,本來就是戴罪之身,而且出國之初曾寫下法律保證書,不再從事分裂國家的行為,如今她被指煽動恐怖主義暴亂,相當於罪上加罪,按照中國刑律應嚴懲不貸。

遺憾的是,北京當局至今只是對熱比婭口誅筆伐,並沒有對其實施抓捕行動。其實,文宣攻勢並不能傷熱比婭一根毫毛,相反只會更加抬舉熱比婭。從七月初到現在,熱比婭異常活躍,不僅成為西方政客的座上賓,而且也成為西方媒體頭條人物,其足迹在短時間內踏遍歐洲、美洲和澳洲,最近又要竄訪日本,儼然成為東突恐怖勢力的全球巡迴大使。

在西方對熱比婭的熱捧聲中,中國新疆問題日益政治化,局勢變得更加複雜。其實,事情也可以變得簡單化,只要中國司法單位對熱比婭缺席宣判死刑,所有問題即可迎刃而解。

中國提出和諧世界的外交理念,不僅沒有成為綑住別人的繩索,反而成為自縛手腳的緊箍咒。最近幾年,中國對西方社會的聲音亦步亦趨,西方給中國畫了個圈,中國便不敢越雷池半步,被人牽着鼻子走,獨立自主的意識愈來愈差,導致問題愈積愈多,積重難返。好比一個懶惰的人,家中永遠凌亂不堪,掃帚不到,灰塵自然不會自己跑掉。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china_world/20090725/00182_001.html

TOP

引用:
原帖由 hamo 於 2009-7-25 15:41 發表
解放軍出境反恐 說時容易做時難本文重點
自縛手腳 難越雷池
東方日報    25/07/09

解放軍總參謀長陳炳德上將日前表示,在聯合國的授權允許下,中國軍方會慎重考慮在上海合作組織的框架下,派兵到中亞國家,合作打擊東突恐 ...
文中 :

' .... 實際上,東突恐怖勢力近年來在中國頻頻製造血腥事件,已欠下中國人民無數血債,對於這些恐怖分子及幕後黑手,中國完全可以先對他們缺席判處死刑,然後進行懸賞追殺 ... '

大賊喊捉小賊, 殺人魔王想消滅殺人卒仔.

請問誰殺人多 ? 係東突人殺漢人多, 還是共產黨殺自己人民多 ? 東突人有沒有殺過八千萬中國人呢 ? 東方太陽不停叫囂要中共去殺東突人, 以保我大國聲威. 東方太阳好毒, 中共若真的去做, 等於要人民子弟兵去送死. 真毒.

TOP

引用:
原帖由 hamo 於 2009-7-25 15:41 發表
解放軍出境反恐 說時容易做時難本文重點
自縛手腳 難越雷池
東方日報    25/07/09

解放軍總參謀長陳炳德上將日前表示,在聯合國的授權允許下,中國軍方會慎重考慮在上海合作組織的框架下,派兵到中亞國家,合作打擊東突恐 ...
憤青作者,不愧為攪屎棍.

TOP

引用:
原帖由 hamo 於 2009-7-25 16:00 發表


憤青作者,不愧為攪屎棍.
佢既'神州觀察'可能有幾個作者, 人人信念不同; 因而經常看到差異甚大的評論.

TOP

引用:
原帖由 hamo 於 2009-7-25 16:00 發表


憤青作者,不愧為攪屎棍.
太陽日報  26/07/09
正本清源:殺一儆百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簡單地說就是推己及人,它和中國民間常說的將心比心、設身處地為別人着想如出一轍。這種儒家思想用在情操高尚的君子身上,可說相得益彰;但用在卑鄙小人身上,則無異對牛彈琴;用在嗜血成性的豺狼身上,更隨時招來殺身之禍。
長久以來,土耳其對分裂國家、恐怖襲擊的禍害有切膚之痛,當權者不僅對境內的分裂分子痛下辣手,對庫爾德工人黨趕盡殺絕,而且更罔顧國際社會壓力,多次揮軍進入伊拉克境內展開清剿行動。但令人莫名其妙的是,當中國新疆發生「七五」暴亂,土耳其政府卻一反常態,公然跳出來指摘北京政府在新疆實行「同化政策」,甚至用上了「種族屠殺」這種駭人聽聞的字眼;土耳其商務部長更赤膊上陣,公開呼籲抵制中國貨。
老實說,土耳其目前在國際社會上,充其量只屬三、四流角色,中國無論在政治、軍事、經濟上,可說對其一無所求;相反,擁有逾二萬億美元外儲和龐大市場的中國,對土國幫助極大。土耳其政府敢於再三挑釁,無非是食正北大人「缺鈣」本質,想搵着數!
北京政府曾強調要使中國「在政治上更有影響力、經濟上更有競爭力、形象上更有親和力、道義上更有感召力」,可惜逆來順受,只有任人魚肉!北大人是時候拋棄幻想,準備戰鬥;用霹靂手段拿土耳其祭旗,殺一儆百,讓全世界都知道:得罪中國,絕無好下場!
林思源
http://the-sun.on.cc/cnt/news/20090726/00418_009.html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