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個人見解] 我支持安樂死, 你呢 ?

我支持安樂死, 你呢 ?

(點擊可看到內容)



阿斌以英語向澳洲醫生 Philip Nitschke 提問:為何死亡醫生要協助病人安樂死?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丹尼王子 積分 +30 関注安楽死の問題!: ) 2009-8-16 04:12

TOP

癱瘓阿斌遇上死亡醫生 ( 16/8/2009 蘋果 )



數年前曾經向特首要求安樂死的阿斌(鄧紹斌),昨天遇上澳洲「死亡醫生」 Philip Nitschke。阿斌沒有向這位致力協助病人選擇安樂死的醫生討教結束生命的方法,但四肢癱瘓的他,內心仍有揮不去的恐懼:「我想我不可能舒服的死去,我害怕死前時一刻會很痛苦。」

十多年前曾在澳洲合法地為四名病人結束生命的 Philip Nitschke,昨天到本港外國記者會出席探討安樂死問題的電視節目《安樂善別》發佈會,阿斌明顯有備而來,現場設施不能讓他坐輪椅到二樓,於是他在大門等候這位醫生。

曾著寫《我要安樂死》的阿斌,與「死亡醫生」同場出現,又再被問及生死意向,「我依然堅持我們有權選擇是否安樂死。但在它合法化以前,我不會作出決定,以免影響身邊的人。」


「安樂死是人權」

多年前因為意外導致四肢癱瘓的阿斌,只能移動頭部,能說話,其餘一切事情要靠人協助。近年他寫書、出席公開活動,生活態度明顯傾向積極,記者問他對生命是否仍然充滿希望,「我有腦袋,仍然可以做一些事情。此時此刻,生命仍然有意義。」

安樂死問題充滿爭議,「死亡醫生」經常被公開挑戰,但在阿斌心目中,他很勇敢。他以英語向 Philip Nitschke提出三個問題;為何死亡醫生要協助病人安樂死?澳洲處理安樂死問題的情況?病人神志不清時怎樣處理安樂死的意願?

安樂死曾一度在澳洲合法化,但 96年被推翻, Philip Nitschke認為協助有需要病人選擇安樂死能造福文明社會。他說,在合法化地區,病人若想貫徹安樂死的意願,最好預先訂立遺囑。阿斌認為:「選擇安樂死不是造福與否的問題,這是我們的基本人權。」

TOP

2006 年蔡淑梅醫生在'自由香江論壇'開過有關的題目, 當年得到網友的熱烈回應. 今年七月, 我再把標題重推上第一頁, 因為我想把那個話題再討論多一次. 那裏有很多精采的貼子, 請你來看看也不錯 :



http://www.liberal-forum.hk/viewthread.php?tid=324&extra=page%3D1

TOP

我絕對支持安樂死, 你呢 ?

TOP

我都支持!!

(ah, 建議if 依D topic開做投票帖俾D版友投吓票就更好啦! )
還我大港俾大英!!!

http://www.forum4hk.com/forumdisplay.php?fid=52

TOP

支持!
其实DIY之安乐死更为方便实用,免麻烦他人。

TOP

引用:
原帖由 黑白猫 於 2009-8-17 02:34 發表
支持!
其实DIY之安乐死更为方便实用,免麻烦他人。
我知有本書( DIY )出咗, 不過可能係英文, 香港人大多睇唔明. 若你有資料, 可否轉來一些看看 ? 不過小心, 我不知在網上教人自殺會不會觸犯法例 ?

TOP

不過可以走法律空隙, 題目用'我覺得怎樣死會最舒服'即可. 因為, 那就變成'自己的看法', 並不是教人去死.

TOP

站在宗教立場上看是不允許和無權去取走別的生活(包括自己的)﹐有幸我不是教徒﹐所以基本上我係支持安樂死!

TOP

癱瘓 16 年 : ':「出世唔到我揀,點解連死都冇得揀?」


過去 16年,蔡雲峰一直躺卧床上。他身體大部份癱瘓,只剩下雙手前臂有些微活動能力,起居生活全部靠人照顧,現時唯一心願,是早日離開對他來說只有痛苦的世界。他苦苦追問澳洲安樂死醫生:「出世唔到我揀,點解連死都冇得揀?」他希望港府修例,容許他有選擇結束自己生命的權利。



批評政府支援不足
蔡雲峰本來有一個美滿家庭和穩定工作, 93年除夕夜晚,他從杏花邨花園平台失足墮地,人生從此改變。身體失去大部份活動能力,癱瘓床上,起居飲食都要人照顧。「一郁就痛。家連坐起身都唔得,止痛藥失晒效。每次冲凉似落油鑊,全身火燒咁。」最令他傷心,是家人在他最無助時離去。

提倡安樂死的澳洲「死亡醫生」 Philip Nitschke昨在電視節目製作公司安排下探望蔡雲峰。蔡即場問醫生,可否助他離開世界或減輕痛苦, Nitschke回答說方法是有,但很昂貴。「可以去瑞士合法地進行安樂死,但要 8萬美金(約 62萬港元)。」

蔡表示政府對他支援很少,除了給他一個 200多呎公屋單位及請了一名菲傭照料起居,便懶理他死活。「大熱天時我背脊痕到爛晒,都冇錢開一陣冷氣。」他坦言,這麼多年來一直有自殺想法,但本港法例禁止安樂死,自己又癱瘓,連自行了斷能力都沒有。「我諗過餓死自己,但我想有尊嚴咁離開世界,冇做到。」他狠批立法的人「冇人性」,「法律係鐵板一塊,如果你睇過我一日嘅生活,睇完都會想死。」

Nitschke表示,政府應該改善對蔡這類癱瘓病人的照顧,否則應該給他們一個選擇結束生命的權利。製作節目的導演陳榮泰表示,曾訪問過其他四肢癱瘓病人,發現他們獲得的政府支援比蔡較多,質疑政府根本無劃一政策去幫助這批弱勢社群。



傷殘協會反安樂死
不過,代表癱瘓病人權益的路向四肢傷殘人士協會主席李遠大表示,反對 Nitschke提倡安樂死。他說社會上有不少資源提供協助,只是癱瘓病人未必找到合適的渠道去求助,呼籲蔡可致電聯絡 2330 6308。


(苹果 17/8/2009 )

全球六地區 安樂死合法化

雖然部份長期病患者希望透過安樂死盡早解脫,但全球大部份國家及地區仍堅決反對安樂死合法化。目前只有美國兩個州分及歐洲四個國家是安樂死合法化,其中瑞士更接納非國民進行安樂死,惟費用高達港幣 40萬元至 60萬元不等。

過去多年提倡安樂死的 Nitschke,於澳洲安樂死合法化被推翻前,曾協助四名澳洲病人進行安樂死,過去 10多年來由他轉介到合法安樂死地方或提供意見助他們離開世界的病人數目,更數以百計。他表示,現時全球只有美國俄勒崗州與華盛頓州及歐洲比利時、荷蘭、盧森堡與瑞士是安樂死合法化,但除了瑞士,其餘地方只接受本國國民接受安樂死。

他曾協助澳洲病人到瑞士接受安樂死,費用約 8萬美元,估計由香港出發約 5萬美元。「他們會放一杯液體在你面前,由你自己決定是否喝下。」

TOP

發新話題