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外蒙古本來就不屬於中國

本主題被作者加入到個人文集中
人民日報:只有國民黨反動派才痛恨蒙古獨立!

       (人民日報1950.02.24 作者:胡華 )
  
  [注:胡華為我國著名.黨史專家,曾任中國人民大學.黨史教研室主任,黨史系名譽系主任。下面是他的《我們應不應該承認外蒙古獨立》]
  
  問:“蒙古是什麼時候獨立的呢?她為什麼要獨立呢?”
  
  胡答:大家知道,蒙古曾侵入中華創建過蒙元。明太祖即位後蒙元滅亡,滿清興起後,又被滿清佔領統治。蒙古人民長期在本族統治階級和異族統治的奴役壓迫下,過著極其貧窮痛苦的生活。
  
  到一九一一年中國辛亥革M,推翻滿清後,蒙古是不是解放了呢?沒有的,相反的它更成了帝國主義侵略爭奪的對像。當辛亥革命十月中國武昌起義時,蒙古的統治階級--王公、便利用這個機會,以“獨立”的名義,投入帝俄的懷抱。
  
   一九一七年俄國十月革M勝利,日本帝國主義卻利用了白俄反動將軍謝米諾夫,竊據蒙古,和蘇聯紅軍作戰,到一九一一年才被蘇聯紅軍擊潰。謝米諾夫失敗之 後,日本帝國主義又利用了中國北洋軍閥安福系將軍徐樹錚侵入蒙古,在那裏創建了親日的軍事獨裁。安福系在中國北方失勢之後,日寇複扶植謝米諾夫的一個助手--溫根男爵,盤踞蒙古。蒙古人民受這樣長期的侵略掠奪,什麼時候才起來革M獲得解放的呢?
  
  為了反對帝國主義的劫掠,為了解放蒙古,蒙古貧苦破產的牧人和廣大的下層職員、喇嘛、便在卻伊巴桑等蒙古革命者領導下,在一九二○年組織了一個秘密的革命團體,發動遊擊戰爭。
  
  侵略者統治著雖然用各種野蠻的屠殺,死刑和迫害來對待蒙古革命者,但蒙古的革M團體和革命遊擊隊卻日益壯大,到一九二一年的三月便舉行了一個遊擊隊和恰克圖附近的盟族的代表大會,選出臨時的革M政府,會上並以大多數決議,請求蘇聯的幫助。
  
  在三月十七日到十八日夜間,蒙古革M遊擊隊便攻佔了恰克圖,不久,又先後擊潰了中國北洋軍閥侵略軍萬餘人,日寇扶植的白俄溫根男爵反動騎兵一萬一千人,在戰爭過程中,蘇聯紅軍曾出兵援助蒙古革M遊擊隊,使革M取得了勝利。
  
   在一九二四年(民國十三年),蒙古已聲明了獨立,創建了蒙古人民共和國。當時,中國的國共合作的廣東革M政府,對蒙古的獨立是承認的,因為孫中山先生在 “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宣言”中,已承認了“民族自決”的原則。“那末,正式承認蒙古獨立問題為何一直拖到一九四五年呢?承認經過如何呢?”由於在一九二七年叛賣革M的中國國民黨反動政府,一直堅持大漢族主義,所以不肯承認蒙古獨立。而蒙古從革M以來,在蘇聯的友誼幫助下,內部已建設的很強盛;對牽制 打擊日寇保衛遠東和平,有也很大的貢獻,如一九三五年和三六年,蒙古革M軍曾兩次擊退了日寇在蒙古國境內東部的挑釁行為;一九三九年在諾門檻,蘇軍蒙軍並肩作戰,給進犯的日寇以嚴重的打擊。在中國八年抗戰中,蘇聯遠東t軍和蒙古革M軍對百多萬日本精銳關東軍的牽制,對中國抗戰是極大的幫助。而在一九四五年 的八月十日,蒙古人民共和國有對日宣戰,配合蘇軍,聯合東北抗日聯軍,出兵夾擊日寇,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中間,創建了卓著功勳。因此,世界各國,尤其是中國,應該正式承認蒙古的獨立,這是義不容辭的。
  
  所以,在一九四五年八月十日訂“中蘇友好同盟條約”的同時,雙方又交換了“關於 蒙古人民共和國之獨立的問題”的文書。在文書中,中國國民黨政府聲明:“……由於外蒙古人民屢次所表示出的對於獨立的熱望,中國政府聲明:在日本失敗以後,若是外蒙古人民的投票公決證實此種熱望時,那麼,中國政府將承認具有其現時境界的外蒙古之獨立。……”
  
  “投票公決”的結果如何呢?一九四五年十月二十日舉行的蒙古人民投票的結果,有百分之九十七·八的人,投票贊成獨立,連國民黨政府派去監票的內政部次長雷法章,也對投票手續表示滿意(見塔斯社一九四五年十月二十二日庫侖電)。
  
   蒙古的獨立,就是在民族自決的原則下,一個新國家的誕生,給世界的和平.陣營增加了一份力量。承認蒙古獨立,對每個真正愛國的中國人來說,是天經地義的事,只得歡呼的事。只有國民黨反動派才痛恨蒙古獨立,他們在當時被迫承認了蒙古獨立,事後又大肆造謠,侮蔑人民的蒙古,侮蔑蘇聯,說:“蒙古獨立是中國領土的喪失”。反動派這樣說原也不足為怪,可怪的是,我們人民中有的人居然也有宗主國的情緒,似乎蒙古也非得劃在中國“版圖”上不可以似的,這實在是中了大 漢族主義的毒。
  
  人民日報
UncleFat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